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止水同行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止水道尊跟来的理由是,飘渺道尊每次出外游历都有她陪伴,这次自然也不能例外,她最名正言顺的理由就是,以海龙现在的修为保护不了飘渺,而她拥有威力强大的仙器祈天轮,修为又比海龙高深许多,本来海龙是坚决反对的。但是,为了能多一个美女同行,弘治和小机灵都投了赞成票,而飘渺两边都不好得罪,弃权。最后以两票通过、一票反对、一票弃权的结果使止水成功的加入到队伍行列之中,令海龙徒呼奈何,只能痛苦的承受了。

    天堂山,在经过仙兽肆虐之后,早已经没有了原来的模样,山上百分之五十以上的植被毁灭,环行山顶和天堂湖完全被夷为平地,当海龙他们在朝阳刚刚升起的时候离开后,这里已经变成了一片充满死寂的荒芜。据李唐国后世记载,这场灾难被称为——天火之劫。

    海龙愁眉苦脸的和弘治、小机灵在前面飞行着,三人中弘治修为最高,他同梵心宗的修佛者不同,并不是用佛云飞行,而是佛莲。直径达五米的大佛莲上,小机灵和海龙都坐在那里,自从启程上路以来,海龙到现在一句话都没有说过。在佛莲后面是飘渺道尊的青蓝灵云,止水已经霸占了海龙的位置,同飘渺在一起聊着什么。他们此行也没有什么特殊的目的地,只是朝着东南方而飞。

    “喂,我说海龙,你怎么变成哑巴了。你不觉得很闷么?”小机灵道。海龙瞥了它一眼,道:“别理我,烦着呢。你们这也叫兄弟,就会害我们。”弘治扭头嘿嘿笑道:“好拉,大哥你就别生气了,我们多拉个美女一起走,不也是给你制造机会么?说不定你又能弄个漂亮老婆呢?”

    海龙没好气的道:“老婆?谁娶她当老婆那就是倒了八辈的霉,你要愿意,你去好了。反正倒找我钱,我都不要。像她那样的婆娘,也只能当个老处女。”小机灵想海龙比了个噤声的手势,道:“老大,你说话小点声行不行,你又不是不知道止水道尊修为多高,要是让她听到你的话,恐怕真的要发飙了。你说话也太毒了吧。人家不过就是当初对你凶了点而已,你还真是记仇。”

    海龙恨恨的道:“我就是记仇。你们是没受过那滋味,当初,我第一次和飘渺、止水二人离山的时候,修为才伏虎初期而已,那次,在路上我不过说了几句心里话,结果止水就用禁制之法另我痛不欲生,这个仇,我从来都没有忘记过。我这人心很重,别人对我有一点好我都会记着,而且一定会加倍奉还。要是有仇,我会记得更深,而且是十倍施加在仇人身上。止水你等着,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向我求饶的。”

    弘治有些担忧的道:“老大,你别太认真了,对仇恨太执着恐怕会影响你修为的提升。”海龙微怒道:“还不是你们搞的,非要让止水跟着咱们,弄的我和飘渺都不能在一起了,有她这么个比太阳还亮的灯泡在,我怎么办?我好可怜啊!”

    小机灵作出一个晕倒的样,“海龙,你也用不着这么急色吧,忍两天没什么的。老婆嘛,天天在一起也就没意思了,有些间隔才好。”

    海龙一楞,道:“小机灵,你到好象很懂似的,难道你也有过恋爱经历不成?”小机灵挺起胸膛,道:“要论这方面,恐怕还没有人类能比的过我。如果我记得不错,到现在为止,我已经有八百六十三个老婆了。”看着海龙吃惊的样,小机灵接着道:“你别不信。在摩云峰的猴林中,我就是至尊,那些母猴巴不得送上来巴结我呢。开始时那些老婆基本上都死了,可这几百年来,凡是和我有过一腿的,我都输给了她们点灵气,现在,我至少还有四百个老婆活着,等下回去猴林时,我招呼她们给你见见。”

