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棒灭蟒蛇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灭天停住笑声,傲然道:“不错,这里是你们赵宋国,不过,你以为你们这些赵宋国的废物就能拦的住我们么?我们今天来,就是要赢的,没有任何人能够阻止我们获得胜利。比赛五场三胜,请你们派出第一个参赛供奉吧。”

    正在这时,一个悠悠然,宛如来自天际的声音响起:“真的没有任何人能够阻止你们获胜么?大爷我到是想领教一下,我看这样吧,你们这群废物一起上,只要能赢的了我,赵宋国给你们十座城市又能如何,但如果你们输了,回去不但要让回十座城池,同时,今后再不许于神州土地行走。”声音很平和,但却清晰的传入每个人耳中,天空亮起一片霞光,一片云朵被染成了鲜红色,突然,那鲜红色的云雾顷刻间向两旁分开,一团闪耀着异样光芒的金云飘然而出,缓缓的向地面落来。

    灭天脸色骤然而变,虽然他不知道这异象为何,但从其威势上看,明显修为要在自己之上。

    光芒骤然收敛,金云顷刻间消失,海龙那伟岸的身形飘然落地,站在云跃身前。看到海龙的出现,云跃顿时大喜过望,赶忙凑到海龙身边躬身道:“前辈,您来了。”海龙在客栈中一直修炼了六天,当他从静修中清醒过来时,突然想到以前十一师傅道玉对他说的话,修真之人,要想境界能够更快的提升,在游历时就要多做善事,这样和天意相合,等同于修心,对修炼有着很大的裨益。想想以前止水道尊依仗着修为高深对自己的以强凌弱,再想想赵宋国供奉殿中的黄睢和云跃等人,海龙这才决定,要为赵宋国出头。他早就隐于天际,到了这关键时刻才骤然出现,先前他所表现出的,是霞举飞升境界的云霞冉升字之法。

    元蒙国供奉中当初跟踪海龙的那对男女凑到灭天身旁,在他耳边低声说着什么,灭天脸色连变,挥退两名手下,上前几步朝海龙道:“这位前辈,今天是我们元蒙国供奉殿和赵宋国供奉殿之间的事,希望您不要插手,稍后,我元蒙国自有回报。”

    海龙冷哼一声,道:“本来我是不想管这闲事,可你们也未免太嚣张了,特地过来看看,看你的样,不过也就是无双中期的修为,在修真界不过是只小虫而已,有什么可嚣张的。”

    灭天在元蒙国有着极大的权威,什么时候受到过如此讥讽,顿时大怒道:“混蛋,我是看你也为修真者的份上才对你客气两句,你以为我怕了你么?我给你三分钟,如果三分钟之内你不在我眼前消失,我就让你后悔出生在这个世界上。和我们元蒙国作对的,没有一个会有好下场。”

    海龙脸色一变,不理会身旁的云跃,大步走到灭天身前,森冷的说道:“不用三分钟,我现在就告诉你,我绝不会走。不久前,我曾经和赵宋国原供奉殿殿主云跃打赌,结果他输了,将供奉殿殿主的位置输给了我,现在你们向赵宋国供奉殿挑战,自然由我一力承担。我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威胁我。我到要看看,你怎么让我后悔出生在这个世界上。有什么本事,你尽管用出来吧。不论什么比试方法,我全接下了。”

    灭天冷哼道:“好,这是你说的,希望你别后悔才好。有请太上供奉。”说着,他恭敬的向一旁闪开,在他身后的供奉们自动让出一条路来。

    “喋喋喋。”怪笑声中,一名全身笼罩在大斗篷的怪人从元蒙国供奉中走了出来,此人即使佝偻着身体,依然比海龙要高出一个头去。海龙心中一凛,他已经从这个人身上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下意识一伸手,小铁棍化为千钧棒出现了,淡淡的金色光芒亮起,海龙眯起眼睛,盯视着眼前之人。那怪人步幅极大,三两步,就已经来到了海龙面前。

