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破茧而出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道明真人和弘治先后从地上站起,道明抹了抹脸上的泪水,向弘治行礼道:“师兄,这里就拜托给你了。”说完,也身化流光而去。水潭前,只剩下有些发呆的弘治一人。突然,哭嚎之声震天动地般响起,吓了弘治一跳,扭头看去,原来是群猴在悲痛中大哭起来。

    寒灵石内,海龙楞楞的跌坐在地,先前的一切,他都清晰的看到了,虽然听不到外面的声音,但六耳猕猴临走时那深深的凝望,在他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猛一咬牙,海龙自言自语道:“前辈,您等着我。我一定尽快修炼成仙,去仙界看您。”话音刚落,一股异常强大的澎湃之力瞬间从四面八方涌来,海龙胸前的逆天镜大亮,全身瞬间被银色的光芒笼罩,没等他明白怎么回事,在那庞大而灼热的能量中,就已经昏了过去,跌倒在左侧的石坑中。体内的三种修为剧烈的波动起来,在不知不觉中,福缘深厚的海龙,已经开始了能量融合的过程。

    原来,在六耳猕猴离开升天之时,他利用自己全部的修为,将七彩祥云中散发的仙灵之气尽可能多的注入到寒灵石之内,以便成全海龙。庞大的仙灵之气虽然被寒灵石吸收了大部分,但仅余的那些,也并不是海龙一下就能承受的,他需要的,是一个吸收转化的过程。

    海龙体内的经脉先后经过两次强化,早已经变得异常强韧,体内的三种混合能量虽然疯狂的对抗着,但却始终无法冲出他经脉的包覆,小铁棍和逆天镜同时散发出能量,逆天镜护住了海龙的内腑,而小铁棍则不断的将能量输入到海龙体内。在自然的状态下,海龙进入了深深的沉睡之中。这一睡,就过去了很长时间。

    ……

    弘治活动了几下身体,感受着自己体内柔和的佛力,不禁流露出一丝会心的微笑,喃喃的道:“终于快进入大圆满之境了,只要过了这关,就要向佛劫的方向修炼了,真想早日见识一下那连师傅都吓的不敢去承受的佛力。师傅如果知道我进步的这么快,一定会很高兴吧。六耳前辈说的对,连云山脉中灵气充盈,再加上他给的那几葫芦猴儿酒,佛力进步的速度连我自己都觉得吃惊。可惜啊!如果这里要能有些美味佳肴就更好了。大哥啊!你修炼了这么久,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我和小机灵都已经等的有些不耐烦了。”

    仿佛在验证他说的话似的,一条身影飘然来到弘治身旁,“是啊!海龙这家伙还不醒,我都快急死了。弘治哥哥,要不咱们从外面把这石头劈开好了。你的菩提钵攻击力那么强,应该能办到吧。”说话的,竟然是一只全身被银灰色毛发笼罩的大猴。

    弘治微微一笑,道:“小机灵,哪儿有你想的那么简单。这块万年寒灵石是极为坚硬的,而且六耳前辈既然让大哥在里面修炼,自然有他的道理,我们还是一切顺其自然的好。已经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还是再等下去吧。”

    小机灵不满的挠了挠自己的猴头,道:“是啊!都过去这么多年了,我脑后的反骨你都帮我炼化了,可海龙还不醒,真是急死人。等他出来,我定要用桃打他个满脸花。”说着,还愤愤的向万年寒灵石比了比中指。

    弘治严肃的道:“小机灵,你要记住,修炼是一个艰苦的过程,当初,你那老祖宗六耳前辈也是经过万年修炼才成就的仙体,如果你过于急噪,恐怕一切都会前功尽弃。”

    小机灵吐了吐舌头,道:“少装了你。别跟我这么严肃的说话,再这样,我就不给你猴儿酒喝。”

