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结仇问天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海龙道:“原来仙器都是这么难以控制的啊!那你们千惠谷其他两件仙器是什么?哦,对不起,我不应该打听你们宗派秘密的。”

    天琴微微一笑,道:“这没什么,我们正派七宗大部分人都知道我们的三件仙器。另外两件分别是伏魔锥和逆天镜。伏魔锥是三件仙器中威力最弱的,但也是相对最好控制的,千年前,在与魔、妖、邪三宗的对抗中,它消灭了无数邪恶,至于逆天镜。”说到这里,天琴流露出一丝黯然之色,叹息道:“逆天镜本来归我师祖所有,但是,在千年前那场战斗中,师祖惨死在魔宗宗主戾天的手中,以至于逆天镜下落不名。不过,即使逆天镜落入魔宗手中也没什么,他们修魔之人,是根本无法发挥出那件仙器作用的。逆天镜乃我千惠谷三大仙器之首,威力之强,更在九仙琴之上。逆天镜最大的好处就是,持有他的人一旦达到劫成的境界时,在对抗天劫的过程中可以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所以它才名逆天,虽然是一件防御类的法宝,但在我们神州大地上,恐怕还没有什么仙器能超越它的威力。它是护心镜的样,只要是我们正派中人将它带在身上,就算肉身被毁,也可以利用逆天镜的法力护住元神不灭,只要找到一个合适的婴孩儿,就可以重新修炼,而且前生之修为可以继承。”

    海龙心中一动,下意识的想起了自己胸口上的银色护心镜,心道:不会这么幸运吧,如果那真的是逆天镜,那自己岂不是赚翻了。想到这里,他赶忙追问道:“这逆天镜既然威力这么大,那为什么你师祖还会死在戾天手中呢?难道当时逆天镜没有发挥出威力么?”

    天琴摇了摇头,道:“不是逆天镜没有发挥出威力,而是师祖中了戾天的诡计,在战斗中,过早的暴露了逆天镜的威力,被戾天以五百年修为的代价用血煞之法污染了逆天镜,使它在数息之内无法发挥出威力,趁着师祖因为失去逆天镜保护而心神失守的短暂机会,戾天发动了自己最强大的魔器,将师祖打的魂飞魄散,而他也将逆天镜收走了。哎,当时师祖刚过不坠的境界,没有逆天镜的帮助,又怎么是戾天的对手呢?如果师祖能够掌握逆天镜真正的威力,恐怕那时死的就是戾天了。逆天镜是一件极为神奇的法器,他并不会随着我们修真者修为的提升而展现威力,在师祖以前留下的典籍中曾经提到,想发挥出逆天镜的威力,悟性是非常重要的,只有彻底参悟了其中的奥义,才能掌握这件极品仙器。师弟,你好象对逆天镜很感兴趣啊!如果将来有机会,你得到了它,一定要送回我们千惠谷,那时,不论你提出什么条件,我们都会答应的。毕竟,三大仙器对于我们来说实在是太重要的。要知道,当年在师祖掌握着逆天镜的时候,我宗实力是不逊于五照仙多少的,即使现在的梵心宗也远远不能相比。”眼中流露出一丝向往之色,天琴不由得有些痴了。

    海龙勉强抑制着自己狂跳的心,暗道:得到这么好的仙器,鬼才会还给你们呢。试探着问道:“那这逆天镜是什么样呢?师姐,你要告诉我它的样我才能帮你们啊!”天琴轻叹一声,道:“逆天镜在戾天那里,想得回来谈何容易。那是一面银色的护心镜,上面有银色的光芒不断闪烁,只要触摸到它,就会有一种心平气和的感觉。你也不用特意去找它,有这份心,我们千惠谷就已经很感激了。”

    海龙暗暗好笑,心道,如果天琴知道你所说的逆天镜现在就在我怀里,不知道会有什么感觉。逆天镜,我的好宝贝,以后你就是我的了。仙器应该有德者居之,既然被我碰到了,那就是我的了。下意识隔着身上的星蓝铠摸了摸怀里的逆天镜,海龙的心情异常兴奋。

