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智吓鱼怪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哇,哥哥,你真的这么年轻啊!”年少的玉瓶在看到海龙那风神如玉的样貌时不由得惊呼出声,而玉华也有些楞了。

    海龙微微一笑,道:“我没有骗你们吧。我说了,我不是坏人啊!村长,贵村看上去有百户人家,我就打一百条鱼送给你们吧。”说完,没等玉槲阻止,海龙就已经飘身而起,落在了小河中央正上方,在法力的作用下,他仅仅借助水流的浮力而漂浮在水面之上。这些天的逃跑生涯使海龙对法力的控制比以前要强了许多,虽然他的法力并不多,但却仿佛源源不绝似的使之不尽。在他刻意的催动下,手上的血八卦亮了起来,海龙大喝一声,一道直径接近一尺的红色光芒骤然向上游河水处轰去。轰的一声,河面上溅起两三丈高的水柱,河水中众多的鲜鱼被血八卦的法力震的晕了过去。海龙在河面上轻点,朝那水柱冲去,身影如虚幻般不断的闪烁着,一条又一条被震晕的鱼被他甩上了岸,在以玉槲为首的村民们目瞪口呆注视下,几乎只是眨眼的工夫,岸上就已经堆积了一小堆仍然活蹦乱跳的鱼,数量比一百条只多不少。

    身影一闪,海龙飘落于河岸之上,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成果,心道,有法力真好,六师傅他们不下山真是个错误,少了许多生活的乐趣嘛。

    “咦,你们楞着干什么?还不赶快把鱼都抓起来,要不死了就不新鲜了。看你们一个个面黄肌瘦的,喝点鱼汤补补吧。”在海龙的声音中,玉槲等人这才如梦初醒,他们的脸上都挂着一丝怪异的表情,仿佛发现新大陆似的盯视着海龙,看得他一阵别扭。

    海龙心道,自己还是赶快离开这里吧。显示了法力的威势,恐怕这些村民会把自己当神仙了。想到这里,他刚想飞身离开,却听到一个嘶哑的声音响起,“是什么人胆敢抓走我的鱼鱼孙,活够了么?”海龙一楞,清晰的感觉到一股妖气从小河中传来。定睛看去,只见原本湍急的河水竟然停止了流动,在河流正中央,一个硕大的旋涡逐渐的形成着。

    海龙暗暗苦笑,不会这么倒霉吧,只是抓几条鱼都能碰到妖怪。他没有跑,因为这里还有着那么多村民,更重要的是,河水中传来的妖气压迫性并不强烈,远远无法和当初魔奎的强大相比。谨慎起见,海龙飞快的从乾坤戒中取出了幻龙和星蓝环,蓝光一闪,青蓝铠已经套在了身上。他回头冲村民们大喊道:“你们赶快拿着这些鱼回村,这里有妖怪。”一边说着,他控制着幻龙悬浮在自己身体周围,将那神秘的小铁棍取出,和乾坤戒上的光芒一碰,小铁棍顿时变成了两米长短鸡卵粗细。

    玉槲毕竟是一村之长,虽然没见过什么世面,但也知道这里并不是自己和村民们应该继续待下去的。赶忙脱下自己的外衣,和村民们将那些鱼装起来,飞快的朝村跑去。他和村民们虽然走了,但却忘记了两个人,那就是玉华姐妹。这姐妹俩早已经被海龙神奇的表现惊呆了。此时见到海龙那一身神武的装束,不由得都流露出崇拜的目光。虽然退后了一些,但却并未走远。

    海龙全部心神都放在那个旋涡之上,左手的血八卦已经蓄满了法力。正在这时,轰的一声,一个笆斗大的鱼头从旋涡中钻了出来,一双红色的凶睛狠狠的盯视着海龙。当它看到海龙一身唬人的装扮后也不由得微微一惊,口吐人言道:“小,你为什么抓走我的鱼鱼孙。”

    海龙见这大鱼的声音有些缓和,心中一喜,知道面前这妖怪的修为并不如何高深,摆出一副仙风道骨的样,淡然道:“兀那鱼怪。这里乃人类聚居之地,你长期潜藏在这里,吸取人类之精气,今天遍是你寿终正寝之时。”说着,手中小铁棍一指,白色的幻龙体积骤然增大,变成了一条张牙舞爪、身长三米的白龙朝大鱼冲去。庞大的压迫感顿时将河水分开,露出那怪鱼粗壮的身体。在压迫感的催使下,怪鱼顿时生出了恐惧之心,大声哀求道:“上仙饶命,上仙饶命啊!”白色幻龙在空中盘旋一圈,漂浮于大鱼头顶上方并没有攻击。海龙神威凛凛的道:“你还有什么话好说么?我乃连云宗弟,今日路经此处,正好替这里的百姓除害。”虽然他嘴上说的好听,但身体已经在微微颤抖了,幻龙的使用是极为耗损法力的,即使是一名胎成期的修真之人,也很难顺利的运用,海龙此时的消耗已经接近了极限,如果不是胸口处那护心镜不断传来一股股仙灵之气,他早就坚持不住了。

