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平安归来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海龙看着止水的面庞,心中升起一丝奇异的感觉,此时的止水似乎人性化了许多。自己以前对她的愤恨都已经消失了。对于那天的事,心中反而有些内疚。轻叹一声,道:“是啊!现在我们怎么还找的到路呢?实在不行,也只有飞上天去,再找找了。”

    止水摇了摇头,道:“有了三头虬蛟的经历,你还不长教训么?或许,那虬蛇依然在附近寻找我们呢。一旦飞上天,会很容易被它发现,到时候,恐怕就没有那么好运了。”

    海龙心中暗道,三头虬蛟是不会攻击了,它现在就在我的乾坤戒之中。但嘴上当然不能这么说,正犹豫着该如何寻找飘渺时,红龙的声音再次响起,“你个笨蛋。这么简单的事都不知道如何处理。你们不认识路,三头虫在这附近生活了数万年,难道它也不认识么?”

    海龙顿时明白过来,试探着在心中呼唤三头虬蛟,道:“三头大哥,能不能麻烦你……”

    三头虬蛟无奈的声音响起,“好拉,你们按照我的指示走就是。”

    海龙心中大喜,赶忙向止水道:“师姐,我有办法了。我和飘渺在内心深处有一丝联系,我们只要跟着这丝联系走,一定能寻找的到他们的。”

    止水并没有因为能够找的到飘渺等人而兴奋,她的心反而有些黯然。她发现,自己只要一想到海龙和飘渺之间是夫妻关心,心就会莫名的疼起来。点了点头,道:“你带路吧。”

    海龙并没有体会到止水现在的心情,他心中充满了对飘渺的思念,在三头虬蛟的指点下,快速朝一个方向飞驰而去。

    …………

    彝族部落。

    彝族,南疆中仅有的几个爱好和平的民族之一。他们的族人性格质朴,生活在南疆靠近赵宋国的边缘地带。彝族人住在山中自己修建的木屋中,平时,靠着养蚕和种植一些农作物为生,南疆大森林中的野果和小兽,也是他们的食物来源。彝族的人数不多,总共加起来也不过有两万多人而已。同那些上百万人的大族根本无法相比。由于他们并不好斗,导致被不断的排挤,现在也只能在南疆边缘艰辛的生活着。但是,他们并没有因为生活艰辛而感到不满。他们始终相信,上天会降福给他们这些善良之人的。

    彝族部落中央一个最大的院里,飘渺不断焦急的来回度步着。弘治、小机灵以及黄函兄妹,脸上都流露着凝重的表情。那天,飘渺布下禁制后在前当先开路。她不断的披荆斩棘前进着。弘治、小机灵随后紧跟。三头虬蛟对飘渺的震撼实在太大了,以至于另她心中很乱,在她想来,就算三头虬蛟再强,自己临走时布下的禁制也能坚持一会儿,足够自己这些人逃跑的时间了。足足跑出去一个小时,凭借灵觉感受到周围再没有什么威胁后,她才停了下来。但当她回身看去之时,却惊呆了。因为,跟上来的只有弘治、小机灵和黄函。海龙和止水鸿飞冥冥,竟然不见了。弘治和小机灵他们也是停下后才发现海龙、止水没有跟上来。众人顿时大急。没有任何犹豫的,他们冒着被三头虬蛟击杀的可能回身寻找。但是,南疆山林中路途错综复杂,他们跑了这么久,又如何才能轻易的寻回去呢?一直找到天亮,也没有回到那湖泊旁。飘渺强忍心中的悲伤,决定先前往彝族部落,请彝族的人帮助他们。凭借着当初彝族人留给她的信物,在这部落中轻易的得到了彝族人的信任。但是,当他们说出之前的遭遇后,彝族人却怎么也不肯带他们到那个湖泊去。因为,三头虬蛟,正是彝族人自认的保护神。当初,羌族曾经数次侵犯彝族这仅有的土地,都是被三头虬蛟吓退了。在彝族人心中,三头虬蛟绝对是如同神一般的存在,他们又怎么敢去冒犯呢?无奈之下,飘渺只得要求彝族族长派遣族人在山林中寻找,希望能够找到一些线索。但是,几天过去了,到现在却一点音训都没有。彝族人昨天带回来的消息称,在距离那湖泊十余里的地方找到了一片森林完全消失的空地,似乎曾经有天火降临似的。飘渺等人听到这个消息后,心都沉入了谷底,他们都明白,如果正面对上,海龙和止水在三头虬蛟面前绝无幸免的可能。虽然现在彝族人还在不断的帮他们寻找着,但是,他们的心却已经凉了。

