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老君录现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海龙没好气的哼了一声,道:“别意淫了,我老婆是全天下最美的人,没有谁能相比。赶快告诉我珠宝店的位置,我换来钱给你。”

    老板说了方位,海龙叮嘱道:“我们马上就回来,这件银狐大衣你定要给我留着,一定不许卖给别人,否则,我跟你没完。”说着,带着其他三人走出了皮货店。一出门,飘渺就有些责怪的道:“龙,我看算了吧,你不用那么执着的,你也知道,对于我来说,那件大衣除了好看以外,根本就没什么实用性。我穿布袍已经习惯了,一下穿那么华丽的大衣,会不适应的。何况,你身上哪儿有珍贵的珠宝换钱啊!”

    海龙紧紧的攥着飘渺的小手,道:“钱的事你就别管了,刚才那老板说的对,银狐大衣只有穿在你身上才能显现出它应有的价值,你也不想它被俗人玷污吧。”一边说着,他们已经来到了不远处的珠宝店。海龙迫不及待的从怀中掏出了两枚蟒蛇怪的骨珠给这里的老板鉴定。

    弘治惊讶的看着骨珠,传音道:“老大,你这好像是法宝吧,里面有着好几个防御性法阵,看上去,至少也是宝器级别的。这在人间可是至宝啊!”当初的二十颗骨珠都被海龙作成了防御类法宝,加在一起的防御力丝毫不次于一件普通仙器,上次在同飘渺交手的时候他用了一次,由于修为相差太远,才被压迫的没有发挥出真正威力。但尽管如此,骨珠也为海龙赢得了一个反击的机会,可见其防御力之强悍。

    弘治能看的出,飘渺自然就更明白了,拉了海龙一下,低声道:“这是你的护身法宝,怎么能卖,你疯了?”

    海龙微微一笑,道:“我没疯,只要能给你换来心爱的东西,我觉得就是值得的。好拉,你就别多管了,刚才你不是还说什么都听我的么?”

    飘渺眼中流露出一丝异样的光芒,光芒一闪而逝,海龙并没有发觉。少顷,珠宝店老板将骨珠退回给海龙,道:“对不起,先生,我从业多年,但实在看不出您这是什么宝贝,小店不敢收,请您到别家去看看吧。”

    海龙一楞,道:“这是千年蟒蛇修炼的骨珠,普通人带在身上有定心养身之功效,这么好的东西你都不认得,还妄称什么从业多年。”

    珠宝店老板赔笑道:“或许这珠真有您说的那么神奇,但我们是商人,只能做有把握的事,实在对不起。”

    海龙皱了皱眉,心道:难道自己真的送不成银狐大衣给飘渺么?老天真是捉弄人啊!轻叹一声,刚想离开,却听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等一下。这珠我要了。”一个高大的身影向海龙走了过来,那珠宝店老板赶忙站起身,恭敬的叫了声:“东家。”

    海龙向这个人看去,竟然是认识的,此人正是当初魔奎曾经冒充过的千惠谷高手白岩。和上次在新人大赛时见面相比,白岩并没有什么变化,他从海龙手中拿过那两颗骨珠,眼中精芒连闪,扭头向那老板道:“掌柜,这里没你事了,你先下去吧。”

    掌柜答应一声,带着另外一名伙计去了后堂。白岩上下打量着海龙,疑惑的道:“这位兄弟,我们是不是见过,似乎很熟悉似的。”

    海龙摇了摇头,道:“我想你是认错人了吧。既然这两颗宝石你要,那么就开个价吧。我急着用钱,请你快点。”

    白岩道:“相比阁下几位也都是同道中人吧,肯将如此贵重的宝器级法宝出让,定急需用钱,既然你们不恃强抢夺,证明必是我正道众人。在下千惠谷白岩,有理了,不知道阁下几位身属何宗。”

    海龙看了飘渺一眼,飘渺捏了他的手一下,示意一切都凭他做主。淡然一笑,海龙道:“原来是千惠谷白兄,你不用客气,我们都是些小门小派的弟,根本无法和你们七大宗派比较,白兄如果愿意帮忙,就给小弟一个公道的价格吧。”

