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七宗聚会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第十四章七宗聚会(上)

    邢天脸色微变,扫视了海龙一眼,道:“敝宗之事在下自会处理,连云宗教的徒弟都这么没规矩么?”

    海龙大怒,刚想反驳,却被止水道尊按住了肩膀,耳边传音声响起,“同这种人没必要一般见识,就当是狗吠好了。”

    海龙心中一惊,扭头向止水道尊看去,他从未想到过,像狗吠这样粗鄙的字眼会从止水道尊口中说出,显然她对于邢天极为不屑。

    飘渺道尊依旧脸带微笑,“对不起邢天道兄,回去后我必好好教训小徒。”

    悟云宗主看看邢天又看看飘渺道尊,心中暗自摇头,走到最后那名女身旁,道:“这位是莲花宗莲舒宗主。”

    海龙三人目光转到莲舒宗主身上,看到她,海龙不由得全身一震,先前莲舒宗主一直低着头,虽然身上散发出不一般的气质,但海龙并没有太注意,此时离的近了,他才看清这莲舒宗主的容貌。她并不像梵心宗主悟云那样身着袈裟,也没有剃度。身上穿着一件白色长袍,一头墨绿色的青丝飘洒在背后,白皙的肌肤上透露出莹润的光泽,脸上流露恬然之色,她散发出的气质虽然不像飘渺道尊那般如空山灵雨似的脱俗,但却给人一种不可亵渎的圣洁感,宛如天界降临的圣女一般。

    莲舒轻移一步,俏脸上充满了恭敬之色,躬身道:“见过两位真人。”飘渺道尊一楞,赶忙扶住她的肩膀,道:“我们怎么经的起宗主如此大礼。真实折杀我了。”

    其余众人也都楞了一下,莲舒是第一个来到梵心宗的,其他各宗派代表前来时,她也只不过是微微颔首而已,此时却对飘渺、止水两位道尊恭敬行礼,顿时给人一种怪异的感觉,五照仙的木松不禁冷哼一声,显然对莲舒有所不满。

    莲舒圣洁的面庞上挂起一丝微笑,道:“飘渺真人,不知道您是否还记得我。一千七百年前,在巴雨山下,你救了一名溺水的女孩儿,并赐她食物、赐她钱财,使她能够继续生存下去。后来这个女孩儿投入了莲花宗门下,正是今日的莲舒。飘渺真人的大恩,莲舒没有一刻敢忘,虽然勤修佛法,但当初飘渺真人脸上流露出的善意笑容,始终深深的烙印在莲舒心中。一千七百年过去了,岁月并未在真人脸上留下任何痕迹,您的容貌仍如往昔一般。刚才,在看到真人脸挂笑容时,我就已经认出了您的身份,没想到,事隔一千七百年,我终于又见到了您,这一礼和您当初的救命之恩相比,已经是太轻了。如今后真人有需要莲舒帮忙之事,只需一纸灵扎,莲舒必以最快速度赶往。”

    听了莲花宗宗主莲舒的话,大厅中顿时静了下来。除了已经猜到一些的童鹤、紫鹤还有知道真相的悟云宗主以外,其他四宗中人没有一个人看出飘渺道尊有着一千七百年以上的道行。他们心中不由得对飘渺、止水二人重新估量起来。五照仙的木松、问天流的邢天,脸色都变得极为阴沉,纷纷皱起了眉头,将目光集中到飘渺道尊身上。

    飘渺道尊眼中流露出一丝喜色,仔细的打量着莲舒,微笑道:“小妹妹,原来是你啊!当年一别,没想到再见之日你竟然已经成为了一宗之主,我还真是没认出来啊!你长大了,比当初还要漂亮的多。当初之事你不必太记挂于心,拯救苍生乃我辈使命,无意中为之而已。”

    悟云宗主微笑道:“师妹,真是恭喜你了。飘渺真人,真没想到,你竟然就是师妹念念不忘的恩人。你可知道,正是由于你当初的善举,才使莲花宗得到了一位优秀的宗主。莲舒师妹与我佛极为有缘,短短一千七百年,她已经成功的进入了相当于你们不坠的大圆满之境,乃莲花宗奇才。后得老宗主看重,于隐修之前传于宗主之位。在莲舒师妹的整顿下,现在莲花宗已经和以往大为不同了。这都是真人当日种下之因啊!”

