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邪恶尸鬼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西域地广人稀,进入这里,海龙才明白自己是多么幼稚。在中原的时候,他曾经以为,只要进入了西域境内,必然能找到那个生他养他的小村。但是,到了这里,他知道自己错了。西域的地界之大,疆域之辽阔,丝毫不差于中原。而且这里人烟稀少,大部分人都像他当初所在村落那样,对于外面的世界根本没什么了解。在中原的时候他还可以问路,可到了这里,却只能靠自己摸索。三天,已经足足三天了,西域高原仿佛没有边际似的,他现在都不清楚,自己是距离连云山越来越近还是更远。在这片广阔的高原上,他感觉到自己是那么的渺小。

    阳光毒辣的照射着大地,因为地处高原,白天的时候,空气异常灼热,如果不是海龙有了一定的法力,或许他早已经被太阳晒伤了。从乾坤戒中取出水袋喝了一口,海龙遥望着远方,心中暗暗叫苦。他已经先后遇到四、五个村落或者部落了,但打听的结果却是,根本没有人知道连云山这个地方。现在已经深入西域高原,虽然能够辨别东南西北,但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走下去了。

    正在海龙迷惘之时,一个人影进入了他的视线之内,那人正缓慢的前进着,每走出几步必然会摔一个跟头,但是,他马上又会爬起来继续前进,似乎有什么执念支撑着他的身体似的。在这片空旷的大地上骤然见到人影,海龙不禁心中一喜,身形飘起,朝那人迎了上去。离的近了,他看清了那人的样貌,那是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样极为狼狈,一头乱蓬蓬如杂草般的头发遮住了面庞,身上的衣服就如海龙在遇到玉华姐妹时那样褴褛的变成了一条条。裸露在外的双手上全是被晒伤的痕迹,皮肤宛如枯树一样干燥的裂出了一条条细纹。

    飘身来到那中年人身前,海龙问道:“大叔,你这是怎么了?”中年人的样已经激发了他的恻隐之心。

    中年人听到人声,猛的抬起头,海龙看到他的样,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这中年人的脸上布满了烂疮,那干涩的黄褐色痕迹看起来异常恶心。他那双浑浊的眼睛中毫无神采,当他看到海龙的时候,突然厉声大喝道:“滚,快滚开,离我远点。”

    海龙一楞,下意识退后几步,试探着问道:“大叔,你这是怎么了?我有什么可以帮你的么?我这里有水,也有食物。”

    中年人的身体颤抖了起来,颤巍巍的用他那嘶哑的声音喊道:“不,不,快滚开,快,离我远一点,我不需要你帮助。快滚开。”他的声音中充满了凄凉,看着他如此凄惨的景况,海龙不禁想起了自己以前被人压迫的遭遇,再也顾不得忌讳身么,大踏步走到中年人身前,伸手向他抓去。中年人仿佛看到了什么恐怖事物一般,身体猛的后退,但他显然已经非常虚弱了,一个趔趄,顿时摔倒在地,海龙这一抓也自然落空了。

    “别碰我,离我远点,难道你想死么?”中年人的声音越发凄厉了。

    海龙疑惑的道:“大叔,我没有恶意,我只是想帮助你而已啊!在这片广阔的土地上,如果你再继续走下去,会死的。”

    中年人眼中流露出一丝凄凉,喃喃的说道:“死,是啊!死,我就是想死啊!你快离我远点吧。我中了尸毒,有很强的传染力,我不能害了你。如果被感染了,你也会变成像我这样的。别管我,赶快离开这里。”

    “尸毒?尸体上的毒么?大叔,你能不能告诉我是怎么回事,说不定我能救的了你,我不过去,就在这里听。给,你先喝点水。放心吧,这水袋就送给你了,同样的我还有许多,你不必介意。”说着,他将自己的水袋扔了过去。