    飘渺的眼神有些痴呆,绝美的俏脸上没有一丝神采,竟然将自己最爱的人给“丢”了,现在她心中五味杂陈,冰冷的心已经不能用痛苦来形容了。

    院门打开,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走了进来,此人穿着鲜艳的彝族服装,头上带的帽有三根锦鸡的羽毛。此人相貌一般,看上去却非常和善,在他身后,还跟着四名看上去有些疲倦的彝族青年。一看他们进来,飘渺那无神的双目顿时闪过一丝神采,飞身迎上去,问道:“日耪族长,怎么样?有线索么?”

    日耪无奈的叹息一声,摇了摇头,道:“对不起,前辈。南疆山林地域广阔,我们已经把附近找遍了,却连一点消息都没有。实在对不起。”

    飘渺激动的表情顿时变得颓然了,俏脸刷白的站在那里,全身微微的颤抖着。

    日耪看着面前这另自己迷醉的娇颜,轻叹道:“前辈,您别着急,我一定会再派人去寻找的。”

    飘渺惨笑一声,哽咽道:“我能不着急么?我连自己的丈夫都给丢了,我能不急么?三头虬蛟有着接近仙兽的实力,恐怕,恐怕他们很难幸免了。都怪我,如果当时我不是那么迷糊,也不至于和他们走失了。如果大家聚集在一起,至少还有一拼之力。龙,难道你就这么去了么?都是我不好。龙,只要你能回来,即使让我付出生命我也愿意。”

    “别,我的好老婆,我怎么舍得你付出生命呢?只要你永远和我不分开,我就满足了。”

    光芒一闪,飘渺在惊呼声中离地而起,那气息是如此的熟悉,没有反抗,她紧紧的搂住这抱着自己之人的脖,说什么也不肯分开。这突然出现的,正是海龙和止水。他们在三头虬蛟的指点下,经过近一天的跋涉,终于找到了这彝族部落。海龙通过自己的灵觉,清晰的感觉到了飘渺的位置,怀着激动的心情快速赶来,正好听到飘渺的哽咽哭泣声。其实,如果不是飘渺心神大乱,在他和止水接近到彝族部落五里之内时就应该能发现的。

    止水看着海龙和飘渺紧紧的拥抱着,心中五味杂陈,不由得别过头去。

    弘治等人全围了上来,小机灵在海龙肩头捶了一下,道:“死龙,我还以为你真的死了呢?你小命真硬啊!”

    海龙呵呵笑道:“当然了,有我的飘渺老婆等着我,我怎么会那么容易死呢?老婆,松手吧,我不会跑的,你再搂下去,你老公就要断气了。”

    飘渺这才放松手臂,但她却紧紧的贴在海龙怀里,说什么也不肯起来。

    彝族族长日耪吃惊的看着眼前的一幕,不由得呆了。飘渺在他心中,是无比纯洁的女神,他怎么也想不到,女神的丈夫竟然会是一个连头发、眉毛都没有,长相又很一般的男。

    弘治咦了一声,道:“大哥,你的头发呢?难道你想入我禅宗不成。头皮都刮的这么干净。”听到他的话,飘渺吓了一跳,赶忙抬头向海龙看去。只见海龙一脸尴尬的样,他的头发、眉毛确实全都不见了。光秃秃的皮肤看上去极为细嫩,紧紧的搂住海龙,飘渺有些紧张的道:“老公,你,你不会真的要当和尚吧。难道你不要我了么?”

