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唐家堡主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青年还没说什么,他的一名手下已经忍不住了,大喝道:“敢侮辱我们老大,找死。”刀光一闪,向海龙当头劈来。

    海龙拉着天琴的小手,仿佛没看到那钢刀似的任由他劈上了自己只有寸许头发的脑袋。当的一声轻响,那名大汉接连后退几步,虎口已经震裂,手中的钢刀已经扭曲了。

    那青年唐飞眼中流露出惊讶的光芒,“金钟罩,你是金钟门的人?”

    海龙道:“金钟罩么?我以前有个法器到叫这个名字,可惜已经毁了。还不走么?”

    唐飞拦住想冲上去的手下,手腕一翻,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取出一柄短剑,短剑寒光四射,竟非凡品。他脸上流露出一丝凝重。道:“既然阁下是金钟门的高手,唐飞就来领教了。请亮兵器吧。”

    海龙没有理会唐飞,低头向天琴道:“我来陪这个小朋友玩儿两手,你先休息休息。”

    天琴乖巧的点了点头,退到一旁,海龙上前一步,向唐飞迎去,“既然你不识相,就让我教训教训你。”

    唐飞眼中一亮,喊了声看剑,身随剑走,脚踏八卦,揉身而上,短剑带起一道寒光,直奔海龙当胸刺来。海龙并不想一击将对方擒下,戏耍的念头升起,脚踏逍遥游,轻巧的让过对方一剑。唐飞身上突然升起一层气势,手中短剑大亮,寸许剑芒吞吐,闪电般连续向海龙刺出九剑。他从海龙的逍遥游步法中看出,今天这个对手绝非异与,不禁用出了全力。

    看着那光芒四射的短剑,海龙也不禁有些惊讶,他没有还手,依旧使用着逍遥游,潇洒的避过唐飞的攻击。唐飞手中短剑越使越快,上下翻飞,配合着他那灵巧的身影,向海龙展开了如同狂风暴雨般的攻击。方圆一丈之内,完全被他的剑影所笼罩。但是,不论他的剑用的多么快,海龙的身形都如一缕虚影般在其中穿梭,丝毫不会被短剑所伤。

    试探了一会儿,海龙觉得已经够了,身形一转,轻飘飘的退出圈外,微笑道:“小兄弟,我觉得以你的功夫,不应该做强盗吧。”

    唐飞微微有些喘息,额头见汗,显然刚才这一轮攻击耗费了他不少体力,眼中冷芒连闪,他突然哼了一声,双手捧起短剑收于胸前,剑尖外指,喝道:“接我一招分光掠影。”气势突然大胜,一道青光从短剑中骤然射出,奇异的是,当青光飞到半空时突然分成两股,上袭海龙前胸,下刺小腹,变化极为精妙。

    海龙不禁喝了声好,跨前一步,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剑光的攻击。叮叮两声,剑光消失,海龙却连衣服也没有损伤分毫,“小兄弟,我看你也闹够了吧。过来。”说着,他向唐飞一招手,唐飞感觉一股无可抵御的大力传来,自己的身体竟然不由自主的飞向对方,并且,全身仿佛被定住了似的,丝毫动弹不得。

    海龙一把抓住唐飞的脖,冲那些要扑上来的大汉喝道:“想你们老大死就过来,我不在乎捏断他的脖。”

    众大汉顿时如同投鼠忌器的停了下来,纷纷叫嚣着,但谁却也不敢再上前一步。海龙看着手中的唐飞,道:“小,我已经不止一次让你走了,可你就是不听。难道,对你来说生命并不重要么?”

