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联手屠龙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那是一名青年男,身上穿着一身暗红色的劲装,背后披着同色披风,全身散发着若隐若现的魔光,有些苍白的面庞异常英俊,虽然气质变了,身材也比以前高大了,但是,海龙在第一眼见到这个青年时却已经认出,这正是从小和自己一起张大,后被魔宗中人抓走的张昊啊!

    青年听到豆芽儿这个名字明显全身一震,眉宇微皱,流露出思索的样,盯视着海龙道:“豆芽儿,豆芽儿是什么?似乎很熟悉似的。”

    海龙激动的全身发抖,他赶忙散去自己的幻形之术,露出本来面貌,冲前两步,兴奋的道:“豆芽儿是你的名字啊!豆芽儿,我终于找到你了,你知道么?这些年我找你找的好苦啊!我是海龙,我是你大哥海龙啊!”

    青年脸上流露出迷惘之色,看着面前这似曾相识的容貌,心中升起一丝淡淡的亲切感,“海龙?我好象没听过这个名字。”

    海龙一楞,微怒道:“豆芽儿,你糊涂拉。我是海龙,你是张昊,小时候,我叫你豆芽儿,而你经常叫我小虫的,每次你那么叫我,我都会打你的头。难道我们以前的一切你都忘记了么?从小我几乎可以说是在你家长大的,我们是比亲兄弟还要亲的好兄弟啊!你,你这是怎么了。”

    青年的脸色突然冰冷下来,杀机重现,冷声道:“死到临头还敢欺我,什么豆芽儿、海龙的,我一概不知道。既然你是正道,那就去死吧。魔天令,去。”乌光一闪,尖啸声中,一块如同令牌似的法宝骤然冲向海龙胸口。海龙宛如失了魂似的站在原地,竟然没有一丝躲闪的意思,眼睁睁的看着对方那威力无比的法宝向自己飞来。

    佛气骤然大放,轰的一声巨响,弘治的菩提钵和对方的法宝骤然撞在一起,魔天令倒飞而回,弘治退后三步,脸色一阵发白,显然是吃了点亏。趁此机会,小机灵飞身而上,将海龙拉了回来,在他头上用力敲了一下,道:“死海龙,你怎么了,清醒点,现在大敌当前。”

    海龙的目光始终在那青年身上,他喃喃的道:“不会错,不会错的。豆芽儿,就算你化成了灰,我也认得你,你就是我兄弟豆芽儿。”

    青年冰冷的看着海龙,全身魔光大盛,道:“等你下了地狱,再去找你的兄弟吧。”就在他要使出强力法宝之时,海龙三人同时感觉到全身一轻,一条曼妙的身影出现在他们身前,那绝美的面庞,那出尘的气质,另人心驰神往,正是飘渺。她替海龙三人挡下了所有压力。

    看到飘渺,青年脸色一变,冷声道:“原来是连云宗的飘渺道尊,怎么,你想救这几个人么?”

    飘渺冷冷的道:“戾峰,这些年死在你手上的正道不计其数,现在正、邪两道暂时联手对敌,你还想在这里撒野么?”

    戾峰知道自己不是飘渺的对手,冷哼一声,道:“好,看在你的面上,我就暂时放过他们。不过,下次遇到就没那么容易了。正道始终是正道,而邪道也永远是邪道。”说完,红光一闪,几个起落,消失在阴暗之中。

    飘渺转向失魂落魄的海龙,拉住他的大手,关切的问道:“龙,你这是怎么了?”

    海龙看了飘渺一眼,握着她那柔软的小手,渐渐定下神来,喃喃的道:“刚才,刚才那个人就是我一直寻找的兄弟张昊啊!他,他怎么会变得这么厉害了,而且,为什么他认不出我,也忘记了自己的名字?虽然过了千年,但他也不应该忘记我啊!”

