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仙器之战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第十五章仙器之战(上)

    飘渺道尊微微一笑,道:“莲舒小妹,你不会反对我这样叫你吧。虽然我们没有你天赋那么好,但毕竟也修炼了两千余年,这种情况止水还能应付,你不必为她担心。即使她有危险,我也会及时援手的。五照仙的气焰是该打压打压了。”

    莲舒愕然道:“姐姐,你真那么有把握么?水韵宗主已经超脱五行,达到了不坠境界。”

    飘渺道尊道:“看下去吧。待会儿你就会明白。”

    莲舒看着飘渺道尊成竹在胸的样,心中微微一动,不再说话,仰头看着天上二人。

    水韵和止水在空中对视着,不论水韵的气势如何增大,止水道尊始终宛如怒波中的一叶小舟般荡漾着毫不受力,使水韵无法探清虚实。

    水韵冷冷的说道:“止水,你先动手吧。否则,你不会有任何机会。”

    止水淡然道:“这话应该是我对你说才对。水韵,我的道号是止水,看来正好克制你。让我看看你们五照仙水宗究竟有何绝学。啊!对了,你不要忘记先前的承诺,如果你败了后不承认,那五照仙恐怕就无法在修真界立足了。”

    水韵冷哼一声,道:“像你这么不自量力的人我还是第一次见到,难道你感觉不出我的修为么?我已经进入了不坠境界,超脱于五行之外,属于道尊级别。都属正道,我也不想太为难你,只要你现在认输,并且履行先前我所说的条件,我就饶了你。”

    止水道尊微笑道:“不自量力的恐怕是你。不坠境界么?那好象是我在几百年前达到的。道尊这个称号我也用了很久,怪不得海龙说你们五照仙坐井观天,我看一点都没错。天地无极,乾坤借法,现。”随着法决的吟唱,一圈青蓝色的光晕从止水道尊身体散发而出,一个比水韵要亮上许多的光环悄然出现在她背后,强大的气势铺天盖地而出,顷刻间将水韵压制下去。

    在下方观战的童鹤惊呼一声,道:“没想到千年不见,止水真人已经达到了道尊级别,真是厉害啊!”

    邢天目瞪口呆的看着天空中突然的变化,喃喃的道:“这,这怎么可能?连云宗这样的小派竟然也会有超过不坠境界的人,不可思议,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童鹤道:“没什么不可思议的。千年之前,我和师弟紫鹤联手,在止水真人手下也不过只走出几个照面而已。她道法精深,深得我们钦佩。”

    邢天当然知道童鹤和紫鹤在千惠谷中享有很高的地位,都是霞举境界的高手,比自己修为并不差什么,而这止水真人竟然能以一敌二还轻松获胜,其功力实在是难以想象。

    悟云宗主看着止水道尊如仙女降临般的身影喃喃的说道:“如果连云宗能派出真正实力来参与我们的荡魔行动,这一战也算是值得了。”

    莲舒佛法精深,定力极高,再加上先前飘渺道尊流露出的信心,看到止水道尊的变化她并没有太惊讶,只是传音向飘渺道尊问道:“姐姐,你是不是也同样隐藏了实力呢?”

    飘渺道尊微笑道:“想当然尔。我们连云山脉灵气十足,如果妹妹愿意前往做客,我们一定会非常欢迎的。”

    莲舒点了点头,道:“等这次荡魔行动结束后,小妹一定登门拜访。”她现在心中有许多疑点,一向没什么作为的连云宗竟然出了两名超过不坠境界的高手,她非常想了解一下连云宗真正的情况。

    飘渺道尊眼中一亮,道:“小心,要动手了。”

    果然,天空中的水韵、止水二人全身都腾起剧烈的光芒,在她们头顶上空,各自升起一柄飞剑,似乎在积蓄着力量似的。原来,水韵看到止水流露出的强大虽然心中大惊,但当着这么多同道的面让她认输是不可能的,一咬牙,立刻祭出自己的飞剑准备和止水道尊相拼。

