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南疆大会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海龙突然眼睛一亮,道:“族长,不如这样吧,我们几个跟你一起去。虽然我不敢说我们的修为能比的上那两个什么狗屁大神,但保护你周全应该没什么问题的。顺便,我们也正好见识一下南疆各族族长的风采。”

    没等日耪回答,飘渺突然有些急噪的道:“不行。龙,我们不能去。我已经决定了,明天咱们就回连云山脉。”

    海龙一楞,问道:“为什么?”

    飘渺眼圈一红,道:“因为,我不想再经历一次生离死别,你知道这次把你丢了我有多伤心么?我实在不想再看着你遇险啊!”

    感受着飘渺发自内心的情感,海龙缓缓将她搂入怀中,微笑道:“我知道你对我好。但是,我们来南疆的目的是什么难道你忘记了么?我们现在已经不光是为了探险、为了好玩儿,我们还要为了神州中原着想啊!难道你想看着南疆大军杀入中原,造成生灵涂炭的景象么?”

    飘渺心中一急,道:“可是,如果我们到羌族去,必然会卷入南疆纷争的旋涡之中。从三头虬蛟身上你还不明白么?在南疆这个地方,有着太多我们无法抵御的强大。我不想让你再冒险了。”

    海龙神秘的一笑,道:“老婆,你现在先不要多想,你放心,我自然有办法护得大家周全,这件事稍后我再向你解释。你只要告诉我,相信不相信我的判断就好了。”

    飘渺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无奈的道:“我相信你。你是我见过最聪明的人之一。但是,有的时候,你的考虑还欠周全啊!”

    海龙搂紧飘渺,向眼神游移不定的日耪道:“族长不必担忧,我已经决定了。我们都会跟随你前去参加这次的族长会。哦,对了,黄函,你和小睢就不要去了。那里太危险,我怕到时候会照顾不到你们。你们就在彝族等候我们的消息吧。”

    黄函虽然心中有些不愿,但他也知道海龙是为了自己好,只得无奈的点了点头,道:“是,师傅。”

    一旁站着的撒尔有些怪异的向海龙道:“你是他师傅?他可看着比你岁数还大啊!”

    海龙微微一笑,道:“有什么不可以么?所谓学无先后,达者为师。他愿意拜我为师,这很正常。何况,我的真实年龄可比他要大的多了。”

    撒尔有些嫉妒的看了一眼搂着飘渺的海龙,退到一旁不再说话了。

    日耪目光闪烁,有些激动的道:“各位前辈真要要随我一起去羌族么?”

    海龙搂紧想说话的飘渺,抢着道:“是的,我们要跟你一起到羌族去,还要麻烦族长给我们找几套你们彝族的衣服。你准备什么时候出发?”

    日耪欣然道:“有几位前辈随行再好不过。我们这里距离羌族有一段不近的距离,明天一早,咱们就出发吧。迟恐不及。”

    海龙点了点头,道:“好,那就这样吧。哎呀,有点累了。黄函,你先回房去,小治、小机灵,你们跟我到飘渺房间来,我有话对你们说。哦,对了,黄函你等一下,你去止水师姐那里,把她也叫来吧。然后你和小睢先休息。”

    黄函答应一声,转身去了。飘渺低着头将海龙三人带到自己房间中,一进门,她就皱眉道:“龙,你真的要卷入这个旋涡么?”

    海龙耸了耸肩膀,笑道:“不是很有趣么?对于我们修真者来说,能在漫长的修炼过程中追求一些刺激,未尝不是件好事。”

    飘渺微怒道:“什么好事?要是你有个三长两短,我可怎么办?难道你就不为我想想么?海龙,我从来不知道,你是这么自私的人。为了自己的喜好而不顾别人的感受。我是你的妻啊!”