    唐飞脸色煞白,道:“不,不,我很珍惜自己的生命,我今年二十四,尚未娶妻,还不想死。前辈,你一定是十大风云榜中的高手吧。我父亲就是分光无影剑唐傲,看在他老人家的面上,您就放过我吧。我下回不敢了。”

    海龙心中升起一丝好奇,道:“你说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十大风云榜是什么意思。”

    唐飞一楞,道:“十大风云榜你不知道么?那可是神州尽人皆知的啊!十大风云榜代表的是神州上最强大的十个人。他们武功超群。除了各国供奉殿,就要属他们最厉害的,是神州武林中的翘楚。我父亲在其中排第七位。”说到这里,他不禁骄傲的抬起了头。

    海龙不屑的哼了一声,将唐飞扔到一旁,“你父亲的排名和你有什么关系?刚才你用的,就是什么分光无影剑么?我看也不过尔尔。”

    唐飞大怒,道:“你侮辱我没关系,你不能侮辱我们家传神剑。我是修为低,以父亲的内功,一剑就能要你的命。”

    海龙扭头看向天琴,问道:“内功是什么东西?”

    天琴微笑道:“那只是对自身之元气控制的一种方法。我以前听白鹤师傅说过,当普通人内功修炼到极至,进入先天境界后,差不多就有腾云初期的境界了,只是他们不能飞而已。别跟他们胡缠,我们走吧。”

    海龙点了点头,道:“我只是觉得刚才这小那些花哨的招数看上去很有意思。唐飞,现在我放你走,不过,把你的剑留下。我们会顺着这里一直向北走,如果你想要回自己的剑,就让你父亲来取吧。”

    唐飞恨恨的看着海龙,对于他们武林中人来说,一向把兵器看的同自己性命一样重要,何况这柄短剑乃是他家传之宝。但为了能逃得一命,他也顾不上许多了,将手中短剑连鞘甩在地上,带着自己手下众人灰溜溜的走了。

    天琴拣起地上的短剑递到海龙手里,道:“你又何必跟这些普通人计较呢?就算他们武功再强,也远远不能同我们相比。”

    海龙微笑道:“这一路上要是太平淡还有什么意思,我只是想见识一下那什么十大风云榜高手到底有多强的力量而已。反正对咱们也不会有太大的影响。咱们上路吧。”他拉起天琴的小手,向北方而去。

    经过半天的赶路,他们终于看到了此行的第一座城市,这是一座朴实的小城,城墙只有七、八米高,没有护城河,城门处四名懒散的官兵靠着门楼恹恹欲睡,过往的行人并不多,大多是衣着朴素的平民。为了实现请天琴吃些好东西的诺言,海龙拉着她快速的走进了小城。大街两旁多为民房,只是偶尔才能看到一两间经营杂货的店铺。

    “看上去这应该是一个比较贫瘠的小城啊!不知道这里的酒店饭菜做的如何。”海龙有些无奈的说道。

    天琴微笑道:“无所谓,只要和你在一起,吃什么都是美味。”说话间,海龙遥望到前方不远处一间规模不大的酒店。有些兴奋的道:“反正这里也不会有什么大餐馆了。咱们先到那里随便次点吧。”

    两人来到酒店,一名店小二顿时迎了出来,“两位客倌里面请吧。我们这里有上好的高粱酒和各种家常小菜,物美价廉,包您满意。”

    海龙微微一笑,道:“希望真像你说的这么好。”在店小二的引领下,他们走进了这间小酒馆。这里虽然外表平凡,但里面到收拾的很干净。此时正是午饭时间,店铺中已经坐了七成客人,推杯换盏之间,显得有些喧哗。在小二的带领下,海龙和天琴坐了临窗的一桌。

    “您要吃点什么?”店小二谦卑的问道。海龙道:“只要是好吃的你尽管上,亏待不了你的。”

    小二去忙活菜了,海龙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脸上的表情不由得尴尬起来。天琴关切的问道:“龙,你怎么了?”

