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邪祖如迷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天石哈哈一笑,道:“小,三百年不见,你确实更出息了,不但达到了道尊境界,而且连飘渺师姐都娶了。我真是想不佩服都不行,当初得知你失踪了,我还伤心了一阵呢,不过我就知道你这小的命硬的像蟑螂,哪儿有那么容易死。”无机道尊笑道:“行了吧你。那时你知道海龙失踪了,可不是伤心了一阵吧?也不知道谁天天以泪洗面,哀叹着失去了一个好弟。”

    天石老脸一红,怒道:“无机,你敢取笑我,是不是皮又痒了,想让我教训教训你。”无机道尊撇嘴道:“我还怕你不成,来啊!”

    天石哼了一声,道:“算了,当着这么多道友,你不怕丢人,我还没那么厚脸皮呢。”

    看着争吵的天石、无机二人,海龙心中突然产生了一种怪异的感觉,他第一次意识到,天石道尊竟然是真心的关心自己。

    止水道尊瞪视着海龙,道:“小猴,我可警告你,你要是敢对飘渺师姐不好,我就扒了你的皮。”

    海龙惊醒过来,怒道:“止水,现在我们是同代弟,你凭什么教训我。别以为我怕了你,就算你境界比我高点又怎么样?我早就看你这婆娘不顺眼了,等以后有机会,看我怎么收拾你。”止水从没想到海龙敢这样顶撞她,顿时大怒,刚想发作,却被飘渺拦了下来。飘渺扭头向海龙使个眼色,道:“弘治和小机灵还被你封在山下呢吧。你还不赶快把他们放出来,否则,他们可要生气了。”

    海龙这才想起自己那两位好兄弟,顾不得再和止水道尊计较,赶忙答应一声,飞身而下。看着海龙离去的背影,飘渺这才松开了拉住止水的手。止水轻叹一声,低声道:“师姐,你决定嫁给这小,是不是太草率了?他有什么好,和大师兄比起来,他不过是个小混混而已。你想找道侣,还不如选大师兄呢。”飘渺脸色一变,肃然道:“止水,你这说的是什么话。我嫁的是海龙的人,不是他的修为境界。不论他性格如何,我都爱他,同样的话,我不希望再听到。否则,你可别怪我不念同门之情。”

    止水一楞,自从进入连云宗以来,她还是第一次看到飘渺发这么大火,喃喃的道:“海龙那小真有这么好么?值得你这样为他。”

    飘渺脸上的神色柔和起来,轻叹道:“或许是前世的冤家吧。不知道为什么,他在我面前做什么,我都觉得是好的。其实,你也是太针对他了,虽然海龙性格有些桀骜不逊,但他的本性是好的。在大是大非面前,他从来不会做错误的选择。而且他很聪明,你不要忘记,在我们连云宗历史上,还没有谁能够仅仅修炼一千一百多年就达到不坠的境界。其实,他是很出色的。你知道么?这次他平安回来,当我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心仿佛要从体内跳出来似的,活了几千年,我第一次感觉到自己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当时,我只想让他高兴,只想着要和他在一起,就什么都顾不得了。其实,我们结合,是我主动的。我爱他,我真的好爱他。”

    止水楞楞的道:“师姐,没想到你竟然已经陷入的这么深。爱一个人的感觉真的很好么?为什么我从来都没有经历过。”

    飘渺微微一笑,道:“这些天我想明白了,作为一个人,即使是修真者,如果没有真正爱过一回,那也不是一个完整的人。爱的滋味是甜美的,也是苦涩的,那种患得患失,那种发自内心的爱恋与思念深深的令我陶醉。如果你愿意的话,你可以去试着爱一个人。比如海龙,就很好啊!”止水楞了一下,道:“别开玩笑了?我怎么可能喜欢上那个混蛋。师姐,你是她妻怎么会这么说?难道你不吃醋么?”

