第八十九章 三千火炮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海龙伸开双臂,海龙军团的战士们顿时安静下来,“我想,昨天各部将领已经将我的意思传达给你们了。我现在重申一下,今天,在战斗中最英勇的十名勇士,将得到我亲自的奖赏。战士们,从你们从军的那一天起,就是为了保护我们美好的家园,保护我们的亲人而生,拿出你们最大的勇气,让敌人知道,我们赵宋国并非好欺负的。海龙军团的战旗,永远会高高飘扬在祖国的土地上。为我们保卫家园的理想而战。”海龙的声音昂扬激越,滚滚声浪响澈在每一名战士耳中,如同天琴的九仙琴一般,感染了在场每一名战士的心。

    “为我们保卫家园的理想而战——”巨大的声浪淹没了一切,所有战士都战了起来,高高的举起了自己的兵器。

    赵风站在海龙身边,他清晰的感觉到海龙身上所散发出的惊人魅力,连他那颗历经沧桑的心也不禁剧烈的跳动起来,跟随着士兵们大喊着口号。天琴静静的看着全身充满统帅气势的海龙,心中不禁一阵平静,她的心早已经迷醉了。但内心深处的恐惧却更深了,这些日以来,她已经习惯了同海龙在一起的生活,现在真不敢想象,如果恢复容貌失败后自己选择离开将会如何,如果没有海龙,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呢?恐怕除了死以外,再没有任何解脱的办法了吧。

    远方,滚滚尘烟升起,赵风脸色一变,沉声道:“来了。传令官,一级旗语。”一只站在他身旁的传令官赶忙拿出两面红旗,站在城头快速的挥舞着。热血沸腾的海龙军团战士们显然久惊训练,在旗语的指挥下快速行动起来,最前方的重装甲步兵没有动,两侧的骑兵也没有动。发生变化的,是守卫在木箱旁的那三万名轻铠步兵。他们快速的围拢在木箱旁,三两下就将木箱解体,原本的补给人员立刻拉着木箱返回了荣阳城中。赵风一声令下,城门顿时紧闭。面对数十万强敌,所有人都肃然起来。

    海龙目瞪口呆的看着原本藏于木箱中的东西,眼中充满了惊喜,因为,那分明就是一尊尊缩小后的火炮啊!那完全是和自己曾经的想象中一样的。就连后面那小木箱拆开后露出的圆锥形炮弹也和自己设想的相同。

    赵风微微一笑,道:“怎么样?殿下,这就是我送您的惊喜。当初,您的设想经过我这几年的实验终于成功了。我真是太佩服您了,经过这种改良后,不但节省了大量的原材料,而且威力也并未节省多少。终于可以让火炮这种利器直接投入到任何平原战斗中了。我这个上将军的官衔,就是研究出可移动火炮后陛下赏赐给我的。这全拜您所赐啊!三千门可移动火炮,炮弹分为两截,后一段助推,前一断攻敌,用弹簧压缩的撞针发动,虽然每发射百次后就需要换一个撞针,但什么敌人也无法禁受住百炮的轰击啊!为了这些宝贝,耗费了我国大量国力。单是这些炮弹,已经用去了我国全年火药产量的三分之一。所有精铁也都用在铸造它们身上了,唯一可惜的就是您说那个弹壳弹出的方法我们没有研制成功,炮弹爆炸时的威力太大,如果弹出,有很大可能会伤到我们的士兵,但是,即使没有弹出功能,却也已经足够了。能否成功,就要看今日一战。传令官,二级旗语。”

    红旗舞动,下方的轻铠战士们开始快速的装弹,正如海龙当日所说,装弹从前该到后面,一个厚实的盖从后面打开,两名战士抬起一枚炮弹装了进去,在将盖合好,三千个黑黝黝的炮口斜指天空,充满了肃杀之气。

    天琴第一次见到火炮这种奇怪的东西,不禁拉了拉目瞪口呆的海龙,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海龙回过神来,深深的看了赵风一眼,赞许道:“你真是赵宋国的人才,谢谢你,完成了我的梦想。琴,你看着吧,对方虽然有三十万铁骑大军,但我想,他们今天恐怕不会有多少能活着回去了。”

