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还施彼身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道衍嘴唇嗡动了几下,竟然说不出话来。道灵愤然道:“问天流那个混蛋下手也太重了。这不过是我们正道内部的比赛而已。他竟然用出了强大的杀招,道衍师兄要不是修为深厚,恐怕肉身都要被他毁了。宗主去找问天流宗主理论,却被他们以仙术无眼推脱。他x的,要让我以后遇到那个混蛋,看我怎么收拾他。”原来,在道衍和易风行的比试中,本来道衍是占据了上风的,凭借略强于易风行的修为,将对方彻底压制。就在他即将制胜,而易风行节节败退之时,道衍为了不伤两宗和气,手下放缓,本想逼易风行自己认输。但是,易风行就趁这道衍放松的机会,用出了一种狠毒的法术,以自身鲜血为引,瞬间增强法力偷袭了道衍。他那银枪竟然贯穿了道衍的胸膛,如果不是接天道尊及时救治,此时道衍恐怕已经**被毁了。听完道灵的叙述,海龙不禁怒气上涌,回想着当日易风行胜自己时的样,不由得心中大恨,眼中冷芒连闪,从乾坤戒中取出道明给他的灵丹,喂了道衍几颗后,用法力引导着药力行开。通过法力的探索,海龙发现,道衍体内多处主要经脉受损,如果没有几年的苦修,绝对无法恢复先前的修为。深吸口气,海龙冷声道:“师兄,你放心,你的伤不会白受。明天,易风行的对手是我。我会让他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的。秋杀金风问天枪么?明天我要让他枪折人亡。”

    在灵丹的作用下,道衍眼中恢复了一丝神采,虚弱的道:“师弟,明天你切不可大意。那易风行虽然卑鄙,却也有几分真才实学。小心他的诡计,还有,你不可伤了他的性命。虽然他那样的人就算死了也是应该,但为了我们正道七宗,你切不可做出傻事来。”海龙刚才输入他体内的法力,让他已经察觉到面前这位师弟的修为更在他之上。

    海龙恨声道:“这种败类留他做什么?我不损他道胎便是。”

    道衍一把抓住海龙的手,咳嗽几声,道:“师弟,答应我,切不可杀他。给他点教训就可以了。答应我。”仅是微微一同,道衍脸上已经留下了大滴的汗水。面容微微扭曲着,他眼中却充满了恳求的神色。

    看和道衍那痛苦的样,海龙心中一阵不忍,无奈的点了点头,道:“好,师兄我答应你。不过,就算不杀他,我也不会让他好受的。”

    第二天一早,海龙早早来到了自己的比赛台,由于比赛还有一段时间才会开始,这里聚集的弟并不多。今天前八名对阵的情况是,由海龙对易风行,玉华对莲花宗弟青菏,玉萍对天琴,问心宗另一名弟对五照仙仅存的金宗弟。

    据海龙估计,玉华对青菏获胜的可能性较大,而玉萍修为稍逊乃姐,对上天琴恐怕很危险,而问心宗和五照仙那两名弟他并不了解,也就无从判断了。按照抽签的结果来看,如果今天自己和玉华都赢了,在明天的比试中就将相遇,那时,自己将如何面对呢?轻叹一声,海龙暗道:不管了,先处理了今天的易风行再说,道衍的仇一定要报。自己早就看那小不顺眼了,仗着长的有几分模样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今天,自己就要让他尝尝失败的滋味。而且,其下场自己早已经为他设计好了。

    “啊!你不是道羽么?怎么这么早就来了。”海龙愕然回首,只见昨天败给自己的水灵俏立于身后,正微笑的看着自己。赶忙施礼道:“师姐你好。今天也来观战么?看来,那易风行的魅力还真是大啊!”

    水灵不屑的哼了一声,道:“他有没有魅力关我何事?只有圆月流那些……,才会被迷的晕头转向。人家是特意来给你加油的。”

    海龙一楞,道:“给我加油?昨天我赢了你,你不生气么?”