    海龙目瞪口呆的看着小机灵,扭头向弘治道:“小治,这不是真的吧?”弘治笑道:“这确实是真的,你可不知道,小机灵是很博爱的。”

    没有任何预兆的,海龙猛一挥手在小机灵头上用力打了一下,道:“我靠,想不到没看着你,你竟然变成了只盖世淫猴,弄好几百个老婆。”

    小机灵愤怒的想还击,但却被海龙用神之力布下的禁制挡住了,“死海龙,你才是淫猴,又打我头,我跟你拼了。”

    海龙嘿嘿笑道:“我才不跟你拼呢,对你胜之不武。不过,说实话,在找老婆这方面,我是怎么也比不上你了。”

    正在这时,飘渺的声音传了过来,“龙,我们现在已经进入了赵宋国境内,前面似乎有座大城,要不要下去看看。”

    海龙精神一振,道:“好啊!下去看看吧。”只有落到地面上,他才能和飘渺在一起,自然要举双手双脚赞成。在法力的催动下,一行五人飘落在赵宋国城市不远处的一个土坡后。法力刚一收拢,海龙就迫不及待的冲到飘渺身旁,拉住她的手,虽然只有几个小时的短暂分离,但他却感觉自己似乎已经离开了飘渺很长时间似的。感受到海龙深深的情意,飘渺不禁微微一笑,反手握紧他的大掌,关切的问道:“你法力都恢复了么?”海龙点了点头,现在他眼中只有飘渺,对于其他的一概顾不得了,握着那柔若无骨的小手,他空虚的心顿时充实起来。

    止水哼了一声,虽然她有些不满,但人家毕竟是夫妻,她也没什么办法,“走拉,你们就别亲热了,进城再说吧。”

    海龙连看都不看止水一眼,搂着飘渺就向土坡的另一面走去,止水恨恨的一跺脚,赶忙追上去,拍掉海龙的手道:“不许你霸占我师姐。”

    海龙怒道:“什么叫霸占?飘渺是我老婆,我们在一起是最正当的,你才是霸占呢。”止水眼中寒光一闪,嗔道:“你想讨打是不是?”

    海龙冷哼道:“我忍你很久了,打就打,难道我还怕你不成,你不就有个破盘么?来吧,看看我的千钧棒能不能把你那破盘打碎。”

    飘渺看两人剑拔弩张的样吓了一跳,赶忙拦在海龙身前道:“都是自己人,别闹了。我们先进城再说。来师妹,我们一起走。”说着,她一手拉着海龙,另一只手挽过止水,想土坡前方大城走去。弘治和小机灵凑到海龙身边,海龙看到的,是两人在不断的偷笑。他现在也真是无奈,论实力,他是无论如何也斗不过已经达到莫测中期的止水,现在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等找到机会再想办法甩掉那个“瘟神”。

    天波城,赵宋国一座中型城市,城墙高约二十米,城门打开,吊桥连接着护城河两岸,过往行人会受到士兵们简单的盘查。海龙五人走到城门时,顿时看到不少人在城门处被审查着。别人到没什么,主要是小机灵不太容易过关,以小机灵现在的修为,足可以使用幻形术变成人类,所以海龙也并没有过于担心。一会儿的工夫,前方众人纷纷被放行,终于轮到了他们,海龙第一个走上前,他此时,穿的是连云宗最普通的灰色布袍,所有平时用的东西和法宝都在乾坤戒中,根本就没有可怀疑的地方,所以很轻易的就过关了。那些士兵似乎对和尚很恭敬,弘治几乎都没被检查就第二个放行,小机灵确实聪明,它幻形成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不断咳嗽着,那些士兵惟恐自己被传染上什么,就嫌恶的将他放了过去。就在海龙松了口气,以为不会发生什么的时候,士兵们已经开始检查止水了。