    海龙一楞,他没想到飘渺的反应会如此激烈。赶忙赔笑道:“老婆,你先听我说,我这么决定,自然是有些把握的。”说着,伸手去搂她。

    飘渺甩开海龙的手,怒气冲冲的在一旁坐了下来,将头扭到一边不再吭声。正在这时,门开,止水从外面走了进来,一进门,她就发现气愤有些紧张,看看海龙,再看看飘渺,心头微颤,暗道,难道是因为海龙那天和我的事么?可是,他答应我不说的啊!

    海龙看着飘渺生气的样苦笑道:“老婆,你错怪我了。现在止水师姐已经来了,我就把我的想法说给你们听。”当下,他先将之前同日耪族长之间的交谈告诉止水,听了他的话,止水不禁皱眉道:“难怪师姐会生气,这确实太危险了。”

    飘渺哼了一声,道:“他现在就知道找刺激,哪里还明白什么是危险。海龙,我告诉你,如果你真的要去,就先打败我再说。”

    海龙苦笑道:“你们不要着急嘛,听我把话说完。止水师姐,首先我要向你道歉。那天我对你说了谎话。三头虬蛟哪儿有那么容易放弃追杀咱们。其实,是我把它收服了。哦,不,准确的说,应该是红龙老大把它收服了。”看着众人目瞪口呆的样,当下,他把那天的事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只略过了自己非礼止水那一段。

    听完海龙的讲述,众人全都楞住了。飘渺站起身,疑惑的道:“你,你是说三头虬蛟现在肯帮咱们么?这,这怎么可能?”

    海龙苦笑道:“本来是不可能的。像三头大哥那样强大的存在怎么会为我所用呢?但是,有老红在就不一样了。现在三头大哥是绝对肯帮我们的。有它在,我还有什么可怕的。即使在南疆,恐怕也没有什么能和三头大哥相对抗的吧。”

    三头虬蛟的声音在海龙心底响起,“你小这几句话说的还让我比较爱听。不错,在南疆,我就是真正的王。谁能和我相比。”

    弘治走到海龙身旁,摸了摸他的额头,道:“大哥,你不是在白日做梦吧。这也太不可思议了,我不信。堂堂仙兽红龙和接近仙兽级别的三头虬蛟会为你所用,打死我也不信。除非你证明给我们看。”

    海龙嘿嘿一笑,道:“那还不简单。”在神之力的催动下,乾坤戒青光大放,迷你三头虬蛟被他放了出来。三头虬蛟落在地上,活动了一下自己的三颗蛇头,不满的瞪了海龙一眼。

    弘治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怪叫道:“哇,大哥,你怎么把三头虬蛟的儿给抓来了,你不怕他追杀你么?”

    海龙砸了他一个暴栗,道:“你这么多年白修炼了,难道不知道变形之术么?这就是那天的三头大哥。它只不过把身体变小了而已。”

    弘治蹲下身体,在三头虬蛟那颗暗金色的蛇头上摸了摸,喃喃的道:“不是真的吧。”

    三头虬蛟被弘治一摸,顿时大怒,猛的张开大口,那颗蛇头骤然膨胀,顷刻间长大到直径一米左右,大口一张,差点将弘治整个吞进去。弘治惊呼一声,闪电般向后退去,虽然三头虬蛟并不是真的要伤害他,但也将他吓出了一身冷汗。

    蛇头一涨而缩,又变成了迷你形态。不屑的看了弘治一眼,嘶嘶的向海龙叫了几声。海龙赶忙赔笑道:“三头大哥,别生气嘛。我这就收你回去。”说着,催动神之力,乾坤戒上顿时青光大放。

    三头虬蛟正要返回乾坤戒中,却听有人喊道:“等一下。”它那三颗蛇头不禁回首看去,二十四只蛇目中已经有了不耐烦的神色。

    叫住三头虬蛟的,正是小机灵,它正色走到三头虬蛟的面前,深深的鞠了一躬,道:“三头大哥,对不起。当初是我贪心才惹怒你的。小机灵在这里向你道歉了,如果以后你有什么差遣,我一定帮忙。”

    三头虬蛟楞了一下,三颗蛇头同时摇了摇,纵身而起,冲如了乾坤戒的青光之中消失不见。

    海龙满意的看了小机灵一眼,向它伸出了大拇指,道:“放心吧,三头大哥不会怪你的。现在你们相信,咱们就算去南疆,也足有自保的能力了。老婆,你还生气么?”

