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神蛊红月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回到房间中,飘渺温柔的帮海龙脱下外衣,道:“龙,你发现没有,刚才那苗族的苗苗姑娘看你的眼神似乎有些不对,尤其是向你敬酒的时候,她眼中的爱慕是谁都看的出的。”

    海龙今天喝了不少,此时已经有些醉意了,伸手搂过飘渺柔软的矫躯,微笑道:“怎么?老婆你吃醋了吗?我和苗苗怎么可能?我们明天一早就会离开这里,恐怕以后都不可能同她见面了。有点困了,咱们休息吧。”

    飘渺温柔的伏在海龙怀中,低声道:“龙,我想,我想今天晚上让你要了我,好不好?我真的很怕,怕会失去你啊!我一定要成为你第一个女人。我要成为你名正言顺的妻,你的修为又有进步,应该不会有问题了。”

    所谓酒为色之媒,虽然海龙明知道自己现在的修为还不是很适合同飘渺发生关系,但此时佳人在抱,那一副任君采摘的样,是个男人恐怕都忍不住。心头一阵火热,他一把将飘渺抱了起来,在她嫩滑的面庞上吻了一下,柔声道:“为什么是第一个女人,而不是唯一的女人呢?”

    飘渺双手搂住海龙的脖,将已经娇羞的如红苹果般的俏脸埋入他怀中,低声道:“我只要做你第一个女人就满足了,其他的,我也不想奢求什么。只要你心里永远有我就好。”

    海龙此时全身已经燃起腾腾欲火,飘身而起,抱着飘渺落在床铺之上,重重的吻上了飘渺的香唇。人丹再次相合,经历了这么多,他们的感情似乎更加升华了。在海龙近乎狂野的侵犯下,飘渺身上的衣服一件件减少。就在海龙的大手探向飘渺那最神秘圣洁的地方时,异变突然发生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剧烈疼痛从海龙体内升起,在没有任何预兆和准备的情况下,海龙惨嘶一声,顿时从飘渺身上跌了下来,剧烈的疼痛使他身体一个翻转,重重的跌倒在地。

    飘渺本已经被海龙侵犯的**高涨,眼神迷离的沉醉于**之中,这突如其来的变化,顿时如同冰水浇头一般,让她从**中惊醒过来,“啊!龙,你怎么了。”翻身下床,她赶忙将海龙搂入了自己怀中。

    大滴大滴的汗水从海龙额头上流淌而下,他双手捧心,身体不断的痉挛着,此时此刻,他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心脏仿佛要碎裂一般,那难以忍受的疼痛已经使他的意志近乎崩溃。

    飘渺手捏法决,将两道青蓝色光芒输入到海龙体内,海龙体内的神之力现在异常紊乱,她输入进去的法力遭到了强烈的排斥,为了不伤到海龙,她只得放弃了。就在飘渺不知该如何是好之时,海龙的痉挛突然减弱了,他大口大口的喘息着,脸上已经恢复了一丝血色。“疼死我了。这是怎么回事。”

    飘渺按住海龙的腕脉,她发现,紊乱的神之力竟然已经缓缓归位,一切也似乎都恢复了正常似的,除了海龙因为剧烈疼痛而有些虚弱的精神以外,其他一切都再正常不过。

    睁开眼睛,海龙感觉到自己仿佛做了一个噩梦似的,如果不是全身已经被汗水湿透,他真不敢想象刚才那撕心裂肺的痛楚是发生在自己身上。和飘渺对视一眼,两人都流露出了骇然之色。他们同时想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海龙的师傅并没有将他完全恢复。

    扶着海龙坐起来,飘渺泪眼朦胧的道:“老公,你,你的身体不会……”

    海龙苦笑着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可是,师傅说我已经没事了啊!难道是我的灵魂或者金丹有了缺陷么?一旦过于激动就会触发伤势。”

    “傻小,乱想什么,你师傅也会失误?你是不是想气的他从天界下来收拾你。”红光一闪,海龙右臂中飘飞出一团红色的光芒。

    看到红芒,他顿时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老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快告诉我。”

    红龙没好气的道:“你也不用法力检查一下自己的身体就妄下定论。你自己的身体并没有事。问题出在入侵到你体内的异物上。你中蛊了。”

    海龙一楞,道:“中蛊?不会吧,现在代表南疆最强的那三个老家伙对我巴结的不得了,怎么会向我下蛊。而且,以我的法力,蛊虫能够入侵的了么?”

