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邪祖出世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神州某地,昏暗的洞窟中,数十名形态各异的怪人围着一个石头铸成的大池站着,他们不断喃喃的念叨着什么。在那大池中,竟然完全是鲜红的液体,那是宛如鲜血一般的液体啊!石池上首,一名身材异常高大的怪人全身散发着浓郁的血光。他的声音嘶哑而带着几分兴奋,“伟大的万邪之祖啊!您终于得到了传人,三百年了,我们等待了三百年啊!伟大的万邪之祖,伟大的邪神,展现您最强大的邪力吧。”

    血池中的液体骤然沸腾起来,一个个斗大的气泡不断冒出,在先前说话之人的带领下,围绕着血池的七七四十九名怪人同时割开了自己的腕脉,鲜血如水般注入到血池之中,池水沸腾的更加疯狂了,澎湃的邪力骤然大盛,几乎是顷刻间,整个石窟内已经弥漫上一层浓郁的血气。

    为首的怪人仰天大笑起来,“太好了,我伟大的邪宗终于有出头之日,邪光映天,邪道再不是由魔、妖两宗把持的了。”

    整个洞窟剧烈的晃动起来,一圈庞大的能量骤然散发,血池上的液体顷刻间都被抽空了,完全凝结成一团血光,光芒骤然转盛,在血光的包围中,一道身影若隐若现。森冷无比的声音响起,“邪宗宗主乌鸦何在。”

    那为首的怪人赶忙带领着其他人恭敬的跪倒在地,虔诚的道:“乌鸦拜见邪祖,愿邪祖万寿无疆。”

    “从今天开始,你不再是邪宗宗主了,我将亲自成为邪宗的主宰,给你一个月的时间,将邪宗所有弟聚集到这里,我要施展万邪血映**,以光大我邪宗门楣。”乌鸦没有丝毫的反抗,恭敬的磕了三个头,面露喜色,道:“多谢邪祖成全。”

    邪祖冷冷的道:“万邪临天,神州必亡,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将我出世的消息泄露出去。尤其是妖宗和魔宗,到了必要的时候,我将一统邪道,至于正道那些卑鄙小人,暂时先不要理会,等到时机成熟,我将让他们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在邪祖的威压下,所有邪宗弟都不敢抬头,乌鸦知道,这经过三百年时间,于血池中吸收了万千邪气而成的邪祖,其实力之强大,绝不逊色于魔宗戾天和妖宗金十三,在他这绝世高手的带领下,邪宗必将崛起。

    海龙按下云头,空旷的地面上狂风大做,光芒一闪,他已经落在一个小山坡上。“外面虽然不像仙照山那样灵气十足,但这无边无际的空间真是舒服的很,老君录,我将到什么地方去寻找呢?算了,不管他,先到前面这小城里吃些东西再说,三百年未食人间烟火,真是令人期待啊!”海龙并没有再运用法力,就那么徒步向前走去,一个小时后,他已经来到了先前在空中看到的赵宋国小城外。

    这确实只能称之为一座小城,城墙高不过五米,门楼有三米高,四米宽,来往行人不多,城门处四名把守的卫兵昏昏欲睡,无精打采的靠着城墙而站,对过往的行人如同视而不见一般。海龙心中暗道,怪不得人家元蒙国能够占领李唐、赵宋两国大量的土地,看这些士兵如此,可想而知他们上面那些当官的也没什么好东西,海龙对地域并没有什么分辨,大步流星的走到了城门处。他凑到一名士兵身旁,在他头上一敲,道:“你们这是在站岗么?要是有敌人入侵,恐怕你们连门都来不及关。”

    那士兵被海龙一打惊醒,刚要怒骂,但当他看到海龙这一身装束时,顿时软化了,赶忙挺直身板,恭敬的道:“大人好。”

    海龙微微一楞,他本来只是想戏弄这几名守门士兵一番,见他如此恭敬,不由得暗暗纳闷,摆出一副眼高于顶的样,道:“你们这里谁是头儿?”