    悟云宗主轻叹一声,一顿手中禅杖,道:“佛言虚空无有边际。不可度量。菩萨无住相布施。所得功德亦如虚空。不可度量。无边际也。世界中大者莫过虚空。一切性中大者莫过佛性。佛法无边,普度众生。”低沉浑厚的梵唱声不断起伏着,空气中充满了寂静,众人都生出一种肃穆之感,以悟云宗主为中心,一层淡淡的黄色光芒悄然升起,遮挡于众人上方二十米处,那透明的屏障看起来极薄,但却给人一种安定的感觉。

    飘渺道尊向海龙道:“悟云宗主所用,乃佛宗大神通,如果我说的不错,应该是金刚咒吧。你不要小看这飘然而起的屏障,即使我全力攻击,也未必能将其击破,是需要极大神通才能施展的。”

    莲舒函授道:“金刚咒同修真界的神宵天雷法皆属大神通,金刚咒可刚可柔,看悟云师兄能够如此轻松的用出此咒,恐怕他的修为已经接近莫测后期了。或许姐姐还不知道,如果我们修佛之人度佛劫,必须要以金刚咒相抗才有希望。悟云师兄的修为真令小妹佩服。”

    飘渺道尊扭头冲海龙道:“有悟云宗主的金刚咒相挡,止水师妹从上面是无法觉察下面情况的。等一会儿,她们真正动起手之后,你立刻离开这里。自己先回连云宗去吧。再有半年时间,也该到五年收徒之期了,那时连云山脉结界自然会打开。进入山中,你自己找回摩云峰,然后立刻闭关修炼,我再劝说劝说师妹,你这或可免去惩罚。”

    海龙苦笑道:“祖师,我从来都没来过中原,不知道回去的路啊!”

    飘渺道尊道:“路很好找,你只需要一直相西行,出了中原后打听连云山,自然就能找到。你不是想去看看你那朋友么,可以顺路前往。”

    海龙心中一喜,道:“多谢祖师。”既能免除止水道尊的惩罚,又可以见到自己的好友,他又何乐而不为呢?更何况,独自上路,也可以顺便在中原游玩儿,半年的时间,怎么也能找回去了。

    飘渺道尊心中暗叹,海龙非池中之物,让他在中原历练一番也好,对他将来的修炼必然能有一定的帮助。

    莲舒有些奇异的看着海龙和飘渺道尊,道:“姐姐,虽然这孩刚才的话有些莽撞,但也不用怪罪了吧。”

    飘渺道尊轻叹道:“止水师妹对待弟向来严厉,而且海龙修为低微,也不方便参与荡魔行动,就让他先回去吧。”扭头面向海龙,道:“路上一定要小心,尽量不要泄露自己修真者的身份,现在邪道横行,一旦遇到他们,一定要尽快遁走不可纠缠,知道么?”

    海龙摸了摸脖上的星蓝环,兴奋的道:“祖师,您放心吧,我一定会以最快的速度赶回连云宗。有师祖给我的几件法宝,一定不会有事的。”

    飘渺道尊心中忽然升起一丝不舍,和海龙相处的这段时间,她已经有些习惯身旁这个调皮的孩了。轻轻点头,道:“好了,离开这里后一切都要看你自己的,等止水师妹一用上法宝,你就立刻离开。她们的比斗结束后,我不会让她去追你的。这个给你,对你会有些用处。”说着,她递给海龙一枚没有光泽的深蓝色戒指。

    海龙一楞,接过戒指问道:“祖师,这是什么?”

    飘渺道尊道:“这是乾坤戒,有储藏物品之功效。只要你法力足够,可以装尽天下法宝。使用之时,你只需将自己的法力探入其中即可。”

    以海龙的聪慧,自然明白这东西好处,喜道:“这东西真好,回去时我定能给师傅们多带些礼物了。”

    飘渺道尊微笑道:“收好它,这可是低级宝器,在人间乃无价之宝。”

    空中,止水道尊和水韵宗主的比斗终于正式开始了。蓄满法力的两柄飞剑如雷鸣电闪般轰然撞在一起。天空中爆起大片青蓝色的光点,止水道尊巍然不动,而水韵则飘退出数十米之外,飞剑光芒黯淡了几分,显然吃了些亏。在两人剧烈的碰撞中,天空的云雾飞速的飘散着,两人正上方的云朵竟然形成了一个旋涡,转瞬间消失于无形之中,可见二人法力是多么强悍。

