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乌鸦示爱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琴,以咱们这样的速度,最多再有一天,就能到达北疆了。那里是邪道的地盘,你先给我介绍介绍,也好让我有个心里准备。”

    天琴微微一笑,道:“其实在北疆就像中原一样,中原是三国鼎立,而北疆是三宗鼎立。北疆大部分地区都是非常寒冷的,除了夏季以外,其他三个季节温度都在零下。只有我们邪道三宗聚集的地方,凭借妖邪之气,才能改变气候,使温度适宜。在我没进入邪宗之前,邪宗的领地最小,还不到魔宗的三分之一,后来,由于我的加入,魔宗和妖宗都主动让出部分领地归邪宗所有。才形成了现在三分北疆的局面。北疆的险恶主要在气候和阴邪之气上。不过,你有极玄寒冰罩护体,应该问题不大。冰姐姐说太阴果生长在至阴至邪之地,在北疆只有三个地方。一个就是邪宗的万邪血池,再就是妖宗的万妖圣域和魔宗的魔沼。万邪血池可以不论,在那里我从没见过什么太阴果,所以我们此行的目的地就是妖宗和魔宗的总部。至于是否能找到太阴果,就要看我们的运气了。龙,到了北疆你可一定要听我的,幻化成小生物跟随在我身旁,千万不要随意显现出本体。否则,被邪道中人发现,他们群起而攻之,连我都护不了你。要知道,在北疆中,有许多邪恶的地方连我都不清楚有什么样的危机存在。”

    海龙不怀好意的看了看天琴丰满的酥胸,嘿嘿笑道:“我不是早已经找到好的藏身之所了么?放心,在你的地盘,我自然会听你的。”

    天琴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道:“你心里老是会有坏念头。”

    海龙嘿嘿一笑,道:“我对自己老婆的身体感兴趣去算什么坏。你不是很喜欢我的大手么?”说着,摆出一个作势欲抓的样。

    天琴顿时大羞,“谁喜欢你那讨厌的手拉,你……”回想起海龙同自己亲热时那羞人的样,她再也无法说下去。

    海龙打蛇随棍上,飘飞到天琴身旁,搂住她的娇躯找上了那神圣的山峰。

    一天后。北疆。

    森冷的寒风不断在这片贫瘠的土地上肆虐着。北疆几乎没有人迹存在,这里,实在不适合常人生存。寒冷的天气使各种作物无法生长,只有那些适应严寒和残酷环境的植被才能勉强生存。

    一进入北疆,海龙就被这萧索的世界惊呆了,如果说南疆还有着动人的景色,那北疆就只能用荒芜来形容。在这寒冷的环境中竟然让海龙想到了极冰之地,明明只是深秋,这里的温度却低于零下二十度。

    感受着扑面的寒风,天琴伸开双臂,喃喃的道:“我又回来了。龙,我要先回一趟邪宗,毕竟很长时间不在会让他们起疑。然后我们再去妖宗和魔宗寻找太阴果。只要有这样东西存在,戾天和金十三怎么也会给我几分面。”

    海龙微微一笑,喝道:“变。”光芒一闪,他已经变幻成了一只绿头苍蝇,翅膀轻拍,带着丝丝淫笑向天琴飞去。在天琴微楞的瞬间,海龙已经从她的领口钻入,直接落在她温暖的胸怀之内。

    强烈的异样瞬间传遍天琴全身,她只觉得胸口处传来一阵酥软,娇躯一颤,险些摔倒在云朵之上。娇喘道:“龙,你给我出来。”

    海龙的声音从她的胸襟内响起,“不,我才不出去。北疆天寒地冻的,还是这里暖和。”说着,他还轻轻的在天琴丰满的酥胸上跳了跳。

    天琴大感吃不消,但也拿海龙没有任何办法,嗔道:“好拉,你要待,就不许乱动,否则,我就把你赶出来。”

