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情退邪道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海龙缓缓合上双眼,淡淡的传音道:“天琴,你知道我的心愿是什么吗?我唯一的心愿就是希望你能回到我身边。但是,我知道这几乎是不可能的,我没有过多的奢望,如果你真的不肯放过我们,那你就动手吧,踩着我的尸体,你才能去伤害其他人。”

    “不要再说了。”邪祖激动的大喊着,在情绪处于极度激动之中,她的声音已经流露出了几许女声,血雾剧烈的波动起来,显示着她极不稳定的心态,突然,她猛的厉啸一声,将海龙用力的推了出去,身体化为一颗血色流星,大喊出一个“撤”字后,骤然而逝。

    此时,没有邪祖的支持,邪道三宗在连云宗弟和南疆三位大神以及红龙的联手下损失惨重,眼看邪祖退去,虽然他们心有不甘,但也只得无奈的退走了。连云宗众人杀的兴起,纷纷驾御着灵云、飞剑从后追杀,海龙静静的漂浮在半空之中,抬手道:“都不要追了。难道我们死的人还不够多么?”红光一闪,红龙重新回到了海龙的龙翔玉之中。

    飘渺、止水以及玉华姐妹以最快的速度飞到海龙身旁,飘渺一把拉住海龙的手,道:“龙,你没事了么?那天吓死我了。”

    海龙温柔的一笑,道:“放心吧,老婆。我已经没事了。快,传我命令,各宗弟检查损伤,至云师姐、天月、天亭两位祖师,麻烦你们尽快把仙阵重新激发,没有仙阵的保护,我们连云宗时刻都会处于危险之中。天凌祖师的事我已经知道了,他老人家求仁得仁,是我连云宗的英雄。我们世世代代都会记住他对本宗的贡献。”

    飘然落于地面,众人脸上都是沉重之色,在海龙的吩咐下,连云宗门人弟们一边检查损伤一边各自疗伤,忙的不亦乐乎。

    止水站在海龙身旁,道:“海龙,刚才我看你吐血了,伤的重不重。”

    海龙楞了一下,他没想到止水会主动和自己打招呼,摇了摇头,道:“我没事,刚才那口血不是受伤所至,是我自己逼出来的。师姐,你呢?有没有什么损伤。”

    止水摇了摇头,凄然道:“我这点损伤算什么,我们连云宗这次元气大伤,至少有三分之二的精英弟殒命。”

    海龙轻叹一声,道:“聚散离合,一切皆由天注定。虽然他们已逝,但却永远活在我们心里。他们为连云宗的付出,我们每一个人都会深深的记在心中,传我命令,全力协助元神未破的弟们重生。”

    止水悲意稍敛,低着头道:“是,宗主。以后你不要再叫我师姐,直接叫我的名字就好。”在海龙的怔忪中,止水转身快步而去。

    海龙轻叹一声,止水的意思他自然明白,这曾经对自己恶感十足的师姐,此时恐怕已经对自己产生了一丝情愫,可是,自己现在真的没有心情去想这些了。这段时间中,发生的事太多太多,多到自己很难适应这一切的变化。