    止水向飘渺要了一顶同样的斗笠带着,掩饰着她的天姿国色,但她那曼妙的身材却惹了事,检查她的士兵显然是个好色之徒,色咪咪的看着止水的酥胸,嘿嘿淫笑道:“这里鼓鼓的是什么东西,是不是藏了违禁品,让老爷检查一下。”说着,伸手就向止水胸前摸去。眼看着那士兵向她抓去,海龙才注意到止水的身材竟然这么火暴,以前竟想着仇恨了,到没注意过这点。眼看止水即将被羞辱,海龙心底产生了一种莫名的快感,也不上去阻止,就那么笑嘻嘻的看着。森冷的杀机从止水身上散发而出,那士兵惨叫一声,顿时捧着手跌倒在一旁,他那只右手已经软软的搭在胳膊上,显然是断了。这也就是止水,如果今天在这里受辱的换成魔宗戾无暇,恐怕,这里的士兵将无一例外的变成肉泥。

    眼看同伴被伤,其他士兵顿时大怒,二十几个人快速的将海龙五人围在中央,明晃晃的长枪指着五人,为首的小队长怒喝道:“你们是什么人,竟敢在我天波城撒野。”止水冷冷的道:“断他一手已经很便宜他了,趁着我还没有发怒,都给我滚开,否则,我让你们四肢全折。”

    飘渺拉了止水一下,道:“算了师妹,何必同这些人一般见识呢?我们走吧。定。”所有的士兵在飘渺的法决下全都被定在原地,两人上前,飘渺双袖一分,士兵们顿时倒了一地。五人这才进入了天波城内。在他们身后的普通百姓不禁暗暗称奇,一些好事者已经赶去向官府禀报了。

    一进城,飘渺向止水道:“师妹,你这个火暴脾气也应该改改了,我们是修真之人,和这些普通人有什么可计较的。”

    止水俏脸微红,嗔道:“可是那个混蛋居然向,向我那里抓来,我没杀他已经很不错了。”听到她的话,海龙、弘治、小机灵三人下意识的向止水那饱满的胸脯看去,小机灵抵抗力最差,顿时流出了口水。止水大羞,怒道:“看什么看?想死了是不是?再看就挖掉你们的眼睛。”

    海龙嘿嘿笑道:“谁让你长的那么鼓,还怪我们看,不过,像你这种胸大无脑的女人我才没兴趣。还是我飘渺老婆的身材适合我。”

    止水大怒,刚要发作,海龙赶忙提醒她道:“这里可是大街上,难道你想杀了周围的平民么?”止水楞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怒哼道:“你给我等着,等出了城看我怎么收拾你。”飘渺拽了海龙一下,娇羞的道:“你少说两句吧。你这张嘴啊!就是不饶人。”

    海龙拉起飘渺的手亲了一下,笑道:“我的嘴最饶不过的还是你啊!”即使隔着斗笠上的青纱,海龙都能看到飘渺已经羞红了面庞,她掐了海龙的手一下,传音道:“别当着这么多人说这种话,人家好难为情的。”止水似乎更不适应似的,向飘渺道:“师姐,我真不明白你是怎么想的,居然嫁了这么个色鬼。”海龙欺止水不敢在这里动手,肆无忌惮的道:“什么叫色鬼,我这是对老婆的爱,有什么不对。哦,对了,像你这种没人爱的老处女,自然不会明白的。”

    止水的脸色骤然变得刷白,嘴唇颤抖的说不出话来,海龙清晰的感觉到,她身体的法力波动极为强烈。飘渺微怒道:“龙,你太过分了,你说的都是什么话,快向师妹道歉。”海龙看着气的浑身发抖的止水顿时心中大快,假惺惺的凑上前,道:“止水师姐,我刚才是口误,你别生气,要是气坏了身体可不好。”止水眼中寒芒爆闪,海龙刚觉得不好,啪的一声,脸上已经重重的挨了止水一巴掌,趔趄出四、五步才站稳身,当街被打,顿时引来了过往行人的注目。幸好止水这一掌没有用上法力,否则,海龙恐怕不死也要丢半条命。

