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天琴入魔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海龙眼中金光暴闪,金丹碎裂后,他的修为已经短暂提升到了接近不坠境界的水平,毫无保留的,他不断将自己的法力注入到天琴体内,一边治疗着她的伤势,一边修补着她破损的经脉。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天琴的重伤在海龙那充满自身生机的法力注入下渐渐的恢复。突然,海龙全身一震,体内澎湃的法力瞬间消失,他的内心突然变得异常平静,他知道,自己大限已到,欣慰的一笑,海龙缓缓撤下双掌。从残余的力量控制着自己的身体靠在身后的石壁上,一把将灵台处的小铁棍拔出,顿时,背后鲜血狂喷而出。海龙并没有在意,他将小铁棍勉强举到自己面前,喃喃的说道:“老伙计,对不起了,我们要说再见了。六耳前辈,恐怕我不能再去仙界看您了,您可要多保重啊!”

    气沉丹田,神聚灵台,天琴缓缓睁开双眼,她清晰的发现,自己不但修为尽复、道胎重聚,而且境界似乎又有所提升似的。她骤然回头,只见脸色惨白的海龙正倚靠在石壁上欣慰的看着自己,泪水滂沱而下,天琴一把搂住海龙,将他紧紧的抱在怀中,泣道:“为什么?你为什么这么傻,海龙你不能死,你不能死啊!如果你死了,我怎么办?你不能死,一定要坚持下去。我们还要一起去报仇啊!”

    海龙微微一笑,虚弱的道:“天……天琴,别……难过,……能救……得你性……命,……我已……经……很满……足了……。看……到我……手中……这根……小铁……棍么……?我……叫它千……钧棒……,它是我……最好……的伙伴。……等我死……后,你就……将他放……在我身旁……吧。天琴,……你知道么?……当我们……一起……从……山崖……上坠……落时,……我才明白……,我心里……真的是……爱你……的。只……是认识飘渺……在先,我心……中以前没……有你的……位置,但是……,直到……从山……崖坠落的……一刻,我才……清醒……的认……识到……,原来……你对……我……也……是那么的……重要。虽然……我就……要死了……,但……是,我很满……足,真的……很满……足。至……少,我们……曾经……彼……此爱过。我……死后,你……将这……个山……洞的……洞口……封死,仙照……山的景……色很……美,死在……这里,我也……可以满足……了。天琴……,离开……这里后,你暂……时先……不要返……回千……惠谷,以……你现在……的修为……,应该……足以……幻型……了,用另……一个面……貌在……神州游……历吧,省得……被刑……天那……混蛋报……复,等你……什么……时候……能以一……己之力……同问天流……抗衡时,再为……我报……仇。”

    天琴已经哭的泣不成声,娇躯剧烈的颤抖着,她拼命的将自己法力注入到海龙体内,但此时却已于事无补。

    “天……琴,别哭……了。你能……完成……我最……后的心……愿么……?我想……再听……你弹……琴,再……听你唱……那……首歌儿,……那……真的……好好听……啊!咳……咳……”海龙的眼睛已经变成了灰色,生命正一点点流逝着。

