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死亡威胁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海龙惟恐露馅,也无法反驳弘治,哼了一声,缓缓坐直身体。看着海龙醒了玉华不禁喜极而泣,猛的投入到海龙怀中,道:“大哥,你可别吓我啊!我刚才不是故意的,你可千万不要有事。”感受着玉华的温柔和她那充满弹性的娇躯,海龙不禁一阵脸红,赶忙道:“我没事,我已经没事了。玉华,你不生我气了吧,以后大哥再不会像那次似的凶你了,好不好。”

    玉萍扑哧一笑,道:“当然好了,海龙大哥,你可不知道,这几天姐姐像丢了魂似的,刚才她还说,如果你醒了,就再不生你气了呢?”

    玉华瞪了妹妹一眼,满脸红晕的低下了头,柔声道:“海龙大哥,以前的一切都过去了,我也忘了,只要你以后对我好就行。”

    海龙微微一笑,搂着玉华站了起来,双手抓住她肩膀,将其缓缓推离自己的胸前,微笑道:“以后我们都要努力修炼。啊!对了,玉华你做的素斋真是太美味了,以后有机会,我一定经常去至云峰找你,你可不要不做给我吃啊!”

    离开海龙的怀抱,玉华感到一阵空虚,低声道:“只要你愿意吃,我随时都可以做给你啊!”

    没等海龙说话,弘治抢着道:“刚才大哥还说他没吃饱呢,玉华,你就再多做些吧。大哥睡了两天,现在可是很需要营养的。”

    海龙心中暗骂,明明是你小自己想吃,却推到我头上来,但想起先前的承诺,到也不好揭穿。玉华微微一笑,凝望海龙一眼,这才拉着妹妹跑向厨房去了。看着她们离去的背影,弘治凑到海龙身旁,竖起大拇指道:“大哥,真有你的,小弟这次可是服了。这样你都能过关。”

    海龙嘿嘿一笑,道:“女孩嘛,向来心软,以后要是想吃玉华做的素斋,你就求我好了。”

    玉华动作甚是迅速,一会儿的工夫,就做出一桌美味的食物,海龙、弘治二人可不知道什么叫客气,风卷残云般将素斋扫荡一空。本来玉华姐妹还想多留他们聊一会儿,却被海龙以回去疗伤为借口推脱了。离开玉华姐妹的房间,海龙遣弘治先回房,自己却一个人来到了仙照山主峰后山。缓步走上岩石,浓雾弥漫,景色依旧如昔,但海龙此时的心境已经大为不同。他现在根本都不愿去考虑感情,现在之所以向玉华认错,是因为他认为没有必要和那姐妹闹僵,他已经决定,只要是人家对他的好,他都接受,至于自身的感情,却绝不轻易付出。只有这样,才能更好的保护自己。光芒一闪,小铁棍化为千钧棒出现在海龙手中,海龙缓缓将千钧棒贴上自己的面颊,感受着那亲切的能量,喃喃的说道:“现在就只有你是我最贴心的宝贝了,逆天镜没了,它足足跟了我八百年,但我却不得不将它送出去。我欠天琴的太多太多。千钧棒,你不会离开我的,对不对?永远都不会。只要有你在,就足够了。六耳前辈,您现在已经过着不错的仙人生活吧。您等着,等我度过天劫后,就到天上去找您。法力,我需要强大的法力,神之力啊!你快些强大起来吧,我要成为最强的神仙,一定要。”

    “叮——”一声轻响将海龙从思绪中惊醒,虽然他来到这里最主要的就是等着美妙的声音,但声音的突然出现,还是吓了他一跳。

    美妙的旋律缓缓响起,随着那动人的声音,一缕歌声萦绕在海龙耳边。

    湖水是你的眼神,

    梦想满天星辰。

    心情是一个传说,

    恒古不变的永久。

    回忆是一扇树叶的门,

    童年有一个亲爱的人。

    向往仙界的路程,

    沧海桑田的执着。

    你是我爱的人,你是离逝的风。

    心中的思索已是一遍一遍。

    你是爱我的人?你是沉湎的泪。

    等待的痛苦总是一遍一遍。

    我们都有一张天真而忧伤的脸。

    手握阳光我们望着遥远。

    轻轻的一遍遍,一年又一年。

    多年后我们是否还能再唱起心愿。

    海龙本想转过的身体,但当他听到这如同仙乐的声音时,身体完全僵硬了,刹那间,他的身心充满了九仙琴的乐声和那美妙的歌声。在寂静的夜空中,声音是那么的清晰,空中的云雾时聚时散,似乎是在因为歌声而欢快、悲伤似的。

