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邪祖威胁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海龙打断飘渺的话,吃惊的道:“那这么说,如果我们连云宗每名弟都由你用这九天神禁之法打造件接近仙器的法宝,那我们不是发达了么?即使是邪道三宗加起来,恐怕也不是我们的对手吧。”

    飘渺白了海龙一眼,道:“哪儿有你想的那么容易。有九天神禁之法,还需要非常好的材质才行。像两千年金线蟒蛇筋这种东西,或许全天下就只有这一条。我修真这么多年,也没找到一件能承受十个法阵以上的上品宝器级材质。谁知道你运气怎么那么好,一次就寻找到两件。只有上品宝器级材质,用九天神禁之法才可能炼制出仙器的,从理论上来讲,如果一种珍贵的材质上能够施加十三个法阵,那这件法宝就可以称之为仙器了,可惜的是,你的捆仙绳承受了十二个法阵已经到了极限,而那十八颗骨珠则承受了十一个法阵。说起来都是为了我,否则,集合二十颗骨珠的话,说不定就能承受十三个法阵了呢。对于法阵来说,有一点你一定要记住。一件法宝,不论材质有多么好,也绝不要向其输入不同性质的法阵。否则,只会有两种情况出现,一种,就是法宝在不同的法阵摧残下毁掉。另一种,就是灵性大减。所以,在这条捆仙绳中的十二个法阵,除了一个是用来认主的以外,其他十一个全都是强力的限制性法阵,所以它的功能并没有变,依然和以前一样,至于威力嘛,以后你会明白的。具体有多大我也说不好。虽然算不上是绝对限制,但以我现在的修为加上五行迷踪靴也是不可能脱困的。当然,前提是你必须要用它在有效距离内限制住我才行。而对于实力和你相等或不如你的对手来说,这条捆仙绳就像噩梦一样,是不可阻挡的,只要境界不超过你两个,任何禁制都无法阻止它那限制性的威力。以我现在修为来说,即使遇到戾天,在用神霄天雷劈的他忙于应付之时用出这件法宝,也有很大机会将他限制住。”一边说着,飘渺拉着海龙的手,环形金光亮起,捆仙绳已经到了海龙左手的手腕上。

    感受着捆仙绳上的灵力波动,海龙心中一阵激动,飘渺说的对,这件法宝太适合他了,如果在面对敌人的时候,以捆仙绳限制住对方,再用无坚不摧的千钧棒攻击对方,那结果是显而易见的。在飘渺的额头上轻吻一下,海龙柔声道:“谢谢你拉,老婆。”

    飘渺轻轻靠上海龙的肩头,道:“我还没告诉你这捆仙绳的使用方法呢,在我注入那认主的法阵影响下,现在它再不是谁都可以使用的了。我用九天神禁之法给它定下了法咒。这法咒只有你和我才知道,所以,即使以后别人得到了它,也不会有什么作用。由于是限制性法宝,所以法咒分为放和收两种。在我使用的时候,放的法咒是……”说到这里,飘渺的脸上飘起两朵红云,声音低了许多,“放的法咒是海龙我爱你。而收的法咒,是海龙我想你。”

    海龙全身微震,感受着飘渺对自己发自内心的爱恋,不可自制的吻上了她的芳唇。心灵在彼此交融,爱恋在不断的升华,此时,海龙和飘渺心中,都充满了浓浓的感情。

    良久,唇分,海龙凝视着飘渺那有些迷醉的双眸,柔声道:“飘渺,我也爱你。”异变发生了,金光一闪,在没有任何预兆的情况下,捆仙绳发动,顷刻间,飘渺顿时被捆了个结实。

    海龙吓了一跳,转瞬间恍然道:“在我用的时候,放的法咒就是飘渺我爱你,而收的法咒就是飘渺我想你,对么?”金光一闪,不用飘渺确认,捆仙绳已经重新收回到海龙的左手手腕上。飘渺娇羞无限的低下了头,喃喃的说道:“我只是希望,度劫后,你看到这捆仙绳就会想到我。龙,我是不是太自私了。”

    海龙用力的摇了摇头,搂紧飘渺,道:“这怎么是自私呢?这是你对我的爱啊!”