    天琴突然道:“啊!淫贼在那里了,我们下去。”说着,她催动着飞剑俯冲而下。这里已经到了通苑城的另一面,茂密的树林中,闪烁着一丝微弱的银光。当海龙和天琴飘落地面的时候,他清楚的看到,那是一个直径两米左右的银色光罩,一名灰衣人被困在其中,他正在用一杆精光闪烁的长枪试图穿破光罩呢。可能是因为时间的原因,光罩的颜色已经黯淡了许多,而且上面出现了一道道裂纹,显然是快要坚持不住了。但是,天琴的及时赶到,已经彻底另那灰衣人绝望了,他知道,在面前这个修为比自己高深的美女面前,是根本不可能逃脱的。不再冲击禁制,赔笑道:“这位师姐不知道是何人门下,先前的事都是误会,师姐,您就放我一马吧。”海龙上下打量着他,平心而论,这“淫贼”的容貌比自己要强的多了,不但身材挺拔,而且相貌英俊,只是眉宇间流露出一丝轻浮之色。

    天琴一看到面前的“淫贼”顿时气往上撞,怒道:“谁是你师姐,你身为修真者却在人间奸淫妇女,哼,今天就是你的末日。”身前飞剑闪烁,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向那淫贼发出致命一击似的。感受到她内心的杀机,那灰衣人顿时吓的脸色发白,双膝一软,跪倒在地,道:“师姐,您就饶小弟一回吧,我只是一时糊涂啊!我是问天流弟,想必师姐也是正道之人。如果师姐愿意,小弟可以推荐您到圆月流修炼。”

    天琴一步一步向“淫贼”走去,不屑的道:“谁稀罕去圆月流。就凭你也配自称正道之人么?今天的事你肯定不是第一次干了,如果我不杀你,如何对得起那些被你淫辱过的无辜女。”

    海龙恨恨的道:“没错,师姐,杀了他。这家伙不但奸淫妇女,还让我背了黑锅,要不,我动手好了。”

    眼看天琴和海龙不会放过自己,“淫贼”的脸色突然变得狞厉起来,怒吼道:“你们敢杀我。我父亲是问天流二宗主邢天真人,我母亲是圆月流二宗主玄雨真人,如果今天你们杀了我,他们一定会为我报仇的。”

    天琴的脸色更加冰冷了,淡淡的道:“那好,你记住了,我是千惠谷弟,名叫天琴。这位是连云宗弟海龙。如果要报仇,我们随时欢迎。”光芒一闪,那柄带着冷焰的飞剑如天际流星一般穿过禁制插入了“淫贼”的心脏。

    “淫贼”眼中充满了怨毒之色,喃喃的道:“你,你们好,你们等着,我父母会为我报仇的。”轰的一声,在他自行催运下,身体骤然爆裂,一个只有三寸高的小人儿从顶门处钻出,飞快的向远出逸去,小人儿的样同“淫贼”完全相同,正是他的道胎元婴。

    红光一闪,一声凄厉的惨叫响起,那急飞的小人儿消失了。海龙状若无事的吹了吹手上的血八卦,好象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但那“淫贼”却已经在他的血八卦之下形神俱灭。天琴怒道:“你干什么?谁让你毁他元婴的。”

    海龙一楞,道:“他不是淫贼么?毁他元婴是要除恶务尽啊!问天流和圆月流毕竟是正道两大宗派,要是这小回去以后倒打一耙恶人告状的话,以后我们不就有危险了么?像他这样的人渣,就应该永世不得超升才好。”