    红龙哼了一声,道:“我对蛊术不熟悉,你自己琢磨吧。我也是再刚刚蛊毒发作时才发现的。不过,我可以告诉你解决的办法,只要你用自身的法力转化为三昧真火在自己体内运行一周,自然能将那蛊虫焚化掉。不过,这样做,那蛊虫的主人恐怕就完蛋了。好了,你自己处理吧,如果实在不行,我帮你用天火焚化也可以。”说完,海龙右臂一热,红龙已经重新融入了他的龙翔臂之中。

    海龙怒哼一声,道:“居然敢有人对我下蛊,简直是找死。我现在就焚化了那蛊虫,让那家伙死无葬身之地。”说着,他盘膝坐下,就要以法决催运三昧真火。

    飘渺心中一动,突然道:“龙,你先等一下,我们要把事情搞清楚再说。”

    海龙一楞,道:“这还需要清楚什么?对我下蛊之人必没安什么好心,就算我杀了他,魔哈他们也说不出什么的。”

    飘渺摇了摇头,道:“龙,以你的智慧可不应该如此莽撞哦。你想想,在这羌族领地中,谁可能有对你下蛊的可能呢?”

    海龙渐渐平静下来,拍拍自己的额头,笑道:“我真是气昏头了。谁让那混蛋的蛊虫打扰了我们的好事呢,哎,在男人用下半身思考的时候,脑总是不灵光的。一听你这么说,我也觉得有些蹊跷。”

    飘渺俏脸一红,道:“你呀,总是那么没正经。咱们先好好想想吧。”

    海龙搂着飘渺坐回床上,想了想,道:“普通人可以排除,因为他们的蛊虫不可能无声无息的侵入我体内。只有那些高手才可能办到。而乌拉、魔哈和索托应该不可能。想施蛊在我身上,就一定要接近我,而且有所图谋,会是谁呢?”

    突然,飘渺和海龙眼睛同时一亮,两人异口同声的道:“苗苗。”

    飘渺肯定的道:“对,一定是她。龙,你还记得日耪族长以前说的那个南疆少女的故事么?如果是处女饲养的本命蛊,是非常强大的。以苗苗的修为,如果她向你施展本命蛊确实很有可能成功。我想,她是真的爱上你了,所以才想用这种方法束缚住你。幸好你没有贸然动手,否则本命蛊被焚化,苗苗也同样会死的,那样,恐怕我们和苗族就会结下大仇了。”

    海龙点了点头,皱眉道:“这办法也太极端了吧。我可对那丫头一点意思都没有。现在该怎么办?总不能让那蛊虫一直在我身体里待着吧。我可不想成天提心吊胆的,最关键的是,有了那蛊虫,连和你亲热都不可以了。我一定要把它弄出去。”

    飘渺嘻嘻一笑,道:“老公,你的魅力还真大啊!不论是那些普通的南疆少女还是像苗苗这样的族长之女,都会对你青眯。其实解决的办法和简单,你只要收了那苗苗不就行了。人家姑娘不但是处之身,而且出自名门,不论身世、相貌,都不错的。”

    海龙苦笑道:“你就别糗我了。你又不是不明白,在这个崇尚力量的地方,只要你有实力,就会有美女喜欢。我可不会和那苗女发生任何关系,一想起她那蛊虫,我就恶心。先不说别的,我现在就去找索托,这件事让他处理好了。我相信,他身为苗族族长,一定有办法把这个蛊虫弄出去的。”

