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大罗金仙?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金十四在从未曾经历过的巨大压力下,身体竟然不受控制的变回了原形,巨大的蛇身在金光笼罩中不断的扭曲着,但是,却无论如何也无法逃脱那棒影的笼罩。死亡,是的,死亡,这坦拉族最强大的存在第一次有了死亡的感觉。此时,即使他有千般法宝,却尽皆失灵,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足以夺走自己生命的攻击飘然而落。

    凄厉的声音响起,七道身影同时飘飞而起,带着绿色的光芒,看上去是那么的诡异。但是,他们的身形同天空中的巨棒相比,简直就如同萤火虫一般。那巨大棒影仿佛没有受到任何阻碍似的,由坦拉族七位长老所化的绿色光团已经被完全吞噬了,没有留下一点残渣。

    金十四全身闪电般团在一起,黑青色的身体在颤栗中散发出一圈圈幽绿色的光芒,试图抵挡空中这无比强大的攻击。正在这时,两声浑厚的长啸响起,远处半空中突然多了两个人,此二人打扮不同,左边一个,身穿黑色长袍,满头银发,眼中闪烁着惊恐和狞戾之色,刚一出现,就双手连缠,一个漆黑的大海螺飘然而出,带着呜呜声响,如同海浪般的黑色法力配合着金十四散发出的惨绿色光芒向空中的棒影挡去。右边一人,全身笼罩在紫色长袍中,表面上看去,要比左边那人年轻的多,似乎只有中年左右的模样,大袖一挥,一道紫色电光激射而出,那似乎是一颗宝石,如流星赶月般向棒影冲去。这两个人,正是叱咤南疆的两位大神,左边的,正是羌族领袖魔哈大神,而右边的则是苗族领袖索托大神。其实他们早就在侧,这边发生如此大的动静,他们又怎么会不知道呢?只是眼看着坦拉族同这几个似乎是彝族的人拼斗,他们都报着坐山观虎斗的心情,谁也没有出来。在海龙碎丹之时,不但金十四感觉到了恐惧,连他们也同时感觉到了。金十四的修为同他们不相上下,在南疆,三人可以说是鼎足而立,此时眼见金十四就要殒命,两人都产生了同仇敌忾的想法,没有任何犹豫的,用出了自己最强的法宝,配合金十四的攻击硬撼海龙以燃烧后的全部神之力发出的乾坤一掷。但是,他们真的能抵挡的住么?答案是否定的。

    最先倒霉的,是最后出手的索托大神,他那宝石般的法宝刚刚撞上那巨大的金色棒影,还没来得及发挥出应有的威力,就已经在完全发挥出来的千钧棒无坚不摧下化为了齑粉,气机牵引下,索托大神喷血而退,在千钧棒乾坤一掷的能量收束下,他只能落于金十四身旁。紧接着,是魔哈大神,魔哈大神那如同海浪般的能量一接触到巨大的千钧棒影顿时倒卷而回,他的海螺状法宝也未能幸免,顿时化入了金光之中。魔哈的结果和索托一样。当他也落在金十四身旁时,这代表着南疆最大势力领导者的三人,已经完全被眼前发生的一切惊呆了。集合三人都超过斗转后期的修为,竟然无法丝毫阻止那千钧棒的下击之势,他们的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巨大棒影飘然而落,在它距离金十四三人还有三米之时,三人所有护身法宝全被震裂,同时鲜血狂喷。三人已经完全绝望了,这是根本无法抵挡的啊!眼看千钧棒就要收掉这三条强大的生命时,它却在三人头顶上不足一米的地方停滞了。施法的海龙流露出痛苦的神色,在他身上,金色激电接连闪动,不稳的波动着。金十三三人被那不稳定的千钧巨棒压制的丝毫动弹不得,自负必死的三人惊疑不定的看着海龙。

    海龙坚持不住了。乾坤一掷即使是他达到仙人的修为也未必能用的出来,虽然彻底燃烧了自己,但是,经过先后三次的阻挡,他还是无法完全发挥出此招的威力,眼看就要成功了,但他透支的法力也完全消耗干净了。噗的一声,海龙喷出满天鲜血,金十四三人顷刻间感觉压力全无。海龙身体一晃,完全依靠着千钧棒支撑着自己身体才不至于立刻倒下去。他恨恨的看着面前这三个南疆巨头,恨恨的道:“我不甘心,我好不甘心啊!金十四,如果你们敢动我那些朋友一根寒毛,我即使化成了厉鬼也不会放过你们的。啊!”砰的一声,海龙身上的彝族服装全部化为灰烬,全身一晃,刚才还充满了雄霸天下之势的他跌落尘埃,倒下了。