    飘渺有些惊讶的道:“那个人就是你一直惦记的兄弟么?他叫戾峰,是魔宗中举足轻重的人物,也是魔宗宗主戾天的义,深得戾天器重。虽然他的修为并非很高,但在魔宗中却一直坐着第三把交椅的位置。此人心狠手辣,而且极有智谋,我们正道围剿魔宗,曾多次吃亏在他手上。邪道中,他也可以算的上是一代英才了,是下任魔宗宗主有力的竞争者,在邪道中有着不小的威望。龙,别难过,其实他认不得你也并不是他的错。所有进入魔宗的弟都要经过他们用邪术抹去以前的记忆,他自然记不起以前的事情了。现在他的修为还在你之上,戾天有几件威力很大的法宝都传给了他,我也没有绝对把握把他留下。”

    海龙眼中精光一闪,道:“被抹去了记忆么?飘渺,那有没有办法让他恢复?”

    飘渺摇了摇头,道:“几乎可以说没有办法,记忆一旦被抹去就很难恢复,除非他有什么记忆特别深刻的东西深藏在心底,或许还有几分复原的可能,但是,我劝你放弃吧。他已经在魔宗修炼上千年之久,就算恢复又能怎么样呢?你们毕竟只认识十几年,但他和戾天却有着上千年的深厚感情,戾天待他极好,甚至更超过对义女戾无暇,恐怕,他恢复了记忆,也绝不会叛出魔宗的。”

    海龙攥紧拳头,牢牢的盯视着戾峰消失的方向,坚定的道:“不,即使只有一丝希望,我也要去努力。飘渺,你知道么?我从小是孤儿,如果不是豆芽儿一家,恐怕我早已经饿死了。不论如何,我也不能看着他继续在魔窟中生存下去。不论用什么办法,我都一定要让他清醒过来。”

    弘治和小机灵对视一眼,两人都流露出敬佩的目光,虽然他们都知道海龙做事向来不择手段,也不会受到正道那些条条框框的约束,但是,他对自己的朋友绝对没有任何坏心,千年过去都不能冲淡他对戾峰的兄弟之情,可见他本身的性格是多么至情至性了。搂住海龙的肩头,弘治道:“大哥,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帮你的,既然他曾经是你兄弟,我想,你在他心中的记忆一定很深刻。”

    海龙疑惑的道:“你怎么知道我在他心中记忆深刻?”弘治嘿嘿一笑,道:“就冲你那爱敲别人头的毛病,你说他能忘记你么?”

    海龙先是楞了一下,转而笑骂道:“好你个小治,敢取笑我,找揍是不是。”说着,手举起来就要敲弘治的光头,弘治赶忙道:“你看,你看,刚说完就来了吧。”飘渺微笑道:“我怎么没发现海龙还有这个习惯。敲别人的头很好玩儿么?”

    小机灵嘻嘻笑道:“你当然不会发现了,他怎么舍得敲你啊?他在你面前表现出的,都是自己最好的一面。否则,怎么能骗的你这个大美女答应做他老婆。真是嫉妒死俺们了。”海龙怒道:“好哇小机灵,你也敢取笑我。等这里的事结束后,看我不好好收拾你。”一边说着,海龙催动神之力,重新幻形,恢复成先前那胖乎乎的样。手中千钧棒也变回小铁棍,被他重新收入怀中。

    小机灵躲到弘治身后,拍拍自己的胸脯,装模做样的道:“我好怕好怕哦。嘿嘿。”

    海龙刚想冲过去收拾小机灵,飘渺却拉了他手一下,凝重的道:“快看,恐怕红龙要坚持不住了。”海龙愕然向空中看去。果然,在上千名高手的围攻下,红龙身上的光芒越来越黯淡,它显得异常焦躁,怒吼连连,却怎么也冲不出众多法宝的包围圈。以如此多高手围攻一个生物,这恐怕在神州大地上还是头一次,即使真是仙界的仙人,恐怕有很难抵挡。红龙是燃烧了自己的生命力,以释放出内丹之火才骤然变得如此厉害,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它的法力已经越来越弱了。距离它最近的,就是魔宗戾天、妖宗金十三和代表正道的悟云佛尊了,三人以自己最强大的法宝指挥着正、邪两道三股力量如海浪般发出一波强似一波的攻击。

