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出双决赛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接天道尊楞了一下,道:“原来萧宗主此次前来是因为这件事啊!我先前已经问过那名弟了,他说当时情况危急,只是为了自卫才伤到了贵门下。我想,他应该不是故意的,宗主不必放在心上,如果需要什么丹药尽管开口,贫道一定鼎立相助。”

    萧紊强忍怒气,道:“风行的伤已经不是药石能够拯救的了。接天宗主,我希望您不要袒护门下弟。今天定要给我个交代。”

    接天道尊眉头微皱,道:“我并不曾袒护弟,据我了解,当时比赛的情况确实无法控制,您尽可去询问监赛五位长老。记得您昨天曾经说过,所谓仙术无眼,有些事情并不是弟们可以控制的。如果贵门下伤的过重,贫道愿意前往协助治疗。千万不要伤了贵我两宗和气。”

    萧紊怒道:“你,你这不是袒护是什么?治疗?风行的内伤还在其次,你那门下弟出手也太狠了,竟然费了他那至阳之物,这让风行今后怎么做人啊!这种伤您能治么?不错,昨天风行是出手重了,伤到贵门弟,可你也不应该指使弟如此报复。”

    接天道尊心中一惊,他也没想到易风行竟然会伤到那里,心中暗道,海龙这小真是够狠的。一旁的飘渺、止水两位道尊强忍着笑意,至云道尊则无奈的摇了摇头,暗道荒唐。接天道尊沉声道:“萧宗主,希望你在开口前先思考一下。我作为一宗之主,怎么会指使弟有此恶行?我已经说过,道羽并非故意伤人,当时的情况只是巧合而已,贵门下的情况贫道感到很遗憾,但是错不在道羽,请恕贫道无法交代了。如果萧宗主没什么事可以请回了。贵门那几位中了诅咒术的弟还需照顾。不送。”

    萧紊勃然大怒,全身散发出强烈的白光,法力疯狂的凝聚着,刹那间,强大的气势骤然向接天道尊罩去。接天道尊脸色一变,眼中电射出两道寒光,萧紊感觉自己心头宛如被巨锤重敲一般,身体一晃,顿时退了一步,全身皮肤都被强大的气势所压,一时间,竟然无法提聚足够的法力发动攻击。他知道,自己在修为上远远比不上接天道尊,收回气势,怒道:“接天老儿,你想仗势欺人么?别以为我们问天流怕了你们。”

    接天道尊淡淡的说道:“所谓是非自有公论,萧宗主,你修行近三千年,不应嗔念如此之重。请回,不送。”最后两个字是用法力喷出。和萧紊一同前来的几人同时退了一步,他们不由得勃然色变,接天道尊所表现出的强大实力,即使仅是一人,也不是他们所能应付的。

    萧紊喘了几口粗气,指着接天道尊道:“好,好,接天,你等着,今天的事不算完,咱们走着瞧。”说完,催动法力,身化白光带着一腔怒气而去。和他同来众人也都灰溜溜的离开了。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接天道尊喃喃的道:“看来,想息事宁人是不行了。问天流这些年闹的太过分,已经不像我正道宗派。传我法谕,所有连云宗门下弟没有我的命令,不许擅自离开精舍,更不可单独行动。”

    至云道尊微微一楞,道:“宗主,有那么严重么?问天流毕竟属于我正道宗派,他们不会……”

    接天道尊摇了摇头,道:“还是做好完全准备的好。难道你忘记他们当初是如何对付千惠谷的么?哎,强敌尚在,我们自己内部却乱了起来,萧紊啊萧紊,你也太不识得大体了。难道非要让我正道七宗覆灭,让黑暗阴邪笼罩神州你才能甘心么?”

