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决战天琴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夜幕降临,仙照山主峰后的一块岩石上,天琴静静的站立在哪里,微风吹动着她那淡蓝色长裙,给人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

    “你来了。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天琴淡淡的说道。

    漆黑的夜幕中,缓缓走出一名身材魁伟的青年,正是海龙。他缓步走到天琴身旁,喃喃的道:“你也喜欢这里的夜色么?五照仙的人虽然不怎么好,但这仙照山的景色确实迷人。尤其是空中这螺旋状的云雾,似乎向我们预示着什么至理似的。”

    天琴扭头看了海龙一眼,道:“有的时候,我真不明白你是一个什么人?时而深邃的宛如得道高僧,时而奸诈如卑鄙小人。你能告诉我么?”

    海龙身体微微一震,道:“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人。或许,我只是一个喜欢自由的人吧。无拘无束才是我最向往的生活。在神州大地上,想过上无拘无束的生活,就必须有相应的实力做保证。天琴,我们其实是同样的人,至少现在是这样,我们的追求,都是道法的无上境界。”

    天琴美目中星光闪烁,缓缓点头,道:“我明白了。是啊!我们是同样的人。虽然我和你的追求不同。但我也渴望力量。渴望强大的实力。如果没有任何纷争的话,或者一、两千年后,我们就能成为神州大地上最强大的修真者。真要到了那种层次,我们就是竞争的敌人。”

    海龙微微一笑,道:“敌人么?不,我不会与你为敌的。即使与全天下正邪两道为敌,你也会是例外。这是我欠你的,永远还不清的债。”

    天琴的表情突然变得冰冷起来,淡淡的说道:“不,你并不欠我什么。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自己和千惠谷。如果明天你仍旧像第一次那样不战而逃,我会看不起你,或许,我会杀了你。”

    海龙丝毫没有因为她的冰冷而感到惊讶,依旧面带笑容的道:“今时不同往日,不论是为了我自己以后的修炼,还是为了连云宗。明天一战,我必将全力以赴。虽然你的九仙琴很强,但我身上至少有四件强力防御法宝。我的千钧棒更是所有法宝的客星。明天你要小心了。虽然我很喜欢九仙琴,但千钧棒一旦发动,有时连我自己也无法控制。”

    天琴深吸口气,道:“你没必要告诉我这些的。你知道么?从我修真开始之时,就天天和九仙琴在一起,作为一件仙器,在我心中,九仙琴是有灵魂的。她是我最好的朋友,每天,甚至每时每刻我都在和它交流着。她既是我,我既是她。除非你能先杀了我,否则,九仙琴将永远不灭。虽然我不知道你现在处于什么境界,但是,我有信心,只要你没有达到不坠境界,凭借我与九仙琴的人琴合一,定能将你击败。”

    海龙楞了一下,道:“你真的那么有信心么?如果我猜的不错,你至多是道隆初期的境界,虽然这已经很了不起了,但和我相比,你的境界还差了一些。你应该知道,相差一个境界代表着什么。在来这里之前,我刚刚结成金丹、破关而出,如果不是闭关八百年,我一定不会让你承受那么多的。”天琴娇躯微震,虽然她对海龙的估计已经很高,但也没想到他能达到脱胎后期,毕竟,在同龄弟中,她自己的提升速度可以说已经达到极限了。缓缓摇头,道:“那件事我已经忘记了,你不用再提。其实对我来说,那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为了能生存下去,我选择了人与琴相合,虽然从此人在琴在、人死琴亡,但是我绝不后悔。”

    海龙皱眉道:“你的意思是说,如果九仙琴破,你的生命也将随之终结,是么?”

