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进入南疆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弘治一楞,道:“我怎么没想到?哎,我们刚才都处于愤怒之中,实在是糊涂了。”

    海龙哼了一声,道:“如果你什么都想到了,你就是我大哥了。现在想想别的办法吧。”

    “不用想了,我有办法。”飘渺的声音响起,众人向她看去,只见她的俏脸上流露着一层莹润的光泽,显然已经修为尽复。微微一笑,飘渺道:“大家先别急,我们先问问这些村民,然后再去找那幕后主使之人。”

    此时,一名年老的村民朝众人走来,他脸上虽仍有着惊惧之色,但却不断的向众人靠近着。弘治迎了上去,和颜悦色的道:“这位老丈,您别害怕,我们都是好人,是赵宋国供奉殿的。此次前来,就是要替你们消灭这些妖怪。”

    老人胆大了起来,在弘治的搀扶下蹒跚的走到众人面前,扑通一声,他泪流满面的跪倒在地,感激的道:“多谢众位仙师拯救了我们村,恐怖啊!真是太恐怖了。”

    海龙将老人扶起,道:“老丈,您先别激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您仔细的说给我们听听,或许我们能帮你们祛除这些怪兽的根源。”

    老汉点了点头,道:“我是这个村的村长马行,我们这个村叫马家村,是附近最大的村落了。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也不清楚。今天上午还好好的,我们的村民像往常一样耕作,中午,大家都累了,回来吃过午饭后准备休息休息,再进行下午的劳作。可是,就在这时候来了一个全身都笼罩在黑衣中的人,似乎是个男的,他来到我们这里转了一圈,我们向来好客,好心的问他是不是需要帮助,可他却理也不理。只是自言自语的说什么,这么多人,足以喂宝我那些宝贝了。现在想来,那些怪兽恐怕就是他召来的才对。就在刚才,眼看傍晚了,我们突然听到如同雷鸣般的轰响,大家都累了一天,各家各户都准备做晚饭了,听到这异常的声音,不禁都出来看看。结果,恐怖的事发生了,那些我们从来都没有见过的怪物冲进了村,它们就是从刚才逃走那个方向来的,村外的篱笆对它们一点作用都没有。不论妇女、儿童,它们见人就杀,而且还吃人,我们那些坚固的房在它们面前像纸糊的一样,即使躲到房里,也没有任何作用。刚才我大概看了一下,至少有接近一半的村民被它们吃掉了。如果不是各位仙师及时赶到,恐怕我们村、我们村就完了。”说到这里,马行放声痛哭。

    海龙深吸口气,眼中冷芒连闪,扭头看向飘渺。飘渺冷静的道:“走,咱们去找那个指使者,我有件法宝叫闻香踪,可以根据气味来追踪。”手一挥,一个灰色的小球出现在她掌中,飘渺喃喃的念了几句法决,光芒一闪,那小球竟然飘落在地,变成了宛如老鼠似的东西,在飘渺的催动下,它在村里快速的转了一圈后,寻着先前怪兽逃跑的路线冲了出去。

    飘渺向马行道:“村长,您先安慰村民们,让大家修复家园吧。至于怪兽的事就交给我们了。你放心,有我们在,绝不会再让那些恶魔来你们村肆虐。”说完,她飘身而起,朝着自己的闻香踪追了过去。海龙等人不敢怠慢,弘治和止水分别带上黄函兄妹,快速的跟了上去。

    闻香踪以极快的速度向前移动着,飘渺非常冷静的注视着它的动向,随时用法力感受闻香踪的发现。一会儿的工夫,他们已经远离了那个村落。闻香踪依然不断的前行着,但海龙却隐隐感觉有些不对。他飞到飘渺身旁,拉着她的手道:“老婆,你先等一下。”

    飘渺一楞,控制着闻香踪停了下来,疑惑的问道:“怎么了?你有什么发现么?”