    海龙虽然感觉到这怪人是个劲敌,但以他现在的修为,自然不会产生任何畏惧之感,戏谑道:“还弄出个狗屁太上供奉。来吧,你就做为我第一场的对手好了。”怪人道:“小,你既然想找死,那我就成全你,元蒙国也算孝敬,今天我就替他们出份力。”他的声音有些奇异,沙哑中带着几分阴森,似乎不像发自人口似的。一边说着,他缓缓撩起了头上的斗篷。出现在海龙面前的,是一张惨绿色的脸,细小的双目闪烁着阴狠的光芒,大头上窄下宽,其丑无比。全身散发着一层淡淡的绿色光芒。

    海龙不屑的哼了一声,道:“原来是只妖怪,元蒙国真可以啊!竟然以妖怪为供奉,说出去,恐怕你们的族人也不会赞成吧。丑家伙,虽然长的丑不是你的错,但出来吓人可就是你的不对了。让我送你回老家如何?”一边说着,海龙全身骤然迸发出强烈的光芒,在那蕴涵着佛气和仙灵之气的神之力照耀下,怪人不禁怒喝一声,接连退后两步才站稳。“不过是个霞举境界的小修真者,看爷爷今天怎么收拾你。”说着,他骤然张口,一蓬墨绿色的雾气澎湃而出,顷刻间将海龙周围数十米内的空间完全罩住。

    海龙心中一凛,单是那绿色雾气中蕴涵的腥臭之气,他就知道这是一种剧毒,手中千钧棒前指,一圈圈金色的光晕将自己罩在其中,冷声道:“原来是只蟒蛇精,看你释放的丹气,应该至少有两千年左右的修为了吧,怪不得敢在我面前叫嚣。不过,你很快会后悔的。幻龙,现行。”白雾从海龙身体中渗出,在那金色光环的辅助下,顷刻间吞噬了周围的绿色雾气,对于海龙来说,这些剧毒根本就不算什么,连他护身的神之力都不可能突破,但他既然前来帮助赵宋国,自然不能让这毒气散发开。幻龙只不过是一件灵器上品法宝,攻击力和防御力都不强,但它却有着特殊的功效,那就是解毒,在海龙强大的神之力催动下,幻龙充分发挥出了这种特性,竟然轻易的解除了蛇怪所发的丹毒。

    蟒蛇怪怒吼一声,全身骨骼发出剧烈的声响,身体竟然在瞬间暴涨三倍,身上的衣服全被撑破,露出皮肤上那坚实的绿色鳞甲。身形一转,一条巨大的尾巴夹带着澎湃的绿色光芒,骤然向海龙抽来。海龙飘身而起,轻松的躲过了蟒蛇怪这一扫,大地仿佛都震动了似的,蟒蛇怪大尾过处,地面竟然被刮掉三尺,一时间烟雾弥漫,在这只千年蟒蛇怪庞大的威势下,汴梁城外这片空旷的地方仿佛要地震一般。

    赵宋国供奉殿和元蒙国供奉殿中人早已经退出老远。从实力上看,修为达两千年的蟒蛇怪可以说实力并不比海龙的霞举后期弱,在暴怒之中,全身不断散发着庞大的气势,向海龙发动着凶猛的攻击。海龙并没有和它硬碰,一边闪躲着一边嘿嘿笑道:“蛇胆好象是好东西,清肝明目,你修炼了两千年,不知道这个胆有多大,哎,你这么条大蟒全身都是宝啊!蛇皮扒下来我可以做个防御类法宝,至少也能是个宝器,蛇胆可以吃了,蛇筋也可以做法宝,至于还有什么好东西,那就要等我把你剥皮抽筋再说了。”