    飘渺微微一笑,道:“你的骨珠我也帮你改造好了,它耗费了我更多的时间,我将那十八颗骨珠彻底打碎,然后配以我以前得到的白金之坚为你做了一件护身软甲。”说着,她那纤纤玉手已经按上了海龙的胸膛。海龙只觉得自己全身一热,身上顿时多了些什么,低头看去,只见一套银光流转的软甲紧贴在自己的皮肤上。软甲是由细密的鳞片组成,在鳞片中,蕴涵着海龙熟悉的能量,这件软甲其实也可以说是一件背心,护住了他的胸腹和后背,仅仅是穿在身上,海龙就感觉自己仿佛多了一层屏障似的,软甲轻如无物,而且充满了弹性,一点也不会影响到他的行动,感觉上极为舒适。

    飘渺抚摩着软甲,道:“这件软甲的防御力很强,只要你自身受到攻击,它就会第一时间幻化出禁制帮你阻挡一切入侵的法力。你看到胸口和小腹这两个凹槽了么?这是我特意设计的。等以后有机会拿回那两颗骨珠后,你分别在骨珠上施加一个防御形法阵,然后再将其镶嵌在凹槽里,集合十三个法阵,说不定能释放出仙器的能量呢。”

    海龙刚要说些什么,却听敲门声传来,黄睢充满恭敬的声音道:“海龙师叔、飘渺师伯,师傅让我来叫你们。说是吃过早饭后就要启程了。”

    飘渺微笑道:“我们知道了,这就出去。”

    门外的黄睢道:“是,师伯。那我先去准备早饭了。”脚步声渐渐远离而去。

    海龙无奈的道:“这个止水啊!就不能让我们多单独相处一会儿。哎,天下怎么会有她这么讨厌的女人。”

    飘渺瞪了海龙一眼,道:“别乱说。其实止水人很好的。在我们师兄妹中,她是最受宠的。或许你们天生相克吧,每次见到都要闹个不停。看在我的份上,你就让着她一些。要不,你们打起来会让我多为难啊!”

    海龙拿起自己的外衣穿上,微笑道:“好拉,我一切都听老婆的。只要止水那婆娘不来招惹我,我也不理她就是。对了,咱们既然要去南疆,今天可要多采购点食物才行。否则,到了那里没的吃可就惨了。”

    飘渺微笑道:“你怎么像个凡人似的,以我们现在的修为,就是几年不吃东西也不会有事的。”海龙道:“吃是人生一大乐趣嘛,如果不吃,那将失去许多哦。所以,这食物是一定要带的。反正以我现在的法力,用乾坤戒装个够咱们吃十年的食物都没问题。”

    飘渺温柔的侍侯海龙梳洗后,两人一起来到了楼下饭厅。止水和黄函兄妹都坐在那里,而弘治和小机灵早已经不客气的大吃起来。早餐十分丰盛,不论是见过还是没见过的,足足摆满了一大桌。

    止水看飘渺下来了,微笑道:“师姐,快来吃东西吧。咦,你怎么看上去这么疲倦,是不是海龙欺负你了?”