    天琴强忍着自己心中的悲,取出九仙琴,她凄迷的在海龙额头上吻了吻,轻轻波动琴弦,仙嗡的声音响起,动人的乐章此时是那么的悲伤。

    湖水……是你的……眼神,

    梦……想……满天……星辰。

    心情……是一个……传说,

    恒古不……变的永……久。

    回忆是……一扇树……叶的门,

    童……年有一……个亲……爱的人。

    向……往仙界的……路程,

    沧海……桑田的……执着。

    你是……我爱……的人,你……是离……逝的……风。

    心……中的……思索……已是……一遍一……遍。

    你是……爱我的……人?你是……沉湎的泪。

    等待……的痛苦总……是一遍一遍。

    我……们都有一……张天真而忧……伤的脸。

    手……握阳光……我们望……着遥远。

    轻轻的……一遍遍,一……年又一……年。

    多年……后我……们是……否还能再……唱起……心愿……。

    听着那断断续续的歌声,海龙脸上流露出一丝满足的笑容,身体微微抽搐了一下,缓缓的瘫软在天琴怀中。

    湖水……是你的……眼神,

    梦……想……满天……星辰。

    心情……是一个……传说,

    恒古不……变的永……久……

    仿佛没有发觉海龙的变化似的,天琴依旧唱着,一遍又一遍的唱着,良久,良久,当她的手指全部渗出鲜血,当她的声音沙哑再也无法发出准确的曲调时,天琴抱着海龙缓缓站了起来,她小心翼翼的让海龙倚靠在石壁上,柔柔的道:“亲爱的,你睡了。我知道你累了,好好的睡吧。在这里,不会有人打扰你。你放心,你交代的事我一定会办好的。”眼中闪过一丝冷厉之光,天琴冷冷的道:“我,千惠谷弟天琴在此发誓,有生之年,灭问天流、圆月流将成为我唯一的目标,天琴不死,双流必灭。”冷厉之气瞬间弥漫在天琴的身体周围,她那双澄澈的眼眸中竟然亮起两团血光,在这刹那间,千惠谷最出色的弟天琴,竟然已经由道入魔。

    轻轻的在海龙脸上摩挲着,天琴柔声道:“海龙,你等着我,等我将问天流、圆月流灭掉,就回来找你。天琴的身和心都只属于你一个人。我已经是你的老婆了。我爱你,生生世世,永不改变。我要去了。你睡吧,一觉醒来,我一定会在你身边的。”全身血光爆盛,天琴飘身出了洞窟,回首凝望一眼这被海龙打出的大洞,她眼角处滴落了两滴血泪。突然间,她变了,嫣红的长发变成了暗红色,绝美的容貌顷刻间变得普通了许多,连身材也变得比以前瘦弱了一些。双手掐动法决,洞窟周围的墙壁轻微的震颤起来,轰的一声,洞窟被完全堵死了。

    “海龙,我塌实的睡吧,你的妻去了。等我。”红光骤然亮起,天琴化为一道血光飘然而逝。

    天琴离开一个小时后,一缕若有若无的金光出现在洞窟之外。

    “恩,应该就是这里了。他妈的,真是没面,老这个徒弟也太窝囊了,居然这样就死掉了,而且连元神都灭了。六耳那家伙还跟我夸了半天,看来,他是老眼昏花了。”金光一闪,就那么凭空穿透岩石,没入了洞窟之中。

    海龙冰冷的身体僵硬的倚靠在光滑的石壁上,他的嘴角处还带着一丝满足的微笑。金光停留在海龙身体上方,喃喃的道:“哼,多亏我来的及时,如果魂魄完全散了,就算找来阎罗老儿恐怕也不能夺回他性命。恩,这小的身形、根骨到是还可以。希望我这次冒着被仙帝、如来两个老儿发现的危险下界没有白来才好。咦,我的宝贝,咱们真是好久不见了,以后,你还是好好跟着你这新主人吧。”

    小铁棍似乎异常兴奋似的,棍身不断的颤抖着,发出呜咽的声音。

    金光道:“好了,好了。跟着他和跟我着一样,而且你还能经历更多的精彩,如果不是如来老儿限制,老早就跑到这一界来玩儿了。恩,时间不多,俺要开始了。叱,圣天光罩起。”金光骤然扩大,海龙那已经冰冷的尸体顿时被笼罩在内。一颗颗白色的光星不断没入他的身体,每进入一个光星,海龙的身体就不由得剧烈的颤抖一下,一会儿的工夫,七七四十九颗光星注入其中,石窟内飘起几丝若有若无的气息,流入海龙体内。“一,二,三,好,三魂齐集。一、二、三、四、五、六,咦,怎么缺了一魄,他妈的,难道老来晚了不成。要让俺知道是哪个孤魂夜鬼敢吞了他这一魄,看我不打的他永世不得超升。”

    小铁棍微微一颤,一股气流从中飘荡而出,飞入了海龙体内,金光笑骂道:“原来是你这家伙留了他一魄啊!念在你关心他的份上,就饶你一次。好,三魂七魄齐集。天生万物,万法归一,神由心生,力随心动。唔,好小,法力竟然比我的还怪,不过到是挺纯正的。说不定,以后他又能成为一个我呢。仙帝老儿,以后有你头疼的拉,哈哈。”