    “胡说。”天琴怒道:“我们是正道修真之人,岂能轻易将人打的魂飞魄散?你的心太狠了,虽然他有错,但杀了他惩罚也已经够了。那毕竟是一条苦修多年的性命,你毁灭掉他的道胎元婴,会让他连转世的可能都消失的。你以为自己很聪明吗?你错了。不论我们正道哪儿个门派,弟在遇到危险时师长都会有所感应的,只要师长的修为高深,甚至可以知道自己的弟是死于什么样的功法之下。我留他元婴不杀,就是为了今后好和问天流、圆月流据理力争,而你把他打的形神俱灭,我们即使有理也变成了没理,而且同问天流、圆月流将结下不可化解的仇恨。哼,你这个样哪里像修真之人,看在连云宗的份上,我今天放过你,如果以后再让我见到你下此狠手,必不轻饶。你给我滚。”

    听了天琴的话,海龙如同被一盆冷水浇顶一般从头凉到了脚,多日以来,他接连受到止水道尊、木松道尊、魔奎的压迫,内心的憋闷早已经使他达到了爆发的边缘,刚才他毁灭掉那“淫贼”的道胎,完全是出于一番好意,可此时被天琴如此斥责,内心的倔强翻腾而起,愤怒再也无法忍耐的爆发了。脸上的神色微微有些扭曲,海龙状若疯狂的怒吼道:“你放屁。我杀了,我就是杀了又怎么样?像他那样的污浊之人只要元婴还在,将来还会成为新的祸患,在我眼中,他和妖魔无异,我的祖师曾教导过我,面对敌人一定不能留情,除恶就是行善。你不就是怕问天流和圆月流报复么?如果他们找到你,你大可推到我头上来,反正我也刚刚修真不久,大不了也被他们打的形神俱灭就是了,难道正道人犯错就不能打的形神俱灭么?我偏要。滚,你凭什么让我滚,有本事,你也杀了我。你不是有九仙琴么?你不是有很多法宝么?来啊!你来啊!”一边叫嚣着,海龙取出自己的小铁棍,和乾坤界一碰,铁棍顿时变长变粗,他将体内全部法力都注入到铁棍之中,怒视着天琴。

    天琴看着海龙突然的变化楞住了,她没想到先前那个还怕死的要命的海龙,此时竟然变得如此执着,在他那身蓝水晶般的铠甲映衬下,充满了刚毅之气,虽然仅仅是伏虎境界的修为,但天琴却清晰的感觉到,自己此时心中竟然产生了一丝惧怕心理,似乎不敢正视海龙目光似的。

    “动手啊!你动手啊!我修为低的很,我师傅的功力也不高。像我这样的人,在连云宗中根本没人愿意理会,你想为那‘淫贼’报仇尽管动手,连云宗不会有人找你麻烦的,是我自己找死。来吧,杀我啊!”海龙的话语中充满了悲愤,此时心中的怒意已经完全埋没了理智,他见天琴没有动手之意,在愤怒之中,猛的跨前一步,伦起手中铁棍,当头就向天琴砸了下去。

    天琴一惊,飞剑下意识的迎了上去,但是,让她惊骇的变化发生了,当她的飞剑和海龙手中的小铁棍相碰时,发出了刺耳的声音,那柄质地相当不错的飞剑,在小铁棍的碰触下竟然碎裂了,化为点点光芒消失于空气之中,而小铁棍仍然一往无前的向她顶门砸来。天琴怎么也想不到,在修为境界相差三级的情况下,海龙竟然可以毁掉她的法器,在无奈之下,赶忙催运起法力,身形一闪,双手幻化出一团庞大的银光向小铁棍侧面迎来。轰然巨响中,地面被澎湃的气流震出了一个大坑,海龙接连后退三步才站稳身形,而天琴则被反震之力震的飞了出去,喷出了一口鲜血。海龙呆了,天琴也呆了,这种情况是他们都没有想到的,当天琴用法力直接轰中小铁棍的时候,她心中产生了一种如蜻蜓撼石柱般的感觉,那小铁棍突然产生了强大的震力,不但粉碎了她的法力,还将她震的飞了出去,体内经脉在震荡之下已经受了伤。

