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红龙克蛟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海龙知道,自己不能做的太过,但他一定要为自己争取到最有利的条件,微笑道:“你先别生气,听我说完再说。红龙老大,既然你以后寄居在我身体上,恐怕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们要相依为命了,不是么?所以,我们还是成为朋友的好。你放心,我的条件绝不过份。我想,作为伟大的仙兽红龙,你一定见多识广吧,今后如果我得到了仙器级别的法宝,我希望你能帮我鉴定一下,看看究竟都有什么作用。你也知道,仙器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所以,我一定不会麻烦你几次,这个小小的要求,你总可以答应吧。”

    红龙被海龙一捧,顿时心情大好,虽然它智慧不低,但毕竟是心地单纯的仙兽,怎么能和海龙这样的奸诈之人相比呢?下意识的点了点头,道:“这个条件我可以答应你,不过,这是最后一个条件了。”海龙喜道:“对,这就是最后一个条件。红龙老大,我现在就有一件仙器级的法宝,你先帮我看看,然后您就可以回龙翔玉修炼了。”说着,他将先前被三头虬蛟逼迫收回的小铁棍掏了出来,呈现在红龙面前。

    红龙楞了一下,看着这不起眼的小铁棍,道:“你这也算是仙器级的法宝么?一点仙灵之气都没有,也敢拿出来丢人。”

    海龙不满的道:“可是给我这件法宝的人告诉我说,这小铁棍乃是威力最强大的法宝,即使在仙界也很难有人匹敌。你看着。”催动体内来自红龙的能量转化成神之力,迎风一抖,勉强幻化出千钧棒的形态。金光比平时要黯淡的多,但也勉强显现出了千钧棒的形态。

    看着海龙手中的千钧棒,红龙那由能量化来的身形大震,失声道:“不可能,它,它怎么会在你手上。这是,这是……”

    海龙一听就知道红龙认识千钧棒,心中顿时大喜。自从得到千钧棒以来,这件法宝不知道多少次救过他的性命,在他心中,几乎没有什么东西比千钧棒更重要了。一直以来,他是多么想知道千钧棒的来历啊!眼看这个愿望就能实现了,他激动的声音不禁有些颤抖,“告诉我,红龙老大,你快告诉我,这件法宝真正的名字到底是什么?当初给我这件法宝的人说,它只有一个特性,那就是无坚不摧。”

    红龙的声音也有些颤抖,“无坚不摧?没错了,就是它。小,你先告诉我,你这法宝到底是从哪里来的。这根本就不应该是人间之物啊!”

    海龙道:“这是当初一位前辈送给我的,他告诉我说,以后这件法宝的主人就是我的师傅,他是代师传我此物,然后还教了我许多道法。只是时日尚短,我还没有领悟多少,其中有一套千钧棒法就是以此物来使用的,所以我暂时管它叫千钧棒。红龙老大,你快告诉我,这小铁棍到底是什么啊!我真的很想知道。”听了海龙的话,红龙沉默了,它似乎在思考着什么,红色的能量不断的律动着,显示出它内心的激动。

    半晌,在海龙的一再催促下,红龙长叹一声,喃喃的道:“天意,或许这就是天意吧。我在龙翔玉中听别人叫你海龙,是吧。海龙,对不起,出于对你师傅的尊重,我不能告诉你这件法宝真正的名称。我想,今后只要你将他的功法都领悟了,就会明白了。你说的对,将来,你必然会是仙界中的一员,也有可能是佛界。我没想到,他老人家居然会在下界收徒。这样好了,如果,你今后能够成为大罗金仙一级的仙家高人,我愿意成为你的坐骑。但是,之前我们达成的约定作废,今后我不会在你危险的时候出手,因为,那样会让你有依赖性,法力将很难进步。如果被你师傅知道了,恐怕我就危险了。所以,今后的一切都要靠你自己。你先别急,听我说完,虽然我不会帮你抵御危险,但是,我却可以指点你一些你想知道的东西。有我在你身上,你也可以调动一小部分龙翔玉中的防御力量护体,想伤你,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没想到,真是没想到啊!你不用再多说了,我意已决。”红光一闪,海龙只觉得自己右臂一热,红龙已经消失了。