    海龙知道自己也不能太过分,嘿嘿一笑,在那柔软之处趴了下来,嗅着那浓郁的**,心中一阵迷醉。

    天琴好不容易才将自己的气息调匀,海龙的做法虽然羞人,但也带给她一种两人合为一体的亲密感。轻咬下唇,邪气瞬间湛放,红色的血雾重新浮现,邪祖那令人恐怖的身飘立于北疆边域,是的,她又回来了。

    天琴辨别了一下方向,催动体内邪力,如同一颗血色流星一般,朝北疆深处而去。

    邪宗,处于距离魔宗沼泽不远的一片山谷之中,在这里,有着邪道三大邪地之一的万邪血池。灰黑色的云雾始终笼罩在这片山谷之上,这里长年不见阳光,幸好邪宗以万邪血池为基础形成的外围禁制保持了山谷内的温度,否则,在外面的天寒地冻影响下,那些最低级的邪宗弟可就吃不消了。邪宗山谷是环形山,外围都住着普通低级弟,核心弟们都住在里圈,在环行山内的最中央就是万邪血池的所在地了。别说低级弟不敢靠近,就是修为低于脱胎境界的核心弟也不敢轻易到那里去,万邪血池的邪气之盛,完全可以令一个正常人瞬间变成疯,一旦被邪气侵占了身体,那结果就只有一个,身体会随着邪气的指引而变成万邪血池的肥料。

    几名邪宗弟懒散的站在山谷外围山顶上守卫着,他们都是邪宗最基础的弟,并没有参加上次对连云宗的行动,修为只不过相当于正道的腾云后期而已。自从邪祖统帅邪宗以来,这邪宗山谷内的平静了许多,连守卫也用不着想以前那样森严了。邪宗弟们早已经俨然自称为邪道第一大宗,事实也确实如此,以邪宗现在的实力,魔宗和妖宗至少在表面上要差的多了。

    “我说,这次咱们的行动到底是失败了还是成功了?那连云宗灭了没有。”一名猥亵的中年人向身旁的同伴问道。

    另一名长有鹰钩鼻的中年人做出一个噤声的手势,道:“老陈,你小声点。难道你忘了副宗主严令禁止讨论这件事么?”

    老陈回首向山谷内看了看,压低声音道:“怕什么?谁会注意到咱们这些小喽罗。老李,你有没有什么消息?”听到他的问话,其他几名负责巡逻的守卫也兴趣大升,赶忙聚拢过来,由于老李的师傅在邪宗中有一定地位,又参加了剿灭连云宗的行动,所以他们都相信,老李一定知道些什么。老李无奈的看了看这群满身邪气,一脸探索欲的同伴,无奈的叹了口气,道:“兄弟们,不是我不想说,可副宗主已经明令禁止,任何人不得讨论剿灭连云宗的事。难道你们想死不成。”

    老陈嘿嘿一笑,道:“得了吧你,有话快说。我那里还有几瓶陈年老酒,等今天当完值,我请你喝几杯。”

    老李最为嗜酒,听了这句话顿时眉开眼笑,目光转向其他几名同伴。同伴们纷纷表示,愿意用收藏的美食作为代价换取消息。

    老李满意的点了点头,叹息一声,道:“兄弟们,你们要体谅我,不是我不愿意说,实在是上面限制的太严。既然你们这么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们吧。不过,你们一定要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千万不要外传,否则,消息要是露出去,我可就死定了。”

    老陈有些不耐的道:“行了,我们都知道,难道我们自己想死不成。别吊我们胃口了,答应你的事一定做到,快说。”

    老李嘿嘿一笑,道:“急什么,你们都靠近点听我说。”众人围拢过来,老李清了清嗓,低声道:“我听我师傅说,这次咱们邪道三宗攻击连云宗的事是以失败告终的。说来真不敢相信,以咱们邪道三宗数千高手在几位宗主的带领下竟然还会失败。邪道三宗一共出动了五位散邪级高手呢?连云宗那边有三名散仙。听说失败的主要原因是对方的一名散仙突然碎丹,以达到仙人的实力消灭了妖宗和魔宗的两位散魔和一位散妖,这才让我们的优势荡然无存。至于具体的事我就也不太清楚了,师傅他不肯说,我只是听他念叨着能活着回来就已经很庆幸之类的话。”

    老陈倒吸一口凉气,“散邪啊?那是多么强大的存在,如果要对付我们,那还不跟捻死一只蚂蚁似的那么容易么?”