    赵风从传令官手中接过一面红旗,微笑道:“殿下,这开第一炮的荣耀就交给您了,只要您将令旗高高举起再落下,敌人的阵营就将经受火的洗礼。”海龙有些激动的接过令旗,再次登上城头。那是三千尊火炮啊!如果同时发威,所能产生的威力如何,连他自己都不敢想象。

    元蒙国的铁骑整齐而快速的推进着,有条不紊的尘烟证明着他们的精锐。在阳光的照射下,他们那闪亮的盔甲烁烁放光,如同野兽一般向荣阳城吞噬而来。拖赤已经下定决心,今天定要一战功成。在距离荣阳城三千米的地方,元蒙国骑兵慢了下来,从两侧,二十多辆高达十余米的巨大攻城车在骏马的拉扯下挡在了最前面。每一辆攻城车上的弓箭手和精锐士兵加起来,都足有五百人之多。这负责攻城的第一拨队伍总数量超过了万人。拖赤也看到了城下列队的海龙军团,但在他想来,海龙军团必然是倚仗城头弩箭机,准备在弩箭机发威后冲击自己的阵型,所以,他依然选择攻城车在前,这样,凭借攻城车上的利弩,不但能和对方的弩箭机对峙,还可以给对方的军团带来毁灭性的打击。

    敌人越来越近了,赵风告诉海龙,这可移动火炮的威力范围在两千五百米左右。眼看着敌人的钢铁洪流,海龙高高举起了手中的令旗。

    赵风兴奋的双拳紧握,多年的研究能否发挥出应有的威力,就要看现在了。他大声道:“殿下,敌人已经进入射程。”

    历史性的一刻到来了,海龙眼中精光大放,手中令旗宛如一道血光般骤然下挥,大喝道:“开炮。”

    “轰、轰、轰、轰、轰、轰、轰、轰、……”三千门火炮,同时发出了震耳欲聋的轰鸣,三千道火光迸发,如此浩大的场面,令海龙的血液沸腾着。所有赵宋国战士的目光都集中在敌阵,他们等待着,等待着。短短的一刻仿佛经历了前年一般。

    辛苦的付出是不会白费的,刚刚冲进射程内的元蒙国大军如同开花一般,在更加巨大的轰响声中湛放出一朵朵绚丽的火红色花朵。

    “轰、轰、轰、轰、轰、轰、轰、轰、……”整个元蒙国前阵已经变成了一片火的海洋,那些他们引以为傲的攻城车,在三千门火炮的第一轮齐射中没有一辆能够幸存。在后面指挥的拖赤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包括攻城车上的士兵,至少有五万铁骑毁灭在三千火炮恐怖的攻击力之下,他们原本强大的密集阵型成了葬送他们生命的关键。整个战场上硝烟弥漫,包括海龙军团中那些熟悉火炮的人,谁也没有想到,火炮的威力居然会如此之大。

    激动而兴奋的泪水顺着赵风的脸旁流淌而下,他猛的站上城头,抢过目瞪口呆的传令官手中之旗,一边快速的挥舞着,一边怒喝道:“混蛋,发什么楞,快装弹。”在他的提醒下,仅仅十几秒的工夫,第二颗炮弹已经上膛。海龙和赵风对视一眼,两人同时挥下了手中的令旗。

    轰鸣再起,三千颗死亡流星划出优美的抛物线再次冲进了敌人的怀抱。所有人的听觉都暂时的减退了许多,在那大片的火光之中,没有了攻城车在前面的抵挡,这次轰击,足足带走了元蒙国铁骑近七万人的性命。断臂残肢漫天飞舞,三十万大军,已经损失过半。这只是短短几分钟之内发生的事啊!没有人来得及反应。

