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魔现小村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戾无暇疑惑的看了海龙一眼,虽然在星蓝铠的包裹下海龙显得异常威武,但以戾无暇的境界,可以清晰的辨别出海龙的修为非常低微。不由得不屑的说道:“不错,人确实是我们抓的。但现在早已经杀了。有一点你错了,我们属于伟大的魔宗,你应该称呼我魔女,而不是妖女。”

    海龙全身剧震,失声道:“什么?你把他们杀了。我,我跟你拼了。”猛的一抬手,血八卦顿时射出一道红光。金刚咒只是向外防御的,而且只对妖魔等邪道有效,红光毫无阻碍的穿透黄色光罩直奔戾无暇胸口。戾无暇根本没有动,她依旧低着头,红光一射到她的斗篷时仿佛冰雪消融般不见了。戾无暇冷哼一声,道:“就凭你,也想和我对抗么?你还差的远了。”扭头看向不断念动法决的弘治,道:“大师刚才以佛力相引,是想对付我们么?不错,我承认大师修为高深,而且这金刚咒也确实是大神通,不过,以你一人之力,是绝不可能和我们六人对抗的。除非悟云亲来,否则,在这里没人能留的住我们。如大师立刻离去,我到可放你一条生路。”在她眼中,面前的金刚咒散发着庞大的佛力,这佛力正是魔宗的客星,虽然从修为上看,自己未必会弱于那个和尚,但真正交起手来,恐怕也讨不了好。身为魔宗宗主的义女,戾无暇当然不会轻易放弃击杀弘治的机会,她也把弘治看成梵心宗中弟了,以弘治所表现出的超过梵心宗本尊的修为,如果能在其落单之时将其击毙,必然是大功一件。她说让弘治离开,最主要的原因是想找到破绽,发动雷霆一击。

    “阿弥陀佛,施主严重了。自古正邪不两立。师尊曾教导过贫僧,在面对邪道中人时,就算以肉身圆寂为代价,也绝不可轻易妥协。施主的魔力确实高强,贫僧不及也。但是,如果想让贫僧离去,却是万万不能。佛曰: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则见如来。”金光骤然大放,十八颗佛晶念珠在弘治头顶飞快的转动起来,金光交织下,一个金色的如来法相出现在半空之中,空中突然变得一片寂静,如来法相端坐于金刚咒之上,双掌由合十而外分,两道金光骤然扩大,向戾无暇六人轰去。

    戾无暇全身一震,失声道:“如来咒,这不是已经失传了么?”一边说着,一柄黑色的长剑飘然而出,在她的指引下,如水波般的黑色波纹快速的在她身前连续布成七道禁制。他背后五人几乎同时取出自己的法器,黑色光芒骤然大盛,硬生生的迎上了如来法相所发的金光。

    以如来咒所引之佛力,乃天地间最纯正浩然之佛力,戾无暇六人发出的魔力与此佛力相碰,竟然不能丝毫阻挡金光的前进,黑色的光芒虽然看上去声势浩大,但一与金光相接,立刻便如融化一般迅速的飞退着。戾无暇暗道一声不好,大喝道:“看法宝,定天盾。”一面巨大的暗蓝色盾牌在金光即将轰中戾无暇等人时硬生生的截住了它。轰然巨响中,金光消失,而戾无暇等人也飞退出百米之外。弘治也并不好受,空中如来法相的光芒明显暗淡了一些,一缕血丝顺着嘴角流淌而下。对方六人乃魔宗精英,如论修为哪个也不次于他,他只是凭借着克制对方的佛法和威力强大的佛器以及数百虔诚村民不断诵唱的般若咒,才勉强能和对方抗衡。海龙焦急的看着弘治,但他现在一点也插不上手,试探着用血八卦发出几次攻击,但戾无暇等人却像没看到似的,红光根本不能对他们造成些微伤害。

