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拒绝感情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看着海龙高大的背影,飘渺道尊心中不禁升起强烈的失落感,似乎失去了什么似的。

    海龙和弘治回到房间后,道:“小治,你帮我护法,我要先修炼一会儿,不要叫我,让我自己醒过来。”说完,他趁着此时平静的心情轻易的进入了入定状态,意念沉入了灵台金丹处,体内那一条条粗壮的经脉,清晰的呈现在眼前。金丹散发出淡淡的微光,柔和的神之力巡着经脉快速运转着。借着先前的明悟和此时沉静的心境,他推动着自己的神之力不断的增强着。

    仙照主峰某处。

    一个冰冷的声音道:“你们两个都进入了前十六名。你们给我记住,这回无论如何也要取那丫头性命,不论是谁遇到她,我都允许你们使用残心枪和残阳刀之技。杀之仇不共戴天。好不容易她从千惠谷那鬼窝中出来,这次我定要让她下不了仙照主峰。”

    另一个年轻些的声音道:“师傅,这样的话会不会引起千惠谷那些人的报复啊!毕竟是在比赛上。”

    先前的声音哼了一声,道:“报复?那是不可能的。比赛时仙术无眼,就算你们杀了她,我也可以推说是失手。大不了让你们回山面壁。这是最好的机会。你们一定要把握住,谁杀了她,我就帮助他成为下任宗主的继承人选。”

    “是,师叔。”两个青年的声音同时答应着。

    “好了,你们回去修炼吧。三天后的十六强比赛,如果没有遇到她,你们一定要胜。”

    再次答应一声,两条身影消失于阴暗处。角落中走出一个中年人,月光照在他那已经有些扭曲的英俊面容上,显得分外诡异。他紧紧的攥着拳头,恨声道:“天琴。我这次定要让你也魂飞魄散,方解我心头之恨。”这面容扭曲的中年人,正是问天流二宗主刑天道尊。不久前,他和玄雨都刚刚突破不坠境界。

    两天后,海龙从入定中清醒过来,他清晰的感觉到,经过这两天的修炼,自己灵台处的金丹比以前更加凝实了。

    “大哥,你醒了。”

    海龙看了一眼盘膝坐于自己对面床上的弘治,微笑道:“小治,谢谢你帮我护法。这两天的修炼对我很重要。金丹现在彻底稳固了。”

    弘治微笑道:“这些,似乎都是那天那个叫天琴的姑娘刺激的吧。大哥,你这些天情绪变化很大,到底是怎么了。”

    海龙飘身落地,在弘治的光头上敲了一下,道:“你就别问了,已经过去的事我就不想再提。放心吧,我现在已经没事了,还是以前的海龙。以后,我再也不会被什么感情所累了。在我们修真之人中,那些女孩总有这样那样的顾虑。哼,让她们去顾虑好了。”

    弘治楞了一下,似乎醒悟了什么似的,笑道:“原来大哥你是为情所累啊!难道是玉华拒绝你了么?不会吧。我看那小丫头看你的眼神可很不一样哦。而且不光是她,连玉萍对你都若有若无的有那么点意思。大哥,虽然你不是很英俊,但还挺招女孩喜欢的。”

    海龙哼了一声,道:“少来吧你。以后在我面前不要再提女孩的事。我刚才说了,以后再不会被她们影响自己的心情了。玉华、玉萍虽然不错,但我们也是不可能的。先不说别的,就是师长那一关就过不去。那天宗主还说过,不赞成我们连云宗中人结合道侣呢。”

    弘治神秘的一笑,道:“那可不一定哦。如果你得到本次大赛的冠军,不就可以随便向自己喜欢之人求爱了么?那时,接天道尊可不能阻拦的。”海龙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道:“你讽刺我是不是,明知道我已经被淘汰了还说这种话。”

