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天琴的音训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

    “啊!有话好说,姑娘,你这是干什么?”

    “说,你那同伴跑哪儿去了,快把他交出来,否则,我立刻要你的命。”

    “什么同伴,我孤身一人,哪里来的同伴啊!姑娘,你是不是误会了。”

    “误会你个头,你和那淫贼明显是一伙儿的,要不为什么帮他挡住我的去路。快说出他的行踪,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

    …………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要把逆天镜给我。你应该知道,当一件仙器已经认你为主后,你强行将它逼出体外,对你自身的伤害将有多大。恐怕,你至少要修炼百年,才能恢复原有的修为吧。你这样做,值得么?”

    “没有什么值得不值得的。我想这样做,就做了。琴,我欠你的太多太多。为了我,你吃了那么多苦,虽然你从来没有说过,但我都知道。问天流、圆月流一直将你看做心中之刺,必要除你而后快,如果你有了逆天宝镜,自然会更安全一些。为了我们正道七宗之间的关系,我不能去承认什么,这是我唯一能为你去做的。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还债而已。”

    …………

    一切还是那么清晰,自己仿佛昨天还和天琴在一起一般,但她现在已经死了,再也无法听到她那美妙的歌声,滔天的怨恨由心而声,这一刻,海龙爆发了。灵台处人丹剧烈的波动起来,一股股庞大无比的神之力不断充斥着他的身心,海龙仰天怒吼,金光骤然迸发,邪祖施加在他身上的禁制顷刻被毁灭。金光爆闪,海龙全力催动着千钧棒,怒喝道:“倒——挂——老——君——炉——。”无比庞大的法力在千钧棒的催动下骤然而升,左一棒、右一棒,顷刻间封死了邪祖所有闪避之路,千钧棒瞬间增大十倍,在海龙爆发的神之力催动下,重重的轰向邪祖顶门。

    银光突然湛放,一个圆形的银色光晕飘然而起,它并没有同千钧棒硬碰,而是划出一道弧线,从侧面撞上了千钧棒散发的能量。海龙感觉体内神之力一泻,这雄霸天下的一击竟然被对方引开了,而那圆形的银色光芒他再熟悉不过,那如同护心镜般的法宝曾经救过他的命啊!没有再继续攻击,海龙完全呆立在原地,“逆天镜,为什么,为什么天琴的逆天镜会在你手里,难道她真的已经死了么?是你杀了她,对不对?”

    邪祖长叹一声,道:“不,你错了。我没有杀她,她是自己自杀的。她已经死了三百年。如果你想知道她的事,就先把你为什么没死告诉我。这三百年在你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当我确认你确实是真的海龙时,自然会将天琴的情况告诉你。”

    此时在海龙眼中,对方已经不是什么邪宗宗主了,他毫不犹豫开始讲述自己在仙照峰洞窟中清醒后的情景。听着海龙的叙述,邪祖的身体不断颤抖着,周围血雾邪气也随之时强时弱。终于,海龙一直说到自己回连云宗后停了下来,他痛苦的低下了头,“我一直以为天琴早已经把我忘了,可是,我却怎么也没想到,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她竟然已经死了,现在你可以告诉我,天琴在离开仙照山后都遇到了什么?她又为什么会死?以她的修为,加上仙器九仙琴和逆天镜,就算再遇到刑天夫妇,只要有准备,逃走也是没问题的。为什么,为什么她会死啊?”从听到天琴的死讯后,海龙就处于了极度激动状态,直到现在,他才明白,天琴在他心中也占据着无可替代的地位,那美妙动听的琴韵歌声似乎在还耳边回荡着,但此时,她的人却已经惘然不见。海龙的心在滴血,他是多么渴望再见到天琴一面。