    金色光芒骤然转盛,海龙自动盘膝坐好,一圈圈金色的光芒不断围绕着他的身体旋转起来。

    金光满意的道:“恩,不错,六耳说的对,这小天赋不错,而且悟性相当高,确实能够得传我衣钵了。小啊!我这做师傅的也算尽力了。不过,这起死回生之术可不能用的太多,如果让仙帝和如来那两个老儿知道,又要来唠叨我了。有天条限定我不能帮你提升修为,今后的一切,就看你自己的努力了。等你以后上了天,咱们师徒二人也好有个伴。咦,不好,阿紫传讯来来,看来,我要赶快回去才行,如来老儿恐怕醒了。”光芒一闪而逝,洞窟中陷入一片黑暗,小铁棍自动飞到海龙怀中,散发出一圈淡淡的黄芒协助他修炼着。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海龙缓缓清醒过来,眼前一片黑暗,他活动了一下身体,自言自语道:“这就是地狱么?难道我魂飞魄散还能来到地狱,这未免运气也太好了吧。哎,现在想想真是亏啊!想我一代天骄,竟然死的这么没有价值,他妈的,刑天、玄雨你们这两个混蛋。要是还有来生,劳资非要抽你们的筋扒你们的皮。玄雨还有几分姿色,老要是当着刑天的面把她先奸后杀、再奸再杀,不知道刑天会不会气死。哈哈,哈哈哈哈。”海龙放声大笑,但一会儿,笑声就变成了呜咽声。“他妈的,真不想死啊!我还有那么多事没做。再也听不到天琴的歌和琴了,再也吃不到玉华的素斋了,还有弘治那小,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真是窝火,要是能重来一回,说什么我也不会把自己逼到那死地去啊!天琴,你可一定要为我报仇,最起码也要让那两个混蛋像我一样形神俱灭才好。”海龙微微的喘息着,他突然摸到怀中一件硬物,不禁上下抚摩了两下,顿时发现正是小铁棍,“咦,宝贝,你怎么也在?难道下地狱还能带着法宝么?我怎么没听说过。”缓缓站起身,海龙活动了一下筋骨,他清晰的感觉到,体内一片金光闪烁,灵台处,比原来更加凝实的金丹引动着法力流转运行,全身说不出的舒适,似乎法力已经完全恢复了,而且境界更有所上升似的。

    海龙挠了挠头,喃喃的道:“原来下地狱也这么好,连修为都恢复了。哎,可惜俺已经是个孤魂夜鬼,有修为又有什么用,这里这么黑,难道就没有光亮么?”一边说着,他一边向前走去。没走两步,碰的一声,重重的撞在石壁上。“哎呦,他妈的,疼死我了。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不对啊!我既然都是鬼了,怎么会疼呢?难道,难道我没死不成?不可能啊!我金丹碎了,灵魂燃烧,怎么可能没死?七修剑,出鞘。”青光一闪,洞窟内顿时亮了起来,海龙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一眼就认出,这正是自己用法力打出的洞穴,只是洞口被石块封住而已。

    用力掐了自己一下,海龙不禁痛叫一声,“没死,我真的没死?难道是天琴救了我么?不,不可能是她。如果是她的话,为什么还要封住洞穴呢?难道是上天感我命不该绝不成。”

    正在这时,小铁棍发出了嗡嗡声,金光流转,似乎在像海龙诉说着什么似的,海龙眼睛一亮,道:“宝贝,宝贝是你救了我对不对。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谢谢,谢谢,我海龙没死。太好了。我没死。”海龙异常兴奋的在洞窟中又蹦又跳,即使被洞顶岩石撞的眼冒金星也不在乎。这一刻,他突然感觉到活着是那么的美好。

    紧紧的将小铁棍搂在怀里,海龙道:“宝贝,谢谢你,你又给了我一条生命,以后,不论如何我都会始终将你带在身边的。没有你,我已经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走,我们出去,我要去找刑天那混蛋算帐。”说着,海龙在七修剑的光芒照耀下就向洞口走去。走到天琴布下的石块前,海龙突然停了下来,摇了摇头,道:“不行,我现在还不能走。以我现在的修为,根本就不可能找刑天报仇,除了小铁棍我什么都没有了。至少要到不坠境界,我才有可能同刑天那样的高手对抗。而且天琴也有可能回来看我,干脆在这里静修吧。以我的悟性,用不了多长时间,一定能达到不坠境界的,那时候,有小铁棍为助,天下大可去得。死关,又一次死关,同样是在石头中。”盘膝坐在地上,海龙将心神完全沉入灵台的金丹之中,凭借着对力量的渴望,他开始了长时间的刻苦修炼。

    对于修真之人而言,百年不过是转瞬即逝,山中无甲,不知不觉间,海龙已经在仙照山修炼了三百年之久。仙照山灵气充足,孕育着无数生灵,除了闭关修炼以外,海龙偶尔会出去走一走,五照仙五峰都曾有过他的身影,自从当初在道明真人的摩云洞府洗劫过以后,海龙对这种吃仙草的方法别有偏爱,在五照仙后来的传说中,三百年内曾遭遇不明邪物洗劫,山上大量灵药被糟蹋一空,以至于丹药匮乏。

