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大战登仙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海龙左右一振,在意念的催使下,乳白色光芒大盛,直径一米五左右的透明圆盾出现在他右臂上。他清晰的感觉到,现在这一刻自己的身体是如此的安稳而坚实,这衍眚盾的威力,似乎不下于当初玄天冰送他的极玄寒冰罩,而且在防御上似乎还有一些特殊的地方。

    天亭微笑的看着海龙,“孩,该告诉你的我都已经说了,如果还有什么不明白,以后你就多阅读祖师留下的典籍吧。我深信,连云宗在你的领导下,一定能恢复颠峰状态,并且成为神州第一大宗派。我们要去了,如果我们能够转世重修,必然还会重入连云山脉。”一边说着,他和天月的身体渐渐的虚化,虽然面临死亡,但他们的脸上却都流露着淡淡的笑容。

    海龙看着这两位可敬的前辈,激动的大喊道:“我有什么可帮你们的么?”

    天亭、天月同时摇头,深深的看了一眼海龙身后的祖师牌位,光芒一闪,两团白蓝交加的光团飘然而逝。

    孤寂和无力侵蚀着海龙的心,天亭和天月已经去了,他们将连云宗的重担交在了自己手上,他们最后看向祖师牌位的用意很明显,是叮嘱自己,不要辱没了连云宗历代祖师的威名啊!深吸口气,海龙强忍着内心的悲伤,飘身出了接天宫。

    半个小时后,在接天宫禁地的众多牌位下,多了两块洁净呈乳白色的长方形牌位,上面分别写着,散仙天亭、天月献身于本宗。

    三天后,海龙利用法力发动接天峰顶的阵法,召来仅存的六位道尊和玉华、玉萍姐妹共聚接天峰。这三天的时间中,海龙将全部精力都放在阅读祖师典籍之上。不但从中学到了许多道法,也对连云仙阵的了解更加深刻了。

    “各位,今天我召你们来,是想了解一下仙阵现在的情况。我检查过接天峰的总枢纽了,仙阵应该已经恢复大半。再有半个多月的时间,应该能重新恢复原貌。”海龙淡淡的说到。坐在主位上的他,全身散发着淡淡的威仪。

    飘渺道:“仙阵虽然没有遭到根本性的破坏,但这次邪道的攻击却应该引起我们的警惕。以往,我们太过依赖于仙阵的防御力,现在看来,这并非牢不可破的。”

    海龙点了点头,道:“是啊!仙阵虽然神奇,但我们这些操阵之人却不可能完全控制的如臂使指。而且我觉得,将精力过多放在研究仙阵上,对于连云宗今后的发展很不利。所以,我已经决定,等仙阵恢复之后,就让它以自身的仙力形成基础防御,以后我们不再以法力操控。”

    至云道尊心中一惊,赶忙道:“宗主,这样的话,仙阵的威力会减弱一半以上啊!如果有一两名散仙来攻,就很有可能突破。”

    海龙眼中冷光一闪,道:“我要的就是这种危机感。好日过的太多了,使我们连云宗弟享受惯了安逸的生活。这次的教训还不够么?以连云山脉中所蕴涵的仙器,千年以来除了我以外竟然没有一位道尊产生,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我们的门人懈怠了。他们过多的以来于仙草灵物和法宝,对于自身境界的提升却不够重视,而且在对敌的经验上太差,又没有连好的组织。否则,就算邪道三宗来攻,以我们连云宗处于鼎盛时期的情况,又怎么会弄的如此狼狈,损失如此惨重。接天师兄已经去了,我很佩服他的修为,但是,我认为他在处理本宗事务却太过仁慈了。诚然,在太平盛世中他是一位很好的宗主。但现在邪道肆虐,他所做的一切都已经不再适合。传我令谕,从现在开始各峰弟需勤修苦练。同时,每一峰由修为最高的弟统领,在十年之内,必须要研究出一套合击的阵法。问天流和圆月流能够用夫妻双修来提升修为,为什么我们不能研究出适合的阵法呢?要知道,合击是一门很奥妙的学问,一旦成功,年绝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一边说着,海龙手中青光一闪,三本厚实的典籍漂浮在半空之中,海龙继续道:“这是我从祖师典籍中找出的关于阵法典籍,你们抄录回去后传于各峰弟。还有,灭炎和枢缔二峰从今天开始归玉华、玉萍掌管。你们一定要努力修炼,争取早日突破不坠境界。”

