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仙照会集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玉萍甜甜的一笑,道:“原来是这样。不过,你穿着这件青色的长袍到显得很英俊,比当初到我们村时强多了。”

    海龙脸色微微一红,回想起当初的尴尬,不由得苦笑道:“那时候我后面有魔宗中人追杀,为了逃命,狼狈点是在所难免的。”

    众人一边闲聊一边向前飞行着,对于他们来说,这种以飞剑前行几乎耗费不了什么法力。在闲聊中,众人之间的关系也拉近了许多。海龙的话很少,当其他人问到一些他自身的问题时,他总是摸棱两可的回答着,并不说出真话,也没有去显摆自己的逆天镜和小铁棍。

    一天后,经过长时间的飞行,他们已经进入了赵宋国境内,五照仙在赵宋国的西南方,除了海龙和弘治以外,玉华五人都是入门后第一次离山,对路途自然不熟悉,海龙也只是知道大概方位,不过他们运气还好,终于在第二天的下午,探询到了连云宗的灵引。

    所谓灵引,就是一法力在空中散发出的一种微弱能量感应,当本门之人感受到它时,就能够根据它的指向而找到布置灵引之人的位置。

    “啊!我们一定是到了。你们快看,那边的高山应该就是仙照山了吧。”玉华兴奋的喊道。众人随着她指的方向看去,只见,脚下不远处,一座高山巍峨而立,在周围丘陵和平原地势的映衬下,显得那么鹤立独行。半山腰以上,全都笼罩在云雾之中,云雾凝而不散,使人无法窥视到它的真容。弘治点了点头,道:“应该就是这里了。山顶上必然有着聚云的法阵,否则,云雾不可能凝而不散。这座山虽然不小,但比起连云山脉来,还是显得单薄了许多。”

    道衍道:“弘治兄这就有所不知了。我以前听师傅说过,五照仙所在的仙照山也是我修真界圣地之一,这里蕴涵着庞大而精纯的灵气,山虽一座,但峰却分五岳。分别居住着五照仙的五位宗主和他们的门人弟。等进入云雾中,我们才能看到那种奇景。”

    海龙微微一笑,道:“那好,我们就下去吧。”众人催动法器,在飞剑的带领下缓缓飘落地面。锵锵之声连响,飞剑各自归鞘,连续一天多的飞行,众人的精神都有了几分疲倦。弘治将佛晶念珠挂在脖上,有些担忧的向海龙道:“大哥,我并不属于你们七宗,这里的人会不会不让我进啊?”海龙一楞,微笑道:“不会的。到时候,你就说自己是梵心宗的不就行了。再装装样,蒙混过关没问题。”

    弘治苦笑道:“可我毕竟是禅宗弟,如果冒认为他派,恐怕,恐怕不太合适吧。要是我那圆寂的师傅知道了,他说不定会气的活过来追杀我。”道衍目瞪口呆的看着弘治,低声道:“弘治师兄,你怎么能这么说自己的师尊呢?这是很不敬的。”说完,还扫了海龙一眼,一副你把人家教坏的样。海龙顿时大感冤枉,辩解道:“他一直就这样,根本不像个出家人,你看我干什么?”

    道灵笑道:“你不用欲盖弥彰了。弘治兄要不是认了你这个大哥,恐怕已经成为得道高僧了呢。肚有点饿了。不知道五照仙用什么款待咱们,快上山吧。”说着,当先向面前这高大的山峰行去。

    为了表示尊重,七人缓缓从山脚下上行,时间不大,就被几名身穿青色道袍的修真者拦了下来。

    道衍上前一步,微微施礼,道:“几位道友请了。我们是来参加此次七宗新人大赛的连云宗弟,还要麻烦几位道友带路。”