    原来,当日海龙被九天寒妃玄天冰救回极冰之地后,玄天冰发现,海龙的身体虽然已经被毁坏的极为严重,但是内腑却被自己所赠的极玄寒冰罩护住,她凭借着自己强大的修为,以寒冰之力帮海龙重塑金身,引海龙体内金丹之力,将毁坏的经脉一条条重新建立起来,同时激发他自身潜力,使其以最快的速度恢复着。经过几个月的时间,海龙的身体终于恢复的差不多了,当他在极冰之地清醒时,竟然惊讶的发现,寒冷对自己再没有什么影响,在极玄之玉旁,竟然感觉不到什么寒冷。玄天冰告诉他,为了能恢复他的身体,自己用极玄冰玉为骨,为他重新塑造了骨骼,所以,此时的海龙,本身已经是极冰之躯,自然不会受到什么影响。他这一身极玄冰骨在玄天冰所赠的极玄寒冰罩引动下,本身就具有着强大的防御力,更由于其绝对零度的作用,以后任何火焰都无法伤害到他的身体,就连红龙的天火也不行。但是,海龙的身体毕竟损伤太重,虽然身体恢复了,他的修为却大为减弱,重新回到了不坠初期的境界。就在海龙还想继续问下去的时候,玄天冰突然告诉他,此时连云宗已经到了水深火热之中,有敌人大举来侵,海龙大惊,赶忙哀求玄天冰出面相救。但是,玄天冰却告诉他,虽然自己被贬入凡间,但由于在仙界的身份极高,所以才能保留了修为,但是,绝对不能为凡间的事情出手,否则,在时机不成熟的情况下,必然会招来仙界的绞杀。无奈之下,海龙只得一个人出了至云峰,以最快的速度登上了接天峰。

    一上接天峰,海龙就发现了微妙的形势,他清楚的判断出,邪祖才是这场拼斗的关键。为了能保住连云宗,他依然上前,独对邪祖。刚开始时他说的几句话完全是自己设计好的,他在赌,赌邪祖就是天琴。因为他深信,天琴是爱自己的,绝对不会伤害自己。他挨的那一下攻击并没有受到丝毫损伤,首先,邪祖就没有用多少力,何况,海龙现在已经是极玄冰骨之身,岂是那么容易伤害的,他身上的骨骼就已经是一件强大的防御仙器。但是,当他强逼自己喷出那口鲜血时,心中突然涌起了对天琴浓厚的思念,再也没有了作戏的感觉,他将自己内心深处的话完全倾吐出来,他不知道会有什么结果,也不知道自己这样能否保住连云宗,但是,他依然选择了这样做。

    邪祖的反映让海龙大为欣喜,因为,邪祖的离开不但拯救了连云宗,而且,他也可以完全肯定,邪祖就是天琴。否则,她听了自己唱的那首不成曲调的歌不会有这么大反映,得知天琴没死,虽然心痛于连云宗弟的损伤,但在海龙内心深处还是有和几分兴奋。

    “宗主。”一个充满了悲戚的声音响起,将海龙从思绪中惊醒过来,他回身看去,只见这说话之人正是自己的六师傅道通。

    “六师傅,您还是叫我海龙吧。”

    道通摇了摇头,道:“不,现在你是一宗之主,要有宗主的尊严,我真替你高兴啊!宗主,我是来向你禀告各宗损伤情况的。连云宗负担以上境界高手一千五百一十二人,死一千零六十人,重伤十三人,几乎剩余的也全都带有轻伤。我们摩云峰损伤最为惨烈,除了我以外,已经尽皆罹难,就连道修大师兄也死在了戾天手下,道明师傅他老人家快不行了,你过去看看吧,恐怕,他的**保不住了。”

    海龙心中大惊,悲意瞬间上涌,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师傅们竟然只有灵通活了下来,回想起以往在摩云坪时的种种,不禁泪水横流。激动的道:“快,快带我去看看道明。”

    在灵通的带领下,海龙来到了接天广场一个角落,道明真人全身是血的倒在那里,帮他疗伤的,正是飘渺的弟道云真人,当初,道云还曾经在接天峰上帮海龙挡过道明一击,此时,道云眼中泪水不断滴落,显然悲伤到了极点。

    海龙快步走到道明真人身旁,握住他的腕脉,将自己淳厚的神之力输入到他体内,道明胸口出有一个碗口大的血洞,虽然血已经止住了,但是这巨大的伤口看上去是那么的恐怖,如果换做普通人,受到这么重的创伤恐怕早已经死了。