    用力的喘息几声,海龙重重的一拳捶在墙上,恨声道:“为什么还是不行,为什么我就是无法进入到不坠境界。已经快一百年了,还停留在霞举后期,真他妈的窝火。”

    海龙在经过一次由死到生的过程后,再次破而后立,虽然那不知名的金光并没有提升他的修为,但却对他的经脉再次巩固。一般修真之人只能循序渐进的修炼,如果修炼时间过长,自身积蓄的法力过于庞大,就会使经脉难以负荷。而海龙不同,先后两次破而后立,他此时的经脉已经变得无比强韧,每次闭关修炼都可以随心所欲的去运行法力,根本不用顾忌什么,以他本身的悟性、根骨,加上五照仙的无数灵药,使他在两百年间足足提升了一个境界,由脱胎后期进入了霞举后期。但是,到了这里,他也就到了修真之人最难度过的关卡之一,那就是由霞举到不坠的过程。一旦通过这到关卡,那将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生命再不受到限制,只要不发生以外,将与天地同寿,与日月同辉。足足一百年了,海龙多次冲击不坠关卡,但一次次的失败令他不禁大失所望。

    倚靠在石壁上轻叹一声,海龙自言自语的道:“看来,这不坠境界确实难以突破了,天琴啊!你是不是已经把我忘记了?为什么你一次都没来看我呢?或许,时间真的能冲淡一切吧,三百年过去了,即使你忘了我也没什么,毕竟,我们只是拥有那一瞬间的爱。或许,你现在已经有了自己新的生活吧,我不会去打扰你了,和我在一起,你受到的伤害太多。反正不坠也无法突破,我不能在这里再待下去了,说不定在外界的刺激下我能瞬间明悟而进入不坠轮回呢。三百年没有出世,不知道外面变成了什么样。”一决定要离开这里,海龙胸中血液不禁一阵翻腾,毕竟在这里修炼了三百年,可以说已经有着深厚的感情,此时就要离开了,心中难免会产生一丝不舍。

    “刑天、玄雨,你们现在应该还都没死吧。等着我,我会去找你们算帐的。”深深的看了一眼这空旷无物的山洞,海龙清啸一声,就那么硬生生的撞碎洞口的岩石冲了出去。新鲜而有些寒意的空气不断的吹拂着他的身体,海龙身心一爽,“小云儿,快来。”光芒一闪,一朵淡黄色的云彩出现在海龙脚下,海龙全身一软,宛如跌入了棉花堆似的,说不出的舒服。这云朵是他进入霞举境界以后按照六耳猕猴留给他的记忆修炼而来的,虽然面积不是很大,但飞行速度极快,海龙隐隐觉的,就酸是飘渺道尊当初的青蓝之云,也远远不及自己这小云儿飞的快,正是凭借着速度奇快的云朵,他才能一次又一次的从五照仙五宗手中偷出仙草灵果而不被抓。

    海龙对仙照山的禁制可以说是熟的不能再熟了,他并没有急于高飞,而是贴着仙照山主峰的山壁飘然上行。他的天冥衣、金钟罩和云硪铠全都损坏了,现在身上除了小铁棍以外,只有七修剑、血八卦和幻龙这三件没什么用处的法宝。连件能当衣服穿的都没有。峰顶转瞬即到,海龙轻车熟路般摸上了五照仙金宗后殿。这里是众弟居住之地,海龙用出隐迹之术,摇身一变,居然变成了一只彩羽小鸟。轻飘飘的落上了后殿的墙头。海龙的变身术和普通修真之人不同,一般的修真之人当修为达到一定程度后虽然也可以变化,但是,他们只能在自己身体的基础上改变体形和样貌而已,并且有一定的限制。而海龙则不同,他的变身术已经没有了任何限制,完全可以变幻成自己想变的任何东西。这完全是他那神之力和六耳猕猴给他留下的功法记忆的作用,连海龙自己都弄不清是怎么回事。拍打了几下翅膀,海龙向殿内看去,只见两名只有伏虎期的小道士正在清扫着院落,整个后殿静悄悄的,给人一种凝谧的感觉。拍打着翅膀,海龙从墙头飞到了后殿的窗户外,只见里面众多弟正在一起打坐修炼,这是五照仙与众不同的地方,他们的弟全都是在一起修炼的,而且绝不会相互影响。海龙兴起一丝恶作剧的想法,他仔细分辨了一下,找到一名身材和自己差不多的弟,展开翅膀滑翔到他身旁,鸟目中青光一闪,那名弟身上的衣服顿时消失不见,只剩余胯下那块遮羞布而已。在这里修炼的金宗弟可不光是男弟,也有女弟,那名被海龙拨光衣服的弟只觉得全身一凉,顿时从打坐状态中清醒过来。“啊——,我的衣服怎么不见了。”一声大叫,顿时将其他弟们都吵醒了。女弟尖叫声此起彼伏响起,整个后殿顿时乱成一团。