    止水道尊淡淡的说道:“水韵宗主,如果你不想出丑的话,还是住手好了。”

    水韵的呼吸微有些急促,她们修为虽然只有很小的差距,但仅仅是这微小的差距,就足以决定胜负了。水韵恨声道:“好,好,连云宗隐藏的好深啊!止水,想胜我恐怕还没那么容易。水晕流转,天洪贯日。”一点蓝色的光芒从她手中飘然飞出,一颗大水滴漂浮在水韵身前,一圈圈蓝色的光晕不断从中散发着,表面上虽然看上去并不是很强大,但其散发的纯和之光却给人一种非常怪异的感觉,似乎面前这颗大水滴是一个无尽的源头一般。水韵冷声道:“止水道尊,如果你能击败我这水宗震宗之宝——水之源,我就认输。

    止水道尊流露出凝重之色,虽然她并没有见过水之源这件法器,但从它散发出的能量形态看,可以肯定,这是一件低品仙器,虽然是低品,但毕竟是仙器,其威力绝不可小视。沉声道:“好,既然水韵宗主已经拿出看家本领,止水也不好太小气了。仙、佛、神、妖、冥,诸般皆由天,祈祷天地之巨轮,随我心而动。”金光骤然湛放,一个圆盘似的法宝被止水道尊祭出,正是仙器祈天轮。

    祈天轮漂浮于止水道尊面前,在水韵吃惊的注视下,止水道尊将一个又一个复杂的符号打入其中,刺目的金光不断的增强着,就连悟云佛尊布下的金刚咒禁制也随之颤抖。

    悟云手捏佛决,将金刚咒禁制向下移动十米,并不断将自己的佛力注入其中,他轻叹道:“这是仙器级别的较量啊!道友们请小心。”

    水韵已经到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之境,面对着拥有无比威力的祈天轮,她将水之源收于身前,不断将法力注入其中,一圈圈蓝色涟漪形成层层护罩遮挡于身前,将祈天轮庞大的气势阻挡在外,两件仙器的能量波动越来越强烈起来。

    在祈天轮的映衬下,空中的止水道尊飘飘欲仙,她神态从容的不断催动着法力,双手如鲜花盛放般将一道道发决打入祈天轮之中。祈天轮这件仙器已经跟随她五百年之久,是连云宗中最厉害的几件仙器之一。当初,是因为止水是众二代弟中实力最弱的,所以接天道尊才将此法宝送与她使用,经过五百年的修炼,止水道尊基本已经掌握了它的使用之法,虽然受法力所限并不能完全发挥出祈天轮的能力,一旦施展,却也有惊天地、泣鬼神的威力。

    祈天轮乃连云祖师所留,属于中品仙器,乃妖魔邪道之客星,只要运用得法,可将邪恶之气完全逼散,并将邪恶之辈以祈天之法重新打入轮回之中,使其永世不得超升,在对付妖物时作用尤其明显,是所有以禽兽为体修炼妖魔的客星,如果有妖宗之人看到此物,必会吓得惊慌逃窜。凭借祈天轮的威力,止水道尊先前曾经重创了贸然出手的悟玄本尊,那还只是没有法决注入的本体攻击而已。此刻,在止水道尊的全力催动下,祈天轮已经渐渐展现出其真实面孔。圆盘般的本体不断的扩大着,在金光照耀下,使人根本无法看清它的样,模糊的低吟不断的围绕着它响起,给人一种激荡心魄之感。

    第十五章仙器之战(下)