    弘治凑到海龙身旁,笑道:“我怎么敢讽刺大哥呢?我说的是实话,虽然你那天被淘汰了。但现在又复活了。原本的十六强虽然已经产生,但其中有一名五照仙的弟受伤过重,短时间内无法恢复,所以弃权了。为了保持比赛的公平性。各宗宗主、长老决定,从已经被淘汰的两败弟中抽签挑取一人增补上去。而这个幸运儿刚好是你。这下,你不用着急走了吧。”

    海龙楞在原地,喃喃的说道:“不是吧。我的运气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

    弘治笑道:“不是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而是一直就很好。自从我跟着你以来,你的种种奇遇真是让我羡慕的不得了啊!你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对了,有件事我还没告诉你呢。前几天,你天天阴沉着脸的时候,在莲舒宗主的引见下我见到了悟云宗主。悟云宗主的修为真是太另我敬佩了。比我那死去的师傅还高深了许多。他现在已经进入了相当于你们修真界斗转中期的境界。相信再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要度佛劫了。悟云宗主似乎对我们禅宗很感兴趣,还邀请我到他们梵心宗去玩儿,不过我现在还没答应。”

    海龙回想着自己过去的种种,心中暗道:是啊!自己的运气真是很好了。八百多年前,还是一个偏僻小村的孤儿。后来在机缘巧合的情况下加入了连云宗,之后又遇到了怪人,在怪人的帮助下成为年轻一代进步最快的弟,还得到了小铁棍和逆天镜。这一切种种似乎都是命运的安排似的。复赛,十六强复赛么?好,既然进入了复赛,那我的目标就只有一个,那就是冠军。如果再在比赛场上遇到天琴,就和她公平一战。看看到底是她的九仙琴强,还是自己的小铁棍威力更大。

    “小治,你要是想去梵心宗的话,就去吧。你毕竟是修佛的,在那佛门胜地应该会对你的修为大有好处。”

    弘治点头道:“是啊!在那里,或许我能高早的进入大圆满之境。既然大哥你同意,等这次新人大赛结束,我就随悟云宗主去一趟。我不会去太长时间的,一有所领悟,立刻就回连云宗找你。嘿嘿,你可不要太想我啊!”

    海龙不屑的哼了一声,道:“我想你?你别做梦了。你又不是美女。最近你是不是和莲舒宗主走的很近,你可要小心些啊!千万别心猿意马。莲舒宗主那么高深的修为,可不能动凡心的。”

    弘治没好气的道:“去你的。你以为我会像你那么龌龊么?我承认,我对莲舒宗主很有好感,但我那是最纯洁的尊敬。”

    海龙哈哈大笑起来,“纯洁?你还纯洁呢?也不知道是谁天天跑到仙照峰的厨房里去找酒肉。可惜啊!这里是人家的修真圣地,又怎么有荤腥呢?你是不是很失望啊!”

    弘治脸一红,尴尬的道:“你,你怎么知道,你不是一直在郁闷么?”

    海龙嘿嘿一笑,道:“虽然那几天我心情不好,但你的气息我最清楚不过了。以我的天耳通,自然能清楚的辨别出你去做什么了。诺大的仙照山竟然连点酒肉都没有,真是气死贫僧了。”最后一句,他是学着弘治的语气说的。说完,他顿时大笑起来。

    弘治如莹玉般的面庞阵红阵白,刚想辩解,却听到门外传来了轻巧的脚步声。

    “弘治哥哥,海龙他醒了么?”极低的声音响起,海龙心中一动,他听出,这正是玉华的声音。弘治上前打开门,只见玉华姐妹俏立于门外,赶忙将二女让了进来,笑道:“你们的海龙大哥刚醒不久。这已经是你们第七趟来了。”

    玉华俏脸微红,瞥了海龙一眼,道:“明天就是七宗新人大赛的复赛了。我是怕海龙大哥因为修炼而耽误了比赛,所以才来叫他的。”

    海龙没有了先前和弘治嬉闹的样,淡然道:“恭喜两位师妹成功进入了复赛。我只不过是递补上去的而已。其实参不参加也无所谓。”

