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接天升仙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接天道尊正色道:“第三重天劫不是轻易可以度过的,如果事不可为,你们一定要立刻退开,大不了,我舍弃这身旧皮囊转而修炼散仙。”

    正在这时,天空中突然传来无与伦比的巨大压力,在那恐怖的压力下,重伤的几位道尊脸色顿时变得煞白,他们已经没有再出手之力了。天空中的劫云渐渐发生了变化,云层开始如同旋涡般旋转起来,劫云越来越厚,旋转也越来越急,众人可以清晰的看到,在劫云之中不断闪烁着的一道道闪电,第三重天劫,马上就要降临了。

    飘渺安顿好其他几位道尊,飞身到海龙身旁。两人对视一眼,目光中都流露出了坚毅之色。海龙在心中向红龙道:“老红,你有没有应付这天劫的把握。帮帮接天师兄吧。”

    红龙的声音响起,“不是我不愿意帮你。这种程度的三重天劫,我也很难抗衡,而且我现在能量并未成型,一旦与天劫之雷接触,必然会魂飞魄散。对不起,我实在是帮不上你了。不过,我到有个办法你可以试试,虽然有一定的危险性,但凭借着九天寒妃送你的那件防御至宝。至少是死不了的。这样,虽然肯定抵消不了第三重天劫的威力,但也能够削弱它的攻击力。你放心,因为你并不是应劫之人,所以天雷不会追着你轰的。”海龙几乎没有犹豫,立刻道:“那你赶快告诉我,到底是什么办法。今天无论如何我也要帮助宗主师兄度过劫难,反正我死不了就行。受伤就无所谓了。”

    红龙道:“还记得在你接受那三个散仙测试时,过了第二关以后法力产生变化,而且影响到龙翔玉的事么?在那时,你已经激发出了龙翔玉一定的能力。九天寒妃那天说,龙翔玉乃仙帝之宝,其必然具有着无比强大的威力。而且他不像你的千钧棒那样,是无坚不摧的特性。本身有着固定的攻击模式和能量运转的能力,你需要的,就是用发力激发这个能力而已。在你没有达到仙人境界之前,龙翔玉的威力应该更大于千钧棒。你可以试一下,将意念和法力完全沉浸在龙翔玉之中,你就会学会龙翔玉已经可以被你所用的攻击之法了。”

    海龙心中一喜。看了身旁的飘渺一眼,道:“老婆,你和小治护着宗主师兄,我先试着抵挡一下。你放心,一旦不可抵敌,我会立刻退开的。”飘渺点了点头,道:“一定要小心啊!记得用极玄寒冰罩。”

    海龙答应一声,向接天道尊道:“宗主,您一定要小心了,如果我接不住,一切就全靠您自己。”

    接天道尊轻叹一声,道:“师弟,你这又是何苦呢?现在,你已经是连云宗的宗主了,一切要以本宗为重,不论我能否度劫,你都一定不能有事。连云宗需要你的领导。”

    海龙道:“师兄,你不用多说了。放心,我命硬的很,死不了。”说完,海龙腾空而起,漂浮在百米高空中。离的劫云近了一些,他清晰的感觉到劫云所带来的压力骤增,那无形的气息,似乎在不断挤压着他的身体似的。深吸口气,海龙将千钧棒收回到乾坤戒中,按照红龙所说,将自己的意识和法力完全沉向龙翔臂之中。右臂渐渐热了起来,海龙隐约间,似乎看到一条九爪巨龙在云朵中不断的盘旋飞舞着。一股庞大无比的仙灵之气,不断从那头巨龙身上散发而出,滋润着自己的意识和法力。顷刻间,海龙的意识和法力前所未有的融合起来,他突然惊讶的发现,自己的身体仿佛就是那头巨龙。脑海深处突然多了些东西。