    那被海龙敲的士兵道:“回禀大人,我是。”

    海龙哼了一声,道:“我刚才说的你听明白了么?如果被敌人入侵,我看你有几个脑袋够砍的。”

    那士兵全身一颤,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惊恐的道:“大人,您恕罪啊!小的家里上有八十老母,下有没满月的孩,您就饶了小的一条贱命吧。小人以后再也不敢懈怠了。”

    海龙心中暗笑,沉着脸道:“就你这说辞,一千年前我就会了。少跟我来这套,这次暂且饶过你们,如有再犯,小心你们的脑袋。”

    “是,是,小的以后绝对不敢了。”

    他们这一闹,其他几名士兵也清醒过来,眼看着自己的头儿都如此恭敬,也赶忙跪倒在地不敢吭声,路过的百姓似乎都很怕事似的,远远的躲避到一旁。

    海龙微微一笑,扫了这四名士兵一眼,转身走进了城中。看着他走了,其他三名士兵赶忙凑到为首士兵的身旁。

    “头儿,刚才那是什么人啊?您干嘛吓成这样?”

    “笨蛋,你眼睛瞎么?没看到他身上穿着什么衣服。要是得罪了他,恐怕我们转瞬间就要玩完儿。”

    “啊!您是说刚才那个家伙就是供奉殿的人?不会吧,他看起来可很年轻啊!似乎也就二十多岁左右。”

    “你懂个屁,比他更年轻的我都见过。告诉你们,以后招放亮点,即使是我们的陛下,对这些供奉殿的高人也恭敬的不得了,我们算什么?人家恐怕只要一个小指头,也能要了我们的命。从今天开始,给我好好站岗,谁再敢有丝毫懈怠,可别怪我军法处置。快,快站好了,又来了。”在士兵头目的指挥下,四人赶忙雄赳赳、气昂昂的站直身体。四匹没有一丝杂色的高头大马同时希津津一声长鸣,停在城门处。

    士兵头目带着手下虚张声势的横过手中长枪,道:“什么人,站住,例行检查。”当兵多年,他早已是兵油了,自然知道上面最喜欢什么。

    马上四人三男一女,身上都是和海龙类似的道装,为首一人面如重枣,鼻直口方,仅仅是坐在马背上,就充满了威严。他满意的看了一眼门口的四名士兵,从怀中取出一块金色令牌,道:“我们是供奉殿的供奉,来此执行公务,休要阻拦。”

    士兵头目一看那面金牌,赶忙跪倒在地,恭敬的道:“属下见过供奉大人,由于职责所在,就不能送您进城了,请您见谅。”

    那供奉微微一笑,道:“你们做的很好,这一路行来,也只有你们最尽忠职守,等我见了你们城主,自然会为你们美言几句。”

    士兵头目心中大喜,赶忙道:“多谢供奉大人。大人,您是不是有一名同伴先来了,刚才他已经进城了。”

    供奉一楞,道:“同伴?我们一行四人,哪里来的同伴,你将那人的样说来听听。”

    士兵头目赶忙将海龙的衣着形象描述了一遍。听完他的叙述,四名供奉中唯一的女道:“大哥,看来是有人冒充我们供奉殿中人,切不可轻饶。”士兵头目偷眼看去,只见那女身穿杏黄色道袍,不盈一握的柳腰上扎着丝绦,全身散发着淡淡的灵气,眉如春山、目如远黛,竟是一名绝色美女。吞咽口吐沫,讨好道:“供奉大人,刚才那人走了不远,要不要小的带人去追。”

    先前那名供奉摇头道:“不用了,这件事我们自然会处理,你们继续在这里监守岗位吧。”说完,双脚一磕马腹,和同伴们冲进了城内。

    海龙新奇的看着小城中稀疏的店铺,上一次到城市,还要追溯到一千多年前,现在这座小城虽然远远比不上通苑城的宏伟,但也别有一翻风情。眼前一个小饭馆吸引了他的目光,饭馆的招牌很奇特,上面写着三个大字,“别再来。”既然开的是饭馆,怎么会让客人别再来呢?带着几分好奇,海龙步入了饭馆之内。饭馆内很冷清,只有稀疏的几桌客人,两名店小二懒散的靠在柜台旁,跟掌柜的聊着什么。

    海龙找到一个偏僻的桌坐了下来,喊道:“有没有出气的,过来一个。”两名店小二早就看到他了,听到他不客气的招呼,其中一名店小二走了过来,阴阳怪气的道:“小,你怎么说话呢?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吧?”