    海龙苦笑道:“我突然想起,身上根本没有世俗所用的银两。”

    天琴噗嗤一笑,道:“你呀,怎么如此马虎,反正我们吃不吃东西都无所谓,还是走吧。”

    海龙毅然道:“那怎么行,我第一次请你吃饭如果就失败的话太说不过去了。先吃了再说,吃完后我再想办法。大不了吃顿霸王餐。”

    天琴无奈的摇了摇头,但还是柔顺的没有再说什么。周围的各种谈论声随着客人们渐升的醉意更加提升了,其中一桌的交谈声吸引了海龙的注意力。只听其中一人道:“老张,你说这回我们能顶的住元蒙国的攻击么?听说,已经有两座城市被夺走了呢。”

    另一个略微沙哑一些的声音道:“难说。这元蒙国沉寂了几年,此次突然向我国发动战争,恐怕早已经有了充足的准备,看来,我国要危险了。幸好咱们这里在大后方,元蒙国再厉害也打不到这里来吧。希望李唐国能给咱们派些援军,共抗元蒙国那些野蛮人。”

    第三个声音响起,“哼,李唐国是不用指望了。此次元蒙国兵分两路,同时攻打两国。我弟弟是军队中的一个伍长,他听他们的总兵大人说,元蒙国此次准备极为充足,尤其是各种攻成器械,更是精良,而且几乎倾国而出,就连我们边界那些城市的几十门火炮都无法阻止他们的攻击呢。恐怕,这回我们真的要亡国了。”

    “没那么厉害吧。我就不信,以咱们赵宋国的地大物博,还打不过他一个元蒙。哼,要不是我年岁大了,真想披甲上阵,杀他娘的。”

    听到这里,海龙不禁皱起了眉头,当初是他帮助赵宋国供奉殿取得了胜利,此次元蒙国又来攻击,他不禁心升怒气。对于神州的三个国家来说,赵宋国是最有感情的,如果没有赵极赠送的龙翔玉,他也收不了红龙,更别说帮助接天道尊度劫了。此时听到赵宋国有难,心中不由得犹豫起来。毕竟,对他来说,帮助天琴找到太阴果才是当务之急。可他实在是有些舍不下赵宋国。

    “龙,你怎么了?吃饭吧。这些菜看上去味道不错哦。”原来,在海龙倾听那一桌的谈话时,他们的饭菜已经端了上来。

    海龙点了点头,心有所思的吃了起来,很久没吃过这些普通的食物了,几口饭菜下去,顿时让他食旨大动,和天琴展开了风卷残云般的攻击。

    “好饱哦,龙,这些饭菜都叫什么名字啊!咱们记下来,以后到别的地方也吃,好么?”天琴满足的靠在椅背上说道。

    海龙苦笑的看着狼籍的杯盘,道:“你还能分辨的出每盘都是什么东西么?何况,我对菜肴的名字也没什么研究。”脸色一动,他突然笑道:“宝贝,有人给我们送钱来了。”天琴一楞,还没明白他的意思,门外已经走来了三个人。其中,正有那自称为修罗的唐飞。

    唐飞一眼就看到了海龙,指着他道:“爸,就是他抢走了我的剑。你可要替我报仇。”

    被唐飞称为父亲的,是一名年约五旬的老者,此人一张国字脸,鼻直口方,浓眉大眼,岁月并没有在他脸上留下太多的痕迹。仅仅是站在那里,就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在他身旁的,是一名女,看上去比唐飞要小上几岁,身材娇小,容貌极美,眉宇间英气勃发,同唐飞有几分相象。老者听了唐飞的话,怒哼一声,道:“你还有脸说,我们唐家的脸都让你丢尽了。”一边说着,他大步向海龙走了过来。

    海龙依旧坐在那里,眼看着老者走近,却没有吭声。老者双拳一抱,客气的道:“这位朋友请了,不知小犬如何得罪了您,老夫唐家堡堡主唐傲替他赔罪了,还请朋友归还小犬之佩剑,那毕竟是我们唐家之物。”

    海龙从怀中掏出唐飞那把短剑,道:“就是这个么?还给你可以。但我有两个条件。”

    唐傲站直身体,不慌不忙的道:“阁下请说。”

    海龙微笑道:“第一个条件,请你把我们这顿饭钱给结了,在下实在是囊中羞涩。”

    唐傲一楞,他没想到海龙的条件如此容易,下意识的道:“这个好办,老夫一向善交朋友。这顿饭我请了。另一个条件是什么?”

