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仙人的绝对空间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天月悲呼道:“师兄,不要啊!”

    厉魔五人吓了一跳,人邪道:“这老家伙疯了,他竟然把自己的天丹咬碎。”似的,为了给连云宗保留一份生机,天凌毅然选择了碎丹。全身仙气依旧在不断的疯长着,逼退了对方五人,他扭头看向天月、天亭,凄然道:“你们快走,去接天峰帮我们的门下挡住这些邪魔的攻击。这里有我就足够了,就算是死,我也会拉上几个垫背的。连云宗以后就靠你们了。”

    天月和天亭同时双目垂泪,但他们都知道,现在是关系到连云宗生死存亡的重要时刻,两人强忍心中的悲痛,身化青光而去。

    厉魔五人都没有追,面对着一名碎丹后的散仙,即使他们再眼高于顶也不敢轻易犯险。天凌的战意不断提升着,手中的青色巨剑散发着扭曲的光芒,碎丹后的他,已经完全可以与仙人相抗衡了。

    鬼魔道:“大家小心,不要与他硬拼,只要他碎丹后的法力完全消耗,自己就会完蛋。”五人活了六、七千岁,现在又是散仙的身份,他们都对自己的生命极为珍惜,怎么舍得死呢。五人分别向五个方向退去,都将自己的法力提升到极限,随时准备应付天凌的攻击。

    天凌的脸色渐渐平静下来,将巨剑横在自己身前,淡淡的道:“你们的想法很不错,确实,我的法力只能坚持一小段时间,但是,你们不要忘记,我比你们要多度过了一次四九天劫。以我三劫之身碎丹,所能凝聚的法力,不是你们所能想象的。我天凌为连云宗而死,即使是魂飞魄散我也无怨无悔,来吧,让你们见识一下仙人的实力。”出呼厉魔五人的想象,天凌并没有攻击他们任何一个,双手将巨剑高高举起,低喝一声,半空一道闪电亮过,照亮了天际。紧紧握住剑柄,天凌闭上了双眼,剑尖微颤,一圈光影闪现,光影的弧度越来越大,转瞬间已经将天凌包裹在内,青光渐渐转蓝,一圈沛然强大的能量骤然而出,以天凌为中心,周围上千平米的空间突然发生了变化,整个空间完全扭曲了,厉魔五人惊恐的发现,自己竟然失去了移动的能力,在这扭曲的空间中,散仙级别的他们宛如婴儿一般脆弱。厉魔等人心中都升起一个恐惧的念头——绝对空间,这是仙人才能达到的绝对空间啊!

    光芒大亮,一道剑影横空出世,天凌的声音最后响起,“吞噬吧,金仙之剑。”那巨大的剑影,瞬间融合到扭曲的空间之中。

    厉魔首当其冲,他的火焰钺和他的身体一起,被那来自虚无的剑影完全吞噬了,没有惨叫,没有碰撞之声,就算他也想震碎自己的内丹相抗衡,也已经来不及了。在这仙人的绝对空间内,他已经失去了支配自己一切的能力。就那么去了,没有留下一丝痕迹。

    虚无的剑影并没有停滞,扭曲的空间更为模糊了,祟妖、鬼魔先后在这无法抵御的情况下去了。依旧没有留下一丝痕迹。

    红光突亮,一声无比刺耳的声音划破长空,一片黑色的光幕,瞬间从远方冲击而来,“哧——”宛如利刃破帛一般,那黑色的光幕似乎没有受到阻隔的切入了扭曲的空间之内,硬生生的挡在了巨剑之前。光芒流转,扭曲消失了,连带着天凌的身体和那虚影般的巨剑消失了。

    一团红色的身影出现在呆楞的人邪和地邪身前,光晕流转,嗡嗡之声不断的震颤着。

    良久,地邪艰涩的说道:“是你救了我们。”

    “我感受到了你们内心深处的恐惧。为了天邪前辈,我必须救你们。”灭了天凌空间的,正是及时赶到的邪祖。

    人邪看着那红色光团,道:“谢谢。没想到,爆发之后的天凌,竟然如此强大。”

