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碎丹!海龙的疯狂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海龙从呆滞中惊醒,他大步上前,从飘渺和止水中间穿过,淡淡的道:“这是我和他之间的事,用不着你们插手。乌拉,你还没有打败我呢。让我们决一死战吧。啊——”怒吼声中,一团白色的光芒从眉心中漂浮而出。

    海龙护体的金色光焰骤然腾起丈余高,充满了不可一世的气势,为了能够战胜远强于自己的对手,他已经调动了自己人丹的法力,这,乃是他的本源之力。飘渺有些焦急的道:“海龙,你这又是何必呢。我们联手吧。”

    海龙头也不回的沉声道:“这是我自己的事,用不着任何人帮忙,你们都退开。”

    乌拉的脸色已经恢复了平静,他淡淡的说道:“好修为,不管你到底是不是彝族的人,我都很佩服你。我想,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绝对没有你现在的修为。不过,虽然我欣赏你,但是,你毁了我的龟甲盾,就必须要为此付出生命的代价。你以为,用出自己的金丹就可以和我对抗了么?来吧,我让你看看什么是真正的实力。南疆各族听令,立刻退回到羌族领地去,没有我或者魔哈、索托两位大神的命令,谁也不许离开羌族领地一步。”

    先前那羌族老者深深的看了乌拉一眼,道:“乌拉大神,今天是我们羌族的火焰节,您这样做,恐怕有些不妥吧。”

    乌拉冷哼一声,那老者顿时被声波震的退了一步,眼中流露出骇然之色,乌拉道:“我的话就是命令。难道你想让自己的族人都死在这里不成。都给我退回去,魔哈大神那里,自然有我去承担。”

    在乌拉的威压之下,老者再不敢说什么,赶忙指挥着手下战士,将羌族和南疆各族族人引向羌族领地而去。羌族人纪律极好,一接到命令,快速的如潮水般顺着他们的神山边缘绕去。

    一会儿的工夫,这火焰节场地中,只剩下十余个人,其中包括飘渺、止水、弘治和小机灵。而在索托一方,则剩下七名脸色阴沉的老者和飘渺、止水认识的妖族四大护妖法王之一的怒羽鹰王黑风。

    海龙手中千钧棒血指地面,全身金芒吞吐,冷冷的道:“现在我们可以开始了吧。乌拉。”

    乌拉眼中精光一闪,双手合于胸前,在强盛的惨绿色光芒中,双掌外翻,两个同先前差不多大小的墨绿色掌影飘然而出,分别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从两侧向海龙冲来。海龙口含人丹,在神之力催运到极限的情况下,他的双眼已经变成了金色,身体在空中带起一片虚影,闪电般前冲,脚下带起一阵清风,如行云流水一般,丝毫不顾两旁攻来的掌形法术,以肉眼难辨的速度向乌拉冲去。不坠境界高手,毕竟是不可轻辱的。

    乌拉手捏法决,脸色肃然,在他面前,突然腾起大片金星,形成一层坚实的屏障,迎向海龙,而那两个掌形法术在他的控制之下从侧后方追来,断了海龙的后路。如果日耪看到眼前这些金星,必然会吓的魂不附体,因为,那些并不是法术能量,而是南疆最霸道的三种毒蛊之一的金蚀蛊,别说普通人,就算是修为深厚的修真者,只要被这种蛊虫沾上一点,立刻会全身溃烂而亡。这种蛊虫生命力极强,刀枪不入,身体极为坚韧,而且最擅长迎风卸力之法,只要你对它们攻击,那必然就会引来群起而攻之,不死不休。在南疆,只要谁能控制一只这样的蛊虫,那已经可以被称为用蛊大师了,而此时乌拉竟然用出成千上万只金蚀蛊,这是普通南疆人根本无法想象的。

    海龙此时脑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勇往直前,眼看冲到那大蓬的金星之中,他的身体竟然奇异的扭曲起来,在乌拉吃惊的注视下,他已经变成了一条游鱼,穿梭于空中的游鱼,在不断的扭曲之中,从那一颗颗金星旁蹿过,丝毫没有受到任何攻击。第一次,海龙在对敌的过程中用出了那与种不同的幻形之术。刹那间,他已经穿过了金蚀蛊组成的屏障。