    海龙嘿嘿一笑,道:“我还真是不知道,正要请教?”

    店小二哼了一声,道:“告诉你,我们这里可不是随便谁都能来的。当年,先皇曾经落难至此,是我们老板款待了他。先皇当日千恩万谢的要以后来报答我们老板,但我们老板却对他说,希望你以后能有所成就,别再来我们这样的小地方。在我们老板的鼓励下,先皇奋发图强,终成一代明君,本来他送了许多礼物给我们老板,却被老板一一拒绝了。最后,特赏赐门口那面匾额。来到我们这里,就算你是再大的官,也和平民一样。明白了么?刚才你那样就算了,但要再敢嚣张,小心官府的人将你抓走问罪。”

    海龙微笑道:“原来你们这个‘别再来’是这么回事,好,我不叫嚣就是,你们这里有什么好吃的,尽管拿上来。”

    店小二得意的哼了一声,扭头向后堂走去,一会儿的工夫,七、八样看似冰冷的菜肴端了上来。海龙拿筷翻弄了几下,立时发现,这些菜竟然是隔夜的,不禁皱眉道:“小二,你们这是人吃的东西么?”

    店小二白眼一翻,在桌上用力一拍,道:“你小他妈的故意的找茬是不是,爱吃就吃,不吃就滚蛋。”

    海龙心中怒火上涌,本想发作,但转念想到,以自己现在的修为向这么一个泼皮无赖动手,简直就是脏了自己的手。深吸口气,压下怒气,扭头就向外走,刚走没几步,那店小二竟然一把拉住了他,另一名店小二也凑了上来。海龙微怒道:“还干什么?”

    先前的店小二道:“东西可以不吃,但钱却不能不给。你吃那些东西一共是三十二两银,交了钱才能走,否则的话,嘿嘿。”

    海龙笑了,和煦的笑容另两名店小二同时一楞,其他那两桌吃饭的人也都站了起来,他们显然和这店家是一伙的,一个个龇牙咧嘴的将海龙围在中间,其中两个人手里还拿着寒光闪闪的匕首,一副你不给钱,就休想出门的样。

    海龙微笑道:“各位大哥,这是何必呢?哎,现在我才知道为什么你们这里叫‘别再来’了,像你们这个样,确实也没人敢再来。”

    一名店小二不耐烦的说道:“小,你少跟我这儿废话,赶快拿钱,否则别怪兄弟们不客气了。”

    “等一下。”门帘一挑,四个人鱼贯而入,为首之人比海龙还要高半个头,面沉如水的向海龙走来,那些围住海龙的地痞,一被接近到一米处时,立刻向后跌退不已,不自觉的给四人让出了一条通道。大汉走到海龙面前,沉声道:“先前就是你在城门处冒充供奉殿的供奉么?”

    从这四个人一进门,海龙就清晰的感觉到四人修真者的身份,只是他们修为还弱,面前这最强的大汉,也不过就是腾云中期的修为而已。

    海龙淡然一笑,道:“什么供奉殿,我连听都没听说过,又怎么会冒充呢?我好象第一次见到你们吧。”

    大汉冷哼一声,道:“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我们供奉殿的声誉不能让任何人败坏。”说着,一掌向海龙肩头按来,一缕淡淡的紫光隐隐流转。海龙仿佛没看到大汉的攻击似的,扭头向店小二道:“你们看,连供奉殿的人都要找我麻烦,现在你们还想要那什么饭钱么?”

