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感情被拒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天琴回首一笑,如同百花湛放般的笑容温暖着海龙的心,“我只想告诉你,狮搏兔依然会用全力。不要给自己留下遗憾。”说完这句话,她扭转身形,袅袅婷婷的顺着原路回行。海龙站在原地,他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大声叫道:“天琴,你等一下。”

    天琴停下脚步,但她并没有回头,淡然道:“还有什么事?”

    海龙沉吟了一下,眼眸中流露出坚毅的目光,道:“如果我能取得这次大赛最后的胜利,你能专门为我弹奏一曲么?只为我一个人。”

    天琴娇躯一震,她并没有回答,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月光透过仙照山顶的空洞飘洒在她身上,给她带来出尘脱俗的气质。

    “可以么?”海龙再次追问道。天琴深吸口气,轻轻的点了下头,柔和的光芒亮起,她那优美的身影就那么消失在夜色之中。

    “我早该想到的。原来那个人就是你。”另一个让海龙熟悉的声音响起,他愕然回身,不知道什么时候,他身旁竟然多了个人,而他,事先却没有任何的警兆。淡淡的幽香传入鼻间,海龙失声道:“仙女姐姐,你怎么也来了。”这突然出现的,正是飘渺道尊。

    飘渺眉宇间有着一丝淡淡的哀愁,她看了海龙一眼,道:“原来那个人竟然是你。哎,她为你付出的实在太多了。”

    海龙挠了挠头,道:“仙女姐姐,你说的这些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懂。”

    飘渺道尊轻叹一声,道:“天琴你认识吧。她是千惠谷谷主白鹤真人的关门爱徒。在你们年轻一代中,绝对是出类拔萃的弟。也是这次七宗新人大赛夺标的热门。八百年前,因为一件事,而使千惠谷和问天流水火不容。而这件事就因天琴而起。我想,应该与你也有关系吧。”

    海龙全身一震,顿时想起当初在通苑城中的往事,那个险些让自己背了黑锅的淫贼顿时浮现在眼前。当初,天琴毁了他的**,而自己,却灭了他的元神,使其永世不得超升。离开通苑城后,自己早已经把这些都忘了,此时飘渺道尊提起才感觉到了不妥。“仙女姐姐,你的意思是说,问天流和千惠谷因为这件事闹翻了么?那全怪我,是我一事气愤,将那淫贼的道胎灭了。”

    飘渺道尊横了海龙一眼,道:“何止是闹翻那么简单。你们所杀的那名弟乃问天流二宗主刑天真人和圆月流玄雨真人爱,他们只此一独,自然十分宠爱。他们爱死后,凭借法力的牵引,他们自然察觉出是千惠谷和我们连云宗的人出手。刑天和玄雨带领大批弟到千惠谷兴师问罪,天琴这孩竟然一力承担,一口咬定刑天真人的儿是她一人所杀。由于事出有因,千惠谷自然不会任由问天流、圆月流动天琴。所以就闹将了,当场动起手来。千惠谷是个非常神秘的地方,虽然他们一宗之力不足与问天、圆月两流,但他们却退回了自己的宗派,使问天流、圆月流高手无法找到。后来,经过我们连云宗、梵心宗、莲花宗的居中调停,这场争斗才算结束。毕竟刑天真人那个儿犯错在先。为了自己的面,他们也不好多说什么。但是,从那以后,千惠谷却成了他们两宗公敌,小的纷争没少发生。尤其是天琴,只要她被问天流或圆月流弟看到,必然会受到全力攻击。为了不让她不明不白的死去,千惠谷白鹤真人不许她私自出谷一步。正是由于天琴这孩的坚持,我们连云宗才少了许多麻烦。如果让问天流、圆月流知道真正的凶手是你,恐怕我们连云宗也将无宁日了。所以我才会说,她为你付出了那么多。”

    听了飘渺道尊的话,海龙的心被深深的震撼了。他怎么也没想到,只不过是曾有一面之缘的天琴,竟然会如此对待自己。她这是用自己的生命来帮自己遮掩啊!这份情意让自己如何能够偿还?海龙喃喃的道:“那这么说,天琴此次来到五照仙,岂不是很危险么?”