    弘治全身一震,赶忙赔笑道:“别,别,我的猴祖宗啊!这里的水果早就让我快淡出鸟来了,要是再没有点酒喝,我会疯掉的。”原来,为了感念六耳猕猴,小机灵从摩云峰各地采摘了各种水果,经过发酵后,自行酿制出一种美酒,虽然效用远比不上六耳猕猴酿造的,但味道却也相差不多。就连道明真人都会偶尔前来打上两葫芦。弘治现在更是已经演化成一个酒鬼,一天不喝,他就全身不舒服,连修炼都提不起劲来。

    小机灵得意的道:“想喝酒,就对俺客气点。否则嘛,嘿嘿。对了,弘治哥哥,你有没有感觉到,这寒灵石上散发的灵气已经不如先前那么充足了似的,是不是海龙从里面在吸收呢?等他出来,不知道能达到什么样的境界。”

    弘治颔首道:“应该是的。我想,他修炼了这么长时间,从里面出来后,修为至少会提升三、四个境界吧,就凭你现在的水平,最好还是别招惹他的好,否则,被桃打的,恐怕就是你了。咦,不对,快让你那些猴兄弟们躲远些,恐怕海龙要出来了。”欣喜之色悄然上脸,弘治清楚的看到,那万年寒灵石开始散发出一圈圈淡淡的金色光晕,整快石头似乎都在颤抖似的,这种从未有过的情况,已经向他们预示了很多。小机灵也是大喜过望,吹起一声高昂的呼哨,所有的猴们顿时远远的退了开去。

    弘治和小机灵对视一眼,大手一挥,佛晶念珠飘然飞出,悬浮于万年寒灵石之上,双手合适,弘治宝象庄严的念道:“佛言虚空无有边际。不可度量。菩萨无住相布施。所得功德亦如虚空。不可度量。无边际也。世界中大者莫过虚空。一切性中大者莫过佛性。佛法无边,普度众生。”双手十指连颤,一道又一道法印打入到念珠之中,在肃穆的气氛中,弘治催动着金刚咒庞大的佛力将万年寒灵石完全包裹在内。同上次相比,他在金刚咒的运用上要熟练的多了,有充足的法力支持,他已经可以发挥出这大神通的基本效力。

    万年寒灵石的波动越来越大,带动着旁边寒潭荡漾起一圈圈波纹,突然,波动瞬间达到极至,轰——。巨响声中,万年寒灵石顶端骤然爆炸,一条被包裹在金光中的身影如炮弹般直冲而上。重重的撞在由佛晶念珠为引布成的金刚咒之上。金刚咒极有弹性的随着那身影的冲击而延展着。弘治感觉自己压力大增,体内的佛力有些不受控制的拼命向佛晶念珠中冲去。微微一笑,弘治念道:“佛说是经已。长老须菩提。及诸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一切世间天人阿修罗。闻佛所说。皆大欢喜。信受奉行。”黄光一闪,金刚咒消失了,佛晶念珠重新回到了弘治手中。而那金色的身影在没有阻隔之后,急速上冲,直入九天之中。

    小机灵紧张而兴奋的抓住弘治的衣袖道:“弘治哥哥,那个,那个是海龙么?”

    弘治摇了摇头,看着如被冷水泼面的小机灵,微笑道:“那已经不是以前的大哥了。他已经完全变了。变的比我想象中更加强大。刚才我用金刚咒封住万年寒灵石是怕它的爆炸毁了周围的环境,而大哥似乎早已经想到了这个问题,从顶端破出。你看,万年寒灵石已经没有一丝灵气了。”一边说着,他一边抬头上望,空中一点金光渐渐放大,光影一闪,一个人轻飘飘的落在他和小机灵身前。此人全身**,黑色的头发和胡须都已经拖到地上,全身闪耀着淡淡的金色光芒,手持一条乌光闪烁的长棍,胸口处,一面护心镜银光闪烁。如果不是这些法器的映衬,这突然出现的身影,简直就像荒山野人一般。

    弘治强忍着激荡的心情,颤声问道:“大,大哥,是你么?是你么?”