    祈天轮乃连云祖师所留,属于中品仙器,乃妖魔邪道之客星,只要运用得法,可将邪恶之气完全逼散,并将邪恶之辈以祈天之法重新打入轮回之中,使其永世不得超升,在对付妖物时作用尤其明显,是所有以禽兽为体修炼妖魔的客星,如果有妖宗之人看到此物,必会吓得惊慌逃窜。凭借祈天轮的威力,止水道尊先前曾经重创了贸然出手的悟玄本尊,那还只是没有法决注入的本体攻击而已。此刻,在止水道尊的全力催动下,祈天轮已经渐渐展现出其真实面孔。圆盘般的本体不断的扩大着,在金光照耀下,使人根本无法看清它的样,模糊的低吟不断的围绕着它响起,给人一种激荡心魄之感。

    水之源乃五照仙的五件仙器之一,可散发一切水本源之力。但是,由于它本身在品级上就要弱于祈天轮,再加上水韵的修为要差于止水道尊,顿时被压制的只能龟缩于水韵身前五米处。蓝色的涟漪随着祈天轮不断激增的气势而颤抖着。

    在强大的压迫之下,水韵再不能任由祈天轮气势疯长,在无奈之下,首先发动了攻击,她左掌按住右肩,右掌轻飘飘的高举过头,所有的蓝色光芒疯狂的向她右掌处会聚着,“北精之水,水之根源。”随着她右掌的下挥,一条巨大的蓝色河流伴随着隆隆的震颤声横空出世,那奔腾的河水宛如山洪决堤一般,没有任何先兆的从上空倾泻而下,在咆哮声中重重的轰击在祈天轮之上。

    飘渺道尊微微皱眉,她当然知道这并非真正的河水,而是庞大的法力,即使有金刚咒的阻隔,她也能清晰的感觉到那奔腾的天河之力,心中顿时升起几分担忧。

    木松的神情同样不轻松,当他看到止水道尊召唤出祈天轮时,脸色就已经变了。他万万没想到,这看似不起眼的连云宗止水真人竟然有着道尊的修为,而且还同时拥有仙器。在这种情况下,水韵未必就能讨好。

    随着天河倾泻而下,止水道尊的脸色变得如古井无波般平静,她依然不断的变换着法决,任由挡在自己身前的祈天轮抵御着天河疯狂的冲击。一道道金色的霞光将天空照的闪亮,天河的冲击并未能使止水道尊后退半步。

    “治祟降魔,禳蝗荡疬,炼度幽魂,祈天轮转。”四句口诀如晨钟暮鼓般深深的震荡着每个人的心。空中的祈天轮在天河的冲击下竟然开始了缓慢的旋转,那金色的霞光随着它的转动而不断的闪烁着,祈天轮转动的速度越来越快,一会儿的工夫,竟然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金色旋涡,天河的冲击不再被阻挡,而是被直接吸进了那旋涡之中,祈天轮形成的金色旋涡犹如无底洞一般,不论天河掀起多么大的波浪、冲击多么猛烈,全都被它一一接收,没有半点飘散。

    飘渺道尊脸上终于露出了微笑,止水道尊的处理令她非常满意。

    止水道尊一边操纵着祈天轮,一边凝神盯视着面前的水韵。由于天河无法产生任何作用,而又极为耗损法力,水韵护体的光芒已经暗淡了许多。

    水韵清晰的感觉到,面前那金色的旋涡宛如大山一样压的自己喘不过气来,不论如何催动法力,也根本无法越雷池一步。一咬牙,她刚想将水之源本体投入天河中做最后一搏,却听到了止水道尊的声音。

    “水韵宗主,我们同属正道,没必要非得拼个你死我活吧。这里是梵心宗的圣地,如果我们真的爆发出仙器的威力,恐怕会对圣地有所影响。你看这样如何,我们以平手收场,之前的赌约就当作一句戏言吧,回去后,我会好好教训那弟。”

    止水道尊的话可谓给足了水韵面。水韵修行也有两千余年,她当然知道以现在这种情况,就算自己爆发出水之源的全部威力,也是根本不可能战胜止水道尊的。这么好的台阶她怎么能不下呢。轻叹一声,道:“止水道尊,之前是水韵得罪了,多谢你手下留情,我们一同撤力吧。”蓝、金两色光芒同时一涨,水韵和止水二人各自向后飞退出百米之外。水之源、祈天轮都恢复成了最初被召唤时的样,随着她们法决的催动,各自消失于空气之中。剑拔弩张之气荡然无存。空中之剩下一脸失落之色的水韵和面无表情的止水道尊。