    乌拉已经很久没有与人动过手了,以他在南疆的地位,平日里什么事也用不着他亲自解决。看着眼前这奇异的景象,他不由得楞了一下,就在这短暂的时间中,他所释放出的金蚀蛊已经同那威力强大的掌形能量撞在一起。无数凄厉的嚎叫声响起,大量的金蚀蛊化为了粉末。剩余的蛊虫完全进入了狂暴状态,再不受乌拉控制,向西周飞去。乌拉根本顾不上去管这些蛊虫,因为重新幻化成人形的海龙已经冲到了他面前,迷幻般的身影围绕和他快速的转了起来,在他面前,竟然出现了无数个海龙。那些身影都做着同样的动作,手中千钧棒左一棒右一棒的劈向虚空。乌拉清晰的感觉到,自己身体周围的压力越来越大,他大喝一声,双掌外分,澎湃的惨绿色法力激荡而出,瞬间朝四面八方散去。幻影在乌拉愤怒的攻击下,如同冰雪般消融了。乌拉心中刚刚一松,却听到自己头顶上方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大神,我在上边。”说到最后一个字的时候,乌拉的身体已经被重重的打了出去。海龙飘落在地,双手握着千钧棒高高扬起,依旧保持着打飞乌拉时的动作。

    此时,那些金蚀蛊已经向四周飞去。乌拉喷出一口鲜血,喝道:“七长老动手,快竟金蚀蛊收回来。”他知道,如果任由这些蛊虫肆虐,恐怕这里的羌族部落会产生巨大的损失,到时候魔哈大神非跟自己拼命不可。

    正在坦拉族七位长老准备动手之时,一个祥和的声音突然响起,“灭度者大解脱也。大解脱者。烦恼及习气。一切诸业障灭尽更无有余。是名大解脱。无量无数无边众生。元各自有一切烦恼贪嗔恶业。若不断除。终不得解脱。故言如是灭度无量无数无边众生。一切迷人。悟得自性。始知佛不见自相。不有自智。何曾度众生。只为凡夫不见自本心。不识佛意。执著诸法相。不达无为之理。我人不除。是名众生。”一团如同太阳般的光芒冉冉升起,在那祥和的能量下,光芒四射。空中的金蚀蛊全都停止了飞行,完全定在那里不动。

    乌拉失声道:“不好,这是佛宗的金刚灭度咒。”他反应过来已经晚了,所有的金蚀蛊再次动了起来,它们如同飞蛾扑火一般,化为点点金光朝那太阳班的能量冲去,凡是冲进那能量中的蛊虫,尽皆化为飞灰,但其他蛊虫却如傻了一般,依旧前赴后继的冲过去送死。

    坦拉族七长老动了起来,他们同时扑向那佛法发出的根源——弘治。

    弘治此时盘膝悬浮于半空之中,一朵硕大的金色莲花乘托着他的身体,他双手合十,佛晶念珠挂在双手拇指之上,不断低低的吟唱着法咒。

    飘渺、止水和小机灵同时出手,三人飞身挡在弘治身前,联手布下一层厚实的禁制。那七名长老各自召出自己得意的法宝,骤然轰击在禁制之上。他们的强大超乎想象,仅仅是一个接触,飘渺三人同时喷血飞退,他们的禁制竟然就那么轻易被破了。飘渺骇然想到,这七名长老,至少都有着不坠以上的修为,南疆真是藏龙卧虎之地啊!虽然三人被击退,但弘治的法咒已经彻底完成了,那些金蚀蛊已经尽皆化为灰烬。

    乌拉眼中寒光大放,他的脸色变得无比低沉,两件得意法宝被毁,这坦拉族的族长已经愤怒到了极点,怒吼道:“杀,全给我杀了,一个不留。”摇身一晃,恐怖的气息瞬间弥漫,它的身体已经变成一条巨蛇,数十对惨绿的眼睛覆盖在庞大的蛇头之上,嘶吼一声,向海龙冲了过来。大蓬绿色吐息凭空罩下。