    玉华清晰的感觉到,从海龙身上传出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似乎几天不见,在他们中间已经铸起了一道厚厚的屏障。秀眉微皱,道:“海龙大哥,你怎么能这么妄自菲薄呢?我听飘渺师叔说,你的修为其实很强的。初赛的失败只是大意而已。”

    海龙现在再不想和女孩有什么纠缠,更不想给玉华姐妹什么希望,站起身,走到门口,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道:“两位师妹,明天就要比赛了,你们现在应该回去静修,将修为提升到最佳状态才是。我还要修炼,你们先回去吧。”

    玉华姐妹面面相觑,她们自然不会明白海龙现在的心情,玉华快步走到海龙身旁,微嗔道:“海龙大哥,你这是怎么了?难道你很讨厌我们么?”海龙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并没有回答。转过头,遥望着夜空。

    玉华愤然道:“我知道,你是看上了千惠谷的那个天琴,对不对?那你也用不着这样对我们啊!你很了不起么?我们只是看在你曾经帮过我们村的份上才对你客气的,没想到,你竟然是这么一个人。我真是看错你了。”

    玉萍黯然的拉住愤怒中的姐姐,低声道:“姐姐,算了。我们回去吧。”

    海龙轻叹一声,道:“不错,我是没什么了不起的。我只不过是个孤儿。天琴乃人中之凤,也不是我该奢望的。你们走吧。”

    玉华眼中光芒连闪,她猛的一把将海龙推开,飞快的跑了。海龙眼角的余光看到,在玉华脸上,有几滴晶莹的泪水。

    看着玉华姐妹离开,弘治有些不解的道:“大哥,你又何必这样呢?她们对你可是不错的啊!”

    海龙回过头,眼中光芒大放,“她们是对我不错。所以我才不想让她们受到伤害。现在我对女人没什么兴趣。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实力才能证明一切。我现在需要的,就是强大的实力。什么时候我能做到以一己之力与天地万物对抗,才会去考虑其他。到时,就算我把全天下的美女都收为己有,也不会有谁敢说什么。”强烈的狂霸之气疯狂的从海龙身上激荡而出。

    弘治突然变得一片肃然,佛晶念珠出现在他手上,沉声道:“大哥,你对力量太执迷了。难道你不清楚,这样会将你引入魔道的。”

    感受着罩向自己的佛气,海龙并没有抵抗,只是冷冷的说道:“我是执着于力量,但我却不会入魔。我要成仙。而且要成为最强大的仙人。在我第一次因为实力不足而受到屈辱时我就发誓,总有一天,我要成为仙、人二界最强大的存在。天上地下,惟我独仙。”

    弘治全身一震,海龙胸口处突然涌出一团银芒,将他的佛气完全阻隔在外,自己的修为明明比海龙高深不少,但却无法丝毫攻入他的屏障之内。颓然一叹,散去了佛晶念珠上的佛力,弘治喃喃的道:“你自己的事就自己处理吧。没有人能帮的了你。大哥,我只是想奉劝你一句。有的时候,实力并不能代表一切。千万不要被**遮盖住自己的眼睛。我从佛闻。明不自说也。故言如是所闻。又我者性也。性即我也。内外动作。皆由于性。”此时的他,宛如一尊佛像般充满了祥和之气。

    看着弘治沉静的面庞,海龙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放心吧,我自己有分寸。我知道你是真心对我的。不论以后变成什么样,你始终是我的好兄弟。刚才你明明可以用佛力强行攻破我所布置的屏障,然后再用佛力感染我的心情,但你却没那么做,只此,就足够了。”说完,海龙越过弘治的身体,飘然上床,再次进入了修炼状态。