    这是飘渺第一次当着别人的面叫自己老公,海龙心中大畅,笑道:“你别听小治乱说,世间有那么多吸引我的东西,我怎么舍得去做和尚?乖老婆,下来吧,这么多人看着呢。”

    飘渺松了口气,从海龙怀中下地,站到他身旁,紧紧的抓住他的大手,似乎惟恐他消失似的。海龙向其他人看去,只见弘治、小机灵以及黄函兄妹的眼中都闪烁着激动的泪光,劫后重逢,海龙、止水的平安,令他们心中充满了激动之情。

    黄睢跑到止水身旁,拉住她的手,关切的问道:“师傅,您没事吧。”

    止水眼圈一红,抚摩着黄睢的长发,道:“放心吧,师傅还死不了。小睢,师傅没白疼你一场。等这次南疆之行结束后,你就随我返回连云宗吧。”

    飘渺听到止水的声音,这才回过神来,想起刚才全身心都放在海龙身上,不由得俏脸微红,松开海龙的手,走到止水身前,“师妹,你还好吧。这几天到底都发生了些什么?”

    止水眼神复杂的看了飘渺一眼,低头道:“师姐,我没事。这几天的事你还是问海龙吧,我有些累了,想先找地方休息休息。”

    飘渺楞了一下,刹那间,她清晰的感觉到,自己似乎和这位师妹间多了一层隔阂似的。轻叹一声,道:“那好吧。日耪族长,麻烦你帮我师妹安排个地方休息。”

    日耪恭敬的道:“恭喜几位前辈团圆,这位前辈,您请跟我来。”止水点了点头,跟着日耪一起走进了院里的木屋中,黄睢瞥了海龙一眼,也跟了过去。

    飘渺、弘治等人将海龙围在中间,等待着他的讲述。由于有黄函在场,海龙并没有把所有事都说出来,只把止水知道的情况告诉了他们。说到惊险处,飘渺不禁惊啊出声,等到海龙讲完,她已经出了一身冷汗。海龙微笑道:“就是这样拉。那三头虬蛟的简直太恐怖了,其实力之强,根本不是我们所能对抗的。哦,对了,小机灵,当初你是怎么得罪它,引来它的攻击的?”

    小机灵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道:“我,我那天跑在最前面,突然看到前方光芒闪烁,就兴奋的跑了过去,想看看是什么。结果,我看到三头虬蛟那最弱的头在湖水中将内丹吐出来吸收天地日月之灵气。我当时想,怪兽的内丹一定很补,所以就想将它的内丹偷过来自己吃。可谁知道,那家伙反应极快,我不但没有偷到它的内丹,反而差点被它给吃了。”

    听了小机灵的话,海龙几人都楞了一下。海龙、弘治和飘渺的手同时敲在了小机灵头上。小机灵也知道是自己不对,低着头在那里做出一副可怜的样,道:“我知道我错了,以后不会随便招惹别人了。”

    海龙心道,红龙说的对,三头虬蛟是不会主动攻击的,确实是因为小机灵要抢它的内丹才动起手来,一切都是自己一方的错误啊!幸好没有铸成大错。沉声,道:“小机灵,你要记着,虽然我们是修真者,但在这个世界上比我们强的生物和隐士有很多很多,一旦做错什么,很有可能就会危急到自己和他人的性命。而且,在做任何事之前,你一定要想想,自己做的这件事对不对,该不该做。像这次我们和三头虬蛟之间的矛盾,就完全是因为你的原因而起,三头虬蛟足有几万年修为,凶性早已经消失,更不会以人畜为食,如果不是你主动招惹它,它根本就不会攻击我们。如果以后再见到它,你要向它赔礼才是。”——

    大家多投推荐票吧,这样我才能更好大加精,最近以来,我一直都在不断的解禁,这点大家应该是看到的,而且解禁还会继续下去.