    手中光芒黯淡,没有了法力的支持,千钧棒重新变回小铁棍。海龙呆呆的站在那里,所谓期望越大,失望就越大,满腔的希望化为泡影顿时让他心中充满了失落。不过海龙的心志异常坚定,虽然没有打听到小铁棍究竟是什么东西,但他毕竟从红龙口中更肯定了它是件威力无穷的法宝。而且,也肯定了那从未谋面的师傅竟然如此强大,连红龙都对他充满了敬畏,至少,也应该是一个相当于大罗金仙的存在吧。看着自己**的身体,海龙无奈的摇了摇头,红龙注入给他的法力已经消耗殆尽,疲倦和疼痛不断侵袭着他的身体,无奈的叹息一声,勉强移动到一棵大树旁坐了下来,刚一合上双眼就睡了过去。不,准确的说,应该是晕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止水悠悠醒来,以她现在的修为,即使不刻意修炼,体内的人丹也会催动法力自行运转,此时法力已经恢复了几成,昏倒前的一切不断的回想起来,她惊啊一声,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喃喃的道:“我没有死么?”体内疼痛的经脉告诉他,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晕倒前的最后一幕清晰的浮现在眼前,那时,似乎是海龙幻化成了一条红色的火焰巨龙,那是幻觉么?不,那一定不是幻觉,如果是幻觉的话,恐怕自己此时早已经被三头虬蛟的火焰化为了灰烬。海龙,海龙上哪里去了?止水心中突然充满了担忧,寻目向四下望去。当她看到自己身后的时候,终于找到了海龙的身影。现在的海龙,已经宛如一块焦碳似的,包括身上那件背心似的软甲,全变成了一片焦黑。

    止水心跳骤然加快,虽然她自己不愿意承认,但心中却大呼,不要死,你不要死啊!勉强提起恢复不多的法力,她快速的冲到海龙身旁。她的手微微颤抖着凑到了海龙的鼻端,一股微弱的热气喷洒在她手指上,止水只觉得一股酥麻清晰的从手指尖瞬间传遍全身。心中大喜,他没死,他真的没死。无意间低下头,向海龙身上看去。“啊——”在惊叫声中,止水仿佛看到鬼了似的飞退出十米之外。全身剧烈的颤抖着。

    海龙身上的衣服早已经化为了灰烬,除了勿忘铠以外,身上寸缕不挂,先前是因为他身上一片焦黑,所以止水并没有注意。但在距离极近的情况下,她清晰的看到了海龙两腿根部那昂然之物,顿时羞的满面通红。那如同小棒槌一般的事物竟然高高的耸立着,虽然一片漆黑,却显示着生机勃勃的样,在止水尖叫的声波中微微颤抖着,似乎在向她示威似的。止水只觉得自己全身发软,先前被海龙侵犯的一幕不断的刺激着她的身心。她问自己,这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一看到这个明明让自己很讨厌的家伙,自己的心反而非常激动似的。他侵犯了自己纯洁的身体,应该杀了他才对啊!否则,他要是说出去,自己还如何在修真界立足?想到这里,止水恶向胆边生,一咬牙,站直身体,右手一挥,召唤出自己的飞剑,将法力注入其中,闭上眼睛,自言自语道:“是你自己自找的,怨不得我。去死吧,你这个混蛋。”意念一动,飞剑带起三尺剑芒,骤然向海龙的方向斩去。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止水依旧僵立在那里,她的心不断的颤抖着,双眼缓缓睁开,眼中饱含着泪水看向海龙。她那飞剑就停留在海龙焦黑的光头上方三寸处,光芒吞吐,却怎么也落不下去。止水发现,自己根本下不了手。就在刚才,眼看飞剑就要斩中海龙的时候,之前他毅然挡在自己面前的样骤然出现在眼前,是啊!是他救了自己的性命,自己又怎么能杀他呢?不,不能,我不能杀他。杀了他,师姐会难过的,而且,我也不能恩将仇报。他侵犯了我,也救了我一命,就算一切相抵吧。等他恢复了以后,再找机会和他算帐。

    止水给自己找了几个理由后,这才将飞剑收回,手中光芒一闪,一件她为自己准备的道袍飘飞而出,盖住了海龙的下身。看不到那羞人的事物了,她的心这才平静了一些,缓缓走到海龙身旁,虽然海龙支起的那“小帐篷”依然令她心生摇曳,但总比先前好的多了。

    伸出食指按上海龙的眉心,勉强催动着体内不多的向他体内的经脉探去。止水惊讶的发现,海龙体内的经脉虽然受到了一定的震荡,但伤势却远不像他外表那么严重,体内那股微弱的法力在自己的刺激下,竟然加速运转起来。感觉上,他的经脉似乎要比自己更加坚韧似的。深深的看了海龙一眼,止水盘膝坐在他身旁,喃喃的道:“你这个小冤家,你知道么?我苦修三千多年的道心已经被你破坏了。”回想着海龙同自己亲热时那羞人的景象,回想着那奇妙的异样感,止水的心再也不能像她的名字那样心如止水了。幽幽一叹,止水黯然道:“或许,你就是我这一生的魔劫吧。上天啊!为什么你要用如此强大的魔劫惩罚我,难道我做过什么错事么?我根本就不可能忘记那些已经刻入内心深处的东西啊!”带着痛苦和迷离,止水缓缓闭上双眼,调整着体内的法力开始修炼,在心烦意乱之中,良久才进入了入定状态。

