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灭仙劫威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五行祖师确实在怕,他清楚的知道,灭仙劫这件法宝威力极强,但它对普通的修真者作用只是将使用者的法力放大而已。但是,对于身具仙灵之气的仙人或散仙,却有着恐怖的摧毁力。尤其是像他这种没有实体的散仙,一旦被灭仙劫命中,很有可能会是魂飞魄散的结果,即使是仙灵之气也无法挡住它的攻击。眼中寒光连闪,感受着海龙的意念锁定住自己的身体,五行祖师不禁有些退却了。如今,他是两转四九天劫的散仙,有今日的修为着实不易。他才是五照仙中真正的中流砥柱。面对着有可能摧毁自己身体的灭仙劫,他本能的想退。但是,当着这么多门人弟的面,他能退么?不,他不能退。在无奈之下,他选择了铤而走险的办法。一道微弱的寒光闪电般激射而出,以海龙从未见过的齐快速度骤然前扑,当海龙反应过来的时候,那道银光已经到了他面前。

    动灭仙劫是需要注入法力催动的,在这刹那的时间海龙又怎么来得及呢。护体的极玄寒冰罩蓝芒大放,但另海龙吃惊的是,以极玄寒冰罩这仙器级的防御竟然无法阻止那缕细微的银芒渗透,无奈之下,只得在最短的时间内抬起右臂,试图抵挡住那银光的攻击。一只纤细的小手比他更快了一步,两枚血红的指甲停滞在海龙面前,银光收敛,海龙清晰的看到,在天琴手上捏着一枚闪烁着诡异光芒的银针。而为了抵消这银针所散发出的强**力,此时天琴全身血雾弥漫,邪恶之气骤然而出,顷刻间弥漫于金云之上。

    天琴将银针塞入海龙带有接天鼗的左手中,此时邪气已露,她没有掩饰身份的必要了,用她那冰冷而低沉的嗓音道:“原来正道中尽是些鸡名狗道之辈,五行,今日将是你葬身之期。”血光大盛,天琴的气势已经牢牢的锁在五行祖师身上,此时的她,已经又变成了邪祖。

    五行祖师眼中流露出惊骇之色,从刚才天琴信手接下他的仙器搜神针的修为来看,他知道,面前这个被血雾笼罩的邪魔,法力绝不在自己之下。不敢大意,赶忙催动起护身的仙灵之气,右掌在自己胸前幻化出一个闪烁着黄色光芒的圆圈,沉声道:“中央无极土,五行归一。阁下乃是邪宗的散邪么?”黄色光环瞬间形成一道强大的禁制,将天琴散发的血气逼在身外。

    天琴傲然道:“不错,我有着散邪的修为。金夷和水韵应该认得我,我就是邪宗之主,邪祖。受死吧。高山仰止,流水行云,万邪之法,琴天合一。”在银光的包裹下,琥珀色的九仙琴飘然落于天琴掌中,没有丝毫的停顿,天琴双手伸出,十指如同莲花般湛放,前八根琴弦同时颤动,美妙而悠远的乐曲飘然而出,在空气中化为八色音波,侵袭着五照仙每一名弟的听觉。一些修为较浅的弟,脸上顿时流露出迷醉之色,下意识的跟着琴音扭动起自己的身体来。

    五行祖师脸色大变,喝道:“大家小心,这是魔音,封住你们的听力。”

    天琴十指颤动,淡然道:“如果我的琴音真的封住听觉就感受不到的话,我也妄称邪祖了。五行老儿,你们也算荣幸,我这寂灭暗世曲乃是第一次弹奏。”琴音突然变得平淡了,但是,整个天空却快速的暗了下来,天琴护体的血色光团漂浮在半空中显得那么邪恶,一圈圈强大的法力在她的不断催运下扑天盖地般朝五照仙高手们扑去。五行祖师、金夷和水韵首当其冲。在那平淡的乐曲声中,他们的脸色都渐渐的变了。五行祖师怒喝一声,双手法决连变,身前突然出现了一尊巨大的金钟,“你以为,就你会用声音捍敌么?”猛的一拳砸向面前的金钟,铛的一声巨响,竟然将天琴的寂灭暗世曲压下去几分。