    莲舒道:“师兄谬赞了,飘渺真人,等盛会之后有空,定要到我们莲花宗做客,莲舒必倒履相迎。”

    木松沉声道:“悟云宗主,今日好象不应该是叙旧之期吧,既然人已经到齐了,我看,您可以开始了。”

    莲舒仿佛没听到木松之话似的,引着飘渺、止水、海龙三人坐到她原来的位置处,而她则退于下首,眼神的波动显示着她因激动而不稳的情绪。

    悟云坐到上首位上,道:“首先,悟云要感谢各位同道的前来,使我们梵心宗棚壁生辉。此次召集各宗实是不得以而为之。神州大地自千年前正邪一战以来平静了很长时间,但是,近百年以来,原本被我们打压后隐没于暗处的邪宗、魔宗、妖宗又再次现身,而且行为极其猖獗。神州大地已经有多起妖魔肆虐之事,对于他们的这种挑衅行为我们绝不能置之不理,更不能让他们继续使大陆上生灵涂炭。我决定,梵心宗自我以下,所有入门百年的弟全部下山降妖伏魔,希望各位同道能与以支持。只有我们正义的力量结合在一起,才能给那些妖魔以沉痛的打击。”

    千惠谷童鹤真人道:“宗主所言极是,千惠谷必全力支持。我建议,我们荡魔的力量不宜过于分散,可由各宗派联合起来组成几个分队,于神州大地上搜寻魔宗,一有发现,立即毫不留情的与以铲除。”

    飘渺道尊道:“童鹤道友,不知贵宗门下是否有一位名叫白岩的弟?”

    童鹤一楞,道:“有,白岩乃是我师侄,师从敝谷掌门白鹤道尊。难道真人见过他么?他现在应该就在神州大地上游历着。”

    飘渺真人轻叹一声,将上山时与那化身为白岩之妖魔搏斗之事说了一遍,“……由于悟云宗主的到来,才将那妖人吓退。”

    童鹤眉头紧锁,道:“白岩乃是我宗后辈弟中最出色的一位,难道他出事了不成?悟云宗主,实在不好意思,我想让紫鹤师弟下山去寻找白岩的下落,以免他被妖魔所乘。”

    悟云点了点头道:“还请紫鹤道兄一切小心,那妖人身上肯定有正宗法器,能够隐藏自身气息,可千万不要上当才好。”

    紫鹤真人道:“宗主请放心,我们千惠谷自有识别本派门人之法。各位宗主、道友,紫鹤先告辞了。飘渺真人,谢谢您的及时提醒。”说完,他快步走出大门,催动着一柄紫色飞剑腾空而起,顺着山道朝外而去。

    悟云轻叹一声,道:“邪道三宗诡变之处极多,我们还要多加防范才好。希望不要是道消魔长啊!我们继续刚才的话题,童鹤道兄所言与我不谋而合,如果各宗联合起来,必能互补,或可收奇效。其他各宗以为老衲建议如何。”

    木松道:“悟云宗主的建议可取,我认为可以将各宗人手分为五队分别由我五照仙五位宗主统帅,比能消灭妖魔铲除邪恶。”他这话一出,顿时引起了问天流和圆月流的不满,邢天道:“木松宗主,我觉得这统帅人之应从长计议才好。当以有德者居之,如全由五照仙宗统帅,恐怕不妥吧。”木松眼中寒芒一闪,道:“有何不妥,我五照仙宗乃正道六宗之首,负责统帅全局也是应该的。”

    悟云宗主道:“两位不需争执,这统帅一事可以稍后再议,我们先要订下荡魔之期才好。还有,木松宗主,我们正派并非六宗,应该是七宗才对。您刚才口误了。”

    木松冷哼一声,道:“我并没有口误,像有些小宗小派,实力薄弱,完全可以忽略不计,我五照仙宗同意此次的行动。”

    悟云刚想说什么,莲花宗宗主莲舒却先开口了,她淡然道:“五照仙的实力就一定很强么?难道木松宗主自认为在修为上能够超过悟云宗主?我们正道七宗中并没有什么小门小派,如果五照仙这样没有合作的诚意,我看,还不如不要参加的好。”

    木松大怒,道:“莲舒,你是什么意思?我所说的小宗小派可并不是指你们莲花宗。这种降妖伏魔的大事,我五照仙宗身为众宗之首,怎么能不参加。悟云宗主确实修为高深,但论综合实力还是我们五照仙要强一些吧。我说的都是事实,怎么会没有诚意呢?请你慎言。”

    悟云轻叹一声,道:“两位宗主请息怒,现在妖魔横行猖獗,我们绝不能自行乱了阵脚,由谁统帅本是无所谓的事。我们七宗也确实没什么小门小派,飘渺真人,您有什么意见么?”