    飘渺道尊淡然道:“宗主不必过于忧心,萧紊虽然刚愎自用,但秉性并不坏,否则也无法做稳这问天流宗主的位置了。他应该知道什么是最重要的。我看,这件事并不是那么简单。昨天易风行出手伤了道衍,恐怕是另有人指使才对。我们现在最好是保持沉默,等这次七宗新人大赛结束后,让修为低的弟尽快回山。据刚才我门下弟传来的消息称,邪宗、妖宗又开始肆虐了,等这里事情一完,我们必须立刻赶往支援。”

    止水道尊微笑道:“海龙那小也真够狠的,我也不信他是无意中伤了对方。以他的心性,恐怕是故意为道衍报仇的。”

    接天道尊瞥了止水道尊一眼,道:“这件事不要再提了,我只知道道羽并非故意伤人,其他说法一概不要在我面前提起。明天将进行二分之一决赛,为了保证比赛的安全性,咱们分成两批,至云师妹、飘渺师妹,道羽和道华那一场就拜托你们了。其余的师弟、师妹随我去另一场观战。问天流和千惠谷这半决赛,恐怕不会那么平静,不论如何,我们也不能让惨剧再次发生。必要的时候,就算中断比赛我们也要出手。”

    “是,谨遵宗主法谕。”飘渺道尊看了一眼海龙所在的房间,心中不由得暗叹一声,勉强压下心中复杂的情绪,飘身而起,返回了自己房间。

    由于进入了半决赛,五照仙特意将原本的八个擂台合为两个巨型擂台给四强用来比试,在至云、飘渺两位道尊的带领下,海龙和玉华一起来到了二号比赛台下。玉华脸上挂着一层寒霜,始终不理海龙。至云道尊以传音之法同时向两人道:“今天的比试你们不要太过冲动,尽快结束。你们都是我连云宗弟,我不想看到任何人有所损伤。明白么?”

    海龙看了玉华一眼,恭敬的道:“弟谨遵祖师训示。”玉华也点了点头,道:“是,师傅。”她瞥了海龙一眼,坚定的道:“今天我一定会胜。”

    海龙没有说话,只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飘渺道尊眉头微皱,道:“好了,时间快到了,你们准备吧。时刻记着,你们是师兄妹,而不是敌人。好胜之心固然要有,但不可因此而影响了自己的心性。”钟鼓齐鸣声中,五位监赛长老已经登台,今天这一场负责主监的,赫然是五照仙金宗宗主金夷,其他四名长老中包括问天流的刑天道尊和圆月流的玄雨道尊。金夷面无表情,而刑天和玄雨眼中都流露着淡淡的寒芒。

    海龙和玉华同时飘身上了擂台,长发披散在玉华背后,灰色的长袍难掩她风华绝代的气质,只是脸上的冰冷足以让任何人寒心。

    海龙微微施礼道:“师妹,请手下留情。”玉华冷哼一声,道:“你早已无情,就不用手下留情了。”

    海龙皱了皱眉,道:“师妹,难道你真的那么恨我么?”玉华深吸口气,胸脯微微起伏着,眼中寒芒电闪,道:“是,我恨你,我恨你。”

    此时金夷沉声道:“连云宗道羽,对连云宗道华,比赛开始。”他话音刚刚一落,玉华立刻掐动法决,寒光一闪,她那柄带着云雾之气的法剑骤然而出,在空中画起半道圆弧,带着浩然之力向海龙斩来。海龙没有取出千钧棒,只是召唤出自己的七修剑迎了上去。锵的一声,两柄飞剑在空中爆起大片火花,虽然海龙修为要强过玉华,但他一是怕伤到玉华不敢用全力,二是七修剑品质远不如玉华那柄飞剑,这第一击以势均力敌收场。

    玉华显然不会善罢甘休,双手法决连变,那云雾般的飞剑顿时发挥出强大的攻势,无数道寒光分飞起伏,不断向海龙冲击着。海龙没有还手,只是控制着自己的七修剑在狭小的空间内布下一层屏障,艰难的抵挡着玉华近似疯狂的攻击。