    戾无暇身后一人怒喝道:“好秃驴,找死。魔海无崖,欲火焚身。”一只如同莹玉般的白色小瓶出现在他面前,黑衣人剑指弘治,如同匹链一般的紫色火焰飘洒而下,轻飘飘的落在金刚咒之上。这乃是黑衣人以自己三昧真火为基础,附以淫亵之气炼制而来的魔火,虽然并不能攻破金刚咒的结界,但也给弘治带来了不小的压力。弘治右手一引,当初海龙曾经见到的菩提钵在此出现,轻飘飘的落入空中那幻化而来的如来法相手中。有了菩提钵的支持,如来法相顿时光芒再盛。那紫色的火焰被佛光压制,顿时黯淡了。

    戾无暇看到菩提钵,心中顿时凝重起来,曾经亲手和梵心宗交过手的她知道,即使是悟云亲来,所使用的佛器也未必有面前这个和尚的威力大。如果让面前这个和尚继续修炼下去,总有一天会成为魔宗的心腹之患。杀机大起之下,她沉声道:“五魔枭,全力攻击,杀。”说完,她双手背负于身后,退到一旁。得到她的命令,五魔枭全身黑光大放。澎湃的魔力不断会聚着。

    放出了菩提钵,弘治感觉压力减小了一些,扭头向海龙传音道:“大哥,这几个恶魔修为太高,恐怕小弟对付不了。待会儿我尽量抵挡一下,你带着这里的村民赶紧跑。如果能及时跑回你们连云宗,或许还能逃得一命。大哥,其实我知道你修为境界不高。但是,这些天你教了我很多事,而且对我很好。我还是愿意真心的认你为大哥。如果今天佛祖收了我,你也不必难过。”说完,他大袖一挥,用佛力托着海龙的身体甩下金莲,双手掐动法决,缓缓向上推出,佛力澎湃而出,空中的如来法相骤然亮起,弘治身上的僧袍袈裟如同皮球般鼓胀,显然已经将自己的修为提升到极限,“如来者。自真如来之本性也。护念者。以般若波罗蜜法。护念诸菩萨。付嘱者如来以般若波罗蜜法。付嘱须菩提诸大菩萨。言善护念者。令诸学人。以般若智。护念自身心。不令妄起憎爱。染外六尘。堕生死苦海。于自心中。念念常正。不令邪起。自性如来。自善护念。佛祖恩赐,降妖除魔。”如来法相随着他的如来根本咒而动,双手将菩提钵托起,强烈的金光宛如实质一般使人无法睁开眼眸。

    此时,五魔枭已经同时动手,五件魔器夹杂着他们庞大的魔力呼啸而至,各种幻象皆出现于金刚咒结界之外,弘治又手向天一指,洪亮的梵唱声由如来法相口中发出,在金色光芒的护卫下,五魔枭的法器居然再也无法寸进,而且在那纯净佛力的影响下,五件魔器都轻微的颤抖着。五魔枭同时脸色一变,各自手捏法决全力催动魔力注入法宝之中。

    弘治脸上流露出一丝古怪的神色,虽然从单体角度来说,五魔枭中任何一人都不是他的对手,但却相差无几,五人合力即使在被佛法压制的情况下,也是他很难承受的。兀的,弘治仰头向天,一口血箭激射而出,骤然喷洒在半空的佛晶念珠上,天地间的一切仿佛都静止了一般。

    “轰——”在佛晶念珠和菩提钵的合力爆发之下,五魔枭发出的五件威力不弱的魔器竟然被绞的粉碎,五人同时全身剧震,各自喷出一口乌血。相比之下,弘治更为不济,座下金莲完全化为点点光芒飘散于空中,如来法相消失了,连金刚咒的屏障也变得暗淡无光,两件佛器同时回到他手上,他现在完全靠残余的一点能量支撑着自己的身体不坠落下来。能一己之力同时重创五魔枭,他也足以自豪了。

    戾无暇怒啸一声,瞬间闪身到五魔枭身前,双手一引,一件如同梭形的黑色法宝带着紫色的电光轰然落下。没有法力支持的金刚咒禁制顿时破碎了,梭形法宝毫无停留的直奔弘治胸前而来。弘治脸上流露出一丝惨然之色,勉强将两件佛器聚集于自己身前,双手合十,闭上了眼睛。已经油尽灯枯的他,几乎放弃了抵抗。