    邪祖淡淡的道:“有很多事都是事先不可能想到的。如果你们五个中任何一人能有像天凌那样大无畏的牺牲精神,至少有四个人能活下来。散仙碎丹,几乎已经超过了仙人的修为。其实我早已经到了,但是,我没有第一时间出手。因为我知道,我第一时间出手有可能我也会死。所以我在等,等到他碎丹爆发的法力消失大半后出手。其实,即使我不动手,以他碎丹的法力,最多也只能杀你们其中之一而已。”

    地邪叹息一声,道:“不管怎么说,也谢谢你救了我们。接天峰那边情况如何?”

    邪祖淡淡的道:“情况不怎么好。连云宗高手众多,而且,在接天峰顶还有一只怪异的大蛇,它有三个头,即使是我,也很难对他造成伤害,你们应该知道,我不希望过早的暴露实力。现在那边正处于僵持状态,邪道三宗的损失不少。我们赶快过去,那条大蛇就要靠你们去消灭了。经过今天这一战,我们不但要灭了连云宗,还去了魔宗和妖宗的凭借,今后的邪道,将会被我们邪宗一统。”

    接天峰顶。

    三头虬蛟大显神威,虽然连云宗高手的数量远不及邪道三宗,但凭借着接近仙兽修为的南疆洪荒第一猛兽,邪道三宗却无法越雷池一步。更何况,天月和天亭及时赶回,不但扳回了劣势,在拼斗中还隐隐占据了上风。戾天和金十三拼尽全力,将自己隐藏的修为完全爆发出来,还是无法伤这两位散仙分毫,在庞大的仙灵之气逼迫下,他们已经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

    突然,天月脸色惨变,停下了手上的攻击,金十三趁此机会飘身而退,变换成大蛇的身体不断的喘息着。别人不认识三头虬蛟,他怎么可能不认识呢?当登上接天峰顶这距离天界最近的地方,他就已经深深的被三头虬蛟所震撼了。他知道,即使是自己和戾天联手,也未必是这条巨蛟的对手。但是,形势已经不容他们后退,只能靠着人数的优势,在戾峰、戾无暇、乌鸦以及妖宗四大护妖法王的带领下,将三头虬蛟勉强限制住。在此消彼长之下,双方完全陷入了僵持状态。

    天月遥望着天际,泪水顺着面庞滑落在衣服上,“天凌师兄,天凌师兄他已经去了。”

    天亭用法器震退戾天,看着天月遥望的方向,哽咽道:“师兄,你英灵不远,我们一定会保住连云宗,不让它受到邪魔的亵渎。”

    在连云宗同邪道三宗的对抗中,对邪道三宗威胁最大的,并不是实力最强的至云道尊,而是飘渺。飘渺凭借着脚下的五行迷踪靴幻化成无数分身,敌人的攻击根本无法伤害到她,但她的神霄剑却无比犀利,至少已经有七名魔尊级别的高手殒命在她手上了。

    光芒一闪,飘渺身形微转,手上神霄剑遥指天空,天凌祖师的死彻底激发了她心中的怒火,再也顾不得保护接天峰上的一切,脚踏七星,沉声喝道:“天罡指处有雷霆,便向其中役六丁。若解个中些诀,信知造化掌中生。妖身随罡星所指,罡星指丑,其身在未,所指者吉,所在者凶。”随着她法咒的吟唱,整个天空瞬间布满了红色的雷云,隆隆巨响声中带来了无限的威严。飘渺发现,由于这里是距离天界最近的地方,在使用神宵天雷的过程中,竟然省却了不少法力,而且有着事半功倍的效果,只是顷刻间,天雷已布,手中长剑一指,飘渺神威凛凛的大喝道:“天地雷动,神宵天威。现。”喀啦一声巨响,一道天雷激射而下,顿时轰入了众妖邪群中,至少有四、五名邪道高手禁不起天雷神威化为了飞灰。戾天和金十三的脸色都变得异常难看。飘渺所擅长的雷法中包含着庞大的正气,这股浩然正气,正是邪道最为恐惧的。