    天琴没有回答,深深的看了海龙一眼,柔声道:“夜了,回去早点休息吧。明天我在比赛台上等你。”此时的她,就像一名温柔的妻一般,她那关切的话语令海龙心中一暖。下意识的,海龙一把搂住天琴的柳腰将她的娇躯贴近自己,感受着那充满弹性的娇躯,坚定的说道:“天琴,只要我还活着一天,就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你。相信我。明天,我一定会胜,因为,我有必须要胜的理由。我要用那件奖品仙器了结一段往事。”天琴俏脸通红,她的心仿佛要跳出来似的,有生以来,她还是第一次和男如此近距离的接触,海龙身上散发的阳刚之气仿佛化掉了她所有的道法似的,一时间竟然全身酥软的依偎在海龙怀中。

    海龙也感觉到了天琴的变化,慌忙松开了手,暗骂自己该死,刚决定了要远离感情,却又如此失态,赶忙道:“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天琴白了她一眼,急促的喘息几声,飘身而起,朝来路而去。她的声音在半空中回荡着,“明天比赛,小心我的五弦。”

    海龙楞在原地,“五弦?什么意思?难道她已经可以应用九仙琴上的五根琴弦么?这不可能吧,她还没有到脱胎境界啊!”其实,他不知道的是,由于天琴选择了身琴相合,所以能凭借自身与九仙琴之间的密切联系,越级使用九仙琴的法力。

    清晨,海龙从修炼中被弘治唤醒。一晚的静修使他又恢复到了最佳状态。伸展着自己的身体,他的心中有着几分莫名的紧张。就要和天琴对决了,他现在一点把握也没有。

    “大哥,走拉,去吃点东西。”弘治呼唤着海龙。

    海龙在他的光头上敲了一下,道:“你这吃喝和尚,整天就想着吃。照你这样下去,还不知道何年何月能够进入大圆满之境呢。”

    弘治委屈的道:“反正大圆满境界也是需要体悟的,我都到这临界点很长时间了依然无法通过,也不能饿死啊!”不论是修佛的大圆满境界还是修真的不坠轮回境界,都是修真者的一道关卡,即使再顺利,也至少要一百年时间才能通过。像问天流的刑天,他早就达到了霞举后期,但却足足用了五百余年才进入了不坠初期。其艰难程度可想而知。

    海龙喃喃的道:“今天就要决赛了,不知道最后那奖品到底是什么仙器。”

    弘治道:“我昨天听说,今天的场面会很宏大,你们这场决赛将会由七宗十一位宗主同时监赛。这可是一个莫大的荣誉啊!”

    海龙不屑的哼了一声,道:“荣誉不荣誉的我才懒的理,那仙器对我来说到更重要些。等比赛完了,你跟悟云宗主去梵心宗,我回连云宗继续修炼。没有不坠以上的境界,在修真界真是很难立足啊!你可要抓紧修炼,否则,等我通过了不坠你要还没过大圆满,就丢死人了。嘿嘿,你可是比我多修炼了一千年啊!”

    弘治挠了挠光头,道:“你少来了。虽然你之前进步和快,但那是由于寒灵石灵气和六耳前辈改造你身体才会有的效果。以后再向上升,只能看你自己的体悟。你以为不坠那么好达到么?更何况,我们佛家的大圆满境界比你们的不坠境界更难突破一些,一但突破,却比你们的不坠境界也厉害一些。想追上我,恐怕还没那么容易吧。”

    海龙不满的道:“那咱们就走着瞧吧。”一边说着,两人已经走出了房间。一出门,海龙就楞住了,只见玉华正站在他们门前,狠狠的盯着他。海龙不由得心中一惊,暗道,以自己的修为竟然没发现玉华的到来,玉华一定是用了什么能够隐藏气息的法宝。勉强一笑,道:“玉华师妹,你找我么?”想起昨天玉华哭着离开时的样,他心中没来由的一痛。

    玉华点了点头,冷声道:“今天是决赛,如果你输给那个天琴,我跟你没完。如果你赢了,你欠我的就一笔勾销。”说完,转身而去。

    海龙有些郁闷的看着玉华的背影,道:“我有欠她什么吗?我怎么不知道。”