    怪鱼哀声道:“上仙明鉴,小的只不过是一条普通的鱼类,再次修行百年,不久前才刚刚成精能够口吐人言,我完全是靠自身修炼,吸取水中灵气才有的今天修为,确实没有伤害这里百姓啊!上仙,请您饶恕小的一命吧。小的苦修百年,有此成就实在不易啊!”

    海龙脸上神色缓和了一些,勉强控制着自己的双腿,不使其筛糠之形过大,随手一挥,收回了幻龙,他实在是要坚持不住了。小铁棍杵地,发出砰的一声,借着这铁棍之力,他支撑着自己的身体,向鱼怪道:“好吧,看你确实妖气不盛,今天就暂饶你一命。不过,如果让我知道你敢危害人间,小心你的鱼头。这里的村生活很艰苦。从今天开始,你每隔一天送上百条鲜鱼上岸,就算是你照顾这村吧。”

    鱼怪微微一楞,道:“上仙,你们修真之人不是最忌杀生么?我的鱼鱼孙虽然不少,可是……”

    海龙断喝一声,道:“没什么好可是的。虽然我忌讳杀生,但也不能看着这里的村民饿死吧。照我的话去做,所有罪孽由我一人承担。”

    怪鱼看着正气凛然的海龙,为了自己的姓名,它只得无奈的点了点头,道:“谨尊上仙指示。”

    海龙满意的哼了一声,道:“好了,你去吧。今后好好修炼,只要你不去影响人类,不参加到邪恶的妖宗之中,总有一天,你能够得证大道的。”怪鱼被海龙唬的一楞一楞的,听他肯放过自己,赶忙道谢一声,飞快的扎入水中不见了。

    海龙心中大大的松了口气,自从体内几种异常法力混合之后,他第一次感觉到了有匮乏的危险,在刚才使用幻龙的时候,他明显感觉到,幻龙所抽取的能量,比他循环生出的能量要快的多。他根本就不知道幻龙能否打的过这只怪鱼,以他现在的法力,最多也就只有一击之力,一旦失败,就只能任人鱼肉了。其实,那鱼精怕他是有道理的,刚刚修炼成精的妖怪,就像刚刚入门的修真者一样,而且那鱼精于没有任何法器,海龙即使使用血八卦也不是它所能对付的。只是海龙见惯了实力强大的人,遇到它难免会紧张,才弄成了这样。现在,不论是海龙还是那头扎入深水的鱼精,心中都暗暗的庆幸着。

    在海龙刻意的催动下,体内法力快速的循环着,恢复了一丝法力,他的精神顿时好了许多。长出一口气,刚想离开,两个清脆的声音却在他身旁响起,“上仙,请您收我们为徒吧。”海龙一楞,向身旁看去,只见玉华姐妹恭敬的跪在他身旁,正一脸崇敬的看着他。此情此景,和当初自己上连云山时是多么的相象,那时,自己和张昊不也同样是要拜众位师傅们为师的么?张昊在离去时脸上的失望不断在他脑海中浮现着,海龙在不知不觉间已经有些痴了。

    玉华试探着道:“师傅,您,您肯收我们么?之前我们不知道您是仙人,说了很多不敬的话,您可别生气啊!师傅,求求您收下我们吧。我和妹妹都能吃苦,一定会好好孝敬您的,不论您让我们干什么,我们都绝不叫苦。”她是个很机灵的小姑娘,山村中贫苦的生活铸就了她坚毅的性格。就在刚才,当他看到海龙神奇的降伏了鱼精之时,她知道,自己的机缘来了,这样的机缘,或许一辈也只能有一次,当下,她立刻拉着还有些懵懂的妹妹跪倒在海龙身前,苦苦的哀求着着。

    海龙回过神来,看着面前这对姐妹,不由得虚荣心上升,虽然他很聪明,但从十四岁时直接沉睡了三年,现在的心志还大多停留在那个时候,心中暗想,如果自己收了这对姐妹为徒弟,那自己就不再是连云宗最低等的弟了,今后还能有徒弟服饰,生活一定会很写意的。想到这里,他不禁缓缓的点了点头。玉华大喜,立刻抓住机会,拉着妹妹恭敬的向海龙叩了三个响头,道:“徒儿参见师傅。”