    大汉的手紧紧的抓住了海龙的肩膀,海龙连晃都没晃一下,目光依然停留在店小二身上,那店小二虽然跋扈,但也知道供奉殿不是自己惹的起的,七、八人缓缓向后退去,凑在一起不敢再吭声。

    大汉接连催了三次法力,那百试不爽的禁制竟然根本没有一丝效果。海龙转过头,依然面带微笑的看着他,道:“我可不是玻璃,我看,你还是放手的好。以你腾云中期的修为,尚不足与我为敌。”其他三名供奉同时变色,那绝色女低声喝道:“顺风耳听令,查。”黄光一闪,海龙身体微微一震,不禁皱了皱眉。少女吃惊的道:“不,不可能,大哥,我查不到他的修为啊!”

    海龙轻叹一声,道:“小丫头,难道你师傅没告诉过你,不要随便对修真之人使用探察术么?这可是犯忌的。”眼中金光暴射,四名供奉同时如遭雷击一般全身剧震,那抓住海龙肩膀的大汉踉跄的后退几步,失声道:“阁下好深的修为。难道你是元蒙国的供奉么?”

    海龙淡然道:“我早就说过了,我根本不是什么供奉。你们为什么偏要把这个名头加在我身上呢?以你们这样的修为都能出外历练,还真是希奇了。不知道你们师长是不是大脑有问题。”刚才因为店小二而产生的不快此时消失无疑,高高在上的感觉令海龙不禁得意起来。

    少女怒道:“不许你污蔑我师傅。看法宝。”光芒一闪,一枚小铃铛似的法器散发着淡淡的白光向海龙飞来,铃铛边缘锋锐异常。转眼间已经飞到了海龙身前。海龙毫不在意的向铃铛吹了口气,白光骤然大放,铃铛就那么悬浮在他面前,脱离了少女的控制。“恩,这不过是最低级的真器,竟然也拿出来献宝。我就替你们的师傅教训教训你们吧。”身影如虚幻般闪起,根本没有任何抵抗的,四名供奉同时中了海龙一指。惨叫声中,四人身体在剧烈的抽搐中摔倒在地,不断的痉挛着。海龙看也不看自己的成果,转身向那些地痞走去。在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中,地痞们早已经吓呆了。海龙走到先前那名店小二身前,微笑道:“现在还要饭钱么?像你们这样的人渣活在世界上真是没什么意义的,不过,上天有好生之得,就给你们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吧。”海龙大手一挥,金光闪过,地痞们一个接一个的从窗户中“飞”了出去,一时间,惨叫声此起彼伏。海龙身形飘转,从柜台下将全身颤抖的掌柜拉了出来,掌柜早已经吓的脸色惨白,哀求道:“大爷,大爷饶小的一命吧。”

    海龙微微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我可不是好杀之人,怎么会要你的命呢?我说掌柜啊!我觉得你们这个别再来饭馆不用再开了,你说是不是?”掌柜赶忙道:“是,是,一切都听大爷您的吩咐。”海龙嘿嘿笑道:“这可是你说的哦。你也出去吧。”随手一抖,掌柜也步了那些地痞的后尘。走回那四名全身痉挛的供奉身旁,海龙蹲下身体,在那少女肩膀上一拍,顿时化解了对她的“惩罚”。少女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全身早已经香汗淋漓,淡淡的处清香不断刺激着海龙的嗅觉,使他心中不禁一荡。少女惊恐的看着他,道:“你,你要干什么?”