    广告时间:我兄弟跳舞的新书《至尊无赖》上传,望大家多多支持.

    小雷语录之一:“当你去找小姐的时候,如果对方不肯张开双腿,那么绝对不是因为你长得不够帅,更不是因为她大姨妈来了。唯一的原因只可能是:你给的钱不够~!”

    小机灵楞楞的看着海龙,道:“赔礼,那它还不不我吃了。你们也别说我了,我以后知道该怎么做。海龙,这回是我不好,差点害死大家。”说着,它不禁低下了头。

    海龙也不忍过于苛责它,拍拍它的肩膀,道:“算了,以后小心就是。恩,老婆,我饿了,看样那彝族族长对你很敬畏,快让他给我弄点吃的来,否则,你老公就要饿死了。”

    飘渺柔顺的点了点头,众人都走进了木屋。日耪安排好止水的住处后就走了过来,在飘渺的吩咐下,立刻去给海龙准备食物了。飘渺和彝族之间的友谊,是两千年前就已经建立起来的。那时飘渺的修为还远没有现在高深,在好奇之下同止水一起来到了这片南疆山林之中。彝族遇到了很大的麻烦,一场大瘟疫使他们的族人全部陷入了水深火热之中,如果不及时救治,恐怕这场瘟疫将夺走成千上万人的生命。飘渺和止水凭借着高深的修为,以修真法力将周边的水源完全净化了,之后不眠不休的赶回连云山脉,采回了各种灵药。经过近一个月的努力,终于将这场降临在彝族的灾难消弭于无形。彝族众人几乎已经将她们当作菩萨看待,由族中最好的画匠画下了她们的靓影,同时,将族中最珍贵的信物送给了飘渺和止水。虽然两千年过去了,但彝族一直都流传着飘渺和止水的故事,前几天飘渺找来后,因为怕彝族接受不了,就告诉他们自己是当初拯救他们部落那人的后代。日耪对比了一下祖上留下来的画像,再加上飘渺持有的信物,顿时相信了她的话。其实,就算没有信物,以飘渺的美貌,也足以征服一切了。听完飘渺的话,海龙这才明白她与彝族的关系。此时,日耪已经端着大盘食物回来了。

    飘渺微微一笑,道:“辛苦你了,族长。您也坐吧。这几天一直都忙着找海龙和我师妹,还一直都没向您探讨过南疆之事呢。”

    日耪恭敬的坐在那里,道:“您有什么问题,尽管问好了。只要是能说的,我一定毫不保留的都告诉您。前辈,说实话,这次你们和我们的守护神冲突起来,真的让我们很难做,虽然您的先辈曾经拯救过我们部落,但保护神却一直捍卫着我们彝族。如果没有它,也就没有现在的我们。所以,不论如何,我们都不会与它为敌的。还请您原谅。现在,您的朋友既然已经都回来了,我希望你们不要再去招惹保护神大人了。”

    海龙心底响起三头虬蛟的声音,“算这小还有点良心,也不枉我帮彝族赶退了多次敌人。他说的对,没有我,他们早被人灭族了。”

    海龙用意念向三头虬蛟道:“三头大哥,我看你保护他们也有些目的吧。是不是拿了人家的好处啊?”

    三头虬蛟微怒道:“我拿那点好处算什么?一个月才吃他们一头牛而已。以我的修为,即使吃遍全南疆也没问题,你小少用小人之心度我君之腹。”

    海龙心中升起一阵好笑的感觉,道:“三头大哥,我怎么感觉,你越来越像人类了,连我们人的谚语你都会用了。真厉害。我看啊,你还是赶快去修炼吧。否则,老红看到你偷懒,恐怕要生气了,难道你不想早日升仙么?”

    三头虬蛟有些不满的哼了一声,道:“知道了。我会自行修炼的。”

    飘渺看海龙的神色有些古怪,不禁捏了捏他的大手,关切的问道:“老公,你怎么了?”