    飘渺微笑摇头,道:“他是我丈夫,怎么会欺负我呢?只不过是我昨晚帮他修炼那两件法宝来着,所以累了一些,待会儿赶路时你们操控灵云前进,我休息一会儿就是。”

    海龙心疼的看了飘渺一眼,道:“待会儿吃完饭你就先休息吧,我和弘治、小机灵、黄函一起去街上采购些东西。等我们回来再出发。”

    飘渺温顺的点了点头。弘治咀嚼着口中的食物,模糊的道:“老大,赶快吃吧,这早点味道很不错的哦。”在他的招呼下,众人这才开始了今天的早餐。

    饭后,止水带着黄睢回房间继续传授她基本道法,飘渺回房间休息,而海龙四人,则开始了足足持续了一上午的大采购行动。当他们返回到千福居时,已经是正午了。终于,他们就要踏上前往南疆的旅途。

    就在海龙他们踏上前往南疆的旅途之时,距离天堂山五百里外的幽暗山谷中。

    戾天和金十三几乎同时从修炼中清醒过来,由于有了之前邪祖誓言的保护,他们用了十几个小时,终于恢复了大半功力,他们手下的精锐们也都恢复了一些。

    直到现在,戾天和金十三还都有些无法相信那个强大的邪祖是真实的,邪祖的出现,不但是正道的噩梦,也对他们魔宗和妖宗产生了极大的威胁。他们都知道,从今以后,邪宗再不是那个任人欺凌的宗派了,有邪祖在,用不了多长时间,它必将成为足以同妖宗、魔宗抗衡的邪道大宗。

    低沉的声音响起,“两位宗主都清醒了么?应该没什么大碍了吧。”红光亮起,邪祖那另人恐惧的光团出现在金十三和戾天面前。

    金十三站起身,媚笑道:“邪祖,这回多谢你救人家出来。你想人家怎么感谢你啊?”

    邪祖冷哼一声,道:“金十三,别用你那恶心的声音跟我说话。这次我救你们,是不想削弱我邪道的势力,一切从大局出发。如果依着我自己的意思,恨不得立刻就杀了你们两个。如果我猜的不错,不论是你还是戾天,在一年之内都必须要用全部精力压制自己的法力,以防修为冲天而引来天劫吧。不错,那老君录确实在我手上,如果你们什么时候想要,尽管来找我。但是,我要提醒你们,如果谁有染指老君录之心,要先掂量掂量自己的修为。以你们现在这样的情况,根本不可能和我斗。就算你们两个联手杀了我,那也将再抑制不住法力冲天。到时候会有什么下场,你们恐怕应该比我更清楚吧。”

    戾天也站了起来,冷冷的看着邪祖,道:“不错,我承认你很强大,现在这种情况我们也确实不应与你为敌,但是我要告诉你,我们魔宗从来没有怕过任何人,如果你妄图向我们挑衅,我随时欢迎。我活了这么多年,早就腻味了,大不了就是一死,但到时候我一定会拉着你。以邪宗和魔宗现在的情况,没有了你我,最后的胜利必然会属于我们魔宗。”

    金十三不屑的说道:“我看未必吧,以你们魔宗的实力能和人家邪宗抗衡么?如果你们很强,还至于像我们妖宗似的弄的如此狼狈?我看,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而已。”

    戾天大怒,“放屁,我就不信邪宗能灭了我魔宗。”

    邪祖冷冷的道:“戾天,我现在才明白为什么魔宗总体实力强于妖宗却无法将他们消灭了。你实在是太好骗了。金十三明显是想挑起我们两宗争端再做收渔人之利,难道你看不出么?金十三,你这念头最好少打。现在虽然我们邪道总体实力在正道之上。但据我所知,正道在神州各地有着不少潜藏于暗处的高手,那些达到散仙实力的高手可不是我们能够对付的。所以,我们邪道内部绝不能乱,一切都要等接天应劫之后再说。老君录你们都想要,但是,那东西对于我们来说未必有用,等你们伤完全好了,随时可以一对一的来挑战我,谁赢了我,我会立刻将老君录拿出来。”

    戾天胸中怒火渐渐平息,狠狠的瞪了金十三一眼,道:“邪祖,你确实是个人物。但是,我对老君录势在必得,三年后,还在天堂山,我向你挑战,希望你能信守刚才的诺言。”