    “为什么?”琴音、歌声同时消失了,天琴淡淡的声音在海龙身旁响起。海龙全身一震,眼神迷离的清醒过来,轻叹道:“什么为什么?”

    天琴脸旁挂着两缕泪痕,手托九仙琴站在海龙身旁,“为什么要把逆天镜给我。你应该知道,当一件仙器已经认你为主后,你强行将它逼出体外,对你自身的伤害将有多大。恐怕,你至少要修炼百年,才能恢复原有的修为吧。你这样做,值得么?”

    海龙摇了摇头,道:“没有什么值得不值得的。我想这样做,就做了。琴,我欠你的太多太多。为了我,你吃了那么多苦,虽然你从来没有说过,但我都知道。问天流、圆月流一直将你看做心中之刺,必要除你而后快,如果你有了逆天宝镜,自然会更安全一些。为了我们正道七宗之间的关系,我不能去承认什么,这是我唯一能为你去做的。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还债而已。”

    天琴沉默了,手上的九仙琴光芒流转,半晌,她深吸口气,轻启樱唇,道:“你喜欢飘渺道尊,对不对?”

    海龙全身一颤,道:“这似乎和你没有什么关系吧。飘渺道尊是我的祖师,是我们连云宗修为最强大的高人,我对她只有尊敬之心。”

    天琴摇了摇头,道:“不,你或许骗的了别人,但是你骗不了我。当时,飘渺道尊用禁制将声音隔绝的时候,我看到了你的眼神,那是深情凝望的眼神,如果不是刻骨铭心的爱恋,又怎么会有这样的眼神呢?送出仙器后,我能清晰的感觉到你内心的痛苦,尤其是接到了逆天镜,九仙琴曾经与逆天镜相处数千年之久,两件仙器可以说已经心意相通,凭借着和九仙琴的合体,我能感受到逆天镜的悲痛,它完全是被你的情绪所感染才会那样的。飘渺道尊拒绝了你,是么?确实,她是我见过最美的人,也是最有气质的前辈高手,那是完全发自内心深处的气息。我,我比不上她。逆天镜是我千惠谷至宝,谢谢你还给了我们。师傅他老人家对你非常感激,让我邀请你有空到千惠谷一坐。你愿意来么?”

    海龙身体再震,“去千惠谷么?你们那里不是不允许外人进入的么?天琴,你知道么?我感觉好孤独,虽然我有朋友,有师长,但是,我依然感觉好孤独,我的心被冰封上了,它好冷。你猜的对,我确实对飘渺祖师有非份之想,但是,那已经成为过去。我和她可以说是两个世界的人。我们是不可能在一起的。我连起码保护她的力量都没有,我还能奢求什么呢?我现在,最渴望的就是力量,或许,只有强大的法力,才是我最需要的吧。比赛已经结束两天了,我想,你也要走了吧。忘了我吧,今后的海龙,将是一个完全追求力量的人。或许,再次见面的时候,你会连认都认不出我。我不想伤害任何人,更不想伤害你。你明白么?”

