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禅宗弘治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一缕黑烟从尸鬼破碎的头部中飘荡而出,闪电般朝僵尸群飞去。这尸鬼虽然未能修炼成尸丹,但却可以利用僵尸的身体施以借尸还魂之法。再经过一段时间的修炼,就能重新恢复功力。海龙虽然明知道那黑气要跑,此时法力却已经完全耗尽,根本没有再出一击之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黑气朝僵尸群中冲去。

    正在这时,一声清亮梵唱响起,“孽障休跑,看法宝。”光芒一闪,一面巨大的金钵挡在了黑气之前,黑气顿时剧烈的翻腾起来,惨叫声不断回响着,在金光笼罩之中,顷刻间消弭于无形之中。“佛法无边,回头是岸。去你们该去的地方吧。”金光再次闪亮,在海龙与村落中央,一个直径十米深五米的巨大深坑悄无声息的出现了。那些已经被海龙毁灭的僵尸和残余的僵尸在金光笼罩下全都飘飞而起,一个个接连落入大坑之中。金钵上光芒大亮,一个个复杂的梵文漂浮在它周围,大坑中的僵尸都失去了原有的灰黑色,变成了真正的尸体,刺目的光芒一闪而逝,地面恢复了平坦,一切都归于正常之中。

    在那佛光普照下,海龙感觉到全身不断传来阵阵舒爽,体内混合法力中的佛力运转骤然加速,竟然在这数息之间,帮他恢复了一些法力。眼看着金光的消失,海龙不禁暗暗搓舌,如此高深的佛法修为,比自己简直强的太多了。

    光芒一闪,一个身影出现在海龙身前,一只白皙的手递了过来,柔和的声音道:“施主,我拉你起来。”

    海龙抬头看去,只见一名身穿袈裟的年轻和尚出现在自己面前,此人面如莹玉,全身笼罩着一层淡淡的佛光,看上去年纪不大,似乎和自己差不多,眉宇间还有着几分稚气。

    抓住那只白皙的手,一股大力传来,将他从地上扯起,海龙站起身正好和那年轻和尚对视,那和尚比他矮了寸许,英俊的容貌使海龙内心深处产生了一丝自惭形秽的感觉。皱眉道:“你是什么人?那尸鬼的魂魄被你灭了么?”

    青年和尚点头道:“是啊!被我灭了,像这样邪恶的尸鬼,怎么能留他危害人间呢?他的魂魄已经被我的佛钵炼化,须经过重重劫难才有可能转世投生。施主,先前真是谢谢你仗义出手,你真是个好人,如果不是你,恐怕这里那些普通人就惨了。”

    海龙哼了一声,道:“你既然在旁边,为什么不早点出手,难道想看我出丑么?看你和尚打扮,难道是梵心宗的不成。”

    青年和尚一楞,道:“什么梵心宗,没听说过啊!我刚才不是不想早出手,而是刚刚赶到,本来我在数百里之外正在修炼天眼通,突然看到这边邪气弥漫,就赶了过来,幸亏大哥你顶住了那尸鬼啊!”

    海龙疑惑的看着青年和尚,心道,这家伙连梵心宗都没听说过,明显是个比自己还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可他的修为又这么高,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不行,一定要问清楚才好。想到这里,他摆出一副正气凛然的样,道:“降妖除魔乃我辈份内之事。兄弟不用客气。梵心宗你都不知道么?是当今天下第一佛门正宗,我看兄弟是和尚,所以以为你是梵心宗中人呢。既然你不属于梵心宗,那你是在何宗派修炼呢?”

    青年和尚道:“小僧法名弘治,属禅宗。可能失主没有听说过吧。我们禅宗已经有很多年不在外走动了。而且禅宗现在也仅剩我一个人而已。施主你应该是修真者吧。没想到小僧刚刚出关,就遇到了您,怪不得以前师傅说,修真者和我们修佛者一样,都上体天心。小僧很小就跟随师傅修佛,对于世上诸般皆不太懂,今后还请施主多多指点。”

    海龙心道,不懂才好。禅宗?确实没听说过,不过看他修为这么高,应该也不会差到哪里去,不懂世事么?那就好办了,“我叫海龙,是连云宗五代弟,连云宗你知道么?乃是当今正道七大修真宗派之首。刚才我一时大意竟然险些让那尸鬼逃脱,说来真是惭愧啊!”

    弘治微微一笑,道:“人有失手、马有失蹄,施主不必过于注重得失。敢问,施主修行多久了?”