    拦住他们一共四个人,为首一人神色淡漠,道:“连云宗弟么?跟我来吧。”说着,和另外几人转身向山上行去。看着他们的样,海龙不禁撇了撇嘴,现在有了脱胎境界修为的支持,他感觉心中有底多了。再不像以前那样,看到谁都要羡慕几分。这带路的四人,明显还没有达到登峰境界,虽然海龙心胸并不广阔,但也还没到和这种比自己弱许多之人计较的程度。

    众人上行速度很快,时间不长,已经登上了仙照山的半山腰。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厚云层中穿过后,眼前景物顿时一变。五座巍峨的山峰如同人的五指一般竖立在那里,各峰都笼罩着一层绿色,海龙运起天眼通凝目远望,只见这五座山峰上,都有着众多珍稀植物。他能清晰的感觉到,在进入云雾中以后,周围的灵气大为增强,另自己身心俱爽。

    玉萍感叹道:“好美啊!如果说我们至云峰是雄奇,那这里就是俊秀了。仙照山的秀美确实要比我们连云山脉强一些。”

    带路的四名五照仙弟停下脚步,为首那人道:“我们仙照山乃天下第一灵山,岂是你们连云山能够相比的。不论雄奇还是俊秀,都要强的多了。”看着他那趾高气扬的神态,除了海龙和弘治以外,玉华五人不由得都皱起了眉头。玉华微嗔道:“你去过我们连云山么?哼,像你这等修为怎么可能去过。连见都没见过,你有什么权力来评论。你别忘记,现在我们连云宗才是正道第一大宗,而不是你们五照仙。”

    那弟先是一楞,之后立刻被气的变了脸色,怒道:“你说什么?你敢污蔑我们五照仙。”

    道衍比较稳重,用眼神制止了玉华后,道:“道兄不必发怒,我师妹脾气比较直,她并没有侮辱贵宗之意。”

    “哼!有没有你们自己心里清楚。我要警告你们,这里是我们五照仙的地盘,你们说话要注意点。”说完,和其他三人一起,大步向山上而去。玉华怒道:“你……”她刚想说些什么,却发现自己的嘴上覆上了一张大掌,温暖的感觉不断侵袭着自己脸部肌肤,侧目看去,只见阻拦自己说下去的,竟然是海龙。海龙微微一笑,传音道:“和这种看门狗性质的人理论,你觉得有意思么?有本事,多在新人大会上用吧。那才是证明自己的舞台。”听着海龙那柔和的声音,玉华心中的怒火顿时如同冰雪般消融了。阵阵异样的热力不断从海龙掌中传来,她感觉,自己的呼吸似乎已经有些困难,俏脸一红,轻轻的点了点头。

    海龙松开手掌,当先登山而行。弘治追到他身旁,传音道:“大哥,我怎么觉得你出关以后变了许多。似乎比以前神秘了。”

    海龙微笑道:“我都八百多岁,也该长大了。小治,你要记住,在这个世界上生存,最好不要过于展现自己,做的平庸一些总是好的。这样,安全性也要相对大一些。我还想得道升仙,不想那么早死。所以,自然不能像以前那样了。只有对那些我完全信任,或者绝对不会害我的人。才能体现出自己真实的一面。哎,如果不是为了得到那件仙器,我还真不想争夺这个第一呢。”

    弘治心中闪过一道灵光,看了海龙一眼,没有再说什么。此时,他已经明白了海龙的用意。

    五照仙那四名弟,带着他们直接登上了仙照山中央的最高峰,还没到峰顶,爽朗的笑声突然传来,一条青蓝色身影飘然而至,落在众人身前。五照仙那四人微微一惊,赶忙躬身道:“参见道尊。”来人大手一挥,道:“免了,让我看看,天石派谁来了。”

    海龙定睛看去,只见此人一脸笑容,背后青蓝色光环闪耀,正是曾经在接天峰见过一面的无机道尊。此时,道衍等人已经躬身向无机道尊行礼,海龙兀自站在那里,显得异常明显。无机道尊也注意到了海龙,眨了眨眼睛,道:“怎么是你小。哈哈,天石竟然派了你来,这回可热闹了。”说着,亲切的飘飞到海龙身旁,用力拍了拍他肩膀。海龙清晰的感觉到一股热力输入自己体内,转了一圈后,又回到了无机道尊手中。