    水灵微微一笑,道:“我心胸才没有那么狭窄呢?何况你的修为确实比我强嘛。昨天回去后我仔细想了想比赛时的情景。不论在修为和战术上我都不如你。输了也是很正常的。你既然赢了我,就一定要继续赢下去。要是你最后得了冠军,我输的也就不算愿望了。至少我是被冠军淘汰的嘛。不过,你要不用得意。我今年只有八百一十岁,下届新人大赛还能参加,到时,一定能得到冠军的。”

    看着面前这有意思的姑娘,海龙笑了,“看来我一直都叫错了。原来你不是师姐,而是师妹啊!我比你还要大个八、九岁呢。”

    水灵哼了一声,道:“年纪大有什么用。既然已经叫了师姐,就不能改口了。哦,对了,听说那个易风行可是狡诈的很啊!你在初赛时还输给了他吧。今天有希望赢么?”海龙淡然一笑,道:“有没有希望谁说的好,手底下见真章吧。不论如何,还是要多谢你来为我观战。除了我们本宗的人,你可以说是第一个来看我比赛的,就冲这一点,叫你一声师姐也没什么不好。”

    水灵笑道:“那你可要加油了。我相信你行的。肚好饿,我先去吃点东西,你自己在这里等吧。”说完,转身向赛台一旁刚刚摆放好的糕点走去。看着她柔美的背影,海龙微微一笑,喃喃的道:“真是个有趣的姑娘。比那些圆月流的强多了。”

    “呦,易师兄的手下败将怎么这么早就来了。是不是紧张的昨晚睡不着觉啊!”几名问天流的弟向海龙这边走了过来,他们的眼神都很轻蔑,似乎就是自己出手,也可随便将海龙打败似的。海龙假装叹了口气,道:“是啊!易风行师兄的修为那么高,我怎么是他的对手呢?没想到又在比赛中遇到他,真是倒霉啊!还要麻烦各位师兄帮我在易师兄面前说说好话,小弟身体不好,还请他手下留情才是。”

    海龙的话,顿时让这些问天流弟更加嚣张了,一个个哈哈大笑起来。先前说话的弟道:“放心吧,易师兄对付你这种软脚虾还不屑出手太重,如果你聪明的话,上台后直接认输不就行了。省得在易师兄的银月枪下惨叫。”

    海龙若有所思的道:“这到是个好主意。多谢几位师兄了。啊!你们看,那边怎么有个美女脱光了衣服。”

    在海龙的惊呼声中,几名问天流弟忍不住向他目光的方向看去。果然,离他们不远处,一名身材姣好的少女一丝不挂的背对着他们站着。这些问天流弟都是修为尚未超过登峰境界的,问天流又一向主张道侣双修,他们如何受得了这种诱惑,顿时一个个口涎横流,摆出一副猪哥像。海龙向他们吹了口气,轻声道:“定。”数缕金色的光芒瞬间输入到那几名问天流弟体内。他们顿时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定在那里。那幻影般的**美女已经消失了。海龙喃喃的道:“这拟物术和定神术还真好用啊!怪前辈留给我的,确实都是好东西。”他刚才所用这两个法术并不属于连云宗,而是在金丹结成之后,从六耳猕猴留给他的记忆中领悟的。那拟物术可以在短时间内变化出任何自己心中所想的东西,那幻影般的**美女就是海龙根据刚刚离开的水灵而变化出来的,只是少了些衣服而已。至于定神术和止水道尊曾经使用过的定身术大不相同。这个法术只有对比自己修为低很多的人才有效果。如果对方修为等同于自己,那这个法术根本就不可能成功。定神术一旦收效,被施术者将保持原有的姿势彻底陷入昏迷之中,除非施术者亲自解开,否则,他们将永远不能清醒过来。是比较歹毒的一个法术。