    野人全身一震,他的声音有些生硬,“小治,小治,还有小机灵,是我,是我啊!我是海——龙——”巨大的声浪骤然响起,震荡的周围树林一阵发抖。不错,这破石而出的,正是海龙。他在吸收了仙灵之气进入沉睡后,不知道过了多久才醒了过来。醒转后,他发现自己体内三种能量竟然已经融合为一,变成了一股金光闪烁的液体,脑海中闪现出几行修炼的小字,似乎是一章基本的修炼法决。几乎完全是下意识的,他开始按照法决修炼,一边修炼,他一边喝着另一个石坑中的猴儿酒,在猴儿酒的引动中,当年被六耳猕猴压制的法力终于完全释放。每天都重复着同样的修炼,连他自己都说不清闭关多少次,每次有多长时间。终于,所有的猴儿酒喝完后,他进行了最后一次闭关。当他清醒时,吃惊的发现,在自己灵台处,所有的金色法力结合成了一颗鸡卵大小的金丹,与此同时,又一条修炼法决在他脑海中升起,这次,似乎只是刹那间,他已经学会了许多许多。再也无法忍耐石中寂寞,海龙按照新学的法决催动了自己的小铁棍,整个寒灵石中仿佛都亮起来似的,小铁棍上闪烁着强烈的金光,在海龙全力的催运下,胸口处的逆天镜也传来一道法力,终于,灵气尽失的万年寒灵石再也无法承受这么大的冲击。海龙终于破石而出,重新回到了世间。

    弘治猛的扑了上去,一把搂住海龙的肩膀,深情的叫道:“大哥,我好想你啊!”

    海龙楞了一下,猛的一把将弘治推开,道:“你个玻璃,我可不喜欢男色。”看着目瞪口呆的弘治,海龙哈哈一笑,猛的扑上去搂住他,道:“不过,我也真的好想你啊!小治。哦,对,对,还有你,我的小机灵。”说着,反手将扑上来的小机灵也搂入了自己怀中。两人一猴就这么站在原地互相拥抱着,谁也没有说话,默默的感受着彼此间深厚的情谊。

    良久,弘治突然将海龙推开,学着他刚才的样,道:“你个玻璃,我可不喜欢男色。”海龙和小机灵同时一楞,转瞬间,三人哈哈大笑起来。笑声收歇,海龙指着弘治笑骂道:“你现在这样,哪里还像个出家之人。”

    弘治双手合十,道:“罪过,罪过。小僧刚才妄语了。大哥,佛祖一定会原谅我的,我是因为看到你太兴奋才会这样的。”

    小机灵道:“海龙,你别理他,这家伙,根本就是个假和尚嘛,天天管我要酒喝,烦都快把我烦死了。”

    海龙目瞪口呆的看着小机灵,喃喃的道:“你,你,你怎么会说话了?虽然你的外貌变了不少,但我总还认得你的气味。小机灵,你,你为什么会说话了?”他接连问了两遍,显然心中充满了惊讶。

    小机灵得意的道:“说话有什么了不起的,我的反骨已经炼化,不但会说话,而且智慧一点都不比你们人类差呢。”

    海龙顿时回想起六耳猕猴临走时和自己说的话,这才恍然大悟,喃喃的道:“原来你是学了前辈的修炼之法。炼化反骨?六耳前辈曾经说他当年炼化反骨时用了数百年时间,那这么说,我这次修炼难道持续了百年之久不成。我怎么没觉得有那么长时间啊!”

    弘治微笑道:“百年?如果仅仅是百年,你能具有现在的修为么?大哥,我们分开已经足足有八百年之久了。也就是说,你足足修炼了八百年啊!”海龙全身一震,不可思议的看看弘治,又看看连连点头的小机灵,喃喃的道:“八百年,竟然有八百年这么久了么?”