    飘渺的娇躯开始晃动起来,一道道澎湃的天雷飘洒而下,顿时炸的邪道三宗高手们血肉横飞。戾峰怒喝一声,放弃对三头虬蛟的攻击,手中血魔剑血光电射,朝飘渺扑来。飘渺不屑的哼了一声,随着身形的舞动,一道天雷骤然而下,不但吸引走了戾峰的攻击,还将他的身体完全笼罩在内。以戾峰的修为,在接天峰这距离天界最近的地方接受天雷也讨不了好,轰然巨响中,顿时被轰的倒飞而回,口中鲜血狂喷。

    飘渺的神宵天雷虽然对敌人造成了很大的损伤,但同时也限制了三头虬蛟。三头虬蛟生性最为怕雷,尤其是这充满正气的神宵天雷。它的身体完全蜷缩在一起,连攻击也顾不上了,只是靠自己的身体抵御着邪道三宗不断催来的法器。

    飘渺爆发的同时,止水催动法力,大喝道:“仙、佛、神、妖、冥,诸般皆由天,祈祷天地之巨轮,随我心而动。治祟降魔,禳蝗荡疬,炼度幽魂,祈天轮转。”金光流转,祈天轮骤然放大,巨大的轮身散发出庞大的仙灵之气,将她面前的几名魔宗高手尽皆震飞,在飘渺和止水的联手之下,连云宗众弟顿时精神大震,一时间法宝横飞,将邪道三宗疯狂的气势完全压了下去,终于抢会了上风。

    正在此时,一红两蓝三团光芒同时闪亮,邪祖和人邪、地邪同时出现在半空之中。人邪、地邪分别接下了天月和天亭。邪祖冷哼一声,琥珀光芒流转,当初天琴护身法宝九仙琴飘然而出,悬浮在她面前,未见弹拨,九仙琴第七根紫色琴弦颤动,一道紫色的光刃顿时飘飞而出重重的轰击在止水的祈天轮之上。修为的差异,使止水根本没有抗拒的能力,鲜血狂喷之下,祈天轮顿时光芒暗淡,随着止水的娇躯一同被震飞。仙嗡之声连响,杀伐之气顿时遍布接天广场之上,在邪祖九仙琴的作用下,邪道中人原本被压下的气势冲提,顿时对连云宗弟们展开了疯狂的反扑。飘渺脸色一变,手中神霄剑颤动,接连三道天雷向邪祖轰去。邪祖冷哼一声,全身银光湛放,巨大的银色光柱冲天而起,不但化解了这三道天雷,而且笔直上冲,直接攻入了雷云之内。银光骤然湛放,红光消失,飘渺召来的神宵雷云竟然就那么消失了。邪祖冷冷的道:“飘渺,不要再顽抗了,今天连云宗必灭,如果你现在离开战场,我还可以饶你一命。”

    飘渺瞪视着邪祖,冷声道:“我有一个问题一直想问你。你到底是不是天亲。”

    邪祖红云突然剧烈的波动一下,喃喃的道:“天琴?你以为我是她么?你错了,天琴她早已经死了。据我手下回报,你应该和海龙去了南疆才对,为什么会在连云宗。”

    飘渺道:“天琴,你用不着骗我,我知道,你就是天琴,变成了邪祖的天琴。否则,你为什么那么关心海龙的消息。不但我在连云宗,海龙也在,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海龙为了帮助接天宗主升仙,此时已经全身经脉俱焚。你带领邪道来攻击连云宗,难道不怕影响了他的救治么?”