    海龙道:“有四年多快五年了吧。我本来是准备回山闭关修炼的,但在此遇到了尸鬼,才耽搁了。你呢?看你佛法修为不弱,修行有多少年了?”弘治听了海龙的话微微一楞,喃喃的道:“四、五年?仅仅四、五年就这么强了么?我刚才在炼化那尸鬼魂魄之时曾经清晰的感觉到在他魂魄里已经渗入了一股仙灵之气,能用仙灵之气攻敌,那施主的修为岂不是已经达到相当于我佛家大圆满之境界么?小僧实在是太惊讶了。我修行千余年,也只不过刚刚小圆满而已。想达到施主这样的境界,还不知道需要多长时间,今后,还请施主多多指点。”

    即使以海龙的厚脸皮也不禁微微一红,他当然知道,弘治所指的仙灵之气完全是来自于逆天镜,和自己根本没什么关系,但受到面前这修佛高手的恭维,他也不禁产生了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大圆满是什么我不明白。我也没你说的那么厉害。不过嘛,以后你有什么想知道的,我到可以帮你解惑。你说你已经修炼千年了,看你的样可不像啊!你不要叫我施主了,我叫海龙,你直接叫我名字就好。”

    弘治轻叹一声,道:“施……,啊,不,海龙兄,我七岁就跟随师傅入山修炼,大部分时间都处于闭关修炼和研读佛法之中,至今已经有一千二百余年了。自从十八岁以后,我的外貌就没有发生过改变,一直都这样。师傅他老人家对我期望很高,说我是先天佛体,修佛比一般人容易的多,他希望,我今后能够度过佛劫。可是,到现在为止,我还不知道佛劫是什么,而且修炼了这么长时间,还是和大圆满之境相差甚远。”

    海龙笑道:“不过才一千多年而已,我认识许多修炼好几千年的高人呢。修炼是不能着急的,一旦焦躁,就会有走火入魔的危险。这样吧,我认识现在天下第一佛宗梵心宗的宗主,他可以说是当世修佛最厉害的人了,有机会,让他指点你一番也就是了。”

    弘治由于被其师傅多年灌输,对于修炼极为执着,听了海龙的话顿时大喜,赶忙道:“谢谢,谢谢你海龙兄,今后小僧如有所成,都拜兄之所赐。我刚刚出关不久,师傅在圆寂时曾经吩咐我,达到小圆满境界之后,就需到外面历练。现在我也不知道该去哪里,这样吧,我以后就跟着你好不好,有海龙兄这么好的人带着我,对我的修为一定有很大的好处。”

    海龙心中暗喜,有这么一位修佛高手跟着自己,就算魔宗派人追来,自己也不用怕了。表面上却皱起了眉道:“这不大好吧。我要返回连云宗修炼,而且我们之间又没有任何关系,带着你回去,恐怕我师门长辈会不高兴的。”

    弘治眨了眨眼睛,道:“那怎么办?小僧真的很想跟随海龙兄一起游历,请你成全我吧。”他刚刚出山,心智几乎还停留在孩童时代,遇到海龙后,他修佛而得来的直觉告诉他,这个人是完全可以信任的,就像在怒涛中抓到一根浮木似的,他现在非常不想离开海龙。

    海龙强忍着心中的兴奋,沉吟道:“这样吧,你认我做大哥,只要你成了我的兄弟,到了连云宗,长辈们也不会说什么了。怎么样?”

    弘治疑惑的道:“认你做大哥?可是,我都一千多岁了,比你大许多啊!这不妥吧。”

    海龙正色道:“所谓达者为尊,你修佛多年,竟然连这么一点红尘的念头都看不透,怪不得无法达到大圆满境界。这也是我对你修行的考验之一,你不但要认我做大哥,还必须一切都听从我的安排,对我要恭敬,丝毫不能以自己年纪大修为深而自傲,这样,是对你心性最好的磨练。你明白么?”说完,还做出一副我这都是为了帮你的样。

    听了海龙的话,弘治顿时出了一身冷汗,喃喃的道:“是啊!我怎么还看不透红尘俗物呢。海龙兄,哦,不,海龙大哥,多谢你的指点,从现在开始,弘治就是你的小弟了,不论有什么事,旦凭吩咐。”说着,双手合十向海龙拜了下去。

    海龙惊讶的看到了弘治头顶的戒疤,一般僧人的戒疤都是九个,可他却有十六个之多,有这么个强大而听话的小弟,自己就算回到连云宗也不用怕被欺负了吧。想到兴奋处,嘴角不禁流露出淡淡的微笑,道:“那我以后就叫你小治吧。”说完这句话,海龙自己也不禁觉得好笑起来,小治,感觉上怎么像是在说痔疮似的。不管了,反正自己的道号是痰盂儿,有个痔疮小弟也正常的很。

    这时,村里的人终于意识到外面的事情已经结束,一些胆大些的试探着从帐篷中钻了出来,当他们看到所有僵尸都已经消失之时,不由自主的欢呼起来。一会儿的工夫,整个部落顿时变成了一片欢乐的海洋。他们移开栅栏,数百人一起向海龙和弘治的方向跑来。

    弘治看着众人如排山倒海般冲来的样,顿时吓了一跳,道:“海龙大哥,他们这是干什么?”