    海龙没有硬碰,脚下一错,再次幻化成虚影,凭借神奇的逍遥游,接连躲过了乌拉几次猛攻。他这边虽然暂时还不会落败,但弘治他们那边就没这么幸运了。七名超越不坠期的高手联合起来,其威势是极为恐怖的。空中法宝交映生辉,飘渺四人被逼的节节后退。

    弘治的佛法乃是这些南疆修炼者的客星,他以金刚咒法顶住了大部分攻击,一时间到成了飘渺四人中的主力,凭借着佛器菩提钵和佛晶念珠,暂时到是支持住了。

    止水有些焦急的道:“师姐,我先顶住,你用天雷吧。”说着,祈天轮在她的催动下急转,散发出一股股庞大的仙灵之气。

    飘渺答应一声,骤然后退,神宵剑遥指空中,脚踏七星,“天罡指处有雷霆,便向其中役六丁。若解个中些诀,信知造化掌中生。妖身随罡星所指,罡星指丑,其身在未,所指者吉,所在者凶。”神宵剑蓝光电射,光晕流转,天际传来阵阵轰鸣之声。飘渺脚下不断幻化出如同梦幻般的步伐,五行迷踪靴演化出片片虚影,刹那间,神霄剑骤然变得蓝光闪耀,飘渺沉声喝道:“万邪妖魔,度劫化生。”蓝色光芒带领着那些充满了天地间正气的符号飘然而起,直入天际。在浩然正气的辅助下,弘治和止水顿时精神大振,连施妙法,将那七名坦拉族长老挡在外。在佛气与浩然正气的作用下,这些修为深湛的长老已经无法发挥出自己的全部实力。

    隆隆雷声响起,大地随之颤抖,天空中突然亮了起来,如同彩霞一般的红云飞快聚拢而来,飘渺剑指苍天,她身体周围的空间不断扭曲着,清冷的声音响起,“天地雷动,神宵天威。现。”手中长剑下指,顿时一道暗红色的惊雷伴随着蓝色闪电,骤然向那七名坦拉族长老轰去。

    七名长老同时飞退,法宝上扬。当初,即使是以邪祖的修为,在这神宵雷舞之下还暂时失去了攻击能力,这七名长老虽然加起来更要胜过邪祖,但他们毕竟是七个个体。在天雷的骤然轰击下,七人全身剧震,顿时脸色苍白的退后一步。飘渺得理不让,手中神宵剑轻舞,身随剑走,发动了自己最强大的法决,接连三道天雷轰下,坦拉族七位长老顿时被炸的后退出数十米之外,嘴角都流淌出一缕鲜血。他们都知道,如果再继续这样下去,恐怕就要殒命在这神雷之下,没有丝毫犹豫,七人身形电转,同时踏上星位,以七星之形站好,那些怪异的法宝都收了起来,他们每人手上都多了一柄绿光闪烁的短刃,刃指天际,七人同时喝道:“东魂之木、西魄之金、南神之火、北精之水,聚拢于中央无极土之颠,七星所踏,扶摇枢机,灭。”七道绿光射出,在空中凝结成一股,骤然迎上了下一道天雷。

    轰——,仿佛天地都随之颤抖,无比强大的冲击波另一侧的羌族神山剧烈的颤抖起来,止水、弘治和小机灵完全被震出了圈外,根本无法插上手。就连海龙和乌拉也停了下来,被庞大的冲击波震的远远退开。

    乌拉眼中流露出惊异的神色,喃喃的道:“神宵天雷能这么用么?这不可能。怪不得她能吸引我,她不但气质绝佳,连修为也如此高深,恐怕即使是我也很难抵御。哼,我一定要让你成为我的妻,即使把其他所有庸脂俗粉全都杀掉,我也一定要你。比起你来,全天下美女又算的了什么呢?”一边自言自语的说着,乌拉眼中已经流露出迷醉的神色。

