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重回连云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灵玉微笑道:“你现在已经到了初窥的境界,我教你几个小道法吧。”

    海龙喜道:“好啊!学了这么长时间我还什么都不会呢,你教我什么?”

    灵玉想了想,道:“就先教你一个探察术好了。这个法术很实用,它最奇特的地方,就是可以得知对方的修为程度,施法的原则是,必须要和对方距离很近才行。不过,如果修为相差过远的话,就无法得到确切的感觉了。这个法术有个弊病,一旦你对某个人用了探察术,那他必然会发觉,而且很容易知道你的位置。探察别人修为是很招忌讳的,所以你一定要慎用。”

    海龙连连点头,道:“知道拉,十一师傅,你快教我吧。”

    灵玉微微一笑,道:“你呀,心急什么?看着我的手势。”一边说着,他双手合十在胸前,怪异的翻转了一圈,然后十指纠缠在一起结成一个法印,低声道:“顺风耳听令,查。”一圈异样的黄色光芒出现在灵玉手印上,海龙没来由的感觉心中一悸,全身微微的颤抖了一下,仿佛失去了什么似的。

    灵玉笑道:“现在你知道被人探察的滋味了吧。我已经成功的探察到你的修为是初窥前期。在施展这个法术之时,你要将精神力和注意力全都集中到被你施法之人的身上,然后默默的感受法印传来的能量。”

    海龙看着灵玉尚未收回的手势,学着比画起来,他筋骨灵活而且记忆力很好,很快就摆对了姿势。随着法决掐好,海龙清晰的感觉到自己体内那股热气渐渐的波动起来,缓慢的流入了自己的双手之上,他将目光盯向面前的灵玉,感受着手上的热流,大喝道:“顺风耳听令,查。”体内热气的波动骤然加快,淡淡的黄色光芒出现在他手上,身前的灵玉微微一颤,脸上流露出一丝怪异的表情。正在这时,海龙心中一动,眼前闪过一道深蓝色的光影。光影上有着一丝细细的黄色波纹。

    一切都恢复了正常,海龙宛如在梦中一般,手上的黄色光芒和凝结的热气一同消失了,就连体内的气流也虚弱了一些,他楞楞的看向灵玉,道:“十一师傅,我,我成功了么?”

    灵玉的眼睛里满是惊讶之色,“你小的根骨和体质虽然不怎么样,但悟性和灵性到真高啊!第一次学习法术,竟然一次就成功了。当初我学这个,可是用了七天的时间啊!”

    海龙疑惑的道:“可是我并没有知道您的修为啊!应该是没成功吧。”

    灵玉摇了摇头,道:“不,你成功了。刚才你在施法的时候是不是看到了什么?”

    海龙点点头,道:“我看到了一缕带着些黄色的蓝芒。”

    灵玉拍了下手,笑道:“这就对了,我现在是腾云后期,腾云的颜色就是深蓝色的,而你看到的那一点黄芒,说明我是后期的境界。我详细解释给你听吧。探察术只要成功了,你就可以看到一丝光芒,而光芒的颜色就是对方修为的象征。像普通人和入途境界的人,只能查到一抹淡淡的白色光芒,而你现在的初窥境界,则是纯白色光芒。相对应的伏虎是浅兰色、腾云是深蓝色、道固是浅黄色、胎成是深黄色、了然是淡粉色、贯通是深粉色、登峰是淡银色、无双是亮银色、负担是淡红色、道隆是暗红色、脱胎是淡青色、霞举是亮青色、不坠是淡金色、大道是深金色、莫测是淡绿色、斗转是墨绿色,至于最后的三个境界是什么颜色,恐怕只有二代祖师才知道了。我们修炼的每个境界又分为三个层次,辨别这些层次也是从你探察术得来的颜色判定。入途就不说了,以你现在的初窥境界来说,你属于初窥初期,所以我查你的时候,看到的是半白、半虚白的颜色。等你到了中期,就会完全变成白色,而到了后期,在白色的基础上就会带点下一境界的浅蓝色,以此类推,明白了吧。”