    邪祖哼了一声,道:“放心,虽然我是邪宗之主,但说话向来算数,三年后我等着你。金十三,你呢?如果你想在那时候偷袭我们,那你就想错了。戾天,我有个很好的主意,我知道你很讨厌这个人妖,我也一样。不如,我们邪、魔两宗联合起来将妖宗先消灭。这样,对于我们来说都有好处。”

    戾天眼中寒光一闪,凶厉之气大胜,杀机顷刻间升腾,狠狠的看向金十三。

    金十三全身一震,他清楚的知道,在现在这种情况下,他根本就不可能逃的了,别说戾天他就未必能对付,旁边还有一个修为深不可测的邪祖在,他根本连一点机会都没有。顷刻间权衡利弊后,他猛的向后滑退出一丈,沉声道:“邪祖,刚才你也说了,正道环伺,我们绝不能自相残杀。我金十三在此以妖宗历代祖先和我自己的万年内丹发誓,三年之后你们之间的决斗,我妖宗绝不参与。至于老君录以后再说。这样你们可以相信了吧。”在急迫之中,他竟然恢复了男声,听起来不是那么恶心了。

    邪祖满意的一笑,道:“好吧,既然如此,今天就放过你。带着你的人滚吧。”

    金十三眼底深处流露出一丝怨毒,没有再说什么,催动体内恢复的法力飘身而逝。

    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戾天道:“金十三狡猾的很,这是一个非常难得的机会,为什么不杀了他。他向来不会安于平淡,今后必然会带来不少麻烦。”

    邪祖淡淡的道:“将来的事将来再说,戾天,在我眼里,你比金十三要好交的多。虽然你同样凶狠邪恶,但你至少没有他那么狡猾恶心。我们同为邪道,我希望在三年后的拼斗之前,能和你们魔宗合作。北方是我们邪道的根本之地,在正道休养生息这段时间,我们必须尽可能的发展自己,我想,你应该一直同你们魔宗的那几位散魔有着联系吧。等接天升仙之后,就是我们屠戮正道之时。那时候,邪道只要三宗前辈尽出,我想,至少有七成机会可以消灭正道,或者将他们赶到一隅,神州大地将被邪恶与黑暗笼罩。只要我们占尽天下灵气所聚之地,未必就不能想出应付天劫之法。”

    听了邪祖的话,戾天砰然心动,占据整个神州、将正道尽数剿灭,一直是他的梦想。用力的点了点头,道:“好,从先前第一眼看到你,我就知道你是个做大事的人,不像金十三那小人只知道计较一时得失。如果你真的能让正道消失,我愿意诚心同你合作,即使是老君录的事都可以暂缓再说。不过,我有两个问题要问你。”

    邪祖淡然道:“其实,老君录我已经看过了,不论你信还是不信,我都要告诉你,对于我们来说,它没有任何作用。我在邪宗的典籍中曾经看到,仙佛二界始终把持着整个世界。而我们这些邪魔的根本之地冥界,却始终被压制着。我相信,只要我们能将人界搅乱,那将是冥界再次崛起的机会,有什么问题,你尽管问吧。”

    戾天深吸口气,道:“你说的很有道理,这些我会考虑的。我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以你现在接近散邪的修为,按说绝不可能如此肆无忌惮使用法力,难道你就不怕天劫降临么?”

    邪祖哈哈大笑起来,“怕?我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怕,我早已经死过一次了。而且,我可以告诉你,我现在有两件仙家至宝,可以辅助我压制邪气,根本不会影响我法力的发挥。只要我自己不想,或者修为不再有所突破,那么,天劫将不会降临。有一点你大可放心,我们邪宗面临的天劫也是六重,甚至有可能是九重。担心那么多是没用的,对于我们来说,不但要振兴本宗,而且更重要的,就是重振冥界声威,绝不能让仙佛二界独大。”

    戾天点了点头,道:“原来是这样,可是,以你邪祖的邪力,能使用仙器么?”