    或许是感受到海龙发自内心的真诚,中年人似乎平静了许多,他确实渴了,一把抓起水袋,咕噜咕噜的喝了起来,半袋水很快进了他的肚。喘息声渐渐平稳,中年人又向后挪了几下身体,有些感激的看了海龙一眼,道:“年轻人,谢谢你。你是好人。”

    海龙第一次听到有人称自己是好人,心中顿时升起一丝奇异的感觉,他本来并不是一个爱管闲事的人,但之前被中年人勾起了回忆,所以才下定决心要帮助他。微微一笑,道:“大叔,告诉我是怎么回事。我可不是普通人哦,说不定,我真的能帮上你。”为了显示自己的强大,海龙左手一挥,用血八卦发出一道红色的能量,顿时在旁边不远处的地面上炸出一两尺深的浅坑。

    中年人惊讶的看着海龙,道:“你,你这是?好吧,反正我也快死了,就说出来给你听好了。不过,你要答应我,听完我的故事后,立刻用你刚才发出的光芒把我打到那坑里,然后用土把我埋掉,如果可能的话,最好用火先烧了我的身体。”

    从中年人的语气中,海龙听出了他对尸毒的恐惧,不置可否的道:“你先把你的事说出来,然后我自然会帮你。”

    中年人拉下自己的头发,挡住那恐怖的面容,沙哑的道:“我叫沙司,本是距离这里几十里外中一个小部落的人。我们在这西域高原上以放牧为生,虽然生活贫苦,但我们却过的很快乐。我有一个美丽的妻,两个儿一个二十三岁,一个十七岁。他们都是我最大的骄傲。但是,我们一家幸福的生活却在几天前毁了。那天,我的大儿不知道为什么,放牧到很晚才回来,回来的时候,他脸上都是灰青色的。当时我以为他是累了,也没有太在意。回来以后,他一直都痴痴傻傻的,没有吃饭就去休息了。可怕的事在半夜发生了,一声惨叫把我从睡梦中惊醒,那惨叫是从我两个儿的帐篷中传出来的,我和妻慌忙赶了过去。我看到了恐怖的一幕,我大儿用力抓住小儿的身体,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长出了獠牙,用力咬在弟弟的喉咙上,他脸上的皮肤已经溃烂了,不断滴落着黄色的液体,被他咬了的小儿在我赶到之时已经断气了。我当时大为惊恐,根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而妻则大声喊着救命。大儿站在那里,呆滞的看着我一动不动。在妻的呼喊下,酋长和部落中的人都赶了过来,酋长是见多识广的,他一看到我大儿的模样,就知道他中了尸毒。尸毒是极为恐怖的,他有传染的特性。我们部落中,大家之间的关系都非常好,谁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件事。妻爱心切,冲入了帐篷中声泪俱下的呼唤着大儿的名字。突然,我大儿猛的扑向他妈妈,根本没有人来的急阻拦,他就已经咬上了妻的咽喉。我的心碎了,在那一刻,我的心碎了。我是那么的痛苦,我的家,我的家啊!我知道,一切都完了。我抄起一根木棍,用力的向大儿打去,希望他能放开我妻,在争斗的过程中,大儿在我手上咬了一口,而妻,则已经断气了。我以前练过一些把势,还有些力气,用出全部能耐,才好不容易将大儿捆住。我知道,如果让他在疯狂下去,恐怕整个部落都要毁在他手中。此时,小儿死去的身体也开始了抽搐,似乎马上就要变成僵尸了。为了部落,我只能有一个选择。我用力咬着牙,将两个儿和妻捆在一起。并亲手点燃了他们的尸体,要知道,对付僵尸,最好的办法就是将他们的身体彻底毁灭。大火吞噬了我所有的亲人,我的牙已经咬出了血,我的全身都在不断的抽搐,我的心在滴血啊!直到此刻,我才发现了自己手上被咬的伤口,我知道,自己也染上了尸毒,为了不连累大家,我想冲入火海之中,和我的亲人一起去。但是,大家却不让我去死,用力的拉着我。酋长也安慰我,说只被咬了一点,未必会有事。但是,我知道他只是在安慰我而已。尸毒只要沾染一点,立刻就会传遍全身,虽然我没死,我还有神志,但我身上的尸毒是不可能驱除的了。第二天,我趁着没人注意的时候跑了出来,我只想跑的远远的,我不想连累任何人啊!我好恨,好恨那个咬死我大儿的僵尸,是他毁了我们一家,我已经出来三天了,不知道为什么,竟然还没有死,年轻人,杀了我,快杀了我吧。我好痛苦,帮我结束生命吧。”