    一滴晶莹的泪水打在九仙琴的黄色琴弦上,琴弦微微一颤,发出嗡的一声,天琴突然全身一震,猛的回首向来时的方向看去,沉声道:“是谁在那里?出来。”“啪啪啪。”鼓掌声响起,两条人影从暗处徐徐而来,阴冷的声音响起:“好一对狗男女,在临死之前,还不忘亲热。看来,我猜对了。九仙琴确实不愧为仙家至宝,修为相差那么多,居然还能感受到我们的存在。不错,不错。”

    海龙和天琴同时看清了来人是谁,两人心中同时一紧,他们知道,今天,恐怕要面临生死存亡之时了。这突然出现的两人,正是问天流的刑天道尊和圆月流的玄雨道尊,两人都是一脸杀气,全身散发着庞大的气势。海龙和天琴都没有动,在修为相差巨大的情况下,他们知道,一切都是惘然的,一旦飞起来,恐怕就会遭到毁灭性的雷霆打击。天琴将九仙琴横于身前,道:“你们的儿是我杀的,想报仇就来吧。放他走。”

    刑天哈哈大笑起来,“放他走?你在做梦么?放他去通知白鹤和接天那两个老东西?今天,你们谁也别想活着离开这里。你们尽管放心,我们一定会做的很干净,不留下任何蛛丝马迹。天琴,你有九仙琴,又新得了逆天镜,让我们见识一下吧。”一边说着,他和玄雨同时手捏法决,一层红、蓝相交的能量罩骤然而出,瞬间将周围方圆百米笼罩在内,以刑天夫妇的修为,在这个禁制中,别说声音,就是连光芒也无法传出。

    天琴明知不敌,俏脸上流露出焦急之色,瞥了身旁的海龙一眼,刚想说些什么,却被海龙拦住了。海龙信手将小铁棍幻化成千钧棒,冷声道:“天琴,什么都没必要跟他们这对杂碎说什么?刑天,我告诉你,当初毁你儿**的确实是天琴,但是,灭他道胎的却是我。想报仇么?你们尽管动手。少爷要是皱下眉头,就不算是连云宗弟。”

    刑天夫妇同时散发出强大的煞气,在那庞大的气势下,海龙和天琴险些喘不过气来。刑天仰天长啸一声,道:“好,我猜的果然没错。我一直就怀疑当初动手的还有一名连云宗弟,当你把逆天镜给天琴的时候,我就猜到你可能就是那人。好,好,好,儿啊!今天我们就替你报仇了,不打的这对狗男女形神俱灭,我就不叫刑天。”金光一闪,一柄暗金色的长枪出现在刑天手上,玄雨虽然没有说话,但她也召出了自己的飞剑,在这种情况下,别说海龙重伤未愈,就算他和天琴完全处于最佳状态,也是根本没有获胜的可能。

    深深的看了天琴一眼,海龙微笑道:“没想到,我竟然会和你死在一起。看来,只有来生才能进入修真至境了。”

    天琴脸上再没有了焦急之色,嫣然一笑,道:“海龙,你告诉我,如果没有你喜欢那人出现,你会喜欢上我么?”

    海龙柔声道:“当然会,其实,即使是现在,我也很喜欢你,只是我不敢再面对感情而已。天琴,你的琴声和歌声,就算我下地狱也永远无法忘记。我欠你的情,来生再还,那时,我将换你一个爱人。千——钧——澄——玉——宇——”在暴喝当中,海龙猛的咬破自己舌尖,将金丹中蕴涵的神之力顷刻间提升到顶峰,毫无保留的,发动了这千钧棒法的第一式。千万道霞光骤然亮起,海龙身随棒走,用那无数道金光将天琴完全遮盖在背后,天琴耳边响起海龙的传音,“一旦禁制被破,你立刻逃走。”

    刑天不屑的一笑,看了妻一眼,淡然道:“想拼命么?就凭你?秋杀金风问天枪。烈——火——燎——原——。”无数枪影向海龙迎去,不坠境界的法力修为是异常恐怖的,刑天刺出的每一枪都带有丈许长的光芒,那尖锐的法力同千钧棒散发的神之力相触,顿时发出噗噗的声音。

    千钧棒确实是至宝,在修为相差如此之远的情况下,海龙竟然凭借着千钧棒法的第一招顶下了刑天的攻击,鲜血狂喷中,万千棒影骤然合一,当胸朝刑天点去。刑天脸色微微一变,心中暗想,这小能获得新人大赛冠军,果然非易与之辈。手中暗金枪从腋下叹出,骤然以枪尖迎上了千钧棒。

