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海龙军团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看着眼前巍峨的大城,海龙摊开地图,道:“这是荣阳城,从这里再向东北过七、八座城,就能到元蒙和赵宋两国交界之地,不知道现在前方战况如何了。”这些天他们一路行来,走的尽是荒僻小路,为的就是清净,以至于对战事的了解并不多。

    天琴微笑道:“怎么?看你的样,还真想出手帮助赵宋国抗敌啊!你别忘记现在自己是什么身份。一旦你介入凡间的事被其他正道宗派知道了,恐怕会对连云宗的声誉不利吧。”

    海龙冷哼一声,道:“谁去管他们。随他们怎么想好了。我只做自己想做的事。正道又如何?同样没什么好东西。愿意来就让他们来吧。”

    天琴道:“龙,不论你怎么决定我都支持你。其实,你这种倔强的脾气我很喜欢。不过,千万不要大意,不到必要时候,尽量还是不要动手的好。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海龙微笑道:“放心吧,你老公我可是全天下最聪明的人。”

    天琴轻啐一声,道:“你是谁老公?人家还没答应嫁给你呢。”

    海龙嘿嘿笑道:“反正那也是迟早的事。先叫着也没什么,来,乖乖天琴,让我抱抱。”

    天琴娇躯轻转,躲过了海龙的偷袭,轻笑一声,当先向荣阳城跑去,海龙随后紧追。两人都没有施展任何道法,宛如普通人一样,在荣阳城前追逐着。荣阳城乃赵宋国重镇之一,城墙高约二十米,左右两旁皆有高山,乃兵家必争之险地,易守难攻,可以说是赵宋国边疆最重要的防御之地,也是最后一道坚实的屏障。海龙熟悉的巨型火炮在这座大城上并没有出现,在他想来,火炮应该会在此城的另一面。

    城门处的把守异常森严,当海龙和天琴来到这里时,顿时被士兵们拦住了。这些士兵一个个面容刚毅,身穿淡蓝色铠甲,背披深蓝色披风,在胸口处雕刻着一条张牙舞爪的腾龙,显是几经风霜的久战精锐之军。

    海龙上前一步,微笑道:“各位军爷好,我们路过此荣阳城,想进去休息休息,还请麻烦诸位行个方便。”

    为首的士兵头目手按腰间长剑,沉声道:“现在前方战事紧张,荣阳城现在用以驻守军队,闲杂人等一律不得入内。”

    海龙一楞,道:“可是,我们就想到前方去看看啊!不经过这里怎么行。”从怀中掏出一锭银递过去,道:“军爷笑纳,请行个方便。”

    那士兵头目冷哼一声,一掌拍掉海龙递上的银两,沉声道:“贿赂军士该当何罪,我看,你们必是元蒙国奸细,欲图谋不轨,来人,把他们给我抓起来,关进大牢听候发落。”

    海龙心中一惊,暗道,这些守门的士兵素质不错啊!赶忙拉着天琴后退几步,道:“先别动手,把话说清楚。你们凭什么认为我们是奸细?”

    士兵头目冷冷的看着海龙,道:“你们举止打扮怪异,现在战事马上就要蔓延到荣阳城,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一是赶快退走,二是关进大牢。荣阳城关系到我们赵宋国的安危,绝不能有丝毫闪失。”

    海龙皱眉道:“前方应该还有七、八座大城吧。难道都失守了?那些火炮是吃干饭的么?”

    士兵头目听海龙提起火炮,神情顿时紧张起来,抬起手,负责守卫城门的数十名蓝铠士兵顿时快速的将海龙和天琴围了起来,刷的一声,长剑整齐的抽出,将海龙二人围在其中。士兵头目道:“我现在替你选择了,给我抓起来,送回军部审讯。”众士兵没有发出应诺声,其中十人当先向海龙和天琴冲来,长剑虽然全指向空出,却封死了他们所有退路。

    海龙脸上的谦卑之色不见了,点了点头,道:“不错,像你们这样的士兵才称的上精锐。此城现在谁负责镇守,叫他来见我。”