    邪祖就那么站在那里足有五分钟才开口,他的情绪似乎已经平静了许多,淡淡的说道:“原来你真的没死。如果天琴还活着,她知道这个消息一定会很高兴的。三百多年前,在你死后,天琴痛不欲生,她看着你的尸体,对你说,亲爱的,你睡了。我知道你累了,好好的睡吧。在这里,不会有人打扰你。你放心,你交代的事我一定会办好的。我,千惠谷弟天琴在此发誓,有生之年,灭问天流、圆月流将成为我唯一的目标,天琴不死,双流必灭。海龙,你等着我,等我将问天流、圆月流灭掉,就回来找你。天琴的身和心都只属于你一个人。我已经是你的老婆了。我爱你,生生世世,永不改变。我要去了。你睡吧,一觉醒来,我一定会在你身边的。海龙,你的妻去了。等我。”邪祖的声音变了,变得和天琴一模一样,就连他那说话的语调,都与海龙死后天琴那如泣如诉的声音相同。海龙呆呆的站在那里,他的心好疼好疼,泪水不受控制的流淌而下,他喃喃的自言自语道:“天琴,我的妻,你竟然愿意做我的妻么?”

    邪祖又恢复成自己低沉的声音,道:“是的,她愿意做你的妻,其实,在你们一同坠崖的时候,天琴的心就已经完全属于你了。你为了救她,甘愿放弃自己生存的机会,碎丹爆发出全部潜力,并且毫不保留的将法力输给了她,这一切,让天琴又怎么能不感动呢?她是发自内心的爱你。你知道么?因为你的死,天琴险些疯了,你的死使她由道入魔,再也不属于正道弟了。那时的天琴,心中充满了仇恨。”

    海龙全身剧震,失声道:“什么?由道入魔?天琴她,她……”邪祖道:“是的,她已经由道入魔了。她疯狂的跑着,根本不辨别东南西北,直到消耗掉全部法力,重重的摔在地上才停下来。醒了,她就再跑,法力消失了,她就再次跌倒在地昏迷。一直这样,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跑了多久,直到她遇上了我。当我见到她的时候,她的身体已经消耗到了极限,体内的生命力极为微弱。我原属邪宗,为了躲避天劫才隐居起来控制自己的修为,像我这种邪恶之辈自然不会有什么好心,见到天琴时,她已经没有了美丽的容貌,如同凋谢的花朵一般,但她身上的九仙琴和逆天镜却是我想觊觎的法宝。可惜这两件法宝都已经与她合体,除非她愿意出让,否则我即使杀了她,法宝也不会被我所用。我用邪恶之力救醒了她,悉心为她治疗,用尽了山上所有的灵药,历时三个月,终于将她从鬼门关拉了回来,可惜,她的生命力消耗实在太大,即使活着,也不会超过三年寿命。那段时间,由于我对她的悉心照料,她渐渐信任了我,把自己过往的一切都讲述给我听。我不是一个好人,我只是因为觊觎她的法宝才会救她的,但是,当我听了她的故事后,我的心好疼好疼,当年,我的爱人也是被敌人所杀,虽然我杀了仇人,但爱人却永远不会回来了。失去爱人的滋味我知道,那是无比的痛苦,我同情她,随即打消了骗取她法宝的念头,并把自己本来的目的告诉了她。天琴在知道我本来的想法后突然高兴起来,她对我说,她愿意将两件法宝送给我,但是却有一个条件,这个条件就是消灭问天流和圆月流。说着,她不等我同意,就用刚刚恢复了一点的法力强行与九仙琴、逆天镜解除了生死之约,她的生命力急剧减弱,我用尽办法也无法挽回她的生命,在她临去之时,还不断的念叨着你的名字,她说,她就要到地下与你相见了,让你等着她,等着她……”说到这里,邪祖的声音已经完全哽咽了。

    海龙的身体不断的颤抖着,泪水磅礴而下,“天琴死了,她真的死了?她为什么这么傻啊!如果她肯回仙照山再看我一次,这一切就都不会发生了。前辈,告诉我,你告诉我天琴的尸体在哪里?我要去看她,我一定要去看她。”