    飘渺板着面孔看着海龙,道:“当然生气了。谁让你之前不把话说清楚的。”

    海龙委屈的道:“我冤枉啊!那时候当着日耪族长,难道我告诉他,你们的守护神现在要跟我走了么?那他还不跟我拼命啊!”

    看着海龙怪异的表情和烁烁放光的光头,飘渺再也无法板住面孔,噗嗤一笑,道:“算你拉。不过,下回有什么事要先说清楚才好。”

    海龙笑道:“是,老婆大人,只要你不生气就好。”

    止水无奈的摇了摇头,道:“师姐,我发现你现在越来越像凡人中的小女人了。哪儿还有一点修真高手的样。”

    飘渺俏脸一红,羞涩的道:“师妹,你也取笑我。”

    止水轻笑道:“难道我说的不是事实么?好拉,你们聊吧,我先回去了。明天早上走的时候叫上我就是。”说完,她扭头走出了房间。海龙清晰的发现,止水出门前的瞬间,用眼角的余光瞥了自己一眼,她那眼神中充满了各种复杂的神色,似乎在压抑着什么似的。

    …………

    坦拉族部落。

    “见过二主人。”怒羽鹰王黑风恭敬的跪倒在地。在他面前,是一片由轻纱构成的帐幕,帐幕后的情景从外面无法看清。

    森冷的声音从帐幕后传出,“起来吧。大哥叫你回来有什么事?”

    黑风站起身,低着头道:“回禀二主人,宗主让我来请您带领族中高手赶赴中原与他汇合,好对付魔宗戾天和邪宗的邪祖。”

    “邪祖?这个名字到是第一次听说。邪宗不是很弱小么?以大哥和妖宗的实力还用的着我出山。”

    黑风道:“那个邪祖是新出现的威胁。他的修为似乎还在宗主和戾天之上,而且极为诡秘。现在老君录已经现身,就被那邪祖得去了。”

    森冷的声音中带出一丝惊讶,“哦?老君录出现了。恩,这样东西到值得我出山一看。邪祖么?你把关于他的事说给我听。”

    黑风恭敬的道:“是,二主人。”当下,他将在天堂山发生的一切详细的述说了一遍。听完他的话,帐幕后之人不禁沉吟起来,思虑半晌,才道:“这确实是一个威胁。哼,我绝不允许任何人威胁到我坦拉族。看来,真的要上中原走一趟了。”

    黑风心中一喜,这个二主人的修为他是知道的,甚至更在妖宗宗主金十三之上,乃坦拉族的天才,凭借其铁腕政策,短短几百年间已经带领着坦拉族成为南疆可以同羌族、苗族并驾齐驱的大族。“二主人,既然您答应了,那事不宜迟,我们还是尽早动身的好。”

    森冷的声音道:“不急。暂时大哥那边不会有什么事。最近南疆发生了许多事还需要我处理,等过几天南疆族长大会召开之后,我们再动身。中原么?早晚有一天,我会让你成为我坦拉族的领地。”

    黑风心中一凛,在那森冷声音的霸气中,他感觉到自己全身一阵发寒,恭声道:“一切旦凭二主人安排。”

    “恩。你一路奔波,也辛苦了。下去休息吧。过几天,你和我一起参加族长大会。最近魔哈和索托闹的很凶,我可不想在这个时候让南疆内乱。那两个家伙虽然实力强横,但都是没脑之辈,到是不足为虑。”

    …………——

    新书即将开张,异能类,希望大家喜欢,特将简介先贴出来给大家看看.)