    此时,飘渺和那坦拉族七长老已经斗到了白热化,天雷一下接一下的轰击,坦拉族七位长老联手用出的绿色禁制竟然无比坚韧,不但挡下了攻击,还利用反击之力震的飘渺娇躯连颤。毕竟是以七对一,飘渺虽然引天雷相助,却也占不得上风。嘴角流淌出的鲜血,已经染红了她的前襟。转眼间,天雷已经四十九发,那七名长老宛如磐石一般坚定,再不会被飘渺所撼动,而飘渺却已经喷出三口鲜血,眼看就要无法支持了。

    海龙内心现在复杂已极,飘渺那如仙般的身影不断刺激着他的心扉,毕竟深深爱过,岂是那么容易忘记的。但是,他也知道,以自己现在的修为,根本插不上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飘渺一人苦撑。

    飘渺虚幻的脚步突然滞了一下,行云流水般的神宵雷舞顿时中断,第五十颗天雷并没有如预期般降临。坦拉族七名长老反应奇快,手中短刃同时掉转方向,朝飘渺指来,绿色光芒如同激电一般射出,此时的飘渺,体内法力正处于旧力刚去、新力未生之时,根本来不及躲闪了。

    海龙和乌拉同时惊呼道:“不要。”但是,他们因为之前的拼斗,距离飘渺那边过远,已经来不及救援了。

    眼看飘渺就要香消玉陨,光芒亮起,一团祥和的能量托住她的身体飞往一旁,在佛光笼罩之下,盘坐于金莲上的弘治催动着菩提钵迎上了七名坦拉族长老的攻击。轰——,海龙清晰的看到,一缕绿光穿透菩提钵,然后再穿过弘治的身体,从他背后冲出。他座下那朵金莲顷刻间化为齑粉。弘治连惨叫都没有发出一声,已经被惯性带着跌出了十丈之外。

    海龙撕心裂肺的大吼道:“小治。”根本顾不上再去防备乌拉偷袭,以自己所能达到的最快速度冲到了弘治身旁,一把抱起他的身体。弘治头上的蓝色包头掉落在地,露出那有着十六个戒疤的光头。在他胸口处,不断有鲜血冒出,一个碗口大的血洞不断吞噬着他的生命力。海龙手指极颤,瞬间封锁住弘治胸前十余处穴位,这才止住流血。飘渺、止水、小机灵已经全都围拢过来。有些虚弱的飘渺取出一个玉瓶,从里面倒出两颗龙眼大小、碧绿色的丹药塞入了弘治口中。弘治的菩提钵掉落在一旁,那达到仙器级的法宝已经没有了半分佛器,完全变成了废物。

    坦拉族那七名长老的身体宛如虚脱般摇摆不定,抵御那么多的神宵天雷,虽然他们没有飘渺消耗那么大,但也绝不好受。乌拉恢复成人形,飘飞到他们背后,双手连颤,催动着自己的法力帮助这七名长老恢复着。

    弘治咳出一口鲜血,缓缓睁开了无神的双眼,看到大家那些关切而焦急的目光,他勉强一笑,向海龙道:“大……大哥,做……兄弟的……还可……以吧。……至少我保……护大……嫂没……受到……伤害。……那几个……什……么……长老……还真……他妈的……强。小……弟,小弟……恐怕……要魂……归极……乐见佛……祖……去了。”

    海龙全身颤抖着,搂紧弘治的身体,道:“别说了,小治,你不会有事的。有大哥在这里,你一定不会有事的。你要坚持住啊!”

    弘治看向海龙,又看了看飘渺,道:“大……哥,我不……知道……你今……天为……什么……会这……么疯……狂,可……是,……我知道……,你一定……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我走……后,你一定……要活……的像我……似的那……么开……心啊……!”自嘲的笑笑,道:“我……平日……里,没少……吃肉……喝酒……,不知道……到了……极……乐之……境,佛祖……会不……会宽……恕我……这个……假和……尚。大哥……,你……知道……么……?其实我……在吃……肉……喝酒的时……候,心……里……也很……忐……忑的,可是,……美食……的……诱惑……我又……怎……么忍……得……住呢?……大哥,……你怎么……哭了……。你用……不着……这样……的。……对于……我们……修佛……者来……说,死……并……不算……什么,那只……是一种……解脱而……已。”说到这里,弘治脸色渐渐发青,又咳出一口鲜血,不断的喘息着。

    海龙求助般看向飘渺,哀求道:“救救他,你快救救小治啊!你的修为那么高深,一定有什么办法能救他的对不对?之前的一切都是我的错,你怎么责罚我都行,但是,你一定要把他救回来啊!”