    飘渺道:“也只好如此了。”两人穿好衣服,出了房间。

    夜色朦胧,今晚的月亮很圆,皎洁的月光透过神山的空洞照下,给人一种朦胧的神秘感。海龙叫来一名负责巡夜的羌族战士,告诉他有急事必须立刻见索托大神。那名战士不敢怠慢,立刻去禀告。一会儿的工夫,索托就带赶了过来。

    “海龙兄弟,发生什么事了,这么急着找我。我可还刚入定修炼呢。”

    海龙无奈的道:“如果不是急事,我也不会麻烦你了。如果我猜的不错,现在你女儿的本命蛊就在我体内。”

    索托大惊失色,上前一步走到海龙面前,一把抓起他的手腕,然后脸色凝重的从怀中掏出一个白色的小瓶,打开瓶盖,送到海龙鼻端,道:“闻一下。”

    海龙用鼻深吸口气,顿时一股清凉顺喉而下,眨眼间传遍全身,在通体舒畅的感觉中,他清晰的发现,在自己左胸心脏部位附近,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蠕动似的。

    索托脸色凝重的看了海龙,怒道:“这丫头,真是太不知天高地厚了。没错,在我们苗族,只有她的红月蛊是这样的反映。”

    海龙道:“老索托,你先别生气,既然是你女儿放的,那就好办了。你赶快帮我弄出来吧。身体里多了个东西的感觉,可不怎么好。”

    索托皱眉道:“正是因为这蛊虫是我女儿放的,就更不好办了。兄弟,你不知道,这红月蛊乃南疆第一本命蛊,有神蛊之称,其威力之强,即使是我被它入侵到体内也很难解决。就是修真者的三昧真火也无法将它烧死。这种蛊虫被我们南疆人称为不死之蛊,几乎没有任何办法可以杀死它。尤其是它此时正在你体内,就算我们有办法把它杀死,恐怕你的身体也受不了。”

    海龙和飘渺面面相觑,道:“不会吧。索托大哥,苗苗也太狠了。”

    索托叹息一声,道:“她并不是心狠,而是太喜欢你了。你不知道,那天你碎丹死后,这丫头磨了我半天呢,后来你复活,她让我向你提亲,但我知道你和她是不可能的,就将她回绝了,没想到这丫头居然会做出如此极端的事来。现在也只有一个办法了。来人,去把苗苗找来。兄弟,你放心,这件事因苗苗而起,我一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只要是南疆女使用的本命蛊,想解除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和那个女发生关系。这件事既然是苗苗做的,无论如何我也要让她帮你把蛊解了。”

    海龙听出了索托话语中的含义,摇了摇头,道:“索托大哥,你的意思我明白,但是,我绝对不能这么做的。如果我坏了苗苗的贞洁,不是毁了她么?她是你唯一的女儿,不论从任何角度来说,这种解蛊之法都是不可取的。”

    索托眼中流露出一丝感激之色,刚要说些什么,苗苗已经如一团红云似的飘飞而至。羞涩的看了海龙一眼,又瞥过飘渺的娇颜,她显然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却明知顾问道:“爸爸,你找我来什么事啊?”

    索托面沉似水道:“你还敢说。你的胆也太大了,我告诉你不让你去招惹海龙兄弟,可你就是不听,居然还胆大到将自己的本命蛊下在他身上。你说怎么解决吧。”

    苗苗丝毫没有在意父亲的怒容,幽怨的看了海龙一眼,道:“你娶了我,蛊虫自然就解了。那天我输给了你,自然要说话算数的。难道我做你妻还委屈了你不成。”

    海龙无奈的看着面前这敢爱敢恨的苗族美女,道:“苗苗,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何况,我已经有了妻。你就把蛊虫弄出去吧。我们做普通朋友好了。”