    士兵头目心中一凛,海龙身上瞬间散发的气势将他和众士兵完全震慑,他如高山重岳般巍峨,仿佛不可撼动似的。士兵头目深吸口气,平复着内心的不安,沉声道:“阁下到底是什么人?来荣阳城有什么目的。”

    海龙微微一笑,道:“我是供奉殿的。来此督战。”

    听到供奉殿三字,这些士兵们顿时流露出恭敬的目光,但那士兵头目却并没有立刻放过海龙,伸出右手,道:“请出示您的信物。”

    海龙知道,要是不表明身份,这些士兵恐怕不会放自己进去了,无奈的摇了摇头,微笑道:“我的信物就是我的名字,我叫海龙。”

    士兵头目流露出骇然之色,接连后退几步,疑惑的看着海龙,声音有些颤抖,道:“您是一字并肩王殿下,这,这……”

    海龙懒的再继续纠缠下去,笑骂道:“这什么这?难道还有人会假冒我不成。我听说元蒙国又向我国发动了侵略战,特地来看看。你们这里负责镇守的人是谁?”一边说着,海龙伸出自己的右掌,虚空一晃,一条紫色的龙气飘然而出,围绕着他的身体盘旋一圈又重新回到了右掌之内。无比强大的气息将所有士兵同时慑退五步。看着还有些犹豫的士兵头目,海龙道:“以我的修为,如果想硬闯,是你们能拦住的么?”

    士兵头目全身一震,突然,他和所有的士兵一切跪倒在地,激动而兴奋的道:“参见元帅殿下。”

    海龙一楞,挠了挠头,道:“我什么时候又成元帅了。起来回话。”

    “是。”士兵头目起身,恭敬的道:“禀告殿下,我们乃是陛下亲自监督组建的赵宋国精锐第一军团,番号海龙。您就是我们的军团长兼任赵宋国第一元帅。”

    海龙看了天琴一眼,不禁好笑的道:“这又是赵极那小弄出来的。给我安个元帅头衔有什么用,我又不会老在赵宋国。”

    那士兵头目眼中闪烁着崇拜的光芒,恭敬的道:“这是陛下出于对您的尊敬,特意给您留下的位置。我们海龙军团是赵宋国最精锐的军团,人数共有十万,现在全部驻扎在荣阳城之内,由副军团长赵风上将军统领。”

    海龙一楞,道:“赵风将军,他不是在镇守南疆么?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士兵头目道:“这是军事机密,就不是小的所能得知的了。海龙军团乃是三年多前成立的,从成立至今,一直都是由赵风上将军统帅。我们都是从全国各军团中抽调出来,再经过统一训练而成的,是全国唯一一个所有战士都拥有铠甲的军团。这次,我们的目的就是要在荣阳城彻底阻击元蒙国的侵略。”

    海龙点了点头,道:“那好,你带我去见赵风。”莫名其妙的成为了赵宋国第一元帅,而且还拥有着以自己名字命名的所属精锐军团,海龙心中不禁有些虚荣心作祟,仿佛此时自己已经是一名统御战争的元帅了似的。

    在士兵头目的带领下,海龙和天琴进入了荣阳城之中,确实如那士兵头目所说,整座荣阳城中几乎已经没有了平民,到处都是士兵。其中有一部分就是身穿浅蓝色铠甲的海龙军团。士兵头目解释说,在荣阳城中,现在一共有二十万军队,除了海龙军团以外,其他的十万军队都是负责补给和运输的,完全为海龙军团所服务,可见赵宋国对这个精锐军团的重视。

    军部设在原本荣阳城的城主府,海龙和天琴等在门外,那士兵头目急匆匆的跑进去禀报了。

    天琴微笑道:“龙,看来你在这赵宋国还真有些地位啊!比我想象中还要厉害。”

    海龙挺了挺胸脯,得意的道:“那是当然了。虽然我很少在赵宋国逗留,但凭借当初的名气,应该是尽人皆知的大人物哦。”

    天琴在他肩膀上轻捶一下,道:“少得意了。元蒙国都快打到这里来了,恐怕,如果你不出手的话,赵宋国就要消失了。”

    海龙刚想说什么,却见在一队士兵的护卫下,身穿戎装的赵风大步走了出来,他一眼就看到了海龙,赶忙快速上前几步,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惊喜交加的道:“参见殿下。”

    海龙大手一挥,将他从地面上托起,微笑道:“几年不见,赵将军可好?”