    天空中,劫云的旋转已经达到了一个接近饱和的状态,隆隆滚雷声,震的大地不断的颤抖,天与地似乎融合为一体,完全变成了鲜艳的红色,接天道尊的脸色刷白,拼命将自己的法力催生到极限,厚实的蓝色光芒,已经将他的身体完全掩盖住。庞大的气势使周围所有的植物完全支离破碎。受伤的重位道尊被他那无比强大的法力送出千米之外,屹立在那里,接天道尊宛如天尊一般。

    飘渺抵御空中传来的压力反而比接天道尊要轻松一些,眉心处的蓝色光星大亮,身体周围不断散发出一层层霜雾,淡蓝色的极玄寒冰罩完全将压力排除在外,弘治的佛座莲有着不下于极玄寒冰罩的防御力,黄色的佛光晶莹剔透。他宝象庄严的盘坐于那里,依旧在不断的梵唱着。

    飘渺忧心冲冲的看着空中的海龙,她突然惊讶的发现,海龙的身体开始发生了变化,右臂处的外衣渐渐破碎了,化为齑粉消散于空气之中。他那莹润的肌肤开始变色,一会儿的工夫,整条手臂已经变得通红。海龙仰起头,眉心处蓝光闪耀,极玄寒冰罩骤然发挥出强大的防御力,将他的身体包裹在内,黑色的长发随风飞舞,海龙护体的白色神之力也随着手臂开始变色,由白转红,他的双眼骤然电射出一红一白两道不同的光芒,右臂缓缓抬起,全身散发出无与伦比的霸气,宛如魔神一般,看上去是那么的高大,其威势之盛,竟然不在下方已经达到劫成境界的接天道尊之下。龙吟声从海龙口中飘荡而出,由弱逐渐变强,顷刻间响澈于天地之中。仿佛受到了那激昂的声音震荡,空中旋涡般的劫云发出一声巨大的轰响,地面上,以接天道尊为中心,迅速的龟裂着,接天道尊再次喷出一口鲜血,护体的蓝光顿时弱了几分。就在此时,在那劫云旋涡的中央,一道直径十米的巨大雷光在无数紫色激电的环绕下笔直而落,虽然下落的速度没有第二重天劫时那么快,但它每下降一分,地面上的压力就会增大一分,以接天道尊为中心,方圆千米之内的地面竟然在随着这第三重天劫的降落而不断下陷。

    海龙的龙吟声突然变得无比高昂,在这几乎无法抵御庞大天雷面前,他没有流露出丝毫畏惧之色,他右臂高举,怒吼道:“龙——翔——灭——劫——爆——”所有护体的能量骤然转为高贵的紫色,海龙宛如变了个人似的,冷酷的面庞上没有丝毫表情,一条紫色的腾龙围绕着他的身体快速旋转起来,龙形清晰,竟有九爪,龙首怒吼一声,全身紫光大涨,龙身上的鳞片完全乍起,毫不畏惧三重雷劫的降临骤然飞升,在氤氲紫气的包裹下,以一往无前的气势迎了上去。“轰——”紫色巨龙同雷光融合为一,巨大的轰响声令天地随之颤抖,地面瞬间下降三米,原本的泥土和植物完全变成了齑粉,本想帮助接天道尊的飘渺和弘治,完全被那骤然产生的爆炸力压入了大地之中,根本来不及作出任何反映雷光在紫色巨龙的法力冲击下剧烈的激荡起来。光芒骤敛再次爆发,速度骤然提升十倍重重的轰了下来。

    海龙的意识回到本身,他刚才只是觉得自己仿佛释放出了什么,眼神刚恢复了以前的光彩,他就看到了无比强大的雷劫如同怒吼的狂狮一般吞噬了自己的身体,他最后的一思念头是悲哀,自己已经用了全力却依然无法抵御这天雷,他又怎么能不悲哀呢?下一刻,他已经失去了知觉。