    简介

    黑暗异能充满了吞噬,空间异能充满了神秘。

    两种不同的能力,同时出现在一个人的身上。

    眼神也可以杀人么?那是空间的力量。

    男人也会被美女强奸么?那是主角的命运

    海龙看着自己身上这套鲜艳的服装,不由得产生了一种怪异的感觉,仿佛这一刻自己已经变成了一只锦毛孔雀一般。彝族服装非常有特点主要以红、黄、蓝、黑四色为主。海龙、小机灵和弘治所穿的,都是最普通的青年服装,还算比较朴素的,但比起以前身上的布袍,简直鲜艳的太多了,穿这彝族服装到是有一个好处,头上用深兰色的布包裹起来,把海龙和弘治的光头都掩盖再内,再加上他们的幻形术,到不怕被人认出。止水和飘渺都穿着更为鲜艳的长裙,两人头上插满了各种银制的饰物,虽然她们已经用幻形术改变了一些自己的形貌,却依然无法掩盖那绝代的风华。日耪毕竟是彝族族长,此次出行,除了海龙五人以外,还带有二十名族内最为勇猛的年轻战士。他们都是腰跨短刃,打扮和海龙他们相同,一副雄赳赳、气昂昂的样。

    南疆地形虽然极其复杂,但日耪却对这里再熟悉不过,茂密的山林和复杂的地形几乎对他们彝族人来说没有任何影响,根本不用刻意去辨认,也绝对不会走错路。一行二十六人,经过三天的跋涉,终于进入了羌族领地。

    “前辈,我们现在已经踏上羌族的领地了,请各位前辈一切小心,千万不要乱说话。羌族一直将自己摆在南疆第一大族的位置上。占据了大片土地,从这里到他们最大的部落,至少还有走两天,如果遇到羌族战士,一切由我来应付就是。”

    飘渺微笑道:“日耪族长,您放心吧,我们绝对不会给你找麻烦。赶了这么长时间路,你们的战士恐怕也累了,休息一会儿再继续吧。”

    日耪点了点头,吩咐自己的族人原地休息。这些彝族战士显然久经训练,虽然是休息,但他们还是立刻分散到四处戒备,显示出极强的纪律性。虽然他们在海龙等人眼中算不了什么,但他们灵活的身手还是很令人赞叹。从小在山林中长大,使他们如同猿猴般敏捷。

    众人席地而坐,弘治一把抓下自己包头的布,摸了摸光头,道:“真是难受死我了。带着这东西,弄的我老人家都不能用头顶来吸取天地精华。”说着,还做出一个很无奈的样。

    小机灵讽刺道:“吸取狗屁天地精华,你这个假和尚,吸取什么也成不了佛的。否则,佛祖看到你的样,非气死不可。”

    弘治也不在乎小机灵的讥讽,向海龙嘿嘿笑道:“大哥,给俺点酒喝吧。我要渴死了。”

    海龙笑道:“渴还喝酒?你少来吧,我看你是馋虫发作才对。小机灵说的对,佛祖才不会收你这样的佛家败类升登极乐。”

    弘治有些尴尬的道:“还是你了解我。不管成不成的了佛,反正没有酒喝就是不行。快点,大哥,我受不了了。”

    看着弘治酒瘾发作的样,海龙一阵好笑,刚要从乾坤戒中取酒给他,却听飘渺道:“小治,快把包头带上,有人朝这边来了。”

    弘治一楞,赶忙带好深蓝色的包头布,催动佛力凝神感受,果然,至少有十数个气息,正向这边快速接近着。

    海龙看向日耪,道:“族长,可能是羌族人,让你的族人小心一些。”

    日耪点了点头,快速朝身旁的一个战士吩咐了几句。

    一会儿的工夫,脚步声渐渐清晰。只听一名彝族战士喝道:“什么人?”