    登仙道尊皱眉道:“宗主,依照本宗规矩,祖师典籍中的奥妙是不可轻易传授低于不坠境界弟的。我看,这阵法三书,您还是收回吧。”

    海龙站起身,走到登仙道尊身前,冷声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乎这些。既然我现在是宗主,一切都按我命令行事。登仙师兄,我希望你不要那么顽固不化。我相信,不出百年,连云宗必然会变成一副新的面貌。就算失败了,一切都由我来承担。”

    登仙道尊眼中光芒大盛,即使是接天道尊在时,也不会用这种语气跟他说话,心中怒气狂升,冷声道:“这是你能承担的么?”

    海龙淡淡的道:“我知道你修为比我高,不服我这个宗主。我们之间至少相差两个境界。但我现在才是连云宗宗主,我的话就是命令。如果你拒绝执行,按照本门法规,我有权将你驱逐出宗。”

    登仙全身一震,眼中流露出不可思议的光芒,他怎么也没想到海龙会说出这种话。一时间气得浑身发抖,说不出话来。

    至云道尊赶忙打圆场道:“登仙师弟,宗主,你们先别急。这件事我们商量一下再说。”

    海龙淡然道:“没什么可商量的,我是宗主,我的决定就是命令。如果你们都不服的话,我就把这宗主之位让出来。你们谁有本事谁坐。”

    至云道尊被海龙抢白的张口结舌,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是好了。

    飘渺眉头微皱,道:“龙,你别这么激动。大家都是同门。登仙师兄也是为了本宗好。”

    海龙冷笑道:“为了本宗好么?我知道我年轻识浅,修为又都不如你们。你们根本就没有把我看在眼中,但是,我要告诉你们,我所做的一切决定,都是以连云宗今后的发展为重。登仙师兄,你看这样如何。我们都是修真之人,现在也没有天劫的危机。我们就在接天广场上比试一场,你现在是斗转初期的修为,我是不坠初期。如果你赢了,就按照你所说。如果我赢了,今后不论我有什么命令,你都不得违抗。”他心忧天琴的事,决定先以铁腕手段巩固自己在连云宗的地位。而登仙道尊,就是他拿来立威的。虽然海龙内心并不想这样做,但他很清楚,这些道尊根本看不起自己的修为,如果不展示一下实力,自己这个宗主又怎么能服众呢?所以,他决定,只能先委屈登仙道尊做自己的目标,以后再想办法弥补。

    至云道尊抢着道:“这怎么行,哪儿有我们同宗主动手的道理。登仙,你就接受宗主的命令吧。传授弟们阵法之道并非坏事。”

    如果是平时,登仙道尊可能也就软化了,但刚才海龙过激的言语已经让这位修为三千余年的道尊怒气攻心,沉声道:“海龙,就依你之言。如果你胜了,我以后一切都听你的。否则,传授阵法之事取消。”说完,当先转身出了接天宫。

    至云道尊还要阻止,却听海龙道:“这是本门内的切磋,各位,请你们布好禁制。”说完,毅然走出了大门。

    至云、飘渺对视一眼,她们都不明白,为什么今天海龙会变得如此冲动。不坠初期和斗转初期足足相差了三个境界,就算海龙有千钧棒,也是不可能赢的。惟恐发生意外,他们赶忙跟了出去。

    海龙傲然站立于接天广场之上,微风轻抚,吹动的他那一身长袍咧咧作响,虽然头发和眉毛还没有长出,但他那似乎变得比以前更加英俊的面庞上却流露着一层莹润之光,面对着修为比自己高三个境界的登仙道尊,他没有一丝畏惧之色,只是静静的看着登仙。