    表面上看,玉华已经占据了绝对的上风,但台上的五位监赛之人和至云、飘渺两位道尊都清晰的知道,海龙虽然处于被动,但防守严密,并非玉华所能破除。从修为上看,海龙明显在玉华之上。监赛台上,金夷低声向身旁的刑天道:“刑天道尊,连云宗那名男弟的修为不弱啊!以前我曾经看过道华真人的比赛,她在年轻一代中已经是绝对的佼佼者,可是,这道羽似乎更厉害一些,连云宗这几百年确实培养出了不少优秀弟,看来,我们也不能懈怠啊!”金夷他们并不了解连云宗的心法,再加上海龙有天冥衣隐迹,所以他们并不能像接天道尊等海龙本门师长那样一眼就看出海龙现在的修为。刑天哼了一声,道:“昨天就是这小重伤了风行,他有一件非常奇特的法宝,表面上似乎没什么,但威力极大,很有可能是连云宗的一件仙器。”玄雨道:“天哥,你说的,就是昨天道羽毁了你们问天流残阳刀的那件法器吧,据我门下弟说,他那件法器的攻击力非常恐怖,似乎其他法器上附加的法阵对其无效似的,一经施展,可以直接破除对手法器的本体。有机会,我们应该仔细研究一下才是,我看,除非是修为比他高的多,否则,还真很难破掉他的攻击。”

    在他们议论之时,台上已经出现了变化,玉华竟然释放出了四件法宝,轮番向海龙攻击着。但是,她现在的攻击远不像几天前那次杂乱无章,巧妙的运用了法器之间的互补,在使用最少法力的情况下发挥出了最大的威力。无奈之下,海龙已经召出了金钟罩协助七修剑进行防御。

    光芒一闪,玉华的飞剑在一件形如盘的法器协助下,重重的斩上了七修剑,青光骤然黯淡,七修剑灵力大减,飘飞回海龙手中。海龙惊怒的发现,在七修剑上,多了一个米粒大小的缺口,整柄法剑的法阵竟然已经被破坏了,必须重新修炼才能发挥出原有的作用。对于他来说,这柄道修真人所赠的七修剑虽然威力并不如何强大,但在海龙心里却比道明、天石赠送的六件法器更加重要,是他除了千钧棒和逆天镜以外最重视的,骤然受损,他怎么能不心疼呢?

    海龙气往上撞,怒道:“玉华,你真的这么想杀我么?”玉华收拢自己的四件法器,冷声道:“不错,我就是要杀你这无情小人。”说着,那件青纱似的法器停留在她胸前,玉华法决连变,淡淡的雾气开始出现。

    台下的至云道尊心中一惊,道:“道华这孩,怎么能用这么强的道法对付本门中人,哎,她真是太任性了。”

    飘渺道尊微微一笑,道:“这恐怕并不是任性那么简单吧。如果我猜的不错,道华似乎对道羽有几分情意,至于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也不知道了。不过师姐尽管放心,道羽修为比道华要高两个多境界,应该不会有事的。”

    海龙皱眉看着玉华,任由她掐动法决,催使雾气升腾,顷刻间,比赛台上已经伸手不见五指,完全被云雾笼罩了。心中暗叹一声,海龙的倔强升起,他逼音成线,向玉华的方向道:“好,你既然想杀我,那我就成全你。”随手一挥,撤除了金钟罩的防御,收起七修剑,就那么傲然站立在雾气之中等待着玉华的攻击。

    玉华这破云决可以影响对方的视线,但却对自己没有任何阻碍,她清晰的看到了海龙所做的一切,心头微微一颤,手上法决顿时慢了一些,那已经变成大网的轻纱状法宝微微的颤抖着。一咬牙,她并没有停下来,恨声道:“云开雾散破——云——决——。”庞大的法力不断由散开的轻纱状法宝输入她体内,雾状仙剑再次出现,玉华双手一引,飘身而起,身剑合一向海龙冲来。