    弘治嘿嘿笑道:“当然有了,你欠了人家的感情嘛。说实话,我真不明白你,你以前不是老惦记着找个道侣么?人家玉华对你不错了。长的又好。哦,对了,你还没吃过她做的素斋吧。那可是比什么珍馐美味都要可口啊!如果能娶得这么个老婆,你可就享福了。”

    海龙微怒道:“少来。我说过了,以后只想着提升修为,再不涉及什么感情。你要是再说,回去以后我不让小机灵再给你猴儿酒。”

    弘治吓了一跳,赶忙道:“好,好,我不说就是。你呀,想想今天怎么对付那个天琴吧。上次你可是连手都没动就认输了。我看,你和那姑娘的关系也很不一般吧。真没想到,像你这模样还能这么招蜂引蝶,而小僧我这么英俊,却没人看上一眼。”

    海龙扑哧一笑,道:“你是英俊,可你别忘记,自己是个光头。谁会去向光头表示什么。你以前不是说过色戒不能破么?怎么?现在动凡心了。”听了他的话,弘治好象吓了一跳似的,赶忙双手合十,道:“罪过,罪过。佛祖原谅,小僧并没有动凡心,只是有些羡慕海龙大哥而已。”看着他那前程的样,海龙不由得放声大笑,因为马上将举行决赛的紧张也随之消失了不少。

    仙照主峰的广场上变得空旷了不少,原先的八个比赛台由于拼在了一起,节省出不少空间,比赛台正面高台上摆放着十一把椅,虽然离比赛开始还有一段时间,但台下却早已人满为患。除了五照仙那些负责仙照山防御的弟以外,所有七宗各代弟都集中在广场周围。他们的议论自然离不开这届七宗新人大赛。天琴本就是夺标呼声很高的,而海龙却是默默无闻,甚至现在也还有不少弟不知道他长什么模样。他们都纷纷猜测,今天的冠军将属谁。问天流的弟和往日不同,由刑天带领着全部聚集在一起,他们的脸色都不太好看。海龙昨天晚上已经用法力远距离解除了那几名被封弟的禁制,在萧紊的盘问下,却没有任何结果。这次新人大赛开始时问天流还得意非常,但到了现在,他们却面大失,如果不是因为圆月流和五照仙的关系,萧紊早就带着门下弟离开了。但尽管如此,问天流还是和连云宗产生了不小的矛盾。

    “咚咚咚……”接连九声悠扬的钟鸣响起,围在比赛台周围的弟们顿时都安静下来。十一道人影飘然落在高台上,正是七宗十一位宗主。

    接天道尊居中而座,他左右首分别是五照仙的金宗宗主和梵心宗的悟云佛尊,其余各位宗主依次落座。七宗二十余位道尊以上级别的高手坐在他们背后的两排软椅上。这些人,代表着正道七宗最强大的实力。

    接天道尊微微一笑,向身旁的悟云道:“佛尊,现在开始吧。”

    悟云宗主微笑点头,道:“这次贵宗也有弟进入了决赛,恭喜道兄了。”

    接天道尊看了一眼不远处面无表情的萧紊,道:“佛尊客气了。金宗主,您宣布吧。”

    金夷微笑道:“还是接天宗主来吧。您毕竟是我正道之首。”

    接天道尊也不再推脱,站起身形,道:“七宗第三届新人大赛决赛现在开始。请两名参加决赛的弟入场。入场后听三声钟响后,可立即动手。”他虽然说的轻描淡写,但声音却清晰的传入在场每个人的耳中。话音一落,一青一粉两道身影同时出现在决赛的比赛台上。

    天琴今天特意穿上了一身粉色衣裙,和当初第一次见到海龙时的一模一样。看到海龙傲立于自己面前,她不禁俏脸微红,微微施礼道:“千惠谷天琴领教。”