    登仙道尊站在海龙对面,心中怒意狂升,自从成为连云宗二代道尊以来,他还从来没有这么生气过,对于海龙,他始终没有太多的在意,在他心中,自己乃是本宗长老,像海龙这样修为并不算高的宗主,自然要听取众位长老的意见才能决定本宗的发展。今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海龙如此狠厉的驳斥他,让他这张老脸如何挂的住?他本心并没有什么恶意,只是想教训一下桀骜的海龙而已。但是,当他真正在接天广场上面对这比自己修为低的多的宗主时,却清晰的感觉到,从海龙身上散发出的气势是那么的威严,心中不禁升起了一丝犹豫。

    迎风一抖,千钧棒金光闪现,在神之力的催动下,整个棒身散发着强烈的光芒,给海龙更增几分威势。千钧棒前指,海龙平静的道:“来吧,登仙师兄,你不用手下留情。”眼中寒光爆闪,此时的他已经完全进入了战斗状态。

    观战的众位道尊在无奈之下,只得联手布下禁制,一层青蓝色的光芒在接天广场上弥漫而起,笼罩了海龙和登仙方圆千米范围。

    登仙冷哼一声,手捏法决,喝道:“定。”震人心魄的声音骤然向海龙袭去,在登仙陡然大增的气势下,海龙不由得全身一震。紧接着,一层蓝色的光芒从他身体每一部分渗出,瞬间形成一个坚实的护罩,登仙原本极有把握的定身法竟然失效了。海龙身随棒走,化为一道虚影,转瞬间来到登仙身前,棒身一抖,金光直冲登仙胸前。登仙心中一凛,他意识到这个只有不坠境界的掌门并不是那么好对付。从他对海龙的了解上自然知道千钧棒所蕴涵的威力,当初在他只有伏虎境界的时候仅凭附着神识就险些毁了天石道尊的天石,飘身而退,闪过千钧棒正面。沉声道:“雀仙出鞘。”青光闪过,带着一道血丝的青色飞剑飘然而出,在登仙精妙的控制下,带着澎湃而强大的法力直袭海龙本体。

    海龙千钧棒并未回首,身体骤然向雀仙剑迎去,眼看就要进入雀仙剑攻击范围之时,他的身影突然变得虚幻了,正是奥妙无双的逍遥游。

    登仙清晰的感觉到,海龙的身体宛如虚幻没有实体一般,不论雀仙剑的攻击法力覆盖多大,他都能找到缝隙一穿而过,以自己强大的法力,竟然无法用雀仙剑对他造成任何损伤。在他的惊讶之中,海龙再上,无数虚影瞬间从四面八方围住了登仙,近乎冷酷的声音响起,“千钧澄玉宇。”万千金光骤然闪亮,覆盖了登仙道尊所能闪躲的每一个空间,巨大的压力在千钧棒那无坚不摧的特性作用下给登仙造成了极大的影响,他此时所有退路都已经被封死,只余下硬拼一途。但是,登仙真的硬拼了么?不,他没有,就在千钧棒那无数棒影接触到他身体之前,登仙竟然消失了。就那么凭空消失。要知道,在完全被海龙法力笼罩锁定的情况下遁走,几乎是不可能的。

    光芒收敛,海龙不禁微微一楞,正在这时,背后突然传来一股近乎无可抵御的大力,心中一凛,海龙身体骤然前飘,同时左手背后,一面闪烁着乳白色光芒的透明气盾骤然而出,将他背后所有要害全都护住。身体猛的一震,海龙向前飙出数十米才稳定住身体,但攻击却并未能对他造成任何伤害,转过身,他看到的是一脸惊讶的登仙道尊,抬起左手的气盾,海龙淡淡的道:“这个你应该认识吧。”

    登仙楞楞的道:“这,这是祖师所留的衍眚盾,你竟然接收了这件仙器么?”