    海龙看了看四下无人,快速的用忘灵术抹掉了这几名问天流弟曾经见过自己的记忆。在他们腰带上各自轻点一下,这才飘身离开。

    日上三竿。各宗弟纷纷来到比赛场地,准备观看今天八近四的比赛。当他们经过六号比赛台前的时候,都会看到几名问天流弟呆立在那里,脸上流露出一副猪哥样儿,张大了嘴,看上去分外滑稽。一时间,众人指指点点,六号台到成了今天被关注最多的地方。

    一会儿的工夫,消息传到了问天流宗主萧紊耳中,他立刻带领着二宗主刑天和几位长老赶到这里。当他看到自己门下弟竟然做出如此龌龊的姿势时,真恨不得立刻就将这几名弟毙掉。怒哼一声,飘身到为首的那名弟身前,一掌拍在他肩头上,催动着自己的法力想激活此弟的经脉。但是,他惊讶的发现,这名弟的身体并没有任何不妥,经脉中一切正常,连法力都没有一丝流失。接连试了几种方法,都无法解开他身上的禁制。作为问天流的宗主,当着这么多正宗弟的面竟然连自己门下弟的禁制都解不开,萧紊不禁怒气更盛,喝道:“把他们先带回去。等今天比赛结束后,我在解开他们的禁制。”不光是萧紊怒气冲天,刑天也阴沉着脸,这几名弟大部分都是他门下,如此形态,他也脸上无光。他们都没有发现,在人群里状若无事的海龙眼中流露不屑的神色。

    几名问天流弟被移走后,正派其他几宗弟不由得议论纷纷,弄的问天流弟一个个灰溜溜的低头不语。这时,易风行在几名同门师弟的簇拥下来到了六好比赛台,事情他也听说了,眉宇间不禁怒意隐现。海龙听到他身旁一名弟道:“易师兄,你静静心,待会儿还要比赛呢。”

    易风行冷声道:“哼,不知道是谁这么大胆,连我们问天流的人都敢动。待会儿的比赛算什么,那不过是我的手下败将而已。用不了几分钟,我就让他滚下台去。今天我心情不好,定要让那小多受些苦头。”

    海龙心中暗暗冷笑,受苦头么?只不定到时候是谁滚下台去。

    钟声响起,七宗新人大赛八进四的比赛开始了。海龙悠然上台,仿佛没看到对面的易风行似的,向五位监赛长老行礼后眼望天际,傲然站立在那里。易风行哼了一声,皮笑肉不笑的道:“道羽师弟,没想到我们还能第二次交上手,你的运气真好啊!这样都能进复赛。”

    海龙不屑的瞥了他一眼,道:“是啊!我的运气是很好。又能和问天流的易风行师兄交手。哎呦,易师兄,刚才我好想看到你有几位同门中邪了。他们是不是因为怕你输,所以才紧张成那样啊!其实他们也没什么好担心的。输总是要输的,反正你也早就知道自己的结局了。”

    易风行怒气大盛,喝道:“你小少耍嘴皮,今天不给你点厉害看看,你还当我们问天流无人。看枪。”银光一闪,银月枪脱手飞出,直奔海龙面门而来。海龙眼中精光一闪,他早已经决定,今天将不给易风行一点反抗的机会,更不会让他施用什么诡计。清啸一声,“千钧澄玉宇。”千万到霞光从海龙怀中飘洒而出,在金光的掩映下铺天盖地的向易风行罩去。

    易风行不屑的一笑,在他认为,海龙所用道法只不过是从那天的万剑决演化而来,全力催动法力,控制着银月枪以透点之法向那大片的霞光棍影冲来。但是,当他的银月枪冲入海龙幻化的万千棍影时,易风行知道自己错了,而且错的非常厉害。银月枪的攻击虽强,但刚一碰触到那片棍影所化的霞光,顿时光芒大减,金铁交鸣声刺耳传来,他仗以成名的法宝银月枪竟然在那片棍影中被绞成了粉碎。来不及心疼,易风行清晰的感觉到,无比庞大的压力顷刻间从四面八方传来,他竟然连闪躲的余地都没有。红色光芒亮起,一柄如同太阳形状的法宝出现在易风行手中,那太阳有着一个巨大的缺口,红光骤然闪亮,易风行咬紧牙关,催动着手中这柄残阳刀发动了问天流密技残阳斩,整个比赛台上刹那间暗了下来,暗红色的气流如同怪兽一般从残阳刀内喷射而出,那近乎邪恶的能量骤然撞入了海龙用小铁棍使出的绝学内。