    白岩疑惑的大量了海龙几眼,他的修为还没有进入不坠境界,自然看不出海龙用法术改变了自己的身形,“兄弟不必客气。我们正道本是一家,刚巧这处珠宝店正是我千惠谷产业,需要多少金银之物尽管开口,至于卖宝物的事,就不用说了。”

    听了白岩的话,海龙心中好感顿升,微笑道:“白兄客气了,小弟需要两千两黄金,这可不是个小数,所以才会卖法宝来寻求。”

    白岩暗道,一个修真之人要两千两黄金有什么用?而且法宝对于修真者来说是最为重要的,能忍痛出让,相比他这两千两黄金必然有急用,想到这里,他问道:“不知道友要这么多钱是用来干什么的,如果用于正途,我千惠谷还拿的起。”

    海龙淡然道:“白兄,这些钱用来干什么请恕我不能相告,如兄却愿帮忙,就请以此法宝相换就是。如果不愿,我再找别家好了。”

    白岩皱了皱眉,深深的看了海龙一眼,向后堂喊道:“掌柜,取两千两黄金来。”

    后面的掌柜以为自己听错了,赶忙跑出来,道:“东家,我们店里也只有两千两黄金了,还要用来周转,您看……”

    白岩淡然道:“快去拿来。”掌柜不敢再说什么,这才跑到后面,一会儿的工夫,拿着一张金票走了出来。

    白岩取过金票递给海龙,道:“道友,不论你们身属何派,都是我正道中人,这些黄金你们先拿去用。至于法宝,请收起来吧。”

    弘治笑道:“白大哥真是豪爽,一出手就是两千两黄金。”海龙摇头道:“白兄,我要这些金,是想买点东西送给妻,必须要用自己的钱,这金票我收下了,但这两颗骨珠法宝,你一定要收下。后会有期吧。”说完,将两颗骨珠塞给白岩,拉着飘渺就走出了珠宝店。

    白岩没有追,看着海龙四人离去的背影,喃喃的说道:“这胖小真是怪人,不过,看他作风,到不像是邪类,小门小户么?为什么我看不出他修为的深浅。算了,以后还会有机会见面的,师傅他们就要来了,我还是做好准备的好。宝器级法宝,真是便宜我了。”

    出了珠宝店,海龙看出飘渺似乎想说些什么,抢着道:“别问我值不值得之类的话,为了你,什么都值得。”飘渺娇躯微震,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在她心里,对海龙的印象最多的,就是玩世不恭,可她怎么也没想到在确认关系后,海龙会对自己这么好。得夫如此,夫妇何求。

    银狐大衣终于到手了,海龙本想让飘渺立刻就穿上,可飘渺却说现在天气还不是很冷,如果穿这么厚暖的大衣会引起别人的注意,无奈之下,海龙只得将其暂时收在了乾坤戒之中。为了生活,再买大衣的时候,海龙特意和那皮货店老板砍价,省下了二百两银作为他们今后开销之用,既然决定暂时不离开,他们就找了家还算干净的旅店住了下来。怀着激动的心情,海龙和飘渺住了一间。

    夜幕降临,海龙拥着飘渺坐在大床上,吸吮着飘渺身上散发出的淡淡幽香,虽然没有喝酒,他却已经醉了。

    “龙,你今天的判断很正确,看来,正道各方就要赶来这座小城了。只是不知道老君录在什么地方出现。”

    海龙微微一笑,在飘渺的面颊上轻吻一下,道:“我们的运气真是很好,刚离开连云山脉就能找到这关键的地方。我第一次从五照仙听到老君录的消息时,非常想立刻据为己有。可现在,我却不那么想拥有它了。只要有你在我身旁,其他的一切都将变得不那么重要。”

    飘渺坐直身体,深深的注视着海龙那已经迷醉的双眸,道:“龙,我有个要求,你一定要答应我。”