    海龙清晰感觉到了身体周围传来的庞大压力,身上的天冥衣自然的释放出一层淡淡的青芒,将雾气隔绝在外。一股强烈的尖锐之气出现在面前,雾散三尺,玉华的娇靥出现在海龙面前,而她那飞剑夹带着庞大的冲击力已经刺进了天冥衣的防御之中。

    海龙平静的道:“你用力吧。以你现在的修为,再加上破云决,足以穿透这件天冥衣的防御。你不是想杀我么?那就来吧。”

    玉华心中陷入了天人交战,在村时的那一幕幕不断于眼前闪现着。

    …………

    “你,你别过来。大叔,我们没钱,身上也没吃的。你就放过我们吧。如果你要,把这些柴和都给您。如果你想……,我,我愿意跟您,我妹妹她还小,您就放过她吧。”

    “你怎么知道这么多,看上去,你还很小啊!我真的不是坏人,更不会伤害你们,否则我又何必同你们废话呢?是不是。”

    “人家,人家已经十六岁了,不小了,妹妹都有十三岁了呢,只是我们长的比较纤小而已。你别骗我们了。哪儿有坏人承认自己是坏人的。爸妈常说,一定不能轻信外人。”

    “不信就不信吧。不过你们也不要叫我大叔,我也才十八岁而已,比你们大不了什么。我的名字叫海龙。你们呢?”

    …………

    如果不是海龙,自己和妹妹恐怕早已老死山村,如果不是海龙,自己又如何能进入这修真界的领域?无论怎么说,海龙对自己姐妹都只有恩惠,他只是不愿意接受自己,自己难道就非让他死才甘心么?不,我不要他死,他,他是我唯一喜欢上的人啊!

    泪水如断了线的风筝一样不断滑落,玉华厉喝一声,猛的抽回了自己的飞剑,所有云雾顷刻间消失,她梨花带雨的看了海龙一眼,飘身而起,就那么哭着飞离了比赛台。看着她的背影,海龙心中升起一丝怅然之感,不禁疑惑的想道,虽然决定不为感情所累,但自己真的做的到么?其实,他只不过是做做样而已,如果玉华真下狠心要用破云决杀他,那么,他胸口处的逆天镜就会发挥出应有的威力,保护他的周全。

    不论是台上的监赛长老还是台下观战的各宗弟,全都楞住了。他们谁也没想到结局竟然会是这样。

    刑天不屑的道:“连云宗那几个道尊还经常说什么结合成道侣将会大大的影响修行,他们门下弟不一样被感情所累么?”

    金夷皱了皱眉,站起身道:“因连云宗弟道华无故离台,本场比赛,连云宗弟道羽获胜,晋级决赛。”

    海龙向五位监赛长老行礼后,飘身下台,至云道尊有些责怪似的看着他,问道:“道羽,道华这件事你稍后要给我个解释。”

    海龙感觉到全身一阵无力,深吸口气,道:“两位祖师,咱们去看看另一台比赛的情况吧,我想知道明天的对手是谁。”说着,和弘治一起,当先向天琴比赛的一号台走去。对于天琴的比赛他不无担心,虽然天琴修为不弱,但问天流弟出手都卑鄙,一旦发生什么事,恐怕天琴将有生命之忧。弘治并没有多说什么,他知道此时海龙心情不好,只是默默的跟在他身旁。

    飘渺道尊向至云道尊道:“师姐,我看您就别多问了,这既然是孩们的事,就让他们自己去解决好了。他们已经都大了。一定能处理好的。”至云道尊轻叹一声,道:“师妹,你跟海龙去那边看看吧,我要去追玉华这孩,这孩向来任性,脾气倔强。还是我开导开导她好些。”

    海龙快步来到一号比赛台,只见,台上比赛已经进入了白热化程度。天琴的对手名叫萧恩,乃是问天流宗主萧紊所收留的孤儿,一身修为更在易风行之上,手中火红色长枪不断幻化出各种精妙道法同天琴战的难解难分。

