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火焰之节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笑声惊醒了正在美梦中的羌族人,一时间,原本昏暗的部落变得灯火通明,无数条人影朝海龙所在的位置飞驰而来。

    金光一闪而逝,海龙用神之力趋散了自己的泪水。看着快速接近的人影,他自言自语道:“现在还不是对付你们的时候,你们等着吧。”身形一闪,凭空消失在原地。当羌族高手找到山上之时,什么也没有发现,深夜中,一切已经归于平静。

    清晨,弘治睁开双眼,一晚的修炼另他神清气爽,佛气充足。向身旁看去,小机灵也正好醒来,两人对视一眼,却都没有出是声,因为他们发现,海龙还在入定状态之中。

    弘治惊讶的发现,修炼状态的海龙,脸色异常冷峻,全身散发着淡淡的金色光焰,从气质上看,似乎笼罩在一层寒霜内似的。感受到海龙的变化,他不禁微微皱眉,向小机灵传音道:“海龙好象不一样了似的,平时他身上散发出的法力都会给人非常醇和的感觉,为什么今天却充满了肃杀之气,小机灵,你知道是怎么回事么?海龙修炼的是你那老祖宗传下来的功法,你应该了解一些吧。”

    小机灵摇了摇头,传音道:“我也不知道,海龙修炼的是他那不知名的师傅的功法,连老祖宗都没有修炼过,我就更不清楚了。”

    弘治拍拍自己的肚,道:“我饿了,走吧,咱们出去看看有没有人送吃的来,待会儿等海龙醒了问问他就是。”

    小机灵点了点头,一人一猴小心的打开房门走了出去。他们刚一离开,海龙就睁开了双眼,他的眼神有些迷蒙,看了看大门,眼中寒光闪烁。飘身下地,拉起袖,看着右臂上已经变成深紫色的龙形,淡淡的道:“老红,谢谢你的安慰,放心,我没事。”

    虽然羌族对像彝族这样的南疆小族根本谈不上重视,但饭还是管的,只是实物粗糙一些而已。彝族众人平日里吃的也差不多就是这些,对于他们来说,只要能吃饱就好,到没有太多的意见。但弘治和小机灵可就不一样了。他们吃惯了可口的食物,吃这些近似于糟糠的东西,他们怎么能咽的下去,昨天的饭食比今天的还好些,他们也就凑货了,但今天看着眼前这些如同铁疙瘩似的窝头,却怎么也难以下咽。

    弘治道:“小机灵,我受不了了,咱们回去找大哥吧。他那里还有很多食物呢,比起这些可要强的多了。”

    小机灵点了点头,道:“回去等海龙醒来吧。我宁可先饿一会儿,也绝不吃这些东西。”一边说着,两人就要向回走。这时,飘渺和止水的房门打开,二女同时走了出来。飘渺今天显得很憔悴,俏脸没有了光彩,原本灵气逼人的大眼睛黯淡无光,止水也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

    弘治嘿嘿一笑,迎了上去,道:“大嫂,你们这是怎么了?没精打采的,今天这食物实在是太难吃了,走,咱们找大哥去,他那里还有存货。”飘渺和止水对视一眼,摇了摇头,道:“不了,我们不饿,你们自己去吧。海龙他还好吧。”

    弘治一楞,道:“大哥他还好啊!他能怎么样?只是我今天感觉到,他的法力似乎有些变化似的。似乎隐隐蕴藏着杀机。不过,大嫂你也不用担心,我估计他是因为想到什么可以在这里捣乱的方法才会这样的。”

    飘渺娇躯微震,没有再说什么,就那么站在自己的房间门口向远方的天空眺望着,表面的平静和内心的悲伤形成鲜明的对比,她的心好疼好疼。昨天晚上回来以后,她一宿都没睡,就那么呆呆的坐在床上。止水早上醒来发现她的变化赶忙相询,当她得知海龙和飘渺翻脸后,不禁大惊失色。在她想来,海龙和飘渺感情深厚,绝不是那么容易出现裂痕的,可是,为了这件事,竟然导致了如此严重的后果,确是她始料不及的。