    赵风抽出自己的长剑,高指天空,喝道:“前进。”在四万重装甲步兵和三万铁甲骑兵的护卫下,海龙军团整个战团在填充好第三发炮弹后向前移动。随着令旗再挥,又是三千颗炮弹划破长空,幸好元蒙国的铁骑还没有全部进入射程之内,这次只带走了三万条生命。但是,这已经足够了,元蒙人的胆已经被吓破,根本不用拖赤吩咐,剩余的铁骑纷纷掉转马头,慌不则路的后退,这根本不是战争,而是屠杀啊!还没有和敌人碰面,己方已经有一半人被那不知名的轰炸吞噬了。相互间不断挤压,原本军容整齐的元蒙铁骑顿时变得无比混乱。

    看到这种情况,赵风立刻命传令官传令,四万重装甲步兵和三万炮兵全部回撤到城前,三万铁骑出击。

    三万铁骑,兵分两路,如同两条蓝色的巨龙似的顷刻间全速奔驰起来,他们知道,立功的时候到了,面对着无比混乱的敌人,他们如钢刀一般经过短暂的奔驰,直接冲入了敌人阵营之中。海龙军团铁骑标准配置是长柄战刀和刺枪,当他们冲入了敌军阵营后,为首将领大喝道:“为了保卫家园的理想而战。”

    所有士兵,热血沸腾,同时高呼着海龙教给他们的口号,“为了保卫家园的理想而战——”三万个声音宛如发自一人之口,洪亮的呼喊声漫天遍野的传开,刺枪同时收回,雪亮的长柄战刀高高举起,向敌人铠甲防御最薄弱的脖砍去。

    元蒙国虽然依旧有十多万人,但他们气势已泻,只想逃走,根本组织不起有效的反击,海龙军团的铁骑们,犹如虎入羊群一般疯狂的杀戮着。

    海龙眼中寒光一闪,沉声道:“歼敌就趁现在,赵风将军,让炮兵团全线压上吧,然后把骑兵撤回来再给他们最后一击。”

    赵风看了海龙一眼,道:“殿下,敌人已经开始溃败,我们的炮弹实在非常珍贵,如果不能发挥出全部作用,还是尽量少用的好。毕竟,每一尊火炮现在只配有十颗炮弹,每一颗炮弹的造价都在百两纹银以上啊!”

    海龙一楞,这才意识到炮弹是需要花钱的,无奈的耸耸肩头,道:“那就骑兵追杀吧。经此一役,恐怕元蒙国再没有侵略之力了。”

    赵风眼神深邃的注视着远方冲杀的海龙军团将士,道:“我计划,等敌人退后,就带领海龙军团以稳为主,逐渐收回被他们占领的城市。所以,我们的炮弹现在非常珍贵,用一颗就少一颗。后续生产虽然在紧锣密鼓的进行,但炮弹制作的精度要求极高,所以我们也不能操之过急。最快,也要半个月才能运来第一批。”

    海龙微笑道:“而且有一点你一定要注意,现在移动火炮已经暴光,一定要派重兵看守,千万不要被敌人所乘。”

    赵风笑道:“这点殿下可以放心,这些火炮都是我心中的宝贝,就像我自己的孩一样,就算舍去我的生命,我也不会让它们受到损伤的。”

    海龙点头道:“那就好。有了你这些宝贝,看来是用不着我什么了。明天我就会离开这里。琴,你怎么了?”海龙捅了捅站在原地不动的天琴,关切的看着她。

    天琴长出口气,道:“太可怕了。原来普通人可以制造出威力如此庞大的武器。龙,你说我们在那种爆炸力面前能够没事么?”

    海龙想了想,道:“爆炸力虽强,但对于我们来说威胁并不是很大,除非所有爆炸力完全集中,否则,是伤不到我们的。”

    天琴点了点头,道:“但凭借这威力强大的武器,一般的修真者恐怕就很难幸免了。咦,小心。”天琴突然拉了海龙一把,海龙身体侧倾,一道黑色光芒无声无息的从他身旁划过没入了身后一名士兵的胸膛,那名士兵全身一震,连惨呼都没有发出就软到在地,包括毛发在内,完全变成了一滩黑水。海龙倒吸一口凉起,如此阴毒的攻击不禁令他怒火骤升。

    赵风也惊出了一身冷汗,怒喝道:“什么人?”