    第二天,一大早比赛场地上就已经聚集了众多七宗弟,今天复赛就要开始了,各宗弟都对进入复赛的本门高手充满了信心。初赛时让人大跌眼镜。前两界并没有什么出色表现的连云宗这回竟然涌出三名高手,全部以全盛的战绩进入了复赛,再加上增补上来的海龙,前十六强他们竟然占据了四分之一的席位,冠绝七宗。而其他六宗进入前十六强的分别是梵心宗两人、莲花宗一人、五照仙三人、问天流两人、圆月流三人、千惠谷一人。在这十六名进入复赛的弟中,最受关注的是三名女性修真者,分别是连云宗的玉华、玉萍姐妹和千惠谷的天琴。她们在之前的比赛中都赢的非常轻松,再加上美丽的容貌,自然成为了各宗弟追逐的对象。今天是复赛第一天,她们三人所在的擂台也聚集了最多的人气。和他们相比,海龙比赛的八号台就显得冷清了许多。经过抽签,海龙复赛第一场遇到的对手是一名五照仙水宗少女,两人都不是夺标热门,关注的人自然要少的多,如果不是因为那水宗少女容貌不逊于玉华姐妹,又是五照仙中人,恐怕海龙将吸引不到几个观战者。

    轻飘飘的落在八号比赛台上,水灵眨了眨大眼睛向自己的对手看去。对手一身青衣,除了身材比一般人高大些,丝毫看不出有什么特别之处。一想到对方是增补上来的,水灵就对自己充满了信心。进入了复赛后每场比赛都有五名各宗长老联合监赛。负责水灵和海龙这一场主裁判的,正是莲花宗宗主莲舒。在连云宗接天道尊于半空中宣布比赛开始后,莲舒玉手轻挥,接连布下三层佛力禁制,这才示意两人可以开始了。

    水灵全身散发出淡淡的蓝色光芒,向海龙道:“五照仙水宗弟水灵领教。”

    海龙微微一笑,道:“连云宗天石道尊座下弟道羽,请师姐指教。”

    水灵心中微微一动,虽然面前的对手并不英俊,但他的笑容却充满了亲和力,心中顿时升起几分好感。赛前她的几位师兄、师姐曾经说过,这个叫道羽的连云宗弟不善言辞,有一根棍似的法宝。但此刻看来,他似乎并不像别人形容的那么冰冷。心念电转的同时,水灵召唤出自己的法宝,那是一柄通体晶莹的蓝色如意,水灵法决一引,蓝色如意在空中幻化出一层虚影,身随影动,刹那间,在海龙身前竟然出现了七个水灵。七道如水般的柔和光芒同时飘洒而出,向海龙的身体缠来。

    海龙心中微微一惊,暗道,进入复赛的果然都是高手,对方用的虽然不同于本宗的分身术,但能顷刻间幻化出连自己也无法辨认的虚影,足见其实力的强大。不敢怠慢,海龙低喝一声,双手法决连变,一道金光亮起,在水灵吃惊的注视下,如同巨钟一样的透明金光罩住了他的身体。七道兰色光芒同时命中在这金色的光罩上,光罩只是微微波动了一下,并没有受到攻击的影响。这光罩并不是海龙法力形成的,而是天石道尊送给他的三件法器之一,名曰“金钟罩”,属于强力防御法宝。在本次新人大赛中,海龙还是第一次用出。

    水灵脸色微变,手中如意连展,蓝色光芒一道接一道的轰击在“金钟罩”之上,但是,结果是一样的,在“金钟罩”这件宝器级的防御法宝面前,她的攻击只能徒劳而已。海龙在金钟罩内暗捏法决,他的修为本在水灵之上,就算一直这样任由对方攻击下去,也不会受到丝毫损伤。

    光芒一闪,水灵幻化的七道身影合而为一,她轻叱一声,庞大的法力不断向蓝色如意中注入,显然要集中所有修为做最后一击了。正在此时,海龙动了。在“金钟罩”的保护下,他的身体如急箭一般冲了上去。小铁棍瞬间变长,骤然前点,直取水灵身前如意。