    弘治看飘渺和止水似乎不太愿意和自己二人说话,也不好再讨没趣,拉着小机灵回房去了。

    止水向飘渺传音道:“师姐,你别伤心了。要不,我陪你一起去找海龙吧。我想,如果你说几句软话,一定能和他重归于好的。”

    飘渺脸上挂起一丝苦笑,摇了摇头,道:“昨天海龙做的很绝,连一点后路都没有留下。我们的观点完全不同,我认为他错的很厉害,可是,他却始终不承认自己错了。我根本无法说服自己去附和他的观点。他也不会改变自己。就算我去找他,也是没什么用的。”

    止水低着头,道:“都怪我,我根本就不应该把那件事告诉你,如果你不知道的话,也就不会出现这种事了。”

    飘渺轻叹道:“这件事怎么能怪你呢,你是受害者啊!不过师妹,我恐怕没有办法让海龙主动向你道歉了。而我现在也无法强迫他什么。”

    止水摇了摇头,道:“算了吧,我说过,我本来也没有恨他什么。我现在只希望你们之间的感情不要因为我受到影响就好。”

    弘治和小机灵一开房门,顿时吓了一跳。因为,海龙就站在房门处,他们开门进房差点和他撞上。弘治道:“老大,你在干什么呢?”

    海龙微微一笑,道:“想吃中原的食物吧。我已经从乾坤戒里给你们取出来了,在床上,自己去拿着吃吧。”

    弘治和小机灵同时一声欢呼,两人同时向床铺扑去。海龙的耳朵微微动了一下,眼中闪过一丝精光,低声道:“有外人到这边来了,你们先吃着,我出去看看。”说着,不等小机灵二人回答,已经推门而出。弘治和小机灵正吃的不亦乐乎,也顾不上其他了。这可是他们进入南疆之后,吃的第一顿可口饭食啊!

    海龙出了房间,一眼就看到飘渺和止水,他没有说什么,只是向羌族部落中看去。昨天那名高大青年带着两名战士走了过来。他直接走到日耪身边,道:“彝族族长,今天是我们羌族的火焰节,晚上天黑后有盛大的篝火晚会。各族族长都已经差不多来齐了,晚上你也带着自己的族人参见吧。今天的篝火晚会是抢亲会,如果你们的族人有兴趣,三十岁以下的男和二十五岁以下的未婚女都可以参加,不过,你们彝族的女人要是参加,只能排在最前面出场,明白吧。还有,明天一早,会有人来请你参加族长会议的。”

    日耪点了点头,道:“谢谢您来相告,晚上我们一定参加。”

    高大青年点了点头,向飘渺和止水的方向看了一眼,带着手下扭头离去了。

    他们的交谈清晰的传入海龙耳中,海龙双拳攥紧,喃喃的道:“篝火晚会么?看来,这是个机会了。”他大步走到日耪身边,问道:“族长,刚才那小说的抢亲会是什么意思?火焰节又是什么意思?”

    日耪刚刚吃过早饭,看了海龙一眼,道:“其实这和我们彝族根本没什么关系,我们顶多算个观礼的而已。羌族是信奉火的民族。火焰节是他们族里的传统节日,也是每年最大的庆典之一。到时候会升起篝火,宰杀牲畜举行盛大的宴会。至于抢亲会的意思,就是说,在今天的火焰节晚会上,举行过祭拜火焰的仪式后,开始举行抢亲之会。以羌族这个最大部落的规模看,届时将会分组,每组十个待嫁少女。她们会在场地中站好,凡是对她们有意的男,都将拥有向她们求爱的权利,得到她们的方法也很简单,只要你能打败这个少女其他的求爱者,那你就是勇士,那少女就会同意嫁给你的。前辈,说起来好笑,羌族的火焰节,也是他们族中少女失贞最多的一天。往往晚上抢亲会刚刚结束,一对对男女就会迫不及待的觅地寻欢了。”