    海龙点了点头,道:“再来吧。我修为虽不如你,但身上的法宝却不会比你差,登仙师兄,接招。谈笑退天兵。”千钧棒光芒再次闪亮,如同一个金色的光球骤然爆发似的。在庞大的压力下,登仙道尊并没有再闪躲,右掌竖于胸前,脸色凝重的缓缓向前推出。一团青蓝色的光芒从他掌心中飘出,没有一丝气息外露,光团渐渐变大,硬生生的轰上了海龙的攻击。在登仙想来,既然自己的法宝不如对方,那就直接利用自己的优势攻击,在法力上,海龙是绝对比不上他的。

    确实,海龙的法力远不如登仙深厚,但差距却绝对没有登仙想象的那么大。海龙的境界虽然是不坠初期,但修为却已经超过了大道初期,加上新得到的几件仙器滋润,此时他的神之力已经比以前凝实的多了。尤其是,在海龙过连云三祖的第二关时,对千钧棒已经有了新的领悟,在原本无坚不摧的基础上增加了无物不破的特性,虽然同样是纯攻击力,但是,现在的柔劲却对千钧棒失去了效用。

    千钧棒同登仙的青蓝色光团骤然撞击在一起,一圈庞大的能量骤然散发,观战的众人赶忙加强自己在接天广场上布好的禁制,巨响声中,海龙应声抛飞,在空中接连几个翻转,才利用逍遥游化解了攻入体内的法力。他此时的身体有极玄寒冰骨和衍眚盾相护,防御力之强绝不是登仙所能想象的,在这正面对撼中,竟然没有受伤。登仙接连退出七步才站稳,千钧棒传来的尖锐攻击力令他的手掌一阵发麻,心下不禁骇然,自己的法力明明要比对方高的多,但在对方那奇异的棍面前,竟然被一点而破,大约有五成以上的威力轻易的消失了,自然攻击力大减。

    登仙心中的轻视尽去,气势渐渐沉凝起来,他毕竟是连云宗原本排名第四的道尊,修炼多年,不论是法力和见识,都是海龙远不能相比的。喃喃的念了几句法咒,登仙的身体竟然渐渐的扭曲起来,在海龙惊讶的注视中消失于无形。刹那间,海龙再也感觉不到登仙的存在,似乎他就这么消失在这个世界似的。飘渺有些焦急的声音在海龙耳边响起,“小心,这是登仙的特殊仙法遁仙术,乃是他升为二代弟后得到的法决。”

    飘渺话音刚落,海龙还来不及反应,突然觉得自己背心处传来一股大力,全身经脉剧震,身体前飘,哇的吐出一口鲜血。为了不让他的衍眚盾发挥出威力,登仙特意用遁仙术来到他背后,将法力完全内蕴于掌,当接触到他的极玄寒冰罩之时才骤然迸发。

    海龙胸中一阵气血翻涌,衍眚盾中传来一股温和之气,滋润着他的身体,海龙知道,登仙刚才这一击已经手下留情了,否则,以他的修为,即使自己有极玄寒冰罩相护,恐怕也会受到重创。不敢再停留于原地,海龙身形飘起,逍遥游轻踏而出,将衍眚盾收回体内,仅凭着逍遥游这神奇的步法,在接天广场上游走起来,他的身体飘飘欲仙,如虚幻般曼妙,青蓝色光芒数次闪亮,却都打在了空处。

    逍遥游不但是一套神奇的步法,同时也是一套高深的修炼法门,否则海龙也不能在断断三年内将修为从不坠后期提升到大道初期了。他根本不理会登仙的攻击,我行我素的游走着,一会儿的工夫,体内的伤势已经痊愈了,身体本身就是仙器,从自身防御力和恢复速度角度来讲,在场众人没有一个能比的上他。