    海龙体内的神之力在被止水刺激过后,快速的恢复着,神之力不但拥有普通修真者法力的一切特点,而且它融合了仙灵之气和佛气之后,本身的恢复速度比一般法力要快一倍以上,而且拥有着极强的自愈能力。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海龙的身体开始发生了变化,一层淡淡的金色光芒亮了起来,包裹着他的身体,被火焰灼烧的的皮肤开始渐渐的脱落,露出了粉嫩的心肌肤。可惜的是毛发一时长不出来了。大约又过去了几个小时,海龙身旁已经落满了黑色、如焦碳般的灰烬,那是他原先被烧坏的皮肤。现在,他整个人变得很干净,全身上下的皮肤几乎没有一丝瑕疵,除了没有毛发而显得有些怪异以外,整个人到比以前英俊了几分。其实,他的外伤能好的这么快,还是要感谢红龙。红龙输入到他体内的那股能量帮他祛除了入侵的火毒,否则,他体内的经脉虽然强韧,却也没有这么容易恢复了。

    缓缓睁开眼睛,海龙感觉到身上不断传来阵阵凉意,体内的神之力不断的以丹田金丹为始终点循环着,看样,用不了太长时间就能恢复最佳状态了。一觉醒来,海龙心情大好。虽然红龙取消了在危机时救自己的诺言,但身上带着这么一位仙兽,总让他有一种塌实的感觉。即使是那被红龙收服的三头虬蛟,也足以另任何人恐惧了。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肌肤,海龙不禁吓了一跳。来回的抚摩几下,只觉得肌肤非常娇嫩,竟然如同少女一般。海龙咒骂道:“他妈的,这才是真正的脱胎换骨吧。弄成这样,要是被弘治他们看了,还不把我当成娘娘腔?我可不要像金十三那家伙似的被人叫成人妖。”

    “笨蛋,得了便宜还卖乖。”红龙有些气愤的声音在海龙心底响起。

    海龙一楞,道:“怎么?红龙老大,我变成这样是你弄的不成?”

    红龙哼了一声,道:“我才没有那么大本事把你弄成这样。难道你不知道自己原先的皮肤都被地狱火烧毁了么?如果不是你身上这件防御类法宝和自身的神之力,你早就化成灰烬了。看你小修为不怎么样,身上宝贝到是不少。你现在这重生的肌肤比以前好的多了。由于先前被地狱火这种接近天火的能量灼烧过,恢复以后,现在你本身肌肤不但更加坚韧,而且已经具有了很强的抗火性,就算下回再和三头虫那家伙打,也至少不会像先前那么狼狈了。这么好的事别人都巴不得呢,你还挑三拣四的。”

    海龙心中一喜,道:“原来这么好。有抗火功能的皮肤,不错。谢谢你了,红龙老大。恩,红龙老大这个名字太长,叫起来又别扭。这样吧,以后我叫你老红如何?还显得亲切。”

    红龙怒道:“呸,什么老红、小红的。我才不要,我是堂堂仙兽。”

    海龙怪笑一声,道:“好,好,不叫老红,就叫红红吧。这个名字你总喜欢了吧。就这么定下了。反正只是个称呼而已。”

    红龙楞了一下,无奈的道:“算了,你这小真是够戗,跟你那师傅一个样儿,还是老红好了。”

    听了红龙的话,海龙心中一动,道:“老红,我师傅是个什么样,你能说给我听听么?难道他的性格和我很像么?”

    红龙没好气的道:“不是他的性格和你很像。应该是你的性格和他很像。现在我可不能告诉你他是谁,否则,他要是一个不高兴,我这条龙命就完蛋了。反正,你只要知道他是个很强大的存在就行了。只要你努力修炼下去,一旦登入仙界,必然能和你师傅见面的。”

    海龙无奈的挠了挠自己的光头,道:“那好吧。老红,我发现你真是一个百科全书。有你在身边简直是太好了。对了,你不是说三头虫那家伙能够帮你恢复法力么?你为什么不把他吸干了?”