    在海龙的神之力帮助下,道明全身一颤,缓缓睁开了双眼,看着海龙关切的目光,他不禁流露出一丝苦笑,喃喃的道:“没想到,真是没想到啊!我最得意的徒弟竟然是你。痰盂儿,还记得这个道号么?当初我是因为你对我不敬故意给你起的。现在你已经是海龙道尊了,今后,你可要好好管理连云宗啊!我这身皮囊是不行了,可惜,我还有半葫芦怪前辈留下的猴儿酒没喝完。”

    海龙身体连颤,他强忍着不让自己的泪水落下,道明真人虽然曾经伤害过他,但是,也曾经送过他法宝,并且真心的关怀过他,本来,海龙还想在当上宗主之后对道明好些,以报答他的恩惠,可是,此时他却已经要去了。眼中冷光连闪,海龙紧紧的握着道明的手道:“告诉我,是谁把你打成这样,你放心,我以连云宗宗主的身份发誓,这个仇,我一定会帮你报的。”

    道明真人苦笑道:“伤我的,好象是妖宗的一个混蛋,有翅膀的,你放心,我的肉身虽死,但元神是不会灭的。海龙,我求你件事。你一定要答应我。”海龙点了点头,道:“你说,只要我能做到的,我一定答应你。”

    道明流露出一丝狡诈的笑容,勉强扭头看了一眼身旁的道云真人,断断续续的道:“道……云,你……知道,我一……直以……来都……很喜……欢你……的……。但……是,……我这模……样……确实……让……你无……法接……受。海龙……宗……主,我唯……一……的要……求就……是,……在我的……元……神觅……体……转世后……,……你……能让道……云做……我的师傅……和领路……人,带我……重……新恢……复……修为……。”

    海龙楞了一下,扭头看向道云,问道:“道云,你愿意么?”

    道云深深的看了一眼道明,喃喃的道:“我们从进入连云宗后认识的第一天起就一直在斗,我并不是一个以貌取人的人,但我的好胜心太强了。其实,在我心中,有他的位置。宗主,我愿意做他的领路人。道明,你个混蛋,你给我听好了,只要你的元神能够顺利转世,我,我就嫁给你,做你的道侣。这不是你一直就想的么,为了我,你也一定要转世成功。”

    道明眼中光芒大放,喝道:“好,道云,你等我。”寒光一闪,道明真人凭借着自己最后一丝法力,催动着飞剑刺透了自己的心脏。青光闪烁,一道光影转瞬间消失在众人面前。

    看着道明颓然倒地的惨躯,道云再也忍耐不住自己心中的悲伤,顿时痛哭失声。

    海龙扭头向道通问道:“六师傅,道明他转世后还能保持原有的记忆么?”

    道通道:“师傅他老人家修为深厚,已经达到了霞举后期的境界,只要转世成功,一定能保持原来记忆的。”

    海龙强忍心中的悲意,他知道,现在自己一定要坚强起来,作为连云宗的新宗主,自己必须给连云宗弟们带来信心,绝不能有过多懦弱的表现。沉重的点了点头,强忍悲意,飘身而起,缓缓上升到半空之中,将神之力注入到自己的声音之中,沉声道:“连云宗的弟们,今天,我们连云宗经历了前所未有的磨难。但是,我们并没有让敌人得逞,是你们的勇敢和坚强捍卫了连云宗的尊严,我以你们为荣。我宣布,从今天开始,连云宗封山五百年,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出山一步,大家要全力修行,在这五百年中,使我们连云宗恢复元气。今天的仇我们一定回报,我们的同门不会百死,邪道三宗一定会为此付出代价。我命令,各位道尊不可有任何保留,将本门所有法术尽传于各峰弟,大家谁也不可松懈,为了连云宗的未来,我们一定要振作起来。”他的声音远远传去,在海龙全力催动的神之力作用下,声音覆盖了连云山脉七十二峰的每一个角落。

    众弟在天亭、天月的带领下同时恭敬的道:“谨遵宗主法谕。”