    海龙一楞,转瞬笑道:“好啊!你说吧。老婆有命,小人焉敢不从。”飘渺拍掉海龙正要做怪的大手,微嗔道:“人家和你说正经的呢。”

    眼看着飘渺这小女儿态,海龙几乎难以抑制内心的冲动,但出于对飘渺的尊敬,他赶忙催动体内的神之力将**压下,正襟危坐的道:“你说吧。其实,不论什么,我都会答应的。”飘渺轻叹一声,缓缓偎入海龙怀中,道:“我想让你答应的是,不要爱我爱的太深。”

    海龙全身一震,抓住飘渺的双肩将她扶了起来,皱眉道:“为什么?”他并不会怀疑飘渺对自己的感情,他知道,飘渺如此说,必然有她的道理。飘渺眼圈微红,道:“我让你别爱我太深,是怕当我度劫之后,你会因为我不在身边而伤心。我不想看到你伤心难过的样。”

    海龙笑了,开心的笑了,重新将她拉入怀中,抚摩着她那顺滑的长发,道:“傻丫头。你这说的是什么傻话啊!你不是曾经说过么?我们在一起,不考虑天长地久,我们既然爱了,就要爱的轰轰烈烈。至于以后的事,就以后再说吧。或许,那时候我修为进步的快,能陪你一起度劫呢?哦,对了,我有个问题要问你。白天的时候,你说妖宗金十三和魔宗戾天都有抑制修为,不降天劫的方法,那咱们能不能也想出同样的方法呢?如果可以的话,不光接天宗主不用急于度劫,你也可以等着我了。”

    飘渺轻叹一声,道:“事情可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我们正道同邪道不同,像金十三和戾天,虽然修为高深,但他们要面对的魔劫和妖劫至少都有六重,而我们修真之人则只有三重。也就是说,修真者度劫要比妖魔邪道容易的多。但是,相应的,一旦天劫到来,我们是根本无法避免的,只有全力应劫一途。邪道应劫,几乎没有通过的可能性,所以他们达到天劫也就不会那么轻易。像现在的戾天,他的魔功已经进入登峰造极之境,在神州大地上,除了金十三能略微相抗以外,没有谁能和他相比。按照我们修真境界来算,他早已超过了斗转后期的境界,但是,想让魔劫降他,却只有等待机会,只有重伤戾天,他无法抑制自己的魔气冲天时,劫难才会降临。但是,这是一件多么难的事情啊!几乎不可能成功,就算正道七宗宗主联手,虽然能胜过他,但想重创他也不容易。他的天魔遁体**至今还无人能破。龙,你不要想的太多。一切顺其自然吧。我真的不希望在我接受天劫的时候会看到你伤心。”

    海龙紧搂着飘渺倒在床上,仿佛要将她的娇躯融入自己体内似的紧紧的搂着,喃喃的道:“什么都别说了,飘渺,你说这些都是没有意义的,我早已经深陷其中,又岂是说拔就能拔出来的呢。”说着,他近乎狂野的吻上了飘渺的樱唇。

    三天过去了,天禄城似乎比平常热闹了许多,大街上经常会出现一些装束奇怪的人。海龙站在自己和飘渺房间的窗前,凝望着外面的街道。三天过去了,一切都像他想象的那样。正道七宗皆有弟出现。连云宗也有不少三代弟聚入小城之中。在海龙的授意下,飘渺亲自将所有连云宗弟聚集在一起,谴他们返回了连云宗,同时以道尊的名义发布命令,连云宗任何弟不许涉入此次争夺老君录之事。

    门开,飘渺轻盈的走到海龙身旁,海龙向她看去,飘渺缓缓点了点头。海龙微微一笑,道:“既然我们的同门都走了,这次的事就好办了。对了,老婆,你有没有问出老君录到底在什么地方出现过?”

    飘渺道:“龙,我真不明白,为什么你要让我将弟们都谴走,要知道,虽然他们的修为并不是很高,但达到脱胎境界以上的足有二十余人,足以构成一股很强大的势力。单单我们几个,是不可能同那么多正邪两道高手对抗的。你要明白,这次争夺老君录,恐怕我们面对的不光是邪道敌人,还有我们正道其他宗派的‘自己人’。在异宝面前,谁有能免俗呢?”