    天琴的血雾微微波动起来,双手依旧在不断的弹奏着,而那一声声钟鸣则减弱着她这音波的攻击。

    海龙看着天琴竟然以一己之力同整个五照仙精锐高手相抗,心中突然升起一种奇异的感觉。他还记得,不久前天琴跟他说过,现在还没有同时控制八根琴弦的能力。但她此时所用的,正是八根琴弦啊!这显然已经超越了她所能承受的范围。以天琴的修为,绝对在五行祖师之上。但是对方高手众多,而且修为都不弱,想同时对付他们,也只有使用这超越自己能力的法决了。眼中寒光一闪,海龙暗想,自己怎么能让天琴一个人对付强敌呢?对方最厉害的莫过于五行祖师了,自己只要……。想到这里,海龙飞身踏上红龙后背,他有极玄寒冰罩,根本不怕红龙的热量。深吸口气,灵台处人丹剧烈的颤抖起来,大股大股的神之力在他的刻意催动下不断注入到右手的灭仙劫之中。闪电形状的灭仙劫原本灿烂的金光渐渐收敛,恐怖的气息弥漫,整个灭仙劫周围不断盘旋着黑色的细小电光,海龙全身一震,他突然感觉到,灭仙劫犹如一个无底旋涡一般急速抽取着自己的神之力,而且已经失去了自己的控制。

    神之力源源不绝的失去,使海龙全身一阵虚弱,他现在能做的,就只有将自己的意念牢牢的锁在五行祖师身上。

    红龙巨大的能量形态身体不安的微微翻腾着,它也感觉到了灭仙劫的可怕,就在海龙法力全部被灭仙劫吸干的刹那,一声震耳欲聋的雷鸣响起,完全转变为黑色的灭仙劫脱手而出,宛如一道黑色的虚影般朝五行祖师而去。

    强烈的恐惧侵蚀着五行祖师的身体,但他此时全部神志都用来抵御天琴的寂灭暗世曲,百芒之中,只能将那金钟似的法宝挡于自己身前。

    灭仙劫的速度丝毫不比五行祖师先前释放的搜神针慢。叮的一声轻响,五行祖师全身剧震,黑芒穿透了金钟也穿透了他的身体,没入了五照仙人群之中。数十声惨叫几乎同时响起,三十余名五照仙高手的身体同时被炸成血雾,他们的元神竟然没有出现,完全被灭仙劫吞噬了。轰然巨响中,金钟化为碎片四下激荡,五行祖师的身体完全扭曲了,他怒吼一声,身体蜷缩成一个五色光球,朝着远方瞬间遁去。

    没有了五行祖师那金钟的抵挡,寂灭暗世曲顿时威力大放,除了金夷和水韵之外,最前面的百名五照仙高手同时化为了齑粉,天琴十指猛的停住,前七道琴弦同时后拉,在她放手的同时,金夷怒吼道:“退。”但是,已经晚了,虽然金夷和水韵及时躲过了七弦七彩音波,但是,他们的弟却没这么好运,五照仙的精英们再次付出了百条生命的代价。

    没有人会不珍惜自己的生命,在天琴这如此强悍的攻击下,所有五照仙高手都退却了,不用金夷再下命令,他们驾御着自己的飞剑转瞬间消失在天琴视野之内。空中残留下金夷不甘的怒吼声,“邪祖、海龙你们等着。今天的耻辱,我绝不会善罢甘休的。”

    血雾散去,天琴重新露出了自己的身形,全身一震,哇的一声喷出了一口鲜血。飘身回到红龙身旁,此时的海龙已经虚弱不堪。由于两人修为是相互排斥的,天琴也不敢用法力帮他恢复,只得用自己的法力控制着海龙漂浮在空中。红龙看了天琴一眼,身形一转,没入了海龙的龙翔臂之内。此时,灭仙劫也已经安静的回来了,它又恢复了金色的光芒,灵巧的钻入海龙的掌心消失不见。