    海龙飘身落在飘渺身旁,道:“老婆,这边你们先收拾残局,我要去找玄天冰姐姐,我的身体虽然恢复了,但现在对自己的情况还不是很了解,现在身体似乎比以前有了很大的改变,我要向她问清楚。这边就靠你们了,当务之急,是先要恢复连云宗仙阵。哦,对了,今天面临如此危机,怎么没有看到弘治,如果他在的话,应该能起到不小的作用。”

    飘渺点了点头,道:“你放心吧,这边有我们。弘治并不是不想帮我们。只是这几天小机灵似乎进入了一个灵兽修炼的新境界,处于非常危险的情况之中,为了能让它安心修炼,弘治在猴林中为它护法,并帮它提升修为呢。一直都处于入定状态,对外界的事恐怕不知道。”海龙点劳动点头,虽然飘渺没有多说什么,但海龙能从她的眼眸中看到深深的情意。在飘渺的小手上轻捏一下,海龙又谢过三位南疆大神,飘身而起,朝至云峰的方向而去。

    连云山脉五百里外的一片树林中,人邪、地邪、戾天、乌鸦、金十三等人聚集在一起,他们的目光都落在气息不匀的邪祖身上。

    戾天脾气暴躁,第一个忍不住,怒道:“邪祖,今天的事如果你没有一个好的解释,我绝不会善罢甘休的。明明我们已经占据了上风,只要你将那个小击杀,然后再灭了连云宗的那两个散仙,今天的胜利就是我们的。可是你呢?事先说的那么好听,到了关键时候却突然撤退,我们三宗损失了近半精英,难道就这么算了?尤其是我们魔宗和妖宗的三位散仙前辈惨死,实力大大削弱了,一旦连云宗仙阵恢复,我们很难再攻进去。邪祖,我一直以为你是个人物,没想到你竟然会临阵脱逃,我真是看错了你。”

    其他人虽然没有说话,但包括人邪和地邪在内,显然都很认同戾天的话,他们的目光集中在邪祖身上,等待着他的回答。

    邪祖低沉的声音响起,“你们以为我不想灭了连云宗么?但是,他们那新任宗主身上有着一件强大的仙器,即使是我,在击杀他的情况下恐怕也会受到重创。今天的情况你们都看到了,在总体实力上,我们未必就能占据到什么上风。如果我击杀了连云宗的新宗主,恐怕天月和天亭就会立刻碎丹相抗。人邪,地邪,你们有勇气也碎丹和他们死拼么?”

    人邪、地邪对视一眼,两人都皱着眉闭上了眼睛,确实,他们根本下不了决心冒着形神俱灭的危险而碎丹。天凌碎丹时所产生的强大力量给了他们极深的恐惧。邪祖接着道:“一旦天亭、天月碎丹而全力攻击,恐怕我们不但灭不了连云宗,还会全军覆没在那里,退一步说,就算我们成功的将连云宗灭掉,残余的实力还能和其他各大正道宗派对抗么?如果他们联合起来向我们发动反击,有什么结果不用我说了吧。各位都是我邪道举足轻重的人物,应该知道权衡利弊之下该怎么做。其他的我不多说了,如果你们还认为我选择撤退是错误的,那你们大可退出邪道联盟,我绝不会去找他的麻烦。”

    众人面面相觑,虽然心中依然不忿,但他们也不得不承认,邪祖说的很有道理,况且,现在魔宗、妖宗实力大损,而邪宗还有三名散仙级的高手在,一旦脱离了邪道联盟,恐怕谁也不会好过。金十三最为奸猾,首先示好道:“你说的对,看来,我们考虑还是不够全面。只是,没想到连云宗竟然实力如此强悍,在我们三宗联盟之下还能抵抗的住,尤其没想到的是,我兄弟和南疆两位大神也加入了他们的阵营,今后再想消灭连云宗恐怕难了。”