    就在此时,一道蓝色的身影高高跃起,闪电般冲到弘治身前,黑色的小铁棍竖起,硬生生的挡向那梭形法宝。这突然出现的,正是海龙。刚才,海龙被弘治用佛力甩出之后,他的心完全颤抖了。他木然的想着,脑中各种纷乱念头不断涌动,弘治知道自己的修为不高,是啊!他应该知道的。以他的修为,又怎么会看不出来呢?可是,他还是愿意当自己是大哥,还当自己是好人。可是自己呢?只是想利用他而已。各种负面情绪不断的侵蚀着海龙的心。此时,异变已经发生了,金刚咒被破,眼看弘治就要殒命于戾无暇手中。热血瞬间升腾,海龙大脑骤热,再也顾不得考虑什么,毅然催动起自己全部的法力,拦在了弘治身前。

    梭形法宝同小铁棍骤然碰撞在一起,庞大的法力瞬间弥漫于整个村,众多房屋的顶棚被这股大力掀开,连地面的灰尘也被激荡而起。

    在惊讶之中,梭形法宝重新回到了戾无暇手中。灰尘渐去,弘治呆呆的站立在地上,怀中抱着满身鲜血的海龙。戾无暇的修为已经相当于修真界中的不坠境界,在那如此强横的一击之下,海龙纵有小铁棍相护,还是被震的全身经脉寸断,胸前银光闪烁,逆天镜在最后关头爆发,但由于海龙法力过于微弱,它也只能勉强护住他的内腑,使其不至于骤然陨命,鲜血大口大口的喷出,海龙的神志已经有些迷糊了。但是,在他的面庞上,却流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双目无神的看着弘治,喃喃的道:“小……治,我,我……总算……救你……一命,这个……大哥也……算当的……称职……了吧。你……,你……自己……保……重。”说完,头一歪,顿时昏厥过去。

    尽管弘治的佛法修为已经达到古井无波的境界,此时却以泪流满面,他拼命的将自己残余的佛力注入到海龙体内,但是却如鸿飞冥冥一般,没有任何效果。戾无暇注视着海龙胸口处的银光,惊喜的道:“原来就是这小杀了魔奎,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得回逆天镜,义父一定会很高兴,可惜,这小已经死在紫电梭之下了。”喃喃自语中,戾无暇飘身而下,张手就向弘治怀中的海龙抓来。原来,戾无暇在接受了魔宗宗主戾天之命后,立刻带领着五魔枭发动魔宗的力量在从梵心宗到连云宗的路上搜寻海龙的踪迹。但几个月过去了,任凭他们如何施展神通,却依然没有海龙的踪迹。戾无暇聪明绝顶,顿时想到海龙是绕道而归,于是立刻带领着五魔枭来到连云宗附近。本来她还想探探连云宗虚实,但连云山脉被庞大的法阵覆盖着,那根本不是她的能力所能进入。无奈之下,只能在附近等候。海龙出生的西域小村引起了戾无暇的注意,在无聊之余,带领着五魔枭从这里挑选了几名资质好的少年由手下送回了魔宗,而海龙挚友张昊,赫然就是其中最优秀的。

    弘治已经无力抵抗了,他猛的转过身体,用自己的后背去迎接戾无暇的手掌,戾无暇微微一楞,身体顿时滞了一下。正在此时,异变突生。没有任何预兆的,在戾无暇和弘治中间,突然多出一道身影,那是一个同戾无暇相似,全身笼罩在斗篷中的身影,只不过,他的身体要矮一些,也佝偻一些。大袖轻挥,戾无暇只觉得一股无可抵御的浩然之气铺面而来,根本还没有明白过来,自己的身体就已经被震回了空中。

    弘治眼前一花,海龙已经到了那突然出现的怪人手中。一圈淡淡的白色光芒柔和如云雾飘渺般从那怪人斗篷内发出,顺着海龙头顶的百汇直灌而入,海龙全身一阵痉挛,脸上的表情似乎放松了一些。

    苍老的叹息声响起,“你们走吧,我不想开杀戒。”戾无暇和五魔枭惊恐的发现,天空中的乌云竟然尽皆散去,空中的太阳光芒消失了,点点星芒清晰的出现在半空之中,星辰闪烁,极为璀璨动人,他们仿佛都突然陷入了星海一般。