    海龙笑道:“我们消灭了尸鬼和僵尸,他们自然是来感谢的嘛。等他们过来你不要出声,一切有我就是。”

    弘治最怕和人打交道,见海龙大包大揽过去,顿时感激的道:“大哥,跟着你真好。如果以后小僧能帮你分担什么,尽管开口。”

    村民们终于冲到了海龙二人身前,在没有任何人指挥的情况下,他们齐刷刷的跪倒在地,向海龙道:“多谢恩公拯救了我们部落。”之前,他们只看到了海龙的出手就跑回帐篷中躲了起来,根本不知道最重要的工作是由弘治完成的,立时将海龙当成了大救星一般看待。

    海龙飘飘然的道:“大家赶快起来,除魔卫道乃我辈应尽之责,没有什么可谢的。请问,你们哪位是酋长。”

    村民们依旧跪在那里,他们的眼睛中都散发着发自内心的感激,为首一名看上去五、六十岁的老人道:“小的就是酋长,恩公,请您吩咐。”

    眼看着面前跪倒一片的人群,海龙渐渐有些不适应了,闪身到一旁,道:“酋长,你快让大家都起来,否则,我可马上就要走了。”

    酋长微微一楞,在权衡利弊之后,只得无奈的指挥着众人都站了起来。海龙道:“酋长,你认识一个叫沙司的人么?”

    酋长全身一颤,道:“认识,当然认识,那是我的好兄弟啊!他实在太惨了,一家都被僵尸所害。恩公,您认识他么?”

    回想起沙司之前的样,海龙不由得心中一酸,将自己如何遇到沙司的经过说了一遍,“……听完他的叙述,我真的好恨,居然有人如此凶残的修炼尸鬼,于是就赶快赶了过来,那尸鬼确实厉害,在我和弘治兄弟同心协力下,终于将他们全部清除掉了。你们放心,今后再不会有尸鬼来打扰你们部落。其实,如果说起来,应该是沙司拯救了你们。我已经把他安葬在由此往东几十里外,那里有一个很明显的土坡,希望你们能给他立一块杯。由于他身上有尸毒,所以就让他在那里安息吧。”眼圈微微一红,海龙黯然的低下了头。在他身后的弘治暗暗点头,心道:这刚认的大哥真是个好人。从这以后,他完全死心塌地的跟随着海龙,成为他最忠诚的小弟。

    酋长早已经泪流满面,恭敬的道:“多谢恩公帮沙司兄弟安葬,恩公今天所做的一切,我们喀耳鞔部落用不敢忘。请恩公到我们部落中休息休息吧。让我们一尽地主之谊。”村民们自动让开一条路。海龙肚确实有些饿了,这些天一直风餐露宿,他也想找个地方好好休息一下。扭头看了弘治一眼,这才在村民们的簇拥下向部落走去。

    西域的部落本就好客,更何况海龙是他们的大恩人,各家各户都拿来自己最好的东西款待海龙二人,一时间烹羊宰牛,忙的不亦乐乎。

    让海龙大跌眼镜的是,晚上刚一吃饭,弘治就迫不及待的撕了一条羊腿大嚼起来,看着他一手油腻的样,哪里还像个出家人。

    “喂,我说小治,你们修佛之人不是都吃素么?”海龙疑惑的问道。

    弘治咀嚼着香喷喷的羊肉,一脸满足之色,道:“我们禅宗是不忌讳这些的。师傅他老人家最喜欢酒肉了,我跟随他修炼时,每过一段时间,他都会出山采购,他老人家常说,酒肉穿肠过,佛在心中坐,修佛并不一定要太拘于形式,只要虔诚的信奉佛祖,吃些酒肉并无不可。哇,大哥,这羊肉味道真好,又香又嫩,可比师傅拿回来那些肉好吃的多了。你也吃啊!”说着,立刻灌下一大杯马奶酒。

    海龙目瞪口呆的看着他,苦笑道:“原来你还是个酒肉和尚。不过,我喜欢。最讨厌拘束的生活了。吃,多吃点。”

    看着海龙二人大吃大喝的样,喀耳鞔部落酋长顿时眉开眼笑,连连向海龙二人敬酒,海龙天生酒量很大,马奶酒后劲又小,足足喝了几十杯他仍然没有一丝醉意,一边吃着,他向酋长问道:“您知道在咱们西域有座连云山么?”