    海龙摸着自己被打的地方,怒火骤然上升,森冷的声音从牙缝中渗出,“你敢打我。”小铁棍飘飞而出,落入他手中,在气势对峙中,大战眼看一触即发。弘治见势不好,赶忙上前拉住海龙,道:“大哥,你冷静点,这里可不是动手的地方。止水道尊,你也太过分了,虽然大哥的玩笑过分了些,但你也不应该打他啊!所谓打人不打脸。”止水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道:“不服你们就一起上,现在就出城。”

    飘渺心疼的看了海龙一眼,道:“师妹,好了。你打也打了,气也出了。就算了吧。”止水哼了一声,道:“你就知道向着自己的丈夫。”

    突然,细密的脚步声响起,一队百人左右的士兵快速的围了上来,为首一名将领身穿银色锁甲,骑在枣红色高头大马上,浓眉大眼、鼻直口方,手持一杆银枪,看上去甚为威武。在他身旁步行的一人,正是先前大门前被飘渺禁制的那名队长,他指着海龙五人道:“总兵,就是他们。”那总兵立马横枪,枪尖前指,沉声道:“先给我围起来,一个也不要放跑。”

    海龙五人自然不会把这些人看在眼里,飘渺凑到海龙身旁,掌心中渗出柔和的法力,帮他将脸上的掌痕抹去,传音道:“龙,你别和师妹太计较了。其实她人很好的,只是脾气坏了些,看在我的面上,你就让着她点吧。”

    海龙不满的道:“那她老和你在一起,减少我们相处的时间,这样会影响我们感情的。只要她不来招惹我,我才懒得理她呢。”

    那总兵见面前几人根本没把他们当回事,顿时大怒,催马上前,长枪指向海龙,道:“说,你们是什么人?到我天波城有什么阴谋,为什么打伤守城士兵。”海龙瞥了那总兵一眼,道:“这些问题你还不配问我。先管好你自己的手下吧,赵宋国怎么会出了这种败类。”

    这总兵并非莽撞之人,听了海龙的话,沉声道:“事情原委我自会查清,但你藐视本官,也当定罪,来人,先把他们带回去,等我将此事查清楚后再说。”众士兵轰然应诺一声,顿时长枪前指,向海龙五人逼来。海龙冷哼一声,道:“凭你们也配抓我。即使赵极在此,也要对我恭恭敬敬的。滚开,我今天心情不好,惹怒了我,让你们全都躺在这里。”

    那总兵眉头紧皱,海龙的口气大的吓人,他心中不禁一阵犹豫,但当着这么多手下和行人的面,他自然不能就这么退缩,冷声道:“不管你是什么人?不管你是什么身份,违背了我赵宋国律法一样要定罪。”海龙眼中寒芒大放,他正憋了一肚火没地方发,身体骤然前飘,以常人眼中不可思议的速度冲到了那总兵面前,大手一引,顿时将那总兵从马上拽了下来,恨恨的道:“老在赵宋国就是王法。不想死的话,就赶快滚蛋。”用力一推,那总兵的身体顿时飞了出去,压倒了一片自己的手下。总兵大怒,从地上爬起来大吼道:“给我上,将这些狂徒抓起来。”正在这时,一个浑厚的声音响起,“住手。”两道身影快速的向这边移动过来,飘渺一眼就看出,那是两个修为很低的修真者。

    两条黄色的身影出现在总兵身旁,总兵一见到这两个人,顿时变得无比恭敬,赶忙跪倒在地,道:“参见两位供奉。”

    那两人看都不看他一眼,恭敬的跪倒在地,向海龙施礼道:“拜见师傅。”原来,这突然出现的两人,正是黄函兄妹。

    海龙早就认出了他们,淡淡的道:“起来吧,你们怎么会在这里。现在赵宋国的士兵真是越来越长进了,不但调戏妇女,而且还要抓我。”