    天琴柔声道:“他们已经走了,放心吧。金夷和水韵都被我的琴音震伤,五行祖师修为大损,暂时,他们绝不敢再来连云宗捣乱。只是,我显示了身份,恐怕以后会给你带来麻烦。”

    海龙缓缓摇头,道:“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只要我们都还平安就是好的。我用了灭仙劫,现在法力尽失,你也伤的不轻,我们先下去找个地方静修几天,等恢复功力后再走吧。”灭仙劫的威力大大出乎他意料之外,在黑芒出手之时,海龙清晰的感觉到,那集中了自己全部神之力的仙器,瞬间将所有神之力的威能提升了三倍,再加上透点攻击和其本身蕴涵的不知名特殊能量,才能一举重创五行祖师,如果没有那金钟的抵挡,说不定,此时五行祖师已经魂飞魄散了。灭仙劫的威力,似乎还在自己领悟的龙翔玉绝学之上。绝对是锋锐无比的攻敌利器。

    天琴带着海龙落在地面上的一片森林中。海龙召唤出三头虬蛟为两人护法,立刻开始了静修。只有修为完全恢复,他们才能应付一切有可能发生的危机。经过同五照仙一战,此时海龙已经对正道所有宗派失去了信心。

    天琴的伤,是因为过度使用法力所至,如果不是接天道尊应劫不久,以她现在的身体情况,很可能压制不住自己的修为境界而迎来冥界的天劫。法力的透支使她陷入了短时间的沉睡之中。海龙的情况比她要好一些,法力虽然用尽,但他的经脉并没有受伤,经过三天的调息,终于恢复了常态。深吸口气,海龙站起身形,活动了活动自己有些僵硬的关节,他脸上流露出一丝喜色,经过这三天的修炼,可能是因为法力用尽,他竟然从经脉中吸收了一丝仙灵之气增强到自己的神之力中。在修为上,又有了一些微弱的提升。

    天琴沉静的坐在那里,全身血光若隐若现,看着她,海龙原本有些喜悦的心情渐渐凝重起来。这次天琴帮自己击退了五照仙,也暴露了两人之间的关系,恐怕五照仙不会那么轻易放手,今后,还不知道有什么事情发生。海龙眼中厉光一闪,他现在真恨不得灭了五照仙已绝后患。但是,他也知道,那是不可能的,自己根本就没有那个实力。邪道未除,正道却起了内忧,使他不禁对连云宗今后的发展产生了些迷茫。

    三头虬蛟自从被天琴伤了以后,虽经天琴解除了寂灭弦造成的特殊攻击,但身体还远远没有恢复,身体盘踞在一旁,三颗大头无力的垂着,一副病恹恹的样。海龙走到它身旁,拍拍它那颗巨大的主头,道:“辛苦你了三头大哥,回乾坤戒中休息吧。”

    三头虬蛟睁开眼睛,抬起大头,它的声音在海龙心底响起,“小,最近不要打扰我,我至少要静修十年,否则,我的修为会大幅度的减退。这丫头身上的邪气强横的很,你一定要小心些,否则,她要是发狂的话,连你自己也有危险。不论是我还是红龙老大,现在都不是她的对手。”海龙楞了一下,道:“不会的。天琴她秉性善良,以我们之间的关系,她是绝不会伤害我的。”

    三头虬蛟冷哼一声,道:“防人之心不可无,你自己小心就是。自从接受了你师傅的恩惠以后,我和红龙老大都没时间修炼,我建议你短时间内也不要再召唤他了。否则,对它的修为也会有影响。等我们的修为全部恢复了,对你的帮助才会更大。”

    海龙微笑道:“放心吧,没有绝对的必要,我不会吵你们了。其实,离开连云宗之时我应该把你留在那里,那里的灵气充足,对你应该很有益处。等从北疆回来吧,我就把你放在接天峰上,今后,你就负责帮我守护连云宗禁地好了。”