    海龙的身体如同游鱼一般在空中滑来滑去,任凭蟒蛇怪如何暴怒,一时却也拿他没有任何办法。突然,蟒蛇怪停止了追击,两只巨手一合,怒吼道:“看法宝,巨蛇之锤。”两团直径一米的墨绿色光团如流行赶月一般分别从不同的方向向海龙冲去。锤尚未到,但威势却已经笼罩了海龙,海龙心中凛然,他知道,对方这法宝已经将自己的气机锁死,如果再行闪躲,一旦对方接连发动攻势,自己就很难反击了。神情一肃,海龙不再戏耍蟒蛇怪,手中千钧棒迎风一抖,骤然向左侧的巨蛇之锤打去。在神之力的注入下,千钧棒发挥出强大的威力,一时间金芒暴涨,千钧棒带起三丈金光,重重的劈在巨蛇之锤上。轰的一声巨响,天地随之摇动,海龙脚下的地面炸出一个直径数十米,深数十米的大坑。但这还没有完,身体随着反震之力而起,海龙千钧棒后抡,从侧面重击在另一颗巨蛇之锤上。同样的一声轰响,地面的深坑又扩大了将近一倍之多。在气机的牵引下,蟒蛇怪蹬蹬蹬蹬后退十余步才站稳身形,与他心神相连的法宝被毁,顿时让他受到了一定的创伤。仰天怒吼一声,这只千年蟒蛇怪双目变得血红,显然已经进入了狂暴状态,在怒吼声中,一颗闪耀着白蒙蒙光华的圆珠喷出,化起一道弧线向海龙飞来。

    海龙全身一震,怒道:“蟒蛇怪,你真要找死我就成全了你。千钧澄玉宇。”千万道霞光迎风湛放,瞬间延伸到方圆数百米范围,向那白色光珠罩去。光芒闪亮中,海龙吃惊的发现,那白色光珠散发出的光芒竟然抵挡住了千钧棒散开的光辉不受损伤。海龙长啸一声,空中万千道光影骤然归一,千钧棒吸收了所有分散的法力完全凝结,径直前点,直奔光珠而去。当初,海龙正是凭借这一招破了天琴的五弦,此时修为大增,千钧澄玉宇发挥出了更强的威力。

    蟒蛇怪修炼了两千年,一看千钧棒的威势就知道并非自己能够抵挡的,那白色光珠乃是他辛苦修炼而来的内丹,怎么舍得有所损伤呢?急切之间猛然吸气,白色光珠化为流光而回,在气势的此消彼长下,海龙身随棍走,原势不便向蟒蛇怪冲去,顿时攻守易势,蟒蛇怪完全处于了下风。蟒蛇怪一口将内丹吞入腹中,身形掉转,怒吼着用巨大的蛇尾向海龙抽去。

    澎湃的神之力骤然爆发,蟒蛇怪惨叫一声,诺大的身体被海龙击飞出百米之外,他那条巨大的蛇尾已经化为了齑粉。其实,连海龙自己都没想到小铁棍能发挥出这么大威力,毕竟蟒蛇怪已经有两千年道行,修为一点都不比自己差。虽然海龙已经修炼了千年之久,但由于几乎没怎么外出,对事世并不很了解,如果他知道刚才那白色光珠就是蟒蛇怪的内丹,绝不会让它这么轻易回收。

    蟒蛇怪怒吼一声,巨大的身体开始在地面上不断的扭动起来,人形消失,一条直径达一米,长三十余米的巨大蟒蛇出现在海龙面前。这只蟒蛇怪在危机之刻终于现出了原形。他那狰狞的模样顿时吓的赵宋国御林军节节后退,赵极脸上也变了颜色,赶忙命令供奉殿高手们将他围了起来。海龙眼看蟒蛇怪现出原形不惊反喜,虽然这样的蟒蛇怪攻击、防御会更加强悍,但是,它也变得更不灵活了。手中千钧棒遥指天际,海龙喃喃的念道:“天有天罡星,主宰生死,掌握阴阳,造化生命,知其者生,昧其者亡。地有万雷引,主灭妖魔,借天罡之神威,聚浩然之正气,天罡道法,降妖除魔。”千钧棒骤然亮了起来,一团凝聚着庞大能量的亮蓝色光团不断在千钧棒顶闪耀着,这并非千钧棒法,而是连云宗天心决正宗道法雷决,自从当初海龙看到飘渺道尊使用那威力庞大的雷决以来,他就对这种道法充满了兴趣,这后三百年的闭关,由于他金丹已结,渐渐的开始钻研起雷法,虽然修为还远远不足以发出如飘渺道尊那样威力强大的神宵天雷,但对普通的雷法已经有了一定的领悟。