    海龙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拍打着翅膀飞出了后殿,向前面的正殿飞去。轻飘飘的落在正殿的房顶上,他运起天耳通向殿内探去。殿里有人,只听一个熟悉的声音道:“大哥,我们这次可是损失惨重啊!木松、火劫全都肉身别破,如果不是我们及时相救,恐怕连元神也回不来了。”海龙心中一动,顿时想起,这说话的,正是五照仙水宗宗主水韵,能被她称为大哥的,自然就是金宗宗主金夷了。果然,只听金夷道:“哎,三妹,我们五照仙后代弟中虽然不乏出色之辈,但和连云宗比起来还是差的远了。现在邪道肆虐,隐隐已经将我正道压制的动弹不得,魔宗戾天和妖宗的金十三都是异常难对付之辈,真不明白,以他们现在的修为,都已经进入了相当于斗转后期境界数百年之久,可为什么就还不经历魔劫、妖劫呢?只要有他们在一天,我正道就将无翻身之日啊!三妹,木送和火劫的元神你处理好了么?”

    水韵颔首道:“已经处理好了,他们毕竟修为深厚,我以转世之法帮他们重生,估计需要三、四百年的时间,就能恢复到原有的境界。”

    金夷道:“辛苦你了。经过这次大战,我们正道七宗全都元气大伤,据说接天道尊也已经进入了斗转后期,至多再有几百年,恐怕他就要度劫了,如果没有他来对付魔宗戾天的话,恐怕正道危矣。”水韵道:“其实,虽然邪道三宗势力很大,但我们如果请出那些隐居的前辈……”

    金夷断然道:“不可,不到万不得已,我们绝对不能打扰那些前辈静修,你不要忘记,邪道也有那种层次的高手,一旦引动他们参与到正邪之战,很有可能就会造成生灵涂炭,他们的道法太高深了,其实已经不适合在我们这一界。这次连云宗也有两位道尊殒命,接天宗主不久前以灵扎相示,让我们以仙阵暂闭山门,积蓄力量,以期下次决战。幸好戾天在他和其他几位道尊的联手下被重创,否则,邪道三宗如不隐没,我们正道将连喘息的机会都没有。哦,对了,关于老君录的事你打听的怎么样了?现在有消息么?”

    水韵摇了摇头,道:“暂时还没有,这件奇宝的出世,势必会给本就纷乱的神州带来更多不必要的争斗,大哥,我看我们还是不要参与的好。”金夷苦笑道:“有的时候,是由不得你不参加的。老君录,那代表的是我们修真界至高的修炼法门,传说中,如果谁能得到他,就能在短时间内达到劫成之境,而且度天劫之时将有着无可比拟的优势,如将老君录修炼到最高境界,甚至有达到大罗金仙修为的可能。这个诱惑实在太大了,虽然我修行了三千余年,却依然会为之心动。我最怕的,就是老君录被邪道所得,如果他们参悟出其中奥秘,恐怕,我们正道必亡。三妹,你继续派门下精锐弟去打探消息,一有老君录的踪迹,我们就立刻出发,不论付出任何代价,也要将其收入我五照仙掌中,只有得到老君录,我们才有再次振兴的可能。在我金夷有生之年,一定要带领着五照仙重新登上正道第一大宗的位置。”

    听到这里,海龙已经明白了许多,老君录么?看来,这就是我此行出游的目标了,或许,只要有了这修炼法门,我就能青云之上,在短时间内突破不坠境界,直奔仙道而去。想到这里,海龙得意的在空中飞翔着,顺着山道而下,用了一个多小时的工夫,终于下到了仙照山山脚下。

    光芒一闪,海龙重新幻化成人形,他身上已经穿好了偷自五照仙弟身上的道袍,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和胡须,喃喃的道:“变成鸟飞的真是慢,比我的小云儿差远了。终于离开这里了,今后,不论如何我也不会在将自己至之死地。”回首深深的看了一眼云雾缭绕的仙照山,轻叹一声,海龙飘身而起,踏上自己的灵云,朝远方而去。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