    三头虬蛟眼中光芒一闪,大头连点,道:“那里确实是个修炼的好地方,海龙,你知道么?你师傅送给我的礼物,最大好处就是,只要不是我愿意,就不会有天劫之祸,所以,即使在那距离仙界最近的地方也无妨。等我的修为达到一定程度,甚至可以避过天劫直接升入仙界。”

    乾坤戒的青光亮了起来,海龙微笑道:“好拉,你先休息吧,等回了接天峰我再让你出来。”光芒一闪,三头虬蛟恢复成迷你形态钻入了乾坤戒之中。看着光芒收敛的戒指,海龙暗叹一声。他之所以决定将三头虬蛟留在接天峰顶,是因为他隐隐感觉到,自己这个连云宗主的位置恐怕做不了多久了。为了报答天亭和天月的一番苦心,他也只能做到这些了。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了,直到打退五照仙后的第七天,天琴才从修炼中清醒过来,她刚一睁开眼,海龙就清晰的感觉到一股令自己恐惧的邪恶之气扑来,森然杀气使得周围植物的树叶变得一片枯黄,天琴冷冷的道:“五照仙,我一定会让你灭宗的。”

    海龙心头一颤,想起三头虬蛟的话,不禁皱了皱眉,关切的问道:“天琴,你没事吧?”

    听到海龙的声音,天琴明显身体一颤,心中对海龙的爱恋压下了邪念,杀气收敛,她摇了摇头,道:“我没事,法力都已经恢复了。”

    海龙正色道:“琴,我已经决定了。暂时先不去找刑天和玄雨报仇,我们直接去北疆寻找太阴果。”

    天琴杀气再现,有些愤怒的道:“为什么?难道你忘记了仇恨么?忍耐了这么多年,我再也无法平息心中的仇恨,一定要先杀了他们。”

    海龙双手紧紧抓住天琴的肩膀,道:“你先别激动,听我说。琴,这个仇我们是一定要报的,但不是现在。你现在身上的邪气已经越来越强了。如果再不加以控制,恐怕用不了多长时间,邪气就会将你内心深处那一点善良完全吞噬。到那时,你就真正成为了邪魔。你和邪道那些修魔、修邪者都不同。他们是自行修炼的,而你是吸收了数百年的邪气。你本身属于正道,邪气入侵会影响到你的神志。难道你想当一个杀人如麻的邪魔么?即使你想,我也决不允许。”海龙的话说的斩钉截铁,他牢牢的盯视着天琴,眼中充满了霸气。

    天琴的愤怒消失了,眼神渐渐软化,有些虚弱的道:“那你想怎么做?”

    海龙道:“冰姐姐说过。如果我们取回太阴果治好你的容貌,就可以利用以毒攻毒之法,化解你内心深处蕴藏的邪毒。这样,即使你修炼的是邪法,也不会再影响到你的心志了。对我们来说,这才是最重要的事。所以,我们必须要先去北疆。等你好了,我们再报仇也不迟。”

    天琴轻叹一声,道:“龙,我知道你对我好。就依你的意思吧。不过,神州毕竟大部分地区都是你们正道所属,我们这么明目张胆的飞行,可能还会招来正道人士的攻击。我实在不想因为我而毁了你的前途。自从当初在千惠谷开始修真以来,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接触过世俗的世界了。让我们当一回普通人好不好。我们就用走的去北疆。这样,只要我不随便杀人,邪气就不会上升。我,我也可以多和你在一起一段时间。”

    海龙温柔的将天琴搂入怀中,他心中其实恨不得立刻就飞到北疆取回太阴果,但此时天琴患得患失的心情他完全可以理解。没有多说什么,他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看到海龙答应了,天琴大为欣喜,紧紧的倚靠在他怀中,有些哽咽的道:“谢谢你,龙。”

    海龙抚摩着她那让自己心痛的银色长发,微笑道:“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可谢的。虽然你还没有正式答应做我的妻,但我却早已经把你当妻看待了。世俗世界确实有许多好玩儿的东西。我们就把这次取太阴果当成一次旅行,好好的玩儿一路。算是放松一下心情吧。”