    海龙淡然一笑,道:“傻丫头,这些我早都想到了,我说过,我们不一定要得到老君录,确实,以我们四个的实力,加在一起根本没有争夺那异宝的能力,但得不到,我们还毁不掉么?我早有计议,告诉我,老君录在什么地方出现过。”

    看着充满自信的海龙,飘渺楞了一下,现在的他果然不一样了,他早已经不是千年前那个孩,他那深邃的眼神中充满了智慧。下意识的,飘渺道:“据我门下弟说,老君录就出现在距离天禄城百里外的天堂山附近。在那座山的山顶上,有一块锥形的地方,不知道哪里冒出的泉水,在那锥形山顶上形成了一个小湖,周围的百姓,称之为天堂湖,大约是一年多以前,在天堂湖上,曾经出现氤氲紫气,庞大的仙灵之气几乎将整片湖水封死。天空中曾出现了老君录三个篆字。虽然仅仅出现了一次,但却已经引起了正邪两道极大的重视。现在,那里囤积着大量妖宗和魔宗的高手,他们已经先后将整片天堂湖探察了十数遍,却依然一无所获。但只要有我们正道之人接近,必然会引来灭顶之灾。现在,正道七宗已经有十数名前往探询的高手死去了。其中也包括我们连云宗一名弟。外面的形式很严峻,除了我们连云宗临时退出以外,正道其余六宗都集中在这座小城中,正酝酿着向妖、魔二宗发动一次全力冲击。我今天见到了悟云宗主,他说,据他推算,老君录恐怕就在这十数天内即将出世。既然悟云宗主能够推算出,恐怕金十三和戾天也同样知道。正邪大战就要展开,但没有了接天师兄和我们连云宗的支持。恐怕正道很难和妖魔二宗抗衡。如果依照我的意思,那就应该立刻回连云宗请接天道尊及其他师兄弟出山,同他们决一死战。”

    海龙摇了摇头,道:“不用。老婆,我知道你和莲花宗莲舒宗主关系很好,而梵心宗和千惠谷也和我们向来友善,如果可以的话,你要劝说他们不可带领正道去攻打天堂山,我们要等,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或许,利用这次老君录出山,能够大大削减妖魔二宗的实力。”

    飘渺一楞,皱眉道:“龙,对我你还需要保留什么吗?我不喜欢你神神秘秘的感觉。告诉我,你到底要怎么做。”

    海龙将飘渺搂入怀中,笑道:“没什么可保密的,我的做法很简单,现在邪道三宗中,邪宗势微可以忽略不计,妖、魔二宗实力应该相差不多,我们要等的,就是老君录真正出现后的时机。一旦这异宝现世,必然会引起戾天和金十三的抢夺,到时候,他们伤亡难免,等到他们两败俱伤的时候,我们再出击拣个便宜不是更好么?你可以把我的话当成你自己的意思去告诉悟云、莲舒、白鹤三位宗主,我想,他们都是聪明人,知道应该怎么做。”飘渺摇了摇头,道:“戾天和金十三都是年老成精之辈,有我们在侧,他们怎么会不提防呢?”

    海龙道:“提防当然会有,但那只是现在,当异宝出现的时候,恐怕他们就没心情注意到我们了。邪道之人都是自私的,对于戾天和金十三来说,即使牺牲大量属下,但只要能得到老君录,其他的就都无所谓了。照我的话去做吧,一定会有效果的。拼斗中伤亡再所难免,我让你把连云宗弟都派回去,就是要保存我们本宗的实力。正道六宗,将成为螳螂捕蝉后的黄雀,而你、我、弘治和小机灵,则是黄雀后的苍鹰。”

    飘渺眼中异光连闪,眼神中有着欣赏、有着赞叹,甚至还有着些恐惧,无奈的苦笑道:“幸好你是我丈夫而不是敌人。得罪你的人,恐怕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我现在真怀疑,如果正道七宗有你统帅,或许早就将邪道彻底消灭了。”