    海龙点过头就后悔了,自己现在还在躲避魔宗的追杀,玉华姐妹只不过是最普通的小女孩儿,如果带上他们,必然会大大影响自己前进的速度,这样一来,不但暴露的可能性大,带上她们,也会对自己前进速度有很大的影响。苦笑一声,道:“你们先别叫我师傅,我点头不是要收你们为徒,快,先起来再说。”说着,赶忙将玉华两姐妹搀了起来。

    玉华的眼圈红了起来,她还想再跪下,但却无法和海龙的力量相抗衡,只得哽咽道:“师傅,你是看不起我们么?我们确实都是没见过什么世面的穷人,可是,我真的好想拜您为师啊!求求你,答应我吧,让我跟在您身边,我保证什么都听话。求求你……”

    在玉华如泣如诉的声音中,村长玉槲已经带着村民们走了出来,虽然刚才离的很远,但海龙所表现出的“神威”却深深的震撼了他们的心。尤其是那凭空幻化出的白龙,更是让他们认为海龙乃是天神下凡。玉槲带着众人跪成一片,虔诚的道:“大仙,多谢您为我们驱除了妖怪。我们代表村人谢谢您了。请您原谅我们之前的不敬吧。”

    海龙不禁暗暗苦笑,道:“你们别这样。其实我没做什么。不过,以后你们就可以有鱼吃了。每隔一天,你们就可以到河边等候,届时,河里那只鱼精会送上百尾鲜鱼,有了这些鱼,今后你们的生活必然会好起来。玉华,实在对不起,我现在确实不能收你为徒弟。我也并不是什么上仙,只是最普通的一名修真者而已。如果你真的想走我这条路并无不可,我可以指点于你。首先,修真是需要很长时间的,恐怕这辈你都不能再和亲人见面。其次,修真需要坚毅的心性,绝不可半途而废。如果你能做到这两点,那么今年十一月的时候,你可以到位于西域的连云山外等候。我所属的宗派连云宗就在那里,机缘如何,就看你自己把握的了。对不起,在下先告退了。”说完,他法力微微外放,将抓住自己的玉华震退到一旁,飘身而起,化为一缕虚影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玉华楞楞的站在原地,海龙的离开让她心中充满了失落,但是,海龙在临走时说的每一个字她都已经深深的记在心里,扭头看了妹妹一眼,暗暗发誓,不论有多么艰苦,自己也一定要在十一月之时找到那连云山。

    远离山村,海龙才定下神来,想起刚才玉华那只捉的样,心中不禁一阵后怕,心中暗想,看来以后自己还是少在人前显露身手为好。否则,同样的情况恐怕还会再出现的,不过,看来自己这点修为也并非一无是处,最起码唬的那只鱼精一楞一楞的。想到这里,他不禁暗自得意起来。仰头看了看空中的太阳,这才展开身形继续上路。好不容易换了身干净衣服,虽然上面尽是补丁,但海龙还是异常珍惜,前进中小心了许多。半天后,在他的全速奔驰下,已经赶了两百里路,一座巍峨的大城出现在他面前。这还是海龙第一次看到城市的模样,不由得微微发愣。小时候,他和张昊就经常一起幻想着以后能到大城市里面发展。在这次偶然的机会中,终于来到了梦寐以求的大城外,心中不由得生出了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面前这座大城高约三十米,城头上旌旗招展,一队队巡逻的士兵不断来回巡弋着。下方,高达七、八米的城门大开,众多平民忙碌的来往着,城门处有大约三十名守军笔直的站立两旁,过往的商旅往往会被他们盘查一番。

    海龙掸了掸身上的尘土,昂首阔步朝城门处走去。他现在心中充满了兴奋,真想赶快看看城市是什么样的。

    “站住。”刚刚走到城门前,海龙就被守卫的士兵拦了下来,上来一个人,有些疑惑的打量了他几眼,道:“你是哪里人?到我们通苑城来做什么?”海龙一楞,看着面前这比自己还要高大许多的士兵,道:“我是西域人,本来到中原办事,事情办完了,自然要返回西域了。只是路经此处而已。请问大哥,这里距离西域还有多远呢?”

    士兵上下扫视了他几眼,有些不屑的道:“原来是化外之民,怪不得看上去土里土气的。这里距离你们西域还远的很。一直往西也要数千里只遥吧。记住,在城里不许随便生事,否则,可别怪我们不讲情面,知道了么?”