    无机道尊的修为已经达到了莫测初期,天冥衣自然无法掩饰住海龙的修为,眼底闪过一丝惊诧,但无机道尊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笑道:“这次比试你可要多加努力了,争取混个好名次,也好给天石那老家伙争光。哦,对了,听说你以前得罪了止水师妹,她现在可就在上面,你呆会儿可要小心些,止水师妹可是很记仇的。”

    一听到止水二字,海龙莫名的全身一颤,想起以前止水道尊带给自己的痛苦,心中不由得升起了一丝恨意。恭敬的向无机道尊行礼道:“对不起,祖师,刚才我施礼了。请您原谅。这次我们代表连云宗前来,一定不会给本宗丢脸的。不知道,这次有哪几位祖师在此?”

    无机道尊微微一楞,显然有些不适应海龙的恭敬,微笑道:“最近我们正道在与邪道的拼斗中胜了几场,暂时将他们的气焰压了下去,这次新人大赛宗主非常重视,除了天石和登仙以外,我们七个老家伙都来了。天石怎么也不多派几个人过来。就你们六个,人数似乎少了些。”

    玉华有些不服气的道:“祖师,所谓兵贵精而不在多。人多有什么用,有我们几个就足够了嘛。”

    无机道尊在连云宗九名二代弟中脾气最好,并没有因为玉华的顶撞而生气,相反的,他宠腻的捏了捏玉华的鼻,道:“你这小丫头,真是被至云师姐给宠坏了。你师傅就在上面,看我待会儿不让她打你屁屁。”

    玉华俏脸微红,瞥了身旁的海龙一眼,娇羞的低着头道:“祖师,您又来打趣人家。下回再来我们至云峰,人家可不给你做素斋吃了。”

    无机道尊似乎吓了一跳,赶忙道:“我的好姑娘,别生气嘛,我不给你告状就是了。你做的素斋可是天上少有地上无双啊!那是我在山上唯一的乐趣了。”看着他的样,海龙心想,这哪儿还像二代祖师,难道玉华所做的素斋杀伤力那么大么?有机会到要尝尝。他哪里知道,不光是无机道尊,包括接天道尊在内的其他所有道尊,都被玉华的手艺征服了。她那一手素斋,杀伤力之大,几乎要胜过一件仙器。在连云宗中,她和玉萍是最受宠爱的弟。同辈弟谁也要让她们三分。

    五照仙带路的四名弟都皱起了眉头,为首者有些不耐的道:“请各位道友上山再叙吧。”玉华哼了一声,看都不看他一眼,和无机道尊并排向上而行。海龙赶忙跟了上去,走了几步,他发现身后的弘治似乎没有动,不由得回头向后看去。只见弘治一副傻呵呵的样站在那里,嘴角似乎有口涎滑落似的。眼睛中充满了向往。以海龙对他的了解,不用问也知道,他和自己先前想的一样。身形一闪,突然出现在弘治身后,照着他的屁股就是一脚。弘治身上散发出一层淡淡的黄光,顿时化解了不少冲力,但是他毕竟处于呆滞中,感觉身后传来一股大力,顿时被海龙踢的飞了起来。一个趔趄,勉强控制着自己的身体站稳在石阶上,弘治转身怒道:“大哥,你干嘛踢我。”

    海龙没好气的道:“谁让你没事愣神。快走拉。”说完,拉着弘治的僧衣向众人追去。

    仙照山主峰之顶。这里平坦宽阔,如同宫殿般的建筑几乎布满了整个山顶。山顶上的云层有一个旋涡般的大洞,使阳光能够直射而下,滋润着山上的生灵。琉璃瓦烁烁放光,给人一种金碧辉煌的感觉。习惯了连云山脉的朴素,来到这里海龙反而有几分不适应,低声向弘治道:“这五照仙怎么跟个爆发户似的,真俗气。不知道是哪个傻瓜设计的。”