    飘渺眼中泪水不断低落,她轻轻的摇了摇头,道:“弘治是为我而重伤的,不用你说我也会全力救他,可是,他的元神现在已经被震散了,只剩下一口佛气维持着,恐怕,就是大罗金仙前来,也无法挽救他的生命了。”

    海龙全身一僵,喃喃的说道:“你,你是说,小治他就要形神俱灭了么?”

    飘渺痛苦的点了点头,道:“合七名超越不坠境界的高手合击,恐怕在神州上还没有谁能承受下来。对不起,龙,都是因为我。”

    弘治摇了摇头,勉强拉住海龙的手,道:“大……哥……,你……可不要……怪大……嫂……啊!这都……是我……自愿……的,我知……道,如果……不是因为……离……的太……远,刚才……挡在大……嫂身……前的……就是……你了。我只……是把你……想做……的事……情做了而已……。我……是你兄……弟嘛……。大哥有……事,兄……弟代……劳。我,我……要坚持……不……住了。大哥……,记得……在我……的忌日时,给……我……弄点好……吃的,拜……拜我……,我……也就……知……足了……。”声音嘎然而止,海龙四人清晰的感觉到一圈佛气骤然散发,转瞬消失无踪。弘治抓着海龙的完全失去了力量,整个人瘫软在海龙怀中。他,已经去了。

    “小——治——”海龙疯狂的大喊着,他的眼泪已经变成了淡红色,身体剧烈的痉挛,全身散发的金色火焰澎湃的波动着。

    小机灵楞楞的看着弘治的尸体,它摸着弘治的光头,喃喃的道:“假和尚,你醒过来啊!你怎么在这里就睡了。这里可有点冷啊!你醒过来啊!只要你能醒过来,不论喝多少猴儿酒我都满足你。假和尚,你不要吓我,我的胆小,你可不要吓唬我啊!”小机灵伏在弘治身上痛哭失声,他对弘治的感情绝对不比海龙少。当初,海龙在连云山闭关时那八百年,他就几乎每天都和弘治在一起,正是有弘治的从旁指点,并且帮他炼化了反骨,它才能有今天的成就,弘治的死,不但刺激的海龙快疯了,它也完全陷入了悲痛之中。

    半晌,海龙缓缓抬起头,他的前襟上已经一片血红,小心的将弘治交到小机灵手里,柔声道:“小机灵,我的好兄弟,你要看好弘治啊!说不定,一会儿他就会醒过来呢。”

    小机灵接过弘治,一楞,道:“龙,你要干什么?”

    海龙淡然一笑,道:“我要去为弘治报仇啊!作为他的大哥,我怎么能让自己的兄弟白死呢?”说完,他站直身体,虚空一抓,从乾坤戒中取出秋露海棠剑,扔给飘渺,道:“昨天,这个我忘记还你了,今天还给你。我不再欠你什么。”

    飘渺目光迷离的看着海龙,心中最后一点希望也完全破灭了,喃喃的道:“你,你真的这么绝情么?”

    海龙哈哈大笑起来,“绝情?是我绝情还是你绝情。因为你和止水,我才会有今天的疯狂,因为我今天的疯狂才招惹来强大的敌人。如果一切都没有发生,小治会死么?不错,我承认主要的原因在我。但是,你们确实诱发的原因。除非小治活过来,否则,从今以后我们恩断义绝,再没有任何关系。小机灵,看好弘治的身体,如果我死了,你想办法带他离开这里。”说完,再也不看飘渺和止水一眼,飞身而起,手中千钧棒轻挥,已经冲到了乌拉和坦拉族七名长老身前。

    七名长老的伤势已经被乌拉稳住了,他睁开双眼,淡淡的道:“小,你是过来送死么?”