    海龙点了点头,笑道:“原来道术这么好玩儿的。等回去以后我把师傅们挨个查一遍试试。”

    …………

    金中呆青,这分明就是不坠初期的境界啊!自己苦修百年没有突破的瓶颈竟然如此轻易的穿越了。如此说来,那灵台处的白丹应该就是飘渺祖师所说的人丹了。我终于达到了道尊的级别,如果会连云宗,我就是海龙道尊了。想到这里,海龙放声大喊道:“我终于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从此再没有谁能限制我的生命了。问天流、圆月流、刑天、玄雨,你们等着,不久的将来,我一定要让你们为自己曾经做过的事付出惨痛的代价。啊——”狂风暴雨在海龙那充斥天地的混元一气爆发中大做,整片树林在这短短的时间内生机大涨,所有草木,竟然全长高长大了一倍有余。海龙,终于向他那惟我独仙的目标迈出了坚实的一步。

    风雨收歇,天空中横跨着一条七彩长虹,一时间那美妙的景色令发呆的海龙渐渐回醒过来。无意中低头看去,只见地面的积水中倒映着一个人影。那正是自己啊!褴褛的衣衫,杂乱的须发都是海龙意料之中的,他现在的样就像当初到玉华姐妹那个小村时那么狼狈,唯一不同的,就是在他背后,多出了一轮金色的光环,光芒映衬着海龙的身影,这就是不坠境界的体现啊!先前还恍在梦中的海龙终于肯定的知道,自己确实已经达到了不坠轮回的境界。看了一眼那光晕流转的右臂,海龙充满自信的道:“以后,我这条右臂就是龙翔臂,有了你和千钧棒,就算现在让我面对刑天,我也有信心和他拼上一拼。好不容易达到了不坠境界,我要再巩固一段时间才好。老君录既然是至宝,应该没有那么容易被人找到吧。”想到这里,他释放出七层强大的禁制,开始独自修炼起来。

    三个月后,全身**的海龙脚彩金云腾空而起,这段时间以来,他不但把从蟒蛇怪身上得来的几样东西都炼成了法宝,而且修成了飘渺道尊和止水道尊当初使用的隐迹术,现在从外表看来,他不过就是一名普通的修真者而已。

    现在的海龙已经不想再逃避什么了,修为达到了不坠境界后,他心中充满了对自己朋友们的思念。所以,他飞行的方向正是连云山脉。

    由于有了从连云山脉到仙照山时的记忆,海龙直接向仙照山飞去,他决定从仙照山那里辨别好方向,直接返回连云山脉去。虽然在神州凡间待的时间不长,但海龙却清晰的感觉到,凡间并不是适合自己的地方,只有回到那些修真者之中,自己才能感受到乐趣。

    摩云坪。

    “弘治祖师爷爷,您能不能带着我也飞一圈儿玩玩儿啊?”一个稚嫩的声音响起。

    “你这小机灵鬼,老这么贪玩儿,什么时候能修成大道啊!”弘治谐谑的笑笑,宠腻的揉了揉面前这俊俏小童的头。

    小童撅了撅嘴,道:“弘治祖师爷爷,我不管嘛,昨天你还带昙彤飞着玩儿了呢。您一定要带我也飞上去玩儿玩儿。”

    弘治无奈的道:“你怎么不去找你那“机灵”爷爷,他生**玩儿,肯定很喜欢带你飞的。”

    小童眨了眨大眼睛,摇头道:“不要,机灵爷爷飞的太疯狂了,上回弄的人家都吐了呢,弘治祖师爷爷,你就带我去吧。求求你了。”

    弘治被磨的没办法,只得无奈的道:“那好吧,不过只是一会儿哦。”