    红龙心中极为委屈,它此时由于刚刚破关而出,又重新将老君录封印住,已经近万年没有动过手了,此时不但对自己的能量生疏,法力也没有恢复到最佳状态,在被数千名高手的完全压制下,它几乎失去了反击的机会,虽然多次想反扑正邪两道高手,却都无功而返。说起来,这红龙是最强悍的仙兽之一,如果不是在如此多高手的齐心围攻下,如果它不是开始时过于大意,恐怕,此时正邪两道已经没有人可以站着了。

    终于,在众人不断的努力下,戾天那柄巨大的锯齿镰刀再次穿破防御狠狠的砍在红龙的脖上,鲜血如箭般激射而出,全身光芒一暗,趁此机会,金十三本尊那巨大的身体顿时冲了上去,百目同时释放出惨绿色的光芒,硬生生的将自己的妖光注入到红龙的伤口之中。无数法宝跟随在金十三后撞上了红龙巨大的身体。失去了防御法力的红龙,顿时被打的千疮百孔,全身几乎没有一块完好的肌肤,金色光芒黯淡下来,它又重新恢复了先前红色身躯的样,在干涸的天堂湖之上,血雨不断飘落,红龙身上几乎所有的鳞片都破碎了,它仅仅靠强横的身体才支持着不掉下来。红龙已经完全绝望了,怒吼道:“你们这些卑鄙的生物,我跟你们拼了。”头上巨角突然散发出剧烈的灼热。整个红龙的身体集聚的收缩着,所有法宝再也不能攻击到它的本体,没有参加这最后攻击的悟云佛尊突然脸色大变,大喊道:“不好,大家快退,红龙要爆体了。”他话音才落,红龙那收缩到只有先前十分之一的身体突然静静的停在空中原处,一秒钟的停顿后,前所未有的疯狂爆炸出现了。巨响声中,红龙的血肉和带着生命力的爆炸骤然向四面八方散发,首当其冲的,上千件依然攻击的法宝除了那些仙器级别的以外,全都化为了齑粉。

    悟云、戾天和金十三是最先反应过来的,三人同时用出最强的禁制挡在自己人面前,但是,这红龙以自己**为大家发动的一击又岂是易挡,轰的一声,三人同时喷血飞退,受到了巨大的创伤。那漫天红芒骤然散发,冲在前面的正邪两道数百人几乎同时肉身破碎而亡,天堂湖周围的环行山被夷为平地,就算那些没死的正、邪两道众人,也都受到了严重的创伤。大量元神破空而起,向四面八方逸去。

    戾峰由于在红龙**爆发时距离较远,前面又有众多高手抵挡,只受到余**及了一点,并未受伤,他从空中接下受创的戾天后,立刻用魔宗**封住戾天的气息,以防他魔气外泻引来天劫,戾天喘息着道:“峰儿,快,老君录,一定不能让妖宗和正道得手。”

    戾峰凝重的点了点头,冲天而起,想红龙先前爆炸的地方冲去,在那里,一团充满仙灵之气的白色光团静静的悬浮着,由于正、邪两道众高手尽皆重创,根本没有人能阻止他,戾峰心中暗喜,他知道这团光芒一定就是自己义父想要的老君录了。虽然仙灵之气很盛,但以他的修为,绝对可以暂时抑制住老君录的仙气,只要回到魔宗总部就万事大吉了。正在他催运魔功,准备将老君录收归己有之时,一团澎湃的妖气骤然冲来,来人不取老君录,全力攻向戾峰。戾峰心中一凛,双手合十高高举起,一柄血红色的魔剑出现在他手中,骤然下挥,朝那妖气斩去。

    戾天留有后手,而金十三又怎么会轻易放过对老君录的争夺呢?这冲上来的,正是妖宗四大护妖法王之一的怒羽鹰王黑风。在妖宗四大护妖法王中,他排名第二,修为之强,并不在戾峰之下,法宝雷震铎以鹰击长空之势骤然迎上了戾峰的魔剑,轰然巨响中,两人同时被对方震退。此时,他们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谁胜,谁就可以拥有老君录。暗红与惨绿两色光芒疯狂的攻向对方,一时间,半空中杀的天昏地暗。