    海龙眼中冷芒连闪,沉声道:“在你们村落周围有僵尸么?会不会是尸鬼。如果是普通的僵尸,你的大儿被咬死后,根本不可能回到部落中。一定是尸鬼。哼,我跟你回部落,一定帮你杀了那个尸鬼报仇。”在连云山的时候,海龙曾经听灵玉说过尸鬼的事。所谓尸鬼,其实本身是人,但他们为了追求法力修为,而用特定的方法将自己变成了如僵尸般的生物,只不过,他们是拥有智慧的。对于尸鬼而言,活人的生气和僵尸手下是他们的凭借,这种邪恶的修炼者,即使是邪道中人也不齿与之为武,修炼尸鬼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在短短几十年间达到不弱的修为。只有最为邪恶的人,才会选择这种修炼法门,一旦尸鬼的修为高深到一定程度,必然会引起生灵涂炭,尸毒的传播,很有可能会给普通人带来毁灭性的灾难。沙司的故事另海龙心中充满了愤怒,不计后果的答应替他报仇,此时,他根本没有考虑自己的修为够不够同尸鬼对抗。

    沙司楞了一下,喃喃的道:“不,我不能回去,我现在已经变成了这个样,要是回去,会把尸毒传染给大家的。我不能回去。谢谢你,年轻人,如果可能的话,你帮我报仇就行了。你从这里一直往西走就能看到我们的部落,你说的尸鬼,有可能就在附近吧。”说完,他猛的抓起地上一块尖锐的石头,用力刺进了自己的咽喉之中。黄绿色的液体从伤口中流出,生命一点一点快速的脱离着沙司的身体。沙司看着海龙,虽然即将离开这个世界,但是得到了海龙的承诺,他眼中流露着满足的神色。有了报仇的希望,他再没什么遗憾了。身体轰然倒地,他去了。

    海龙木然站在那里,其实,刚才他有足够的时间阻止沙司,但是他并没有那么做。沙司的身体已经完全被尸毒侵蚀了,即使是接天道尊在此,也未必能救的了他。而且,他活过来又能怎么样呢?最珍爱的亲人都死了,与其让他一个人孤独的活着,还不如让他们在地下相见的好。

    一层淡淡的青色光芒浮现在海龙身体周围,红色光柱接连不断的从血八卦中冲出,沙司的尸体被海龙深深埋入了地下,一胚新的黄土突兀的出现在这广阔的高原之上。从怀中摸出小铁棍,海龙深吸口气,将自己的法力催动到极限,化为虚影朝沙司所指的方向飞驰而去。空气中,飘洒着一片晶莹的水滴。水滴落入黄土上,很快的渗了进去,一切都恢复了平静,威风轻抚,带来了几分萧瑟。或许,数年之后,在这胚黄土上,会有植物生根发芽吧。沙司舍己为人的伟大情操会滋润着它们茁壮成长。

    体内的法力激烈的运转着,混合能量已经被海龙催运到了极限,脚下的土地飞速流逝,带着深切的悲伤和浓浓的杀意,他很快就看到了一个由数百顶帐篷组成的部落,部落被无数尖锐的栅栏围拢着,周围正有上百名僵尸试图冲进栅栏之中,栅栏内,人们正在用各种能用来做武器的工具从栅栏处探出,阻挡着僵尸的冲击。但是,那些僵尸没有生命,更不知道什么叫死,凭借着比常人强横的力量和不易损坏的身体,依旧不断的冲击着。部落的人们体力毕竟有限,虽然他们轮流阻挡着,但从其疲倦的神态看,僵尸们迟早会冲破阻隔。那时,这里所有的人将变得和它们一样。看到这一幕,海龙不禁热血沸腾,他知道,那隐藏于附近的尸鬼并没有放过这个部落,他来了。