    水灵正在聚集法力,眼看海龙冲来,却并没有丝毫惊慌,“水容于剑,剑剑如水。凝冰剑,升。”一道幽蓝色光芒亮起,在水灵得意的笑容中,骤然向海龙崭来,这才是她最得意的法宝,先前的凝聚法力,不过是做给海龙看的。她就是要趁着海龙攻击的空隙,一举破掉“金钟罩”的防御。表面上,海龙已经完全陷入了被动之中,这凝冰剑乃是五照仙水宗一件极品法宝,虽然不是仙器,但也已经达到了宝器上品的程度,对比“金钟罩”的防御,它的攻击更为犀利一些。

    监赛台上的莲舒轻轻摇了摇头,淡淡的低声道:“水灵输了。”是的,眼看凝冰剑就要斩上金钟罩的时候,水灵惊恐的发现,面前这冲来的身影竟然变成了虚幻,自己的凝冰剑居然斩在空处。她顿时醒悟过来,对方用了分身术。刚想运转手中如意回身攻击,肩头却如压上了万钧重担一般难以动弹。小铁棍那黝黑的棍身出现在水灵的肩膀上,即使不用法力催动,单是那万斤重量以不是水灵能够承受的。脚下一软,就在她要跪倒在地时,肩头上的重担突然消失了。海龙再次出现在她面前,微笑道:“师姐,承让了。”从七宗新人大赛开始至今,这可以说是最为和平的收场,比斗双方谁也没有受伤,而比赛就这样平淡的结束了。

    水灵失落的站在那里,她的凝冰剑深深的斩入赛台之上,她知道,自己并不是输在修为,而是输在战术上,深深的盯了海龙一眼,道:“能不能告诉我,你是什么时候召唤出的分身,又是什么时候到我身后的。”

    海龙依旧是一脸微笑,道:“师姐刚才太大意了,在你召唤出飞剑的时候,有一点点疏忽,我就是那时召唤出的分身。至于如何到达师姐背后,那是我宗秘法,就不能说明了。其实,如果师姐心情能够稳定一些,应该能够察觉到的。小弟实在胜的取巧,师姐不必在意。”

    水灵哼了一声,道:“输了就是输了。不过你别得意,以后有机会,我自然会再领教你的道法。”说完,召回自己的凝冰剑,飘身落下了擂台。台下的五照仙弟们自然明白刚才海龙是手下留情了,否则水灵恐怕早已经身负重伤。他的怜香惜玉顿时赢得了这些五照仙弟们的好感。

    接过莲舒递来的号牌,海龙向监赛的五位长老施礼后飘然下了赛台。今天的八场比赛,他这边是第一个结束的。

    “大哥,咱们到那边去看看吧。好象玉华和她的对手打的很厉害啊!”弘治的声音在海龙身旁响起。海龙向弘治所指的方向看去。果然,不远处玉华所在的那一台禁制内不断爆发出一团团耀眼的光芒,震的禁制瑟瑟发抖。

    “走,咱们过去看看。”两人快步来到玉华所在的比赛台外围,这里早已经聚集的人山人海,将法力注入到眼睛中,海龙才勉强看清台上禁制内的情况。玉华同时指挥着三件法宝,正和她的对手苦斗着。那是一名梵心宗弟,他就像刚才海龙开始对付水灵时那样,只守不攻。一层层坚实的防御禁制在两件防御类佛器法宝的支持下如山岳般坚实,不论玉华怎么攻击,都无法破除他的防御。

    外围人群中,海龙看到了没有进入复赛的道灵,走到他身旁,问道:“情况怎么样?”