    “好,好,一会儿就好。”这个一会儿足足在摩云峰周围飞了一个小时后才结束。

    飘落地面,弘治将小童放下,道:“好了,飞也飞了,你要乖乖的回去静修,否则我就告诉你师傅,让他打你屁屁。”

    小童吐了吐舌头,扭头向自己的房间跑去。像他这样的孩,摩云峰上有七、八个之多,都是近五年以来摩云峰上的众人从外面带回来的孤儿。这些孩身世可怜,在测试了他们的心智后,接天道尊特批他们入连云宗修炼。虽然这些孩的资质都不怎么好,但这也是他们唯一的归宿了。看着小童飞奔而去的背影,弘治微微一笑,独自蹲在大石头上遥望着远方。自从三百年前回到摩云山以来,他就怎么也无法像以前那样开心了。即使百年前终于达到了大圆满境界,他也并未觉得有多么兴奋。这一切都是因为一个人,虽然接触的时间并不长,但在弘治心里,早已经把那个人当成了自己的亲人一般。

    突然,弘治感觉到自己身后有一丝极为微弱的气息传来,他并没有回头,依然蹲在那里。两只大手蒙上了他的眼睛,弘治无奈的笑道:“小机灵别闹,你觉得老这么偷袭我有意思么?你别忘记,我的修为可比你高深的多了。以你现在的情况,是不可能吓到我的。咦,你的手上怎么没有毛,哦,是不是道玉啊!你这家伙,都一千多岁了,怎么还像小机灵似的为老不尊,也不怕晚辈们笑话。”

    “不,我不是小机灵,也不是道玉,几百年不见,你这死光头难道连我的气息都感觉不出来了么?”

    弘治的身体骤然僵硬了。他那颗已经达到大圆满境界的佛心剧烈的颤抖起来,激动的泪水浸湿了捂住他眼睛的手掌。他的声音颤抖着,带着几分哽咽,“大,大哥,是你么?真的是你么?”

    先前那个声音多了几分沙哑,“难得你这光头还记得我。小治,我回来了。”

    弘治全身佛力骤然迸发,震开了捂住眼睛的双手,他猛的回过身,向身后之人看去。在他面前的,是一名魁伟的青年,他穿着连云宗最普通的灰色长袍,如冠玉般的面庞上两道泪痕划过,那容貌、那身形,对于弘治来说是那么的熟悉。两人就那么凝目对视着,仿佛顷刻间千万句话从他们心间流过似的。

    “大哥——”弘治骤然前扑,用力的抱住这自己足足等待了三百多年的人儿。是的,海龙回来了。

    海龙反手搂住弘治宽厚的肩膀,这一刻,他心中没有了任何诡计和狡猾,充满了浓浓的友情。从弘治身上,他感觉到了发自内心的思念。他,又何尝不想念这个小弟呢?在海龙心中,弘治的地位就像张昊似的那么重要,甚至超过了那些曾经让他刻骨铭心的女人。

    两人似乎都意识到了什么,同时将对方推开,指着对方的鼻道:“你个老玻璃,我可不喜欢男色。”说完,两人不禁相视大笑起来。

    连云宗的禁制仙阵本是海龙无法进入的,但由于现在正邪两道局势紧张,为了能够使在外面除魔的弟能够返回本派,接天道尊和其他几位二代弟联手设置了一条通道。只要是修炼过连云宗天心决的弟,就能顺利通过这个通道而不引起仙阵发生变化。海龙用隐形术跟踪在一名正好回山的三代弟背后进入了禁制仙阵之内,直接就返回了摩云山。由于赤身**不方便见人,他找了间房换了身衣服后才出来。正好看到弘治带着那小童回来,由于心中激动,他不禁气息外露,才被弘治发现。

    海龙眼中精光一闪,无形的气势瞬间向弘治罩去。弘治楞了一下,在气机的牵引下全身顿时散发出一层澎湃的佛光,硬生生的将海龙的气势拒于身外。

    海龙流露出一丝惊讶之色,喃喃的道:“小治,你已经突破大圆满境界了么?我怎么感觉你就像颗佛珠似的那么无懈可击?”