    海龙哼了一声,道:“真是个野蛮的民族。依你所言,今天的火焰节盛会应该很热闹才对,南疆各族集中在这里,抢亲会一定会引起不少争斗。”日耪点了点头,道:“今天的抢亲会,恐怕也是一个证明各族实力的盛会。最后那族抢得的美女多,就证明了他们的强大。在明天的族长大会上,也就更有发言权。可能您会觉得这很荒唐,但这就是南疆的作风。”

    海龙嘴角流露出一丝冷笑,道:“这个作风很好啊!对了族长,今天晚上这个火焰盛会,那个魔哈大神和索托大神有没有可能参加。”

    日耪摇了摇头,道:“应该不会参加的,他们在我们南疆中几乎是接近于神的地位,普通族人是无法轻易见到他们的。或许,明天的族长会他们才会出现吧。哎,今天晚上的抢亲会,恐怕又会形成羌族、苗族和坦拉族相争的局面了。”

    海龙摇了摇头,神秘的一笑,道:“不,不会的。今天晚上,彝族将一支独秀。族长,这抢亲会没有规定一个男的可以抢多少老婆吧。”

    日耪楞道:“这到没有,不过,一般为了抢一个美女,往往会打的头破血流,即使胜了,也很难有再战之力了。如果已经抢得女的勇士再抢别的女孩儿,一旦输了,那她先前抢得的美女,也要归后者的获胜者所有,所以很少有人会冒险的。怎么?难道您想……”

    海龙仰头望天,淡淡的道:“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我要让羌、苗、坦拉三族知道,彝族并非无人。对了,我教你们的功法,你们必须每天勤加修炼,这是壮大你们彝族唯一的办法。今后,只有那些你完全可以信任的族人,才能得传此套功法,明白么?”

    日耪恭敬的点了点头,道:“前辈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海龙恩了一声,飘身而起,转回了自己的房间。他刚离开,飘渺就拉着止水来到了日耪身边,飘渺眼中多了几分神采,向日耪传音道:“族长,今天晚上我要代表彝族参加这个火焰会。”

    日耪吓了一跳,惊讶的道:“可是,您不是已经……”

    飘渺阻止他再说下去,传音道:“其他的你不要管,只要照着我的话去做就是了。这件事不要告诉任何人,包括海龙,明白么?”

    日耪苦笑一声,向海龙的房间看了看,点头答应了。

    傍晚,天才刚刚暗了下来,在羌族神山后,羌族人已经聚集在这里开始载歌载舞,这羌族最大的部落,至少有接近二十万人参加了今天的火焰盛会。在空地中央,一个直径二十米,高达十余米的巨大柴和堆高高耸立着,显然这就是今天的主篝火。

    在主篝火的正北面,是此次前来参加南疆族长会议的各族代表。各族族长加上他们的亲兵,也有近万人之多,几大族自然占据了最好的位置。像彝族这样只有二十几人来参加族长会的,自然被挤到了最边上的角落里。

    弘治和小机灵一到这里就显得异常兴奋,吸引他们的,是场地中那一个个木架上的整牛、整羊、整猪,甚至还有许多他们叫不出名字的野兽。健壮的羌族壮汉正在用长毛大刷蘸着调料往这些动物身上涂抹,然后再转动木架,在火堆的烘烤下发出噗噗的声音,淡淡的烤肉香味另人食旨大动。弘治、小机灵更是连吞口水,眼中已经只有食物的倒影了。

    日耪轻叹一声,道:“大族就是大族啊!像这样的宴会,我们彝族就无论如何也举办不了,单是那些食物已经够我们积攒几十年的了。”

    海龙淡然道:“族长何必心急呢?只要你有心带领族人壮大起来,总有一天会成功的。我能告诉你的,只有一句话。有多少耕耘就有多少收获,你想让彝族发展成什么样,就必须要作出相应的努力。”