    “啊——”长啸声悠远而清亮的响起,全身包裹在星蓝铠内的海龙飞腾而起,几个起落,就已经来到了栅栏外围。血八卦的红光爆闪,三名僵尸被炸的粉碎,海龙飞身而起,变大的小铁棍骤然挥出,澎湃的力量骤然迸发,接连七、八名僵尸的头颅炸开了一地黄绿色液体。没有了头,它们只能不甘的倒在地上,但即使如此,他们依旧不断的抽搐着。海龙已经完全进入了疯狂状态,手中小铁棍和血八卦发挥出强大的威力,百余名僵尸在他的疯狂之中数量不断锐减着,部落中的人们顿时压力大减,都吃惊的看着那条如梦似幻的蓝色身影。

    虽然只有伏虎初期的修为,但对付这种普通的僵尸已经足够了,随着僵尸数量的减少,受到血八卦中凶戾之气的影响,海龙身上充满了庞大的杀机。正在这时,一声怒吼响起,剩余的三十多名僵尸一蹦一跳的后退着,庞大的邪恶气息弥漫而至,海龙顿时感觉到胸中一阵压抑,心道:来了。是的,他判断的非常正确,一个高大的身影,以每一跳数十米的速度从不远处飞快的接近着。他,正是海龙想找的尸鬼。

    这只尸鬼原本是中原中一名大盗,因为他每次盗抢时必将被抢之人全部杀光而引起了公愤,在无法立足于中原的情况下,他凭借着不错的身手逃到了西域,后来无意中得到了一本关于尸鬼的修炼法门,书中并没有阐述修炼尸鬼的害处,在大喜之下,他贸然选择了修炼。几年过去,虽然他的力量比以前数以倍计的强大了,但是,却也变成了如同僵尸般的模样,身上再没有了一丝人的迹象。同时,由于修炼了尸鬼,他变得更加凶残了,为了得到更强大的力量回转中原肆虐,他依旧不停的修炼着,至今,已经有十年修炼之期。最近,他发现自己的修为始终停滞不前,始终无法突破到尸丹的境界,知道是因为吸食生人之气不够的原因,所以才瞄准着这距离自己最近的部落,只要达到尸丹之境,他就可以喷吐雾状的尸毒攻敌实力大增。在窥视中,他杀死了沙司的大儿……

    眼看着敌人的接近,海龙谨慎的从怀中取出幻龙,回头冲部落中人大喝道:“你们都退回自己的帐篷去,这里有我就足够了。”

    “是吗?有你就够了?”异常难听的声音响起,尸鬼站立于海龙面前二十米外。从表面上看,他并不像其他那些僵尸那么恶心,身上穿着一件灰黑色的长袍,枯黄色的长发垂在肩头,露在外面的双手枯瘦,长长的指甲闪烁着幽绿色光芒,危险的气息不断从他身上散发着。

    海龙心中一凛,大喝一声,“顺风耳听令,查。”黄光一闪而逝,尸鬼的身体微微一颤,一道浅黄色的光芒从海龙眼前一闪而过。他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这只尸鬼已经达到了相当于道固的境界,虽然他肯定不会飞,但比自己高了两个境界,那是自己能对付的么?在心中打鼓之计海龙眼前再次浮现出了沙司临死前的目光,那目光给他带来了无比的勇气,紧了紧手中的小铁棍,海龙下定决心,定要杀死面前这邪恶的尸鬼。