    看着天琴娇俏的样,海龙心中不由得升起一丝异样,点了点头,道:“连云宗天石道尊座下弟道羽向师姐请教。”说完,右手一招,小铁棍轻飘飘的落入掌中,在神之力的催动下,小铁棍瞬间增大变成了海龙用来对敌的利器——千钧棒。

    “高山仰止,流水行云,千惠之法,琴天合一。”银色九弦古琴飘然出现在天琴左掌之上,随着九仙琴的出现,银色光芒骤然大亮,澎湃的法力瞬间将天琴身体完全包裹住,在粉色长裙的映衬下,她宛如又回到了初次和海龙见面时的样。

    为了今天的胜利,海龙深吸口气,强行压下激荡的心情,神之力飘然流转,淡淡金光亮起,在这契合的法力注入下,千钧棒那黝黑的棍身顷刻间染成了金色,整个巨大的比赛台上,一金一银两团光芒不断的积蓄着力量。

    台上的各宗宗主都流露出惊讶之色,以他们的见闻,当然明白海龙和天琴现在所用的法力根本不是千惠谷和连云宗的法决。天琴的银色法力是由自身法力和九仙琴结合而成的。而海龙的神之力则是本身自修的强大修为。

    接天道尊微微一笑,淡然道:“看来,这些下一代的孩确实比我们要强啊!当年像他们这么大的时候,我可远没有他们现在的修为。”

    “叮——”轻响声中,天琴波动了赤弦,那清脆的声音给人心神清爽的感觉。

    海龙心中一凛,右手缓缓举起千钧棒,道:“师姐,让我们公平一战吧。”金光陡然大盛,海龙轻喝一声,千钧棒上电射出数丈长的金光,他身随意动,以如同虚幻般的速度向天琴冲去,千钧棒实实在在的向天琴当头打去。

    天琴微微一笑,全身银芒骤然收敛,轻喝道:“潜龙勿用我升天。”身体如一缕青烟般扶摇直上,随着千钧棒的巨力,九仙琴轻轻一点,身体飘荡而出,在空中化出一道优美的弧线落向擂台的另一头。与此同时,一曲“霓裳”响起,叮咚之声不断的震慑着海龙的心灵。那是从内心深处响起的声音,即使他用法力封住自己的双耳也没有任何效用。海龙没有在追上去攻击,轻飘飘的落在地上,眼中寒芒电射,他知道,如果自己不能从天琴的霓裳曲中挣脱,即使再攻击,也是没有任何作用的。在那优美的乐曲声中,海龙眼前幻象连生,天琴的身影竟然已经模糊了,他似乎感觉同时在与无数个天琴比赛似的。

    收摄心神,海龙将千钧棒横于身前,低声吟唱道:“时长老须菩提。何名长老。德尊年高。故名长老。须菩提是梵语。唐言解空也。在大众中即从座起。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合掌恭敬。而白佛言。随众生所坐。故云即从座起。弟请益。行五种仪。一者从座而起。二者端整衣服。三者偏袒右肩。右膝着地。四者合掌。瞻仰尊颜。目不暂舍。五者一心恭敬。以申问辞。……”在天琴惊讶的注视下,海龙宛如老僧入定一般,就那么低低的吟唱着。为了抵御天琴的琴音,他必须要做到心神合一,灵台清明不染尘埃的境界。昨天晚上回房休息前,海龙特意叫醒正在修炼中的弘治,向他学习了这篇金刚经,海龙发现,由于自己身具佛气,在虔诚的全心咏诵佛经时,心神将进入一个空明之境,不会被任何外力所惊扰。

    海龙护体的金光内渐渐出现了一层朦胧的黄色能量,天琴接连变了三首乐曲,他却依然故我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宛如山岳一般不可撼。

    监赛台上的悟云宗主再也坐不住了,脑海中不断回想起八百年前在梵心宗那身具佛气的海龙。他猛的动自己的座位上站起来,失声道:“这是我佛宗的降妖伏魔真言,道羽就是海龙,他竟然能够本身所具有的佛性施展出我佛宗不传之密不动根本咒法,天才,他绝对是修佛的天才。”