    天琴的身形不断在比赛台上移动着,利用一套玄妙的步法闪躲着对方的攻击,手中九仙琴不断弹出一道道法力,与对方相抗。只是她并未用出仙音攻敌。萧恩修为极高,手中的火红色长枪攻势如同急风暴雨一般,逼的天琴根本没有时间静下来发动九仙琴的仙乐之威。但是,他这种战法也极为耗损法力,一旦他不能保持如此高效而强大的攻击,天琴势必发动雷霆般的反击将其一举击溃。

    海龙从场面上判断,他知道,天琴和萧恩的修为在伯仲之间,如果天琴想赢得这场比赛,九仙琴是关键,只要仙乐一响,别说萧恩,就算是自己,也会很难抵御。天琴一手托琴,另一手不断播动着九仙琴上赤、橙、黄三色琴弦,三色法力的激荡,使萧恩不能将攻势完全展开,只有依靠不断提升的法力接连发出大面积攻击。

    萧恩的气势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渐渐的有所削减,似乎天琴消耗对方功力的想法已经发挥了作用。但是,海龙却并未因此而放松,他清晰的看到,萧恩手上虽然似乎慢了一些,但眼神依然是那么冰冷,显然心神并没有丝毫动摇。天琴眼看着对方长枪渐缓,不仅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定下心神,一边闪躲着,一边按住了橙色琴弦,随时准备发动金戈曲攻击对方。正在此时,她耳中突然响起一丝蚊蝇般的声音,“小心,对方要出绝招了。”心中一惊,根本来不及去辨别这传音之人是谁,天琴下意识的按上了九仙琴全部琴弦。

    果然,萧恩手上似乎一缓,身体在半空中轻巧的一个旋转,火红色长枪突然变成了一条火龙似的,剧烈旋转起来,“秋风金杀残心枪。”先前弱下去的气势骤然暴涨,萧恩全身充满了杀气,眼中流露出一丝残忍之光,噗的一声,一口心血喷在枪上。一时间红芒再盛,长枪过处,空间不断扭曲,高速旋转的枪身几乎覆盖了天琴身体每一处要害,萧恩将全部法力集中在右脚,利用身体旋转,一脚踢在枪把上,火红色枪龙顿时化为流光直奔天琴。如果没有那传音警告,天琴必然会手忙脚乱,但事先有了准备,就容易应付多了。她脚踏七星,九仙琴凭空悬浮,身上银芒湛放,双手十指看似纷乱的飞快的在赤、橙、黄三弦上弹拨着,刺耳如裂帛般的声音响起,一圈圈三色混合的光晕激荡而出。火龙般的残心枪顿时威势大减。突然,琴音嘎然而止,整个比赛台的地面上以天琴为中心出现了一道道如同龟纹般的裂缝,天琴同时抓住三根琴弦后拉,冷声道:“三弦破月波。”“嗡——”震颤声中,整个比赛台剧烈的颤抖起来,那早已布好的禁制似乎要崩溃似的,负责主监赛的悟云佛尊脸色一变,赶忙低低的梵唱几声,手发黄光,这才将禁制稳定下来。一层有形的赤橙黄三色混合能量如同闪电一般重重的轰在威势已弱的残心枪上,巨响声中,就像昨天易风行那银月枪一样,萧恩的长枪也化为了满天碎片,但这残心枪确实威力极强,萧恩喷出的那一口心血代表着他一年的道法修为,在剧烈的震荡下,天琴也不禁踉跄后退三步。幸好她的三弦破月波将残心枪全部摧毁,否则,必然会受到重创。但是,比赛自然不会这么轻易的结束。萧恩自小苦修,一心想报答师傅萧紊的养育之恩,在同年龄弟中修为远超他人,眼看着自己法器被毁,他并没有丝毫犹豫,强忍着体内翻腾的气血,在残心枪碎裂的同时高高跃起,怒喝道:“金戈铁马残——阳——刀——”直径达到一米的巨大红色光刃骤然出现,闪电般斩向正踉跄后退的天琴,这才是他真正的必杀一击。看到如此情形,台下一些心志不坚的弟,不由得都闭上了眼睛,毕竟,谁也不愿意看到一名如花似玉的姑娘身首异处。比赛台周围突然变得很静,那是如死一般的沉寂。所有人的目光,完全集中在那道飞斩而下的红光上。