    弘治笑道:“你问我,我问谁?反正不是你,也不是我。我肚也饿了,快走吧。刚才那些带路的人似乎真把我当成梵心宗的了。连问都没问。希望到里面别露馅才好。”他们正向大殿走着,海龙寻目四视,突然,他身体微微一震,停下了脚步。

    弘治一楞,道:“大哥,你怎么了?”海龙没有回答,依然楞楞的站在那里。弘治顺着他的眼神望去。只见大殿门口外不远处,一名全身白衣的女站在那里,长发直垂过腰,显得那么恬静,白皙的面庞上带着一丝淡淡的微笑,正遥望着远处的天空。弘治清晰的感觉到,这女身具佛气,而且修为比自己强的多,似乎已经进入了大圆满之境。刚想问海龙些什么,却发现身旁青光一闪,海龙以最快的速度出现在那白衣女身前,他的神色有些激动,那白衣女并没有因为他的出现而惊讶,只是冲他微微一笑而已。

    无机道尊和其他人不由得停下了脚步,玉华看着海龙和那白衣女,微微皱眉,眼中流露出一丝不愉之色。低声问道:“无机祖师,那个女的是谁?海龙大哥为什么认得她?”弘治此时已经来到无机道尊身旁,他也想得到答案,竖起耳朵仔细听着。

    无机道尊低声道:“那是莲花宗宗主莲舒,乃是修佛奇才,虽然比我小了几百岁,但修为却丝毫不差于我。虽然她是佛门中人,但杀起邪道三宗那些魔头来,可比我还要心狠手辣啊!是个危险人物,你们不要去招惹她。不过,她和飘渺师姐关系到很亲密,至于海龙为什么认识她,我也不知道了。咱们先进去吧。”说着,拉着有些不满的玉华,飘身进入了大殿之中。

    海龙在冲动之下来到莲舒身前,在他印象中,上次出山,莲舒是对他好的几个人之一,虽然那是因为借了飘渺道尊的光,但突然见到她,海龙还是感觉很亲切,对于美女,他总是没什么免疫力的。“莲、莲舒,宗主。您还认识我么?我们好久不见了。”

    莲舒微微一楞,八百年过去了,海龙的气质也发生了很大变化,身材也更加魁伟了,突然出现在她面前,她又如何认得出呢?淡然道:“道友是何宗之人?我们真的见过么?”海龙用力的点了点头,道:“当然见过了。你还记得么,八百年前,在梵心宗的时候,我跟飘渺祖师、止水祖师一起去参加七宗聚首之会,后来却先走了。我是海龙啊!”

    莲舒心头微微一动,顿时想起海龙当初敢当着众人面讥笑五照仙木松宗主时的样,上下打量了他几眼,微笑道:“原来是你。八百年不见,你的模样变了许多。我都认不出来了。看你的样,修为应该提升了不少吧。这次来参加新人大赛么?”

    海龙感觉到自己嗓一阵干渴,莲舒身上那淡淡的檀香味使他不禁砰然心动,“是啊!我这次是来参加大赛的。宗主,再次见到您真高兴。”

    “啊!大哥,你怎么也不帮我引见一下。终于有机会拜会佛宗高人了。你好,你好,我叫弘治。”弘治的样比海龙也差不了多少。禅宗一脉的修炼方法同梵心宗相差很多,他们追寻于自由,不像梵心宗那样苦修,在定力上,自然要差了一些。

    海龙现在真想一脚将弘治踢上天,但奈何有莲舒在侧,他如何能够失礼?只得狠狠的瞪了弘治一眼,向莲舒道:“宗主,这是我小弟弘治。”

    莲舒在看到弘治时,不由得流露出一丝惊讶之色,“你是梵心宗那位师兄门下,我好象并没有见过你。”

    海龙微笑道:“他谁的门下都不是,我这小弟,出自禅宗。宗主您听说过么?”