    戾无暇失声道:“斗转星移。前辈是什么人?”像面前怪人如此不作势,不运力就可以让日夜颠倒星辰突降,即使是自己的义父也作不到,难道,难道面前这个怪人已经达到了劫成登仙之境不成。虽然心有不甘,但戾无暇还是萌生了退意。

    怪人淡淡的说道:“我是什么人你不用管。即使戾天亲来,见到老朽也要尊称一声前辈。我早无杀念。你们都去吧。回去告诉戾天,多行不义必自毙。让他好自为之,魔劫重重,想应之,就要顺天从意。”

    戾无暇已经吃惊的说不出话来,戾天达到斗转境界,即使在邪道中也是秘密,她怎么也想不到,居然会被面前之人一口道破。心中再无半分争胜之心,恭敬的道:“晚辈一定不话带到。多谢前辈指点。”

    怪人依旧平淡的说道:“你刚才打伤的孩,可以算是我半个徒儿,他真正的师傅不是这个世界任何人能够惹的起的。劝你们一句,休要再打他主意。否则,逆天而行,结果可想而知。去吧。”

    戾无暇心头澎湃,恭敬的道:“谢前辈指点,晚辈等人告辞。”说完,再不敢多做停留,带领着手下五魔枭化为六道黑光消失于天际。

    弘治吃惊的看着怪人,双手合十,道:“多谢前辈相救,晚辈禅宗弘治有礼了。”

    斗篷下射出两道金光,光芒一闪而逝,弘治感觉,自己宛如**一般呈现在怪人身前,怪人点点头,道:“小和尚很不错。你以后就跟着海龙吧。他这个大哥,你不会白认的。”正在此时,空中突然升起朵朵祥云,青蓝色的光芒瞬间弥漫于空,七道光环飘然而来,弘治惊讶的抬起头,第一眼时,他仍觉光芒尚远,但当他仔细看第二眼时,七朵青蓝色祥云却已经到了近前。

    云飘雾散,七道恍如仙人一般的身影出现在怪人身前,七人同时稽首行礼,道:“见过前辈。”来的,正是连云宗七名道尊。当弘治以佛法神通与五魔枭做最后一击时就已经惊动了他们,这里毕竟属于连云宗范围,接天道尊刚想派人查看,却发现了空中斗转星移的变化。在大惊之下,立时召集自己的师弟师妹们揭开了连云山脉禁制一同前来,自从修炼以来,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斗转星移的变化。

    七位道尊的出现,另弘治大惊,以他的修为自然看的出,这七人都已经接近了佛家所谓大圆满境界,虽然和面前怪人无法相比,但一次出现如许多高手,他又如何能不惊呢?

    怪人大袖一挥,道:“你们不必多礼。本来我是不愿与你们相见的,但事以至此,一切皆为天意。先前海龙和这小和尚与魔宗之人交手,海龙性命危急,触动了我正在静修的心神,所以特来相救。海龙伤的极重,我会带他回去治疗。各位道尊如果有意,明年八月十五,不妨来摩云峰猴林一见。”

    接天道尊恭敬行礼道:“我们前些时候得知前辈在摩云峰,但怕打扰前辈修行,故不敢相扰,多谢前辈救得我派弟,今后旦有吩咐,接天定然尽力办到。有前辈在连云山脉坐镇,我宗万邪不敢侵也。”

    怪人轻叹一声,道:“我来人间已六千年矣,没想到临去之时,竟然遇到海龙,一切皆是缘,半点不由人。时也、运也、命也。”最后一个字说完,白光陡然大放,光芒包裹着怪人、海龙、弘治的身体一闪而逝。随着他们的离去,太阳重新出现,温暖的光芒普照大地。

    七位道尊都流露出尊敬之意,至云道尊喃喃的道:“前辈所用,应该就是祖师典籍中记载的大挪移之术吧。”

    接天道尊摇了摇头,道:“不,这是小挪移之法。但先前移星换斗之发才是大挪移。恐怕我们就算到了斗转的境界,也不可能像前辈这样随心所欲,能遇到前辈这样的高手,是我们的幸运,或许,明年八月十五对我等来说都是久求不遇的仙缘吧。”

    天石道尊有些得意的笑道:“看来海龙这孩确实不错,能够得到前辈的青眯,将来必能光大我天石峰一脉。”