    海龙装出一副卑躬屈膝的样,唯唯诺诺的答应了,士兵这才放行,让他进入了这座通苑城之中。海龙现在心情极好,并没有计较士兵的轻蔑和不屑,快步走进了自己向往已久的城市。刚一进城,海龙就被城市中的喧嚣吓了一跳。宽阔的大街上,两旁满是各种各样的店铺,所售货物琳琅满目应有尽有,一些伙计模样的青年,不断在自己店铺门前张罗着,以吸引客人。

    “好多的人啊!以前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多人,不愧是大城市。通苑城?这通苑城属于什么国家呢?不行,我要找人问问。”一边想着,他走到路旁一家店铺前,店铺门外的伙计正大声嚷嚷着,“快来看了啊!各种名贵药材本店应有尽有,滋补养生,来选一些了啊!”原来,这是一家药铺。海龙凑上前,道:“大哥,我想问您个事。”

    伙计瞥和海龙一眼,一看他那一身补丁,撇了下嘴,仿佛没听到他的招呼似的,继续叫卖着。一些衣着华丽的人走到店铺门前,他就立刻凑上去,充满热忱的向人家介绍着他们店铺中的各种药品。海龙楞了一下,再次问出了同样的话,但是,那伙计依旧没有搭理他。

    心中怒火渐渐上升,海龙微怒道:“你是聋是不是,我叫你,你听不见么?”

    伙计猛的转了过来,怒道:“喊他妈什么喊,别影响老招呼客人。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样,就你那寒酸样,还不配来问我事。滚一边去,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海龙左手一紧,在气怒交加的情况下险些催动了血八卦之力,深吸口气,勉强压制住心中的怒火,淡淡的道:“真是狗眼看人低,你怎么知道我就不会到你们店铺里买东西,看不起人么?我今天就偏要进去买点。”说完,大步走进了药铺之内。

    那伙计楞了一下,赶忙追了上去,但海龙走的很快,当他追上的时候已经进入了店铺。这间店铺的规模很大,周围摆放了一圈柜台,柜台后有四、五名少女在招待客人,靠墙的位置,全都是高高的药柜,上面有着各种标签。

    “站住,你小给我出去,这里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伙计一把抓住了海龙的衣襟,就想向外拽。海龙眼中冷芒一闪,站在那里巍然不动,法力流转,他右手轻轻一甩,顿时将伙计震到一旁。伙计一个趔趄,险些摔倒,顿时气往上撞,怒骂道:“x你x,你小是来找茬的是不是。”抡起拳头就要向海龙动手。海龙那不多的耐性早已经磨没了,正想给他点教训尝尝,却听到一个有些苍老的声音道:“小三儿,怎么回事?在这里动手,你还想不想干了。”听到这个声音,那名伙计顿时老实下来,赶忙赔笑道:“李掌柜,我,我只是想将这小拉出去。”

    被伙计称为李掌柜的,是一名年约六旬的老人,他穿着一身干净的稠袍,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柜台之内。他哼了一声,道:“你这是什么话,只要有客人上门,我们怎么能随便往外撵呢?难道上门是客的道理你不懂么?即使人家不买东西也是一样。去,出去继续吆喝去。”在掌柜的威严之下,伙计小三儿只得恨恨的瞪了海龙一眼,继续出门干他的拉客大计了。

    李掌柜的话赢得了包括海龙在内,所有客人的好感。那些正在购买东西的客人脸上都洋溢出了笑容。李掌柜和颜悦色的向海龙道:“小兄弟,你想买什么?我有什么可以帮你的么?我们这里的药品绝对货真价实,当然,相应的价格也会贵一些。”

    海龙楞了一下,他先前只是想来问问路的,进入药铺只是一时意气而已,此时听人家问,不禁尴尬的挠了挠头,道:“其实我不是来买东西的。”李掌柜微微一笑,道:“不买也没关系,随便看看吧。如果有什么需要,尽管跟我们的服务人员说。”

    海龙心中一动,突然想起了什么,道:“李掌柜,谢谢您刚才给我解围。您这里收不收药材呢?我正好有点药材想出售。”

    李掌柜一楞,笑道:“我们开药铺的哪儿有不收药材之理,小兄弟有什么药材不妨拿来给老朽看看,我在此道侵淫数十载,对识药还是有些眼光的。”海龙点了点头,伸手入怀,手上的乾坤戒在他的催动下引出了一块黄精,这是他不久前在山中因为饿了,所以采来充饥的。“也不是什么上好的药材,就是一点黄精而已。”说着,他将那块刚刚取出、巴掌大的黄精递了过去。

    黄精是一种极普遍的药材,普通黄精价格低廉,所以李掌柜并没有怎么在意,尤其当他看到海龙只有一小块时,更是暗自摇了摇头。

    一股淡淡的香气从那块晶莹透彻的黄精中传出,李掌柜猛的眼睛一亮,将黄精送到自己眼前,惊啊出声。“这,这不是普通的黄精啊!”