    弘治点了点头,道:“我现在已经进入修佛后期了,百年前我于猴林前悟佛,得意进入大圆满之境。大哥,感觉上你的修为也进步了很多啊!当初你干什么去了,为什么我们找遍了整座仙照山都找不到你和天琴的踪影,我真以为你和她私奔了呢?可是,那是完全没必要的啊!如果你要是喜欢她,尽可以在得冠军的时候说出来嘛,根本不会有人阻止你们啊!所以,一直到现在你当初为什么会失踪在我心中都是个迷。”

    听弘治提起天琴,海龙心中不禁一阵绞痛。喃喃的道:“到现在你也没有天琴的消息么?她可是早就出世了啊!难道她并没有回千惠谷?”

    弘治点了点头,道:“一直都没有天琴的消息。前些天你们连云宗的几位道尊还和千惠谷高手联手寻找老君录下落,也没听他们说天琴回去。大哥,当初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到是先说清楚啊!”

    海龙点了点头,道:“当日我得了冠军以后,在后山与天琴相见,确实,我们一直都彼此有着些好感,在后山,她弹琴唱歌给我听……”虽然已经过去了三百余年,但当时的一切还宛如历历在目一般,海龙眼中流露出凄迷之色,将当初的情况一句一句的说了出来。当他回忆着天琴那曼妙幽清的歌声时候,禁不住脸露向往,当他回忆到刑天夫妇突然出现要杀自己时,不禁流露出滔天恨意。“……,就这样,我将碎金丹后暂时得到的法力全部输给了天琴,我还记得,我对她说,一个人死总不两个人都死要好。何况我体内的火毒已经发作,只有碎丹才能救她啊!我最后一个要求,是想听她再唱一遍那首歌,她哽咽的唱着、唱着。我感觉自己的灵魂仿佛飞翔到一个虚无缥缈的地方似的,再也没有了任何知觉。后来,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竟然醒了过来,我吃惊的发现,自己居然没死,而且金丹重结,火毒不见了,修为也没比以前减弱什么,一切好象都没有发生过似的。那时,天琴已经走了,洞口也封死了。我怕天琴会回来看我,也知道自己那时的修为还不足以报仇,所以我选择了闭关修炼,直到不久前才从闭关中出来。”

    弘治眼中寒光隐现,海龙第一次发现,森冷的杀气居然会出现在弘治身上。不禁惊讶的道:“小治,你怎么了?不是走火入魔了吧。”

    弘治冷冷的说道:“大哥,你放心,刑天夫妇这两个家伙不会白白的伤害了你。就算我不要这大圆满境界的修为,也一定让他们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海龙淡然一笑,拍拍弘治的肩膀,道:“行拉,知道你对我好。不过你是修佛之人,还是不要轻易开杀戒好。而我就无所谓了。大不了让天劫劈死。我自己的仇一定要自己去报。早晚有一天,我要让刑天夫妇在我的手上魂飞魄散。”他身上散发出强大的自信,另弘治不禁暗自点头,现在的海龙确实已经不是当初和他一起杀尸鬼时的修真初哥了。

    似乎想到了什么,海龙接着道:“哦,对了,弘治,这件事我希望只有你一个人知道。现在邪道猖狂,而且接天祖师又要升入仙界了,所以我不想让这件事影响到连云宗甚至整个正道,从现在开始,除了在连云宗以外,我不会以真面目视人,直到我自己报了仇为止。祖师们如果问起,我会说当初无意中掉到了山涧里,然后自己独自修炼来着。至于天琴,我根本就没见过。”说到最后几个字,海龙心中不禁又是一痛。天琴这个名字,总是那么牵动他的心。在内心深处,海龙还是非常希望能够再次见到她的。