    邪祖深吸口气,道:“先听我把故事说完吧。天琴死了,我将她的身体火化后直接返回了邪宗,并且发动了万邪血咒,有了逆天镜和九仙琴这两件仙家至宝,我暂时不用怕天劫降临,在短短三百年间将邪力提升到极限。出关后,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带着她回到了当初你死去的洞窟,到那里我吃惊的发现,你的尸体竟然不见了。我已经将天琴的骨灰撒在那个洞窟中,后来我寻遍仙照山,也没有找到你的尸体。跟说这么多,我是想告诉你,天琴从没有一刻忘记过你,在她心中只有你,直到死去时也是这样。”

    海龙自嘲的笑了,“是啊!天琴她从来都没有放弃过我,是我自己以小人之心渡君之腹。天琴,你为了我这么一个小人就这么死了,值得么?值得么?”他仰天怒吼,全身的骨骼发出一阵剧烈的劈啪声,体内的人丹跳动已经到达了极限,护体的神之力骤然湛放,在这一刻,他竟然已经从不坠初期提升到了中期境界。

    邪祖喃喃的道:“值得的。在她心里,为了你死是值得的。海龙,你已经同飘渺道尊成亲这件事是真是假。”

    海龙惨笑道:“当然是真的,当我重新回到连云宗后,飘渺再不排斥我,我们已经定下了名分。在我心中,飘渺的分量同天琴一样重要。”

    听了海龙的话,邪祖明显全身一震,道:“我早该想到的,是啊!能让堂堂飘渺道尊动心的,似乎也只有你了。你们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既然如此,那你就好好的爱你现在的妻吧。我相信,天琴的灵魂如果在,也会为你们祝福的,毕竟,爱一个人,就希望他能得到幸福。我得了天琴两件仙器,这个就当作为交换送给你吧。毕竟,在这个世界上,也只有你能代表她了,从今以后,我不欠你什么了。”白光一闪,海龙身前多了一样东西,正是先前消失的老君录。海龙全身一震,道:“你把老君录给我?难道你不想凭借它度过天劫么?”

    邪祖冷哼一声,道:“这个你就不用管了。我现在放你出去,同时我会帮你封住飘渺,你立刻带她离开这里,今后,我都不想再见到你们。”

    海龙将老君录收回到乾坤戒之中,强忍心中的悲意,毅然道:“不,我不会走。如果我就这么带飘渺离开,她以后会恨我一辈的。前辈,既然你可以放过我们,为什么不能将这里的正道全都放过呢?只要你收服了魔宗和妖宗,神州大地就已经没有人能同你抗衡了。”

    邪祖冷冷的说道:“海龙,难道你忘记当初圆月流和问天流是怎么对待你和天琴的么?放过他们,这绝不可能,我要对我的手下有个交代。”

    海龙的心情渐渐平静下来,道:“天琴已经死了,我们同圆月流、问天流的仇不会借外人之手来报,虽然我现在修为还不够高深,但是,我要亲手去杀刑天和玄雨报仇。如果不是他们,我和天琴又怎么会沦落到现在这种情况。我知道,我远不是你的对手,但是,如果你执意要杀正道中人,就先杀了我吧。和飘渺一起死,说不定我们到地下还能见到天琴。”

    邪祖冷哼一声,道:“海龙,虽然我欠天琴一份情,但你也不要太过分。你要知道,我是邪宗宗主,可不是你们正道那些伪君。惹怒了我,一样杀你。咦,他们怎么来了。”海龙只觉得面前红光一闪,一股大力击在自己胸前,全身如撕裂般疼痛,周围红光收敛,他又重新回到了天堂山顶,此时,体内肆虐的邪力爆发,海龙忍不住喷出了一口鲜血。