    轰——,再次爆发的天雷重重的轰击在接天道尊身上。世间一切,仿佛都静止了一般。

    云飘雾散,被红色劫云布满的天空渐渐恢复了原有的澄蓝,阳光普照大地,在这充满温暖的光芒照耀下,上千平米、足足下陷十米的地面显得那么萧索。止水疯了似的向下限的地方冲来,泪水布满了她的面庞,她刚才清晰的看到海龙的身体被天雷所吞噬,此时,她的心如同撕裂般疼痛,哭喊着,提聚自己剩余的法力以现在所能达到的最快速度冲入了下陷之地,“海——龙——,你不能死啊!”此时,她已经完全明白了自己的心思,她爱海龙,早在南疆的时候,她就已经深深的爱上了这个不羁的男。

    轰,轰两声,两道身影从泥土中爆发而出,分别闪耀着淡蓝和金黄色的光芒。在佛座莲和极玄寒冰罩的保护下弘治、飘渺都没有受到致命损伤。两人飘落在地,却发现地面上满目沧夷,除了中间地面上的大洞以外,再没有其他踪迹。

    此时,止水已经第一个冲了过来,她激动的扑到飘渺身前,抓住飘渺的双臂泣道:“师姐,海龙呢?海龙呢?”

    飘渺娇躯颤抖着,她最后看到的同止水一样,海龙已经被雷光吞噬了,她声音颤抖着道:“龙,龙他……”

    弘治此时已经没有了宝象庄严,他呆呆的站在那里,喃喃的道:“大哥,大哥他被天雷轰中,恐怕,恐怕已经……”

    正在这时,恢复晴朗的天空再起变化,一片七彩祥云飘然而至,在赶到飘渺身旁的众位道尊惊讶的注视下,祥云中散发出一道柔和的光芒,澎湃的仙灵之气飘然而出,受伤的众位道尊在仙灵之气的滋润下,顿时感觉到自己身上的赏识轻了几分。那仙灵之气直接注入到地面的大洞之中,光晕流转,周围的一切都开始发生了变化,原本塌陷的地面缓缓上升,一株株植物生机盎然的从泥土中钻了出来。

    如此异象顿时使众人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他们都知道,仙灵之气出现,代表的绝不会是坏事。

    七彩光晕流转,那原本被轰出的大洞中缓缓飘飞出一大团黑色的事物。众人定睛看去,那竟然是两个人的身体。其中一个身体上的黑色如同灰烬般不断的剥落,淡蓝色的光芒渐渐流转,一颗拳头大小的蓝色光团飘飞而起,笼罩着那个人影。

    最熟悉连云宗典籍的至云道尊惊呼道:“啊!那是地丹,那是金丹的地丹境界啊!难道,难道师兄他成功了么?”

    那条身影渐渐被蓝色的光团染上了蓝色的光芒,身影渐渐站直于空中,正是接天道尊,此时的接天道尊全身**,似乎本身的皮肤就在散发光芒似的,背后那原本是圆形的光环变成了菱形,在他的额头上,多了三条弯曲的金线,身上的光芒渐渐发生了变化,变为了一套儒装长袍,在仙灵之气的衬托下,接天道尊的身体缓缓上行。

    祥和的声音响起,“接天,你历经四千一百六十一年的修炼,经过天界考核,接下三重天劫,我以天界陨雷天君之名,准你入天界为仙。从此跳出凡间外,不在五行中。现随我返回天界,受仙帝之封。”地面完全恢复了正常,就向从来没有经过天劫的洗礼一般。

    接天道尊缓缓睁开了双眼,眼中流露着虔诚的光芒,双手抱着另一条焦黑的人体,跪倒于半空之中,恭敬的道:“谨尊天君指点。”眼中流露出一丝淡淡的悲哀之色,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双臂上的黑色人体,轻叹一声,将其抛落。

    原来,在第三重天雷之劫降临时,海龙凭借着从龙翔玉中新领悟的绝学,搅乱了雷劫的攻击。当雷劫再次爆发时,威力只比第二重天劫强上一点而已。天雷降临,将海龙同接天道尊一起轰入地下。凭借着多年修为,接天道尊终于在自己**被完全破坏前顶住了天劫的轰击。算起来,这第三重天劫,海龙到替他挡了一多半。就在接天道尊重伤垂死之时,九天祥云降临,以仙灵之气将应劫后的接天道尊重塑金身,他终于成为了即连云祖师后第二位得升天界的仙人。