    海龙摇了摇头,道:“就是因为没有发现我才觉得奇怪。你确定你那闻香踪一直都感受到怪兽的气息么?”

    飘渺坚定的点了点头,道:“不会错的,我的闻香踪确实一直感受到怪兽的气息。”

    海龙颔首道:“这就矛盾了。你发现没有,我们离开村后,至少走了有十公里开外,这一路上,虽然没看到过多的人,但却有两个规模和小的村在。如果那些怪兽是顺着这条路线到马行村长的村,那为什么那两个小村能够幸免,以怪兽所表现出的凶残,这根本就不合理,我绝的不对。”

    飘渺脸色大变,道:“不好,那个马行恐怕有问题,咱们快回去。”说完,将法力催动到极限,飞快的朝原路返回。

    十公里对于海龙他们这样的修真者来说,不过是转瞬即逝,当他们重新回到那大村的时候,不禁全都惊呆了。村里变成了一片死寂,微风吹过,阴森森的,宛如人间地狱一般。整个村里已经没有一个活人,先前那些幸免的村民此时早已经倒在血泊之中,他们和那些被怪兽杀死的村民相比,唯一幸运的,也就是能保留住一具完整的尸体而已。看到眼前的情景,止水大怒,以她在修真界的地位,什么时候受过这种羞辱,大喊道:“混蛋,你给我出来。有本事,和我面对面的决战。”全身气势爆盛,青蓝色光芒不断的波动着。

    飘渺叹息一声,道:“都怪我对闻香踪太有信心了。如果刚才咱们分成两路,留在这里两个人,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了。”

    海龙捏了捏飘渺的小手,安慰道:“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你也别多想什么。我们先看看这些村民受的什么样的伤,然后再寻找那个混蛋吧。”飘渺黯然点头,众人分别去探察周围的尸体,结果是一样的,这些村民都是被利刃割断了喉咙而亡。

    海龙皱眉道:“我真不明白那个隐藏在暗处的家伙为什么如此恨这些村民?这些再普通不过的平民他杀了又有什么作用呢?即使是邪道,除非有特殊的目的,否则也不会杀害这么多平民的。此事一定有什么蹊跷在内。”一边说着,他站在原地,催动着体内神之力将神识外放,感受着周围的生命波动,以海龙现在不坠中期的修为,顷刻间,方圆十里之内一切感觉之中,神之力比天心决修炼的法力要灵敏的多,这种大面积以灵决巡视,即使是飘渺也未必比的上他。在他使用灵决之时,飘渺等人纷纷张开天眼,以天视之法寻觅着。半晌,海龙睁开眼睛,微笑道:“好了,你们不用再找了。我知道那家伙再哪里。”弘治喜道:“大哥,你发现他了。在什么地方?”

    海龙道:“我并没有发现他。但我却已经大概知道他在什么地方了。刚才我以灵决外察,发现周围方圆十里内几乎没有任何线索。”

    弘治一楞,道:“没有任何线索?那你还说知道他在什么地方。”海龙得意的笑道:“就是因为没有线索我才知道啊!你想想,咱们回来的极快,以至于那个家伙杀了人之后还来不及收拾现场。以咱们的修为,在如此近的距离内,不论他向哪个方向跑,恐怕最后也会被追上吧。所以,我判断,他并没有走,依然在这个村里。刚才灵决没有找到任何线索,就更坚定了我这个想法。”说到这里,海龙突然放开声音,向村民的死尸喊道:“别再藏了,出来吧。否则,我就用三昧真火将这里所有的试题炼化,到时候,恐怕你连一点逃跑的机会都没有。”一边说着,海龙默念法决,一团暗红色的真火亮起,火焰出现,空气仿佛都被灼烧似的不断扭曲着,至热的能量使修为弱的小机灵和黄函兄妹不禁退到一旁。海龙眼中寒芒闪烁,密切注意着眼前那些村民的死尸。虽然还不能肯定,但他相信,至少有一版纳机会,判断是正确的。