    赵风笑道:“好,非常好。殿下,里面请。”在众多卫兵的惊讶注视下,亲自引着海龙来到了军部大堂之内。此时,大堂内还站有数十名官阶不一的军人,他们身上都穿着蓝色甲胄,只是胸前的图案不一样。像赵风,胸前的龙是金色的,有四爪,而其他人多为银色、红色等等。

    赵风将海龙引到主位上后,大声道:“各位同僚,我有一件重要的喜事要宣布,一字并肩王殿下,已经赶来为我们助阵了。”

    在场这些人,都是赵宋国久经杀场的名将,刚才看到赵风在一名士兵耳语几句后匆匆的跑了出去,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此时听了他的话,顿时全都惊讶的看向海龙,一个个流露出惊喜的目光。

    赵风喝道:“你们还楞着干什么?还不赶快拜见殿下。”

    众将军这才反应过来,纷纷跪倒在地,向海龙行起拜见帝王的大礼。

    海龙微微一笑,双手轻托,道:“众位将军不必客气。我此次前来,只是看看战事如何而已。”众人只觉得一股祥和之气托住自己的身体,当那气流消失时,自己竟然已经站直了。在惊讶中,对海龙的尊敬不禁加深了几分。

    海龙转向赵风,问道:“赵将军,现在前线情形如何?元蒙国大军在什么位置?”

    赵风眼中冷芒一闪,道:“殿下,您当初的判断完全正确,元蒙国那些野蛮人平静这些年确实在搞阴谋,他们这次并分两路分别袭击李唐国和我们赵宋国显然是早有预谋。准备极为充分,在措手不及加上他们卑鄙偷袭的情况下,最外围拥有火炮的几座重镇已经失守。为了减少损失,我命令所有部队都撤到荣阳城附近待命,将前线八座城市的百姓都疏散到了后方,暂时放弃了那八座没有什么防御力的城市。准备在荣阳城同元蒙国大军决一死战。”

    海龙皱了皱眉,道:“赵将军,你安排的确实很好,只是有一件事我不明白。以火炮的威力,就算敌人偷袭,也不会那么容易破城吧。难道边疆的守卫如此稀松么?”

    赵风叹息一声,道:“边疆守卫森严,也在第一时间发现了敌人。火炮全开。但是,元蒙国却给我们带来了一种极为惊讶的攻城之法。他们竟然用骑兵攻城,而且各种攻城器械极为精良,全部由马匹拉着,我们的火炮只开三击,虽然给他们造成了一定的损失,但还是被攻到了城下。进入了火炮的威力范围之内,我们只能同他们硬撼,但那些野蛮人确实凶悍,在人数占优的情况下,打的我国守军节节败退。同时,城内早有他们的奸细入侵,在战争开始时就四处放火,弄的人心惶惶,在内忧外患的作用下,我们的军队在溃败下来。得知这个消息后,陛下第一时间命令我带领海龙军团前来支援。但那时敌人气势极盛,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彼竭我盈故克之。为了能避过对方的峰锐,我才选择了荣阳城作为决战之所,在这里我们绝不能后退一步,我有信心,能够将元蒙国的精锐在这里完全击溃。”

    海龙点了点头,道:“希望一切能如你所说吧。赵风,在战场上一个人的力量起不到决定性作用,而且像我这样的人最好还是不要直接参加到战争之中。所以,我希望你能带领海龙军团,在直接的战斗上将对方打退,只有这样,赵宋国才能真正的强大起来。也没有白费赵极以我之名来命名这个军团了。”