    海龙的愤怒因为这一击而彻底消失了,他楞楞的看着手中的小铁棍,怎么也没想到,这小铁棍在自己手里也能发挥出如此威力。

    其实,小铁棍这件法器,最大的特点就是无坚不摧,除了主人以外,在其他人手中,它是重达万斤以上的兵器,即使当初接天道尊从海龙怀中取出它的时候也被吓了一跳,更何况是修为只是刚成道胎的天琴了。虽然海龙不足以发挥出小铁棍的威力,但凭借自身的反震之力,天琴也是无法抵挡的。当然,这并不能说明海龙有多强,如果天琴不选择与小铁棍硬碰,而是绕过海龙的攻击直接攻他本体,就算有十个海龙,也不可能打的过天琴。这点,在天琴被震飞的刹那,她明白了。但是,仅仅如此,小铁棍的威力还是深深的震撼了她的心。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的。”天琴有些失态的道:“即使是仙器,在你只有伏虎境界的情况下也不可能发挥出威力。这,这到底是什么?”

    海龙冷冷的说道:“凭什么你能有好的法宝,我就不能?如果你想杀我,现在还有机会,否则,我要赶路了。将来不论是问天流还是圆月流,他们问起今天的事,你尽管推到我身上。你听好了,我是连云宗五代弟海龙,道号昙羽。”说完,将已经缩小成原来状态的小铁棍收入怀中,转身大踏步而去。看着海龙那孤傲的身影,天琴心中连颤,她知道,在自己心里,海龙刚才那冷傲的样,永远也不会消失了。海龙刚才说的话一句接一句的在她耳边回响着,从海龙的话语中,她明白,这突然变了的海龙,心中一定有着很多痛苦,想到这里,她心中不禁一软。

    “等一下。”天琴飘身而起,虽然受了伤,但以她的修为还是轻松的就追上了海龙。此时的海龙,一点也不想为了生存而让自己再受到任何委屈了,站住身形,淡然道:“干什么?想杀我了么?来吧,不过,我不会束手就擒的。”

    天琴俏立在海龙身前五米外,美眸中流露出一丝迷茫之色,轻叹一声,道:“对不起,刚才是我的言辞太激烈了,我向你道歉。请原谅。”

    海龙眨了眨眼睛,他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天琴在他的印象中就像一座活火山似的,而此时的她竟然向自己道歉,难道是在做梦么?

    天琴眼中流露出一丝凄然,楚楚可怜的道:“难道你不肯原谅我么?你可是男人哎,何况,你还将人家打伤了。”

    面对如此情景,海龙那冰冷的神态再无法保持,苦笑一声,道:“不用道什么歉,你说的并没有错,是因为我的错误而得罪了正道两大宗派。我生气,是因为你说让我滚。你们这些修为比我高的人,哪个在我面前都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不错,你们实力确实强,但那是因为你们修炼的时间长,如果同样的时间,我未必就会比你们差什么。我刚才说的话算数,今天的这件事就由我来扛吧。大不了就是一死而已。”

    天琴微微一笑,道:“我明白你现在的心情,以前,在我刚入千惠谷的时候,看着师兄们都有那么高深的修为也有自卑感。对不起了,先前都是我不对。我不应该误会你。现在可以原谅我了么?身为修真之人,你的气量不会那么狭窄吧。”

    海龙无奈的摇了摇头,道:“我说了,没有什么可原谅的,你有你做事的原则。既然你已经说了对不起,我又怎么还会多在意呢。好了,不影响你历练了,我要走了,现在我只希望尽快得到更强大的力量以应付未来之事,所以,我必须要赶快回到连云宗去修炼。”

    天琴眼底闪过一丝狡慧的光芒,道:“既然你已经原谅我,那我们应该算算你毁我法器这件事了吧。那柄飞剑可是我师傅亲手为我打造的,虽然只是件灵器,但没有它的话,我也不能飞行拉。当时是我不对,所以我也不怪你,只要你还我一把质地差不多的飞剑,就可以走了。”