    海龙站起身,道:“另一个条件我们出去再说。小二,找这位结帐。”说着,拉起天琴,当先向门外走去。

    除了酒店,海龙旁若无人的向前走去。同唐飞一起来的那名少女一个箭步挡在他们面前,怒道:“狂徒,你不留下剑就想走么?”

    海龙微笑道:“让唐傲来和我说吧。你还不配。”

    少女名叫唐莹,是唐飞的亲妹妹,一向性格火暴,听了海龙的话刚想发怒,却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不知道被什么束缚住,轻飘飘的落在一旁。海龙依旧拉着天琴向前走去。此时,唐傲已经结清了饭钱走了出来。未见他如何作势,已经追到了海龙身旁。道:“阁下,现在可以说您的另一个条件了吧。”

    海龙停下脚步,道:“其实,我本无意为难你儿。也曾经给过他几次机会,但他却依旧坚持要抢劫我们,没办法的情况下我才夺了他的剑。剑我可以先给你。但是,希望你能答应我第二个条件,和我打一场,我对你的分光无影剑很感兴趣。”说着,他将短剑递给了唐傲。

    唐傲眼中怒火大放,无形的威严连海龙都不禁受到了一些影响,只见他身形一闪,一个侧移已经抓住了本想逃跑的唐飞。“逆,我们唐家怎么出了你这样的败类。竟然去抢劫,难道我没管你吃喝么。”大手高高举起,掌心中蕴涵着一丝白色的光芒,就要拍下。

    唐飞吓的全身颤栗,赶忙哀求道:“爸,您饶了我吧。我下次不敢了,看在妈妈的份上,您就饶了我吧。”

    听唐飞提起自己的妻,唐傲顿时一阵发呆,高举的右手无力放下,叹息一声,拉着他走到海龙身旁,恭敬的施礼道:“对不起,阁下,老夫不知错在犬,带他赔罪了。我看比试就不用了。老夫认输。”

    没等海龙说话,唐飞抢着道:“爸,您不能认输啊!您认输的话,会失去十大风云榜上排名的。”

    “闭嘴。”唐傲强忍内心的怒火,道:“还不都是你惹的祸。事情要是传出去,我唐傲还有何脸面见江湖中人。”

    海龙淡然道:“你还是回家再教训儿吧,我和你比试并不是为了什么虚名。走吧,咱们出城再说。”说着,顺着来时的路当先向城外走去。

    唐傲无奈的叹息一声,以他的个性,在自己儿错了的情况下,又怎么能一走了知呢,带着唐飞和已经恢复行动能力的唐莹,跟着海龙和天琴走出了城门。翻过一座土坡,海龙在无人之处停了下来。

    唐傲再次施礼道:“阁下,我代小犬向您谢罪了,今后如果有什么用的着唐家堡的事,老夫定竭尽全力相助。”

    海龙微微一笑,道:“唐堡主,我们打个赌如何。”

    唐傲一楞,道:“打赌?阁下想赌什么?”

    海龙道:“就赌今天你、我之间的输赢。如果你赢了,令公抢劫的事就当没发生过,我绝不会对任何人提起,如果你输了,就要答应我一个条件。”他完全抓住了唐傲爱面的弱点,才提出的这个赌约。

    果然,唐傲意动道:“犬错在先,我怎么好再和阁下动手呢?”

    海龙道:“我只是想和你切磋一下而已。即使你输了,只要答应我那个条件,你儿的事我一样不会说出去。我并不是个多嘴多舌的人。”

    唐傲想了想,道:“那还请阁下先把条件说出来吧。”

    听了他的疑问,海龙不禁心升好感,这唐傲面对对手,一点都没有大意,“条件很简单。如果你输了,就带着你儿还有手下到前线去。你应该知道,现在赵宋国同元蒙国在交战。作为赵宋国的民,你应该多出些力才对。”

    唐傲一楞,眼中流露出一丝钦佩之色,道:“就算阁下不说,我也正有此意。为国出力,是我武者应尽的职责。我看,我们就不用动手了。”