    蟒蛇怪怒吼一声,身体盘成一个巨大的蛇阵,张开大口,一蓬白色的丹气向海龙喷来。海龙是故意要试试自己这所凝之雷的威力,双脚点地,飘身而起,千钧棒骤然下指,电光一闪,轰隆一声巨响,一道粗如水桶般的雷光重重的轰击在蟒蛇怪那庞大的蛇阵上。

    所谓雷霆乃天之总摄,在这威力浩大的雷法下,蟒蛇怪的丹气被尽皆破除。巨响声处,以蟒蛇怪为中心,周围数百平米的土地完全变成了一片焦土。海龙所用之雷法是凭借自己金丹之气吸引空气中雷电之气升成,虽然远比不上那借助天威的天雷,也做不到丹气充盈,一气才动,风雷**皆作,禽兽山木俱生的境界。但仅止如此,对那已经受到重创的蟒蛇怪还是造成了致命打击。它那身原本绿光闪烁的鳞片已经变成了一片焦黑,全身剧烈的痉挛着,大口大口的向外喷吐着血块,眼看是无法活了。

    海龙感觉身体一阵虚弱,这雷法确实极为耗损法力,以他现在的境界使用此初级雷法依然疲惫不堪。飘身落到蟒蛇怪身前,嘿嘿笑道:“现在你服了吧。妖怪毕竟是妖怪,永远不会拥有人的智慧,不错,你道行不浅,从修为上看,甚至比我还高出几分,但是,你不要忘记,在境界接近的情况下,妖怪永远也斗不过人。可惜蛇皮毁了,看来,我也只能弄个蛇胆吃吃了。也好大补一下。”说着,就要动手。

    蟒蛇怪肉身几乎全毁,先前那团白光从它那大口中飘飞而出,“上师,您先别动手,小怪有话要说。”虽然是同样的声音,但此时的蟒蛇怪声音中已经充满了哀求和恐惧。海龙惊奇的看着那白色的光球,它以前曾经听飘渺道尊提起过这内丹之说,以动物之体修成的妖身,是没有像修真之人那样的元神或道胎的,他们只有内丹,内丹需要修炼千年后方能凝结。只要内丹不破,妖怪就可以不死,但**损坏也需要至少数百年时间才能重生恢复。据飘渺道尊说,妖怪的内丹对于邪道中人来说是绝对的大补,对于正道修真之人,反而没有什么作用。

    海龙眼中金光一闪,一层金色的禁制顿时将蟒蛇怪的内丹圈在其中。蟒蛇怪显然极为惶恐,内丹左冲又突想逃出去,但此时它已经没有了肉身,法力大减,又怎么冲的出去呢?只得哀求道:“上师,之前一切都是我的错,求您放我一条生路吧。我保证,今后脱离妖宗觅地潜修,再不问世间之事了。只要您肯放了我,我这身皮囊上的宝贝就全送给您,随您怎么处理。”

    海龙嘿嘿笑道:“你耍我是不是?你这身皮囊现在还能跑的了么?不管我饶不饶过你的内丹,它也要随我处置。”

    蟒蛇怪道:“不,不是这样的。由于我修炼了两千年之久,身体里修炼成了二十颗骨珠,这些骨珠极为珍贵,不论是直接服用还是炼制法宝,都是绝对的上品,也是我这身皮囊中最珍贵的部分,但这些骨珠必须要有我的丹气注入才能发挥出效用,否则和普通骨头并无不同,如果您肯放过我,我愿意把骨珠奉献给您。上师,您杀小的不就跟踩死一只蚂蚁一样么?求求您,就放过我吧。”

    海龙冷哼一声,道:“我凭什么相信你说的是真话?像你们这些妖怪也配和我谈条件。”

    蟒蛇怪委屈的说道:“上师,我们妖怪也不一定都是坏的啊!我只不过是因为贪图享乐才会被那元蒙国收买的,求求您,就给我一个机会吧。我愿意先把骨珠献出来。请您先打开禁制吧,我现在内丹很弱,在这种压力下会坚持不住的。”