    日耪全身微震,用力的点了点头,道:“前辈,谢谢您,我明白了。”

    海龙的目光向己方人群中扫视了一圈,他惊讶的发现,飘渺和止水都不在人群中,心中一惊,喃喃的道:“谢谢前辈指点,弟受教了。”

    天越来越黑了,一个个火堆也显得越来越亮。烤肉的香气浓郁起来,上千名羌族女不断将各种食物拿到火焰盛会场地中。由于人数众多,根本没有足够的桌椅供应。只有那些羌族高层和外来的各族族长,才有桌椅的享受。普通人,也只能席地而坐了。幸好食物极多,足够在场这二十余万人食用了。

    弘治坐在地上,有些迫不及待的问日耪道:“我说族长,咱们什么时候可以开吃啊!我可忍不住了。”彝族众人也是没有桌椅的,在他们这二十多人面前不远处,烤着一只肥嫩的獐和一只全羊,虽然对于二十多人来说,这些并不算多,但加上其他食物,也勉强够了。弘治和小机灵看上的就这些肉食还有那一满坛酒,两人的眼睛都已经直了。

    飘渺和止水此时正在距离会场不远处和数百名各族少女在一起,那些少女们都在化妆,莺声燕语不断响起。飘渺道:“师妹,你又何必同我一起参加呢?我只是想试探一下,看看海龙心中还有没有我。”

    止水微微一笑,道:“我只是觉得很好玩儿而已。师姐,你放心吧,即使有人最后抢到我,恐怕也做不了我的丈夫。”

    “啊可不见得吧。”一个清朗的声音响起,飘渺和止水愕然看去,只见一名青年出现在她们身旁不远处。两人心中大凛,以她们的修为,竟然没有发现这青年是何时到来的。青年身穿青色南疆服侍,由于南疆种族众多,各族穿着也各有不同,她们辨认不出此人身属何族,但可以肯定的是,此人不但是名修真者,而且修为极高。绝对不在她们之下。这青年相貌英俊,身材高大,看着他,飘渺和止水都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但又想不起来在什么地方见过。

    青年大步走到飘渺和止水身旁,微微一笑,道:“两位小姐请了。看你们的服饰,应该是属于彝族吧。真没想到,在彝族之中还有如此动人的美女。我要定你们了。你们如果愿意做我的第七十一、七十二妾,可以不必参加今天的抢亲会。”

    飘渺和止水此时都用了隐迹术,不愁被对方看出修为,飘渺皱眉道:“你是谁?凭什么让我们做妾,那是不可能的。”

    青年傲然道:“在南疆,想嫁给我的姑娘成千上万,如此好机会你们也不把握住么?”

    止水冷哼一声,道:“你算什么东西,少在这里说大话,滚远一些。如果有本事,在抢亲会上见吧。”

    那青年并没有因为她不客气的话语而生气,笑道:“真有味道。我就喜欢你这样泼辣的女。好吧,那就依你,在抢亲会上见。我会安排你们最后出场的。到时候,我要当着南疆各族的面,抢得你们做我的新娘。”

    飘渺脸上一片冷然之色,淡淡的道:“你不怕风大闪了舌头么?赶快离开这里,不论你是什么身份,也还不配跟我们说这些。”

    青年微微一楞,道:“彝族什么时候变得如此不懂礼貌了。恩,不过对美女我向来是很有忍耐力的。你们不但容貌气质俱佳,而且脾气也很和我口味。我要定你们了。咱们走着瞧吧。”说完,在哈哈大笑声中飘然而去。飘渺和止水吃惊的发现,她们竟然没有看出青年是如何离开的。

    飘渺皱眉道:“师妹,这是什么人?他的修为似乎还在我之上。恐怕,海龙很难能战胜他。”