    苗苗眼圈一红,嗔道:“谁要和你做普通朋友,你以为红月蛊是随便能控制的么?即使是它的主人,我也无法轻易的从你体内把它召唤出来。你要是不娶我,那就让它在你身体里待一辈吧。不过,我可以告诉你,只要蛊不解,你不但无法和其他女人亲热,而且每到初一、十五,蛊虫就会发作一次。只有我在你身边的时候,你的痛苦才会减轻一些。”

    海龙的耐性已经磨没了,眼中寒光一闪,不理苗苗,向索托道:“大哥,我知道你就这么一个女儿,但是我也绝不想自己这一辈被别人控制。如果你们不拿出解决蛊虫的办法。可别怪我手段极端。就算三昧真火无法焚化那什么红月蛊,我就不信红龙的天火和三头虬蛟的地狱火也不行。苗苗,我不想伤害你,希望你能尽快解决这件事。”

    苗苗眼中珠泪盈然,恨恨的看着海龙,道:“好啊!你不是自己有办法么?那你烧啊!你把它烧死,我也死,省得你看着我烦,我现在就告诉你,我没有任何办法能够解决。”说完,不理会索托的斥责,像一阵风似的冲了出去。

    索托有些尴尬的看着海龙,道:“兄弟,实在不行,你,你就和小女合体吧。你放心,之后我绝不会再让她缠着你。事情是她弄出来的,她总要负责才行。”

    海龙怒道:“索托大哥,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无论如何我也不能坏了苗苗的贞洁。难道就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么?”

    索托长叹一声,道:“办法到是还有一个,只不过,只不过这个办法也相当于没有。”

    海龙皱眉道:“你这说的是什么话,说清楚些。”

    索托道:“红月蛊虽然强大,但世间万物任何事都不是绝对的。在一种特定的环境下,红月蛊会变得很虚弱,在它极度虚弱之时,或许我能将它从你体内引出来。不过,这种特定的环境太难做到了。那需要在极冰之地的极玄之眼才能做到,只有那里的寒气,才有足够的威力能让喜火的红月蛊折服。我自小生长在南疆,还真不知道神州大地上有这样的地方。而且,即使找到了这样的地方,红月蛊一脱离你的身体,恐怕就会被彻底冻死。那样,苗苗她就会死。危险性非常大,还不如让她用童贞帮你引出蛊虫的好。”

    飘渺微笑道:“不,您说的这种情况是很好完成的。只要在那极冰之地的极玄之眼中将红月蛊引出来,我们在凭借法力引红龙天火相助,几乎可以保证成功。”

    索托一楞,道:“真有极冰之地极玄之眼这样的地方么?我也只是在苗族的典籍中看到过记载。”

    飘渺道:“当然有,而且我知道确切的位置。索托大神,要麻烦您和令嫒跟我们走一趟了。龙,你知道索托大神说的这个地方哪里有么?说来你也许不相信,就在我们连云宗的连云山脉中就有这么个地方。”

    海龙大喜,道:“你是说我们连云山脉的七十二峰之一,就是极冰之地?”

    飘渺颔首道:“没错,至云师姐所在的至云峰顶,就是极冰之地,在那里确实有一个极玄之眼,虽然那个地方非常危险,但我想,和我们众人之力,到达那里帮你解除红月蛊应该没问题。索托大神,您不必担忧,您放心好了,我们一定会以苗苗姑娘的安危为先,实在不行,再用您说的那个办法。到时候,我会说服海龙的。”

    索托点了点头,道:“也好,我虽然也去过中原几次,但还从没有到过连云山脉,这次也好去见识一下。”

    飘渺不理海龙不满的眼神,道:“那我们明天一早就出发,苗苗那里,还要您去说服了。”

    索托微笑道:“你们已经尽力为她着想了,不论她有什么不满,我也一定会带她一起随你们到连云山脉走一趟的。”说完,向海龙点了下头,飘身而起,隐没于夜色之中。

    看着索托走了,海龙不满的道:“老婆,你怎么可以答应他如果不成功就让我要了她的女儿呢?”