    无机道尊喃喃的道:“真不知道你这老儿走的什么狗屎运。不过,你可别忘了,当初在接天峰的时候你还要至这孩于死地。将来,他未必会认你这个祖师吧。嘿嘿。”

    天石道尊抚摩着自己好不容易修好的天石,道:“那可不见得,祖师毕竟是祖师,你等着看吧。”他已经下定决心,以后一定要对海龙好一些。自己这一脉能出这么优秀的弟,很有可能下一代掌门宗主的位置就会落在……

    接天道尊微微皱眉道:“好拉!我们也该回去了。最近各位师弟师妹都不要闭关,我们就等明年中秋之日了。咦,海龙既然已经回来了,那两位师妹怎么不见。难道他们没有在一起么?”

    至云道尊微笑道:“宗主,那两个丫头的性格你还不了解么?她们一定是遣海龙先回来,自己却到处游玩去了。哎,不过也难怪她们,毕竟咱们这里实在是闷了一些,有的时候,连我都有想出去走走的念头。我想,应该用不了多长时间她们就会回转吧。再有不到两个月就又是五年一度的收徒之时了。我们也要准备准备,希望这次还能收到像海龙这样的弟吧。”

    接天道尊微微一笑,道:“一切都是缘法,不由人啊!走吧。”身形一转,大袖挥起,七人同时在青蓝色光芒的包裹下身化流星,消失于无形之中。临去之时,接天道尊用他那无上的法力特意在这小村周围布下了一层强力禁制,以防止再有魔宗之人入侵。

    张叔、张婶缓缓从房间内走了出来,刚才外面发生的一切,他们都看在眼内,直到此刻依然恍如隔世一般,外面发生的一切太不可思议了。张婶拉着张叔跪倒在院里,哭着道:“各路神仙啊!求求你们救救张昊吧。”其实,她实在是胆太小了,如果先前接天道尊在的时候她出来哭诉,接天道尊碍于身份,很有可能会答应她的要求,魔宗虽然强大,但如果连云宗七道尊其至,救回几个人还是很轻松的事。但是,机缘一旦错过就不会再来。张叔、张婶终其一生,也没有在见到自己那最心爱的儿。

    摩云坪后山猴林中。在白光的包裹中,怪人带着海龙和弘治凭空出现于水潭边。弘治的伤势也不轻,刚一脚踏实地,顿时剧烈的喘息起来。

    怪人大手一挥,弘治只觉得一股温暖的能量输入自己体内,顿时舒服的多了。精神一振,双手合十道:“谢前辈。”

    怪人不知从何处变出一只葫芦递到弘治手中,道:“你用不着谢我。如果不是因为海龙,我是绝对不可能离开这里出去救你的。把葫芦里的东西都喝了吧,然后就在这里静修,你伤的不轻,而且元神被魔力所侵,想彻底恢复,至少要年余时间。海龙的伤虽然比你更重,但他本身体质经过我长时间的改善,恢复起来,到要比你快一些。你安心修炼,这里有我在,没有人能打扰你。”

    弘治再次合十施礼后,走到水潭之旁盘膝坐下,打开葫芦盖,咕嘟嘟灌下两口,一股辛辣之气直冲大脑,他忍不住道:“好酒。”

    怪人笑道:“不愧是禅宗弟,果然是酒鬼出身。”

    一股庞大的热气从丹田升起,弘治的脸色顿时变得一片陀红,不敢怠慢,他立刻催运起自己的佛力,引导着那热力向全身行去。

    怪人轻叹一声,看了看怀中的海龙,喃喃的道:“真是缘啊!小,为了救你,我违背了当初祖师的命令,能否回去很难说啊!”白色光芒骤然大亮,不断输入到海龙体内,海龙的经脉已经完全断裂,怪人并没有直接进行修补,而是导引着他的血气向内腑集中着。突然,怪人似乎发现了什么,停止了手上的动作,一把拉开海龙的衣襟,露出了里面的银色逆天镜。“好小,你的运气还真不是一般的好啊!竟然得了件仙器。等等,这好象是,啊!没错,这是立言天君的逆天镜。不可能啊!立言天君的至宝怎么会流落人间。这可是仙帝为了表彰他的功绩而特意赏赐给他的。不对,这逆天镜似乎被封印了,在这一界只能表现出相当于仙器的能力。”深深的看了海龙一眼,怪人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好,好,好,逆天镜加上……,以后他的前途确实不可限量啊!好小,我真没看错你。不过,这一切都要靠你自己去领悟了,没有人能帮的了你。”