    飘渺全身大震,飞身而起,同止水一起冲向那黑色的身影,小心翼翼的将他接入怀中。

    接天道尊的身形继续上升,他单掌竖立于胸前,脚下凝结成滚滚七彩祥云,他淡淡的道:“各位师弟、师妹,为兄走了。海龙因我而伤,虽然尚有一线生机,但全身经脉尽皆焚化,你们务必要救他重生。”

    先前的祥和声音再起,“接天,如今你已是仙界中人,不宜多管凡间之事。来。”接天道尊上升的速度骤然增加,转瞬间融入到空中的祥云内消失不见。光芒流转,七彩祥云逐渐变小,终于消失不见。

    接天道尊成功升仙了,但在场众人却谁也高兴不起来,已经定下的下任宗主此时生死不名,他的身体竟然如同焦碳一般,连形貌都已经无法看出了。没有一个人知道此时应该怎么做。飘渺清晰的感觉到海龙的身体无比脆弱,如果用法力注入,恐怕会顷刻间崩溃。

    正在这时,三团青色光云飘落,显现出三个人形。飘渺等众位道尊同时一惊,看到这三个人慌忙跪倒在地,恭敬的道:“参见祖师。”

    止水焦急的道:“师傅,您快救救海龙吧。他为了帮接天师兄登仙,自己承受了大量天雷的攻击。”

    天月正是止水之师,虽然当初只传授了止水一段时间道法就觅地潜修,后经天劫而化为散仙,但是她对自己这个弟还是非常疼爱的,慈祥的道:“孩,这一切都是天命啊!接天能够度劫升仙,对我连云宗来说,是一件无比骄傲的事。海龙真是个好孩,我们也没想到,他竟然会如此冲动。来,让天凌师兄看看。”

    天凌伸手一吸,将海龙那焦碳般的身体吸到自己面前,全身仙气流转,不断通过自己的仙灵之气探询着海龙的身体情况。

    良久,天凌长叹一声,无奈的摇了摇头。

    所有的人都木然了,天凌的摇头,相当于给海龙判了死刑。这位连云宗最强大的长老都没有办法,那海龙的命运就只有死亡了。

    天凌道:“海龙所受的创伤实在太重了。肉身中的经脉完全被焚化,而且血液凝固,就连灵台处的金丹都已经无法感觉到。现在不知道是一股什么能量护住了他一丝元神,否则,他早已经死了。而且,很有可能是形神俱灭。我曾经接受过天劫,这第三重劫的威力根本不是人力所能抗衡的。哎,成全了一个接天,却毁了一个海龙,连我都不知道,这究竟是得是失。”

    止水跌坐在地,喃喃的道:“不,这不可能。海龙他不会死的,他上次碎丹都没有死。海龙的师傅啊!你在哪里,你快来救救他啊!”周围的一切都还是那么寂静,听着止水那如泣如诉的声音,众人全都涓然泪下。飘渺脸上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站起身,从天凌面前小心的将海龙那焦碳般的身体抱入怀中,喃喃的道:“龙,你能听到我的声音么?我们回飘渺峰好不好。回我们自己的家。从今以后,我们永远不分开。”

    止水楞楞的看着飘渺,突然,她好象决定了什么似的,大步上前,走到飘渺身旁,毅然道:“师姐,让我跟你一起去吧。”

    飘渺深深的看了止水一眼,道:“你想清楚了么?”