    邪祖沉声道:“虽然我们此次并没有覆灭连云宗,但也令他们元气大伤,至少在一段时间内不会对我们邪道构成威胁。此次我们损伤虽重,但元气未伤。你们放心,我当初既然说过要统治整个神州,就一定会向这个目标努力。好了,不必再多说,先回北疆休整,在今年之内,我们还要发动一次攻击,这次的目标,是五照仙。我相信,五照仙的实力比连云宗要差的多,而且未必有散仙在,只要大家齐心合力灭其一宗,对我们将来统一神州正、邪两道还是很有好处的。”

    戾天重重的点了点头,带着自己的手下,腾云而起,头也不回的去俩。金十三也不好再多留,和手下四大护妖法王随后离开。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邪祖重重的叹了一声,虽然他所说的一切都是事实,但他心中真的是这么想的么?

    一边飞行前进着,戾峰向怒气冲冲的戾天汇报道:“义父,我们这次的损失很大,不但鬼魔、厉魔两位前辈形神俱灭,魔尊的数量也减少了一半。义父,我看邪祖临时选择撤退这件事并没有那么简单,当时,她一击已经重创了那连云宗新宗主,但那新宗主似乎向他说了些什么,他显得很激动,然后就退走了。您还记得当初我们消灭红龙时邪祖曾经将那连云宗新宗主海龙困入自己的禁制之中么,他们之间修为相差那么多,那段时间里,邪祖完全有能力杀了他,但是,他却没有那么做。而且,今天红龙突然出现,杀了我们不少人,虽然威势远不如前,但显然是为那连云宗新宗主所用,恐怕,邪祖和连云宗那新宗主之间有着非比寻常的关系。”

    戾天目光流转,恨恨的道:“邪祖身上一定有着什么秘密,当初他对我和金十三说无法修炼老君录上的功法我就已经起疑,依照他现在散仙的修为却没有天劫降临的情况看,很有可能就是老君录的作用。这件事,我绝不会跟他善罢甘休的。”

    戾无暇道:“义父您别生气,现在邪宗实力大盛,我们有没有了散魔的支持,根本不足以与其抗衡,我看,还是暂时休整的好,机会总是有的。”虽然魔宗高手损失不少,但此时戾无暇心中却并无不快,终于和戾峰破除了隔阂,她心中的兴奋已经掩盖了一切。

    戾天长叹一声,道:“现在也只能如此了,想当初,我魔宗执邪道之牛耳时何等威风,现在却落得要仰邪宗鼻息行事,我真是不服啊!”

    戾峰眼中寒光一闪,低声道:“义父,通过今天攻击连云宗的过程,我心里有个想法。如果这个想法能实现的话,恐怕邪宗也未必奈何的了我们,只是,这个办法极伤元气,对长远而不利,我们要谨慎用之。”

    戾天眼中精光一闪,道:“顾不了那么多了,有什么好想法你就说出来,义父一定支持你。”

    戾峰冷酷的道:“这个方法很简单。您想,以天凌的修为,在碎丹之后爆发出的力量竟然消灭了同等级的三名高手。如果我们用忘灵术控制部分手下的神志,到关键时刻,强行命令他们碎丹攻敌,绝对可以在短时间内爆发出前所谓有的实力。超过大道境界的魔尊如果碎丹,其实力应该会赶上散魔了吧。我们现在还有十六位魔尊,只需要控制一半人的神志,就足以与神州任何一宗抗衡。”

    听了戾峰的话,戾无暇心头不禁一颤,她自己已经非常狠辣了,但戾峰这个绝户办法却是她没敢想过的。

    戾天眼中光芒暴涨,一瞬不瞬的看着自己身旁的义,在他的魔光注视下,戾峰不禁有些胆寒,低下头道:“这只是我的一个想法而已,如果义父您觉的不妥,我们再想想其他办法吧。”