    另一个嚣张的声音道:“你们是什么人?不知道这里是我们羌族的领地么?竟敢擅闯,简直是活的不耐烦了。”

    日耪和海龙对视一眼,众人都站了起来,快步走了出去。转过几棵合抱的大树,他们看到了十几名全身黑色装扮的男,为首是一名三十多岁的大汉,正不屑的看着从树上跳下的彝族战士,先前的话,显然就是他说的。

    日耪向自己那些怒气冲冲的族人使了个眼色,主动迎了上去,道:“这位大哥请了。我们是彝族的,不是擅闯,前几天接收到伟大的魔哈大神邀请,特地来参加此次南疆族长大会。”

    那羌族壮汉一听日耪那句伟大的魔哈大神,神色顿时缓和了一些,道:“恩,你还懂的些礼貌。那几个小居然敢瞪我,依着我以前的脾气,早就挖掉他们的眼珠。我是羌族寻山小队长,你们彝族的族长呢?让他出来见我。”

    海龙和飘渺对视一眼,两人心中同时凛然。因为,他们都发现,这个寻山小队长居然是个修真者,当然,他并不是正宗的修真者,修的应该是羌族秘法才对。虽然此人修为不高,只有相当于伏虎境界,但是,他也不过仅仅是一个寻山小队长而已。由此看来,羌族的实力确实惊人。

    日耪客气的道:“在下不才,正是彝族的族长。这是我的请贴,能不能麻烦各位大哥通融我们过去。”

    那小队长接过请贴看了看,道:“恩,你们可以走了。既然你是彝族的族长,应该认的路吧。从前面走大路,不要到处乱转,否则,要是死在山里,可不关我们的事。我们魔哈大神邀请你们彝族来参加此次盛会是对你们的施舍,说话、做事都小心着点。明白么?”

    日耪眼底深处闪过一丝怒火,他毕竟是一族之长啊,对方一个巡山小队长就对他如此指手画脚的,他怎么能不生气呢?他身后的彝族战士们更是怒气上涌,如果不是之前日耪有严令,他们早就忍不住和对方冲突起来了。日耪深吸口气,强压心中怒火,道:“是,在下明白。咱们走吧。”说着,带领众人就要离去。当他刚刚走到那小队长身旁时,对方伸出手臂,将他拦了下来,撇着嘴道:“小族就是小族,你懂不懂规矩。”说着,还向日耪搓了搓手指。

    日耪再也压制不住心中的怒火,刚想发作,肩膀却被人从后面按住了,只见海龙笑嘻嘻的站在自己身旁,有海龙在身旁,他顿时心中一定。海龙微笑着向那小队长道:“这位大哥,您也知道,我们彝族是小族嘛,族里实在很穷,要不您通融我们过去,等到了魔哈大神那里,大神要是有什么赏赐,回来我们再送给你们如何。”

    那小队长一瞪凶睛,用力的推了日耪一下,日耪趔趄两步,如果不是海龙扶着他,恐怕就要摔倒在地了。小队长怒道:“混蛋,你当我们是什么人?是中原那些乞丐么?这样就想打发。就算你们彝族再小,也是一个族,别跟我面前哭穷,要是拿不出让我们兄弟满意的东西,就别想过去。干脆滚回去算了。反正有没有你们参加族长大会,也无所谓。”

    日耪再也无法忍耐对方的羞辱,猛的抽出腰间短刀,就要冲上去拼命。但是,他肩膀上的手却更加稳定了,在那只看上去白皙而修长的大手下,他的身体竟然无法移动分毫。海龙将日耪拉到自己身后,主动迎了上去,道:“对不起,这位大哥,我给钱就是了。”眼中金光一闪,包括那小队长在内,十多名羌族战士同时瘫软在地。以海龙不坠境界的修为,收拾他们简直再简单不过了。海龙大手一挥,十几声惨呼响起,接着,十余道白光从他手中弹出,所有的羌族战士都是身体一阵颤抖,他们的眼睛中已经流露出迷惘之色,似乎在刹那间变得痴呆了似的。

    日耪吃惊的道:“前辈,您杀了他们么?”

    海龙摇了摇头,道:“我还没那么噬血,如果不是他们太嚣张,我会和他们一般见识么?咱们走吧。”

    日耪有些担忧的道:“可是,这些羌族战士要是被他们族里人发现了,恐怕我们就危险了。他们肯定会在魔哈大神面前告我们一状的。”

    海龙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你放心吧。有我在,谁也不会把你们彝族怎么样。这些人如果不是太嚣张,我才懒的理会。他们现在都被我暂时变成了白痴。除非我亲自为他们解开,否则他们绝对无法恢复正常。你尽管放心好了。而且,他们也为自己的嚣张付出了代价。”

    飘渺和止水眼中同时流露出惊讶的神色,飘渺道:“龙,当初在仙照山时,难道那些问天流弟的诅咒是你下的?”