    飘渺道尊微微一笑,道:“一切由悟云宗主做主,我们连云宗没有意见,不过我们确实是木松宗主所说的小门小派,像这种大事还是不参加的好,以免到时候出了什么纰漏受到各位所在的大宗派埋怨。我们此来只是想看看邪道究竟猖獗到什么程度,悟云宗主,您能不能介绍一下。”

    悟云深深的看了飘渺道尊一眼,道:“真人何须客气,连云宗乃我正道支柱,荡魔行动自然要有你们参加才好。至于邪道势力,我就简单说一下吧。通过各位宗主带来的消息,以及我们梵心宗自行收集到的情况来看。现在那些邪魔歪道极为猖狂。邪道三宗分别是魔宗、妖宗、邪宗。他们所修炼的功法各有各的特点。最为可怕的,就是他们都有一种可以刺激人潜力,使其短时间内修为大增的邪法,正是通过这种邪法,才使他们能够在短时间内恢复元气。这次我们的荡魔行动一定要本着除恶务尽的原则,绝不能像上次那样,给他们以死灰复燃的机会。邪道三宗中向来以魔宗为主,邪、妖二宗次之。魔宗宗主戾天经过千年的潜修,必然已经提升到了更高的境界。不久前,我总弟曾经擒拿到一名魔宗门人,据那魔宗之人透露,戾天的魔功已经大成,修为达到了魔宗有史以来前所未有的地步。将是我正道最大的威胁。魔宗弟极多,其中不乏高手,虽然他们都是人修炼而成的,但他们已经泯灭了人类善良的心性,完全堕落入魔道。其中达到道隆以上境界的魔尊足有二十余人,再加上大量的魔宗弟,将非常难以对付。邪宗宗主东雷也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人物。千年前的正邪大战时,老衲曾有三名师弟死于此人手下,此人的邪功另辟稀境,极尽诡辩之能事,非常不好对付,手下的四大邪王也都是实力非凡的人物,虽然总体实力比不上魔宗,但也拥有着足以威胁到我们的实力。邪道三宗中妖宗虽然不是最强大的,但却是最可怕的,他们完全是由各种邪恶妖物组成,虽然前代妖王死与我正道之手,但据说他们新推选出的妖王竟然是一头修炼达万年的妖怪,具体是由何修炼而成,我也不太清楚。虽然妖物修炼不像我们人类这么容易,但能修炼万年,恐怕它已经接近度劫之期了。这妖王的修为绝对不会在魔宗戾天之下。从总体实力上来看,自然是我正道占据优势,但这些妖魔鬼怪都隐藏于暗处,一旦发动偷袭,恐怕也会让我们非常头疼。我知道的就这些了,各位还有需要不成的么?”

    木松沉声道:“悟云宗主已经尽可能详尽的分析了邪道三宗。虽然他们总体实力不如我们,但如果倾其全力攻打我们某一门派的话,还是会造成巨大的损失。我建议,我们正道应该组成一个联盟,推选盟主来统一调度,这样在与邪道抗衡之时将会顺利的多。”

    第十四章七宗聚会(下)

    邢天哼了一声,道:“说来说去,木松宗主的意思还不是想让五照仙来通令我们正道七宗么?结盟可以,但我们问天流推举悟云佛尊为宗主。不论从德行还是修为来看,悟云宗主都是不二人选。”

    木松脸色微微一变,道:“谁为盟主都无所谓,只要能带领我们消灭邪道就是。不过,对付像戾天那样的邪道顶级高手,恐怕并不是悟云宗主一人能对付的吧。只有我们五照仙联合发出的神宵天雷才有消灭他的可能。不错,我们五人谁的修为也比不上悟云宗主,但如果我们五人共同担任盟主一职,应该就可以了吧。我相信,在我们的共同带领下,必然能彻底消灭掉邪道三宗。”

    “不行,我不同意。如果由你们五照仙的人任盟主,那我们问天流就退出结盟,……”