    老李不屑的哼了一声,道:“散邪都是我们老祖宗辈的人物,至少都有四、五千岁了吧。他们怎么会同咱们这些小喽罗一般见识。”

    老陈刚想说些什么,却听到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你们说够了没有?看来,你们把我的严令都当成了耳边风啊!”众喽罗同时身体一站,扭头向声音发出的方向看去,只见,不知道什么时候在他们中已经多了一个人,正是一身黑衣的邪宗副宗主乌鸦。

    乌鸦寒着脸,眼中邪光连闪,森然的杀机瞬间遍布全身,在他的气势下,这些负责守卫的几人根本连反抗的念头都无法兴起,一个个瘫倒在地,连声哀求着。老李最为不堪,因为他知道自己的罪过最重,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哭求道:“副宗主,我,我不是故意的。是他们,都是他们威逼利诱,非让我说啊!副宗主,你饶小的一命吧。您就把我当成个屁,放了吧。”

    老陈勃然大怒,道:“老李,你这混蛋,你敢出卖我们。副宗主,是我打听的这件事,不过,老李可没他自己说的那么清白。其他兄弟只是无意听到而已。您要杀,就杀了我还有这个泄密的混蛋吧。”老陈虽属邪宗,但脾气很硬,虽然被杀气压倒在地,但他却并没有哀求什么。

    乌鸦眼中寒光分别扫过老李和老陈,对其他人道:“念你们是从犯,每人断一指,都给我滚一边去。”

    那几名守卫顿时如获大赦,没有任何犹豫的,一个个取出自己的法器忍痛削掉一跟手指后退到一旁,虽然疼痛令他们全身痉挛,但最起码,命是保住了。他们的目光都集中在老陈身上,流露出感激之色,要知道,在邪道中,能这样为别人着想的人实在太少了。

    乌鸦双手齐张,分别把老陈和老李吸到自己手上,看看全身瘫软的没有一丝力气的老李,在看看一脸毅然之色的老陈,他轻轻的点了点头,冲老陈道:“从今天开始,你就跟着我。但是,你的求知**太强,我就罚你禁言百年。”眼中红芒一闪,老陈顿时觉得自己喉咙处似乎多了些什么,竟然再也说不出话来。但他并没有愤怒,反而流露出一丝喜色,能够活着,已经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了。

    目光转向老李,乌鸦不屑的哼了一声,道:“至于你嘛,就去和阎王聊天吧。多嘴多舌,出卖自己人,任何一条,都足够了。”砰的一声,老李连惨叫声都没有发出,就已经变成了一团血雾,乌鸦张口一吸,血雾被他吞入腹中。抹了抹嘴,脸上流露出一丝狞厉的峥嵘。

    众守卫吓得噤若寒蝉,谁也不敢吭声,惟恐灾难降临到自己身上。乌鸦环视众人一周,刚要带着老陈离开,却突然感觉到一股庞大的压力从空中而来,这股压力充满了冰冷、邪恶,那是连他也无法抗衡的。那几名护卫再次瘫倒在地,身体不断的痉挛着。乌鸦不惊反喜,一边催动邪力抵抗着,一边仰头望天,果然,他盼望中的光芒终于出现,血光一闪,一团血雾飘然落在山头之上。

    乌鸦将老陈扔到一旁,双膝跪倒,恭敬的道:“属下乌鸦参见宗主。”老陈等人一听,顿时大惊,他们还从来没见过邪祖,但他们却知道,正是在这神秘的宗主带领下,邪宗才能在妖、魔二宗的压迫下脱颖而出,重新屹立于邪道之中。