    海龙淫亵的一笑,道:“美女,你想让我干什么呢?放心吧,比你更漂亮的姑娘我见了不知道多少,只要你认真回答我几个问题,我自然不会动你一根寒毛。不知道你听过他心通这种法术没有,只要你说的是谎话,我就能轻易的辨别出来,那时候会怎么样可就不好说了。”一边说着,海龙双手做虎爪状向少女那丰满的胸脯比画了两下。少女全身一震,双手护胸道:“你,你问吧,我一定说真话。”

    海龙见目的已达,便不再吓唬她,问道:“首先,你先告诉我你们的身份,还有那个供奉殿是怎么回事。”

    少女蜷缩着身体道:“供奉殿是赵宋国最高层次的部门,完全由修真者成立,只对皇帝负责,可以管整个赵宋国内所有的事。赵宋国成立供奉殿也是迫不得已的,现在不光元蒙国虎视耽耽的威胁着赵宋、李唐两国,在神州各地,经常会出现一些妖魔鬼怪,它们才是我们主要的目标。元蒙、李唐两国也有着类似的供奉殿。我们赵宋国的供奉殿有一名殿主两名副殿主,我师傅就是副殿主之一。”

    海龙点了点头,道:“那你们为什么会认为我冒充你们的供奉呢?是不是城门那几个士兵告诉你们的。”

    少女点头道:“是,他当时告诉我们说有人冒充供奉混进城内,我们惟恐是元蒙国的奸细,所以跟过来,想看看你到底是什么人。”

    海龙自然不会去跟那些士兵计较什么,淡然道:“以后你们要记住,有些人是不能得罪的,以你们现在的修为,在修真界不过是最普通的而已。如果遇到的是邪道高手,恐怕你们现在早已经魂飞魄散了。如果你们想回去找人来向我报复,尽管来。三天内,我还不会离开这座小城。都出去吧。”大袖一挥,在解除另外三人禁制的同时,将他们四个都震出了店外。

    扭头看了一眼自己刚才的那桌饭菜,海龙无奈的摇摇头,喃喃的道:“想吃顿美食都吃不塌实,真是烦人。别再来,以后不会有人再来了。”一边说着,他缓步度出店外,就在他前脚刚刚踏出店门的瞬间,轰然巨响中,背后的别再来饭馆顿时变成了一片尘烟,怪异的是,尘烟凝而不散,集中在狭小的的空间内缓缓飘落,并未影响到两旁其他店家。店外,掌柜和那些地痞们惊骇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几乎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海龙飘身到他们面前,粲然一笑,道:“刚才的一切你们都看清了吧。听好了,我在你们身上都下有禁制,从现在开始,你们每人必须要做千件善事,如果胆敢做一件恶事的话,必然会爆体而亡,听明白了么?这是我给你们的自新机会,可要把握住啊!哈哈哈哈。”

    在海龙的大笑声中,地痞们争先恐后的答应着,惟恐自己答应不及海龙反悔。其实海龙根本没在他们身上下什么禁制,完全是虚声恐吓而已。长笑一声,海龙在平民围观之前就那么凭空消失在众人面前。光芒连闪,只是几次眨眼的工夫,海龙已经在千米之外。

    信步在大街上走着,海龙心中暗想,闹了半天,自己的肚还没着落呢,不行,说什么也要找个好饭馆大吃一顿才行。啊!对了,我身上没银了。当初他和弘治返回连云山脉之前,早已经将钱花了个干净,而乾坤戒中的食物,在他第一次于万年寒灵石中闭关时早已吃了个干净。挠了挠头,海龙自言自语道:“这回难道又让我去卖皇精不成,可是我身上已经没有那东西了。早知道,应该从仙照山带出点灵果之类的东西。哎,真是笨死了,难道我要吃白食不成么?想我堂堂霞举境界的修真高人,竟然要吃白食,要是被弘治、玉华他们知道,还不笑掉大牙啊!”正在这时,海龙仿佛觉察到了什么似的,心中一动,微笑道:“别鬼鬼祟祟的跟在我身后,都给我出来。”

    身影一闪,那四名供奉汗透重襟的出现在海龙面前,他们到不是因为劳累而出汗,主要是先前在海龙禁制的痛苦中流下的汗水。为首那名大汉有些惶恐的道:“前辈,我们不是故意要跟着您的,只是,只是……”