    弘治轻叹一声,道:“是啊!八百年了。时间过的真快,转眼间,我已经有一千八百六十一岁了。大哥,这八百年里可是发生了许多事。”

    海龙还没有从时间的震撼中惊醒过来,楞楞的道:“说来听听。”

    弘治凝视着海龙,道:“整整八百年,神州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元蒙国发动百万铁骑,在对方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同时向李唐、赵松两个国家发动了攻势。或许是安逸的日过的太久了,李唐、赵松两国在刚开始的时候,竟然没有任何抵挡的能力,各自被元蒙国占据了大量的土地。幸好,元蒙国虽然在平原上作战无人能敌却不擅长攻城,经过数年的时间后,李唐、赵松两国才凭借几座坚实的大城挡住了元蒙国的精锐。但在元蒙人以战养战的攻击下,两国国力大为衰弱。现在,神州大地上,元蒙国已经成为了最强大的国家。由于连年战争,导致百姓流离失所,各种瘟疫、疾病,吞噬了大量的生命,也给邪道带来了机会。由于实力相差悬殊,邪道三宗一直隐匿不出,在战乱之后,他们大量的收拢年轻弟,然后用残酷的方法挑选培训。不断的增强着自身的实力。两百年后,三国的局势虽然稳定下来,但邪道势力却也大增。不过,他们也真能忍,直到三百年前,也就是你闭关五百年的时候,可能感觉到自身实力足以和我们正道相抗,这才明目张胆的公开活动。至今,已经整整三百年了。三百年的时间,发生了太多太多,我们正道七宗,先后联手九次同邪道决战,但是,一切都没有我们预料的那么美好,结果竟然是负多胜少。直到连云宗的九位道尊全部参战,才给正道挽回了一些颓势。现在,你们连云宗已经接替了五照仙的位置,成为正道第一大宗派。最近百年,不论是正道还是邪道,都是高手倍出,冲突越发惨烈起来,有的时候,甚至会牵涉到普通人。”说到这里,弘治不禁流露出一丝黯然之色。

    海龙不在乎的道:“他们愿意打就让他们打好了。人有生死离别,这不都是很正常的事么?无非就是早死晚死而已。”

    弘治微微一怔,道:“大哥的话似乎很贴和佛法,但是,我们毕竟是正道,救人民于水火之中,是我们必须要做的。如果不是因为要帮你护法,可能我早已经投入到战斗中去了呢。现在,连云山上只有天石和登仙两位道尊在,其他七位道尊,正带领着正道七宗和邪道对抗着。”

    海龙轻叹一声,道:“别和我说这些了,我不爱听。不知道豆芽儿现在怎么样了?你有他的消息么?八百年过去了,张叔、张婶恐怕也……”

    弘治流露出一丝淡淡的不满,道:“你那好朋友的消息我到是没有,不过,那张叔、张婶,你到是可以放心了。他们后来收了一名义,也算是安享晚年吧。大哥,难道你真的不想为我们正道出一分力么?”

    海龙眼中流露出一丝奇异的光芒,突然大喝一声,“七修剑,出鞘。”寒光一闪,青色的七修剑不知从何处飘飞而出,青光连闪,海龙颌下胡须全部消失了,在他的刻意控制下,七修剑将他的长发斩断一多半,留下了披散到腰间的长度。没有了须发的遮盖,弘治和小机灵面前的海龙顿时变得精神了不少,他的模样和开始修炼时并没有什么不同,只是多了一分出尘的气质。

    剑鞘出现在背后,铿锵一声,七修剑还鞘,海龙淡淡的说道:“我对打打杀杀的没什么兴趣。不过,魔宗我迟早要去的。不论豆芽儿是死是活,我总要得到个结果。小治,有的时候,有些事情你应该看开一些。其实,连我自己都说不清自己到底算不算是一个正道之人。如果你不愿意认我这个大哥,你随时可以离开。这八百年,谢谢你给我护法了。”