    飘渺道尊道:“暂时到不会有什么危险,在你们这些参赛弟中,问天流和圆月流虽然派出了不少高手,但还没什么人能给天琴构成威胁。而这里有聚集着七宗首脑,问天流和圆月流还不敢任意胡来。但是,等离开了这里,就很难说了。”

    海龙眼底闪过一丝寒光,扭头就走。飘渺道尊一楞,身形一闪,挡在海龙身前,道:“你干什么去?”

    海龙沉声道:“我去找问天流和圆月流说个清楚。那明明是我做的事,怎么能让天琴替我扛下来呢?我绝不能再让她受委屈了。”

    飘渺道尊皱眉道:“可是,你想没想过我们连云宗。如果你去承认此事,好不容易平息的风波将再次翻涌,虽然我们连云宗并不怕问天、圆月两派,但一旦冲突起来,必然会导致正道实力大损,那时,受益的将是邪道。难道你想因为你自己的事而给整个正道带来危机么?”

    海龙怒道:“可我是个男人。不错,我是修为不高,但我也不能让人家一个姑娘替我顶罪。大不了,我让问天流的人杀了我就是。不需要连云宗为我出头。”在他的脑海中,现在只有天琴的身影,他突然感觉到,先前天琴离开的时候,背影是那么的孤独、那么的无助。海龙已经下定决心,即使是付出自己的生命,也绝不能让天琴受到一丝伤害。绝不。

    飘渺道尊楞住了,此时的海龙,在她面前显得那么高大,那充满男人阳刚之气的身姿,深深的震撼着她的心。眼神有些迷蒙的看着海龙,道:“你是我连云宗的弟,我们怎么能不顾全你呢?你想的实在是太简单了。确实,现在这种情况对天琴很不公平。但是,你却并不一定要去承认什么来补偿她。我想,那也不是她愿意看到的吧。如果你想对她好,何不取得这次新人大赛的冠军,然后将仙器送给她呢?也不枉她对你的回护之情。多一件仙器的保护,对她的安全会更有保证。”

    海龙楞了一下,体内翻腾的热血骤然冷静下来,脱口而出道:“可是,我想赢得仙器送给你啊!”

    飘渺娇躯剧震,“什么?你,你……”以她达到斗转初期的修为,此时竟然说不出话来,俏脸上升起两团红云,竟然如同少女般娇羞的低下了头。连海龙都能清晰的听到她那激烈的心跳声。他突然醒悟,飘渺对自己似乎也有着微妙的感觉。

    半晌,两人谁也说不出话来,就那么默默的对立着。良久,海龙有些忐忑的道:“对不起,仙女姐姐,我无意亵渎你的圣洁。只是,我只是说出自己心中的想法而已。我承认,我很喜欢你。在我所有认识的女孩中,你是最让我心动的。即使你的年纪比我大的多,我也不在乎,在我心里,你永远有着最高的地位。仙女姐姐,你,你能给我一个机会么?我不要求别的,只是希望,你能在无聊时想想我。”鼓足勇气说完这番话,海龙像等待审判的孩一样低下了头。长久以来,他从没有像现在这么真切的感觉到,自己和飘渺道尊距离是如此之近。他清楚的明白,如果自己今天不说出心中想法,恐怕永远都不会有同样的机会了。