    海龙摇了摇头,道:“我没事。咱们边吃边聊吧。几天不见,你似乎都憔悴了。”

    一旁的弘治嘿嘿一笑,道:“自从你们失踪了,飘渺不吃不喝,也不修炼,不憔悴才怪呢。”

    飘渺倚靠在海龙的肩膀上,道:“只要你回来就好。那天都怪我,如果我不是那么迷糊的急着为大家在前面开路,我们也就不会分开了。”

    海龙抚摩着飘渺的长发,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别再责怪自己了,我这不是平安回来了么?恩,看上去这些彝族的食物还真的很不错哦。来吧,开吃。”彝族的食物都很简朴,以一些简单的谷物、水果和兽肉为主。海龙和止水的归来让大家都心怀大放,顿时美美的大吃起来。

    “日耪族长,现在南疆形势如何?不久前,我听说曾经有巨人袭击了赵宋国边界,不知道是真是假?”飘渺问道。

    日耪眼中流露出一丝担忧之色,道:“现在南疆很乱,前所未有的乱。整个南疆地区到处都充满了危机和杀伐,您应该也知道,在南疆中有三个大族,分别是羌族、苗族和坦拉族,从总体实力上来看,羌族、苗族不相上下,坦拉族稍微弱一些,这三个大族几乎占据了整个南疆三分之二的土地。您说的巨人之事我知道,那似乎是羌族人召来的怪兽,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的羌族似乎很活跃似的,而且有大肆扩张自己部落领地的意图。他们先后三次向苗族发动了攻击,最后虽然都在坦拉族的协调下停止战争,但羌族现在的气焰极为嚣张,他们的族长魔哈大神是无比强大的,在他的统治下,现在南疆的小族纷纷向南疆边缘迁徙,谁也不敢轻易招惹他们。不久前,我听说羌族有意同苗族议和,还说要商量什么大事,我总有种不祥的预感,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似的。哎,南疆平静了数千年,一直自给自足,难道,我们真要踏出这片土地么?”

    虽然日耪没有明说,但众人却都听明白了,黄函皱眉道:“这么说,羌族有意联合南疆其他大族向我们神州中原发动战争了?日耪族长,南疆三大族的拥有多少战士?”

    日耪轻叹一声,道:“那根本不是拥有多少战士的问题。南疆三族相加,战士也不过五十万左右而已。即使是中原随便一个国度,都能轻易组成上百万的士兵,但是,战士的多少,并不是决定胜负的关键。羌族的魔哈大神、苗族的索托大神都是拥有大神通的。而且我们南疆人擅长用蛊和驱使怪兽,一旦冲入中原之地,恐怕你们神州三大国就要遭殃了。”

    海龙有些疑惑的问飘渺道:“那两个什么大神真的很厉害么?同戾天、金十三相比如何?”

    飘渺皱眉道:“我曾经与那索托大神有过一面之缘,虽然我不能肯定他的修为就超过戾天,但是,如果加上南疆种种密法,他的修为就绝对不在戾天之下了。南疆的各种秘术极为神奇,有许多都是我们根本无法理解的,一旦动起手来,很难讨好。据我所知,南疆有一种法术,可以将自己的修为完全压住,即使修行达到了相当于度劫的水准,也不会轻易招来天劫。保守估计魔哈和索托至少都拥有斗转境界。如果可能的话,他们甚至已经拥有相当于散仙的实力了。”

    海龙一楞,道:“散仙?什么叫散仙,我以前怎么没听说过。”

    飘渺轻叹道:“像散仙这样的存在,在神州大地上可以说是禁忌的存在。虽然他们不是真正的仙人,但修为也只比仙人相差一线而已。散仙指的是,那些度劫不成,自行兵解后又重新修炼达到了度劫境界的人。由于他们已经度过一次劫难,所以不会再轻易招来天劫,可以超过劫成境界,进入升仙之境。达到升仙修为的修真者,就被我们称之为散仙。而达到升仙境界的修魔者或者像金十三那样的妖怪,就称为散魔或者散妖。拿你接触过的人来讲,恐怕那个邪祖现在就已经接近散邪的境界了。”

    海龙眨了眨眼睛,这突然知道的消息令他心头大震,喃喃的道:“本以为不坠已经是不错的修为了,现在看来,根本什么都不是。飘渺,如果照你所说,那两个什么大神达到了散仙的修为,一旦他们带人攻击中原,中原不是会很危险么?我就不明白,以他们这么高深的境界,为什么还会对世俗之时这么感兴趣呢?”