    海龙所用的千钧澄玉宇乃是六耳猕猴留给他记忆中的一记棍法,那记忆中称,千钧棒法共八式,威能动天。而千钧澄玉宇正是起手式,以海龙现在的修为,只从记忆里学到了这一式而已。为了配合这套棒法,他还给小铁棍起了一个名字,就叫千钧棒。虽然,他并不知道这千钧棒到底是什么样的法宝,但在六耳猕猴留给他的记忆中对千钧棒只有一个描述,那就是“无坚不摧”。即使是当年天石道尊第一次遇到千钧棒之时,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也被附着六耳猕猴神识的它打裂了天石。和天石道尊比起来,即使是问天流宗主萧紊也相差甚远。虽然海龙尚不能真正发挥出这式千钧澄玉宇的威力,但对付易风行还是绰绰有余了。

    轰——。禁制内炸起满天红光,无数如同火星般的红芒冲击着禁制的包围。易风行的残阳刀是问天流七柄残阳刀之一,乃问天流镇派之宝。随便那一柄都有接近仙器的威力。可惜,它遇到了千钧棒,无坚不摧的特性发挥到极至,再加上海龙的修为比易风行高了两个境界。一时间,高下立判。易风行的残阳刀和银月枪出现了同样的下场,被千钧棒炸的粉碎,在海龙刻意的控制下,两团红芒分别没入了易风行的胸口和下身。惨叫一声,易风行重重的撞在背后结界上,鲜血狂喷中倒地不起。

    光芒收敛,海龙心中暗道,这千钧棒法果然神妙无方,这千钧澄玉宇自己只不过用出半招,就已经重伤易风行。

    比赛结束了,时间之短出乎所有监赛长老的意料之外。连云宗一位长老飘身而下,落在易风行身旁,用法力探询了一下易风行的伤势,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微怒道:“道羽,你怎么可以出手如此之重。”

    海龙可没有傻到承认自己是故意如此的,委屈的道:“前辈,并不是我伤的他啊!所谓仙法无眼,是易师兄自己的法宝不结实碎裂后反伤的自己。这法宝反噬可不是晚辈能控制的。”

    莲花宗长老轻叹一声,道:“确实也怪你不得。台下问天流弟,快请你们门中长老赶来为易风行治疗,他受伤极重,我只能稳住他的伤势。迟恐不及。”台下问天流弟顿时一阵大乱,慌忙去寻师门长辈去了。

    海龙恭敬的道:“前辈,既然本场比赛晚辈获胜了,那晚辈就先离开了。”

    那莲花宗长老点了下头,并没有说话,和另外几名监赛长老一起为易风行治疗着伤势。

    海龙一点也不逗留,飘身下了擂台,立刻和弘治一起返回了连云宗所在的院落。

    弘治关好门,嘿嘿笑道:“老大,你出手可够狠的啊!那易风行可以说让你彻底给废了。”

    海龙哼了一声,道:“那是他自找的,昨天道衍师兄被他打的那么惨,这叫现世报。哦,对了,我可不是故意的。是他自己弄的啊!仙术无眼嘛。”

    弘治点了点头,道:“是啊!那完全是他自己弄的,大哥法力又不高,怎么能控制那反溅的残刃呢。”说完这句话,两人一起嘿嘿的笑了起来。他们一点都没感觉到,对方的笑竟然是那么的阴险。如果让悟云看到号称佛门正宗的禅宗唯一弟竟然是这副德行,不知道会不会打消邀请他前往梵心宗的念头。