    止水想了想,道:“你不认识,我就更不知道了。感觉上,这个人的修为似乎不在我们曾经见过的索托大神之下。难道,难道他是羌族的魔哈不成?”飘渺点了点头,道:“很有可能。我们现在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虽然他很强,但我们姐妹联手,至少可以保持不败。一切小心一些,千万不要随便吃这里的食物。龙,你真的会来抢我么?如果会的话,或许我们就还有缘分吧。”

    此时,在一群人的簇拥下,一名衣着鲜艳的羌族老者在上百名羌族战士的簇拥下走向主篝火堆前,百名战士一字排开,同时举起了手中的短岛。一时间,羌族所有的族人同时静了下来,他们看想那老者的眼神都充满了尊敬。

    老者干咳一声,道:“羌族的同胞们,今天,是我们一年一度的火焰节,首先,让我们以最恭敬的大礼,祭拜带给我们光明的圣火吧。”他的声音表面听上去并不如何洪亮,但却清晰的传入在场每个人耳中,在彝族众人中的海龙听出,此人的修为已经接近了相当于霞举的境界。未见那老者做势,他背后的巨大篝火骤然亮起,红色的火焰顿时燃红了天空,整个场地都随之亮了起来。所有的羌族人都显得异常激动似的,一个个跪伏在地,不断的祈祷着什么,就连此次前来参加族长会的各族族长,也都带领着自己的手下向那篝火行起了鞠躬礼。那老者恭敬跪倒在地,向篝火叩了三个头,才缓缓站起身,一脸的崇敬之色。足足有一分钟的时间,整个空地上跪伏在地的人没有一个发出一点声音。

    “好,礼成。”在老者的命令下,羌族人才缓缓站起身,眼中大多流露出狂热之色,显得极为兴奋。

    老者道:“我以羌族长老身份,代表尊敬的魔哈大神,欢迎南疆各族族长前来参加我们此次火焰节盛会。各族族长不必客气,尽管享用我们的美味佳肴。”说着,他向篝火北面各族族长躬身一礼。各族族长纷纷还礼。老者举起双手,大喝道:“火焰节狂欢现在开始。一个小时后,举行抢亲大赛,南疆的小伙们,你们要先吃饱喝足,然后就是展示你们勇敢的时刻了。”声音高昂直入天空,整个火焰节气氛顿时沸腾起来。所有的人都动了起来,他们吆喝着冲向摆在前方的食物。

    弘治和小机灵一见周围的人都动了,快速起身,直奔彝族前的食物冲了过去。那烤全羊的香味不断传来,他们已经实在是忍不住了。眼看两人就要得手时,斜刺里突然冲出一个高大的身影,挡在他们面前。弘治一楞,抬头看去,在他面前,站着一名巨人。此人身高在两米开外,肩宽背阔,脸上横丝肉密布,看上去极为凶悍,伸出如同蒲扇般大手,恶狠狠的道:“滚开,这些食物都是我们的了。”

    弘治怒道:“怎么会是你们的?明明是我们彝族的食物。”此时,彝族众人都已经围了过来,而那壮汉身旁已经来了数十个身形彪悍的战士。

    先前那壮汉不屑的道:“就凭你们彝族也配吃这么好的食物?我叫塔鲁,是塔地族最强大的勇士,我现在宣布,你们彝族的食物归我们了。”

    日耪排众而出,他显然认识这个塔鲁,怒道:“塔鲁,你不要太过分,你们塔地族不只一次欺凌我们的族人,难道我们真就那么好欺负么?”

    塔鲁嚣张的道:“不错,你们就是好欺负。你们看看,像你们这样弱小的种族在火焰节上有谁能吃到食物。”确实,他说的很对,不但塔地族来抢彝族的食物,其他一些有实力的种族也已经将其他小族的食物抢掠一空,大吃起来。那些小族虽然都异常悲愤,但毕竟弱小,为了避免本族的死伤,他们也只能强自忍耐,有些实在无法忍耐的种族,都已经悄悄的退走了。

    日耪求助的看向跟在自己身边的海龙,他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这塔地族是南疆一个强悍的种族,虽然人数也不是很多,但他们的族人都异常彪悍,远不是彝族可以相比的,他确实不敢得罪。塔鲁见日耪都不敢吭声,气焰更加嚣张了,招呼自己的同伴道:“兄弟们别客气,搬吃的。”众大汉应诺一声,顿时冲上来准备抬东西。“等一下。”森冷的声音响起,海龙大步走上前,站在塔鲁面前。

    塔鲁看着比自己足足矮了一个头的海龙,不屑的道:“怎么?小,你敢阻拦本勇士么?”