    半晌,死尸中没有任何动静,止水刚要说些什么,却被飘渺阻止了。海龙眼中亮起一丝异芒,手一挥,顿时放出一道火焰想尸体中飞去。三昧真火是他本身的元阳之火,其威力之强大,远非凡火能比,火焰所过之处,尸体尽化为灰烬,只是轻扫一圈,顿时有数十具尸体化为了飞灰。海龙心想,反正这些尸体也是要处理的,烧化还省得有病菌传染,最合适不过,就算自己的判断失误,将这里尸体全部烧掉也没什么。正在思索间,他突然感觉到一丝细微的能量波动,眼中精芒一闪,三昧真火骤然大盛,向那具散发出能量波动的尸体烧去。

    “吼——”尸体爆起,身上的衣服全布飞散,一口白雾般的能量喷了出来,竟然硬生生的挡住了海龙的三昧真火。这白雾别说海龙没见过,就连飘渺也是第一次看到,眼见敌人出现,止水道尊第一个冲了出去,手中光芒连闪,圆盘状的祈天轮飘飞而出,光晕流转,祈天轮发出震人肺腑的呜呜声在快速旋转中向那黑衣人飞去。止水显然是恨极了此人,出手好不留情,祈天轮过处,地面上划出一道鸿沟。

    飘渺喝道:“师妹,留他一条性命。”止水法决连引,那黑衣人似乎还想抵抗,但在祈天轮那庞大的仙灵之气作用下,他全身剧震,青光爆闪,黑衣人顿时瘫软在地。祈天轮悬浮在他头顶上方微微的颤动着,在这件顶极仙器的作用下,即使换做海龙,下场也是一样。

    众人快速的围了上去,朝那黑衣人看去,这是一个容貌再普通不过的人,左脸上有着一道长长的刀疤,一直蔓延到下颌处,看上去增添了几分狞恶,脸色苍白,全身不断的颤抖着,显然在忍受着极大的痛苦,身上似乎有些白烟冒出,给人一种诡异的感觉。止水冷冷的道:“说,你到底是什么人?这里的村民是不是都是你杀的,还有那些怪兽是怎么回事?”黑衣人怨毒的看着止水,咬紧牙关一声不吭。

    止水手指一弹,一道青光闪过,顿时洞穿了黑衣人的右肩,在剧烈的痛楚下,黑衣人颤抖的更厉害了,他用生硬的声音恨恨说道:“你们等着,大神会惩罚你们的。”说完,全身猛的一僵,缓缓的软倒在地,一动不动了,嘴角处流出了一缕黑血。黄函蹲下身体,仔细的看了看,道:“这家伙嚼舌自尽了。”止水大怒,刚想说些什么,却突然感觉一股大力传来,快速的带着他们所有人顷刻间后退,空气中突然灼热起来,一圈暗红色的火焰顷刻间将那黑衣人的尸体围了起来。火焰刚成,只听轰然一声巨响,那黑衣人的身体竟然炸成了粉末,灰色的雾气快速朝四周飘散着。暗红色火焰骤然收拢,那灰色雾气剧烈的波动起来,顷刻间被消灭殆尽,空气中飘荡着一股难闻的焦糊气味。

    飘渺松了口气,道:“好险。”海龙知道,刚才正是飘渺带着众人后退的,不禁疑惑的道:“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知道那人的试题会爆炸?”飘渺脸色凝重的道:“我现在机会可以肯定,怪兽出现这件事与南疆有关。刚才这个人,应该是南疆羌族人,他们和苗族一样,擅长使用蛊术,我也是从他脖上的刺青上看出的。这羌族人极为勇悍,一旦遇到自己无法抵御的敌人时,他们就会以自己的身体为媒介释放出本命蛊,只要被这种蛊侵入身体,一时三刻就会化为脓水而亡,歹毒无比。虽然以我们的修为并不怕,但黄函、黄睢就不行了。刚才那大蓬灰雾,至少有亿万只蛊虫,一旦出外肆虐,恐怕周围百里之内的生灵危矣。幸好蛊虫天性怕火。”