    八进四的比赛海龙判断的很正确,玉萍输在天琴手下,玉华顺利晋级。而另一名问天流弟也战胜了自己的对手。进入前四的有两名连云宗弟,顿时让其他各宗大跌眼镜,即使他们之间明天就要决一胜负,但连云宗在本届七宗新人大赛上,也至少能够获得第二名的成绩了。问天流那几名弟依然不能动,集中了各宗首脑,也无法研究出解除他们禁制的办法,最后一致认定,这些弟是中了邪宗的诅咒术。诅咒术是一种非常恐怖的道法,成功率虽然极低,但是一旦使用成功,被诅咒者将受到如同灾难一般的打击,即使施法者本人也不能轻易解除。“诅咒术”的出现顿时让仙照山上大为恐慌,七宗派遣了无数精英弟对整座山进行了地毯式搜查,最后的结果自然是无疾而终。整个搜查一直进行到傍晚才结束。由五照仙的五位宗主再次布下五层禁制,这次诅咒事件才告一段落。

    吃完晚饭,接天道尊沉着脸将海龙叫进了自己的房间。

    “说吧,今天比赛的事情怎么回事。别告诉我你不是故意的。”接天道尊虽然并没有催运法力,但海龙还是感觉到了强大的压迫感。在正道七宗中,接天道尊绝对是顶级人物,即使是悟云宗主也要逊他几分。海龙听道灵说过,如果不是接天道尊和悟云宗主凭借强大的法力顶住魔宗和妖宗两宗宗主的话,恐怕正道七宗早就沦亡了。即使如此,他们也需要至少四名大道级以上高手辅助才能稳住不败。可见魔、妖两宗之强大。

    海龙虽然心中忐忑,但他并不认为接天道尊能知道当时发生的一切,毕竟,那时候在场的并没有什么连云宗弟,就算接天道尊修为再高深,也不可能把当时比赛的细节全部搞清吧。毕竟,当时负责监赛的五位长老都没看出什么破绽。想到这里,把心一横,恭敬的道:“宗主,当时的情况确实是意外,我并没有故意伤人的意思啊!在那种情况下,我完全是自卫而已。难道任由他那红色的刀砍中么?”

    接天道尊脸上的神色柔和了一些,叹息一声,道:“你可能还不知道,我们和问天流、圆月流之间的气氛本就很紧张。发生了今天这样的事,就算你不是故意的,他们也会以为我们寻机报复。你那小铁棍威力太大,今后还是少用为好,以免误伤好人。”

    海龙愤然道:“问天流是什么东西,也配和我们连云宗作对?昨天的事情您应该比我更清楚,道衍师兄那么老实的人他们都下的去狠手,如果不是道衍师兄求我放过那畜生,今天我就灭了他的**。”

    接天道尊脸上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道:“昨天你和道衍的对话我都听到了。道衍是个好孩,很注重大局,虽然他这次伤的很重,但我相信,以我们连云宗的能力,一定能将他彻底治好。你的话和你的神态都出卖了你。今天看来确实是你做的了。没想到以你初成金丹的修为竟然能够将力度控制的如此合适,看来,连云宗的未来确实要靠你支撑了。”

    海龙一楞,这才意识到自己先前的语病,赶忙辩解道:“宗主,我那只是假想而已,您别当真。我的修为还差,怎么能控制的好力度呢?”