    尸鬼有些惊讶的道:“原来是个修真之人,怪不得敢来管老的闲事,不过,看上去你好象也没什么高深的修为。我修炼的是尸鬼,目标是这部落中的普通人,不想和你们修真之人为敌,识相的立刻离开,我就当之前的事情没发生过。否则,就别怪我不客气了。”他虽然身体已经变成了僵尸,但却精明的很,知道凭自己修炼的尸鬼,是绝对不能招惹修真之人的,一旦来了修真高手,那他将只有彻底毁灭的结局。

    已经决定了,海龙就不会后悔,他怒斥道:“尸鬼,你竟然敢在这里为祸人间,难道不怕受到天谴么?今天我就要替天行道,彻底消灭你。”

    尸鬼嘿嘿大笑起来,“替天行道?就凭你?看你的样,恐怕连元婴还没有,怎么和我斗。恩,吸食一个修真人的生气总比的上百个人类了。既然你送上门,那老就不客气了。”话音一落,他那高大的身体僵直的向海龙飘飞而来,虽然看上去他的行动笨拙,但速度却非常快。几乎只是眨眼间就已经到了海龙面前。海龙不敢大意,抬手就是一道红光。直径一尺的红色光芒重重的射在了尸鬼胸口正中。轰的一声巨响,尸鬼的身体应声抛飞,海龙顿时心中大喜,他也没想到,居然会这么容易成功。但是,当尸鬼的身影稳定下来时,海龙的心却沉入了谷地。对付普通僵尸无往不利的血八卦竟然失去了作用,那尸鬼胸前的衣服虽然破了一个大洞,但里面那铁黑色的皮肤却分毫无损。

    “嘿嘿,小,就凭你这破法宝也想伤我的铁身么?我看你是找死。我们尸鬼虽然不能像你们修真之人那样使用法器,但我们的身体却是不破的。我到要看看,你那红光能发多少次。”说着,身体带起一片虚影,再次冲了上来。

    海龙心中一凛,这次他没有使用血八卦,而是直接用小铁棍向尸鬼劈去,尸鬼嘿嘿一笑,伸出枯瘦的大手抓向小铁棍棍头。但是,这次他失算了。除了海龙以外,任何人面对小铁棍时都将是万斤之力。轰的一声,尸鬼的身体竟然被硬生生的砸入土中,骨头断裂的声音清晰传来。

    一棍将尸鬼劈入土里,海龙顿时大为兴奋,“什么他妈的不破之身,还不是被我打扁了。哼!”其实,如果他此时追上去用小铁棍再给尸鬼的头一下,还真能在尸鬼的大意之下取他性命,但在得意之余,海龙却判断错了,这一错,险些另他丢掉性命。

    巨响声中,尸鬼被砸入地下的位置猛的爆炸开来,大片的尘土遮挡了海龙的视线,胸口一痛,他的身体猛的后退,眼前蓝光不断的闪烁着。喀喀之声连响,在巨大的冲力下,海龙撞毁了一大片栅栏,在地上翻滚几圈才稳定住身体。他惊恐的看到,尸鬼缓缓从尘土中一步步向他缓慢的蹦来,他的一条右臂耷拉在身边,显然已经废了。尸鬼那红色的眼睛中凶光连闪,他已经变得狂暴了。

    海龙身上的星蓝铠比先前黯淡了许多,它用自己的能量保护了海龙的身体,否则,单是刚才尸鬼那全力一击,已经完全可以要了他的小命。胸口被命中的部位正好是心脏,逆天镜散发出一股温暖的能量从里面护住了海龙的身体,否则,如果单是凭借星蓝铠,海龙虽然不至于死,但此时也绝对会失去反抗的力量。来不及细想,他慌忙用血八卦发出一道红光将扑来的尸鬼震退,在地上打了个滚站了起来。星蓝铠在刚才的防御中抽取了海龙大量的法力,加上之前对付僵尸时的消耗,阵阵虚弱感不断侵袭着海龙的身体。