    听了天琴的话,海龙不由得一阵张口结舌。是啊!飞剑在修真之人的眼中是非常珍贵的,没有了飞剑,除非修为高到道隆的境界,否则根本不可能长时间飞行。可是,自己要拿什么赔给她呢。一咬牙,海龙将背后的七修剑摘了下来,递给天琴道:“我这柄剑是一位师长送的。品质应该不在你那飞剑之下。你拿去吧,就算补偿你的损失了。”

    天琴接过七修剑,由于海龙的修为不够,所以并未和七修剑修成一体,所以,这柄飞剑天琴确实可以用。将法力注入到七修剑之中,一层青蒙蒙的光华顿时亮起,天琴忍不住道:“好剑。”看了看海龙,道:“你真的舍得把这柄剑给我么?它不但威力不弱,而且剑柄上这块宝石灵气十足,对修炼是很有好处的。”她之前并没有想到海龙会真给自己一柄剑,但此时看到七修剑,顿时有一种爱不释手的感觉。

    海龙轻叹道:“不舍得又怎么办?谁让我毁了你的飞剑呢。你拿去用吧,我想修炼到腾云境界还不知道要多长时间,到时候,随便找一柄飞剑也就是了。不过,这柄飞剑是一位对我非常好的长辈所赠,所以,你一定要好好珍惜它。如果以后有机会,我还会拿其他飞剑跟你换回来的。”他怎么会舍得呢?在身上的这些法器中,除了小铁棍以外,他最喜欢的就是这柄七修剑,即使是新得到的逆天镜,在他心中的地位尚有所不及,眼看着即将成为别人之物,他的心情自然不会好。

    天琴把玩儿了七修剑一番,将它重新塞回了海龙手里,道:“算了,君不夺人之所好,还给你吧。不过,你要记得,你欠我一件法宝哦。其实,我是骗你的,我的九仙琴也可以当作飞剑来用。好了,你走吧。希望下次见到你的时候,你的修为境界能给我一个惊喜。至于刚才发生的事,我会立刻返回千惠谷向长辈回禀,请他们来处理,你不必担心。海龙,我会记得你的。今后,我必然还会有重逢之日。”说完,她手捏法决,不知道从何处召唤出九仙琴,腾空而起,以比驾御飞剑快一倍的速度化为一颗银粉色流星,消失在海龙的视野之内。

    呆呆的看着天琴消失时带起的尾焰,海龙心中突然生起一丝不舍,天琴那弹琴时的样依然历历在目。摸了摸怀中的逆天镜,海龙突然产生了一种想把这件仙器还给千惠谷的冲动。用力摇了摇头,他强自将这种想法甩开,他知道,仙器对自己今后的修真生涯是多么重要。同时拥有逆天镜和不次于仙器的小铁棍,只要自己的修为达到一定程度,必然能够成为修真界的一代宗师。在对未来充满向往的情绪之中,海龙长啸一声,收回护体的星蓝铠,将速度提升到极限,朝着西方飞奔而去。

    梵心宗正道七宗聚会之后,在各宗高手的率领下,正道展开了对邪道的大清剿行动。由于止水道尊在与五照仙水韵宗主比试时展现出的超强实力,使其他各宗对连云宗的敬意大增,虽然连云宗只有飘渺、止水二人参与此次行动,但她们却明显成为了主力。两个月的时间过去了,在正道雷霆般的行动中,不少妖、邪二宗之人殒命,由于魔宗的隐匿不出,妖、邪二宗在失去了不少高手后清醒过来,纷纷效仿魔宗,隐匿于荒山大泽。一时间,刚刚抬头的邪道势力顿时被正道完全压制,神州大地重新恢复了平静。聚合的各宗高手此时却不敢有丝毫的掉以轻心,依旧不断搜寻着邪道的踪迹。这天,飘渺道尊、止水道尊二人正游荡于李唐国境内。

    “师姐,都这么多天了,一点邪道的踪迹都没有,看来,在正道的威压下,他们都潜伏了。”

    飘渺道尊微笑道:“这是好事啊!道长魔消,不正是我们所希望看到的么?没有了邪道的威胁,我们也可以在神州大陆上多游历一番。”现在的她们,都已经用幻形术改变了自己的容貌体态,从表面上看去,只不过是两名再普通不过的中年女而已。

    止水道尊深吸一口新鲜的空气,毫不避忌的看着空中耀眼的阳光,道:“师姐,最近我怎么老发现你有失神的情况,在想什么呢?”