    戾天突然哈哈大笑起来,一个强大的禁制将他和戾峰、戾无暇圈在其中,“好,好,不愧是我戾天的儿,你这想法正合我意。如此做法可以让我魔宗瞬间成为邪道最强大的力量。而且,不是一半,我要将这种方法用在剩余的所有魔尊身上。他们的修为虽然都不弱,但我有绝对的把握可以控制住他们的神志。峰儿,这些魔尊被我控制了神志后,全部交由你和无暇支配,还有,你要再从我宗中挑选出百名高手,施以此法,组成碎丹敢死队,有起事来,他们将是我魔宗的秘密武器,邪祖、金十三,你们一定想不到我会有这个办法吧。你们等着,关键的时候,我会让你们知道魔宗的厉害。”全身散发出强大的戾气,为了让魔宗强大,现在的戾天已经有些疯狂了。

    戾无暇有些担忧的道:“义父,这个办法虽然能解决目前的问题,但对我们长远的发展却没有好处,一旦魔尊们都失去了神志,不但他们的修为提升的速度会减慢,而且他们的门人弟恐怕也不会善罢甘休啊!从长远角度上来说,没有魔尊向下面弟传法,对我们魔宗今后实力的提升很不利,您要慎重。”毕竟关系到魔宗的未来,她对戾峰的这个想法不是很支持。

    戾天沉声道:“现在也顾不上许多了,等一回到北疆之后,就将魔尊们集中在一起,对外就说他们集体研习我所传授的密法。至于传授弟的事,无暇就要辛苦你了,我相信,以你的智慧,定能妥善处理此事。不必再多说,我意已决。至于你和峰儿的婚事,等碎丹敢死队的事完成后再说,我离度劫之期已经不远了,你们两个一定要支撑起整个魔宗,不要辜负义父对你们的期望。”

    戾天的话已经说到了这份上,戾无暇还能说些什么呢?只得无奈的点了点头,道:“是,义父。”

    海龙飘身穿入极冰之地,轻车熟路的向深处走去,现在,玄芒已经把他当成了自己人,不会再对他发动攻击了。而且,在这里他也再不会感觉到什么异样,丝毫没有寒冷的感觉。转过几个弯,海龙来到极冰之地的最深处极玄之眼前,玄天冰正盘膝坐在极玄冰玉之上静修着,极玄冰玉的体积比以前足足小了一半,据玄天冰说,现在只能勉强挡住极玄之眼散发的寒气了。没有打扰玄天冰,海龙坐在一旁,看着身披自己所赠长袍的玄天冰,他的心渐渐的静了下来。连云宗众弟的死给他带来了深深的悲意,但是,他现在却不愿意再多想什么,就算再伤心又能怎么样?那些弟也不会活过来了。他清楚的知道,现在自己最需要的,就是在短时间之内提升力量,让自己达到一个新的高度,否则,没有一个强大的宗主领导,连云宗又怎么能再度崛起呢?

    “你来了。”玄天冰淡淡的声音响起,面对海龙时,她已经没有了最开始的冰冷,对于这个弟弟,她心中早升出几丝亲切之感。

    海龙点了点头,沉声道:“邪道三宗联手入侵,不但破了连云宗护山仙阵,而且还造成了极大的伤亡。”

    玄天冰轻叹一声,道:“人,总是有生有死的,就是仙人也不例外。其实,你们修真者完全没有必要羡慕仙人的生活,那是比凡人更加孤寂的,除了修炼以外,几乎没有什么事情可做。要知道,没有仙帝的命令,仙人是绝对不许随便进入任何一界的。并且,仙人之间的结合必须经过仙帝同意,绝不允许私自在一起,否则,会受到极其严厉的惩罚。弟弟,你知道么,孤独有的时候比死更可怕。想开些吧,死虽然是生命的终结,但它又何尝不是一个新的开始,只有超脱了生死之外,自身的修为才能达到另一个境界。”

    海龙眼中一亮,似乎已经明白了什么,点了点头,道:“谢谢你,姐姐。我这次过来,一个是想看看你,另一个,就是想问一下,现在我的身体到底是什么情况,虽然修为比以前低了,但是我却觉得自己身上仿佛多了些什么似的。而且,对这具新的身体,我控制的还不太好。”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