    在他们拼斗的同时,隐于暗处的海龙突然感觉到自己右臂传来剧烈的灼热感,那强大的热量似乎要将他的身体焚化似的,神之力根本无法阻止热量的蔓延,惨嘶一声,海龙不禁痛呼出声。正在这时,在他面前突然出现一团只有巴掌大小的红芒,弘治等人根本来不及阻止,那红芒就已经化入了海龙右臂之内。海龙右臂上的衣袖完全化为灰烬,瞬间,他的眼睛已经变成了血红色。

    飘渺大惊失色,赶忙掐动法决,催运着自己的法力输入到海龙体内。正在她想帮海龙趋赶热毒之时,突然惊讶的发现,海龙的身体完全恢复了正常,热度和普通人一样。海龙早已经惊出了一身冷汗,剧烈的灼热转瞬而逝让他极不适应,低头向自己的右臂看去,只见原来那若隐若现的淡紫色龙形,此时竟然已经变成了暗紫色,宛如纹身一般清晰的印在手臂上。下意识的看向飘渺,“老婆,这是怎么回事?”

    飘渺捧着海龙那发生变化的右臂,沉声道:“龙,恐怕那条红龙的元神被你的龙翔玉吸引,融入到你手臂中了。”

    海龙心中大惊,用力的甩甩手臂道:“这到底是福是祸,难道那红龙想占据我的身体不成?”

    飘渺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说实话,到现在我都不知道你那龙翔玉究竟是一件什么类型的法宝,红龙是不可能选人身转生的,它进入你的龙翔臂中,一定和龙翔玉有关。以后你在修炼时一定要小心,那红龙是有智慧的,千万不要让它的魂魄苏醒,否则,一旦它恢复了法力,从你身体破出,那你就完了。”海龙苦笑的看着自己的右臂,喃喃的道:“龙翔玉啊龙翔玉,你又是救我,又给我带来麻烦。你可一定要镇压住红龙的魂魄啊!否则,你我就都要完蛋了。”似乎听懂了海龙的话似的,原本紫黑色的龙身上出现了一层莹润的光泽,一切重新恢复正常,除了颜色以外,海龙再也感觉不到一丝灼热感,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但是,红龙元神的入侵,却在海龙心中留下了一道阴影。

    半空中,突然,戾峰全身骤然后退,在他背后升起了暗红色的火焰,黑风没有趁此机会去取老君录,因为,他清晰的感觉到,戾峰虽退,但气机却依然紧紧的锁在他身上。雷震铎在空中画出一道法咒,黑风不断喃喃的念叨着什么,一时间,半空中狂风大做,一对黑色的巨大羽翼出现在他背后,短时间内,黑风利用妖宗密法将自己的修为骤然提升到了顶点。雷震铎是他最得意的法宝,此时释放出长达三丈的光芒,随时准备给戾峰致命一击。戾峰冷冷的看着黑风,他背后的暗红色火焰渐渐成型,那火焰,竟然化为了一颗巨大的骷髅头。戾峰魔剑前指,冷声道:“魔由心生,万魔朝宗。魔焰火疾,魔剑冲天,魔杀决。”魔剑脱手飞出,那巨大的火焰骷髅顷刻间与魔剑融为一体,不理狂风的吹拂,骤然向怒羽鹰王黑风冲去。黑风心中暗凛,手中雷震铎高举过头,一双锐利的眼睛死死的盯着火焰骷髅,炽热的火焰使他背后的羽翼传来阵阵焦胡的味道,眼看着火焰骷髅距离他还有两丈之时,黑风怒喝一声,雷震铎全力下挥,朝火焰骷髅斩去。