    空旷的场地中一片寂静,飘渺、止水、小机灵呆呆的看着倒下的海龙,海龙**的皮肤上不断渗出一层层细密的血珠。

    金十四、索托、魔哈三人也楞住了,虽然压力消失了,但他们心中的恐惧却没有减少半分。海龙的疯狂已经深深的震撼了他们的心。

    “啊!爸爸,他怎么了。”一个娇嫩的声音响起,红色身影闪过,索托身旁多了一人,正是苗族少女苗苗。苗苗瞪大了眼睛看着索托,看自己的父亲没反应,用力的摇了摇他,道:“爸爸,他怎么了?你回答我啊!之前他打败了我,我已经是他的妻了。他,他这是怎么了?”

    索托轻叹一声,喃喃的道:“好强横的年轻人,自从我成为苗族大神以来,还是第一次被逼入了绝境。都怪我,如果我早出现一会儿,或许,很多事都不会发生。金兄,这人应该是神州中原人士吧。”

    金十四楞楞的道:“是的,他应该是中原正道七宗中连云宗的弟。没想到,真的没想到,中原竟然有如此高手。”

    魔哈大神摇了摇头,道:“不,他的修为本来并不高的,但是,他的意志力却要强过我们任何一个人。索兄、金兄,恐怕即使是咱们三个,也没有勇气以形神俱灭的代价将自己完全燃烧。这是一个可敬的年轻人。看来,我们侵入中原的计划要取消了。中原千万人中,即使有万分之一像他这样的人,也不是我们可以应付的。”

    索托和金十四同时点了点头。金十四,道:“黑风,你过来。”远远躲在一旁的怒羽鹰王黑风仿佛吓傻了似的,听到金十四的召唤,顿时全身一个机灵,快步跑到他的身边,恭敬的道:“二主人,您有什么吩咐。”

    金十四道:“回去告诉你的主人,就说我决定不出南疆,就在这里潜修,你把刚才看到的一切都告诉他,我想,他一定会明白的。”

    苗苗有些紧张的摇了摇父亲的手,焦急的道:“爸爸,他到底怎么了,怎么他全身都是血啊?我,我有点害怕。”

    金十四淡然一笑,道:“堂堂苗族玫瑰魔女也会害怕么?你不用问了,他燃烧了自己的元神和灵魂,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苗苗睁大了眼睛,失声道:“什么?不可能吧。怎么会有人这么傻。爸爸,金叔叔他一定是骗我的,你救救他,快救救他吧。”

    索托眼中厉芒一闪,怒道:“苗苗,别闹了。刚才爸爸和你两位伯伯差点死在他手里,以他现在的情况,根本不可能救。何况,我也不会去救他。你给我立刻返回苗族,吩咐已经准备好的大军就地解散。恢复以前的生活。”

    苗苗楞了一下,她是索托唯一的女儿,索托向来对她极为宠爱,如此严厉的斥责还是第一次,扁了扁嘴,看了海龙的尸体一眼,转身跑了。

    金十四缓步向海龙的尸体走去,眼前突然蓝光一闪,多了一个人,正是飘渺。飘渺冷冷的道:“他已经死了,谁也不许动他。”

    金十四一楞,道:“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看看他还有没有生机而已。”

    飘渺冷冷的道:“你见过谁燃烧了自己的全部之后还能活着的么?要么,你们把我们几个也杀了,要不,你们就让我走。”

    金十四此时心中无比颓然,自己最为自豪的修为今天竟然连抵挡的力量都没有。轻叹一声,道:“你们带着他的尸体走吧。今天的事就当没发生过,如果你们连云宗想来报复,我们南疆随时接着就是。”

    飘渺再不看金十四一眼,蹲下身体,丝毫不顾海龙身上的血迹,将他小心的抱入自己怀中。海龙的脸已经变成了青白色,嘴唇更是呈现乌紫状。飘渺的心已经跟着海龙一起死了。当他看到海龙碎丹之时,她突然清晰的意识到,海龙在自己心里竟然是那么的重要,无可比拟的重要。此时他竟然已经死了,就那么死了,只扔下他一个人。摩挲着海龙的面庞,飘渺眼神空洞的道:“龙,你就这么扔下我走了么?你不要我了么?昨天你说,今后再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你想的太简单了,在飘渺心里,我永远永远都是你的妻,无论如何你都别想甩下我。龙,我会把你带回飘渺峰的,你还记得那间我们定情的木屋么?现在对我来说,一切都已经不重要了,我不想成仙,也不会去度劫。我会赔着你,到虚无的地下陪着你。我想,你一定很喜欢飘渺峰那里吧。作为我们的埋骨之所,再合适不过了。”