    接天道尊抬手阻止他继续说下去,道:“你不用说什么了。我刚才什么也没问,什么也不知道。你是我连云宗的弟,我就会对你负责,没有人能够在你没犯任何错的时候为难你。好了,你回去静修吧。其实,我知道你的修为在道华那孩之上,可这孩被我们宠坏了,明天定要和你真刀真枪的比一场,我也没法阻止。为了我们以后还能吃上美味的素斋,明天你注意一些,尽量别伤到她,让她知难而退也就是了。”

    海龙呆呆的站在那里,在他心中,连云宗最亲的人是灵通、灵玉和飘渺道尊。而最尊敬的,当然是这位修真界泰斗接天道尊。他从来没有想到过,从接天道尊这样的大人物口中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一种亲切感油然而升,海龙凝重的点了点头,道:“宗主,别的我不多说了,我只能告诉您,无论以后发生什么事,我永远都是连云宗的弟。至于道华师妹,即使您不说,我也不会伤害她的,即使我败。”说完,深施一礼,扭头走出了接天道尊房间。

    看着海龙离去的背影,接天道尊流露出一丝会心的微笑,喃喃的道:“虽然他的脾性古怪一些,但确实是个真情真性的好孩。”在昨天道衍重伤之时,即使是修为深湛道行高深的接天道尊也不禁动了真怒,在他的众多弟中,他最喜欢的就是憨厚老实的道衍,道衍不仅禀赋极高,而且为人忠厚,在同门中是出了名的好好先生。虽然入门较晚,但接天道尊却对他寄予了厚望。当他得知自己这个最新爱的弟受了那么重的伤之后,愤怒的去找问天流宗主萧紊理论,但萧紊和刑天却把事情推的一干二净。为了让正道七宗不失和气,接天道尊只得强忍怒气。今天,海龙的做法虽然过激了一些,但也让他心中暗暗称快,即使是掌管连云宗一脉的道尊也毕竟是人,他也有喜怒哀乐,所以,他已经下定决心,不论如何也要庇护自己门下这个最有前途的弟。

    脚步声响起,一名连云宗三代弟在门外恭敬的道:“宗主,问天流萧紊宗主、刑天道尊,圆月流玄雨道尊,五照仙木松宗主求见,正在精舍禁制外等候。看他们的样,似乎都,都不太高兴似的。”

    接天道尊轻叹一声,道:“该来的总是要来的,你去请其他几位道尊出来,我们一起去迎接‘贵客’。”说完,他理了一下自己那再普通不过的长袍,站起身形朝门外走去。

    萧紊眼中寒芒不断闪烁着,易风行是他最得意的弟之一,否则也不能得传问天流镇门至宝残阳刀了。可是,在今天的比赛中,他不但败了,而且随身两件法宝银月枪和残阳刀尽皆损毁,而且他自身也被那名连云宗弟重创。今天先后发生的几件事已经让他气的快无法忍耐了,问天流整体陷入混乱之中,好不容易把这些理顺了,萧紊立刻带着刑天,邀上圆月流和五照仙的人来登门问罪。但是他却忘了,昨天自己是怎么驳斥接天道尊的。玄雨道尊道:“萧宗主,您先消消气。接天道尊毕竟正派第一人,我们还是不要过于为难的好。”

    萧紊微怒道:“我能不生气么?风行是我最好的弟,虽然年纪不大,但已尽得我问天流真传,他那样你也看见了。虽然死不了,但,哎……,今天,我定要向接天道尊讨还个公道,否则,难消我心头之气。”

    正在这时,院门大开,所有禁制同时消失,以接天道尊为首,连云宗在此的七位道尊同时迎了出来。看着七位道尊背后那青蓝色的光环,萧紊不由得心中一震,他这才意识到,即使自己带来这些人全加起来,也不是连云宗一门的对手,开始时的气势顿时弱了几分。上前几步,沉声道:“接天宗主,您好。”接天道尊微微一笑道:“贫道有失远迎,萧宗主,各位长老,里面请。”

    萧紊点了下头,一行七、八人随着接天道尊走进了精舍之内。走到院落中,他停下了脚步,接天道尊道:“宗主请里面奉茶吧。”

    萧紊道:“不必了。我们今天前来,是想请接天宗主给个交代而已。相比宗主已经知道了,在今天的比赛上,贵宗弟不但毁坏我门下易风行两件法宝,而且将其重伤。这似乎已经有悖七宗新人大赛以法会友的原则。还请接天宗主明查。”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