    飘渺道尊的娇躯微微的颤抖着,她心中涌动着各种复杂的感情,从第一次见到海龙时,她的心就一直被这个低代弟牵引着。她自己都不明白,到底海龙有什么地方能够吸引她。但是,在不知不觉中,她发现海龙的身影在自己心中竟然越来越清晰。就在前几天,八百年后的重逢,另她心中充满了喜悦。而今天,当她得知海龙输了比赛后,惟恐他难过,竟然迫不及待的寻来。这一切的种种早已说明了许多许多。但是,她真的能够不顾一切接受海龙的感情么?她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深吸口气,勉强平复着内心的激荡,飘渺道尊低声道:“对不起,海龙。我们是绝对不可能的。我们之间的差异实在是太大了。从今以后,我希望你能忘记今天的这个想法,我始终是你的祖师,而不是仙女姐姐。我们更不会有道侣之缘。我不会给你任何希望,所谓长痛不如短痛,天琴那孩才应该是你的选择。”

    海龙完全呆滞了,虽然他早已想到这种结果,但当事实真的发生在眼前时,他的心,却怎么也无法接受。他感觉自己的胸口好疼好疼,疼的似乎无法呼吸,虽然飘渺就在他眼前,在这一刻他却仿佛觉得面前这清丽无双的女已经远离。在他们之间,一道厚厚的隔膜阻碍着一切。他的声音变得异常沙哑、艰涩,“对不起,对不起仙女姐姐。这一切都是我的痴心妄想了。我怎么能配的上你呢?你是仙女下凡,而我又算什么,我只不过是一个连云宗普通弟而已。祖师,我错了,错的真的好厉害。”哇的一声,海龙吐出一口鲜血。

    飘渺道尊心中一阵绞痛,一把抓住海龙的肩膀,想要为他疗伤。海龙突然用力一甩,厉声道:“别碰我。你是我的祖师。”说完,身形踉跄的一步步向回走去,处于悲痛中的他,并没有发现,飘渺先前拒绝他的时候,并没有说不喜欢他的字眼。

    飘渺道尊呆滞了,看着海龙渐渐远去的身影,她心中产生了一丝悔意。轻叹一声,道:“海龙,我并不想伤害你。但是,这应该是我们之间最好的结局吧。你是初升的旭日,而我已经是快要度劫的夕阳。”两行清泪滑面而下,她哭了,修真以来,第一次哭了。

    七宗新人大赛第二天,依然是三号比赛台。海龙今天第一个出场,他的对手,是圆月流的一名女弟。

    不屑的看了海龙一眼,那女弟道:“圆月流弟雪青领教。”

    海龙的眼睛中仿佛没有了灵魂似的,直勾勾的看着对方,楞楞的说道:“连云宗天石道尊座下弟道羽。”

    比赛台下,大片的呼喊声响起,那自然是给雪青加油的,还没有比赛的易风行大声喊道:“雪青师妹,用你的红粉胭脂圆月剑打赢他。”

    雪青瞥了易风行一眼,眼神中带着一丝媚意,光芒一闪,一柄白色的飞剑出现在她手中,无数光影亮起,顷刻间笼罩了海龙的身体。

    “锵——,啊——”赛台上光芒尽敛。而雪青的娇躯已经跌落台下,鲜血染红了她胸前的衣襟,面如金纸,显然已经受了不轻的伤。海龙依然木立在那里,只是手中,多了一根长丈二的铁棍。赛台的地面上,雪青那柄闪烁白色光芒的飞剑已经断成了两截,变成了凡铁。

    海龙眼中亮起一道凶光,身上散发着强烈的霸气,淡淡的向着台下那些由叫嚣变为沉寂的圆月、问天两宗弟,小铁棍前指,缓缓说道:“谁——与——争——风——。”短短四个字,似乎将他心中的委屈与悲伤全都释放出来似的。金光骤然湛放,震的三位监赛长老所布禁制一阵瑟瑟发抖。光芒一闪,海龙的身影凭空消失在比赛台上。他今天的表现,已经打破了昨天天琴创造的最快获胜记录。

    海龙消失后,圆月流和问天流弟顿时一片哗然,海龙的做法已经激起了他们的愤怒,法器被毁是修真之人的大忌,他们都已经充满了愤怒。

    本场三位监赛长老为主的,是千惠谷中童鹤真人,由于天琴的事,另他对问天、圆月两宗有着很深的成见,沉声道:“本场比赛连云宗弟道羽获胜。台下弟不许叫嚣,否则一律驱逐出场地。下一场比赛……”