    止水走到飘渺身旁,泣道:“师姐,你不要这样。海龙他已经死了。你,你节哀吧。”

    飘渺微微一笑,痴痴的道:“师妹,海龙他在我心中,又怎么会死呢,你不要开玩笑了。师妹,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到海龙时的情景么?那时,他的胆真的好大啊!”眼前一片模糊,飘渺仿佛又回到了当初在接天峰时,同海龙之间的一幕幕,不断在她眼前闪现着。

    …………

    “姐姐,你长的好美啊!等我长大以后嫁给我好不好。”

    …………

    “仙女姐姐,你来拉。”

    “恩,让我看看。啊!你修炼的速度很快啊!只不过三年不见,竟然已经到了伏虎初期。”

    “祖师,您,您看上去实在是太年轻了,似乎比我大不了什么似的。所以我才会叫您姐姐。您这样才像是仙人啊!你出山能不能带上我,我也好想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游历一番。”

    “我们是出外办事,可不是去玩儿,何况你还刚进入伏虎境界,需要多加修炼,还是留在山里的好。”

    “两位祖师,你们出去办事,总需要一个杂役来照顾你们啊!我很勤快的,什么都会干,只要您带上我,就像带上一个贴身仆人一样,您要做什么,只需要和我说一声,我保证给您办的妥妥当当的,求求您了,就带上我一起去吧。修真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您放心,我绝对不会给你们添麻烦的。”

    …………

    “你这样就要走了么?”

    “那您还想让我怎么样?您是祖师,我是弟而已。”

    “海龙,你现在还恨我么?”

    “恨?我从来都没有恨过你。你对我只有恩惠,我又为什么要恨你。不过,你的恩我已经还了,我们谁都不欠谁。”

    “久寻你不获后,我曾经发誓,如果你能平安的回到我身边,我就一切都满足了。不论你提出任何条件,我都不会再拒绝。”

    …………

    “你,你为什么会这样,我真是看错了你。难道你还没有悔意么?”

    “悔?不,我从来没有后悔过。我没错,为什么要后悔。她对我做过的一切自然要付出代价。”

    “我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修真者,怎么能配的上您呢?我卑鄙无耻下流龌龊,我是一个小人。我只会去做自己认为是对的事情。你今天打了我两掌,你还算是我的妻么?从现在开始,你还是你的飘渺道尊,而我,还是我自己。我没有你这样的妻。动手吧,你不是想替止水报仇么?来啊!你杀了我,不但止水高兴,你自己也满意了。再不用委屈求全跟着我。”

    一切一切,都是那么的清晰,飘渺痴痴的抱着海龙站了起来,看了止水一眼,淡淡的道:“师妹,我们回家吧。带着海龙回家,好么?”

    所谓哀莫大于心死,现在飘渺除了为海龙殉情的想法以外,恐怕再没有什么其他感觉了。海龙的死,止水的心同样很痛,似乎在刹那间失去了什么似的。飘渺现在的心情她完全可以理解,没有再说什么,看了抱着弘治的小机灵一眼,轻叹道:“走吧,咱们走吧。”

    “都别动。不想他们死你们就都不要动。”一个有些尖锐的声音响起。飘渺、止水和小机灵三人同时感觉到全身一震,竟然丝毫动弹不得。在南疆三位大神不可思议的注视下,一团淡淡的金色光影飘落在地。光影虽然很淡,但是任何人却都无法看清其中的身形。

    飘渺和小机灵同时感觉到自己手中一震,宏旨和海龙的尸体飘飞而出,转瞬间已经到了那团金光之前。尖锐的声音再次响起,“真他妈的混蛋,这两个傻小,简直是傻死了。他妈的,要是每次都让老来救,老就不用干别的了。”金光中突然伸出一只金芒闪耀的大手。大手一挥,竟然硬生生的抓入了海龙的身体。用力一甩,两团身影飘飞而出,跌落在一旁的地上。这两个身影,一个是迷你三头虬蛟,另一个,赫然是能量形态的红龙。红龙的身体有些透明,畏惧的看着金色光影,全身颤抖着道:“大,大……”

    “大你个头,你个混蛋,明知道他是我徒弟,他碎丹你也不拦着点,难道你想看着他死么?这混小动不动就碎丹,这不是逼我老人家下凡么?他妈的,红龙小,最近老心情不好,你偷了太上老君的东西,你说我要把你抓回去给他,他会不会把你扔到八卦神炉中炼化成丹呢?”