    海龙笑道:“老婆,你真聪明啊!不过,这可不是什么诅咒。是一种奇异的术法而已。是六耳前辈留给我的修炼法门中的一种。除了我和我那未曾谋面的师傅以外,恐怕就是仙人来了,也解不开他们的禁制。”

    弘治上前检查了一下那些人的身体,皱眉道:“老大,你够狠的啊!竟然废了他们。”

    海龙嘿嘿一笑,道:“也没什么,这些人如此嚣张,平时被他们欺辱的人必然不少,我只是替那些人报仇而已。”

    飘渺好奇的道:“你废了他们什么?”

    海龙低声道:“除了封住他们记忆以外,我并没有限制他们的身体行动,但是,我却断了他们的第五肢。第五肢,你明白么?”

    飘渺先是一楞,转瞬间明白过来,顿时俏脸羞的通红,嗔道:“你真是坏死了。”

    海龙的声音虽低,但一旁的止水还是清楚的听到了,第五肢?那自然是男人的……,回想起当初海龙非礼自己时顶在下体的那硬邦邦的东西,止水的面庞竟然比飘渺还要红上几分,轻啐一声,低下了头。

    日耪老于事故,自然明白海龙言语中的意思,感激的道:“前辈,谢谢您替我们彝族人出了口气。”

    海龙微笑道:“这不算什么,要谢,就谢你们的守护神吧。可能你还不知道,我已经认了三头虬蛟为大哥。自然会帮它保护你们彝族。”

    日耪一呆,失声道:“什么?你认了守护神大人当大哥,这,这怎么可能?”

    海龙嘿嘿一笑,道:“没什么不可能的。否则,以我这点微末之技,你以为我能逃过三头大哥的追杀么?好拉,不要多想,赶路吧。”说着,拉起飘渺的小手,当先飘飞而出。日耪和彝族战士们仍然呆呆的站立在那里,但他们看向海龙背影的目光,都多了一分崇敬。

    海龙一边走,一边用意念向三头虬蛟道:“三头大哥,怎么样,小弟可帮你做了个人情哦。到了羌族那里,有什么危险你可要帮我。”

    三头虬蛟哼了一声,道:“你这奸诈的小,少跟我套近乎。到时候再说吧。只要你们没有遇到生死的危机,我才不会出手呢。”

    听了它这句话,海龙顿时宽心大放,心中愉快以极,有个这么好的帮手在身旁,现在不论面对什么,也不用怕了。

    羌族,是个好战的民族,在魔哈大神的统治下,除了苗族和坦拉族以外,他们的战火几乎烧到过其他任何一个南疆民族的领地。一提起魔哈大神四个字,即使是深夜啼哭的婴儿都会立刻屏息止声。虽然憎恨魔哈的人有很多、很多,但是,却没有人敢找他报复。

    在南疆中,几乎人人养蛊,而羌、苗两族更是其中之最。蛊有近千种之多,那是一种可怕的生命。常人被蛊虫侵体,结果只有两个,要么,是听从施蛊者的命令,永远不能违抗,要么,就是蛊虫破体而亡。有些用蛊高手,甚至可以凭借强大的蛊虫去控制怪兽,以供自己驱使。

    满山遍野的木屋出现在海龙等人面前,海龙喃喃的道:“这就是羌族部落么?看上去也没有什么不同。只是人多了点而已。”经过几天的跋涉,他们终于来到了此行的目的地。这一路上,幸亏有日耪和他的彝族族人,在他们的带领下,南疆的毒虫、野兽都被巧妙的避过,除了之前碰到的嚣张羌族士兵以外,他们这一路,到可以说是极为顺利的。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