    海龙心念电转,点头道:“好,就先拿你那些骨珠来看看,你应该知道,以你现在的情况,是无论如何逃不出我手心的。你先在这里弄你的骨珠,我去处理那些要逃的家伙。”说着,身形一闪,下一刻已经出现在灭天等元蒙国供奉面前。原来灭天等人见势不好,纷纷取出自己的飞剑就要逃走。“想走么?给我,定。”巨大的压力笼罩下,灭天等人全都定在原地丝毫不能动弹,他们此时已经根本没有任何逃跑之力,海龙冷冷的看着灭天,手中千钧棒在他肩膀上一点,骨骼碎裂声清晰传来,灭天惨叫一声,顿时瘫软在地。海龙不屑的看着他,道:“你不是喜欢欺凌弱小么?今天我也让你尝尝被欺负的滋味。”说着,一脚踏下,顿时踩碎了灭天的右腿骨骼。海龙环视一圈元蒙国那些噤若寒蝉的供奉们,冷冷的道:“你们刚才不是还都嚣张的很么?现在怎么不吭声了?依仗着自己有几分本事就来此欺人,我看,你们早已经不配再做修真者了。”大手一挥,一片金光闪过,除了当初跟踪他的女以外,其他供奉全都被他点破了他们的元婴,一身修为付诸东流。惨叫声此起彼伏的响起,失去了法力,简直比杀了这些人还另他们痛苦。海龙向那全身发抖的女道:“我这个人还是非常心慈手软的,向来不喜欢干那赶尽杀绝的事,尤其对美女下不了手。你带着这些废物回去,告诉元蒙国君主,将以前属于赵宋、李唐两国的土地全还回来,如果他今后再赶兴兵作乱,小心他的狗头。现在你可以带着他们走了,放心,赵宋国会派人护送你们回去的。云跃,过来。”

    云跃早已经被海龙那惊世骇俗的修为惊呆了,此时听到海龙召唤,赶忙飘身到他身旁,恭敬的道:“前辈,您有什么吩咐?”

    海龙道:“让那个赵宋过皇帝派人把这些废物送回去,供奉殿也派几个人,这些修真者除了那女的以外全被我废了。同时,派人通知李唐国,一起接收以前元蒙国占领你们的土地。”

    云跃大喜,赶忙连声答应着,飘身回去向赵极禀报了。海龙随手一吸,那元蒙国女供奉顿时被他拉到跟前,嘿嘿一笑,海龙道:“看你也有几分姿色,我建议,你回去以后还是尽快脱离元蒙国的好,如果你不脱离,一旦元蒙国不肯将土地还回来,我们还会再见面的。”说着,在女供奉粉面上轻拍两下,反手掐了她翘臀一把,这才在哈哈大笑中重新回了蟒蛇怪身旁。

    蟒蛇怪显得非常乖巧,在它的内丹周围,悬浮着二十颗圆滚滚的珠。淡淡的光华流转,一看就非凡品。海龙道:“这就是你的骨珠么?”

    蟒蛇怪赶忙道:“是,这些就是。我的骨珠有避水火之功效,而且极为坚硬,在我的丹气注入后,它们至少有下品宝器的品质。”

    海龙砰然心动,下品宝器虽然不是很强,但那指的可是一颗骨珠啊!如果在骨珠内施以法阵,以这二十颗骨珠的数量,至少也能造出一件上品宝器级别的法宝。现在自己身上除了千钧棒以外,根本没有一件合适的护身法器,有了它,自己完全可以凭借当初道明所教的法阵之术修炼成一件防御类护身法宝。想到这里,海龙心怀大畅,手中青光亮起,那二十颗骨珠顿时被他收入了乾坤戒之内。

    蟒蛇怪试探着问道:“上师,您现在可以放我走了么?我那身皮囊里还有蛇胆、蛇筋可用。吃了我的蛇胆,您就可以拥有夜视的能力了。至于蛇筋,您也可以修炼成一件法宝啊!上师,求求您了,小的修炼两千年不容易,您就放小的一条生路吧。”

    海龙沉吟了一下,道:“放你可以,但是,我先要问你几个问题,如果你的回答另我满意,我就放你走。否则的话,就算收了你的骨珠,我一样会杀了你。你要明白,我可不是什么正人君。首先,你先告诉我,你在妖宗是什么样的地位,还有妖宗现在的情况。”