    海龙这还是第一次听说蛊虫这种生物,虽然飘渺说的严重,但他却有些不以为然,反正这些蛊虫对他这种修为的高手是不会有什么影响的。黄函兄妹脸色发白,黄函道:“蛊,我以前曾经听说过,那似乎是一种非常古老的巫术,在南疆人手中用出,甚至可以抵御千军万马。但是蛊虫却有些弊病,一旦离开了南疆的湿热环境将很难生存。这次羌族人出现在我们赵宋国境内,恐怕不是一个很好的预兆啊!多亏师伯及时出手,否则,我和小睢就完了。”飘渺轻叹一声,道:“其实蛊虫也不是完全不能对付的,在遇到蛊虫攻击的时候,一定要用法力遍布全身经脉,这样,即使蛊虫入体,也可以将其逼出,进入南疆后,你们两个必须时刻保持警惕,因为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遇到这种危机。”

    止水冷声道:“师姐,小睢由我护着,黄函就交给海龙他们,只要小心些应该不会有事的。我们立刻动身前往南疆,我到要看看,是谁这么大胆竟然敢私派怪物前来神州中原捣乱。南疆很神秘么,就让我们去彻底将那些蛮夷清扫一遍,让他们知道我们的厉害。”

    在飘渺的三昧真火下,这个原本生机勃勃的村化为了一片火海,上千条人命的完结,另众人心中充满了愤怒。对于任何种族来说,异族的入侵都是绝不能允许的,自恃于本身强大的修一,海龙等人重新踏上了前往南疆的路途。由于飘渺法力恢复,众人前进的速度顿时增加了不少。

    …………

    轰——,一个大石桌轰然变成齑粉,金十三怒气勃发,气息不稳的喘息着。四大护妖法王站在他两旁,谁也不敢吭一声,他们都知道,处于愤怒中的金十三,是什么都做的出来的。“混蛋,邪祖和戾天这两个混蛋居然敢小瞧我。好,好,我会让你们付出代价的。黑风,你过来。”

    怒羽鹰王黑风赶忙上前两步,恭敬的道:“宗主,您吩咐。”金十三冷冷的道:“在我妖族高手中,以你的行动速度最快。你现在立刻离开这里前往南疆,你们四个都是跟我一起从南疆来的,是我最信任的手下,这件事一定要办好。黑风,你到南疆以后,回坦拉族找到我弟弟,让他带族中高手赶过来支援我,以十四的修为,只要我们联合起来,哪儿还惧他们魔、邪两族。”

    黑风全身一震,道:“宗主,如果让二主人带高手过来的话,恐怕南疆那边我们就要失势了。那里可是我们的根据地啊!”

    金十三哼了一声,道:“这些我比你不清楚么?当初我带你们出山,到这里将妖宗收服,就是看上神州中原这片广阔而肥沃的土地。南疆虽好,但毕竟是偏安一隅,中原才是我们大展身手的地方。南疆其他那些种族虽然凶残,但去了我们坦拉族他们也未必就能如何。你不要忘了,羌族的魔哈大神同苗族的索托大神向来是死对头,没有了我们坦拉族在其中的平衡,恐怕他们会立刻发动内战,过不了多久,当我们再回去的时候,说不定已经可以轻易的占领整个南疆了。哼,这些,我早已经算计好了。你把我的想法告诉十四,让他把族里的七大长老都带出来。只要我们在这边统一了邪道,这片神州大地还不是惟我独尊么?”