    邪祖淡然道:“刚才的事我都看到了。乌鸦,你做的很好,不愧为我宗的副宗主。走,跟我回万邪血池。”说着,再次飘身而起,朝环形山中央而去。

    邪祖回来了,乌鸦顿时心情大好。邪祖不论是修为还是智慧都令他深深佩服,他相信,只要有邪祖在,邪宗在邪道中的地位就不会动摇。扭头向老陈道:“明天早上你在这里等我。今后,你就是我的记名弟。”说完,身化红光跟着邪祖去了。

    压力终于消失,那些守卫们一个个从地上爬了起来,虽然脸色苍白,但他们还是笑着冲向老陈,一同将他举了起来。

    “陈哥,今天多亏你为兄弟们开脱。以后,小弟就跟着你混了。乌鸦副宗主似乎很看重你啊!你以前认识他么?”

    老陈脸上洋溢着得意的微笑,听到同伴的问话,指了指自己的喉咙,无奈的摇了摇手。

    躺在天琴怀中,海龙凝目内视,进入了这邪宗领地后,他丝毫不敢大意,这里的邪气不断的侵蚀着他的身体,给他带来很不舒服的感觉。为了护住自己,且不被别人发现,他将极玄寒冰罩护在皮肤表面,自己的气息完全内敛,除了保持听觉和感觉以外,将其他感官完全沉入休眠状态。随着天琴越来越接近万邪血池,邪气的入侵也越来越盛,由于天琴邪气有一部分源于血池的万邪之气,此时,不光外部有邪气入侵,就连天琴本身,也不断的散发出邪恶之气,如果不是有大道的修为、不坠的境界,恐怕海龙的身体早已经被邪气入侵了。

    天琴飘身进入万邪血池的洞窟之内才停了下来,缓步走到正前方的石椅处坐下,扭头看向跟过来的乌鸦,“我离开的这段日有没有什么事情发生?”她淡淡的问道。

    在天琴面前,乌鸦始终有一种自惭形秽的感觉,低着头,恭敬的道:“此次对连云宗的攻击,我们邪宗可以说损失最小,但也有不少高手殒命,这些日,我正督促着手下们不断进修,两位老祖宗都去静修了,让我转告您,如果对五照仙行动,直接通知他们就好。”

    天琴点了点头,身上血雾收敛了一些,道:“正道似乎不想我们想象中那样孱弱,在五照仙中也有散仙的存在。攻敌计划暂时延后。你要抓紧培养我们邪宗的后备力量。丝毫不能松懈。虽然现在魔宗和妖宗的气焰都被我们压制下去,但他们毕竟拥有雄厚的家底,既然登上了邪道最高的宝座,我们就绝不能轻易拱手让人,我的意思你应该明白吧。”

    乌鸦眼中流露出兴奋的光芒,以前被妖、魔两宗欺压的日现在他还清晰的记得,终于在邪祖的领导下站在了邪道的顶端,他又怎么会轻易放弃这个位置呢?就算没有天琴的吩咐,他也会全力以赴提升本宗的实力。“宗主,您尽管放心,我们的核心弟在这段时间里普遍修为都有所提升。哦,对了,最近唯一有些怪异的,就是变异人,他们似乎很不平静似的。不但活动频繁,而且似乎隐隐准备着什么阴谋。”

    天琴眉头微皱,道:“变异人是一个强大的种族,尽量不要和他们起冲突。约束我们的弟,如果他们有什么不轨的举动,恐怕也应该针对妖宗和魔宗才对。我们还是不要参与的好。”

    乌鸦点了点头,道:“我明白。如果单论实力,变异人实不在我们邪道任何一宗之下。现在确实不应与他们发生冲突。”

    听到这里,天琴怀中的海龙不禁有些疑惑,变异人这个种族他还是第一次听说,从天琴和乌鸦的对话中,似乎这个种族还非常强大似的。难道它们的实力能和南疆的羌族、苗族相比不成?正在疑惑间,耳边传来天琴的传音,“关于变异人的事,我稍后再想你解释。”海龙嘿嘿一笑,伸出一条苍蝇腿在天琴的胸上按了一下,渐渐适应了邪气的他,心又活络起来。

    天琴全身微微一颤,强忍着胸口处传来的异样,道:“乌鸦,在北疆邪道三宗的领地中,你听说过哪里盛产太阴果这种东西么?”