    海龙平静的坐在自己床上,先前轻松的胜利另他将心中的压抑发泄了不少。弘治有些担忧的看着他,道:“大哥,你今天是怎么了?你不是要掩藏实力的么?为什么今天会这么激动。说实话,我都没看清你是怎么出手的。”自从昨天晚上海龙回来以后,就像变了个人似的,他变得沉默寡语,经常会坐在那里发呆。

    海龙摇了摇头,道:“放心吧,我没事。你昨天说的对,比试才刚刚开始而已。我一定要得到这次新人大赛的冠军。小治,我有些累了,如果门中长辈来找我,就说我在静修,一概不见。”说完,盘膝坐好,开始静静的修炼。他的判断是正确的,圆月流弟法器被毁,其师门长辈自然不会善罢甘休。在接天道尊的赔礼下才勉强压制下去。飘渺、止水两位道尊亲自来找海龙,当得知他在修炼后留下接天道尊的吩咐,让弘治告诉海龙,以后的比赛不能那么冲动。连续两天的比赛,除了海龙输掉一场以外,连云宗其他弟都保持着全胜的战绩。

    时间一天天过去了。转瞬间,循环赛已经进行到了最后一轮。在之前的比赛中,海龙这一组只有天琴保持全盛,在易风行和她对阵时,更是利用九仙琴破了对方那件潜藏的仙器级法宝。除了天琴以外,海龙和易风行同时保持着一败的战绩。最后一天的比赛将决定他们两个谁从本组出现。易风行的对手是实力远不如他的火烈,而海龙的对手,则是本组最强,也是他最不愿意遇到的天琴。

    之前的比赛中,海龙接受了接天道尊的警告,并没有在损毁对手的法器,但是,凭借小铁棍那近乎无坚不摧的攻击力,几乎没有谁能在比赛台上坚持一分钟。今天的比赛一场接一场的进行着。玉华姐妹先后以全胜的战绩率先出现。她们似乎都很关心海龙,自己的比赛结束后早早的来到了三号比赛台。

    “海龙大哥,你的比赛还没开始吧。”玉萍微笑着向海龙道。

    海龙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

    玉华道:“听说你之前输过一场,今天可要加油啊!只要赢了这最后一场,你就有出现的可能。”

    海龙看看玉华姐妹,又看看身旁的弘治,叹息道:“很难。今天这场比试,恐怕我真的很难获胜。”

    弘治一楞,道:“大哥,我看那个天琴修为应该不如你吧。虽然她有仙器,但你也不一定会输啊!你不是说,要得这次的冠军么?”

    海龙轻轻摇头,道:“我是想得到冠军。但是,我遇到了天琴,恐怕很难有机会。”

    玉华哼了一声,道:“海龙大哥,没关系的,就算你输了,复赛还有我们,到时候,我一定要会会这个天琴。看她强在哪里。”

    海龙看了玉华一眼,勉强一笑,道:“如果在复赛遇到她,你可一定要小心。她的仙器九仙琴,威力极强。”

    玉华俏脸微红,心道,他这是在关心我么?这个傻瓜,总算开了点窍。

    场上的比赛已经结束了。结果没有任何悬念,易风行凭借他那银色的问天枪,轻易取得了胜利。

    “第十场比赛问天流易风行获胜。今日最后一场,也是循环赛最后一场,由连云宗道羽,对千惠谷天琴。”

    海龙心中一紧,深吸口气,看了自己身旁的弘治一眼,飘身而起,一团淡淡的黄色光芒在他脚下亮起,托着他的身体登上了擂台。这种黄色光芒还是第一次出现,台下顿时陷入一片寂静,那如云雾般的光芒代表着什么他们当然清楚。那是达到了一定境界的象征。一旦出现这种招云唤雾的能力,就证明此修真之人,真正进入了高手之林。历届七宗新人大赛上,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发生。