    海龙冷冷的道:“滚,都给我滚,今天大爷心情不好,别招我烦。”

    塔鲁大怒,劈手抓向海龙前襟,怒吼道:“小,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么?”

    海龙冷冷的看着他,眼中寒光大放,塔鲁只觉得自己全身一冷,一股无可抵御的庞大能量冲上了胸口,庞大的身体飞起,顿时撞倒了几个自己的族人。小机灵早已经忍耐不住,厉啸一声,揉身而上,也不用法力,凭借着自己强大的力量,乒乒乓乓一阵密集的响声中,那些塔地族的大汉全都被打的飞了出去,落在远出。小机灵一把拉下一条羊腿,大咬一口,道:“谁敢抢我的食物,我就跟他拼命。”

    塔鲁只觉得自己全身欲裂,勉强爬起来,惊疑不定的看着海龙,海龙冷哼一声,“滚。”

    看看周围倒了一地的族人,塔鲁上前几大步,走到海龙面前,竖起大拇指道:“你,你是勇士。还从来没有人一下就把我塔鲁打倒,我佩服你。能告诉我你的名字么?”

    海龙楞了一下,点头道:“我叫海龙,如果你不服,随时可以来找我。”

    塔鲁重重的点了点头,转身招呼上自己那些刚从地上爬起来的族人离开了。彝族被安排在偏僻的角落中,这边的变化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赶走了塔地族众人,彝族的战士们顿时欢呼起来,在弘治和小机灵的带领下,拿起酒食大吃起来。

    海龙看着塔鲁离去的背影,喃喃的道:“这家伙到是憨直的可爱,做事一点都不拖泥带水。”

    弘治将一条獐腿递给海龙,道:“大哥,你也吃点吧。这肉的味道还真不错。”

    海龙看了他一眼,道:“不用了,你自己吃吧。待会儿如果发生什么事,你和小机灵保护好彝族的人,明白么?”

    弘治点了点头,道:“放心吧,这边有我。”

    在兴奋的吃喝中,时间飞速流逝,一个小时过去了。在先前那讲话的羌族老者命令下,百名羌族战士将自己的族人们赶离篝火旁,空出一圈面积很大的地方。老者大声道:“好,南疆的勇士们。下面将是今天欢庆的时候了。烦是三十岁以下的青年,都可以参加抢亲大赛。来啊,请上我们今天第一轮的十名美女。”西边闪出一条通路,在羌族战士的守护下,十名少女走向篝火。十女都穿着羌族服饰,打扮极为火暴,手臂和丰满的大腿肉光致致的裸露在外,一个个搔首弄姿,充满了媚惑。十女的出现,顿时另羌族人达到了又一个兴奋点。一些按捺不住的青年纷纷从人群中跳了出来。不用刻意指挥,每个人都很熟悉本族的各种习俗,当十名少女刚一围着篝火站定,他们立刻朝着自己心目中的美女冲了过去。按羌族的习俗,在抢亲会过程中,只要谁能打倒所有对手,牵起少女的手,那他就是最后的胜利者,在打斗中不许使用武器。

    足足数百名青年冲进了场地,他们在酒精的催使下,状若疯狂的拼斗起来,即使是同族好友,此时也绝不会手下留情。一时间,场面已经有些混乱了。整整一千名羌族战士进入到场地周围,他们将不参加抢亲的族人拦在外面,一旦场地中有人倒地不起,就会立刻被抬出去。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