    红龙哼了一声,道:“你懂个屁?所谓细水长流。三头虫已经修炼了几万年之久,又处于全盛状态,法力恢复是非常快的。它先前的地狱火法力已经被我吸去了九成,再吸下去,恐怕内丹就要完蛋了。我留着它,就是为了让它恢复法力后再吸,照现在的样看去,恐怕不出十年,我的法力就能恢复到原有状态。至于什么时候能真正凝结成能量实体,恐怕就很难说了。那毕竟是需要靠机缘的。”

    海龙嘿嘿一笑,道:“红龙老大,原来你比我还要卑鄙啊!三头虫真是可怜,自己辛苦修炼得来的法力却要被你吞噬,这个倒霉的家伙,几万年算是白练了。”

    红龙哼了一声,道:“小,别拿你那个猪脑和我伟大的龙脑相比,我才没有你们人类那么卑鄙。三头虫帮我,对它自己并没有什么损失。要知道,这家伙的修为之高,在人界中已经达到了顶级,如果让他将三颗头都修炼完善,足可以轻易度过六重天劫,升入仙界或者冥界成为和我同等级的魔兽。不过,那恐怕还要几万年之久。它只所以肯乖乖的听我的,固然因为我是强大的仙兽,还有一点,就是我答应它,只要我能凝结成能量实体,就帮助它彻底完善那三个头。多了不说,至少可以帮它节省万年以上的时间。虽然被困在你的戒指里有些憋闷,但这么好的事,它怎么会不答应呢?”

    海龙疑惑的道:“不就是只怪兽么?你答应它那么多干什么?到时候没有利用价值了,杀了就是。像它这样的怪兽,身上应该有不少宝贝才对。”他刚说完这句话,突然感觉到自己的乾坤戒热了起来,三头虬蛟的咆哮声隐隐传来。

    红龙嘿嘿一笑,道:“说你是猪脑,你就是猪脑。我可警告你,以那三头虫的修为,如果不是它自己愿意,你这破戒指根本困它不住,要是把它激怒了出来找你麻烦,可别怪我不帮你。其实,你根本就不明白,像它这样的异兽修炼到现在这种阶段有多么困难。比起你们人类和普通的野兽来说,三头虫他们这些洪荒异兽虽然先天就拥有了强大的身躯,但是修炼起来却要麻烦的多了。从它现在的修为看,如果不是你们先招惹的它,它一定不会主动攻击你们的,它的凶性早已经在长年的修炼中化去了。难道你没看出,在你们同他的交手过程中,它一直都在手下留情么?否则,就凭你现在那点法力,还不够它一个头吞的。后来他之所真正动了杀心,是因为你损坏了它头上的角。你知道么?那是相当于千年的修为。小,别怪我没提醒你,如果你现在向它道歉,得到它的原谅的话,将来有的是你的好处。我虽然不能帮你对敌,但它却……”红龙的声音它自己可以控制,最后的几句话是在海龙意识深处响起的,使乾坤戒中的三头虬蛟无法听到。

    海龙是聪明人,一点就透。立刻变了一副嘴脸,看着自己手上的乾坤戒,笑道:“原来是因为我们的原因才惹怒了你啊!三头大哥,你就原谅小弟吧。我知道,一定是那只臭猴打扰了你的修行。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教训它的。三头大哥,你修为这么高深,一定不会同小弟计较,对不对。你就好好修炼吧。只要老红一成能量实体,我一定让他帮你成为仙兽。”

    一声冷哼在海龙心底响起,有些尖锐的怪异声音道:“用不着你假好心。你们人类就没一个好东西。我的角至少要千年时间才能修补好,你能赔的了么?要不是仙龙大哥在,我早杀了你们。”

    海龙一楞,他这才知道,原来三头虬蛟也有用意念同自己交流的能力。三头虬蛟说的对,自己根本赔不起,千年修为啊!即使是仙器恐怕也无法相比。

    红龙的低吼声响起,似乎再用它们的语言向三头蛇说着什么,半晌,三头蛇有些无奈的道:“好吧。仙龙大哥,既然您都这么说了,我还能怎么样?之前的事就算了,我现在就想尽力帮你。人类小,如果以后没有特殊的事不要打扰我修炼。有时间的话,多用你那只带着戒指的手摸摸你那根棍。”

    海龙一楞,看着自己一柱擎天的下体,苦笑道:“三头大哥,我可没有**的习惯。你看?能不能……”

    红龙怒哼一声,道:“你这小,满脑袋都是龌龊的东西。三头虫说的是你那千钧棒。有件事你可能还不知道,你那千钧棒不光只是能变成你攻击时的样,而是可以随着法力而自行变换大小的,这样好了,你用法力将它边成针形大小,然后插在乾坤戒上,千钧棒上的灵气对三头虫有益,就算你补偿它的角吧。”