    道灵看了海龙一眼,他显然不看好这位师弟,并没有问他比赛结果如何,有些焦急的道:“今天玉华师妹有些失常,道法用的杂乱无张。先后使用了分身术、定身咒、万剑决、震山法等七、八种道法。虽然明显实力在对方之上,可到现在还赢不下来。如果这样下去,等她法力消耗到一定程度后,恐怕今天的结局将很不乐观。”在他心里,玉华是连云宗这次参赛最大的希望,如果她输了,恐怕今年连云宗又将与冠军无缘。

    海龙心头微震,暗道:难道玉华的失常与我有关么?可不要因为我的缘故而影响到她今后的修为才好。想到这里,海龙灵机一动,用传音之法向台上的玉华道:“师妹,我已经赢了比赛。你不是觉得自己修为很高深么?怎么到现在还与对方缠斗。”虽然比赛台上布置的禁制对声音并无隔绝之效,但用传音之法穿透禁制输入到玉华耳中,还是耗费了海龙不少法力。监赛台上的主裁判是五照仙火宗宗主,他眼中光芒一闪,扫了海龙一眼,海龙只觉得体内金丹一阵颤抖,全身瞬间产生了灼热的感觉,心中一惊,赶忙低下头去。

    台上玉华听到海龙的声音顿时全身一震,骤然停止了狂风暴雨般的攻势,双手飞快的在胸前变换着,一道又一道法决被她快速的输入到面前的空气中。那名梵心宗弟突然失去了压力,不由得楞了一下,仅是这一楞的工夫,玉华已经完成了十余道法决之多。

    道灵有些兴奋的道:“道羽师弟你快看,师妹她要用至云道尊的特色道法了。”果然,道灵话音才落,先前空中向对方攻击的那团轻纱似的法宝归拢到玉华身前,一层淡淡的雾气飘荡起来,海龙清晰的看到,玉华的鬓角处已经渗出了汗水,显然是消耗了大量的法力。

    那名梵心宗弟也看出了不好,不敢怠慢,手中禅杖一挥,七颗碧光闪烁的菩提珠飘洒而出,以北斗七星之形向玉华罩来。

    玉华并没有控制空中漂浮的其他两件法宝阻挡对方的攻击,全身青蓝色的光芒骤然大盛,清冷的声音响起:“云开雾散破——云——决——。”清冷的声音震撼着在场每个人的心,那如轻纱般的法宝骤然扩大,向一张大网似的带着白色雾气顷刻间弥漫在整个比赛台之上。禁制内的一切都变得模糊了,即使以海龙过人的眼力也无法看到里面发生了什么。他最后看到的,是那七颗碧玉菩提珠被那已经变为网状的法宝吞噬了。

    比赛台剧烈的晃动起来,轰轰之声连响,那梵心宗弟发出几声怒喝。突然,所有的云雾骤然亮了起来,由白转青,最后变为了蓝色。又是一阵剧烈的颤抖,台上的五位监赛长老都站了起来。一声尖啸响起,云雾就那么在刹那间凭空消失了。那名梵心宗弟跌坐在地上,嘴角渗出了几缕血丝,那两件法宝黯然无光的飘落在地,显然,他已经输了。玉华站在他对面,微微的喘息着,俏脸有些发白。她在人群中找到海龙的身影,带着些挑衅的瞪了海龙一眼,似乎在告诉他,我也已经胜了。

    复赛第一天过后,连云宗参赛的四位弟除了道衍身受重伤,输在易风行枪下以外,连云宗其余三人尽皆凯旋而归。到在前八名中占据了三席,接天道尊显然心情大畅,将海龙三人叫到自己房间内勉励了一番,鼓励他们再接再厉,争取取得好成绩。

    出了接天道尊房间,玉华连看都不看海龙一眼,就拉着妹妹回了自己的房间。海龙知道,那天自己的话,已经大大的伤害了她的自尊心。无奈的叹息一声,转身走向道衍的房间。道衍和道灵住在一起,看到他的样,海龙不由得吓了一跳,道衍的脸色苍白如纸,嘴唇上没有一丝血色,眼中神光早已消失,宛如一个病重的普通人一般。道灵正在喂他喝水,见海龙进来,赶忙让出个座位。

    海龙皱眉坐到道衍身旁,道:“师兄,你的身体怎么样了?”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