    时光飞逝,日月如梭,转眼间,一年多的时间过去了。

    海龙缓缓睁开双眼,神志渐渐复苏,周围的虫鸣鸟叫声不断的刺激着他的感官,“我,我这是在哪里?难道是地府么?地府原来是这么美的。不,不对,这里怎么好象来过似的。”用力晃了晃头,海龙缓缓坐起身,没等他看清楚周围的景物,一团灰黑色的身影已经闪电般扑了过来。熟悉的气味传来,海龙本能的没有排斥对方,灰影入怀,一股大力冲击的他重新倒在地上。“吱吱,吱吱。”在对方那兴奋的叫声中,海龙看清了他的面貌,惊喜失声道:“小机灵,是你。我,我这不是在做梦么?”

    小机灵用他那双已经变得巨大的手爪不断的抚弄着海龙的头发,亲切的在他身上摩挲着。海龙惊讶的发现,小机灵的身体又长大了许多,而且一双大眼睛变得光芒四射,全身的皮毛上也散发着金铁般的光泽。心念电转,海龙已经明白了一些,喃喃的道:“怪前辈,一定是怪前辈救了我。小机灵,是怪前辈救了我,对不对。”

    小机灵大眼睛连眨,用力的点了点头。

    海龙抱着它坐了起来,全身似乎充满着力量似的,他凝神内视,只见体内那原本的三种能量已经变得异常纯净,就连体积也增加了不少,自己的境界在不知不觉中,竟然又有所增强了。心中一喜,他赶忙用探察术查看自己的境界,通过探察术来查看境界,主要是以探察术辨认出的颜色为主。伏虎是浅兰色、腾云是深蓝色、道固是浅黄色、胎成是深黄色、了然是淡粉色、贯通是深粉色、登峰是淡银色、无双是亮银色、负担是淡红色、道隆是暗红色、脱胎是淡青色、霞举是亮青色、不坠是淡金色、大道是深金色、莫测是淡绿色、斗转是墨绿色,至于最后的三个境界是什么颜色,就连教他此术的灵玉也不清楚。由于每个境界分为初期、中期、后期三个阶段,所以,当达到境界初期的时候,用探察术看到的,是自己所在境界融合着上一个境界的一丝光芒。海龙现在看到的,是深蓝色中包裹着一丝浅蓝色,说明,他已经达到了腾云初期的境界。虽然海龙不知道自己沉睡了多长时间,但从伏虎初期到腾云初期,整整提升了一个境界。对于他来说,确实是非常兴奋的事。

    “你醒了。”苍老而悠远的声音传来,顿时将海龙从兴奋中惊醒,海龙恭敬的道:“前辈,谢谢您又一次救了我。”

    怪人凭空出现在海龙身前,平静的道:“这都是你注定的命运,在危难之时,你能用自己的身体替朋友而死,这是一般人无法作到的。我现在对你是越来越满意了。这次,你沉睡了四百天,在这四百天的时间里,我帮你再次改造了身体。人体的经脉是非常复杂的,有的时候对修炼很有影响,你被魔宗那丫头震的全身经脉断裂也未必就是坏事,所谓破而后立,这次改造,我将你体内那些细小的经脉全部剔除了,而主要的经脉也变得更加强韧。随着你今后的修炼,或许你的**本身,就能够达到刀枪不入、水火不侵之境。”

    海龙恭敬的向怪人连磕三个响头,有些哽咽的道:“谢谢前辈成全。前辈,请您收我为徒吧。海龙有生以来,您是对我最好的几个人之一。”

    怪人微微一笑,感受着海龙内心的真诚,道:“你不需这样,我帮你,可以说也是受人之托而已。我不能做你的师傅,在遥远的未来,当你的能力达到可以见到他的时候,你就会明白,谁才是你真正的师傅。起来吧。我的时间不多了,有很多事要向你交代。”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