    海龙拦腰抱起飘渺,微笑道:“我只想告诉你,有的时候,忍耐拥有着超越任何法宝的威力,只要我们耐性足够,一切都是有可能的。在异宝面前保持一颗平静的心,就是我们此次制胜的关键。而且,我们绝对不能贪图老君录,一旦得到,定要立即损毁。我可不想成为众矢之的啊!乖乖老婆,这些事都明天再办吧,我现在困了,要搂着我的宝贝睡觉。宝贝,你知道么,现在我已经习惯搂着你这柔软的身睡了。恩,好香,来,亲一个……”浓情蜜意中,海龙抱着飘渺那近乎完美的娇躯登上了他现在最喜欢的地方——床。除了没有突破最后一道防线以外,他几乎已经索取了飘渺的一切。有了至爱的女人,现在的海龙完全是一个掌控全局的智者,但是,他真的能算准一切么?

    十天后。天堂湖畔。

    自从老君录显形之后,妖、魔两宗就在这里各自占据了一半的地方,两宗高手尽出,魔宗一方,由戾天义女戾无暇亲自统帅,而妖宗一方,则有四大护妖法王统帅。戾天和金十三在两宗刚到这里时曾经出现,他们同时颁下严令,在老君录没有确实出土之前,两宗中人绝不可有任何纷争,否则,杀无赦。两宗分别从不同的方向向天堂湖中探询过,在这方面,自然是妖宗占了便宜,妖宗四大护妖法王之一的赤目蛇王正是水中霸主,整个天堂湖下,几乎让他翻了个遍,但另他气愤的是,竟然没有任何结果。

    戾无暇站在天堂湖畔,凝望着面前这清可见底的湖水,心中异常平静,等待了一年之久,她知道,自己义父所盼望的那样东西就要出现了。有了那老君录,说不定义父真的能突破六重魔劫呢,如果是那样的话,自己就能成为魔宗新的主人,“来人。”

    “是,副宗主有什么吩咐?”一到黑影出现在戾无暇身边,恭敬的问着。

    戾无暇道:“去,告诉戾峰,带领所有魔尊加紧防护,一旦谁的防区中出现异常现象立刻回报。同时,让戾峰小心妖宗那边,以防突袭。”

    “是,副宗主。”黑影隐没于夜色之中,戾无暇所在的地方又恢复了平静。在魔宗中,如果说谁能和她争夺宗主之位,那就只有戾峰了。戾峰入宗不过千余年,却深得戾天信任。戾天为了躲避魔劫,将自己多余的魔功都输给了戾峰,而戾峰本身资质极好,再加上又肯努力。现在的实力之强,比戾无暇也差不了多少。如果换一个人,或许戾无暇早暗中下手把他杀了,但是,对于戾峰,自己的义弟,她却下不了手。因为,在同宗之中,也只有戾峰能让她看的上眼了。对于那个孤傲的家伙,戾无暇心中充满了莫名的情愫。自己到底该不该杀了他呢?

    “无暇,你在想什么呢?”一个低沉的声音在戾无暇身边响起。戾无暇全身一震,猛然回身,失声道:“义父?”

    暗影中走出一个高大的人,依旧是不变的装束,现在的戾天,显得比以前更加阴沉了,他淡淡的扫了戾无暇一眼,道:“无暇,这可不像你啊!以我对你的了解,世界上已经很少有能让你动容的事了。这里的一切你处理的很好,是不是有什么想法了,说给义父听听。”

    戾无暇全身微震,低头道:“不,义父,我什么想法也没有,只想协助你尽快取得老君录。”

    戾天微微一笑,冰冷的面容上竟然带出几分慈祥,“孩,你毕竟是我的孩啊!你的心思我又怎么会不明白呢?在魔宗中,我最信任的就是你和峰儿,我知道,你对峰儿一直都很有好感。这样吧,等这次老君录的事情结束以后,找个好日,义父成全你们。等义父应劫后,魔宗由你们两人共同掌管,我也可以放心了。你心思缜密、天生聪颖,再加上峰儿的果断和狠辣,即使是金十三那人妖,也讨不了好。”