    莲舒脸色一变,惊讶的打量着弘治,道:“禅宗,原来禅宗还存在。八千年前,禅宗曾经是神州最大的修佛宗派,后来不知为什么没落了。没想到,竟然还有弟在世。看师兄的佛气,似乎已经快进入大圆满之境了吧。”一听弘治并非梵心宗中人,她立时改口以师兄相称。内心充满了震撼,认真说起来,不论是梵心宗还是莲花宗,都可以算是从禅宗演化而来的。

    弘治挠了挠自己的光头,道:“宗主不必客气,我们禅宗也只剩我这一个弟了。今天能得见宗主,真是幸事。”

    莲舒在惊讶之后已经恢复了常态,轻叹一声,道:“我们修佛之人本是一家,梵心宗悟云宗主也在此,待会儿我引见给你认识。今后还望能和师兄多多切搓佛法才好。”

    弘治脸一红,道:“宗主说笑了,小僧修为低浅,怎么能和两位宗主相提并论。是该小僧请领教益才对。”

    莲舒看了海龙一眼,淡然道:“二位随我进殿吧。”说着,也不见她脚步移动,轻飘飘的进入了大殿之门。

    弘治仿佛失了魂似的看着莲舒消失的背影,直到海龙捅了他几下才清醒过来,海龙传音道:“小治,你不会是看上莲舒宗主了吧?”

    弘治全身一震,微怒道:“大哥,你别乱说。我只是对莲舒宗主身上蕴涵的庞大佛气感觉到很亲切而已。我们修佛之人,怎么能想你那些俗事呢?以后切不可再提。那样会亵渎莲舒宗主的。”

    海龙一楞,弘治这还是第一次用正经语气顶撞他,显然莲舒在他心中有着很高的地位。他确实想错了。弘治之所以被莲舒吸引,莲舒的美貌固然是原因之一,但更重要的是因为莲舒身上蕴涵的庞大佛气。那达到大圆满后的佛气,和弘治的师傅有几分相像,看到她,弘治仿佛又看到自己师傅一般,所以才会有失神的反应。看着弘治有些沉郁的眼神,海龙拍拍他的肩膀,道:“好拉,我不说就是。别想太多,咱们进去吧。”

    弘治摸了摸自己的光头,道:“大哥,我不是故意要和你发脾气的,你,……”

    海龙打断他,道:“行了,是兄弟就不要多说了。我也不想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走拉。”说完,硬拉着弘治走进了大殿之中。

    大殿中面积极广,布置考究,十余米高的穹顶上倒挂着宫灯,周围一共二十一根粗壮的石柱傲然挺立着。大殿中显得有些纷乱,众多修真中人各自聚集成一堆,正在闲聊着。海龙目光流转,很快就找到了无机道尊和玉华一行人,他们正和十多名连云宗弟聚集在一起谈论着什么。但让海龙失望的是,这些连云宗弟中,并没有他期望见到的飘渺道尊。莲舒已经走到一旁的角落中,十多个身穿淄衣的女尼围拢着她。海龙心中不禁有些奇怪,为什么莲舒身为莲花宗宗主却没有剃度呢?

    “海龙大哥,快过来啊!”玉萍冲海龙和弘治挥了挥手。两人这才走了过去。经过无机道尊的介绍,他们了解到,这里的十多名连云宗弟都是修为超过千年的三代弟,其中有几人更是已经达到了霞举之境。海龙对这些人并没什么好感,只是敷衍了几句,就和弘治站在一旁,继续打量大厅中其他宗派的弟。这里大约有两千平米的面积,各宗弟加起来足有千人之多,据海龙目测,至少有一多半的修为境界都比自己要低,心想,难道他们都是来参加新人大赛的么?要是那样的话,还不知道要打多少场。