    小机灵突然跳到海龙身边,嘻嘻一笑,道:“不管假和尚跟不跟着你,反正我是跟定了。当初你用紫芝救我性命时,我就发誓,这一辈,定要死缠着你。哎,老祖宗说,我一直跟着你的话,说不定有一天,能够像他一样升仙呢。”

    弘治听了小机灵的话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睛突然一亮,哈哈大笑起来,一边笑,他一边说道:“好哇,大哥,我差点被你骗过了。当初,你还仅仅是伏虎境界的时候,都肯冒着生命危险去杀僵尸,现在功力高深了,怎么会不管世事呢?一旦看到邪道中人残害生灵,你是不可能不出手的。”

    海龙一楞,有些无奈的道:“我全凭喜好做事,对我来说,自由是最重要的。没有人能约束我。你愿意这么想,也随你了。是哪位道友在此,你都看了这么久,应该出来了吧。”金光骤然大盛,海龙身上散发出强大的气势,手中铁棍光芒大放,由漆黑转变成灿金。

    “咦。八百年闭关果然没有白费,竟然能够发现我们。”青蓝色光芒亮起,两道身影同时出现在海龙身前百米外。正是海龙的师祖道明真人和祖师天石道尊。一看到这二人,海龙下意识的脱口而出,道:“原来是你,天石老糊涂。”他先前只发现了一个气息,那是道明真人的,虽然八百年闭关让他修为大进,但和天石道尊比起来,还有着不小的差距。

    天石道尊眉头一挑,虚空一抓,一道青色光芒骤然亮起在掌中,他大喝道:“小,还是这么不知天高地厚,看本道尊教训你。”随手一挥,青光顿时破空而至。海龙早已不是当日的吴下阿蒙,虽然修为远不如天石道尊,但他并没有丝毫惊慌,双手握住小铁棍,大喝道:“千钧澄玉宇。”千万道霞光骤然亮起,海龙身随棍走,无数道金光闪动,铺天盖地般向天石道尊发出的攻击迎去。那气吞山河般的气势,顿时将天石道尊吓了一跳,他所发出的青芒,就那么被轻易的化解了,而且金光没有丝毫衰竭之势,骤然前冲,直奔天石道尊攻来。八百年的修炼,天石道尊已经进入了莫测初期的境界,虽惊不乱,手中天石瞬间幻化出一层乳白色的屏障,拦在自己和道明真人身前。如同暴豆般的密集声响起,天石道尊布下禁制,不断的剧烈的颤动着,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不对,天石道尊有些惊慌似的散发出两道蓝色的能量,将自己的天石护在其中。

    轰的一声巨响,海龙的身体倒翻而回,趔趄几步,才站稳在弘治身旁,刚才那一击似乎耗费了他不少法力,胸口间有些起伏,脸色微微发白。

    天石道尊和道明真人飘然而进,天石在他的刻意保护下,终于没有重蹈当年的覆辙。他松了口气,看着一脸警惕之色的海龙,微笑道:“好小,真是大出我意料之外。八百年的时间,竟然成就了你这么高的修为,我到要看看,你处于什么境界。顺风耳听令,查。”黄色光芒骤然大亮,海龙全身微微一抖,下意识的将小铁棍横在自己身前。天石道尊吃惊的道:“天啊!这怎么可能?短短八百年,你小竟然达到了脱胎后期的境界,而且已经结成金丹了。我当初修炼一千五百年时,才不过刚进入脱胎初期而已。你小真是坐着飞剑往上升啊!”

    道明真人也是一脸惊讶之色,喃喃的道:“师傅,这不可能吧。我已经修炼的够快的了,又有六耳前辈的灵药相助,现在也不过才脱胎初期而已。他竟然比我修为还高了么?要知道,我可比他多修炼了五百多年啊!”