    红龙的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不,不要啊!求求您,求求您饶了我吧。”

    “哼。就你现在的表现还想让我饶了你?以你的修为,在这一界保护我这混蛋徒弟没问题,俺可就这么一个徒弟,要是死了,我跟你没完。幸亏这次燃灯那老家伙主动要求我下来,如来那老东西又在闭关,否则,俺还真是不好应付了。把你收的那点本源给我。看在你还帮他留下了这点本源,让我省了不少麻烦,这次就饶你一回。不过,如果在这一界我这傻徒弟再碎丹的话,我就把你和这个三个脑袋的小蛇都送给太上老君炼丹,我想他一定会很喜欢吧。嘿嘿。”

    红龙全身颤抖的张口吐出一点金光,恭敬的道:“是,是,小的以后一定照顾好海龙。”

    金光流转,尖锐的声音道:“你们都看他妈什么看。刚才是谁逼的我这傻徒弟碎丹的。哦,是你这条小蛇吧。”金色大手再次出现。虚空一招,金十四只觉得自己所有的法力竟然完全被禁锢住,身体再次化为原形,闪电般朝那大手飞去。最为奇异的是,在那金色大手的控制下,他的身体急剧缩小,当他落入那金色的大手时,竟然已经变的比三头虬蛟还要小上几号。大手合拢,金十四根本连挣扎的力量都用不出。只听那尖锐的生音道:“不过是一条多目虫,在这一界你是不是猖狂的时间太长了?”说着,大手连晃,用力的抖着金十四的身体。

    魔哈大神和索托大神已经完全木然了,以金十四的修为,在这突然出现的金光面前竟然如此弱小,要知道,即使是普通的仙人对付他们这样无限接近度劫期的人也不会那么容易获胜的啊!魔哈试探着问道:“前辈,您,您是大罗金仙么?”

    尖锐的声音傲然道:“我的一个身份可以算是大罗金仙吧。刚才谁说我这傻徒弟大罗金仙也救不了的,我就偏要给你们救救看。没有我的命令,你们谁也不许离开这里。我已经很久没杀生了,这条小蛇就等着以后我这傻徒弟自己收拾吧。”说着那金色的大手一抖,将金十四的身体扔到了魔哈和索托身旁。金十四身体在地上一滚,重新恢复人形,脸色苍白的跌坐在那里,恐惧的看着金光,一声都不敢吭。

    飘渺三人全身一震,已经恢复了行动能力。之前那金光怪人说的话他们全都听到了,三人同时跪倒在地。飘渺激动的道:“前辈,前辈,求求你救救海龙吧。我求求你了。只要他能活过来,用我的命换也可以。”

    尖锐的声音哼了一声,道:“救活了干什么?还受你的气么?这傻小以前的一切我全都知道,他幼年时孤苦,难免心性有些怪异。不过,我最喜欢的就是他这怪异的心性。你身为他的妻,不但不处处为他着想,居然还伤他的心。我警告你,我这人是极为护短的。如果再出现同样的情况,可别怪我让你们永远都无法见面。”尖锐的声音停顿了一下,有些疑惑的道:“我是不是管的太多了。算了,时间不多,先救活这两个小再说吧。”一团金色的光芒飘飞而出,落向弘治的尸体,弘治那已经僵硬冰冷的尸体在金光的笼罩下竟然渐渐的化为灰烬。一会儿的工夫,他的尸体就已经完全化为了灰烬,而那团金光中似乎多了些什么东西似的。光芒一闪,金色光团突然没入了地下。那尖锐的声音发出喃喃的低语声,突然,大地亮了起来,似乎泥土本身就散发出淡淡的光芒似的。突然,在那刚才金色光团没入的地方,钻出了一个奇异的小苗,小苗轻微的颤动着,不断从泥土中钻出来,渐渐的,小苗长大了,一株如同荷花般的植物渐渐长大。最为怪异的是,这株植物竟然是金色的。其上光晕流转,看上去极为神奇。金色的枝条、金色的,当枝叶长成之后,竟然在枝叶之中还长出了一朵含苞待放的金莲花。莲花逐渐变大,一会儿的工夫,长大到直径一米左右。这一切,早已经超过了在场众人的认知,如此绚丽的情景,深深的震撼了每一个人的心。

    尖锐的声音喃喃道:“燃灯那老小真舍得啊!这佛座莲乃佛家至宝,看的老都有些眼馋了。小和尚好运气。佛转无相,疾。”枝叶全都消失了,空中只剩下那朵充满莹润光泽的金色莲花,莲花飞快的旋转起来,一团祥和的佛光散发而出。“以莲化形,佛度有缘。”光芒一闪,金莲骤然放大十倍,其上出现了一个**的人影,正是已经化为灰烬的弘治。弘治宝相庄严的端坐在金莲花中央,一手立于胸前,一手放于膝盖,看上去极为澄净。金色光团飘身蹬上佛座,尖锐的声音道:“小和尚醒来,小和尚醒来。”