    天琴用力的点了点头,道:“龙,有此一行,就算容貌无法恢复,我也满足了。”

    海龙不愿去想天琴话语中的含义,安慰道:“放心吧,你的容貌一定能恢复。开心点,我们现在的身份可是一对情侣哦。”手上青光一闪,当初飘渺戴的斗笠出现在他手上,海龙小心的帮天琴带上,微笑道:“只要你把长发收在衣服里,再加上斗笠上的垂纱,就不怕被别人看出什么破绽了。我们将法力完全内敛,转找闹市前行,顺便买个上好的玉盒来装太阴果。”

    天琴心情大好,将手缩进袖里,原地转了个圈儿,笑道:“那我现在就是平民天琴了,平民海龙,咱们走吧。”

    海龙呵呵一笑,道:“即使是普通人,我也不会是平民,咱们要到北疆,需要穿过赵宋、李唐两国。在赵宋国,我可是一字并肩王呢。”

    天琴一楞,道:“一字并肩王?那是什么?”海龙揽着天琴的柳腰,一边向北方而行,一边将自己这些年的经历说给她听。

    虽然是用走的,他们的速度也比一般人要快上许多,三天之后,终于走出了这片大森林,来到了通往赵宋国的大道上。

    天琴似乎已经忘记了自己那苍老的容貌,像个快乐的小女孩儿似的,始终在海龙身边蹦蹦跳跳,看到什么都显得很兴奋。她的好心情也感染了海龙,三天的野外行走,两人之间更加亲密了。为了能拉上天琴的小手,海龙特意用布将天琴手指上的指甲连手一起包裹住,再加上封印,这样,天琴就真像普通人一样了,他也可以拉着那熟悉的纤细小手漫步于山林与道路之中。这几天,海龙对天琴关怀的无微不至。在他的悉心照料下,天琴身上的邪气完全隐没,竟然真的同普通人一样似的。她对海龙出奇的依赖,一刻也不愿意离开他身边。

    “琴,咱们休息一会儿吧。”海龙拉着天琴的小手停了下来。他们行走的这条大道宽约十米,道路两旁长满了苍天大数,明媚的阳光透过大树的枝叶,在地面上撒下一片参差婆娑的树影,虽然没有灵气,但新鲜的空气还是给人带来很舒服的感觉。

    天琴道:“好啊!走了半天路,人家都有点累了。”海龙很配合,一把将她凌空抱起,走到一旁的大树下坐好,天琴就那么枕着海龙的肩膀,心中异常平静,她用被布包裹的手在海龙没有汗迹的额头上擦了擦,道:“龙,你是不是也累了。我们就多休息一会儿吧。”

    海龙揉了揉自己的肚,笑道:“几天没吃饭,我都要饿死了。”

    “吃饭?”天琴感觉到这个词汇距离自己是那么的遥远。自从接受了天邪的传功以后,她的修为早已经可以吸取天地间邪气来满足身体的需要。她已经不知道吃饭是什么滋味了。突然听到这个词,她心中升起一丝异样,对于吃饭这两个字,竟然也有了和海龙同样的渴望。

    感受到天琴的茫然,海龙搂紧她,道:“吃饭可是人生最幸福的一件事。作为一个普通人,一辈不过百年匆匆走过,只有吃,是从生一直伴随到死的。普通人活着,不就是为了吃饱穿暖么?对于美味的食物,我可是没有什么抵抗力的。我吃过最美味的食物,就是玉华做的。她那一手素斋,当初可是征服了连云宗每位道尊的心。有机会,我定让她做给你尝尝。保证你留连难忘。”

    天琴微笑道:“那好啊!等找到村落或者城镇,你一定要先带我去吃一些。自从我出生到现在,自己有记忆的,就是在千惠谷曾经吃过一些对法力有益处的植物。凡人的饭食,我还从来没有品尝过呢。素斋是什么东西?”