    戾无暇暗暗松了口气,听戾天前面的话,她还以为他已经发现自己对戾峰动了杀机呢。让我嫁给戾峰么?他会愿意娶我么?有些苍白的俏脸泛起一丝红晕,戾无暇摇了摇头,道:“不,义父,我不想成亲,您还这么健康,魔宗还需要您的统帅啊!无暇愿永远侍奉您。”

    戾天长叹一声,道:“像现在这样的日,我早已经过腻味了,等接天老道和悟云那和尚都度劫之后,我将不再压制魔功。也该是离开的时候了。我老了,我的女儿怎么能没有个好归宿呢?也只有峰儿才能配的上你。好了,不必多说,这件事就先这么定下来了。妖宗那边有没有什么动静?”戾无暇抑制着自己狂跳的心,如果自己嫁给戾峰,或许将是最好的结果吧。只要他真心对自己,这魔宗宗主之位让他坐了又有什么不可以呢?尽量让心情平静一下,戾无暇道:“妖宗那边暂时还没有动静,不过,据我们的探回报,金十三已经出现了。”

    戾天点了点头,道:“看来,这次他也是势在必得,我与他的一战,是不可避免了。哼,我到要看看,他的血妖功修炼到了什么层次。这个死人妖,如果不是他,我早已经一统邪道了,哪儿还有现在这么多麻烦。”

    戾无暇此时已经恢复了平静,道:“义父,现在正道中人已经聚集在离此不远的天禄城内,您看,他们会不会对我们有所影响?”

    戾天道:“这件事我已经知道了,正道这回来的人虽然不少,但却没有连云宗中人,你也知道,最让我头疼的就是接天老道和他那些师弟、师妹,此刻,他们恐怕都在准备帮接天度劫呢吧。只要没有他们的参与,正道不足惧也。我和金十三早已经联手在山上布下万魔万妖大阵。就算他们真的来了,短时间内,也绝不可能突破大阵的防御。其他的你都不用管,只要老君录一出,由我缠着金十三,你和峰儿全力抢夺。”

    戾无暇恭敬的点头道:“是,义父。我们这次一定能成功的。”戾天冷哼一声,道:“只要得到老君录,我就有与天斗的资本。贼老天,你等着,说不定,等我冲上天界,成为一代魔王后,闹你个天翻地覆。”

    天堂山脚下,正道六宗精锐早已齐集于此,悟云宗主寿眉微皱,抬头向天堂山顶的方向望去。在他身边,站着其他各宗的宗主。

    悟云道:“飘渺道尊,我们真的要等下去么?一旦妖魔二宗得到老君录后潜逃,恐怕我们将失去唯一的机会。”

    飘渺微微一笑,道:“悟云佛尊,请您相信我的判断,妖魔二宗实力相当,一旦老君录出现,必然引起他们的争夺,那时,才是我们出手的最佳时机。”

    圆月流的玄雨道尊不屑的哼了一声,“连云宗号称神州正道第一大宗,这么大的事却只有你一个人来,不就是怕了那些邪魔歪道么?”

    对于这个险些杀了海龙的凶手,飘渺狠不得立刻除掉她,但大局当前,强忍怒气,冷声道:“玄雨道尊,请你说话注意分寸。”

    莲花宗宗主莲舒道:“现在接天道尊即将应劫,连云宗弟回山协助接天宗主也是应该的。能让飘渺姐姐来协助我们,已经足够了。我相信飘渺姐姐的分析,只要妖魔两宗在拼斗中大伤元气,我们还是有机会得到老君录的。”

    刑天瞥了莲舒一眼,喃喃的低声道:“你们两个向来穿一条裤,自然会向着她说。”

    莲舒身上散发出森冷的杀气,莲花宗所有高手同时怒目向刑天看去。萧紊瞪了自己师弟一眼,施礼道:“对不起莲舒宗主,敝师弟失言了,我代他向您道歉。”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