    飘渺道尊俏脸微红,道:“没想什么,只是在琢磨道法而已。”

    止水道尊笑道:“你骗谁啊!到了你现在的境界,道法提升已经不是纯凭修炼就可以的了,那是需要机缘的。啊!我知道了,你一定是在想海龙那小对不对。看,我猜对了,你脸更红了。看来,你还真是很看中他啊!”

    飘渺道尊佯怒道:“别乱说。我们修真之人是不能动凡心的。现在,估计海龙应该已经回到连云山脉附近了吧。”

    止水道尊道:“那小谁说的准,他比咱们可好要贪玩儿的多啊!师姐,虽然他可能会对你今后的修为有影响,但我觉得,你还是太重视他了,竟然连自己心爱的乾坤戒都送了,我真不明白。那小嘴臭的很,如果让他一直跟在身边,恐怕我早晚会被他气死。回去以后,看我怎么治他。”一想起海龙在挑拨是非时的样,止水道尊就恨的牙痒痒,不知道为什么,以她的修为涵养,每次见到海龙仍然忍不住要发怒。

    飘渺道尊微笑道:“我看还是算了吧。他毕竟还只是个孩,以后随着修为的提升,会有所收敛的。我们毕竟辈分比他高的太多,如果做的太过也不好。天石那老家伙比我还护短,回到了连云宗,你再想惩治他恐怕天石不会答应哦。别看我,我可不会帮你。说起来,有海龙在身边的时候,我真的感到很开心。他就像我的开心果似的。只要他在的时候,气氛永远都不会沉默。”

    止水道尊摸了摸飘渺道尊的额头,道:“师姐,你可真是病的不轻啊!你不会真的喜欢上那小了吧。那是不可能的啊!”

    飘渺道尊皱眉道:“别闹了。其实,我觉得你有些过于针对他了,如果你仔细想想,就会发现,虽然海龙说的话刻薄一些,但几乎都是有道理的,只是因为他的言辞比较激烈,所以不容易被人接受。哎,希望他能平安返回连云山吧。”

    止水道尊心中一动,她不得不承认,飘渺道尊说的都是事实,海龙的样在脑海中浮现,止水发现,他那不算英俊的容貌在自己心中竟然是那么的清晰,轻叹一声,道:“师姐,既然你这么惦记他,那我们就赶快回山好了。这样你不就能确认他的安全么?”

    飘渺道尊笑道:“不,我才不要着急回去呢,好不容易出来了,不玩儿个三、五年,我是说什么也不会回去苦修了。海龙非池中之物,或许,他的际遇早已经是上天安排好的。从他的面向来看,绝不是夭折之人,走拉,前面似乎有座大城,我们去看看有什么新奇的东西。”

    心中惆怅之感完全消失,止水道:“这才是我的好师姐嘛,没白让我跟你出来一回。”身形两闪,二女的身姿同时消失在空气之中。

    经过两个多月的跋涉,海龙终于穿过李唐国和赵宋国进入了西域境内,这两个月时间来,除了赶路,他将所有的时间都用在修炼上。但和之前一样,不论他多么努力,境界却始终停留在伏虎初期,灵台那潭法力之湖宛如不见底的深渊一般,他所凝聚而来的法力都被毫不客气的吞噬进去,体内混合法力虽然融合的更加和谐了,但修为的停滞,始终让海龙感到异常颓废。但是,他却并没有放弃,他深信,一分耕耘必然会有一分收获。更何况早先在摩云峰的猴群中怪人曾说过禁制了他法力增长速度的话,在他心中,最信任的可以说就是那位怪人了。他相信,怪人让他好好修炼,必然有他的道理。所以,他不但没有放弃,反而对修炼越加专注了。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