    飘渺苦笑道:“吃醋,我现在巴不得他能喜欢上其他女孩呢。你也知道,可能再过几百年,我就也要度劫了。海龙从刚进入连云宗时就喜欢我,现在,他和我一样,爱我爱的极深,我真怕等我走时他会受不了。所以,我希望他的心能有另一份寄托。你可以考虑我的提议哦。”

    止水连连摇头,不可思议的道:“真不明白你脑中在想什么?爱情真的已经冲昏了你的头脑,居然如此为那家伙着想。”

    飘渺微笑道:“如果你以后全身心的爱上一个人,就会明白了。现在跟你解释也是白说。”

    “哎呦,我已经知道错了。弘治、小机灵,你们轻点。老婆,快救命啊!你老公我要被他们打死了。”金光骤然亮起,海龙飞速蹿了过来,躲到了飘渺身后。紧跟着,怒气冲冲的弘治和小机灵追了过来,一看到飘渺,这一人一猴到不好再追击海龙,小机灵愤怒的道:“死海龙,你给我出来,今天我跟你没完。离开连云山这几天你都定了我多少次了,这回居然还是偷袭,你当我小机灵贪生怕死么?”

    弘治淡淡的道:“大哥,你今天做的事让我很生气,你既然当我们是兄弟,面对危险时为什么不让我们跟你一起去迎接。你知不知道,这样做是很自私的。”海龙知道,一脸平淡的弘治这回已经动了真火。赶忙赔笑道:“当时我根本没想那么多。你们都是我的好兄弟,我不想看着你们受伤害啊!弘治,你别忘了,你可是禅宗唯一的弟,要是你死了,禅宗可就灭门了。小机灵,你还有那么多猴猴孙要照料,更不能死啊!我现在不是没事么?你们就别生气了,我保证,下回再遇到这种情况,一定让你们冲在前头,总行了吧。”

    飘渺微笑道:“弘治,小机灵,你们就别生气了。海龙当时确实是想一心赴死的。如果换做你们,应该也会同样这么做吧。给大嫂个面,就原谅他吧。你们要把他打坏了,我可怎么办啊!”说着,还做出一个楚楚可怜的样。

    美女的杀伤力确实巨大,看着飘渺的样,弘治和小机灵的脸色顿时缓和下来。一旁的止水吃惊的看着飘渺,在她同飘渺相处几千年的记忆中,这样的表情还是第一次见到。她不禁心中暗想,难道爱情真的伟大到可以完全改变一个人的性格么?

    弘治颓然道:“大嫂,我和小机灵在山下都快担心死了,尤其是听到上面接二连三的剧烈爆炸声和滚滚雷响,我们都以为大哥他已经……,那时候我们就已经决定,如果大哥死了,我们就立刻找那邪祖给他报仇,虽然我们本领低微,但送死还是可以的。刚才他的保证你也听到了,你可要给我们做见证人,如果再有下一次,我们就不认他这个兄弟了。”

    飘渺微笑道:“好,好,我给你们当见证人。海龙,你快出来,你这样,像什么大哥。”飘渺拉着海龙的手,再拉过弘治和小机灵,将他们三人的手掌叠在一起,道:“一切都过去了,你们还是好兄弟。”三人面面相觑,他们都清晰的感觉到,经过这次的事,三人间的情谊更加深了一些。松开手,弘治嘿嘿笑道:“大嫂,你的手好软好滑啊!能不能再让小弟摸一下。哎呦,大哥,你怎么又打我可怜的光头。”

    海龙怒道:“不打你打谁,连大嫂都敢轻薄,我看你是不想混了。别跑,我不打的你变成如来佛祖,我就不叫海龙。”弘治转身就跑,在嘻嘻哈哈中落荒而逃,海龙刚要追打,却被飘渺拉住了。飘渺柔声道:“龙,别闹了。我有事要问你。你跟我来。小机灵,弘治,你们在这里先休息会儿吧,我们去去就来。”弘治流露出怪异的神色,站在远处道:“大嫂,小弟明白,我绝不告诉别人你们是去找地方亲热。”他的话顿时引来连云宗众多弟的目光,飘渺大羞,右掌抬起,嗔道:“怪不得海龙要打你,我看你真是该打。天罡指处有雷霆,便向其中役六丁。若解个中些诀,信知造化掌中生。弘治,看神雷。”光芒一闪,顿时滚滚雷声大作,一道蓝色电光骤然向弘治轰去。