    阴仄仄的声音响起,“要你们命的人。”一道黑影腾空而起,十余道黑色的光芒罩向海龙和赵风。赵风心中一惊喝道:“殿下小心,是元蒙国供奉殿高手。”

    海龙冷哼一声,右手伸出,衍眚盾骤然出现在他左臂之上,身体如同虚幻般的连续晃动,十余道黑芒全被他挡了下来,没有溅起一丝涟漪。

    天琴飘身而起,包含着至邪之气的血红色光芒大亮,右手从海龙的禁制布条中破出,猛的向后一收,那条黑影根本无法抵御,就被她摄了下来。扑通一声摔倒在地,黑影已经被天琴完全禁制住了。

    看着天琴手上那纤长的血红色指甲,赵风不由得一阵心惊肉跳,周围凡是看到血红色光芒的士兵们无不脸色苍白的退避到一旁。

    天琴的声音变得异常冰冷,邪祖本色再次出现,手指轻弹,那黑影蒙在脸上的布已经消失了,露出一张有些苍白的中年人面孔。此人相貌极为普通,如果放在人群中绝对无法分辨出来。海龙刚要说些什么,却被天琴拦住了。她上前一步,看着那中年人道:“你是邪宗的人。”

    中年人在天琴庞大的精神压力下,全身不断的颤栗着,根本没有丝毫反抗的念头,赶忙道:“是,我是邪宗的人,我叫蒙烈,前辈,您应该也是邪宗的吧。我,我师傅是乌鸦副宗主。请您看在他的面上饶小的一命。”

    天琴沉声道:“是谁允许你参与到凡间之事的?”

    蒙烈惊慌失措的看着天琴,喃喃的道:“元蒙国国君认识我师傅,是他向师傅借人,所以我才到了元蒙国供奉殿任殿主。”

    海龙看着他闪烁不定的目光,冷哼道:“琴,他在撒谎。”

    天琴点了点头,道:“乌鸦绝对没有这个胆,而且他也不会将精力放在这上面。蒙烈,今天你撞在我手上算你倒霉。”杀气骤放血色光芒再次闪亮。在这种异常强大的邪恶之气面前,蒙烈如同苍蝇般弱小,哀号道:“前辈饶命啊!我师傅确实是乌鸦副宗主。”

    天琴冷哼道:“即使是乌鸦胆敢伤害我心爱之人,我一样让他死无葬身之地,知道我是谁么?我告诉你。我就是邪祖。”没等海龙阻止,天琴右手突然变长,红色的指甲深深的插入了蒙烈的胸膛。蒙烈全身剧颤,红光骤然大放,他的身体连同元神,完全被天琴炼化了。

    海龙清晰的看到,天琴在面纱后隐藏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噬血的光芒,赶忙一掌按在她肩膀上,柔声道:“乖老婆,听话。”

    天琴全身一震,邪气渐渐收敛,她深吸口气,平复心中的杀意,低下头道:“对不起,我并不想杀人的,但是,他要伤害你,我绝不能原谅。”海龙搂住她的柳腰,道:“傻丫头,以你老公的本事,他又怎么杀的了我呢?”、

    赵风有些战战兢兢的走了过来,他怎么也没想到,外表看上去娇滴滴的天琴竟然有如此恐怖的实力,只是一吸一抓,一个活生生的人,而且是元蒙国供奉殿的殿主,就这么消失了。现在天琴同蒙烈的对话完全被禁制挡住了,他并没有听到。只是关切的向海龙道:“殿下,您没事吧?”海龙回身一笑,道:“你看我像有事的样么?赵将军,现在我可为难了,这次对元蒙国的战争,海龙军团每一名将士都表现的很出色,我到底该奖赏谁呢?”