    黄函大惊,回头瞪了那总兵一眼,道:“李总兵,这是怎么回事?你知道这位是谁么?他就是我赵宋国的大恩人,一字并肩王殿下,连陛下都要尊他老人家为师,你找死不成。”李总兵大惊,他怎么也想不到,面前这如此普通的年轻人,就会是传诵于赵宋、李唐两国的传奇性人物——一字并肩王,他的声音不受控制的颤抖道:“属下,属下实在不知是一字并肩王殿下啊!我,我……”

    海龙不耐烦的挥手道:“算了,我才懒得和你们计较,立刻带着你的人滚蛋。对了,回去问问你那些守门的部下,那个断手的家伙猥亵了我师姐,怎么处理你看着办吧。”李总兵见海龙没有怪罪他顿时大喜,赶忙恭敬的磕了两个头,带着手下们灰溜溜的走了。

    黄函、黄睢这才站起来,凑到海龙跟前,恭敬的再次叫了声师傅。弘治笑道:“大哥,你什么时候收了徒弟,怎么没听你说过啊!”

    海龙瞪了他一眼,道:“你不知道的事情多了。好了,黄函,你先给我们安排个住的地方吧。哦,对了,我身上没钱,你给我弄点钱花花。”

    黄函兄妹一看到海龙早已经大喜过望,见识过海龙的本领后,他们怎么会放弃这个求教的好机会呢?黄函赶忙道:“是,弟一定办好。师傅,您和几位前辈跟我来吧。我带你们直接住到城主府邸。”海龙摆了摆手,道:“不用,就住旅店就行。”

    黄函答应一声,转身和黄睢在前面带路。飘渺惊讶的传音道:“龙,你什么时候成了赵宋国的一字并肩王,听起来权力到是很大。”

    海龙微笑道:“这种普通人的王有什么好的,总有一天,我要成为所有仙人的王者。”当下,他将当初的事简短的向飘渺四人说了一遍。由于那李总兵这一打岔,海龙又命令他惩治先前那毛手毛脚的士兵,止水的气也消了几分,不再和海龙计较了。

    听完海龙的叙述,飘渺道:“本来我们修真界七大宗派是不应该参与到凡人国家争斗之中的,不过既然当时有妖宗的人在,你出手也就无所谓了。不过,以后还是少和普通人接触的好,要是让别的宗派知道了,会说闲话的。”

    一边说着,黄函已经带他们来到了一家规模宏伟的旅店前,这间客店高有三层,占地面积极广,从外面看布置考究,牌匾上写着三个大字——千福居。黄函转身向海龙道:“师傅,您看这里可以么?这是天波城最好的客店了。”

    海龙点了点头,道:“就这里吧,你给我们安排三个房间。要两人住一间的那种标准间就好。”

    黄函答应一声,刚要去办,却听止水道:“等一下,要那么多房间干什么?要一个三人间一个两人间就行了。”

    海龙一楞,道:“你愿意和弘治、小机灵住在一起么?”止水哼了一声,道:“是你和他们住在一起,我和师姐住。我一个人怕寂寞。”

    海龙怒道:“不行。你……”飘渺拉住他的手,道:“算了,龙。就照师妹说的吧。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黄睢娇躯微震,她看了海龙一眼,又看了看遮住面部的飘渺,心中不禁一阵发酸。黄函试探着问道:“师傅,那……”

    海龙有些烦躁的道:“就一个两人间一个三人间吧。”黄函答应一声,当先去办了。黄睢引着众人进入了客店之中。客店的大堂是一个很大的饭厅,里面摆放着近百张棕红色的木桌,房顶上悬挂着模样考究的灯笼,看上去古香古色的,给人一种舒服的感觉。