    其余众位宗主愕然相望,悟云佛尊修为高深,这还是他们第一次见到他如此失态,显然海龙带给了他强大的震撼。

    接天道尊不无得意的道:“海龙这孩天赋极高,确实是我连云宗不世出的奇才。”

    悟云长叹一声,传音向接天道尊道:“宗主,我希望如果有机会,能让海龙这孩到我梵心宗修炼一段时间,如能结合佛、道两家之常,说不定这孩将成为旷古绝今的一代天骄。”

    接天道尊深深的看了悟云佛尊一眼,道:“如果佛尊有意,我愿让他前往。”

    悟云佛尊欣喜的道:“既然如此,咱们就说定了。还有,让那个禅宗弟也来。和他们在一起,或许对我本身明悟都会有不小的作用。真希望我们以后能够后继有人,这样,不久的将来,在我们承受天劫之时也能安心的去了。”

    天琴的鬓角已经微微见汗,奏响九仙琴是需要相当法力的,除非有极高的定力,否则根本不可能不被琴音影响。以天琴现在的修为,已经可以同时用前三根琴弦奏乐,但是,足足半个小时过去了,她所能弹奏的每一首曲至少都弹了三遍,但海龙却没有任何反映,在天琴眼中,此时的海龙就如同一个无底深渊一般,他身上所散发出的沉静气势另天琴根本不敢中断弹奏,否则,在气机的牵引之下,必然会招来海龙蓄势一击。一咬牙,天琴在金戈曲结束的瞬间,右手同时抓住三根琴弦,沉声道:“三弦破月波。”三色混合能量如一道风刃般以半弧形的姿态向海龙拦腰斩去。

    突然,海龙双目大睁,梵唱之声嘎然而止,眼中金光电射,千钧棒动了,海龙双手用力将千钧棒挥出,重重的砸在冲击到自己身前的三色混合法力上。轰然巨响声中,庞大的爆炸力将海龙身前的地面炸出一个巨大的深坑。天琴全身一震,接连退后三步才站稳身形,她知道,自己现在绝不能让海龙发动攻击,否则,一旦他用出强大的攻击,在自己消耗大量法力的情况下,根本没有可能接下。心念电转中,天琴抓住了四根琴弦,“四弦灭日波。”昨天,她正是凭借这四弦之力击败了修为不弱的萧恩,海龙曾经亲眼看到过这四弦的威力,手中千钧棒迎风一摆,千万条金光带起霞光顷刻间笼罩了他身前十米之内,“千钧澄玉宇。”灵台出金丹剧烈的震颤起来,经过先前梵唱金刚经的过程,海龙清晰的感觉到,自己已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最佳状态,澎湃的神之力不断注入到千钧棒之中,那铺天盖地的棒影就那么硬生生的迎上了天琴的四弦灭日波。

    四色混合法力的威力确实强大,当千钧棒与其相触时,海龙清晰的感觉到了那半月型能量刃的锋锐。但是,千钧棒是无坚不摧的,海龙本身法力又在天琴之上,同先前那次声势浩大的碰撞不同,这次竟然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在千钧棒强悍的攻击力之下,四弦灭日波就那么悄无声息的消失了。海龙身体微颤,但他并没有停留,身随棍走,向因为气机牵引而再次后退的天琴扑去。

    天琴感觉体内如同火烧般难过,九仙琴的光芒已经黯淡了很多,虽然比赛前她曾经有过很多设想,但却怎么也无法料到,海龙竟然强悍到如此程度。身体不受控制的后退着,她惊骇的发现,空中那万千条霞光金影竟然已经融合为一,那充满着无比强大压迫力的金色棒身笔直的朝她胸口点来。是的,海龙在出道以来,第一次用全了千钧澄玉宇这一招。先前那无数棍影只不过是此招前奏,真正强大的攻击,就在这最后这万流归一上。在那巨大的压力下,天琴的身体完全被束缚住了,她根本没有闪躲的可能,别说被这一棒点上胸膛,就算是擦着点边,也足以让她香消玉陨了。