    轰——,巨响声中,黑风和戾峰同时鲜血狂喷,空中的火焰骷髅同那雷震铎发出的惨绿色光芒同时消失,戾峰显然占据了一丝上风,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他已经冲到了黑风身前,拼尽残余的力量,重重一剑向黑风斩去。无奈之下,黑风只得抬起自己的雷震铎相挡。在修为大减的情况下,他的身体顿时如流星一般,被戾峰轰的向地面飞去。击败了黑风,戾峰精神大畅,长啸一声,再次向空中那包裹着老君录的白光冲去。

    正在这时,异变突生,四道身影几乎同时横梗在戾峰面前,戾峰感觉自己仿佛撞击在一层充满弹性而又无可抵御的墙壁上一般,身体被反弹而出,顿时拉远了与老君录的剧烈,定睛看去,这拦住他的,正是海龙、飘渺四人。海龙深深的注视着戾峰,轻叹道:“我是不会让魔宗得到老君录的,不管你现在是戾峰还是豆芽儿,我始终看你如兄弟,我不想伤害你,你走吧。”

    戾峰心中惊怒交加,暗骂自己怎么忘了这几个人,飘渺显然没有在刚才正道的阵营之中,别说自己现在身受重创,就算本来完好,也不可能打的过面前四人。地面上,戾天和金十三的心同时沉入谷地,所谓螳螂不蝉,黄雀在后,而飘渺道尊四人的出现,已经不能用黄雀来形容了。他们现在都好后悔,对今日的困难估计不足,导致本宗包括自己在内的绝大部分高手尽皆受到了重创,妖、魔两宗虽强,但此时根本没有同飘渺道尊四人争抢老君录的实力了。现在,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努力的催动自己那高深的法力,以途尽快恢复一些战斗力。

    戾峰冷冷的看着海龙,沉声道:“好,今天我魔宗认栽,不过你们也别高兴,老君录不是那么好拿的,我们魔宗一定会成为它最后的拥有者。”说完,身形一闪,向地面落去。海龙无奈的叹息一声,从怀中取出小铁棍,迎风一抖,在神之力的注入下,小铁棍顿时光芒大放,变成了海龙的看家至宝千钧棒,海龙看着落在戾天身旁的戾峰,叹息道:“豆芽儿,你错了,我根本就不想得到老君录。这东西恐怕也没你们想的那么好?试问,仙人修炼的法门不论是人、魔、妖,谁又保证自己能修炼呢?谁能破名利、太虚任遨游。我现在就将你们的目标毁掉,看你们还争什么。”他骤然转身,手中千钧棒爆发出强烈的光芒,一圈淡淡的金光出现在海龙背后,在全力催动神之力的情况下,他再也无法掩饰自己道尊的身份了,千钧棒带着庞大的能量,在空中画出一道惊虹,骤然向那团白光轰去。戾天、金十三以及正道那些惦记着老君录的高手们同时惊呼道:“不要——”在他们心中,老君录是未来,尤其是戾天和金十三,经过今天这一战,他们压制体内法力会更加困难,急需得到老君录来寻找对抗天劫的法门。此时,他们的心都跳到了嗓眼中,惟恐老君录被海龙毁掉。

    眼看老君录就要毁在千钧棒之下,突然,老君录仿佛很恐惧似的,白色光芒微微一抖,圆环状的光芒飘然上升,迎住了海龙的攻击。没有发出什么声响,海龙感觉到自己的攻击仿佛泥牛入海一般,千钧棒似乎打入了一个充满弹性的棉花团之中,金光一闪,已经被弹了回来。他这一棒也并非全无效果,千钧棒那无坚不摧的强悍攻击力,将那团白色的光芒彻底抵消了。没有白色光芒的包裹,一块长条形的白玉板出现在众人视线之内,在场所有人全都清晰的看到,在那白玉板上雕刻着三个篆——《老君录》,这被正邪两道高手觊觎的至宝终于出现了。

    海龙骂道:“他妈的,这破玩意儿还挺结实,看我再来一棒。”说着,手中千钧棒再举,没有了仙灵之气的守护,那玉板就算再坚实,也不可能抵挡住千钧棒的威力。正在这时,一个苍劲的声音响起,“谁敢毁老君录。”数十条身影突然出现在半空之中,暗蓝色的光芒亮起,海龙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压力向他扑来,为了保护自己,他不由自主的千钧棒后收,抵御住对方散发出的压力。毕竟,毁老君录固然重要,但自己的小命却更要珍贵的多了。看到这突然出现的数十道身影,飘渺道尊倒吸一口凉气,失声道:“不好,是邪宗高手。”