    海龙嘿嘿一笑,道:“是不是有事求我啊?这样吧,我肚有点饿了,你们先请我吃顿饭,一切好说。因为我在吃饱的时候心情一般比较好。”

    大汉楞了一下,他怎么也没想到海龙会这么好说话,大喜道:“没问题,没问题,前辈,我一定请您吃这小城中最好的东西。”

    海龙心中暗乐,刚为没钱犯愁,这就有送上门来请客的,管他要说什么,先吃上一顿再说,堂堂赵宋国的供奉,总会好好款待自己一翻吧。淡然一笑,道:“那就走吧。不知道这赵宋国的小城中有什么好吃的东西。”

    一个小时后,小城最有名的归远轩雅座中,海龙满意的擦掉嘴上的油腻,喝下一杯美酒,舒服的伸展着自己的身体,“恩,味道还算不错,虽然比起师妹的素斋差的远了,但也勉强将就了。说吧,你们找我什么事。”这顿饭他吃的还算满意,所谓吃人家的嘴短,总要听听。

    大汉吞咽口吐沫,看着海龙身前高高垒起的盘,心道:这位前辈可真能吃啊!就算我们四个人加起来,也远远比不上他一人的饭量。恭敬的道:“前辈,是这样的,您道法如此高深,为什么不为国家效力呢?如果您肯答应加入我们供奉殿,至少也是副殿主的头衔啊!”

    海龙嘿嘿一笑,道:“副殿主?我可没什么兴趣,你们不要忘记,我是修真之人,就算是赵宋国皇帝愿意把皇位让给我,我也没什么兴趣。”

    大汉脸色一变,想了想,道:“在下黄函,这位是舍妹黄睢,这两位是我的师弟,张兆、李维。我们四个同拜于恩师座下修炼至今已有数十年之久,今日得见前辈通天道法实是幸事,如前辈愿意,我们可以引您到赵宋国首都,在那里,还有许多您没吃过的珍馐美味啊!”

    海龙道:“怎么?想拿美食诱惑我么?不过这到确实是个好主意,说起来,我自己都不知道现在应该去哪里,就随你们走一趟吧。不过,事先声明,你们要是遇到什么事我可不管。一切你们自己处理,我只负责吃饭喝酒。”

    黄函四人对海龙在已经充满了畏惧,先前那发自骨髓般的疼痛到现在还暗自抽搐,黄函见海龙答应同往赶忙道:“我们只是刻意要款待前辈,绝对没有什么其他的要求。前辈,您看这样如何,我们给您先安排一个住处,等处理完这里的事情后我们立刻就返回京都汴梁。”

    海龙满意的拍拍肚,道:“好,反正你们现在是我的衣食父母,随你们吧。”黄函亲自把海龙安排到小城中最好的客栈,这才和其他三人一同离开。站在客厅里,看着面前这精美的里外套间,海龙喃喃的道:“看来,还是要有实力啊!如果我还只是当初那个伏虎初期的小,恐怕连看都没人会看我一眼吧。”双耳微动,法力飘然而出,天耳通施展起来,顿时寻找到黄函三人的踪迹。

    只听黄睢道:“大哥,你有必要那么拍着那个混蛋么?你忘了他刚才把我们整的多惨?那个色鬼,我真恨不得把他碎尸万段。”

    黄函沉声道:“小妹,你小点声,要是被那人听到就麻烦了,你可别忘记,人家是具有大神通的。我们在外闯荡这么多年,难道这点事故你都不懂么?先前那人只不过是吓吓你而已,他根本就没有杀我们之心,而且,像他这样修为高深的修真者,又怎么会有淫念呢?我看,他至少也有师傅所说的登峰境界修为,我知道你们都对我刚才向他卑躬屈膝不满,但是你们想过没有,如果能得到这么一位高手加入我们供奉殿中,那我们赵宋国实力就会大增,在对付元蒙国的时候,把握性也就大的多了,难道你们不知道,现在李唐、元蒙两国都在大肆招收修真者么?”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