    酋长楞了一下,道:“好象有吧。恩公,你要去那里?不如多在我们这里逗留些天,虽然我们这里不是很富裕,但保证您天天能吃到新鲜的牛羊肉。”对于面前的这个青年,他有着发自内心的好感。而且从私心来说,如果海龙能长时间逗留在这里,对于部落只有好处。

    海龙摇了摇头,道:“我还是要赶快回去的。那里才是我的家啊!酋长,您好好想想,只要能告诉我连云山大概的方向就好。”

    酋长叹了口气,他也知道强留不得,道:“恩公,不瞒您说,我们族里有样宝物,有了它,您一定能找到连云山的。您等一下,我去去就来。”说完,他转身出了帐篷,一会儿的工夫,拿着一个皮卷回转。

    双手递上皮卷,道:“恩公,这是我族祖传的宝物,就送给您吧。”海龙一楞,心想,难道是藏宝图不成?如果真的是,自己就发达了。想到这里,赶忙接到手中。酋长解释道:“这是张全西域的地图,是祖先无意中得到的。只不过上面原本没有名称标注,我们喀耳鞔部落历代祖先随着不断的探索,标明了一些已知的地名,刚才我看了一下,并没有您所说的连云山。但这张地图上却有着许多高山大河,如果您对那里地形熟悉的话,应该能找到确切的位置吧。我能帮您的,也就这么多了。”

    海龙虽然心中有些失望,但他也知道这是现在自己最需要的,一边道谢,一边打开了皮卷。这是一张用羊皮制成的地图,工艺十分考究,虽然明显已是很古老的东西,但却没有丝毫破损。地图上绘制着各种山川河流的地形,有些确实已经有了标注。

    弘治好奇的凑了过来,看着地图道:“这真是件宝物,绘制它不知道需要花费多少经历啊!我看,有可能是仙人所为。”

    海龙瞥了他一眼,道:“哪儿有那么多仙人,就算是我们修真之人,只要下定决心,用一段很长的时间同样能绘制出来。酋长,真是谢谢您了,不过,这地图太珍贵,您只要给我们照着上面模仿一份也就可以了。”

    酋长摇了摇头,道:“如果没有两位恩公,恐怕我们喀耳鞔部落就不存在了。摹本我们自己留有几份,已经足够了。这份原本珍品您一定要收下啊!不然,我们的族人也会怪罪我的。对待朋友,我们喀耳鞔部落向来不是小气的。”

    海龙点了点头,道:“那我就不客气了,谢谢您,酋长。”

    当晚,在酒意的催使下,海龙和弘治早早的睡了。清晨,天还没亮之时,弘治就被海龙从被窝中拉了起来。

    揉了揉朦胧的眼睛看了一眼窗外,弘治有些不满的道:“海龙大哥,天还没亮呢,你拉我干什么,让我再睡会儿。”

    海龙在弘治的光头上敲了一记,道:“睡什么睡,赶快走拉。这部落的人太热情,如果我们白天走,恐怕会有很多麻烦。”

    “哦”弘治无奈的爬起来,伸了个懒腰,将自己的袈裟套在身上,海龙催动法力注入乾坤戒,从里面拿出了几样东西,然后抓起桌上的地图,和弘治悄悄的离开了部落。一边走着,海龙问弘治道:“你能不能飞?”

    弘治点头道:“当然能了?可是大哥,你不觉得我们这样步行对修行会很有利么?我曾经在师傅留下的一本书上看到,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既然是行路,自然要用走的。啊!对了,大哥,你留在部落里的是什么东西,好象是几张纸似的。”

    海龙嘿嘿一笑,道:“这你就不懂了吧。我留下的是银票,那是一万两银票,用它可以换许多东西的。昨天我们吃了那么多东西,又拿了人家的地图,总要给点回报嘛。那个村已经够穷的了。”其实海龙并没有那么好的心肠,他向来的作风就是损人利己,只不过因为那部落和他长大的村有很多相象的东西,又被沙司的行为所感动,所以才会这么做。海龙不知道的是,早在昨天晚上,弘治就已经为整个村落施加了伏魔咒的禁制,即使再有像尸鬼那样等级的邪物入侵,也必将无功而返。

    弘治敬佩的看着海龙,道:“大哥,你考虑的真周到,我都没想到啊!跟着你,真是我的幸运。”