    止水郑重的点了点头,道:“师姐,带上我。我再也不会逃避什么了。我爱海龙,让我跟你们一起去吧。”

    飘渺轻叹一声,道:“苦等三年,他终于从祖师的测试中归来,但只是匆匆见一面,他就已经去了。生又如何,死又如何。既然你愿意随我们去,那就去吧。”

    包括天凌三位散仙在内,此时谁也说不出阻止飘渺和止水的话,他们无奈的看着飘渺和止水,眼中都流露出黯然之色。

    “等一下。你们真的想让他死么?”空气的温度没有任何预兆的骤然下降,几乎只是瞬间之中,周围新生的植物上都挂起了一层寒霜。一条蓝色光影从飘渺身前一闪而过,飘渺只觉得手中一轻,海龙的身体已经不见了。但是,她并没有因为失去海龙而愤怒,眼中反而流露出了兴奋的光彩,“姐姐,姐姐你一定要救他啊!”

    蓝光一闪而逝,先前那冰冷的声音在空气中回荡,“放心,有我在,他还死不了,毕竟他还没有完成答应我的事。你们回去等他好了。”

    飘渺眼中重新升起了生的希望,此时止水也已经反应过来,兴奋的道:“师姐,是她,是她么?”

    飘渺用力的点了点头,道:“是的,就是她,现在也只有她才有可能救回海龙了。”

    天凌惊讶的注视着蓝色身影消失的方向,喃喃的道:“是那位前辈。以前我曾经感受到过她的强大。只是,仙人又怎么会停留于这一界呢?”

    …………

    寂静的连云山脉外,突然阴云密布。一片乌云过处,地面上突然多出了上千条身影,他们没有发出一丝声音,静静的站立在那里。

    戾峰看了看昏暗的天空,沉声道:“大家原地休息,等候宗主和邪、妖两宗。”依旧是那么寂静,所有的黑色身影全都盘膝坐于地上。戾峰遥望着如同虚幻般的连云山脉,心中突然升起一丝熟悉的感觉,他微微皱眉,暗问自己,这明明是第一次到西域,却为什么总感觉这里是如此熟悉呢?尤其是不远处的连云山脉,似乎有什么牵动着自己的心一般。海龙的相貌浮现在他眼前,回想着当日海龙说的话,戾峰心中喃喃的道:“他真的认识我么?为什么我第一次见到他就会有亲切的感觉。或许,在我修魔之前,确实见过他?难道,义父曾经用魔宗的忘神术消除了我以前的记忆不成。不,义父不会这样做的。他待我如亲,传我魔宗高深道法,甚至不惜损伤自己的修为帮我提升法力,这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真实,义父绝对不会害我的。”

    “峰儿,想什么呢?”两道身影轻飘飘的落在戾峰身旁,正是魔宗宗主戾天和他的义女戾无暇。

    看到戾天的出现,那上千名魔宗高手立时全部起身,恭敬的道:“见过宗主,见过少宗主。”

    戾天挥挥手,道:“大家自行休息。”

    戾峰躬身道:“义父,姐姐,我只是在想,咱们这次能否成功的剿灭连云宗。连云宗毕竟是正道第一大宗,拥有不少修真高手,达到道尊修为的,就还有七人之多,去了接天道尊,但实力依然不可轻辱。”

    戾天微笑道:“这次我们邪道三宗倾巢而出,连两位老祖宗都来了。我相信,连云宗的护山仙阵一定无法阻挡我们前进的脚步。只要没有了护山仙阵的威胁,其他余皆不足惧。就算他们有几名隐居的散仙,也绝不可能同我们三宗这么多高手抗衡。我有绝对的信心将其剿灭。等这次将连云宗消灭后,我就亲自为你和无暇举办婚礼,至于你们谁愿意以后接替我这个位置,你们就自己商量好了。哈哈,哈哈哈哈。”戾天最满意的,就是自己这对义、义女了,戾峰稳重、狠辣,戾无暇机智诡变。他深信,两人联合,必能将魔宗发扬光大。

    戾无暇俏脸微红,偷瞄了低下头的戾峰一眼,羞涩的道:“义父,等这次的事情结束以后再说吧。”

    戾天哈哈一笑,道:“傻丫头,这有什么可害羞的。也只有峰儿才能配的上你啊!好了,你们计划部署吧。论谋略,我实在不及你们。这次,我就听你们的调遣,可千万不要让义父失望。”说完,身形一闪,消失于茫茫夜色之中。