    这时,无机道尊道:“玉华、玉萍,这次我们连云宗的希望就全寄托在你们两人身上了。本来百年前宗主就有心让你们参加七宗新人大赛,可至云师姐说你们根基不够稳固,所以并没有答应。百年后的今天,你们果然不负众望,利用百年的时间,提升了三个层次,从无双后期提升到了负担后期的境界,在修行千年以下的弟中,可以算是佼佼者了,能和你们抗衡的,也只有中原六宗那些精锐中的精锐。只要你们小心行事,取得前三名应该没什么问题。只要你们能拿个好名次,宗主自然会另外有所奖励。明白么?”说着,还冲二女挤了挤眼睛。无机道尊说话的声音虽然不算大,但以在场众多修真者的法力,自然听个一清而楚,不少人都向这边看来。玉华姐妹自然成了众矢之的。

    海龙见无机道尊看都不看自己一眼,心中不由得一动,先前,无机道尊明明已经知道了自己的修为境界,可他此时却将玉华姐妹推为主力。他这是什么意思呢?是轻视我么?不会。恩,明白了,这老家伙真是老奸巨滑啊!以后我可要小心他一点才行。

    玉华皱了皱眉,道:“无机师叔,您就不能小声点嘛。”无机道尊微笑道:“必要的威慑还是要有的。你们有实力,一切就都好办了。”

    玉萍嘻嘻一笑,道:“师叔,你可不要对我们报以太大的期望哦。要是到时候没得到名次,可不能怪我们。哦,对了,您刚才说师傅在这边,怎么没见啊!有十几年没见师傅了,我都想她老人家了。”没等无机道尊回答,一个慈祥的声音响起,“我就知道我这两个徒儿最乖,师傅也想你们啊!”海龙定睛看去,只见从后殿中走出几个人,当先的,正是至云道尊,在她身后还跟着两个女,一个,就是海龙最怕见到的止水道尊,而另一个,则是他最想见到的飘渺道尊。八百年过去了,时间并不能在她们的面庞上留下丝毫痕迹。飘渺道尊一出现,她那清丽无双的容貌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但他们显然知道三位道尊的修为高深,乱糟糟的大殿顿时安静下来。

    “师傅。”“师傅。”两声动情的呼喊响起,玉华、玉萍姐妹犹如乳燕投怀一般急速飘飞到至云道尊身前,各自拉住至云道尊一只手,而女的眼圈都红了起来。至云道尊修为高深,已经进入了斗转初期,但尽管如此,二女的真情流露还是另她心情一阵波动。柔声道:“好孩。如果不是邪道过于猖獗,师傅早就回去看你们了。”此时,后来的道衍等人也纷纷上前,拜见三位道尊。海龙硬着头皮跟在最后面,同样恭敬的施礼,他现在只希望止水道尊不要注意到他才好。但是,他一身青色长袍和别人迥然不同,而弘治又是一个大光头,在众连云宗弟中分外显眼。飘渺道尊最先发现海龙的踪迹,她轻啊一声,道:“你,你是海龙么?你出关了。”

    海龙全身一震,知道在也无法隐瞒了,只得走上前,低着头,恭敬的道:“弟道羽参见三位祖师。我刚出关时间不长。”

    止水道尊冷哼一声,道:“好啊!你终于从那个乌龟壳里爬出来了。待会儿,你找我一趟。”

    飘渺道尊有些怪罪似的瞥了止水道尊一眼,“师妹,都已经过去八百年了,当初海龙那一点小错就算了吧。你没看他已经改变了很多么。”

    听到飘渺道尊为自己说话,海龙不由得抬起了头,如此近的距离感受着飘渺道尊那空山灵雨般的气质,他的心不由得剧烈的律动着。他惊讶的发现,在自己的盯视下,飘渺道尊眼底深处竟然流露出一丝羞涩,虽然只是转瞬即逝,但还是引的海龙一阵口干舌燥。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