    赵风眼中精光一闪,道:“殿下,海龙军团经过几年的严格训练以及血与火的真实考验,我有绝对的信心。不需要劳烦您出手。但是,为了我军的士气,我希望在我们同敌人战斗时,您能够在城头为我们的将士带来鼓励,我想,大家如果知道,心中最崇拜的英雄一字并肩王在督战,更能发挥出强大的战斗力吧。据我们的探回报,敌人已经将其他几座边疆城市完全占领了,三十万铁骑以及十余万士兵组成的补给线,最迟明天中午就会到达荣阳城外,以元蒙人的习性,一定会在赶到的第一时间悍然冲击,那时,只要我们能彻底粉碎他们的冲锋,战事就已经定了。殿下,您能留此一天么,我希望您能亲眼看着自己的海龙军团如何对敌。到时,我会有个惊喜给您。”

    海龙微笑道:“留一天没问题,你现在就可以让大家把我到来的消息传下去。并告诉他们,在明天的战斗中,最勇敢的十名战士将得到我的奖赏。并升为先锋之职。”

    赵风一楞,道:“即使是士兵也不例外么?殿下,先锋和普通士兵之间相差的等级太多了,要知道,至少是要偏将才能胜任先锋的位置。”

    海龙淡然道:“赵将军,你不会也如此死板吧,要知道,使用人才,必须要不拘一格。如果全被条框所限制,就会埋没很多人才。照我的话去做吧。我敢肯定,挑选出的这十个人,完全可以胜任先锋一职。要知道,先锋需要的只有勇悍。”

    赵风似乎明白了什么,向海龙行了个标准的军礼后,转身看向手下众将,道:“殿下的话大家都听见了。告诉你们手下的各级将领和士兵,凡是在明天一站有特殊贡献的,一律会有重赏。这是我们海龙军团第一次团体行动,和以前的剿匪不同,要是谁负责的地方出了一点纰漏,提头来见。”他的声音充满了血与火的灼热,在海龙先前许诺奖励的刺激下,众将轰然允诺,纷纷离帐而去。

    赵风轻叹一声,道:“明天就要大战了,真不知道这次战斗会有多少人死去。”

    海龙皱眉道:“赵将军,你身为三军统帅,见惯了大世面,怎么能有这种妇人之仁呢?这似乎并应该是你的作风吧。”

    赵风道:“以前我不是这样的,但自从接手了海龙军团以后,这些彪悍的小伙们都是千中选一的精锐啊!说实话,我真舍不得他们有任何损伤。”海龙站起身,淡然道:“想让他们减少损伤,最重要的就是你的指挥要得当。好了,我们一路行来有些累了,给我们安排个房间吧。”

    赵风收回愁绪,扭头看向天琴,道:“殿下,还未请教,这位是?”

    海龙搂过天琴,微笑道:“这是我另外一位妻。本来我们想去北疆的,但听说赵宋国同元蒙国再次开战,所以就一起来看看了。”

    赵风楞了一下,心中升起一丝好笑的感觉,暗道,这一字并肩王殿下竟然这么多老婆,真是花心的很啊!嘴上却道:“原来是殿下夫人。”

    天琴瞪了海龙一眼,但却没有反驳,心里甜丝丝的。海龙道:“你忙你的,找个手下带我们去住的地方就可以了,希望,明天我们真能看到一个惊喜。”

    赵风自信的笑道:“一定会的。”

    元蒙国经过多年的休整,此次共集结铁骑百万,分成左右两路,同时攻击赵宋国和李唐国。在攻入赵宋国第一座边疆城市后,左路元帅再次分兵,自己带着没有直接参与战争的二十万铁骑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在三天之内连下三城,一时间,整个左路军团气势大涨,一路势如破竹,利用如同海浪般的循环攻击,在一个多月的时间内已经将赵宋国边疆城市尽收囊中。