    海龙得意的道:“那是当然了,我是天下最聪明的人。早上叫你起床之前,我已经找到了连云山大概的方位。我这也是第一次出山,找回去还真是不容易啊!”说着,他摊开地图,指着下面的一片地方道:“这是我们现在的位置,你往上看,在地图的上面,这片用云雾符号代替的地方,就应该是我们连云山脉了,毕竟那里除了我们宗派的人以外,外人是不可能进入的。不能说肯定就对,但也**不离十吧。”

    弘治喜道:“那好啊!我们就赶快回你们连云宗吧。连大哥你都这么厉害,那你的师长岂不是神仙中人么。”

    海龙理所当然的道:“那是,我们那里可是人间仙境,等你到了,就明白了。对了,你师傅是个什么样的人?他怎么会圆寂呢?”

    弘治黯然道:“师傅对我很好,小时候的事情我已经记不太清了,那时的我好象没有父母,在街头流浪的时候被师傅带走的。后来,我就一直跟随师傅在山中修炼,大约一百年前,师傅突然告诉我,他大限已至,就在山里坐化了。他老人家走的很安详。在临死时,他告诉我,说自己始终没有大圆满最后境界的勇气,心志不够坚定,不适合再修炼下去了,只有选择坐化成石以保存佛念,或许千万年后,等他的佛念凝固,就能重新活过来。师傅说我是修佛的天才,让我闭关百年后再出山,然后就圆寂了。我真的好难过,师傅是我唯一的亲人,他死了,我就变成了一个人。不过,佛祖待我真是不薄,昨天又让我遇到了大哥你,以后又有依托了,大哥,谢谢你能让我跟在身旁。”

    海龙心头微颤,他知道,自己只是想利用弘治而已,根本就不是想帮他什么,心中突然升起一丝难以名状的压抑感,他猛的转过身,道:“快走吧。”说完,催动法力,快速朝远处而去。弘治看着海龙的背影,轻叹一声,道:“大哥,跟着你,或许就是我最重要的历练之行吧。”黄色的佛光亮起,不见他作势,已经追到了海龙背后,就那么漂浮着跟随海龙前行。

    有了明确的方向,前进就容易的多了,按照地图,一天的工夫,他们已经走出了到达连云山脉十分之一的路程。

    弘治愁眉苦脸的停下脚步,道:“大哥,这穷乡僻壤的,连个避风的地方都没有,晚上我们吃什么啊!我已经饿了。”

    海龙笑道:“你这样,哪里像个修炼佛法之人,俗家的六欲我看你都没断绝。吃、喝、睡更是一样不忘。难道你不知道什么叫六根清净么?要是现在我整天让你吃喝,将来害你修为停滞,可不要来怪我。”

    跟了海龙一天,弘治仿佛也受到了他的感染似的,嘿嘿笑道:“我在修炼的时候就六根清净了,平日里自由一些也没什么,这样才能让我的心志更专注啊!真想再吃一顿昨天那样的伙食,哎,一回想起那流油的羊肉,我,我就……”

    海龙没好气的道:“行了,别陶醉了,我们今天就在这里休息吧。跑了一天,我已经有点累了。”说着,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弘治眨了眨眼睛,道:“大哥,不是吧?就在这里。怎么也要找片小树林或者山坡后之类的地方吧。高原的晚上可是很冷的。你看我这白皙的皮肤,你能忍心让我冻坏了么?”海龙不屑的哼了一声,就那么平躺在地,道:“少来了,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早已经达到寒暑不侵的程度了么?就算一直没地方住,一直不吃不喝,对你也不会有什么影响的。”

    弘治不满的坐到一旁,道:“就算我的佛力能达到你所说的程度,那我也愿意吃好睡好啊!怎么说你也是我大哥,总该照顾我吧。”说完,气哼哼的一个人在那里运气,小孩的心性表露无疑。

    海龙现在还真不敢得罪这位自己骗来的保镖,一翻身坐了起来,凑到弘治身旁,道:“怎么,生气了?”

    弘治扭过头不理他,海龙嘿嘿一笑,右手虚空一抓,顿时一只肥嫩的鸡腿出现在手中,用力的咬了一口,模糊的道:“哎,这鸡腿是真好吃啊!可惜有的人气都气饱了,用不着吃了。”说着,三口两口就将鸡腿塞进了肚。这一切都看在弘治眼里,他不禁瞪大了眼睛,以他的修为,都没看出海龙这条鸡腿是从何而来,从鸡腿传来的香味看,那绝不是用法力模拟而来的,而是货真价实的美味。咽了口吐沫,弘治试探着道:“大哥,你的鸡腿还有没有了。能不能给小弟我也来一条。我肚真的好饿啊!”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