    乌鸦眼中流露出一丝惊讶的光芒,“太阴果?这东西我知道,似乎是种极为邪恶的果实。据说邪气之盛可以吞噬一切,宗主,难道您?”

    天琴道:“我想用它来炼药。具体在什么地方有?”

    乌鸦摇了摇头,道:“具体在什么地方我也不知道,不过,这种果实的邪气之盛,绝不在我们的万邪血池之下,而且极不好控制。宗主,我看您还是小心为上。我们邪宗还要靠您的领导啊!”

    听了他的话,天琴更加肯定,在邪宗中确实没有此物,不禁有些失望,轻叹一声,道:“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这太阴果我是势在必得。乌鸦,我不在的时候,邪宗一切就交给你处理。如果有什么事你处理不了,就请人邪和地邪两位前辈出山。我相信,在这北疆之地,还没有什么他们无法料理的。好了,我要走了。”说完,站起身形就要向外走去。

    “等一下。”乌鸦叫住天琴,“宗主,您这就要走么?”

    天琴身上血雾弥漫,“怎么?你还有什么事?”

    乌鸦犹豫了一下,道:“宗主,邪宗需要您,您自己可一定要保重。说实话,只有您在邪宗的时候,我心里才会感觉到塌实,不论发生什么情况都不会畏惧。所以,所以……”

    天琴转过身,道:“你的意思我明白,但是,我有许多必须要去做的事。你也知道,只有在这一年内没有天劫的威胁。一年的时间里,我可以做许多事了。我是什么样的修为你应该明白,在这一界,还没有谁能杀的了我。就算是被两名散仙围住,我也有脱身的能力。”

    乌鸦欲言又止,他也知道,自己无论如何是留不住这位神秘的宗主。在邪宗中,只有他见过天琴的真面目,那时的天琴容貌还没有变化,乌鸦惊若天人,在内心深处早已经深深的爱上了她。但天琴的修为实在太高了,他一直都不敢将这份爱恋表现出来,只能在一旁默默的支持她。

    天琴看了乌鸦一眼,淡然道:“如果没有别的事,我就先走了。本宗除非有极为重大的事情发生,否则不要用灵扎找我。”

    乌鸦咬了咬牙,右手撩起头上长发,让那黑色的长发披散到深后,露出刚毅的面容,他身材高大,肩宽背阔,看上去三十多岁,身上散发着一种邪异的吸引力,鼓足勇气,道:“邪祖,我,我还有话说。”

    天琴有些不耐的道:“你一个大男人,说话干什么吞吞吐吐的,有话就赶快说,我还有许多事要去处理。”

    乌鸦咬了咬牙,道:“邪祖,其实,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被你身上那股高雅的气质完全征服了,你,你能给我个机会么?”

    天琴和海龙都吓了一跳,他们谁也没有想到,乌鸦居然会说出这种话。海龙还好一些,在他认为,有人喜欢天琴是很正常的。自己的爱人有人欣赏,更证明了她的魅力。天琴可不这么想,此时海龙就在她怀里,乌鸦说出这种话顿时让她大窘,惟恐海龙误会,脸色顿时变了。护身血雾骤然大盛,森然道:“乌鸦,你说什么?”

    此时乌鸦也豁出去了,既然话已经说出来,他就没打算再退缩,挺起胸膛道:“我说,我喜欢你。邪祖,你能给我个机会么?我相信,自己一定是一个好丈夫,你嫁给我,邪宗在咱们的同心同德下,必然能够闪耀出前所未有的光彩,给我个机会吧。”

    天琴心中怒气上涌,冷笑道:“我知道,你看上了我当初的容貌。但是,你以为我在万邪血池中浸泡了三百年,还是当初那个样么?”