    蟒蛇怪一听海龙有放过自己之意不禁暗暗松了口气,今天它实在倒霉,为了元蒙国提供的享乐,导致修炼了两千年的**完蛋,就连内丹也在海龙那强大的神之力作用下受到了不小的损伤,可谓陪了夫人又折兵,心中说不出的憋闷,为了能保存一线生机,它现在也只能一切都听海龙的了,“我在妖宗是妖主的职位,妖宗中除了宗主以外有四大护妖法王,它们都至少是修炼了三千年以上的强大存在,而像我这样修炼两千年以上的妖主,有二十多个之多,我在其中只不过是中下游水平。我们妖宗的宗主叫金十三,至于它的本体是什么,别说是我,就连四大护妖法王都不知道。他似乎有万年修为,乃是我妖中至尊,就连魔宗宗主戾天也要惧它几分。”

    海龙心中一动,道:“那这么说,在你们妖宗中,那个叫什么金十三的家伙有着绝对的权力了,他为什么会允许你到元蒙国当什么太上供奉?难道不怕我正道七宗剿杀了你么?”蟒蛇怪道:“其实,宗主是不知道我在元蒙国的,我们这些妖主除非经宗主召唤,否则,一般情况都散居于自己的修炼地,一旦有什么吩咐,妖主都会通过灵扎告之,最近这些年以来,我们邪道三宗和正道七宗接连发生了几场大战,双方损伤都很重,宗主吩咐我们要休养生息,等待时机给正道以迎头痛击。”

    听了它的话,海龙心中暗暗想道,邪道所等待的实际,恐怕就是接天道尊的度劫之期了,一旦度劫,不论成功与否,接天道尊势必无法再参与世俗之事,那时候,邪道必然能占据压倒性的优势,正道势必会面临一场劫难。得知了自己想知道的确实消息,海龙阴阴的一笑,突然一指点在蟒蛇怪的内丹上。内丹在神之力的刺激下剧烈的颤抖起来,蟒蛇怪惊恐的道:“上师,饶命啊!”

    海龙道:“我是要饶你,我已经将自身的法力输入到你内丹之中,对你今后重新修炼将有着很大的好处。不过嘛,缺点到也有些,等你重新修炼成**,身上将会具有我正道所蕴涵的法力,恐怕,妖宗再也无法容纳你了,反正你也说过不回妖宗,也无所谓,不是么?嘿嘿。”

    蟒蛇怪现在还能说什么,所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只能无奈的说道:“多谢上师恩赐。我,我现在可以走了吗?”

    海龙大手一挥,将内丹送入了高空,道:“滚吧,以后最好别让我再见到你。”白光闪过,经历了海龙带来的劫难,蟒蛇怪终于保留下一丝生机。海龙刚准备去解刨蟒蛇怪那已经有些焦糊的**,身后却突然传来如同山崩海啸一般的欢呼声。吓了一跳,扭头看去。只见所有御林军全都高举着自己的兵器,不受控制的欢呼起来,燕翅阵型展开,向自己所在的方位围了过来。元蒙国那些供奉们已经被看押起来,只等这边事情一结束,就会被遣送回元蒙国。得意的一笑,海龙知道,自己现在已经成了赵宋国的英雄。他站在原地没有动,只见在众位供奉的簇拥下,赵极下了龙椅,大步向自己走来。以海龙的目力,能够清晰的看到,在赵极眼中闪烁着激动的泪光。海龙心中暗道,自己不能白费这么多力气,赵宋这么大个国家,一定有不少好东西吧,现在恐怕不论自己要什么,那皇帝都会毫不犹豫的给自己。

    赵极快步走到海龙跟前,二话不说,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所有的供奉和御林军顿时如潮水般跪了一地,汴梁城外空旷的土地上,只有海龙一人站在那里,如鹤立鸡群般异常突兀。面对如此浩大的场面,海龙心中也不禁一阵激动,随手一挥,将赵极从地上托起来,道:“你这是干什么?我可不是要故意来帮你们的,只是看不惯元蒙国那些嚣张的小辈而已。”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