    飘渺微微一笑,道:“你放心吧,只要刚才索托说的全是真的,根本没有不成功的道理。那个极冰之地师姐再熟悉不过了,再加上红龙的天火,我们根本就不必担忧什么。”

    海龙有些恼怒的道:“都怪苗苗那丫头,没事闲的用什么蛊。”

    “好拉,别气了,既然事情有了解决的办法我就放心了。刚才你的样吓死人家了,要是你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可怎么办?”

    感受着飘渺发自内心的关切,海龙的心情放松下来,搂着她的娇躯道:“老婆你看,今晚的月色多么迷人啊!反正也不能亲热,我们干脆在这里赏月好了。”

    飘渺靠在海龙肩头,柔声道:“你想怎样便怎样吧。只要有你在我身旁,不论看到什么,都是美景。”

    夜晚很快过去了,当阳光重临人间普照大地时,索托、乌拉和魔哈带着苗苗来到了海龙等人居住的院落。刚一进门,苗苗就看到了一幕令她永生难忘的景色。在那木屋顶上,一身长袍的海龙,飘逸的站在那里,微风吹动,带着他的长袍咧咧做响,他的目光,集中在刚刚升起的朝阳上,在苗苗眼中,此时的海龙是那么的英俊。海龙怀里,搂着一名女,她身上,裹着一间闪烁着淡淡蓝光的白色裘皮,墨绿色的长发飘散在背后,合着双眼,依偎在海龙怀中,她的面庞上,充满了满足。恢复了中原装束的飘渺,此时是那么的美,那宛如空谷灵泉般圣洁的气质深深的震动了苗苗和三位大神的心,他们谁也没有出声,在内心深处,都不想打扰这对神仙眷侣的宁静。在阳光的照射下,海龙和飘渺身上笼罩了一层金色的光辉,宛如仙人一般。

    有生以来,苗苗第一次产生了自惭形秽的感觉。她一向自恃的美貌,在飘渺面前变得那么微不足道,她黯然的低下了头,她知道,不论在任何方面,自己都比不上那名中原美女,也只有她,才能配的上海龙了。

    渐渐从南疆朝阳的美景中清醒过来,海龙怜惜的搂紧飘渺,南疆的夜晚很冷,惟恐飘渺冻着,所以他昨晚第一次将那高价买来的银狐大衣穿在了飘渺身上。小心的将飘渺有些散乱墨绿色的长发梳拢着,此时他心中充满了温柔。

    “咦,几位大神怎么都来了。”房门打开,弘治伸展着身体走了出来。听到他的声音,海龙这才惊醒,看到下方的三位大神,微笑道:“你们到真早啊!”

    索托道:“昨天我把小女的荒唐事告诉了魔哈和乌拉,他们也很想往中原的景色,就决定和我们一同前往了。事不宜迟,还是尽早解决的好,我们也可以安心修炼了。”

    海龙点了点头,道:“那好吧,咱们这就出发。我们先要去彝族接两个朋友,然后就直接回中原。”

    弘治摸了摸自己的光头,显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忍不住好奇的问道:“老大,为什么几位大神要跟咱们一起走啊!”

    海龙苦笑道:“等上路后我再告诉你们。”

    众人也没什么好收拾的,由于有索托三人随行,再没有了什么飞行的忌讳,分别踏上各自的灵云,朝彝族部落飞去。

    黄函兄妹苦等两月,终于迎回了海龙等人,顿时大喜,尤其是得知了南疆再不会侵犯中原,心情终于完全放松下来。由于彝族族长日耪还没有回来,他们并没有做过多的逗留,立刻起程。