    天石道尊突然哈哈大笑起来,“你呀,现在可比他差远了,以你现在的进度,想结成金丹至少也还需要三、五百年。以后,你再不是他的师祖了。好,好,我天石一脉果然出了个人才,真是好小。虽然是怪才,但这下也要羡慕死他们了。”

    海龙没好气的道:“什么叫怪才?你有什么好得意的,我的本事又不是你传授的。你这个所谓的祖师,只不过是个摆设而已。”

    天石道尊显然心情极好,一点都没有因为海龙的不客气而生气,微笑道:“现在你不应该叫我祖师,而应该叫我师傅了。你已经远远超过了登峰的境界,现在,我赐你法号道羽,正式收你为徒。”

    海龙眼中流露出一丝喜色,天石道尊微笑的看着他,心想,我就不信不能打动你小,想当我徒弟的人可多的很。但海龙下一句话却让他大失所望,海龙低着头,喃喃的道:“终于不是昙羽而是道羽了。再不会有人叫我痰盂了。哈哈,太好了,我是道羽了。”

    天石道尊扭头看了道明真人一眼,无奈的摇了摇头,道:“海龙,难道你不向师傅行礼么?”

    海龙哼了一声,道:“你什么都没教过我,我凭什么向你行礼。当初道明让我真诚的叫他师祖时,可是付出了三件法宝的代价。你都是道尊了,怎么也要比他大方一点吧。”说着,他还下意识的捻了捻手指听着海龙的话,弘治和小机灵不由得在一旁偷笑起来,这才是他们了解的海龙啊!连天石道尊的竹杠都敢敲,也确实够大胆了。

    天石道尊楞楞的道:“你小,一点尊师重道之心都没有。哪儿有主动向长辈要法宝的。不过嘛,看在你年少成才的份上,这法宝我到可以给你。但却有个条件。”

    海龙嘿嘿一笑,道:“你说吧。不要太过分哦。”

    天石道尊眉头微皱,刚想发作,但一想到以后还要靠海龙给自己增光添彩,这才将怒气压了下去,道:“我可以给你几件法宝,但条件是你在七宗新人比试大会上报号时,要说明自己是连云宗天石道尊门下。如何?”

    海龙一楞,道:“七宗新人比试大会?那是什么?”

    天石道尊有些不耐烦的道:“到时候我自然会告诉你的。你就说答应不答应吧。”

    海龙想了一下,道:“不就多说几个字么,这还不简单。好,我答应你。不过嘛,这法宝你可要给我几件好的呦,当初道明给我的法宝现在可都不适合用了。”其实他也明白天石道尊是别有用心,但对法宝的**实在太大,而他又相信天石不会害他,所以才爽快的答应了。

    天石眼底闪过一丝喜色,心中暗道:你手里的小铁棍就是最好的法宝,给你什么都无所谓,反正我也用不上。慨然道:“你说吧,想要什么类型的法宝。我都可以给你。”

    海龙眼珠一转,好不容易得到这么个机会,以他的心性,自然是要为自己争取到最大的利益了。嘿嘿笑道:“刚才看您用天石布置的屏障不错,您就先把这天石给我吧,至于其他的,我再想想。”

    天石道尊瞪大了眼睛,道:“什么?你想要我的天石?别做梦了,这可是我的护身法器。你小真是狮大开口啊!”

    海龙道:“是您自己让我挑的,怎么?现在又反悔了么?不给就不给吧,无所谓。反正你也还不能算是我师傅。”

    天石道尊无奈的叹了口气,道:“海龙,你也不能太贪心了。这天石乃是我天石峰的象征,只有历代掌管天石峰之人方可掌有,虽然并非仙器,但却有着很高的象征意义。这样吧,你挑选些别的法宝,师傅答应你,一定给你最好的。”

    海龙也知道天石道尊是不可能把他的天石给自己的,他之所以索要,只是为了取得更大的利益而已。想了想,道:“那好吧,天石师傅,我也不为难你,你就随便给我几件防御类法宝吧。这总可以了吧。”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