    看到海龙出现,飘渺慌忙舍弃了乌鸦,飘身将他接了下来,通过法力的探询,她不禁大大的松了口气,虽然海龙体内经脉被震伤,但却并不大碍,但他的脸色却是异常难看,飘渺关切的问道:“龙,你怎么样?”海龙缓缓摇头,握紧自己的千钧棒向不远处的邪祖看去。以他的聪明,当然知道邪祖击伤他完全是为了化解正道的怀疑,被邪力笼罩这么久,如果连一点伤都没有,恐怕即使是飘渺也不会相信。

    乌鸦似乎听到了邪祖的召唤,法宝光芒大放,将莲舒震退后回到了邪祖身旁。正在这时,空中邪气突然受到了巨大的震荡似的,周围不断传来声声惨叫,青蓝色的光芒将天空照的闪亮,近千到光芒亮起,快速的向峰顶而来。飘渺大喜,道:“是我们的人来了。”

    光芒终于接近,看到这些人的出现,所有正道尽皆大喜,来的,正是连云宗高手。为首的,赫然正是接天道尊,在他身后,跟随着至云、登仙、天石、无机、止水五位道尊,在后面,都是连云宗各峰修为超过登峰境界的弟,在这天堂山顶,几乎连云宗所有高手全都到齐了,一时间优劣对换,邪宗虽然势力不弱,但他们一直被妖、魔两宗压制,从总体实力来看,比连云宗还要差了数筹。

    接天道尊飘飞到飘渺道尊身旁,在气机的牵引下,他的目光落在了邪祖身上,看了一眼邪祖身旁的乌鸦,惊讶的道:“乌鸦宗主,这位是?”

    乌鸦沉声道:“我现在已经不是宗主了,这位是我们邪宗现任宗主邪祖。”

    接天道尊来不及询问之前的情况,大敌当前,刚才他们冲上来时虽然杀伤了不少邪宗弟,但万邪大阵并未真正破去,此时妖、魔两宗高手还在下方环视,他不得不谨慎起来。悟云佛尊勉强飘飞到接天道尊身旁,道:“宗主,您终于赶来了,您若晚来一步,恐怕正道危矣。那邪祖已经得去了老君录,今天切不能放他们离去,否则,一旦被他修成上面仙法,恐怕再无人能制。”

    邪祖突然哈哈大笑起来,“你们太天真了,不错,我承认连云宗很强,甚至要超过我们邪宗,但想留下我,恐怕你们还没这个能耐。戾天,金十三,我知道你们至少已经恢复了四成修为,现在正道在侧,我愿与你们达成协议,过了今天,再凭本事争夺老君录,如何?同时,我以邪宗历代祖先的名义发誓,平安离开这里后,绝不为难你们二宗弟,我们另约日期再决定老君录归属。”以历代祖先的名义起誓,可以说是邪道中唯一能够起作用的誓言了,邪祖为了避免戾天和金十三的怀疑,毫不犹豫的发下重誓。

    戾天和金十三对视一眼,他们都是一宗之主,又年老成精,自然知道什么情况对自己有利,两人同时飘飞到邪祖身旁点了点头。

    海龙现在实在没心情动手,他飞到接天道尊身旁,低声道:“宗主,正道各宗弟伤亡惨重,合戾天、金十三和邪祖之力,我们未必能讨的了好,还是先暂时休战,等各宗前辈法力恢复再说吧。”

    接天道尊和悟云佛尊对视一眼,犹豫了一下,轻轻的点了点头,朗声道:“邪祖阁下,今天的事就暂时先到这里。不论是你们邪道还是我们正道,损失都很大,你们也都知道贫道大归之期不远,我们暂时罢战如何?所有仇恨,容后再叙。”

    邪祖在目前形式下,显然已成邪道之首,在邪道这个只论实力的世界里,只要你的修为高深,就会得到所有人的认可。金十三和戾天的目光都投向他的身上,两人同时说到:“是战是和,邪祖决定吧。”