    轰——,海龙应声抛跌,鲜血再次狂喷,无数血雨撒满天际,强大的反震力,使他重重的撞在背后的禁制上,凭借着灵台处仅余的一口真气,他借着空中的狂暴气流,全力将千钧棒击在禁制之上。或许是因为刑天的法力都用来抵挡海龙的攻击了,禁制竟然显得非常脆弱,在海龙的攻击下,禁制上出现了无数道裂纹,似乎随时都有破裂的可能似的。

    刑天心中充满了怒火,虽然海龙那一击伤不了他,但是他那暗金枪的枪头却被千钧棒完全震碎了,碎的异常彻底,一柄极品宝器枪,就这么报废在千钧棒之下。在海龙发动的同时,天琴并没有做任何逃跑的准备,她手中的九仙琴银光亮起,右手同时抓住五根琴弦,喝道:“五弦灵海破。”嗡的一声轻响,五色混合能量骤然而出,这相当于霞举境界的攻击即使是刑天夫妇也不敢等闲事之。玄雨飘身而上,挡在刑天身前,刑天则退后三米,飞速的运转着体内的法力调息着体内翻腾的气血,千钧棒的攻击力加上海龙本身的法力虽然没能伤到他,但也将他的威势压了下去。玄雨在空中轻盈的一转,手中蓝光闪烁的长剑幻化出一片剑影,气劲碰触声不断响起,“五弦灵海破”的威力在她不断散发的法力下被渐渐的抵消了。使用五弦本来就已经达到了天琴的极限,在反震之力下,她不禁也喷出一口鲜血,飘身来到海龙身旁,将他拉了起来。

    玄雨眼中流露出一丝惊讶的神色,淡淡的道:“不错,果然是一代新人胜旧人,以你们不足千年的修为,竟然能接我们各自一击,不愧是这次新人大赛的前两名。如果你们状态在最佳的时候,我们即使能杀了你们,恐怕也要付出不小的代价。但是,这次你们没有机会了。天哥,没时间了,让我们为孩儿报仇吧。小辈们,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是我们圆月流和问天流的双修之技。红——粉——胭——脂——圆——月——剑——。”刑天的暗金枪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同易风行当初一样的残阳刀。“金——戈——铁——马——残——阳——刀——”一红一蓝,两团能量急速扩大则,海龙和天琴能够清晰的感觉到,玄雨散发出的阴寒之气和刑天散发出的阳刚之气融合后,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庞大能量,刹那间,海龙仿佛又看到了当初止水道尊使用祈天轮时的样,面前这红蓝两色交织的光芒威力丝毫不弱于止水道尊使用祈天轮时的样,海龙不知道的是,这是代表着接近莫测境界的能量。

    海龙喃喃的苦笑道:“琴,恐怕我以后再也听不到你的琴声和歌声了。”天琴柔柔的一笑,将娇躯依偎在海龙身上,“来世我再弹给你听。”他们同时举起了千钧棒和九仙琴,海龙召唤出金刚罩护在外围,虽然他们都知道,这只是无畏的抵抗而已。

    红蓝色光芒顷刻间吞噬了他们面前的空间,重重的轰击在金刚罩之上,金刚罩爆发出强烈的金光,轰然巨响中,化为点点金光,在它碎裂的同时,海龙的天冥衣和天琴的逆天镜散发出青、银光芒,但是,以他们现在的情况,就算法宝威力再强也无济于事。顷刻间,红蓝混合光芒覆盖了他们的身体,刑天和玄雨布下的禁制再也无法承受如此强大的法力冲击,顿时被炸的粉碎。红蓝两色光芒骤然收敛,两条人影从悬崖上骤然而落,转眼间没入了深渊般的云雾之内。

    刑天和玄雨显出身形,玄雨轻叹一声,道:“逆天镜不愧是仙器,在这种情况下依然能护得他们肉身不灭。”

    刑天冷声道:“肉身不灭有什么用?他们的法力已经被我们完全震散,我的残阳地狱火不但会逐渐焚化他们的肉身,连元神道胎也休想逃脱。不出三天,他们就会形神俱灭而亡,敢杀了我的儿,这是他们应有的下场。”

    玄雨依偎在刑天怀中,哽咽道:“其实,就算杀了他们又怎么样?我们的儿还是活不过来了。天哥,我们这么做到底是对还是错?”