    邪祖红云剧烈的波动起来,他突然凄厉的大喊道:“不,我不是天琴,天琴早已经死了,她死了。”在疯狂的呐喊中,邪祖突然掉转身形,猛的朝已经从恐惧中恢复的三头虬蛟冲去。全身红光骤然大放,三头虬蛟三头齐抬,迎接邪祖的,是三口澎湃的地狱之火。

    轰——,在众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中,邪祖身形飞退,但是三头虬蛟的身体竟然被震离了原位,退出十余米之远。

    飘渺喃喃的道:“不,这不可能。他明明不是能量形态的身体,为什么会拥有散仙级别的实力。”是的,在疯狂之中,邪祖终于展现出了他自身最强的能力,他的发力已经突破了斗转境界,达到了同散仙不相上下的修为。

    由于邪祖牵制住了三头虬蛟,众邪道高手顿时放开手脚,在戾无暇、戾天和乌鸦等人的带领下,顿时给连云宗弟们带来了极大的伤亡。接近一千五百名连云宗负担境界以上的高手,现在只剩下不到七百人,损失惨重。

    邪祖突然断喝一声,躲过三头虬蛟的地狱火攻击,一只红芒笼罩的手拂上了九仙琴,光芒一闪,第八根黑色琴弦扯动,一道淡淡的,仿佛没有任何威力的黑色光刃骤然凝结,随着血手松开,那道光刃骤然向三头虬蛟的主头斩去。先前,他就是凭借着这第八弦的威力,成功破除了天凌威力减弱的绝对空间。

    三头虬蛟已经感觉到了危机,巨大的身体骤然后退,但是,它的身体实在是太大了,黑色光芒精准的命中在它大头下方的脖颈之上。在三头虬蛟的怒吼声中,那坚实的鳞片四散分飞,它的脖上多了一道深深的血勾。

    “吼——”三头虬蛟狂暴了,三颗乳白色的内丹分别动它那三张大口中喷出,内丹在空中凝结,如同流星一般向邪祖冲去。

    邪祖心中一惊,他没想到以第八弦的威力依然不能将三头虬蛟的一颗蛇头斩断。低喝一声,同时抓住前七道琴弦,大喝道:“七弦晓天波。”

    所有正在动手的连云宗和邪道弟们全都停了下来,就连正在教授的人邪、地邪、天月、天亭的身形也完全停滞了。飞在空中的各种法器,只要距离在三头虬蛟内丹和邪祖发出的七色光刃范围百米之内的,全都被绞成了齑粉。时间,在这一刻仿佛已经停滞了似的。

    邪祖身上的血光和三头虬蛟那庞大的身体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地邪自问,即使以自己的修为,接邪祖这一发七弦晓天波也要付出惨重的代价。如果连这样的攻击都无法伤害到三头虬蛟,那他们今天的行动必将失败。反之,如果邪祖成功的粉碎了三头虬蛟的内丹,那么,连云宗将再没有任何抵挡之力,毕竟,多了邪祖这名散仙级别的高手,是连云宗绝对无法对抗的。

    刺眼的光芒瞬间使所有人暂时失去了视觉,没有谁知道发生了什么,没有碰撞声。一切都静了下来。

    凭借着极玄寒冰罩的绝强防御力,飘渺第一个恢复了视觉,她看到了惊恐的一幕。三头虬蛟三颗蛇头同时鲜血狂喷,半空中的三颗内丹已经不足先前十分之一大小。它那巨大的身体完全委顿下去。顷刻间化为了迷你形态。邪祖喷出一口血雾,但她依然毅力于半空之中。很显然,这次拼都的最终胜利者,是邪祖。她的修为,似乎已经超越了人邪和地邪,在这瞬间达到了一个顶点。

    人邪、地邪也恢复了视觉,他们看着傲然漂浮于半空中的邪祖心中都明白,此时的邪祖,已经达到了另一个境界,他终于突破了枷锁,此时的修为,已经绝不在之前的天凌之下。他们都没想到,邪祖居然能在与三头虬蛟的拼斗中作出突破。

    邪祖冷冷的道:“今天,将是我邪道践踏连云宗的日,没有什么能够阻止我的决心,凡是胆敢阻挡我的人,都只有死。”

    连云宗剩余的弟们聚集在一起,他们的面庞上都流露着悲愤的神色,但是,他们都知道,今天,恐怕连云宗就要断送了。

    “什么人敢在连云宗撒野?”紫、青、黑三色光芒亮起,在接天广场上多了三条身影,正是借地修行的魔哈、索托和乌拉三人。

    骤然见到这三人,金十三不由得一楞,“二弟,你怎么会在这里。”妖宗中人也有不少都出身于坦拉族,见到乌拉也不由得楞住了。

    邪祖冷冷的道:“金十三,你认得他们?”