    弘治点了点头,笑道:“老大,三百年不见,我怎么突然感觉你长大了似的。”

    海龙并没有因为弘治的取笑而生气,淡然道:“或许是那段时间经历的太多了吧。我已经明白了许多许多事,现在的海龙,确实有些变了。或许,我会变的更势利。从今以后,我一切只会为自己着想,在别人面前,我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小人。”用力的拍了弘治的肩膀一下,海龙正色道:“当然,你和小机灵是例外。只有在你们面前,展现的才是真正的海龙。”

    正在这时,一声长啸突然从摩云坪后山传来,海龙心中一惊,不禁向声音发出的方向看去,弘治笑道:“你刚提到他,他就来了。你可不知道,现在的小机灵可是嚣张的很啊!”

    一团灰影凭空而至,有些沙哑的声音道:“好你个光头假和尚,敢编排我是不是,亏我好心给你送猴儿酒来。”

    海龙全身微震,双眼抑制不住的流露出深深的情感。灰芒一闪,小机灵凭空飘落在弘治身旁,他那双金光隐现的猴目在看到海龙时不禁完全楞住了。海龙现在的装束就像当初刚见他时一起玩耍时那样,虽然看上去他已经成熟了很多,也健壮了很多,但是,那熟悉的气息和容貌,还是令小机灵身心剧震。

    海龙有些艰涩的道:“小机灵,是我,是我回来了。”

    小机灵没有像海龙想象般的扑上去,长啸一声,骤然一拳向海龙胸口击来。黄色光芒骤然间大亮,澎湃的法力竟然封死了海龙身体周围所有闪避的空间,海龙虽然心中惊讶,但自然不会束手待毙,低喝一声,左手横在胸前,掌心向外朝小机灵的拳头迎去。同时右手掐动法决,一圈淡金色的禁制将他自己和小机灵一起圈在其中。

    轰的一声,禁制剧烈的晃动起来,小机灵的身体在海龙那轻描淡写的一掌中应声抛飞。重重的撞击在禁制上。仅从小机灵这一拳,海龙就判断出,现在的小机灵,竟然已经是道隆初期的境界了。

    海龙下手极有分寸,小机灵没有受到一点伤害,它并没有善罢甘休,厉啸一声,全身突然幻化出数十道身影,骤然间从四面八方向海龙扑去。

    心中一惊,这分身之术小机灵虽然用的并不精纯,但它凭借自己先天的优势幻化出如此多的身影却是海龙没有想到的。轻笑一声,道:“怎么,现在你还想和我打么?恐怕已经不是对手了吧。天目,开。”强大的气势骤然从海龙身上散发出来,在他的额头正中闪过一道绿光,一只淡绿色若隐若现的眼睛出现在他额头上。光芒骤然大放,在绿光的照耀下,小机灵幻化出的分身竟然一个都不见了,只有那前扑的本体。

    海龙哈哈一笑,身体如幻影般闪起,以更快的速度冲到小机灵身侧,双手一扣,牢牢的将小机灵搂在怀中,“三百年不见,你长进了不少啊!不过,这辈你也只能当我的兄弟了。好兄弟,我真的好想你。只有你和弘治才是我最贴心的人啊!”

    在刚被海龙抱入怀中的时候小机灵还挣扎了两下,但当它听到海龙的话时,全身不禁软化了,突然,它猛的抓住海龙肩膀放声大哭,似乎要把三百年来的思念顷刻间散发出来似的。

    感受着小机灵发自内心的激动,海龙轻声安抚道:“好了,别哭,我这不是回来了么?好兄弟,以后我再不会抛下你了。”说到最后几个字,连他自己也不禁哽咽起来。

    小机灵猛的抬起头,嘿嘿笑道:“这可是你说的哦,以后到哪儿去玩儿都要带上我,光头假和尚,你要作证才行。”

    海龙一楞,在小机灵头上敲了一下,笑骂道:“好你个小机灵,居然敢骗我。”