    弘治和小机灵也不客气,当先坐了下来,小机灵道:“海龙,我们先吃点东西吧。饿了一整天,我都快不行了。”海龙点了点头,和飘渺、止水也坐了下来,黄睢道:“师傅,您想吃些什么?”此时已经过了午餐时间,饭厅中只有他们这一桌。海龙道:“你看着要吧,有什么好吃的尽管上就是。”黄睢答应一声,去柜台点菜了。看着她离开,弘治道:“老大,小弟真是对你佩服的五体投地,原来有权利是这么好的。”

    海龙瞥了他一眼,道:“你要觉得好,我把这一字并肩王的名头让给你好了。待会儿当着我那两个土地的面别乱说话。”

    弘治道:“知道拉。当着徒弟的面,我们怎么也会给你留几分面的。所谓吃人家的嘴短嘛。嘿嘿。”

    一会儿的工夫,黄函兄妹都已经回来了,两人站在海龙身后,黄函道:“师傅,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了。我让这里的老板给您和各位前辈收拾出了两间最清净的房间。”海龙点了点头,道:“你们也坐吧。一起吃点东西。”

    黄函道:“有师傅您在这里,哪儿有弟们坐的理由,何况我们刚吃过饭不久。”海龙皱眉道:“别假惺惺的,我自己就最讨厌礼数,我让你们坐,你们就坐。”黄函和黄睢对视一眼,这才在下首坐好。海龙道:“来,我给你们引见一下,这两位是我的好兄弟弘治、小机灵。”

    刚坐下的黄函兄妹赶忙又站了起来向两人行礼,黄函有些尴尬的向弘治道:“前辈,真是不好意思,我忘记您是和尚。这就去给您准备点素斋吧。”弘治吓了一跳,连连摆手道:“不用了,不用了。所谓酒肉穿肠,佛在心中,就不用麻烦了,荤腥还是越多越好的。”

    海龙哈哈一笑,道:“你们不用跟他客气,他这个假和尚,酒肉吃的比谁都多呢?”一边说着,他拉起飘渺的小手,道:“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妻飘渺。飘渺,他们是我的徒弟,说起来也不算外人,你就以真面目相示吧。”飘渺微微一笑,缓缓摘下了头上的斗笠。

    黄函和黄睢恭敬的道:“参见师娘,啊……”当飘渺那如空山灵雨般脱俗的面容出现在他们面前时,两人全都楞住了。黄函心中一点不敬的念头都没有,在他眼中,飘渺就像观音大士一般凛然而不可侵犯,他的神态更加恭谨了。而黄睢则是另一种想法,她一向以自己的容貌为傲,但此时看到飘渺,她的心完全变得一片冰冷,和面前这根本不似存在于人间的仙女相比,她感觉自己仿佛只是一只小小的萤火虫,在皓月的光辉下变得黯然无光。这一刻,她突然想起当初第一次同海龙见面时的情景,那时侯,自己曾经误会海龙有非分之想,这是多么愚昧啊!有这样根本不能用漂亮来形容的妻,他又怎么会对自己有意呢?在满心惭愧之下,黄睢不禁低下了头。

    飘渺微微一笑,道:“你们好。我也是今天才知道海龙还有徒弟,海龙一直在静修之中,想必没什么好东西送你们。看你们的修为应该还不到登峰境界,这两柄飞剑质地还可以,有我灌注其中的法阵,你们可以先用着,对今后的修行会有些好处。”青光一闪,一白一红两柄连鞘长剑出现在飘渺手中,单是那剑身上蕴涵的蒙蒙光华,黄函兄妹就知道非是凡品。两人不禁抬头向海龙看去。

    海龙笑道:“老婆,你到真会收买人心啊!其实他们不过是我的记名弟而已,我并未收他们入宗,不过既然你都拿出来了,黄函、黄睢你们就收下吧。这么好的东西,我当初怎么没得到过,比天石那家伙的好多了。”黄函兄妹大喜,赶忙千恩万谢的接过了飞剑,黄函持白、黄睢持红,他们在接剑的刹那,同时感觉到剑身传来一股浩然博大的灵气,顿时身心俱爽。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