    尸鬼揉了揉被打的胸口,恨恨的道:“你敢断我一臂,今天我不把你撕碎了喂僵尸,我就不是尸鬼。”身影骤然加快,尸鬼将自己的修为施展到极限,一时间,海龙只觉得四面八方都是尸鬼的影,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应付才好。由于无法找到尸鬼确切的进攻路线,他只得胡乱挥舞着手中的小铁棍,但是,这又如何能打到尸鬼呢?就在他慌乱之刻,后脑处突然传来尖锐的阴风,没等海龙躲闪,尸鬼的利爪已经抓到了他的头颅。在他想来,海龙身上有星蓝铠防卫,但头上却什么都没有,正是他最好的攻击对象。

    危机之中,逆天镜发挥出了它仙器的作用,虽然海龙的修为远远不够驱动它,但它自身的防御力却充分的展现出来。银光一闪,尸鬼只觉得自己抓到了一颗坚硬的铁球一般,一股灼热的感觉顺着手掌传入他的身体,仙灵之气正是他的客星,顿时惨叫一声张开了手掌。这样的机会海龙怎么会放过呢,双手抓着小铁棍用力的抡了起来,轰的一声,顿时将尸鬼击出了部落。其实,如果换成一名道固期的修真者,即使有逆天镜的保护,海龙还是会受到重创。毕竟他还不能发挥出逆天镜千分之一的能力,但尸鬼倒霉就倒霉在尸气最怕的就是仙灵之气和佛气,而这两种能量海龙体内都有,骤然侵蚀之下,顿时使他从绝对的上风变成了下风。尸鬼虽然被仙灵之气侵蚀着,但这次他却并没有和小铁棍硬碰,而是随着小铁棍强大的冲击力飘身飞出,直落出百米才停了下来。他抓上的指甲已经全部消失了,整条手臂不断闪烁着银色的光芒。

    海龙心中大喜,暗道:这逆天镜果然是宝贝,如果没有它,老就归位了。既然逆天镜能够护住身体,那自己还有什么可顾忌的呢?想到这里,他将剩余的法力全部散于体内,提着小铁棍飞速朝尸鬼追去。

    尸鬼努力的运用着自己的尸气与仙灵之气抗争着,幸好他只是沾染了一点,否则,此时早已经化为飞灰了。但即使如此,他行动的速度还是慢了许多,他不敢在攻击海龙,痛苦的怒吼一声,掉头就跑。那些剩余的僵尸失去了尸鬼的控制,一个个摇摇晃晃的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尸鬼的速度确实惊人,海龙全力追击却始终无法靠近。心中一动,海龙从乾坤戒中取出了一个茶杯,这是他在通苑城时采购的物品之一,是准备回去送礼的。棍交左手,他猛然提速,将自己与尸鬼的距离拉近了几米,运用起当初和“小机灵”玩闹儿时的投石绝技,茶杯猛的向尸鬼脚下砸去。尸鬼是一蹦一蹦前进的,在他想来,只要扰乱他脚下的步伐,自己就能追上去了。

    咔嚓一声,茶杯变成了一堆碎片,虽然海龙将法力注入其中,但遇到尸鬼那钢铁般的防御,还是白费了,一点也没影响到他前进的速度。看着再次拉远距离的尸鬼,海龙一咬牙,从剩余的法力中抽出一股,猛的注入到血八卦之中,毅然的第二次攻向尸鬼的双脚。血八卦毕竟是法宝,虽然其威力不能伤害到尸鬼,但冲击力却足够强大。轰的一声,尸鬼双腿被震的飘荡而起,在冲力的作用下,他的身体顿时翻上了天。海龙长啸一声,飘身而起,双手紧握小铁棍,如开天辟地一般,重重的轰击在尸鬼胸口。尸鬼上冲的身体顿时被轰进了地面。同样的错误海龙自然不会再犯第二回,又一棍猛的砸破了尸鬼的头,飞溅起的血肉全被星蓝铠散发的蓝芒阻挡在外,未能污染到他的身体。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