    邪祖冷哼一声,道:“这个你就没必要知道了。说第二个问题吧。”

    戾天心中一凛,道:“我的第二个问题是,你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从来没听说过邪宗有你这样的高手。既然我们要合作,我希望能看到你的形貌。”

    邪祖淡然道:“你没听说过很正常,我本是隐居多年的邪宗中人,一心准备修炼散邪,因为得到了那两件仙器,才决定出山统帅邪宗,否则,邪宗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被你们妖魔两宗所灭。至于我长什么样,你没必要知道。即使是乌鸦,也没有见过我真正的样。你们魔宗的弟已经在外面等候多时了。我要说的都说完了。”

    戾天点了点头,道:“我走了,你应该知道用什么方法能找到我。”说完,在一片黑雾的笼罩下,戾天大步而去。看着他离去的背影,邪祖自言自语道:“邪道三宗,冥界,这些真的应该是我所追求的么?一切已然如此,只有继续下去了。海龙,祝你好运吧。”血光爆胜,十分钟后,幽暗山谷重新恢复了平静,只是山谷上方,增添了几分邪恶之气。

    海龙一边催动着自己的金云前行,一边不时的回头看看在自己身旁盘膝而坐的飘渺。这两天以来,飘渺先后使用神霄雷舞和为他改造法宝,消耗了大量的法力。即使是她斗转的修为也有些承受不了,今天下午动身以后,她就一直在修炼着。为了不打扰她,海龙独自一人带着她飞在最后面。前面分别由弘治带着小机灵和黄函坐在佛莲上,止水带着黄睢坐在青蓝灵云上快速的前进着。由于世道不太平,海龙惟恐会在路上遇到敌人,所以始终将千钧棒握在手里准备应变。

    已经飞行了两个多小时,但对于像海龙他们这样的高手来说,根本不算什么。正在这时,海龙突然听到弘治的传音,“老大,前面似乎有些不对,似乎有妖邪之气似的。”

    海龙一楞,道:“现在邪道三宗不是都修养去了么?怎么还会有邪气。”一边说着,他催动金云飞行到弘治的莲座旁向前看去。果然如弘治所说,在前方不远处,妖气弥漫,似乎有什么事情发生了似的。

    止水的声音响起,“妖气弥漫,必然有妖怪作祟,我们过去看看。”

    海龙扭头向青蓝灵云的止水看去,道:“师姐,那会是什么妖怪?”

    止水连看都不看他一眼,道:“你不知道,难道我就知道了么?不过,看样不像是邪道中人。前面下方似乎有个小村,如果是邪道三宗,他们不会如此明目张胆的对人类下手,我们要赶快下去,否则,迟恐不急。”说着,当先催动法力,如一颗青蓝色流星般朝妖气的方向飞去。

    海龙看了一眼身旁似乎什么都没有察觉的飘渺,向弘治道:“你们跟止水师姐下去看看吧。我在这里保护飘渺。有什么事尽快叫我。”

    弘治点了点头,催动佛莲跟着止水而去。海龙径自飞到妖气弥漫之地的上空,凝目下望,眼前看到的一切不禁让他大惊失色。下面确实如止水所说的是一个村庄,只是,在那村庄中,竟然有为数上百的各种妖怪的肆虐着。海龙眼睁睁的看到一名青年被一只人形怪兽撕裂,内脏撒了一地,而那怪兽,就那么将被自己撕碎的人体塞入口中。如此血腥的一幕看在海龙眼中,另他不禁心中一寒。