    黑风恭敬的道:“还是宗主大人想的周全,属下这就前往南疆。”说完,快步退了出去。

    金十三眼中寒忙流转,英俊的面庞上流露出一丝邪异的神采,眼中精光连闪,向其他三大护妖法王道:“你们都下去吧。在我弟弟没来之前,约束所有手下,不要轻易同邪、魔两宗有任何冲突。戾天、邪祖,你们等着吧。当我弟弟金十四到来之时,就是你们的末日,老君录,迟早会掌握在我们兄弟手中。在这神州大地上,其实只有我们南疆人才是最强大的,就算正邪两道加起来又怎么样,也未必能斗的过我南疆。只有我们这些兽王的孙,才是真正的强者。哈哈,哈哈哈哈。”另人毛骨悚然的尖锐笑声不断在空中回荡着,这个山洞中似乎更增添了几分黑暗。

    …………

    海龙怔忪的站在自己的金云上看着眼前的一切,疑惑的道:“这就是所谓穷山恶水的南疆么?”经过一天多的急速飞行,他们终于出了赵宋国境内,来到了南疆边界,南疆占地极广,一点也不比西域小。呈现在海龙眼前的,是一座座巍峨的山峰,虽然这些海拔不过千米左右的山峰不算什么,但是完全被植被覆盖的它们连绵起伏,充满了勃勃生机。从上向下望去,只见山间飞瀑流泉,虫鸣鸟叫声不断传来,云雾过处,宛如仙境一般。除了飘渺和止水以外,海龙他们五个都是第一次来到南疆,眼看着面前的美景,不由得都有些痴了。

    飘渺轻叹一声,道:“是啊!像这样美丽的景色在神州中原也不多见,而南疆却到处皆是。可是,我却依然要说这里是穷山恶水。这看上去平静的山林中蕴涵着无数危机,一不小心,即使是修真者也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境。”

    海龙看了飘渺一眼,指着一个山坳道:“不会吧。你看,那边有十多个异族人在洗衣服,我用天视之术可以清晰的看到他们脸上满足的笑容,这完全是一片充满祥和的景象啊!老婆,我知道你不会骗我,但能不能说的清楚一些。”飘渺道:“那些应该是南疆彝族人,他们也是南疆中为数不多爱好和平的种族,彝族非常弱小,也只能在这南疆边缘居住。人数比起像羌族那样的大族,连百分之一都不到。他们从小就在这里生活,自然对森林中的一切都很清楚,对于一切危险,都有着相应的防御措施。我已经很多年没有来过南疆了,具体的我说不清楚,但我可以告诉你的是,单是你眼前看到的这些瀑布、泉水,最多也只有十分之一可以饮用,其他都有剧毒,如果是外来人,即使不被睡毒死,恐怕也翻不过两座山,这些原始丛林中的危险,有些并不是你所能想象的。我们既然已经来了这里,一切就都要格外小心。你不是带了许多食物么?这一路上,你,我、止水和弘治都暂时不要吃东西了。把那些食物留给小机灵它们,南疆的食物和水一律不能沾。”

    看飘渺说的严重,海龙下意识的点了点头。一行七人穿过眼前这一片山脉后,缓缓落于地面上。止水拉着黄睢,道:“南疆的势力范围内,几乎没有平原,多丘陵、山地和森林,其中也不乏危险的沼泽。南疆各异族中也有修行者,但他们同我们修真者不同。由于南疆拥有着大量的异兽,所以,那些修行者不但修炼自身,大多也会去驯服怪兽供自己使用。我们不能再飞了,否则,一旦被发现,必然引起南疆人的攻击。”

    海龙站在原地,皱眉道:“不能飞?我们此行是没有什么目标的,如果不能飞的话,就这么走下去有什么意义?难道,我们要老死山林么?”