    登仙心中的惊讶越来越大,他这遁仙术极为神奇,不但可以让自己的身影消失,同时也能掩盖住自己的所有气息,在他想来,只要使用出这门高深的法术,自然能轻易的将海龙击败。但是,逍遥游实在太神妙了,自己的速度在法力催动下虽然要快过海龙,但却根本无法捕捉到他真实的身影,每一次攻击,都会被轻易的躲过,只能白白浪费法力而已。好胜之心升起,登仙身形飘飞到一旁,双手握住自己宝器上品级别的雀仙剑,瞬间以天心决至高心法,催运着法力将雀仙剑的攻击力发挥到极限,“乾坤无极,天地借法,雀仙神剑,本相攻敌。”随着法决的吟唱,遁仙术收,登仙显现出了本体,他手中的雀仙剑突然消失,无数光点飘飞而起,渐渐的,光点越来越大,竟然生出了一对对翅膀,转瞬间,已经变成了无数只淡金色的小巧云雀,它们的嘴是红色的,登仙法决一引,气机紧锁海龙,金雀如地毯式攻击一般,弥漫于众道尊所布禁制中的每一个角落。这,就是雀仙剑最神妙的地方,凭借它身化为雀的特性,不论那一只金雀攻击到敌人本体,都可以瞬间将所有攻击力凝聚在一起,给敌人以迎头痛击。利用这一绝技,登仙在邪道攻山的时候,成功击杀了六名魔尊级高手。

    确实,这已经超越了海龙所能躲闪的范围,金雀实在太密集了,再没有了他闪躲的空间,海龙本想凭借千钧棒硬撼,但心中突然一动,左手金光闪烁,在虚幻般的身影带动下,轻巧的抓住了一只金雀。

    感觉到金雀接触到敌人登仙大喜,刚想催动全部法力攻过去,他却吃惊的发现,自己竟然同所有金雀失去了联系。就在他愣神的工夫,那无数金雀骤然反扑,虽然威力没有先前大了,但却重重的轰上了登仙道尊的身体。登仙背后的青蓝色光环骤然闪亮,这种程度的攻击还不足以威胁到他,但是他心中的惊讶已经到了极点,仗以成名的雀仙剑竟然失去了控制,这在他心中想来,是多么的不可思议。

    光影消失,海龙傲然立于登仙身前三十米之外,在他的左手上,正握着登仙的法剑,淡然一笑,海龙道:“师兄,还给你。”青光一闪,雀仙剑飞回登仙面前,当登仙重新将它抓入手中时,又恢复了对它的控制。凝视着海龙的左手,登仙凝重的道:“这是我宗仙器接天鼗。”

    海龙脸上的冷傲消失不见,转化为和煦的笑容,点了点头,道:“不错,这是接天鼗,在直接接触到对方法宝之时,可以将其收归己用。登仙师兄既然认识接天鼗和衍眚盾,那对这件法宝也应该不陌生吧。”说着,右手一振,金色的闪电出现在他掌握之中。

    这回,不光是登仙,就连其他几位道尊也同时惊呼道:“灭仙劫。”

    海龙脸上依旧挂着淡淡的笑容,“不错,就是灭仙劫,登仙师兄,凭借衍眚盾防御,接天鼗收取你的法器,再加上灭仙劫的攻击力。虽然我的法力不如你,但真正拼斗起来,我却有绝对把握可以和你两败俱伤。我看,我们也不必再比下去了,以和局收场如何。”

    登仙全身突然升起一种无力的感觉,海龙所掌控的三大仙器,在连云宗中都是最强大的,他们都只是在典籍上才看到过记载。即使是当初的接天道尊也没有得到其中一件。仙器的作用虽然会随着修为的提升而增加,但是,同时拥有这么多件仙器,确实弥补了海龙本身修为的不足。从现在情况看,别说自己未必能胜,一旦被海龙意念锁定,那灭仙劫很可能会让自己魂飞魄散。争胜之心尽去,登仙仿佛在这一刻老了几分似的,轻叹道:“其实是我输了。如果宗主也修炼三千年,恐怕在神州上将再无敌手。先前我与宗主争辩,请宗主责罚。”