    弘治哀号道:“大嫂饶命啊!”用佛晶念珠护身,以几乎可以媲美闪电的速度向远处跑去。飘渺微微一笑,拍了拍手,道:“怪不得你们叫他假和尚呢。放心吧,我刚才那一下是雷声大雨点小,不会伤到他的。师妹,你也去救助正道弟吧,我们去去就回。”说着,拉起海龙朝天堂山的另一头飘飞而去。止水怔忪的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心里突然产生了一种莫名的失落感,海龙先前那气人的模样不断在她脑海中闪现着。用力甩了甩头,止水暗道,我这是怎么了?想那混蛋干什么?我才不会像师姐那么傻呢。

    海龙在飘渺的牵引下来到一片小树林中,飘渺停下脚步,用恢复了一些的法力布下几层禁制,刚想说话,她的娇躯却被海龙拥入了怀中。先前还是不可一世的道尊,但此时在海龙温暖的怀抱里,飘渺突然感觉到自己是那么的柔弱,在海龙那充满男气息的气味中,她不禁有些迷醉了。没有了嬉闹,海龙的心也定了下来,怀抱着飘渺,他的心情才感觉舒服了一些,寻找到她的芳唇,小心的吻了下去。一时间天旋地转,两人忘情的亲热起来,阴阳交融,人丹丹气彼此交流之中,海龙体内的神之力顿时大量流入飘渺体内,帮助她近乎衰竭的法力快速的恢复着。长长的一吻,海龙的法力削弱了一半,而飘渺的法力也恢复了一半。缓缓睁开星眸,飘渺伏在海龙宽阔的胸膛上微微的喘息着,“龙,这难道就是道侣之间的妙处么?据我所知,还从没有任何一种疗伤之法能如此快速的恢复法力。”

    海龙微微一笑,道:“这种疗伤法门真是太好了,以后修炼时,我干脆一直吻着你得了。那样岂不是会有更好的效果么?”

    飘渺轻啐一声,道:“什么更好的效果,恐怕是走火入魔的快点吧。要是你一直,一直吻着我,定会心猿意马的。”

    海龙轻笑一声,道:“老婆,我发现你越来越乖了,竟然主动拉我出来亲热。”飘渺一惊,这才想起自己拉海龙出来是干什么的。赶忙推着他站稳身体,俏脸羞红道:“人家才不是拉你出来亲热呢,是有正经事要问你。刚才你当着大师兄的面为什么不把刑天和玄雨的事说出来。今天可是你报仇的好机会。只要你说明原因,就算刚才直接动手,恐怕大师兄也不会阻止你的,而问天流和圆月流高手尽伤,你完全可以击杀刑天夫妇。”海龙眼中冷芒一闪,道:“杀了他们?没那么简单。我才不会让他们那么轻易的解脱,我要折磨他们,折磨的他们想死都不能。飘渺,这件事你不要告诉任何人,我自己的仇恨要自己去解决。刑天、玄雨他们害我害的好惨。我定要十倍、百倍的还给他们。”

    看着海龙怨毒的神情,飘渺不禁心中一颤,道:“龙,你报仇我不劝你,那是应该的。但你一定要把持住自己的心性啊!”