    海龙坚持道:“不行,不论如何,我还是想和你切磋一场,我说过,我没有其他意思,只是想领教一下分光无影剑的绝学。出手吧。”

    唐傲见海龙如此坚持,只得无奈的点了点头,道:“好吧,请阁下亮兵刃。”

    海龙右手在身后一晃,当手再伸出来时,秋露海棠剑已经出现在他手上。

    “好剑。”看着蓝光闪烁的秋露海棠,唐傲不禁惊叹出声。他浸淫剑道数十载,还从未见过如此品质的宝剑。他的眼神中包含着羡慕和欣赏,却没有贪婪。“真是好剑,不知阁下此剑叫什么名字。”

    海龙看着秋露海棠那如同一汪秋水般的剑身,不禁想起了飘渺的娇颜,轻叹道:“此剑名为秋露海棠。”

    看着海龙握剑的姿势,唐傲心中有些奇怪,很明显,对面这个似乎和自己儿差不多大的青年并不经常用剑,虽然心中疑惑,但想起儿对海龙的形容,他还是谨慎起来,抽出海龙还给他的短剑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海龙秋露海棠前指,道:“不用客气,放手施为吧。”

    唐傲被海龙那傲慢的样激起了好胜之心,全身气势大盛,短剑闪耀起尺许长的光芒,身随剑走,轻飘飘的向海龙划来。不论从姿势还是功力,他都要比唐飞强的太多了。海龙没有硬接,身体前冲,在眼看就要撞上对方短剑之时,展开逍遥游身法,轻松的让过了唐傲的攻击。

    唐傲短剑回收自身,身体快速的一转,同时向周围刺出八剑,剑气破空,发出噗噗声响,顿时给海龙带来了一定的威胁。

    逍遥游带动着海龙的身体如同弓一样向后弯去,躲过对方的攻击。海龙喝道:“用你的分光剑。”

    唐傲心中一惊,他很明白,如果海龙在闪躲的同时递出秋露海棠,很有可能会刺到自己,不敢在藏拙,飞身而起,跃到半空之中,剑尖连颤,顿时三道青光向海龙的身影射来。青光在空中一化二,二化四,转瞬间变为十二道,几乎覆盖了海龙所有可以闪躲的空间。

    逍遥游是无比神奇的,海龙的身体仿佛变成了一页薄纸似的侧身前飘,身体微微一扭,在唐傲不可思议的注视下,就那么穿过剑光。噗噗之声连响,所有的剑气都打在地上,激起一片尘土。唐傲眼中精光大放,身形刚一落地就再次弹起,青光转白,剑尖连颤,九道白光几乎不分先后的激射而出。这是他最强的绝技,名为龙生九,九道白光瞬间一化二,二化四,共三十六道光芒迎向了海龙冲来的身体。

    如此密集的攻击,另海龙大为满意,他不再闪避,身体如钉般骤然停止,手上白光闪烁,一面用神之力形成的光盾将他护在其中。三十六道剑光在海龙的光盾上激起三十六团涟漪,从总体的冲击力上看,确实有着腾云境界修真者的威力了。

    唐傲飘身落地,微微有些喘息,惊疑不定的看着海龙,海龙秋露海棠斜指地面,道:“你的功力确实很强,这分光剑法也很有特点。但是,如果你能稍加改进就更好了。当剑气射出后,不要急于分开,什么时候快要攻击到敌人身前时在骤然分散,这样才能有出其不意的效果。”

    唐傲心中一动,恭敬的道:“老夫受教了,阁下功力之强,乃老朽生平仅见。即使是十大风云榜排行第一的碧月弓也绝不可能同时接下我这么多攻击。请问阁下贵姓高名?”