    海龙张大了嘴,道:“你不是吧。那你可太冤了。这回,路上我一定要让你饱尝美食。素斋的意思,就是没有肉食和荤腥的饭菜。”低头看向天琴丰满的酥胸,海龙喃喃的道:“你没吃过什么好东西,可这里怎么长的那么大,有什么秘诀么?”说着,伸手就向天琴前胸抓去。

    天琴惊呼一声,身体在海龙怀中一个翻转,双手护胸,嗔道:“你个小色鬼,讨厌拉。”

    海龙嘿嘿一笑,道:“我真的很讨厌么?昨天晚上我摸到这里的时候,你好象很兴奋啊!”

    一想起昨天晚上海龙的“偷袭”,天琴不禁大羞,从他怀中挣扎的跳起来,一脚向他两腿之间踢去。海龙夸张的大叫一声,在被踢到之前,身体向后就倒,惨叫一声,喊道:“谋杀亲夫拉。”天琴气鼓鼓的看着他,心中却充满了温馨,她是多么希望能和海龙做一对普通的夫妻啊!

    “少装了你,快起来吧。”天琴蹲下身体,在海龙的肩膀上捶了一下。海龙一翻身,将她压在身下,嘿嘿笑道:“看你这回还往哪里跑。”

    天琴不依的推拒着他,道:“不要拉。你要是再侵犯我,我可真的生气了。在没有正式成亲之前,你不许碰人家。”

    海龙装出一副无奈的样,贪婪的看了一眼天琴的胸脯,眨了眨眼睛,道:“好,我不摸你就是了。不过,压一压还是可以的吧。”在天琴的娇呼声中,他将自己的身体完全压在了天琴身上。感受着那充满弹性的柔软,心头不禁一阵火热。以海龙的本性,这种胡闹是他最喜欢的。

    “哇,光天化日下就如此亲热,看来,真是人心不古啊!”一个戏谑的声音响起,将海龙和天琴从亲热中惊醒。海龙拉着天琴站起身,向那声音发出的方向看去,只见一名二十多岁的青年正在不远处的树枝上坐着看向他们,这名青年身材中等,相貌还算英俊,嘴角处流露出一丝痞气,叼着根稻草,看向海龙和天琴的目光中包含着一丝不屑。

    海龙被打扰了好事,没好气的道:“我们亲热关你什么事。树上坐着很舒服么?”

    青年从大树上飘身而下,轻盈的落到海龙和天琴身前十步外,吐掉空中的稻草,嘿嘿笑道:“你们亲热当然不关我的事。不过,看你的衣着,身上应该还有点钱吧。我们兄弟最近手头比较紧,能不能行个方便,给点花花。”

    海龙一楞,扭头看向天琴,两人不由得同时大笑起来。他们一个是修真界正道第一大宗连云宗的宗主,一个是邪道最强大的邪祖,居然有人敢来抢劫他们。这种情形不禁让他们感到极为好笑。

    青年并没有因为他们的大笑而意外,微笑道:“怎么?看我一个人不像劫道的么?你们错了。”纷乱的脚步声想起,一群全身穿着普通皮铠的壮汉围了上来,手中都拿着明晃晃的钢刀,看上去大约有二十余人。个个都摆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样。

    海龙脸上笑意不减,道:“小兄弟,你真是给我们的旅程增添几分乐趣啊!去抢劫别人吧。我们身上可没钱。”

    青年见海龙面对这么多人却无丝毫惧色,不由得心中一凛,他并不是莽撞之人,收起嬉笑之色,双手抱拳,道:“兄弟,你是混哪条道上的,说来听听。不要大水冲了龙王庙。”

    海龙微笑道:“我哪条道上的也不是,你们打扰我们休息已是不对,不要再罗嗦了,赶快走吧。”青年先前的表情让他想起以前的自己,心中不由得升出几分好感,并不想为难他。

    青年脸色微微一变,道:“兄弟,我们只是求财,放下你们身上的财物。否则,可别怪兄弟们钢刀无眼了。在下修罗唐飞,如果你是道上之人,赶快表明身份。”海龙道:“修罗是什么东西?唐飞么?没听说过。”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