    看着他们不断争吵的样,海龙心中不由得升起一股厌烦之感,这些就是所谓正道中人么?为了权力争的面红耳赤,这还没有去对付邪道呢,自家就快打起来了,怪不得祖师们不愿意参与进去。在他身前坐着的飘渺和止水二人都仿佛没听到争吵似的,恬适的坐在那里,飘渺道尊偶尔会用传音同莲舒宗主交流几句,看样,虽然只是刚刚接触,她们却已经成了很好的朋友。

    正在这时,一名梵心宗弟带了两个人走入大殿,这两人一男一女,从神态上看,明显是一对道侣。看到进来的两人,邢天不再理会木松,扭头向悟云道:“宗主,他们是我们问天流和圆月流的弟,冷心和雪凤。”听着邢天的介绍,后来二人慌忙向悟云行礼,然后分别站到邢天和玄雨身后。冷心伏在邢天耳边用传音快速的说着什么,邢天脸色渐渐变了,惊讶之色溢于言表。

    抬起头,邢天向木松道:“木松宗主,没想到贵宗竟然已经开始行动了,不知是贵宗那位宗主发动了神宵天雷铲除妖魔。”

    木松一楞,道:“神宵天雷?你没搞错吧。想发动神宵天雷,我们至少要两人才能发挥出其基本的威力。我和水韵宗主都在这里,而另外三名宗主则闭关修炼着,根本不可能发动天雷除魔。难道是你亲眼所见么?还是你这刚来的弟告诉你的。恐怕他看错了吧。”

    邢天一楞,他知道木松是不会说谎的,如果很是五照仙中人所为,以木松那自傲的脾性,早已经开始吹嘘了,从现在的情况看,显然不是他们。疑惑的道:“在我们正道中,不是只有五照仙能够以神宵天雷伤敌么?冷心是我最好的弟,绝对不会看错的。”

    木松断然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没有两名不坠以上境界的高手,是根本不可能发动神宵天雷的。而且这两名高手还要对雷法有非常精深的研究才行。一定是你的弟看错了。”

    看着木松那肯定的样,海龙不由得扑哧一笑,虽然他的笑声很轻,但还是引起了众人的注意。由于以为海龙是飘渺道尊的弟,所以莲舒对他自然有着几分好感,微笑道:“道友为何发笑啊!难道是有什么高兴的事么?”

    海龙看了木松一眼,将声音压到最低,道:“莲舒宗主,不知道您听没听过一个成语,叫做坐井观天。”

    “你说谁坐井观天。”木松拍岸而起,自从成为了五照仙五位宗主之一,他还从来没受到过这么大的侮辱。别说海龙只是压低了声音,就算他用传音,只要木松刻意为之,也是能够听到的。

    海龙吐了吐舌头,道:“我可不是说你啊!谁短视我就是说谁被。木松宗主,您脾气好大啊!我有件事不太明白,有拣金的,有拣银的,为什么还有人会来拣骂呢?您这么德高望重,谁会说您坐——井——观——天——啊!”说到最后四个字,海龙故意拉长了声音。他早就看不惯木松那跋扈的样,这下实在忍不住了,才出言羞辱。不过他比在连云山脉时有经验多了,只是影射,并没有直接羞辱。他知道,就算木松再横,当着这么多各派代表的面,也不敢动自己,更何况还有飘渺和止水两位祖师在。飘渺道尊是比较宠着自己的,而止水道尊虽然脾气坏,但显然对五照仙、问天流的印象都很坏,应该也不会太责难。所以他才大胆说出。

    听了海龙的话,除了梵心宗宗主悟云和五照仙的人以外,其他各宗代表全都笑了起来。就连沉静的莲舒也不禁笑着摇了摇头。

    木松气的全身乱颤,怒道:“好小辈,就知道你们连云宗没什么好东西。今天我饶你不得。”全身红色光芒大涨,一圈红色的光环出现在他背后,只是光芒和飘渺道尊的相比要黯淡的多。海龙见木松真的发怒了,赶忙躲到飘渺道尊身后,惊呼道:“师傅救我。”

    木松刚想动手,却发现自己的肩膀被按住了,澎湃的能量传来,竟然压抑的自己无法发挥出法力。一道清凉的气流顺着经脉流入心中,木松宗主的心顿时清明了不少。他回头看去,正是五照宗的另一位宗主水韵。水韵冰冷的面庞上眉头微微皱起,“木松,当着这么多道友的面你怎么能妄动无名呢?你丢的脸还不够多么?”木松似乎对水韵有着几分惧怕,哼了一声,坐回了位置。水韵依旧站立在原地,她转过身,冲飘渺道尊道:“飘渺真人,贵门下弟似乎有些太无礼了,我希望你能还我五照仙一个公道。”

    没等飘渺道尊说话,止水道尊却抢着道:“水韵宗主,海龙刚才似乎是在和莲舒宗主说话,而且也并为指明所说何人,这有什么公道可还?”