    刑天长出口气,道:“现在已经不是评论对错的时候,事情已经做下,我们就必须要去面对,幸好事先布下禁制,连云宗和千惠谷应该不会察觉的。回去吧,不论明天发生什么事都不要露出声色,只要他们找不到那对狗男女的尸首,又能耐我何。”

    第二天一早,弘治就焦急的找到飘渺道尊,将海龙一夜未归的事情告诉了她。飘渺道尊心升不详之感,禀报接天道尊后,立刻发动所有连云宗弟开始寻找海龙的踪迹。不久,五照仙被惊动,千惠谷一方也传来了天琴失踪的消息,一时间,整个五照仙主峰像炸了锅似的。在七宗长老的带领下,不断的搜寻着海龙和天琴的下落。

    三天,足足三天过去了,海龙和天琴就像消失在空气中似的没有任何踪迹可寻。

    仙照山主峰大殿。

    接天道尊皱眉道:“这两个孩,到底会去哪里?以他们的修为,就算遇到了邪道三宗偷袭,应该也能发出求援信号才对。”

    刑天冷哼一声,道:“我看,他们恐怕是私奔了吧。那天道羽肯将已经与自己身体融合的逆天镜拿出来送给天琴,可见他们之间的关系不一般。”飘渺道尊怒道:“刑天,注意你的话。如果海龙真喜欢天琴的话,他那天大可以当众示爱,以我们事先商量好的奖励,没有人会阻止他们,他们又何必私奔。”海龙的失踪令她心中大乱,仅仅三天时间,竟然憔悴了不少。

    刑天并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冷哼几声。

    萧紊道:“各位宗主,他们失踪会不会与之前施用诅咒术的邪道有关,那邪道中人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摸到这里,其修为必然深不可测,如果是他出手,就很合理了。”

    金夷怒哼一声,道:“邪道三宗的胆也未免太大了,竟然敢到我五照仙公然闹事,别让我抓到,否则我必将其错骨扬灰。”

    白鹤道尊猛的站了起来,凝神看着刑天道:“敢问道兄,那天晚上你在何处?”

    刑天心头一震,怒道:“白鹤,难道你怀疑是我出的手么?你别忘了,我也份属正道,虽然天琴杀了我儿,但我还不至于在这里报复她。她是你们千惠谷弟,你自己看不好,找我要人?我们问天流可不是好欺负的。”

    一直没有说话的悟云佛尊开口了,他淡然道:“好了,两位道尊不必争吵,是非自有公论。现在仙照山我们几乎已经找遍了,也散发出大量灵引,却依旧没有道羽、天琴二人下落。只有两个可能,一个,就是他们已经离开了这里。另一个,就是他们已经遇害了。接天道尊、白鹤道尊,请两位不要过于冲动,现在我们也无法确定切实情况,不可枉自揣测。”

    接天道尊长叹一声,道:“海龙是我宗最优秀的弟,没想到,他刚得了这新人大赛的冠军,却就这么消失了。贫道真的很痛心。”

    白鹤道尊激动的道:“天琴是我最得意的弟,也是下任千惠谷谷主的人选,她身上带着我宗仙器九仙琴和逆天宝镜,如果她被邪道抓走或者杀害,那将是我千惠谷最大的打击。”

    正在这时,一名五照仙金宗弟突然跑了进来,有些惊慌的道:“启禀各位宗主,大事不好。”

    金夷眉头微皱,道:“发生了什么事?值得你如此大惊小怪。”

    那弟喘息几声,道:“赵松国境内突然出现了邪道三宗踪迹,现在已经有一座小城中的平民被妖宗屠杀干净,我们七宗派出的弟也有上百伤亡,恐怕邪道三宗此次聚集后的目标,将是赵宋国王城啊!”