    夜晚,连绵数十里的军营静悄悄的,除了巡逻的卫兵,其他元蒙国战士都休息了。中军大帐中,元蒙国左路元帅拖赤亲王正仔细的看着沙盘。他是元蒙国最有名的将军,以平民之身,自参军后,十年来立下赫赫战功,最后因功劳过高,才被封为了亲王之位。同右路元帅察尔哈共称为元蒙双狮,这次他率军前来攻击赵宋国,一路上可以说是连战连捷,几乎没有遇到什么阻碍,赵宋国的军队还同以前一样那么孱弱,根本禁不住他手下铁骑的冲击。原本赵宋国倚仗的高大城墙,在自己所带来的攻城利器下,也根本没有任何作用。为了这次扩张领土的行动,元蒙国研制出了数十辆巨大的,用铁皮包裹的登城车。这种车高十余米,宽数十米,由数十匹骏马拉拽。顶部可以根据对方城墙先升降好,在登城车内部可藏弓箭手数百人,通过弩机从孔隙中攻击城上目标,同时,在攻城车顶也可以有上百人,一旦到了城前,将铁板放下,这些士兵就能以最快的速度攻上敌人城头,以元蒙人的彪悍,加上这攻城车的强大,到目前为止,除了火炮毁坏过一个攻城车以外,几乎还没有失败过。

    “报告元帅,我方探回报。”

    拖赤眼中一亮,道:“让他进来。”

    一名全身黑衣、身手矫捷的汉走了进来,恭敬的道:“参见元帅。”

    拖赤挥手道:“不必多礼,荣阳城情形如何。守军有多少?”

    探道:“据我观察,城内守军有十万人左右,但负责补给的也有十万人,而且他们的行动都很诡秘,即使到晚上都没有停止,有许多非常大的木箱不久前抵达荣阳城。防御极为严密,属下无法查出其中装的是什么。但我可以肯定的是,这些赵宋国的士兵应该是他们精锐中的精锐。据我观察,这些士兵不但全都身披铠甲,而且各方面都很精悍,恐怕会是我大元前进步伐中最顽固的障碍。”

    拖赤皱了皱眉,对于对方的士兵他到不怎么担心,他相信,就算对方的战士再精悍,也远远比不上自己麾下铁骑,到是那些木箱让他有些疑惑。作为一个统帅,他必须要一切小心。沉声问道:“那些箱的数量大概有多少,具体有多大。”

    探想了想,道:“箱大约有上万,而且明显有区别,其中有几千个箱下面居然有轮存在,好象非常沉重似的,需要四五个人协助两匹马才能拉的动。这种箱高约一米五,长两米,宽一米五左右。每个箱处都有十名那种精锐战士把守。还有一种箱要小一些,是正方体的,边长一米左右,用马车拉着。据属下判断,应该是一些军用物资之类。”

    拖赤点了点头,道:“你先下去吧。”挥退了探,拖赤走到沙盘前,看着横梗于两山中央的荣阳城。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荣阳城的地理位置非常重要,只要能拿下这里,凭险而守,之前我们所得到的所有城市都会变得非常安全。这里易守难攻,我们必须一战而下。荣阳城就像赵宋国这只肥羊的角,只要把角割断,那剩余的肥嫩羊肉将任由我们品尝。”

    拖赤点了点头,道:“这些我明白,蒙烈,你说那些木箱会是什么?”说着,他的目光看向大帐中阴暗的角落。

    先前那个声音再次响起,“据我判断,那应该是防御用的武器,很有可能会是大型的弩箭机。虽然这种弩箭机耗费资源很大,但以赵宋国的国力,弄几千台出来也还是有可能的。据我所知,大型弩箭机的射程可以远到一千五百步,用重型努箭,穿透力极强,恐怕会给我们带来不小的损伤。所以,我建议明天的攻击,我们要用最快的速度直接冲击,用攻城车挡在前面,尽量避免损失,让他们的弩箭机发挥不出什么优势作用就冲到城下,离的近了,弩箭机的威力就还不如弓箭了。所以,您也不需要过于担心。”