    弘治凑上前,道:“它可不是骗你啊,这三百多年来,几乎每天它都会念叨两遍,海龙这混蛋怎么还不回来。单从它对你的思念来说,你就应该让它用力的揍几拳,当然,还有我的几拳,是不是也……”

    海龙吓了一跳,赶忙把小机灵塞给弘治,飘到一旁,道:“我这身骨头可禁不住你们两个毁。我已经知道错了,以后把你们栓在腰带上,走到哪里都带着总可以了吧。以咱们三兄弟现在的修为,神州各处皆可去得。”

    小机灵随手一挥,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变出了一个酒葫芦来,就像当初六耳猕猴给道明的那个,打开葫芦盖,自己先灌了一口,然后扔给了海龙。不用喝,单从那扑鼻的香味海龙也知道是什么。接过来二话不说就咕噜咕噜的大喝起来。弘治流露出心疼之色,蹿到海龙身旁劈手夺过葫芦,怨道:“给你们喝这宝贝猴儿酒简直就是牛嚼牡丹。”一边说着,他还陶醉的喝了一小口。

    海龙哈哈笑道:“咱们三个之间,到是你这光头和尚最喜欢酒了。”

    小机灵道:“就这么一小葫芦,实在喝不痛快,走,咱们到猴林去,我那些猴猴孙处有的是猴儿酒,今天喝个痛快。就算庆祝海龙这混蛋活着回来了。”

    小机灵口中的混蛋二字听在海龙耳中份外亲热,清啸一声,一把抓起小机灵,飘身而起,轻车熟路的朝猴林方向飞去。

    以海龙、弘治、小机灵这两人一猴的修为,酒本来已经对他们没什么作用了。但为了体验那如入云端的畅快感觉,他们不约而同的就没有用法力抵消酒劲。当他们清醒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在这一晚的叙旧中,海龙知道了很多事。现在正道和邪道正处于一个短暂的平衡期。连云宗原本的九位道尊有两人在同邪道的争斗中牺牲了,分别是枢缔道尊和灭炎道尊。他们都是死在妖宗宗主金十三的偷袭之下,在没有任何防备中,两位道尊全部魂飞魄散,为此,连云宗曾经发动了一次对妖宗的大规模围剿,由于高手众多,在接天道尊的带领下,消灭了妖宗不少高手,就连那金十三也受了重创。但那万年老妖确实厉害,最后还是带着残党逃脱了。现在七位道尊全在连云山脉,接天道尊已经预感到自己的天劫就要来临了,已经开始做着最后的准备,这也是正邪两道暂息干戈的原因。

    虽然道尊们都在,但连云宗登峰境界以上的高手却全被派出去寻找老君录的下落,这本奇书已经在正、邪两道掀起了轩然大波,如果不是还没有具体的下落,恐怕两道大战,就又要开始了。

    在刺眼的阳光照射下,海龙缓缓清醒过来,阵阵晕眩伴随着头疼感侵袭着他的神经,从胸口上扒拉下小机灵那健壮的猴臂,海龙催运着神之力绕体一周,这才感觉到清爽了一些。看了看身旁依然熟睡的弘治和小机灵,他不禁会心的一笑,这两个家伙,昨天晚上可是没少灌他喝酒啊!

    定了定神,海龙回想着昨天晚上得到的消息,仔细的琢磨了一下,他决定暂时先留在连云山脉,他到不是为了帮助接天道尊度劫,最主要的,是他想见识一下,这天劫到底有什么样的威力。毕竟,或许一千年后,他也会遇到同样的情况。等接天道尊度劫之后,再出去寻找老君录。

    想到这里,海龙看了一眼熟睡的弘治和小机灵,没有叫他们,催动体内神之力将酗酒产生的难受感全部驱除出体外。站起身,海龙走到当初闭关时的万年寒灵石前。寒灵石现在早已经失去了光泽和灵气,就像一块普通的岩石一样。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