    飘渺看出来了,下面重伤的戾天、金十三、悟云也自然都看出来了。在戾天和金十三心中,早已经把邪宗当成了一个微不足道的邪道小宗。如果不是因为妖、魔两宗互相牵制,恐怕邪宗早就被吞并了。邪宗的突然出现,顿时让他们心头大震,戾天怒喝道:“乌鸦,你个混蛋,竟然胆敢来这里拣便宜,你要敢动老君录,小心我灭了你们邪宗。”金十三附和道:“不错,你要敢动老君录,就是同我妖宗为敌。”

    身材高大的乌鸦出现在那数十道身影最前面,他不屑的扫了戾天和金十三一眼,道:“戾天,金十三,你们不要忘了现在你们是什么情况,想报复我邪宗么?那要你们能够活着离开这里才行。我告诉你们,这座已经变成半截的天堂山已经被我邪宗高手完全包围了,而且下了万邪血禁,就算是你们那引以为豪的遁术也休想逃脱。今天,就是我邪宗重新崛起之日,不论是魔宗、妖宗还是自诩正道的小人,你们没有一个能逃出这里。老君录么,那早已经是我邪宗定下之物,谁也休想染指。有件事恐怕你们还不知道吧,不久之前的刚才,我们花费了不少力气,将所有从这里逃逸的元神全抓了起来,有这些元神为鼎炉,恐怕,就是全天下与我邪宗作对也无所谓了。哈哈,哈哈哈哈。”

    飘渺暗暗传音向海龙道:“等会儿动起手来,我们一定要聚合在一起,邪宗在邪道三宗中最弱,高手不多,我们全力应该能冲出去,只是悟云宗主他们……”海龙眉头微皱,轻叹道:“都怪我,考虑的不周详,另大家陷入这危机之中。悟云和那些正道我们顾不上了,先自己逃命要紧,或许,邪宗并不一定会杀了他们。”飘渺无奈的点点头,现在,也只有这样了。

    听着乌鸦的话,戾天和金十三脸色连变,乌鸦修为虽然远不如他们,但毕竟是一宗之主,比飘渺道尊还要强上一分,何况他有邪宗大量精锐高手辅佐,他所说的必然能够实现。金十三换上一张笑脸,献媚道:“乌鸦宗主,您这又是何必呢?我们妖宗和你们邪宗可是一向交好啊!我知道,您一定不会伤害朋友的。只要你今天放过我们妖宗之人,以后奴家定有后报。”说着,还摆出一副任人采撷的恶心模样。

    乌鸦冷笑的看着金十三,道:“老妖怪,你少里这套,就算放过别人我也不会放过你,你给我们邪宗带来的侮辱还少么?你这个没根的人妖,今天就是你的死期。哦,对了,有件事在你们死前我要宣布一下。现在,我只是邪宗的副宗主。有请宗主,万——邪——之——祖——”

    话音一落,跟随在乌鸦身旁的众邪宗高手骤然向两边整齐的分开,留出一条宽阔的空中甬道。天堂山上似乎突然变得寒冷了许多,一股发自心底的寒意传入每个人心底,无比强大的阴邪之气顷刻间笼罩了整座山峰,一团红色的光芒,出现在邪宗高手组成的甬道尽头。

    那滔天的邪力令戾天和金十三同时心中发寒,那团看不清形态的红芒所散发的威势,丝毫不弱于他们全盛之时,红光骤然前移,缓缓漂浮到乌鸦身旁,一个异常低沉的声音响起,“刚才乌鸦的话你们都听到了,如果有谁愿意将元神献出让我邪宗封锁,我可饶他不死,否则,结局只有一个,那就是形神俱灭。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进入我邪宗的。正道问天流、圆月流二宗除外。”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