    止水不屑的瞪了他一眼,并没有吭声,飘渺道:“龙,你不要急。我和止水上次来此的时候是两千年前。那次,我们在这里曾经帮助过彝族人。从这里步行不会太远,我们就能到达彝族的部落,在那里,或许我们能问到一些什么,然后再决定此行的目标。有件事我要提醒你,也提醒弘治和小机灵。对于南疆,你们一定要警惕起来,在这里,不光那些洪荒异兽很难对付,就是真正修为高的人,也不会比中原少。如果南疆所有的修行者联合起来,就绝不是我们连云宗所能对付的。”

    海龙心中一凛,经过飘渺的多次提醒,他知道,这南疆确实充满了怪异与神奇,海龙从小就不知道怕字怎么写,这些不但没有让他害怕,反而更激发了他内心深处的好奇,搂住飘渺的柳腰,道:“老婆,你放心吧。我们不会大意的,毕竟经历过那么多,我已经不是小孩了。”

    止水冷哼一声,道:“大意不大意到无所谓,只要别连累到我们就行了。”说完,不等海龙发作,当先朝前方密林走去。

    虽然原始森林中的路并不好走,但对于海龙等人来说却不算什么,即使是修为最差的黄睢,也能轻巧的跟上众人的步伐。正行进间,走在最前面的海龙突然听到一阵奇异的声响,那是悉悉嗦嗦的声音,声音出现的很密集,海龙赶忙取出自己的千钧棒,随时准备应变。正在这时,怪异的事情发生了,周围那些虬枝纠缠的大树竟然动了起来,大叔先是轻微的摇摆着,紧接着,无数藤蔓瞬间从四面八方冲出,朝海龙众人缠来。海龙刚想催动法力使用禁制将这些藤蔓祛除,却听到飘渺焦急的喊道:“大家不要抵抗。”如果说现在海龙最信任的人,飘渺必然是其中之一,听到她的声音,海龙下意识散掉了自己刚刚准备攻击的法力。藤蔓飞速缠绕而来,顷刻间,众人只觉得全身一紧,身体顿时脱离地面,被高高的举了起来,藤蔓缠的很紧,将他们缠住后举在半空中不断的晃荡着。海龙扭头向飘渺看去,只见她向自己微微一笑,道:“大家都别动,这种缠绕树是非常有智慧的,而且他们也很团结,一旦我们伤害了其中一株,这方圆数十平方里内的缠绕树都会与我们为敌,那时就寸步难行了。”海龙一楞,道:“不反抗可以,但我们也不能一直被挂在这里吧?怎么脱离出去。”

    飘渺神秘的一笑,扭头看了一眼面带微笑的止水,道:“说起来,这些生长了数千年的缠绕树已经是我们的老朋友了,大家都不要动。其实缠绕树非常善良,只是秉性非常顽皮,它只是在和我们玩儿而已。看我帮你们解困吧。”光芒一闪,一件如同羽毛般的法宝从飘渺身上飞了出来。它轻飘飘的在空中舞蹈着,翻转几下,已经来到一株缠绕树前,贴近藤蔓的根部,轻轻的噌了几下。缠绕树的树身剧烈的颤抖起来,一会儿的工夫,整棵大树都开始了不断的扭动,在海龙等人惊讶的注视下,缠绕着飘渺的藤蔓竟然松开了,并且非常客气的把她放在地上。

    飘渺微笑着指挥着那羽毛似的法宝不断的飘荡,一会儿的工夫,周围所有的缠绕树都剧烈的颤抖起来,而海龙等人,也自然恢复了自由之身。而且远处所有的缠绕树都收回了自己的藤蔓,竟然就那么让出一条路来,似乎要恭送众人前进似的。

    海龙惊奇的道:“老婆,这是怎么回事?你那是件什么法宝,竟然如此厉害?”飘渺嘻嘻一笑,道:“这哪里是什么法宝,就是一根再普通不过的羽毛而已。这缠绕树其实非常好应付,他生性顽皮但却最怕痒,刚才我用羽毛去搔它的痒,他自然要放过我们拉。咱们走吧。”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