    邪祖冷笑一声,道:“既然我们已经得到了老君录,还有什么可战的,邪道三宗弟听令,立刻撤出天堂山。邪宗弟协助妖、魔两宗撤退,谁也不许伤害妖、魔两宗弟,违者处以万邪噬体之刑。”众邪宗弟轰然应诺。在万邪大阵禁制的掩护下,缓缓向天堂山下撤去。戾天和金十三同时暗暗点头,但也心中暗自凛然,这邪祖确实是干大事的人,以平日妖、魔两宗对邪宗的欺凌,他依然能作出如此决定,可见其城府之深,绝对不在自己二人之下,今后,邪道恐怕将成三足鼎立之局。

    接天道尊命令除自己和其他几位道尊外的所有连云宗弟落在天堂山顶,立刻对正道六宗受伤弟展开救援。虽然邪道三宗在退,但他却不敢有丝毫大意,逼近,这些邪道中人根本不会讲什么承诺。终于,在邪宗弟的帮助下,邪道所有幸存的人全都退下了天堂山。邪祖淡淡的道:“接天道尊,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我们后会有期。或许,不久的将来,我们还会在见面的。走。”三位代表着邪道的顶尖人物催动法力,顷刻间消失在正道众人的视野内,邪宗所布下的万邪大阵也随之消失。

    悟云佛尊身体一晃,接天赶忙扶住他,关切的问道:“佛尊,您怎么样?”悟云叹息道:“老君录被邪宗所得,恐怕我们正道……”

    一旁的海龙道:“悟云宗主,您不必过于担心,老君录毕竟是仙家法术,邪道修炼之术与仙家法术大相径庭,就算他们得到老君录,也未必能从中得到什么利处,说不定,他们修炼起来还会走火入魔。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尽量恢复正道元气才是。”

    接天道尊赞许的点了点头,道:“海龙说的很有道理,佛尊不必担心,我们先下去吧。由我连云宗弟为你们护法,先让各宗弟尽快恢复法力才是。”悟云释然的点了点头,在接天的搀扶下落到地面上。在危机之中,顿时显现出修为的重要性,这次正道六宗弟几乎阵亡了一半,这些阵亡的弟,都是修为尚浅、境界较低的弟,值得庆幸的是,各宗宗主及长老级别的高手并没有什么损伤。

    海龙收起千钧棒,独自向问天流走去,脸上带着一丝怪异的笑容,他来到了刑天和玄雨身旁。现在正道各宗都对连云宗充满了感激之情,海龙刚才力捍邪祖的英姿更是给他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一见他到来,问天流弟们不禁都流露出敬佩之色,而圆月流的女弟则争相向海龙抛起了媚眼,当然,刑天和玄雨是除外的,现在,他们的心都已经沉入了谷地,以问天、圆月两流现在的情况,海龙要杀他们,简直是易如反掌,直到现在,刑天都无法相信海龙活着的这个事实……

    问天流宗主萧紊主动问好道:“海龙道尊,多谢你和飘渺道尊对我正道的回护。”海龙微微施礼,道:“萧宗主不必客气,您还是赶快疗伤吧。我会为你们护法的。”萧紊微笑道:“那就多谢道尊了。”说完,和圆月流宗主华梦道尊走到一旁修炼去了。

    由于问天流残余的弟们伤的都不轻,眼看海龙表示为他们护法,纷纷盘膝于地,开始了静修。海龙走到刑天和玄雨身旁,蹲下身体,笑嘻嘻的看着二人,问道:“两位道尊,三百年不见,你们可好啊!”刑天警惕的将妻护在背后,色厉内荏的道:“你要干什么?”