    海龙淡然一笑,道:“记住你说过的话,赵宋国边界有许多敌人等着你。看清楚了。”说着,他身形一晃,缓慢的在地面上游走一圈,身体随步法快速的摇摆着,几乎每一个部位都不断变幻着不同的动作。身形一闪,海龙站到天琴身旁,道:“不能白学你的分光剑法,把这套步法练好,至少可以立于不败之地。地上有脚印,自行研习吧。我的名字叫海龙。”说完这句话,他拉起天琴的手,光芒一闪,两人同时消失在空气之中。

    唐傲三人都楞楞的站在原地。唐莹喃喃的道:“海龙,这个名字好熟悉。啊!我知道了,爸爸,我们赵宋国的一字并肩王不是也叫海龙么?”

    唐傲全身剧震,眼中流露出不可思议的光芒,“是他,一定是他,除了他,还有谁能拥有如此高深的修为呢?”

    唐飞惊呼道:“就是那个凭借一己之力灭了元蒙国供奉殿的一字并肩王么?我,我这次真是撞到铁板上了。”

    唐傲叹息一声,道:“这么好的机缘如此轻易的就错过了。哎,要是你们能拜一字并肩王他老人家为师,就太幸运了。”

    唐莹道:“爸爸,看他的样顶多和哥哥差不多,为什么你说他是老人家?”

    唐傲道:“你不知道,他不是我们武林人士,而是如同神仙般的存在,可能已经有数百岁了。”

    唐莹瞪大了眼睛,“数百岁?这,这怎么可能?”

    唐傲道:“没有什么不可能的。快,你们赶快回忆刚才他的动作,他老人家传下的步法,一定极为神奇。”当下,一家三口按照地上留下的半寸深脚印开始细心的研究起来。唐傲不知道的是,正是凭借着海龙传授给他们的逍遥游中有关八卦一类的简单身法,使唐家终成神州第一武林世家。

    踏着轻快的脚步,海龙和天琴重新回到小城之中,两人找了一间干净的旅店住下,天琴问道:“龙,你刚才说学了那个唐傲的分光剑法是什么意思?我们需要学那个么?”

    海龙道:“这你就不懂了。那分光剑法有它的神奇之处,如果能应用在我们的道法上,说不定会有奇效。”

    天琴微笑道:“你用自己的身法换这套剑法,他们也算赚到了。”

    海龙道:“那唐傲看上去很正直,值得我传授了。对于赵宋国来说还是有好处的。何况,那只是逍遥游中最普通的身法而已。高深一些的,没有法力支持根本无法施展。”

    天琴道:“咱们现在又住了旅店,你身上还是没钱,难道明天再找个人帮你付帐么?”

    海龙嘿嘿一笑,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布袋在手里掂了掂,道:“谁说我身上没钱,你看,这是我和唐傲交手时,从他身上弄来的。他学了我的逍遥游身法,花他点银不算什么吧。”打开布袋,里面不但有散碎银两,更有几张大额银票,足够他们此行前往北疆所用了。

    天琴无奈的摇了摇头,道:“你啊!总是能想出这些希奇古怪的办法。龙,我发现你对赵宋国很关心,现在既然他们在打仗,我们也去看看吧。”

    海龙心中一喜,道:“真的可以么?”

    天琴点了点头,道:“只不过绕一点路而已,我现在又不会杀人,时间有的是。”

    海龙一把将她抱起来,在空中转了一圈,道:“乖老婆,还是你最了解我。”

    天琴暗叹一声,她是有私心的,多走些路,她和海龙的这次旅行时间就能更长一些。对于容貌能否恢复,她心中还是有着莫名的恐惧。

    在小城停留了一晚,第二天一早,两人启程上路,在临走前,海龙特意买了一张中原地图,省得走弯路。辨别清楚方向,两人朝着赵宋国和元蒙国交界的方向而去。天琴像个温柔的妻似的,跟随在海龙身旁,任由他拉着自己在禁制的布条中包裹的小手。海龙对她也是呵护倍至,一路行去,两人间的感情不断生温,天琴也不再拘束,除了最后一关两人还能守礼外,海龙偶尔侵犯一下她的敏感部位,她也就欲拒还迎的接受了。只是,从来不允许海龙揭开自己的面纱而已,苍老的容貌已经成了她的禁忌。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