    轻松的驾御着自己的金云,感受着周围急速流逝的空气,海龙突然产生了一种归心似箭的感觉,连云宗是他的家,现在他突然非常渴望,能够尽早见到当初将自己领进修真大门的师傅们。灵修、灵智、灵原、灵云、灵光、灵通、灵宵、灵芝、灵檐、灵斡以及十一师傅灵玉的音容笑貌不断在他脑海中闪过,除了三师傅对灵原的印象不深以外,其他的十位师傅,都可以说是他的亲人。现在,他们已经都成为了道字辈的修真者,算起来,到是自己的晚辈了,真的很想他们啊!虽然回过连云宗数次,但除了灵玉以外,其他的师傅他都没见到。现在,他最想的,就要属灵通了。

    “师傅,我有点事想求您。”正在海龙回忆着以前在摩云坪的种种时,一个声音打破了寂静。海龙回头看去,只见黄函正忐忑的望着自己。

    “什么事?说吧。”

    黄函低着头道:“师傅,您能不能也收我入连云宗,我真的很想修炼正宗道法。”

    海龙微笑道:“黄函,你秉性正直,又不失变通,确实很适合修真。但是,你却有一点很重要的地方不如你妹妹。那就是心志不够坚定,遇事犹豫。不过,怎么说你也算是我的开山大弟了,既然你想入连云宗,我就成全你吧。但是,在今后的修炼过程中,你一定要奋发努力,你可以算是我现在唯一的弟,可不能让别人看扁了。眼看就快到赵宋国地界了。你先回汴梁,将这次的事向赵极汇报。然后去连云宗找我吧,以你现在腾云后期的修为,应该可以找到的。到了连云山脉外围,自然有本宗弟接应,你只需说是海龙道尊的弟,他们自然会引你前来。”

    黄函大喜,赶忙跪倒在海龙的金云上,恭敬的道:“多谢师傅收录,弟今后定不辜负师傅期望,一定努力修炼,争取早日得成正果。”

    海龙随手一挥,托起黄函,道:“修炼是不能急于求成的,那将是一个漫长而艰苦的过程。能否得证大道,就要看你自己的了。你先修炼一会儿,到了赵宋国我自会叫你起来。”

    “是,师傅。”眼中流露着感激的神色,黄函端坐在金云上,按照海龙所传授的修炼法门运行起来。他暗下决心,今后,修真将成为他唯一的追求。

    海龙目光回转,看向前方不远处的青蓝灵云,飘渺和止水的身姿若隐若现,和飘渺重归于好后,他清晰的感觉到,自己似乎对这份感情更加珍视了。飘渺对自己的温柔体贴,令自己是那么的满足。得妻如此,足够了。而止水呢?自从报复过她以后,自己心中就再不恨她什么,虽然自己认为并没有做错,但内心深处却始终有着一种愧疚感。而且现在止水看自己的眼神很怪异,就像当初的玉华似的,她不会因为自己的侵犯而喜欢上自己吧。玉华这个名字的出现,令海龙不禁全身一震,三百年前,在五照仙的仙照山时向自己表露爱慕的身影在眼前闪过。三百年不见了,不知道她还好不好。虽然自己只是把她当作妹妹看,但她似乎却很执着。不知道这次去至云峰能不能见到她。说起来,她的素斋实在是太美味了,如果能有这么个妻到也不错。用力的甩了甩头,海龙似乎想把这个诱人的念头抛弃,他暗骂自己贪心,难道有了飘渺还不够么?虽然飘渺说不介意自己再找妻,但是,自己真的能那么做么?不,绝不。自己绝不能伤害飘渺,除非天琴真的活着,否则,再没有谁能和飘渺相比了。

    “龙,我们已经到赵宋国境内了,让黄函去吧。”飘渺柔和的声音传入海龙耳中,将他从思绪中惊醒。

    海龙微微一笑,传音道:“那大家就都下去吧,终于回到中原了,我们先找个地方大吃一顿庆祝一下。”

    飘渺愕然道:“你不着急赶紧回山祛除掉红月蛊么?”海龙笑道:“急是急,不过,也不用急在一时。吃顿饭又耽误不了多长时间。”说着,他分别用传音通知了众人,乌云、紫云、金云、青蓝灵云几乎同时飘落。众人身形都显现出来。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