    海龙依然保持着脸上的笑容,向两人传音道:“我不要干什么?你们放心,我现在绝不会杀你们的。也不会揭露你们当日所做下的罪孽,我们之间的仇恨,我不会借任何人之手,其实,有件事恐怕你们还不太清楚,对于一个人来说,死未必就是最痛苦的。我不会杀你们,但是,你们要记住,从现在开始,随时要提防着我的报复,我不折磨的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就不叫海龙。”

    玄雨大怒,刚想说话,却被刑天拉住了,刑天淡淡的道:“如果你想报复,我们随时欢迎。如果你现在不杀我们,可以请了。”他心中暗想,只要错过今天,等自己夫妇恢复了法力,以同为大道初期的修为,联起手来,绝不是海龙能够应付的。

    海龙瞥了刑天一眼,那仿佛能够洞彻他心扉的目光另刑天内心一阵颤栗,拍拍手,海龙站起身,微笑道:“那两位就好好努力修炼吧。”说完,飘身而起,返回了连云宗的阵营之中。此时,飘渺已经向众位道尊将先前的事情描述了一遍,听完她的话,接天等人不禁骇然,仙兽的强大使他们心中充满了震撼。海龙飘飞到飘渺身旁,拉起她的小手,向接天道尊道:“宗主,你们怎么能及时赶来的。”

    接天道尊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道:“海龙,我知道你很聪明,但是,这次由于你的判断失误险些造成正道倾覆,我希望你能自我检讨一下。”

    没等海龙说话,飘渺道尊抢着道:“宗主,其实这次的事也不能怪海龙,不论是谁,也不可能判断出邪宗会突然出现邪祖这样的高手。”

    接天道尊看看海龙,又看看飘渺,道:“不久前,你们派遣弟们返回了连云山脉我就有着不祥的预感,为了怕你们出事,所以日夜兼程赶了过来,幸好到的还算及时,没有酿成大憾。海龙,你失踪这三百年都去干了些什么?为什么直到最近才返回连云宗。”

    飘渺刚要说话,却被海龙拦住了,他淡然道:“宗主,这件事说来话长,当初在五照仙得到新人大赛冠军以后,我和天琴同时遭到了奸邪之辈的暗算,结果天琴战死,我也受了极重的创伤,连体内金丹都险些被击碎,所以一直觅地潜修,最近才回来。至于是谁暗算的我们,我们也不清楚。天琴的两件仙器也都被那些奸邪抢走了,这件事,希望您能向千惠谷的白鹤宗主说明一下。”

    接天道尊并没有怀疑海龙的话,这确实也是最好的解释了,点了点头,道:“好吧,这件事我会向白鹤道尊说明的。你的修为已经进入了不坠境界,我正式宣布你为我连云宗二代弟,享道尊称号。你一直在用海龙这个名字,那就叫海龙道尊吧。好了,你们注意点周围,悟云佛尊伤的很重,我要先去看看他。”他似乎在逃避什么似的,背后蓝色光环大亮,下一刻已经出现在悟云佛尊背后。

    宗主走了,其他道尊顿时活跃起来,至云道尊当先道:“海龙、飘渺,这次的事还真要谢谢你们,如果不是你们让我连云宗门下先返回了连云山脉,恐怕在那仙兽暴体之时,我们各峰弟也将损失惨重了。”海龙微微一笑,道:“师姐不必客气,我们是连云宗弟,自然应该为自己的宗派着想,哦,对了,怎么没见到玉华姐妹,我现在还记得玉华那美味的素斋呢,有机会到要再品尝品尝。”

    至云道尊眼含深意的看了他一眼,道:“玉华她们姐妹俩在元蒙国历练,有几年没回来了。你真的还惦记着她们么?”

    海龙一楞,看了身旁的飘渺一眼,飘渺却低下了头,并没有回应他的目光,挠了挠头,海龙道:“玉华、玉萍都是我的师妹,我当然惦记着她们了。”至云道尊叹息一声,看了飘渺一眼,不再说什么,飘飞到莲花宗那边协助疗伤去了。

    “哎呦,谁打我。”海龙扭头看去,只见天石道尊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天石老头,你干什么打我?”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