    海龙其实并不是故意卖弄。他为了能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所以催动着灵台金丹,将神之力布满全身,不知不觉中就出现了这种情况。

    天琴今天穿了一身淡蓝色长裙,也并没有带斗笠,红色的长发在阳光的照射下散发出如同红宝石似的光芒,她的表情很平淡,眼睑低垂,似乎从来都不认识海龙这个人似的。当监赛长老宣布比赛开始后,如雾状的银色光芒从天琴身上氤氲而起,像第一次见到天琴时一样,海龙胸口处的逆天镜热了起来,但由于长时间同海龙在一起,逆天镜已经基本与他的身体契合,所以热量反映比上一次小的多了。

    “高山仰止,流水行云,千惠之法,琴天合一。”清冷而平淡的声音清晰的传入在场每个人耳中。银光骤然大盛,琥珀色的九仙琴出现在天琴手上。自从新人大赛开始以来,这是她第二次动用九仙琴。一上来就取出自己最强大的法宝,可见天琴对海龙的重视。

    看着那熟悉又陌生的仙器,海龙心中一阵迷茫,自从那天被飘渺道尊拒绝以来,他的心情始终十分低落。除了应付比赛以外,他基本上脑海里就是一片空白。飘渺道尊对他的打击实在太大了。那毕竟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求爱。虽然早已经预料到了结局。但是,他心中的希望也破灭了,在他心里认为,飘渺是那么的狠心,一点都没有留下余地的彻底断绝了自己的希望。此时,他看到天琴,顿时回想起飘渺道尊之前说的话。天琴为自己的付出实在太多太多了。她在台上装着不认识自己,明显是为了避免给自己找麻烦。仅仅是见过一面,一面而已。可是,自己欠她的却怎么也无法还清。海龙感觉的到,天琴的修为并不如自己,在同龄人中,就算再出色的天才,也不可能有等同于自己的修为。如果全力以小铁棍出击,或许九仙琴并不能影响到自己什么,可是,在自己知道了那么多以后,还能够对天琴出手么?没有分歧,答案只有一个。

    天琴静静的说道:“此琴名曰九仙,小心了。”光芒闪动,一层无形的压力顷刻间弥漫在整个比赛台上,海龙的天冥衣无风自动,不用他去刻意催动,天冥衣自然的释放出一层淡淡的青光,守护着他的身体。青光一闪,七修剑飘然而出,剑身轻舞,在空中布下一层厚实的剑幕。小铁棍出现在海龙掌中,现在他已经不需要乾坤戒的催动了,在海龙神之力的注入下,自然的变成长约丈二的长棍。棍身前指,海龙沉声道:“请。”青蓝色光芒瞬间弥漫于剑幕之后,至少从表面上看,他已经运起了全部法力,严阵以待。

    天琴眼中射出一道精光,九根琴弦上那赤、橙、黄、绿、青、蓝、紫、黑、白九色琴弦几乎同时散发出不同颜色的光芒,仿佛在她手上再不是一张琴,而是一道贯穿天地的彩虹。海龙清晰的感觉到,自己手中的小铁棍微微的颤抖着,那并不是因为恐惧,而是因为兴奋。它似乎非常期待与九仙琴一战似的。自从海龙修为有成之后,这还是小铁棍第一次产生这种感觉。显然它已经不九仙琴当成了接近自己的对手。

    天琴如玉葱般的手指轻动,赤色琴弦微微一颤,发出嗡的一声。海龙如遭雷击般全身剧震,并不是因为九仙琴的攻击,而是因为那熟悉的声音。九仙琴静静的漂浮在天琴面前,双手分别按在赤、橙两色琴弦上,就像那天一样,丁丁冬冬声响起,给比赛台上带来了一阵宁谧。