    乌鸦一楞,紧接着冲动的道:“不论你变成什么样我都喜欢你,邪祖,你给我个机会,我保证,以后什么都听你的。”

    天琴淡然道:“那是不可能的。我郑重的警告你。从今以后,如果你再敢在我面前提起这件事,别怪我翻脸无情。我的手段你见过。就算你是副宗主,我也可以随时灭的你永世不得超升。”说完这句话,血光骤然大放,在庞大的邪力下,乌鸦顿时被撞的飞了出去。红芒收敛,天琴已经在洞窟内消失不见。

    乌鸦重重的撞在石壁上,以他的修为,这种程度的撞击自然伤不到他,但他的心却已经凉了。天琴的决绝另他心中的希望灭绝。呆呆的滑落在地,牙关紧咬,强烈的失落感不断侵蚀着他的心。但是,天琴的决绝并不能打消他心中的爱恋,反而让这种爱恋更加强盛了。紧紧攥住拳头,乌鸦喃喃的道:“邪祖,总有一天,总有一天我会让你自己喜欢上我的。我发誓。”

    出了邪宗山谷,天琴没飞多远就落了下来,她心怀忐忑的低头道:“龙,你出来,我有话对你说。”

    海龙懒洋洋的道:“邪气终于少了,刚才你发功时压力真大,要不是我时刻小心着,恐怕就被你邪气入侵了。有什么话你就说吧。这里如此温暖,我才不舍得出去呢。”说着,还在天琴的胸上蠕动了几下。

    天琴羞道:“你,你快出来,人家有正经事和你说。”

    嗡嗡声响起,海龙不甘的从天琴怀中飞出,北疆凛冽的寒风对他这只小苍蝇根本没什么作用,摇身一变,现出原身,道:“什么事这么急?”

    天琴咬了咬下唇,道:“你,你不要误会。我可不是个随便的人。刚才乌鸦说的话我根本就没想到,我……”

    海龙笑道:“就为这个啊!好拉,我才不会介意呢。反正那家伙也只是做白日梦而已。”

    天琴一楞,道:“你真的不介意么?你,你是不是觉得我容貌老丑,根本就不会有人喜欢。”说到这里,她不禁心声悲伤,珠泪莹然,打湿了面纱。海龙吓了一跳,他知道,失去美貌的天琴其实是非常脆弱的,赶忙柔声道:“傻丫头,你乱想什么。我确实不介意,那是因为我对你的信任。在我心中,你从来就不曾是个随便的人。我完全相信你对我的情感。你为我付出了那么多,我怎么会因为那家伙的一句话而怀疑什么呢?况且,我的老婆有人喜欢,那证明你的魅力大啊!我只会庆幸,自己娶了这么漂亮的老婆。乖,别乱想拉。”

    听了海龙的话,天琴心中暖暖的,伏在他怀中说什么也不肯起来。信任,这是一个多么美妙的词汇啊!

    海龙以为天琴还不高兴,赶忙转移话题道:“对了,刚才你说的哪个变异人是怎么回事?是北疆的一个大族么?”

    听海龙提起变异人,天琴这才抬起头,包裹在布内的双手合拢,抓住海龙一只大手,道:“谢谢你,龙,你对我真好。”

    海龙叹息一声,紧紧的搂住了怀中的人儿,深情的道:“比起你对我的爱,这又算什么呢?”

    天琴轻笑一声,从海龙怀中挣脱,在凛冽的寒风中翩翩起舞,笑道:“我现在真的好快乐。龙,对于恢复容貌,我比任何时候都有信心。”

    海龙飞身而起,一边向天琴扑去,一边道:“好啊!冰姐姐本有七成把握,加上你的信心,应该就有九成了吧。宝贝,来,让我亲亲。”

    天琴装做没能及时逃脱被海龙抓个正着,但她的小手却捂住了海龙的嘴,道:“你这贪吃的家伙,现在不行哦。等我的容貌恢复了。就……”

    海龙恬着脸道:“就让我亲个够么?嘿嘿。”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