    海龙看到天琴已经面临生死存亡之局心中大急,下意识的取出千钧棒,就要冲上台去。正在这时,他突然感觉到全身一重,身体竟然再不能动弹,即使天冥衣也无法阻挡那突然而来的巨大重力。柔和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看下去,不会有事。”此时,就算海龙再想救助天琴也不可能了,残阳刀已经斩到了她面门上方,残阳刀上的光芒映照着天琴的俏脸一片通红,似乎要滴出血似的。

    眼看就要得手了,萧恩突然从对方的眼睛中发现了一丝让他惊骇的光芒,那是嘲弄,是的,嘲弄。在踉跄后退的同时,天琴的手重新抚上九仙琴,这次,她同时握住了赤、橙、黄、绿四色琴弦。在残阳刀临头的时候,她松开了后拉的手。萧恩最后听到的是那如来自九幽般的冰冷声音,“四弦灭日波。”“嗡——”轰的一声巨响,整个一号比赛台竟然完全爆炸了,无数烟尘在禁制内激荡而起,挡住了所有人的视线。

    台下观战的问天流宗主萧紊自然看到了最后天琴用出四弦灭日波那一幕,他知道,萧恩败了,彻底的败了。以他的修为,是挡不了九仙琴四弦之力的。九仙琴的神奇萧紊很明白,想引动四弦,那至少要道隆初期的境界,如果到了脱胎初期,将能引动五弦,威力成倍增长,一旦到了不坠境界引动七弦的话,九仙琴就将展现出它真正的威力。至于最后两弦需要什么境界来使用,没有人知道,因为,还没有谁能发挥出那黑白两弦的威力。萧紊只觉得身体微微一颤,两天内经历了这么多打击,他似乎快要崩溃了似的。损失了一个易风行他已经很心痛,如今,连萧恩也……,眼看,他就要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了。

    比赛台上的烟尘渐渐散去,果然如萧紊判断的一样,天琴傲然立于台上,手中九仙琴散发着银色光芒护住她的娇躯,使其没有沾染一丝烟尘。

    萧紊目光向比赛台的另一边看去,他惊喜的发现,萧恩正缓缓的爬了起来,手中,依然紧握着残阳刀。摇晃的站直身体,萧恩喷出一口鲜血,他的脸色异常苍白,虚弱的向天琴道:“没想到你已经能够控制四弦,我输的心服口服。”原来,他在看到天琴眼中嘲弄的光芒时将残阳刀所有能量脱刃发出,同时凝聚起自己所有残存的法力发动了一件护身法宝,飞速向后退去。那件护身法宝已经毁了,但萧恩的性命和残阳刀却也得以保全,可以说是不幸中的万幸。

    天琴冲自己的对手点了点头,道:“你的反应很快。是你先动杀机怨不得我,回去静养三月,功力可复。”

    萧恩微微一楞,深深的看了天琴一眼,扭头向监赛台上的悟云宗主道:“晚辈认输。”

    悟云宗主微笑道:“好。本场比赛千惠谷天琴获胜。先前另一场半决赛也已经结束。明天的决赛,将由千惠谷天琴,对连云宗道羽。”

    天琴身体微微一震,在人群中捕捉到海龙的身影,缓缓施礼后飘身而去。

    萧紊现在已经顾不得什么虚名了,萧恩没事已经让他大为欣慰,赶忙飞身登上比赛台,带着自己这义回去疗伤。

    按在海龙肩膀的手移开了,海龙回头看去,只见飘渺道尊正有些关切的看着自己。心中五味杂陈,低下头,拉着弘治,就那么挤出人群而去。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