    海龙轻叹一声,道:“我自己知道分寸,暂时我还不会去报仇,毕竟,凭我自己的力量还无法击败他们夫妇。但是,报仇的日已经不远了。你拉我来,就是要问这些么?”飘渺摇了摇头,道:“当然不只这些,我是想问你,先前你被邪祖的邪法包围为什么能这么轻易的逃脱。你别误会哦,我可不是咒你,但以你的修为来看,被邪法罩住,恐怕有十个也应该死在那邪祖手里了,我都已经做好了徇情的准备,可你却平安的出来了,虽然你吐了口血,但我检查过你的经脉,几乎可以说没有受到什么伤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在邪法中发生了什么。”

    海龙的脸色变了,他的身体轻微的颤抖着,飘渺的疑问勾起了他内心中最深的痛楚,海龙喃喃的自言自语道:“天琴,天琴她死了。”

    飘渺一楞,看着海龙痛苦的样她赶忙凑上前,拉着他坐了下来,让他倚靠在自己怀中宛如慈母般劝慰道:“龙,你先别难过,把事情从头到尾说出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知道天琴死了?难道天琴的死与那邪祖有什么关系么?”

    两行清泪顺着海龙的面庞滑落,轻叹一声,他开始将邪祖对他所说的一切讲述了一遍,“……,飘渺,我真的不知道天琴会这样对我。以前都是我错怪她了。我现在真的很痛苦,刚才我尽量不让自己去想这件事,但是,我的心在滴血,一直不停的滴啊!天琴她是为了我才会死的。”

    飘渺的表情异常平静,她轻轻抚摩着海龙的黑发,道:“龙,你先别伤心了。如果我判断的不错,天琴她并没有死。”

    海龙一楞,猛的坐直身体,失声道:“什么?你说什么?天琴没死?可是那邪祖说的非常真实,我能感觉到他的情绪很激动,不像是说谎,而且,他连老君录这样珍贵的东西都给了我,又怎么会骗我呢?”

    飘渺轻叹一声,道:“龙,有的时候你很聪明,甚至可以说是狡诈,但有的时候你怎么又那么傻呢?所谓当局者迷。其实,那邪祖和你的谈话中是有很多漏洞的,只是你没有察觉而已。据我判断,那邪祖有百分之五十以上的可能就是天琴的化身。”

    海龙全身剧震,“这,这怎么可能?声音可以伪装,但修为却假不了啊!那邪祖的修为之高甚至还在戾天和金十三之上,怎么可能会是天琴,要知道,当初天琴的修为还不及我。而且,如果她是邪祖,为什么不和我相认呢?”

    飘渺紧紧的握住海龙变得冰凉的大手,道:“龙,你先别激动,听我分析。首先,当你用千钧澄玉宇第一次攻击他的时候,他反应很大,当场就质问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拥有千钧棒。我想,如果照那邪祖后来所说,他应该是第一次见到你,也是第一次见到千钧棒。就算天琴曾经向他形容过,他也绝不可能在第一时间就确认你用的就是千钧棒。难道你不觉得奇怪么?如果邪祖是天琴,那就很好解释了。天琴对千钧棒自然有着很深刻的印象。其次,在你们后来的交谈中,邪祖提到天琴自己将逆天镜、九仙琴逼出体外送他。这其实是根本不可能的。你应该知道,天琴和九仙琴已经合为一体,她是绝对不可能将九仙琴逼出的,因为,她本身可以说就是九仙琴。就算她死了,与人类合体后的仙器在千年之内还会拥有原本持有者的气息,所以不可能接受其他人的控制。”

    海龙想了想,道:“可邪祖并未使用九仙琴,或许,他根本就没有得到这件法宝呢?”