    弘治缓缓睁开了双眼,他的眼眸深处显得异常深邃,并没有因为眼前的一切而吃惊,微微施礼,道:“多谢前辈成全。”

    尖锐的声音道:“不是我成全你,是燃灯那老小。我问你,你是不是认识一个酒肉和尚。成天嘻嘻哈哈的就知道吃喝。”

    弘治楞了一下,道:“您说的那个人头顶上是不是像我一样有十六个戒疤?”

    尖锐的声音道:“没错,就是他。告诉我,你和他是什么关系。”

    弘治微笑道:“那正是家师。难道您认识他老人家?他老人家不是坐化了么?”

    “哼,何止是认识啊!他要是会死,那天下就安静了。好了,这佛座莲以后归你了。是你那老鬼师傅给的。你先等一会儿吧,我该救海龙那小混蛋了。”说完,飘身下了那金色的莲花,那只金色大手再现,将海龙吸到自己身前,一点金光没入海龙的眉心之中,尖锐的声音道:“真他妈给老丢人,碎丹很好玩儿的么?”金光骤然大盛,海龙的身体竟然完全和那金色的光团融合为一。

    当千钧棒再也无法击下之时,海龙就知道,自己的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眼看着导致弘治死去的凶手就在眼前却无法为他报仇,海龙心中充满了不甘。但是,此时燃烧而来的能量已经告罄,他还有什么办法呢?在说下那句狠话之后,他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似乎周围的空间都在围绕着自己转动似的。周围的一切再也无法看清,身体和灵魂,都在不断的远离这个世界。各种感觉渐渐的消失了。海龙再也看不到、听不到任何东西,眼、耳、鼻、舌、身、意六感尽失,他最后的一点感觉,就是有什么东西在从自己的身体涌出似的。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海龙又重新恢复了意识,他感觉到自己仿佛在一个虚幻的空间似的,一团温暖的能量包裹着自己的身体,周围的一切色彩斑斓,却又无法看清,都是那么的虚幻。看到这些,他不禁问道:“我,我这是在哪儿?”

    “恩,还好有那一点本源,到真省却了我不少事。你个混小,难道要气死我不成。”

    海龙一楞,道:“你是谁?我现在在哪里?”

    “哼,你现在在我的能量之中。我就是六耳告诉你的那个人。最早时我觉得你挺机灵的,可怎么现在越看越觉得你傻。又碎丹一次,你当老我是随便可以下界的么?”

    海龙心中一动,失声道:“你,你是我师傅?”

    “别叫的那么亲,你还不配做我徒弟。臭小,我警告你,这是我第二次救你,也是最后一次,如果下回你再碎丹,愿意死就去死好了。”

    听着这尖锐声音的话,海龙的心渐渐活络起来,虽然看不到自己,也看不到这师傅的身体,但他却清晰的感觉出,这并不是在做梦,周围那温暖的能量,似乎在不断滋润着自己的精神。“师傅,不管您老人家认不认我,我都是您的徒弟啊!您神通广大,能不能救救弘治,他是我最好的兄弟,我可不能看他死啊!”

    “哼,还救别人呢,先看看你自己吧。碎人丹比碎灵丹更加麻烦,一个不好,你的千年修行就会毁于一旦。至于你那朋友,你用不着担心,他是燃灯那老家伙在这一界收的徒弟,就算你死了,他也绝对死不了。我擅自来到这里,已经触犯了天条,仙帝老儿恐怕又要找我麻烦了。所以,在这一界不能过多的停留,你仔细给我听着。以后,不管做什么事都要多动动脑,脑知道么?能用脑的时候少出手,以你现在的修为,在这一界仍然有不少人能致你于死地。嚣张是可以的,但要等你达到了不惧怕任何人的时候再嚣张。我是谁你现在还没有必要知道,也用不着多问。我说过,你现在还不配做我的徒弟。今后,你只要继续按照六耳留给你的功法修炼就好。你记住,千钧棒法不是让你一味蛮干的,其中的技巧和对法力的控制,你要好好去理解。我能指点你的,就这么多了,你身上那龙翔玉是好东西,有机会的时候自己也要试探着去控制它,不要什么好处都被那条红虫给占了。今后如果有什么实在应付不了的事,就让那两条小虫帮你解决。我这人懒的很,你是我现在唯一能看的上眼的人。不要让我失望。我会在仙佛二界等你的。”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