    七修剑的光芒突然黯淡下来,锵的一声,自动回到了海龙背后的剑鞘中。海龙没有攻击,就那么用小铁棍支撑着自己的身体,静静的听着天琴的琴声,这一刻,他仿佛明白了许多,九仙琴那柔和的声音不断滋润着他的心灵,似乎在向他诉说着什么似的。那如慈母般的关怀,那如清泉流水般的声音,令海龙的内心重新恢复了生机。一丝淡淡的笑容挂在嘴边,他满足了。这一刻,对他来说,一切都再不重要,现在的他的眼中只有天琴,他的耳中只有那柔和的琴音。天地突然变得那么渺小,仿佛只局限于这赛台似的。海龙再也不去想什么冠军,他只希望能永远、永远的这样听下去,听天琴为他弹奏的曲。

    在台下观战的人看来,天琴手上的九仙琴不断散发出赤、橙两色光芒,而海龙身上则出现波动不稳的金光,似乎在和那两色光芒抗争着似的。他们都知道,这种直接能量的对抗最为危险,一个不好,输的一方将有性命之忧。台下变得出奇的静,所有人都将目光集中在海龙和天琴身上,浑然不觉人群中已经多了几人。那分别是千惠谷的童鹤、紫鹤两位道尊,以及连云宗的飘渺、止水两位道尊。四人一到,不禁同时皱起了眉头。别人看不明白,以他们的修为和对本门法术的见解又怎么会看不懂呢?

    紫鹤喃喃的说道:“天琴这丫头在干什么?她怎么不攻击。这似乎是霓裳清心曲啊!”

    飘渺道尊眼神朦胧的看着海龙,海龙脸上的表情非常丰富,时而痛苦、时而欢快,似乎在挣扎着什么似的。海龙这些天的表现早已看在她眼中,她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但是,已经下了决定,她又怎么会轻易更改呢?她深信长痛不如短痛的道理,过断时间,海龙一定会忘记自己的。可是,当她看到海龙此时的表情后,她的心竟然随着海龙的心情波动而不断的激荡,她看的出,天琴是在用琴音安慰海龙。而海龙似乎也接受了她的安慰。飘渺暗暗问自己,这真的是自己想看到的么?为什么海龙和天琴这样在一起,自己会有心痛的感觉?

    台上,海龙感觉到自己全身变得异常轻松,心中的沉郁与压抑不断的被九仙琴散发出的仙乐趋散着。突然,他竟然有一种想哭的感觉。想抱着天琴痛哭一场,这一刻,他清晰的感觉到,天琴在不知不觉中早已经成为了自己的知己。哇,海龙喷出一口鲜血。他并没有受伤,他所喷出的,是这些天以来的积郁。这口逆血喷出,海龙只觉得身心皆爽,阵阵清灵之气不断从灵台金丹处传来,似乎刹那间修为又有所增进似的。

    琴音嘎然而止,由于有禁制的阻隔,刚才这一曲只有海龙一人能够听到。天琴嘴唇嗡动,“我答应你的事已经做到了。如果你想得到本次比赛的冠军,那我们就动手吧。只要你赢了我,几乎大赛中将不再有你的对手。”

    海龙轻轻的摇了摇头,抹去嘴角的血迹,向审判台三位监赛长老朗声道:“天琴师姐修为精深,我认输。”

    三位监赛长老分别来自五照仙、梵心宗和莲花宗,听到海龙的话,中间的五照仙水宗宗主水韵颔首道:“好。本场比赛千惠谷天琴胜。”

    海龙深深的看了天琴一眼,微微一笑,道:“能得闻师姐仙乐,输又何妨,多谢师姐。”说着,他向天琴深深一揖,这才飘然下台。

    弘治伸手在海龙眼前晃了晃,疑惑的道:“不是吧,大哥。输了你还这么高兴。难道你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淘汰了么?”

    海龙轻叹一声,道:“胜又如何,败又如何,一切都不再重要了。走,咱们先回住的地方,等我禀明宗主后立刻回连云山。我要继续闭关修炼,等修为有成,再出外历练吧。”说完,他没有理会玉华姐妹的呼喊,大步流星而去。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