    海龙的表情异常平静,“是的,我就是来送死的,不过,我相信我的死一定能带走一些人陪伴。乌拉,我问你,你和妖宗金十三是什么关系?”乌拉冷笑一声,道:“反正你也快要死了,告诉你也没什么。金十三本来就出自我们坦拉族,他是我的兄长,我还有另一个名字,叫金十四。当年,我们兄弟二人一起长大,虽然他年长我几岁,但是,他的天赋却比我差远了。他那人实在太好强,为了修为能追上我,竟然放弃了人生最快乐的事,引刀自宫修炼,虽然修为提升要快的多,可是,他也算不得是南人了。大哥他大约千年前进入了神州,就是为我们坦拉族探路的,中原那么肥沃的土地,应该属于我南疆各族才对。只有强者,才适合在这个世界上生存。等我解决了你们,在族长大会之后,就会带人到中原寻找他,然后,中原将是一片腥风血雨。我要让坦拉族战士的足迹,踏遍神州每一寸土地。”

    海龙点了点头,道:“原来是这样,我明白了。金十四,是么?想杀我,那你就来吧。从现在开始,我绝不会逃跑半步。今天,不是你们这些畜生死,就是我亡。天地无极,乾坤归一,金丹大道,破成玄天。”一团耀眼的白光突然从海龙头部亮起,他身上的金色火焰已经完全转变成了刺眼的白色。金十四发现,自己再没有制胜的把握了,顷刻之间,海龙的修为似乎竟然提升了一倍之多。

    “疯了,你疯了?”金十四有些疯狂的大喊着。

    远处的飘渺看到眼前这一幕,不禁全身一软,倒在止水怀中,作为连云宗的道尊之一,她当然明白海龙在做什么。

    海龙冷冷的瞪视着金十四,任由自己的法力不停息的疯狂增长着。第二次,这是他第二次作出如此决定了——碎丹。是的,他将含于口中人丹境界的金丹震碎了。人丹之强,远不是当初的灵丹可比,这是修真者所能达到的丹道最高境界,即使是当初的灵丹破碎,其短时间内蕴涵的法力经过海龙输入到天琴体内,天琴的修为就足足提升了两个境界之多。而此时人丹的破碎,使海龙燃烧了体内全部潜力、生命和灵魂。虽然结果必死,但是却赋予了他无比强大的法力。燃烧的能量加上他本身的法力,在这一界,几乎是无可抵挡的。如果一般的修真者修炼到人丹境界后碎丹,修为也不过就是短暂的提升而已。但是,海龙的神之力与种不同,碎丹后不但能拥有更为强大的实力,而且,这种强大也能保持的更久一些。碎丹后的他,法力修为已经无限接近度劫期,即使像金十四这样的修为,在他面前也感觉到了恐惧。在海龙碎丹之前,三头虬蛟曾经提出要帮他。但是,却被海龙否决了,兄弟的死,妻的分离,已经让他的精神陷入了一个痛苦的旋涡。他现在需要的是解脱,所以,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最疯狂的做法。

    千钧棒闪耀着炽热的光芒,海龙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仿佛要爆炸似的,脑海中突然出现了一幅奇异的画面,在修为骤然翻倍提升的情况下,千钧棒法中最为霸道的一招被他瞬间领悟,“啊——”怒吼声中,他身体骤然前冲,千钧棒没有任何花哨的挥击而出,天空中突然变了,原本漆黑的也空变得异常明亮,一到金色的闪电横空出世,直径粗约十米的巨大棒影如开天辟地一般,向金十四当头砸去,海龙的声音变成了嘶吼,“乾——坤——一——掷——”这,已经是完全超越修真界的攻击了。潜伏在海龙右臂中的红龙禁不住一阵痉挛。喃喃的道:“又出现了,终于又出现了。当年,即使是仙界天王也无法抵御的一招啊!”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