    赵风的目光转向战场,此时元蒙国大军已经被三万海龙军团骑兵完全杀散,气势高昂的战士们依旧在追击着他们。但拖赤毕竟是一代名将,已经整合起几万残兵结成战阵同海龙军团的骑兵们对抗着,毕竟在人数上对方占了优势,想全歼敌人是不可能了。“殿下,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奖赏他们的好。所谓穷寇莫追,对方又还有二十万骑兵没有出现,我看先鸣金收兵再说吧。”

    海龙道:“打仗的事我可不懂,你该怎么做自己决定就好。”

    得到了海龙的肯定,赵风吩咐手下敲起了铜锣。三万海龙骑兵战意高昂的向对方发起最后一次冲锋后掉转马头,后队变前队,飞速而回。

    拖赤看着自己所剩不足十万的残兵败将眼睛都红了,自从带兵以来,他还从未受到过如此沉重的打击,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在愤怒中勉强下令,带着自己的残军后撤了。据他后来统计,此次战役,元蒙国三十万精锐铁骑阵亡十八万六千余人,绝大部分都是死在那三千门火炮之下。伤着不计其数,死伤之惨重,是神州从未有过的。三千门火炮密集的地毯式轰击,在拖赤心中留下了永不磨灭的阴影。之后,在赵宋国一代名将赵风的率领下,海龙军团一路追击,当与对方剩余二十万主力接触时,火炮再次发威,用那对方无法抵御的强大攻击力彻底粉碎了此次元蒙国的侵略。五十万精锐铁骑,真正能够逃回国的,只有不足十万人。海龙军团从此一战成名,成为神州第一军团,海龙,也成为了赵宋国神一般的人物。同这边情况相反的是,李唐国根本无法阻挡元蒙铁骑的入侵,有三分之一的土地已经被对方占领,无奈之下,只得向盟友赵宋国求救。赵风接到命令后,亲自带领五万海龙军团,包括两千门可移动火炮,日夜兼程赶赴元蒙国境内,在二十万赵宋国大军的簇拥下,凭借火炮的犀利,直接攻进了元蒙国的腹地。内部告急,元蒙国皇帝无奈下只得调回己方在李唐国的铁骑大军,意图抵抗以海龙军团为首的赵宋国大军。但是,元蒙国右路大军也同样遭到了灭顶之灾。大胆的赵风,将其余五万海龙军团埋伏在元蒙国大军的必经之路两旁的高山上。同时偷偷将自己带出的两千火炮与这五万人联合,将火炮架于高山之上。当元蒙国铁骑通过时,三千火炮发出了死亡的轰响,四十余万铁骑由于队形密集,在火炮快速的五轮齐射后,几乎全军覆没。再经海龙军团重装甲步兵轻场,能逃回元蒙国的不过十余万人而已。

    元蒙国元气大伤后,李唐国与赵宋国联手,没有给对方任何喘息的机会,不惜血本的组成数量庞大的联军,攻入元蒙国腹地。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元蒙国皇帝只得求和,不但让出了已经被占领的将近一半土地,还从物资方面做出了巨额赔款,这样,才平息了这场持续接近一年的战争。从此,元蒙国国力大弱,一撅不振,终于在百年后,彻底被李唐、赵宋二国瓜分。

    …………

    由于战争已经没有任何悬念,逗留了一晚后,海龙和天琴掉转方向,踏上了前往北疆的路。由于昨天的战役中立功战士过多,在无奈之下,海龙只得将自己那身新得的铠甲拆成了一片片甲叶,用法力在其上雕刻了自己的名字送予那些英勇战士们,今天才得以脱身。至于谁当先锋这个问题,他就只有丢给赵风处理了。这次战争,也是海龙于赵极在位时,公开在赵宋国的最后一次出现。

    “琴,我怎么觉得你这两天心情有些不好?”海龙关切的问道。离开赵宋国边疆已经有三天了,他们马上就要进入李唐国境内,但是,这三天时间中天琴的话却越来越少,经常一个小时都不开口一次。

    轻轻的摇了摇头,天琴勉强一笑,道:“我只是有些担心。龙,对于我来说,能否恢复容貌决定着我今后的一切。恢复了,那我将永远可以和你在一起,即使是再平淡的生活,对于我来说也如同天堂一般。但是,如果容貌没有恢复,不论你怎么挽留,我都不会留在你身边的。失去了你的日,我就会降入地狱之中。”

    海龙怜惜的将天琴搂入怀中,现在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安慰她。只能用自身的温暖来化解她内心的颤栗。

    “天琴,我已经很久没有听过你的琴声了,谈一曲霓裳给我听吧。好么?”