    飘渺摇了摇头,道:“如果他其他所的都是真的,在这点上根本就没必要骗你,留下疑窦给你对他没有任何好处。他没有用出九仙琴,应该是怕被你和他在千惠谷的师门长辈通过琴音认出他的身份。你说他在向你叙述天琴的事情时很激动,如果他就是天琴本人,这就太好解释了。虽然我不知道在他身上真正发生了什么,但他对你说的话应该有八成可信。只有天琴已死是骗你的。同样是女人,如果我和她对调一下,我也会选择骗你。你仔细想想,天琴那么爱你,可是,她现在已经成为了邪宗宗主,身具无上邪功,手下更有邪宗万千弟,她还怎么和你相认,就算她不考虑你会不会接受她这一点,单是对身属邪道以及对邪宗众弟的顾虑,她也绝不会向你承认自己的身份。更何况,更何况……”说到这里,飘渺突然停顿下来,俏脸上流露出一丝黯然之色。

    海龙追问道:“更何况什么?你快说啊!”飘渺叹息一声,道:“更何况你先前当着所有人的面宣布了我是你妻的事。天琴恐怕早已经伤痛欲绝,以她对你的爱,恐怕会暗暗的祝福我们,而不是与你相认,同我来争夺你。这一点,才是她不肯吐露真正身份最根本的原因。”

    海龙完全呆住了,通过飘渺的分析,以及考虑到邪祖之前种种异常的举动,他知道,飘渺说的很有道理。

    飘渺站起身,走到禁制边缘,凝望着外面漆黑的夜色,道:“龙,如果我这些猜测全都是正确的。那你亏欠天琴的就实在是太多了。虽然你曾经碎丹救她的性命。但为了给你报仇,为了得到强大的力量,天琴竟然选择由道入魔,并接受了邪道的万邪血咒洗礼。据我观察,以她现在的修为,就算有九仙琴和逆天镜的压制,她最多也只能克制一千年而已。千年之后,等待她的,将是威力最强大的九重天劫。即使是大罗金仙,面对这种几乎无可抵御的劫难时一个不甚,恐怕也会有所损伤。这基本是没有人能改变的死劫。而且,由于接受了万邪血咒,现在天琴本身已经与九仙琴和元神合而为一,连兵解都不可能了。可以说,为了你,她也同样牺牲了自己的性命。而且是形神俱灭的结果。”

    海龙也站了起来,他遥望着远方,此时竟然完全平静下来,双手背后,轻叹道:“天琴,那真的是你么?你真是好傻啊!从我们刚认识时开始,你就一直在为我着想,就连将老君录这件宝物给了我后,你都独立承担下来。我欠你的,恐怕永远都还不清了。”

    飘渺点了点头,道:“是啊!天琴对你的情意,你是永远也无法还清了。”

    海龙突然笑了,自嘲的笑了,“说起来,天琴认识我真的很倒霉,如果不是我,恐怕她现在还是千惠谷最优秀的弟吧。如果不是我,也不会给她带来这么多烦扰。天琴啊!你放心,我欠你的,总有一天我会还给你。”两滴泪水从海龙眼中滑落,飘渺吃惊的发现,那泪水竟然是淡红色的。她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心里是什么滋味,低声道:“他们现在应该还没有走远,你不去追么?”

    海龙用衣袖擦掉泪水,摇了摇头,道:“我不会去追的。既然我已经深深的伤害了天琴,就不能再伤害另一个爱我的人。飘渺,我承认,我的心里有天琴,但是,你的位置更重,或许我是很自私的吧。但我绝不能因为天琴而抛下你。我欠天琴的以后我一定会还,但现在我却绝不会离开你半步。在我心里,你和天琴同样都是我的妻,我爱你,我也爱她。等我们确认了邪祖真正的身份后,如果她确实是天琴,我将立刻脱离连云宗,不论她变成了什么样,我都要娶她为妻,飘渺,你能接受她么?我的人不能分成两个。”

    飘渺笑了,她开心的笑了,缓缓依偎到海龙怀中,柔声道:“龙,我的好老公,我真的已经很满足了。说实话,每一个女人都希望能独占自己的爱人。但是,从我答应嫁给你之前,我就明白,你并不是我一个人能独占的。我承认,我有些妒忌天琴,但是,她为你付出的实在是比我多的多了,她比我更有资格得到你的爱。而且,在今天这种情况下,在天琴带给你如此震撼的情况下,你依然能考虑到我的感受,我真的好满足。我只能陪你几百年,天琴可以比我多陪你几百年。现在,我真的很希望我们能在一起开心的生活。”