    悟云流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双手一挥,道:“佛说是经已。长老须菩提。及诸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一切世间天人阿修罗。闻佛所说。皆大欢喜。信受奉行。两位道友能以和气收场,乃我正道之幸以。”金刚咒的黄色光芒消失,一切都恢复了正常。

    光芒一闪,止水道尊和水韵先后飘落于地,止水道:“水韵宗主修为高深,不愧为五照仙五位宗主之一,止水敬服,以后有机会,定多与宗主交流修真经验。”

    水韵脸上的冰冷解冻了一些,轻叹道:“坐井观天之评价并无不妥,水韵先前狂妄请止水道尊原谅。希望我五照仙今后能与贵宗永结盟友之合。”止水道尊强大的实力已经得到了她的尊敬。

    飘渺道尊微笑道:“所谓不打不相识,你们就不用互相客气了,既然以和局收场,在好不过。今后贵我两宗定要为降妖伏魔多做些贡献才好。木松宗主,您说呢?”

    就算别人看不出,熟悉水韵的木松也明白,刚才的较量其实是水韵输了。脸上流露出一丝尴尬之色,向飘渺道尊微微行礼道:“道友说的是。”

    止水道尊突然轻咦一声,道:“海龙那小跑哪里去了。他不听我嘱咐,擅自开口,我定要惩罚他才是。也好给水韵、木松两位宗主一个交代。”

    飘渺道尊微微一笑,道:“他早走了。他的修为太差,根本不足以为我们的荡魔行动做什么贡献,先前你们交手之时,我吩咐他先返回连云山去了。”

    水韵道:“止水道尊不必再责罚贵门下,之前他所说的话并无不妥。”

    止水轻叹一声,道:“宗主不知,海龙这小实在太皮了,不论什么场合,他都不会稍加忌讳,长此以往,会对我连云宗之声誉大有影响。师姐啊!你就是太宠着他了。就算他现在走了,等回去后我也饶不了他。不给他多吃些苦头,他永远都不会明白事理。”

    莲舒微笑道:“其实那孩也只不过是性格直爽了些,并无什么大错。止水道尊,如果贵门不喜这样的弟,不如让他改投我佛门,入我莲花宗为徒吧。”

    悟云微微一笑,道:“师妹,原来你也看出那孩身具佛性了。这个提议我在已经说过,但飘渺道尊可不会舍得啊!那孩先天条件极好,如果不走弯路的话,以后定能成我正道之奇葩。以后若有机缘,也许不用你我多做什么,他也会入我佛门的。”

    止水道尊微微摇头,道:“两位宗主的打算恐怕实现不了,我师姐极宠这小弟,掌门师兄对他也很重视,必然不会相让的。”

    童鹤真人哈哈一笑,道:“各位道友,你们真有意思,先是相互争斗,现在又改成了抢弟,我看啊!咱们还是回到梵心宗圣地,继续商量我们的荡魔大计吧。”

    悟云宗主道:“老衲真是施礼了,各位道友,请。”

    飘渺道尊深深的凝望了一眼海龙先前离开的方向,暗道:这段时间的历练能否对你的修为有好处,就看你自己的了。你一定要平安回到连云山啊!海龙的离开使她心中升起强烈的失落感,现在已经有些后悔先前的决定了。

    海龙是在止水道尊祭出祈天轮时溜走的,那时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斗法的二人身上,即使修为高深,也没人注意到他。怀着兴奋的心情,海龙顺着山脚下树林小路,将法力催运到极限,极快的朝远方飞驰着。

    “止水道尊你个老妖婆,想收拾小爷没那么容易。你等着,等我以后修为超过了你,非让你跪在我脚下求饶不可。他妈的,那些家伙的修为都够变态的,随便一个人瞪我一眼都受不了。看来,我还真要赶快回山好好修炼了。没有强大的实力做后盾,总是要受欺负。哎,如果那怪人前辈肯传授我道法就好了,连仙女姐姐都叫他前辈,他的修为一定很高深吧。”一边自言自语着,海龙已经跑出了十余里之外。