    金夷大惊,拍岸而起,“什么,邪道三宗竟然敢如此猖獗,难道他们不怕天谴么?”

    接天道尊眼中寒光电射,道:“金宗主先不要着急,道羽和天琴的事先放一放,我们绝不能让邪道伤害过多平民。各宗弟立刻集合,我们赶往赵宋国和邪道妖人决一死战。”到了危急之刻,七宗顿时屏弃成见,以最快的速度集合好自己的门下。除了弘治要求留下寻找海龙以外,其余登峰境界以上的各宗高手在七宗十一位宗主的率领下同时出发,向赵宋国王城方向而去。

    一年后,苦寻海龙不获的弘治心灰意懒,他再没有去梵心宗进修的打算,独自一人返回了连云山脉摩云峰猴林,他始终相信,只要海龙还活着,就一定会回那里。

    海龙和天琴真的死了么?真的像刑天所说那样形神俱灭么?

    那天在刑天和玄雨联手发动的最强攻击下,海龙的金刚罩、天冥衣尽皆损坏,危难关头,他将最后一件防身法宝云硪铠套在了天琴身体上,而天琴虽然不能控制逆天镜防御,但逆天镜毕竟是宝物,在九仙琴的仙灵之气牵引下,自行散发出防御能量,天琴以自己的身体挡在海龙身前,这才避免了肉身被灭的危机。但是,正如刑天所说,他们体内的法力已经被震散了,尤其是天琴,在坠下深谷之时,她已经和常人无异。

    耳边冷风吹拂,海龙紧紧的搂着天琴的娇躯,虽然即将面临死亡,但此时他们竟然非常清醒,天琴没有任何恐惧,温柔的注视着海龙,等待着

    等待着。山高数千米,转瞬间,他们已经跌落到了山腰处,海龙似乎突然决定了什么似的,大喝道:“天琴,你一定要活下去为我报仇。”说完,他骤然将已经变为小铁棍的千钧棒插入了自己的灵台之内。刹那间,天琴明白海龙要做什么,她惊恐的大喊道:“海龙,不要啊!”但是,已经晚了,小铁棍已经深深的没入了海龙的灵台之内。

    法力可以击碎,甚至道胎也可以震散,但是金丹却是不可磨灭的。海龙将小铁棍插入了自己的灵台之内,硬生生的震碎了自己辛苦修炼而来的金丹,顷刻间,金丹散发出庞大的能量,海龙眼中金光电射,大喝道:“七修剑,出鞘。”锵的一声脆响,青色光芒出现在海龙脚下,由于冲力过大,又下沉数百米,海龙才控制着七修剑稳定住身形,他全身不断散发着强大的金色光芒,海龙没有丝毫犹豫的一拳轰向面前山壁,巨响声中尘土飞扬,一个直径两米、深达十余米的大洞出现在他面前。海龙飘身而入,七修剑飘然回鞘。

    小心的将天琴放在地上,海龙帮她盘膝坐好,沉声道:“琴,不要哭,不要悲伤,你听我说。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现在在上面的时候,刑天用一种极为霸道的法力侵蚀了我们的身体,一个人死总比两人都死要好,报仇的重任就落在你身上了。抱元归一。”天琴虽然想阻止海龙,但奈何她早已经失去了行动的能力,一切只能任由海龙摆布,泪水,已经浸透了她的衣襟。震碎自己金丹虽然能暂时得到超越自己平常的功力,但是,后果也是可怕的,那就是形神俱灭,因为这样做会燃烧自己的灵魂,连转世投胎都不能。

    内心在强烈的痛苦煎熬中,天琴感觉到背后传来两股柔和的能量,能量输入速度很快,顷刻间已经寻着自己的经脉运转一周,原本灼热如焚的内腑多了几分清凉,她顿时舒服了许多。但是,她又怎么能高兴的起来呢?这是海龙用自己的命换来的希望啊!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