    海龙抚摩着飘渺柔嫩的俏脸,心中充满了温柔,低声道:“能有你这么个明事理的老婆,我也满足了。这件事现在只有我们两人知道,谁也不要告诉,包括弘治和小机灵,我不想让他们卷进来。等我确认了邪祖到底是不是天琴之后,再考虑其他的一切吧。哦,对了,那老君录我该不该修炼呢?既然是仙家至宝,应该有它一定的好处吧。我现在需要力量来报仇啊!”

    飘渺正色道:“不可。龙,你绝对不能轻易修炼老君录。你也说了,这老君录乃仙家至宝,既然是仙人修炼的法决,恐怕我们这些修真者很难控制,很大可能会走火入魔。而且,这老君录来历不明,修炼它很有可能会违背天条,那样的话,仙界如派人来拿你,恐怕就危险了。所以,在我眼里,这老君录不过是烫手山芋而已,根本没什么用处。”

    海龙楞了一下,转而笑道:“还是你想的周到,恩,虽然不能修炼,但它还是有用处的,关键时候,说不定能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哪天我要是一高兴,说不定就把它送给戾天、金十三或者刑天夫妇呢,我想,他们一定会很高兴吧。”

    飘渺笑道:“你真坏,不过,暂时还是先留着的好。这可是救命的宝贝啊!龙,你可不要忘了,你老婆我可比你要大上两千多岁哦。考虑事情自然会周到的多了,以后你要乖乖的听我话才行。”

    海龙轻吻她一下,道:“好,好,我一定听。飘渺,你知道么?其实我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都被你的容貌惊呆了,那时,我又想你是我的妈妈,又想你是我的妻。后来,权衡利弊,觉得还是妻好一些。我对你有很多爱,其中就包含着尊敬的爱,在我心中,你和天琴都是无可替代的。走吧,我们也该回去了。否则,弘治又该说嘴了。他一定会说,大哥,你和大嫂亲热的时间也太长了吧。”

    飘渺并没有介意海龙前面的话,以她的才智自然明白海龙话中的含义,仿佛没听到似的,脸一红,道:“弘治他敢,难道他不怕我用雷劈他么?”海龙深深的看了飘渺一眼,微笑道:“回去就知道了。老婆,和你在一起我真的好舒服。”一边说着,两人顺原路而回。

    弘治和小机灵正无聊的坐在哪里,眼看海龙和飘渺回转,立刻兴奋的跳了起来。飘渺俏脸上带着几分红晕,看上去明艳不可方物,弘治不由自主的道:“大哥,你和大嫂……”刚说到这里,他却看到飘渺抬起了手,顿时吓的把后半句话收了回去,“别,大嫂,我知道错了,我可什么都没说。其实,你用雷劈我没关系,可是,要劈到一些花花草草可就不好了,你说是不是。嘿嘿。”

    海龙笑道:“你啊,越来越会耍贫嘴了,嘿嘿,以后再敢乱说话,我就让你大嫂用雷劈你。”

    弘治委屈的道:“哼,你就知道欺负我,明知道我是和尚不能找老婆的。否则,我也找个厉害老婆,看你还敢不敢嚣张。”

    飘渺微笑道:“好了,别闹了。龙,咱们也修炼一会儿吧,让弘治和小机灵给咱们护法。”

    海龙点了点头,两人找了块相对平坦的地方面对而坐,修炼起来。

    由于天堂山发生了这么大动静,正道各宗怕被凡人发现,在黎明之前,全都在各宗宗主的带领下离开了。而海龙四人向接天道尊禀明后没有回连云山脉,准备继续他们的游历之旅,但是,他们的旅途却多了一位同伴,而且是海龙最不喜欢的同伴,止水道尊。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