    海龙答应一声,将小铁棍取在手里,在红龙的指导下,将其变成了绣花针大小别在了戒指上。这样不但取用时更方便,也算是帮虬蛇了。

    “海龙,你要小心点那个女人。先前在你昏迷的时候,她本来想杀你的。可不知道为什么最后没有动手。”听了红龙的话海龙微微一楞,止水想杀他,原因再简单不过了,以止水的脾性,不杀自己才奇怪。他扭头向坐在自己身边不远的止水看去,她背后的青蓝色光环已经渐渐恢复了以前的光芒,显然法力就要完全恢复了。

    沉静中的止水显得异常漂亮,长长的睫毛搭在眼睑上,虽然衣裙有些凌乱,却丝毫不影响她那绝俗的容貌。此时看来,她似乎已经不是那么可恨了。回想起之前自己曾经做过的种种,海龙不禁暗道荒唐。如果不是三头虬蛟的攻击,恐怕此时自己已经将止水占有了吧。现在自己到底该怎么面对她呢?杀了她肯定是不行的,别说自己有点下不了手,就是飘渺那里也无法交代。更何况,他不想自己的良心不安。用捆仙绳困住她么?那也不是长久之计。说实话,如果再从来一回,自己一定不会那样侵犯她了。虽然报复很有快感,但现在想来,自己已经做的有些过火了。恩,老红既然说她想杀自己却没杀,看来,她似乎还有些顾忌,现在,一切也只能听天由命了。实在不行,就只能跑了,打,肯定是打不过的。

    正在海龙犹豫着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之时,止水全身青蓝光芒大放,娇躯飘身而起,俏立于海龙面前。此时,她的修为已经完全恢复了。止水掸了掸身上的灰尘,看着面前用自己道袍遮住身体的海龙,眼中不由得流露出一丝惊讶之色,显然,她也很奇怪海龙皮肤上的变化。

    海龙尴尬的一笑,道:“止水师姐,你没事了吧?”

    一听到海龙的声音,止水脸上顿时挂上了一层寒霜,冷冷的道:“我还死不了?那只三头虬蛟呢?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先前似乎变成了龙的形态。”

    海龙挠了挠头,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向止水解释,只得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当时被三头虬蛟的火焰一烧,我就晕了过去。醒来时就变成这样了。能够逃得一命,真是幸运啊!那,那个,止水师姐,之前的一切是我做的太过分了。看在飘渺的份上,你就把我当个屁,放了吧。我保证,以后绝不会发生同样的事情了。”

    红龙的声音在海龙心底响起,“丢人,真是丢人。气死我了。你这德性,要是让你师傅看到,恐怕非气晕过去不可。”

    海龙在心中道:“你懂什么?生命是最重要的。只要能活下去,说两句软话算什么?所谓,大丈夫能屈能伸嘛。”

    红龙不屑的哼了一声,道:“我不管你了,你自己的事,自己处理吧。”

    止水看着海龙信誓旦旦的样,不禁一阵发呆,她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个查点破了自己处女之身的男了。看着他那似乎英俊了几分的容貌。止水说什么也狠不下心动手。转过身,背对着海龙,道:“海龙,你这个混蛋。看在你之前曾经挡在我面前救我的份上,这次的事我不跟你计较。不过,如果你敢到处乱说的话,可别怪我心狠手辣。”

    海龙完全楞住了,他心中猜测过许多止水的反映,但却没想到她居然会如此好说话。用力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疼痛告诉他,这一切都是真实的。难掩心中的喜悦,他赶忙赔笑道:“是,是,我怎么敢胡说呢?一切都是小弟的错,只要师姐你不生气就好。”

    止水哼了一声,道:“你也配让我生气。拿你自己的衣服穿好。我们至少和飘渺师姐分开三天了,必须立刻去寻他们才是。否则,他们要急死了。”

    雨过天晴,海龙的心终于放松了,兴奋的答应一声,从乾坤戒中取出一套自己的衣服快速换好。“师姐,好了。咱们可以走了。”

    止水转过身,看也不看海龙一眼,仰头向天望去,喃喃的道:“现在天上阴云密布,连辨别方向都很难。不知道师姐他们在哪里。”

    海龙保持着和止水五米的距离,道:“之前飘渺不是说要到那个什么彝族的部落去么?或许他们现在正在那里等我们呢。你应该也去过吧。咱们直接过去找他们好了。”

    止水俏脸上流露出一丝苦笑,道:“去到是去过,不过,被那混蛋三头虬蛟一追。现在哪儿还认的路。”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