    在催运法力的过程中,海龙惊讶的发现,虽然自己的修为境界并没有提升,但法力却不像以前那么容易用完了,自己的灵台就像一个仓库似的,法力刚刚消耗一些,就会从灵台处流出一股暖流补充进来,足足奔驰了几个小时,竟然没有丝毫疲倦的感觉。

    半天后,海龙已经远离梵心宗圣地二百余里了,虽然法力并没有匮乏的感觉,但长时间的飞奔也使他精神有些疲惫。

    淙淙的流水声从前方不远处传来,海龙心中一喜,暗想,既然有水,就一定有鱼了。在山里这些日,天天都是水果、黄精、首乌之类的东西,自己嘴里早已经淡出鸟来。这正好是个开荤的机会。身随心中所想而动,几个起落,翻过一座小山坡后,一条宽约五米的小河出现在他面前。河水清澈见底,随着冲击河中的石头不断发出丁冬之声,听上去异常悦耳。

    一屁股坐到地上,海龙伸展着有些疲倦的双腿,呼吸着新鲜空气,自言自语道:“这里到是个好地方,有树有水,空气新鲜。反正时间还早,多休息一会儿再走吧。”

    体内升起一股微弱的气流缓慢的运转着,随着海龙呼吸吞吐间不断的滋润着他的身体。精神的疲惫在气流围绕着身体旋转几周后荡然无存。

    “哇,修真这么好,不用睡觉也能恢复身体状态。怪不得师傅们天天闭门苦修了。”把玩儿着手上那枚乾坤戒,回想起飘渺道尊脱俗的气质,海龙心中不禁升起几分思念之情。“仙女姐姐看来是真心对我好的,这么珍贵的东西都肯送给我,还怕止水那老妖婆惩罚我让我先跑了,以后一定要好好对她。可惜修真提升那么困难,如果我要和她拥有同样的境界,一定要讨她做老婆,反正她也不会老,有这么漂亮的老婆,非羡慕死豆芽儿那小不可。这乾坤戒要怎么用呢?我先试试。”闭上眼睛,他缓缓催动着自己的法力向手指流去。全身一震,他惊讶的发现,自己竟然感觉到一片空旷的东西,法力流入的地方出现了一股微弱的吸力。睁开眼睛,只见那原本黯淡无光的戒指上闪烁着一圈青色的光晕,海龙挠了挠头,他还是不明白这乾坤戒应该怎么用。

    身后突然传来一丝破空之声,由于长期与小机灵一起玩耍,海龙的反映极其迅速,猛的一侧身,伸手向那飞来之物抓去。那破空而来的,竟然只是一片树叶而已。奇异的事情发生了,当那树叶接触到乾坤戒上的青光时,光芒一涨,树叶消失了。

    海龙楞了一下,转瞬间明白了乾坤戒的用法,原来,只要将自己想储存之物接触到戒指散发出的光芒,就可以收进去了。在新奇的事物催使下,他不断将地上一颗颗石、木头收入到乾坤戒之中,效果非常好,一次次的成功,更加坚定了海龙的信心。

    半晌,海龙停了下来,因为他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他看着戒指苦笑道:“装是装进去了,可怎么拿出来呢?如果仙女姐姐要是知道我装了一大堆垃圾进去,恐怕会生气吧。出来,出来,都给我出来。”

    仿佛听懂了他的话似的,乾坤戒青光大放,先前那些被他装进去的东西,竟然全都整齐的出现在他面前。取物的控制竟然是由意念来完成的。

    试验出了乾坤戒的用法,海龙不禁大为兴奋,“宝贝,真是好宝贝,以后不论上哪里都不用带行礼了,仙女姐姐,你对我真是太好了。呜,肚有些饿了,先弄点好吃的再说。”离开连云宗到现在,他还没吃过东西呢。

    随手从身旁的大树上折下一根树杈,海龙嘿嘿阴笑的走到那清澈的小河旁。清澈的河水为他提供了便利,河水那一条条欢快游动的鱼儿清晰的出现在他眼前。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