    噗的一声,天琴突然喷出满天鲜血,血雾瞬间笼罩了她手上的九仙琴,几乎没有任何停顿的,九仙琴爆发出异样的红光,连天琴护体的银色能量也变成了血红色。天琴的玉手抓上了赤、橙、黄、绿、青五色琴弦,厉声喝道:“五弦灵海破。”嗡的一声轻响,天琴那满头红色长发骤然飘起,眼、耳、口、鼻同时渗出鲜血,不再是半月型能量刃,一团混合五色的法力球飘然而出,向千钧棒头迎去。这是天琴最后、也是最强的攻击了。

    海龙面容如同古井无波一般依旧平静,手中千钧棒依然故我的前点,五色能量球的威力已经达到了接近霞举境界高手全力一击的程度,它能拦的住海龙的千钧棒倾力一击么?答案是否定的。千钧棒在海龙的神之力催动下,充分发挥出了自身无坚不摧的特性。依然没有停顿,轰的一声轻爆,五弦灵海破灭了,那疯狂肆虐的能量不断冲击着海龙的身体,但是,这些散乱气流是无法突破天冥衣防御的。海龙只是微微一顿,千钧棒依旧前指,此时,他和天琴只有不到一米的距离。天琴再次喷出一口鲜血,脸色瞬间变得惨白,虽然她也有防御法宝,但是她知道,不论是自己的哪一件法宝,也是不可能抵御住这霸绝天下的一棒。

    监赛台上,千惠谷谷主白鹤道尊惊慌的站了起来,大喊道:“手下留情。”台下的刑天突然觉得海龙此时是那么的可爱,眼看自己儿的仇就要报了,他心中充满了喜悦,手中聚集起一道法决,准备在天琴肉身被毁后立刻打的她形神俱灭,即使和千惠谷翻脸他也顾不得了。

    自知必死的天琴下意识将九仙琴挡在了自己身前,但是,她突然在海龙眼中发现了什么,那,那竟然是一抹柔情。金光爆闪,千钧棒在千钧一发之际硬生生的停在离九仙琴不足三寸处,金光闪动,天琴清晰的感觉到其中蕴涵的庞**力。

    “哇——”海龙喷出一口逆血,本来他是没有受伤的,但为了能保住天琴,他硬生生的阻止了千钧棒的冲势,使自己法力反噬,顿时震伤了经脉。勉强回收着千钧棒上的神之力,海龙的身体终于渐渐平静下来,长出口气,看着惊魂未定的天琴,笑道:“师姐,承让了,你伤的不重吧?”

    天琴剧烈的喘息着,星眸中流露出复杂的神色,喃喃的道:“你,你,……”

    海龙右手一抖,千钧棒重新化做小铁棍消失不见,他微笑道:“什么都不用说了,我赢了,不是么?”

    监赛台上的十一位宗主全都站了起来,白鹤道尊长出口气,虽然天琴败了,但他还是流露出欣喜之情,向接天道尊道:“贵门下对法力的控制真是到了神乎奇技的程度了,老朽佩服。胜负已定,道兄请宣布吧。”

    接天道尊看着比赛台上的海龙也是一脸满意之色,海龙不但胜了,而且胜的那么光明正大,最后还能及时收手没有伤害到天琴,这一切,做的实在太完美了。他不由得微笑道:“今天的比赛让我们看到了下一代的希望,道羽,你凭借自己强大的实力,当之无愧的赢得了最后的胜利,我代表七宗十一位宗主宣布,七宗第三届新人大赛,第一名连云宗道羽,第二名千惠谷天琴,由于昨日比赛问天流萧恩受伤过重无法参加今天争夺第三名的比赛,所以,第三名为连云宗道华。”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