    金十三道:“当然认得,这三位是南疆的魔哈大神、索托大神和我弟弟金十四。”

    乌拉淡淡的道:“大哥,你们还是撤走吧,我不想和你们动手。我和两位大神在连云宗中修行,不希望被打扰。”

    金十三惊讶的道:“二弟,你疯了。这是我们消灭连云宗最好的时机,只要将这正道第一大宗消灭掉,余尽不在我们眼中,到时,黑暗就将笼罩大地,我们邪道将成为天下的主宰。这是多么好的机会啊!”

    索托道:“金十三,你还不能从世俗中脱离出来么?就算黑暗笼罩神州又怎么样?你能逃脱的了六重天劫么?你不能。一切都是没有意义的。放弃吧。”转向飘渺和至云,他歉然道:“我们三个刚从入定中醒来就发现了异变,对不起,我们来晚了。”

    至云道尊惨然道:“这不怪你们,是连云宗应有此一劫。三位大神不必牵扯到这件事当中,就由我们连云宗自生自灭吧。”她知道,即使是三位大神加入,今天的局面也不会改变了。

    魔哈摇了摇头,道:“不,虽然我们并不是正道,但以我们的身份,说话怎么能不算数呢?就算今天葬身在这里,我们也会尽全力帮连云宗度过此次劫难。乌拉,如果你念在兄弟之情上不想出手,你就先走吧。”

    乌拉深深的看了自己兄长一眼,毅然道:“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我不会走的。”

    邪祖冷哼一声,道:“我不管你们是什么人。也不管你们代表着什么,凡是阻碍我的,不论是谁,都必须要死。金十三、戾天,杀。”说着,在他面前的九仙琴微微一颤,金铁之声迸发,顿时数道光刃同时射向南疆的三位大神。

    金十三有些犹豫的站在原地,戾天和乌鸦可不管那么多,带着戾峰和戾无暇以及邪道众高手骤然向连云宗众人杀去。人邪、地邪同天月、天亭再次碰撞,他们之间修为相差不多,谁也奈何不了谁。

    天亭眼中神光闪烁,冷哼一声,道:“连云宗不会那么轻易覆灭,人邪、地邪,你们既然如此执迷,我们就同归于尽吧。”说着,催动体内法力,强大的气势骤然散发。地邪和人邪同时一凛,他们知道,天亭也选择了天凌之路,准备碎丹拼命了。

    正在这时,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等一下,连云宗危难怎么能没有我呢?”一团白色的光芒如同流星一般,风驰电掣而至,在所有人惊讶的注视下,须发、眉毛皆无的海龙显出身形,似乎英俊了几分的面庞上带着冷峻的光芒。

    看到海龙的出现,众人顿时大喜,连云宗弟们顿时气势大盛,在至云、飘渺等几位道尊的带领下,同时躬身道:“参见宗主。”

    海龙飘然而落,淡然道:“我来晚了,邪祖,今日你带人来攻我连云宗,杀我门人弟,当我不存在么?”

    邪祖护体血雾微颤,沉声道:“海龙,你是连云宗新的宗主。”

    海龙傲然道:“不错,我就是连云宗新一代宗主,承蒙接天师兄看重,我绝不会让连云宗在我手中覆灭。今日你们虽然人多,但想灭我一门,还没那么容易。所有连云宗弟听令,奋勇杀敌。”在海龙一声令下后,众位道尊眼中流露出前所未有的强烈战意。海龙当先飘然而起直接冲向邪祖。而魔哈等三位大神则迎上了戾天、金十三和乌鸦等邪道高手。