    天琴柔顺的点了点头,两人坐在一棵大树下,光芒一闪,九仙琴出现在天琴手中。海龙正襟危坐,此时,他仿佛又回到了当初在李唐国通苑城第一次见到天琴时的样。对于那曼妙的琴声,心中充满了期待。

    天琴轻叹一声,双手挣脱禁制布条的束缚,十指轻颤,波动了第一道琴弦,赤色琴弦微微的震颤起来,那令海龙熟悉的霓裳之音再次响起。美妙的琴音叮咚婉转,犹如在诉说着什么一般。渐渐的,海龙醉了,他的心,已经完全沉醉在这动听的旋律之中。音律如同仙乐一般刺激着他的听觉,就连体内的神之力,似乎也在随着琴音而动。

    天琴朦胧的弹奏着,她不知道,这会不会是自己最后一次为海龙弹起霓裳,泪水顺着她的脸旁滑落,带着一丝呜咽,她唱起了那曾经令海龙永远无法忘怀的歌声:

    湖水是你的眼神,

    梦想满天星辰。

    心情是一个传说,

    恒古不变的永久。

    回忆是一扇树叶的门,

    童年有一个亲爱的人。

    向往仙界的路程,

    沧海桑田的执着。

    你是我爱的人,你是离逝的风。

    心中的思索已是一遍一遍。

    你是爱我的人?你是沉湎的泪。

    等待的痛苦总是一遍一遍。

    我们都有一张天真而忧伤的脸。

    手握阳光我们望着遥远。

    轻轻的一遍遍,一年又一年。

    多年后我们是否还能再唱起心愿。

    歌声是那么的柔和动听,其中包含着天琴对海龙深深的爱恋。琴声、歌声嘎然而止,天琴猛的扑入海龙怀中放声痛哭。

    海龙渐渐清醒过来,天琴的歌声依旧在他耳畔荡漾着,他的心充满了对天琴的眷恋。手上青光闪动,离开荣阳城前赵风送给他的玉盒飘飞而出。海龙的眼眸中流露着坚毅的光芒,“琴,我们用道法赶路吧。取得太阴果之后,我们就以最快的速度返回连云宗。你有七成的机会啊!我相信,以姐姐的修为,一定会帮你重生的。”说完,他攥紧了那质地非常好的白玉盒。

    天琴全身一颤,抬起头,泪眼朦胧的道:“可是,可是那样的话,我们在一起的时间会减少。”

    海龙用力的摇了摇头,道:“不,我们在一起的时间是永远。与其让你天天在沉郁中度过,还不如早日拿到太阴果。琴,我爱你。我不会再要求你无论如何都留在我身边,我会用自己生命中每一点能量帮助你恢复容貌,让你心甘情愿的留下。相信我,相信你自己。我们一定会成功的。”自从和天琴相识以来,除了第一次见面时的惊艳外,海龙对天琴始终是怜惜更多于爱。但是,就在刚才,在天琴扑入他怀中的刹那,天秤向另一个方向倾斜,他终于深深的爱上了这个可怜的女。

    紧紧的,紧紧的搂住天琴的娇躯,闻着她身上那淡淡的处幽香,在阳光的映照下,海龙腾空而起。金色的云朵飘然而来,以如同流星一般的速度朝着北方而去。他要用自己全部的心力来呵护自己的至爱,来成全她恢复容貌的心愿。

    在海龙的劝慰下,经过一天的飞行,天琴也已经想开了,虽然心中阴影仍然无法消除,但是,她也已经接受了海龙的做法。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