    拖赤释然道:“希望是这样吧,只要能冲到城下,就算付出万人的代价也没什么,守军毕竟只有十万,但此次我们却带来了三十万铁骑。这样,为了保险起见,你现在就传令下去,将其余的二十万铁骑也在短时间内调过来,至于那些占领的城市,就让我们后续的步兵镇守吧。这次我们已经发动了倾国之力,只许成功,不许失败。还有,如果明天战事陷入胶着状态时,就要靠你去刺杀敌人的将领了。毕竟,你现在是供奉殿殿主,我相信你有这个实力。”

    清晨,荣阳城城门大开,一队队整齐的海龙军团士兵列阵而出,现在元蒙国铁骑还远没有赶到,但海龙军团却倾巢而出。最前面的,是人数达到四万的重装甲步兵,他们的装备比海龙昨天看到的士兵更为精良,身上重铠护住了每一寸肌肤,每人手中,都持有着长达三米的重矛,在城前列阵后,他们都是一个姿势,将自己的重矛一端插于地上,另一端尖锐斜指前方,然后整齐划一的坐在原地休息。紧接着,两对铁骑从荣阳城冲出,各一万五千人,分别列阵于重装甲步兵之后两翼。最后,大量的木箱被负责补给的军队运送出来,正如元蒙国探所说,在那些大型的木箱旁都有十名海龙军团步兵守卫着。每一个大木箱后,由补给部队放上一个小号的木箱,所有战士在各部将领的吩咐下原地休息。十万人的海龙军团中,弥漫着肃杀之气。自从昨天宣布一字并肩王海龙的到来后,这些战士们斗志昂扬,誓要在今天的战斗中一展雄威。

    日上三竿,海龙和天琴在赵风的陪同下来到城头,今天海龙应赵风要求穿了一身海龙军团制式的铠甲,全身蓝色的轻甲,胸口处绣着一条五爪金龙,这本是皇帝的象征,但作为一字并肩王,他是除了赵宋国皇帝赵极外唯一可以享受此殊荣的了。据赵风说,为了表示对他的尊敬,在海龙军团中总会带着这么一套铠甲,随时等候他的到来。不可否认的是,海龙穿上这身华丽的甲胄显得英武非凡,天琴帮他换好铠甲时,都不禁惊叹出声。当海龙看到城下列阵的战士后不禁一楞,皱眉道:“赵将军。元蒙国的铁骑似乎是最擅长平原攻击,你这样列阵相迎不如凭借荣阳城的险峻据守吧。”虽然他从未带兵打仗,但对战略还是知道一些的。

    赵风神秘的一笑,道:“殿下放心,我早已经安排妥当,今天,将会是赵宋国历史上最重要的一天。您就等着我给您带来的惊喜吧。您看到阵前的四万重装甲步兵了么?那是我为元蒙国铁骑准备的,他们虽然很强,但想冲进这钢铁阵营,恐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更何况,我这些补给部队本身就是士兵,城上还有至少六万步兵负责防御,退一步说,就算对方能够冲过海龙军团的封锁线,想冲上城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海龙心中还是有些疑惑,“可是,如此正面硬撼会给海龙军团带来很大的损失。”

    赵风摇了摇头,道:“不,稍后您就会明白了。如果海龙军团今天能一战克敌,您可是居功至伟啊!”

    天琴拉了拉海龙,道:“战争这种事你又不是很懂,一切就听赵将军的吧。”

    海龙点了点头,微笑道:“那好,我就给我自己军团的将士们鼓鼓劲。”说着,他上前一步,跳到城头的墙垛上,在神之力的催运下,释放出乳白色的光芒,配合着他那套威武的铠甲,顿时宛如战神降世一般。“海龙军团的战士们,我是海龙。”清亮的嗓音在法力的作用下远远传去,另下方每一名士兵都能清晰的听到。不用将领们吩咐,所有海龙军团的战士同时转向城头,当他们看到海龙已经漂浮在半空的身体时,不禁同时跪倒在地,眼中闪耀着尊敬之色,有些癫狂的大喊道:“一字并肩王殿下,万岁、万岁、万万岁。”声浪之响,连荣阳城坚固的城墙都随之微微震颤,到吓了海龙一跳。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