    飘渺苦笑道:“这我就不知道了。南疆人同我们中原人的想法很不一样。或许,这两位大神是想为自己的后代民们留一些东西吧。不过,他们如果真的是散仙,到也不是很可怕。达到了升仙境界后,他们随时有可能触动散仙的天劫,那将至少是六重以上的劫难。就算是散仙的实力,恐怕也很难抵挡。而且,在我们中原之地,有不少隐居的高人,如果中原真的被他们入侵,这些高人应该不会坐视不管的。南疆各族虽然强大,但同中原的总体实力相比,还是远远不够的。”

    日耪忧心冲冲的道:“我现在就怕一旦发动战争会殃及池鱼。我们彝族现在只有两万人左右了。一旦有起什么事来,灭族恐怕是早晚的事。”

    飘渺轻叹道:“族长,您也不必过于担心,只要我们在这里,就一定会帮你们的。何况,你们不是还有三头虬蛟作为守护神么?我想,就算魔哈和索托达到了散仙境界,也绝不会轻易去招惹那相当于仙兽的存在。在神州大地上,恐怕还没有谁敢说,能够与三头虬蛟这样的凶物抗衡吧。”日耪点了点头,刚要说话,门外脚步声响起,人还未到,焦急的声音已经传了过来,“族长,大事不好了。”

    日耪眉头微皱,道:“有什么事进来说。”

    “是。”一名彝族青年推门而入,他刚想说什么却看到了海龙等人,顿时将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飘渺淡然道:“族长,我看,我们还是先回避一下吧。”

    日耪赶忙道:“不用,不用。撒尔,有什么事你就直说,在座的各位前辈都是我们彝族最尊贵的朋友。”撒尔疑惑的看了众人一眼,当他的目光扫过飘渺时,眼中不由得流露出一丝异样。

    海龙心中暗笑,他并没有因为撒尔看向飘渺的眼神而生气,他知道,只要是一个正常的男人,看到飘渺,就没有不动心的。

    对此,他只会感到骄傲。撒尔深吸口气,沉声道:“族长。羌族那边来人了,拿了张请贴,邀您三天后前往羌族部落中参加南疆族长会。”说着,将一张大红的请贴递给了日耪。

    日耪展开请贴,仔细看去,脸上神色连变。半晌,他合上请贴,闭上眼睛叹息道:“该来的还是要来了。”

    海龙问道:“族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您怎么跟要面临世界末日似的。”

    日耪苦笑道:“世界末日到算不上,不过很有可能会是我彝族的末日。魔哈大神邀请南疆各族族长到羌族部落议事,恐怕就是要提侵袭中原的事了。像我们这样的小族,根本连反抗的权力都没有。哎,为什么一定要发动战争呢?难道他们不知道,这样做会让南疆各族人民陷入水深火热之中么?魔哈啊!魔哈,你既然被称之为神,却为什么不能帮我们南疆各族多想想。”

    弘治微微一笑,道:“族长,您也不用过于担忧,我看这件事未必就没有转圜的余地,毕竟还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何况,南疆也不是那个魔哈大神一人说了算的吧。这个什么族长会,您到底是参加不参加呢?”

    日耪道:“其实,羌族邀我参加,只不过是走个形式而已,以我们彝族的实力,南疆其他各族根本不会用正眼看我们。讨论什么关于南疆的大事,我的意见也根本不会有人理会。但是,这个会我还是要去的。如果我不去,就会让羌族有了侵略我们彝族的理由。”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