    怒吼声响起,空中的海龙身上突然分裂出一团强烈的红芒,红芒瞬间成型,呈龙形,正是红龙。红龙看到这些当初围攻自己,导致自己**毁灭的邪道中人顿时怒气上涌,没有任何犹豫,一口天火骤喷。它的出现没有任何预兆,当邪道三宗弟们意识到不好时,已经有数十人在天火中陨灭。红龙神威大展,虽然现在的他远比不上当初,但由于是能量体,对于物理攻击它根本不屑一顾,凭借着至热的天火,顷刻间帮助连云宗众人挽回了颓势。

    海龙飘飞在邪祖面前,冷冷的看着这团红色的光芒,他并没有取出自己的千钧棒,全身白色光芒内敛,沉声道:“邪祖,我问你,你到底是不是天琴?”邪祖淡然道:“我说过,天琴早已经死了。刚才飘渺他们说你全身经脉被焚化,可有此事。”

    海龙点了点头,道:“不错,却有此事。不过,我现在已经没事了。我承认,在修为上我远不是你的对手。但是,想屠戮我门下弟,你就要先杀了我。否则,我绝不会让你得手的。”

    邪祖冷哼一声,道:“杀了你有什么?”身前的九仙琴微颤,第三根黄色琴弦一收即放,一道黄色的光刃骤然而出,直奔海龙胸口而来。

    海龙脸上流露出一丝惨然的笑容,他并没有闪躲,而是硬生生的被那道黄色光芒击在胸口之上。刹那间鲜血狂喷,身体骤然飞退。

    邪祖护体红雾剧震,身体骤然前飘,海龙只觉得身上一暖,飞退的势头顿时稳定下来。

    “你为什么不躲?”邪祖的声音不再冰冷,反而有些颤抖。

    海龙苦笑道:“我知道,不论如何我都是打不过你的。更何况,你是天琴,你是我的妻天琴啊!我怎么能对你动手。”

    邪祖声音转厉,“胡说,谁是天琴,天琴早就死了,而且她也不是你的妻,飘渺才是。”

    海龙摇了摇头,道:“不,天琴是的。她和飘渺一样,都是我至爱的妻。天琴,我知道是你,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但是,我知道你一定是天琴。难道你忘记了我们当初在一起的一切么?在我碎丹后的山洞边,你留下的字你忘记了么?你早已经承认了是我妻的身份。天琴,不论你变成了什么样,你都依旧是我的妻。当我们第一次相见时,当我第一次听到你的琴声时,我就喜欢上了你。还记得在仙照峰上你唱的那首歌么?我记得,正是你那首歌,震动了我的灵魂深处,也让我彻底的爱上了你。天琴,我知道,你我现在身份不同,你代表着邪道,而我是连云宗宗主。我明白,你一定有你自己的苦衷,一定受了很多很多苦,我不怪你,我什么都不怪你。如果你想灭掉我们一宗的话,那你就先杀了我吧。我是绝对不会还手的。不过,我希望你能听我唱完这首歌,好么?凭借着当初的记忆,在仙照峰闭关的三百年中,这首歌成为了我唯一的消遣和怀念。虽然我没有你唱的好听,但是,歌声是发自我的内心。”海龙眼中流淌出两滴泪水,眼神朦胧的回忆着什么,用他那有些五音不全的嗓音轻唱道:

    “湖水是你的眼神,

    梦想满天星辰。

    心情是一个传说,

    恒古不变的永久。

    回忆是一扇树叶的门,

    童年有一个亲爱的人。

    向往仙界的路程,

    沧海桑田的执着。

    你是我爱的人,你是离逝的风。

    心中的思索已是一遍一遍。

    你是爱我的人?你是沉湎的泪。

    等待的痛苦总是一遍一遍。

    我们都有一张天真而忧伤的脸。

    手握阳光我们望着遥远。

    轻轻的一遍遍,一年又一年。

    多年后我们是否还能再唱起心愿。”

    声音嘎然而止,海龙的唱工实在令人不赶恭维,几乎没有一个音是准确的,但是,正如他所说,歌声完全是发自他的内心,他的声音听在别人的耳中或许是刺耳的,但是,在邪祖耳中却是那么充满磁性和悲伤。血雾完全静止了,九仙琴微微的波动着。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