    此时,止水已经冲进了村,面前发生的一切显然已经将她激怒,青蓝色光芒大放,她背后那光环带着四、五样法宝飘然而出,那些怪兽虽然看上去恐怖,但实力却很弱,似乎连一个拥有五百年修行的都没有,在止水的法宝攻击之下,顿时有四、五只被绞成了齑粉。黄睢吃惊的站在那里,面前的一切已经超过了她认知的范围,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弘治、小机灵也加入了战团之中,弘治的菩提钵高高飞起,释放出的黄色佛光顷刻间笼罩了整个村,在佛光普照之下,怪兽们似乎极为恐惧似的,不但速度慢了下来,也顾不得再攻击村民,纷纷朝村一个方向跑去。但是,在止水和弘治这样超过不坠期的高手面前,它们又怎么能跑的了呢?光影闪烁,除了黄涵兄妹呆在原地以外,止水三人已经全速追去。小机灵冲的极快,这还是海龙第一次看到它动手,小机灵身上本就极为健壮的肌肉似乎又涨大了许多,手持一根乌光闪烁的长棍冲入妖怪群中猴威大发,手下几乎没有一合之将,在止水和弘治的法宝配合下,一百多只怪兽刚刚跑出村,就被他们全歼了。

    这个村似乎原本规模很大,足有几百家住户,但是,此时村已经被破坏的极为厉害,大部分房屋倒塌,一些地方还着着火。所有幸免的村民们都聚集在一起,哭喊声不断传来。听在止水等人耳中,心头异常沉重。

    海龙按下云头,飘落在村中。皱着眉敲了一下黄函的头,道:“你干什么呢?刚才为什么不跟着去杀怪兽。”

    黄函全身一震,这才醒悟过来,他神色怪异的看了海龙一眼,突然扭过身,哇哇大吐起来,将早上和中午吃的东西全都吐了出来。黄睢的心志虽然比她哥哥要坚定一些,但是她毕竟是女孩,这样的场面还是第一次见到,黄函一吐,她顿时也忍不住了。弯下腰大吐起来。

    海龙无奈的摇了摇头,向不远处的村民看去,村民们的身体不断的簌簌发抖,显然已经惊恐到了极点,由于要看护飘渺,海龙并没有过去安慰村民,想等止水他们回来再说。正在这时,突然传来一声怒吼,海龙只觉得身侧一个黑影爆起,心中一惊扭身看去,只见一只如同豹大小、头声独角的怪兽向自己扑来,显然是村里的漏网之鱼。眼中寒光一闪,海龙沉声喝道:“秋露海棠,出鞘。”蓝光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后重新回到海龙身边,正是飘渺昨天刚送给他的上品宝器飞剑,那豹形的怪兽僵直在半空中,砰的一声,碎为一片血雾。它的身体已经完全被剑气绞碎了。

    此时,止水等人已经赶了回来,三人脸色都很凝重,似乎有所发现似的。回到海龙身边,弘治无奈的一叹,梵唱道:“舍利,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形识。定心静虑,佛光初现。”黄色的光芒以扇形之状向村民们散发过去。在这祥和而充满了佛力的能量下,村民们似乎好受了一些,眼神中逐渐增加了几分神采。

    海龙问道:“怎么样?你们看出这些怪兽是从何而来的么?”

    弘治摇了摇头,道:“这事很严重,这些怪兽并不像妖宗的妖怪那样吸取天地灵气修炼,而是根本行的变异怪兽。他们没有智慧,只知道杀戮,据我师傅以前留下的典籍记载,神州大陆在万亿年前,到处都是这样的怪兽,但不知道为什么,它们绝种了,后来才出现我们人类。这些怪兽的出现很蹊跷,恐怕蕴藏着什么阴谋。”

    止水道:“这些怪兽对于我们修真之人来说不算什么,即使是登峰境界,也可以轻易的收拾它们,但是,对于普通人类来说,绝对是个灾难,我们现在已经在赵宋国南部了,难道它们是从南疆跑过来的不成?如果真是那样,我们此行南疆就更必要了。”

    海龙皱眉道:“看这些怪兽刚才全朝一个方向逃跑的样,似乎有人指挥似的,在赵宋国境内,凭空出现这么多怪兽,必然不会那么简单。哎,如果你们不是把它们全杀掉,我们到可以跟着它们去寻找幕后之人。或许会有些线索。”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