    海龙心中暗喜,其实,他嘴上说的冠冕堂皇,其实心里一点底都没有,登仙毕竟是斗转境界的修为,一旦拼起命来,那威势恐怕自己凭借仙器也挡不住,这样收场是最好的了。先前,他之所以激登仙比试,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想通过这次比试,在众位道尊中建立起自己的威信。只有这样,今后对连云宗的管理才会更加顺利。眼见目的已达,收起几件仙器,海龙飘身到登仙身旁,微微施礼道:“之前我也太冲动了,请师兄原谅,连云宗现在处于危机存亡之时,我们实不能以老套路继续下去,想在短短五百年内将连云宗强大起来,就必须用非常之法。希望师兄能够理解。既然大家再没意见,回去后立刻抄录典籍传与门下。各位师兄、师姐就用不着指点他们了,一切让弟们自行发挥就是,这样,还能显现出更多人才。传我令谕,第一个研制出阵法的本门弟,我将授以其一件极品宝器作为奖励。”

    众人心悦诚服的躬身道:“谨遵宗主法谕。”

    海龙满意的点了点头,道:“各位师兄、师姐,你们现在要做的,就是不断加深自己的修为,有了接天师兄的经验,我相信,只要你们不懈努力,在大家的帮助下一定能够得成升仙。好了,大家请回吧,今后没有重要的事,我不会轻易召你们前来。连云宗各峰事务就由玉华、玉萍总管。”众道尊恭敬的施礼后,各自驾御着自己的灵云离开了接天峰顶。只留下了玉华、玉萍和飘渺三人。

    看着大家都走了,飘渺不禁有些责怪的道:“龙,你刚才也太不给登仙面了。他毕竟是我宗元老,事情可以好好说嘛。”

    海龙摊开双手,叹息道:“我也没办法,如果不在新接宗主之位后立威,以后谁会服我。而且,我做的并没有错,敝帚自珍只会让本宗更加没落。登仙师兄是明白事理的人,即使他现在心中存有芥蒂,以后也一定会明白我的苦心。”

    玉华道:“我赞成宗主的办法,研究联手合击阵法确实是一个强宗最简单的方法,我们现在不缺弟,缺的是高手。阵法如果修炼成功,定然可以大大提升弟们的实力。现在三、四代弟众多,总会有些天赋好的。只要研究出几个合适的法阵,我们在全宗推广,经过一段时间的演练,就可以同高手较量了。”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她那双漂亮的大眼睛始终没有离开海龙的脸庞,看得海龙全身都有些不自然。

    玉萍嘻嘻一笑,道:“姐姐,你不要那么拘束嘛,有没有外人,还是叫海龙大哥的好。海龙大哥,你要奖励一件什么极品宝器呢?如果是好东西的话,我也去研究阵法试试。海龙大哥,你这一身仙器真好,还有没有剩下的,也给我一件吧。”

    海龙拉过飘渺,道:“你呀,等到修为突破不坠境界后,到接天宫中寻缘,如果运气好的话,说不定会得到仙器呢。至于这极品宝器自然要由咱们的飘渺祖师提供了。飘渺,你说是把勿忘铠送出去,还是把秋露海棠或捆仙绳送出去呢?”

    飘渺眼中流露出一丝不舍,道:“虽然勿忘铠现在已经对你没什么用了,但我还是想留下它,就把我给你的秋露海棠剑送出去吧。”

    海龙一楞,在他心中,本来是打算送出勿忘铠的,秋露海棠剑他还想作为召唤天雷的法宝。看着飘渺不舍的神色,他想了想,道:“我也不舍得把这些宝贝送人,毕竟是你耗费精力打造出来的。这样吧老婆,你把捆仙绳给我,自己穿着勿忘铠,至于秋露海棠剑还是我先拿着。我去找天石师兄弄个极品宝器就是,嘿嘿,很久不见,也该敲敲他的竹杠了。”

    玉华噗嗤一笑,道:“海龙大哥,你现在似乎又回到了我们刚认识时候的样。还是看着这样的你更能令我们开心。”

    海龙笑道:“我本性如此,是不会改变的。玉华、玉萍,以后连云宗的事就要你们多费心了。最近我可能会出山一次,有些债该收了。”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