    戾峰看着娇羞的戾无暇,心中升起一丝异样,刚进入魔宗时,他对这位姐姐充满了尊敬,那时,戾无暇已经是魔宗中叱咤风云的人物。随着法力的不断提升和在魔宗地位的提高,戾峰知道,自己距离这位姐姐越来越近了。当两年前戾天宣布让他们订婚之时,戾峰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对戾无暇尊敬居多,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心目中的女神有一天会成为自己的妻。魔宗这几年变化很大,戾峰和戾无暇绝大部分经历都放在增强魔宗实力和自身修炼之上,像今天这样的单独相处几乎没有几次。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见到戾无暇,戾峰总是说不出话来。

    半晌,还是戾无暇先开的口,“峰弟,你对我们这次进攻连云宗有什么建议么?”

    戾峰全身一震,身上原本冰冷的气息顿时淡了许多,低着头道:“一切全凭霞姐吩咐。”

    戾无暇咬了咬下嘴唇,传音道:“峰弟,我们是姐弟,以后更是夫妻,为什么你对我总是敬而远之,难道,难道我连让你看一眼的魅力都没有吗?”

    戾峰全身大震,他第一次从戾无暇口中听到如此情感流露的话。平日里,戾无暇在魔宗人人惧怕,不论是谁犯了错,她都会毫不留情的杀之。此时,这个冷面杀手看上去却是如此的娇弱。戾峰胸中热血翻涌,冲口而出道:“不,不是的。”

    戾无暇眼中流露出一丝喜意,上前一步,站在距离戾峰不足一尺处,道:“那是什么?你告诉我。我不希望以后嫁一个对我根本就没有感觉的丈夫。”

    闻着戾无暇身上的淡淡幽香,戾峰心神大乱,有些手足无措的道:“无暇姐,我,我……”

    戾无暇似乎今天下定决心要逼出戾峰的心里话,牢牢的盯着他的眼睛,道:“告诉我,你对我到底有没有感觉?我是女孩,我也是魔宗的副宗主,我的性格你是知道的。我最讨厌拖泥带水。如果你对我没有感觉,我现在就去告诉义父,让他取消我们的婚事。我相信,义父一定不会强迫我的。”

    “不——”戾峰大喊出声,他的冲动顿时引来了魔宗众高手的注意。

    戾无暇看向魔宗众高手,眼中厉光连闪,在她强大的气势下,即使是那些魔尊也不禁一一低下了头。纤手一挥,一层禁制将自己和戾峰包裹在内,戾无暇步步紧逼的道:“不,是什么意思。”

    戾峰的脸色有些苍白,嘴角牵动了一下,有些艰涩的说道:“无暇姐,其实,其实我真的没想过要你成为我的妻。”

    戾无暇脸色一变,双手不自觉的握紧了。戾峰眼中流露出一丝迷蒙之色,犹如梦呓般喃喃的道:“无暇姐,你知道么?从我进入魔宗的第一天起,你就是我心中至高无上的女神。我对你的尊敬绝不在对义父之下。看着你信然自若的指挥魔宗高手,看着你那绝美的身姿,我的心甚至会随你而跳动。在我的梦境中,只会出现一个女性,那就是你。我尊敬你,甚至崇拜你。还记得我刚刚开始修魔时,你对我非常关心,还会经常的提点我。那时和你在一起,我真觉得自己好幸福。为了你,为了义父,我没日没夜的苦练道法,拼命的提升自己的实力。”说到这里,戾峰的脸色黯然下来,轻叹一声,接着道:“可是,当我的修为有成之后,我却发现,姐姐你和我的距离越来越远。我拼命的杀敌和展现自己的实力,但是,你却再也不理会我了。一年也很难和我说上一句话,甚至见面时都会故意躲着我。你对我,比对其他门人更加冰冷。无暇姐,我真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难道,我有什么让你不满意的地方么?”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