    海龙一楞,黄精这种东西还是他那几位师傅指点他认识的,当初在山林中他就是因为样和连云山脉中的差不多,所以才采下食用的,现在来到城市中,他身无分文,而这里又是药铺,所以他才想到卖些黄精来换取些银两花花。他聪明的很,一听李掌柜说这不是普通的黄精,顿时打蛇随棍上,得意的道:“当然不是普通黄精了,李掌柜,您可要看仔细了啊!”

    李掌柜如捧珍宝一般,仔细的看着手中的黄精,他那苍老的身体已经微微有些颤抖了。客人们也闻到了黄精上的清香之气,不由得都聚拢过来,他们大部分都是这间药殿的长客,其中不乏富商巨贾,当然知道一件珍贵的药材意味着什么,那绝对是可以延年益寿的佳品啊!

    李掌柜看着黄精已经有些失态了,喃喃的道:“这,这是皇精,这是皇精啊!你们大家看,如此晶莹透彻,内含百道暗纹的,就是黄精中的极品——皇精,我说的是帝皇的皇。这一块黄精,其效果几乎和千年人参差不多,而且它药性平和,更容易吸收,实在是不可多得的珍品。”

    听完李掌柜的话,客人们顿时大哗,其中一名胖乎乎的客人凑到海龙身旁,笑道:“小兄弟,我看这快皇精你就卖给我吧。多少钱,你开。”商人向来是非常精明的,他当然知道,如果这块皇精被药铺收购后再卖,恐怕价钱就要上涨很多,而海龙看上去不过是个毛头小,从他手里买,自然要便宜的多了。有着同样如意算盘的人不算少,一听到那名商人的话,立刻围着海龙,纷纷表示要收购这块皇精。

    海龙掩饰着心中的兴奋,既不同意也不否决,只是看着那李掌柜手中的皇精。李掌柜听到这些客人们的话,早已经急了,赶忙道:“各位,各位大爷,非常感谢你们一直以来对我们药铺的支持,但是,这块皇精毕竟是我先答应这位小兄弟收购的,而且准备留着自用,请各位就不要争了,谢谢,我谢谢大家。”客人们当然知道李掌柜在通苑城医药界的地位,一听他说要自用,争抢之声顿时更加盛了。

    “停。”海龙听起来并不如何大的声音响澈在每一个人的耳边,所有嘈杂之声几乎同时消失了,众人的目光不由得都集中到他身上。

    海龙微微一笑,怡然道:“众位请听我一句,之前,在那伙计为难我之时,是李掌柜为我解除了窘境,而后来,又是他说愿意收购我所带之药品的。于情于理,我都一定要将这块黄精卖给他。对于众位,我只能说声抱歉了。李掌柜,这样吧。您开个价,以您对药品的熟悉,我相信您的价格一定是很公道的。只要您开出来,我绝不还价。如果以后再挖到黄精,我还以同样的价格优先供应给您。如何?”

    李掌柜自知自己的家底远远比不上这些富商们,他本以为自己没了希望,却想不到海龙会如此说,顿时心中大喜,感激的道:“小兄弟,你真是信人也。你放心,老朽给你开出的价格绝对公道。这样吧,十万两,十万两白银。这已经是两株千年人参的价格了。”

    海龙虽然知道这皇精必然值不少钱,但也没想到会这么多,慨然道:“好,一言为定,这块黄精是您的了。”

    周围的客人们见海龙已经将皇精卖了,顿时叹息着散开了。李掌柜忙道:“各位贵客请勿失望。虽然这块皇精我准备留来自用,但我以前得到一个方,以皇精为主,配合多种名贵药材,能够炼制出一种回春丸。这回春丸有驻颜养生之效,这块黄精足以炼制数十颗之多,所谓见者有份,到时,老朽一定以成本价格卖给各位每人一丸,各位看如何?”听了这话,这些客人们顿时又来了情绪,纷纷向李掌柜致谢。

    海龙心道:“这李掌柜可真会做生意,所谓的成本价还不是他说了算,这样不但同样能赚钱,还能不得罪人,真是一举两得。”

    李掌柜向客人们客气一番后,立刻领着海龙来到了店铺的后堂,他亲自给海龙倒上一杯水,然后到后面去取钱了。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