    水韵冷哼一声,道:“我五照仙宗虽然不会去为难小辈,但却绝不能受到任何侮辱。止水真人,如果您不肯承认先前贵门下的无礼之举,我将向你挑战,以维护我五照仙宗的荣誉。”

    止水道尊猛的站了起来,冷声道:“你们五照仙嚣张惯了,不是坐井观天又是什么?海龙根本就没有说错。你想挑战我么?奉陪。”

    飘渺道尊皱了皱眉头,道:“师妹,不可冲动,这里是梵心宗之地,应该由悟云宗主做主。”

    止水道尊微怒道:“我已经忍他们五照仙很久了,他们的嚣张可不是一天两天,不给他们点教训,他们还真以为修真界无人了呢。师姐,你别拦着我,就让我还她个公道好了。水韵宗主,你想如何向我挑战,我奉陪到底。”

    听着止水道尊的话,海龙心中暗暗称快,先前对止水道尊的怨恨不由得淡了一些。他知道这里没有一个是自己能惹的起的,乖巧的躲在飘渺道尊背后,看着这火药味极浓的二人将如何动手。

    “阿弥陀佛。两位请给老衲个面,还是不要动手的好。我们当务之急是对付敌人,怎好自相残杀?”

    水韵毫不领情的道:“悟云宗主,这是我们五照仙同连云宗的事,您放心,我不会在你们这里动手。止水真人,我们梵心宗外一战。只要你能胜的过我,今后我五照仙水宗见到连云宗弟立刻远避十里。如果你败了,你只需要恭敬的向我行礼道歉即可。”她提出的这个条件可以说十分优越,显然对自己充满了信心。而且话语坚定无比,显然此战已不可避免。

    悟云宗主无奈的摇了摇头,心中暗叹,淡然道:“既然两位道友执意动手,那请看在老衲的份上,尽量手下留情吧。”

    水韵冷哼一声,全身气势大涨,“止水真人,我在外面等你,如果你怕了,现在认输还来得及。”

    莲花宗莲舒宗主站了起来,淡然道:“不如由我替止水真人领教宗主高招好了。”在潜藏术的作用下,她也没有看出飘渺、止水二位道尊真正的实力,出于担心才主动站起挑战。

    水韵脸色微微一变,他和莲舒都是不坠中期,修为在伯仲之间,但莲舒身为莲花宗宗主,在法器上自然会占些便宜,她并无制胜把握,“莲舒宗主,难道你们莲花宗也要与我五照宗为敌么?这似乎并不是明智的选择吧。”

    止水道尊上前一步,微笑道:“你们五照仙原来是欺软怕硬之辈,莲舒宗主,你不必和他们为敌,让我来领教领教水韵宗主的高招。”

    飘渺道尊也站了起来,轻叹一声,道:“几千年了,我连云宗一直不愿意与人争斗,师妹啊!难道你真的要让我们卷入这旋涡之中么?”

    止水道尊看了自己的师姐一眼,道:“虽然我们不愿与人争斗,但别人既然已经欺到门前,我们还能不应战么?师姐,回去后如果宗主怪罪,就由我一力承担好了。你看好海龙这小,别让他再乱说话,就让我领教一下五照仙高深的道法。水韵宗主,请。”

    水韵见止水道尊拒绝了莲舒的好意主动迎战,心中顿时松了口气,飘身而起,全身在蓝色光芒的包裹中朝山下而去,想在梵心宗外动手,就必须先顺着山道出去,绕过梵心宗的防御禁制方可。

    悟云深深的看了海龙一眼,向止水道尊道:“您这又是何苦呢?”

    止水道尊轻叹一声,扭头瞪了海龙一眼,道:“这并非我想,实在是五照仙欺人太甚。海龙,等我灭了水韵的威风,回来再找你算帐,竟敢把我说的话当成耳边风,哼。”怒哼一声后,飘身而起,追着水韵的身影而去。

    止水道尊那一哼顿时让海龙如遭雷击,全身一震险些摔倒。

    悟云宗主道:“走吧,各位同道,我们也出去看看,如果她们斗的太厉害,希望各位同道能和老衲一起阻止。”

    邢天有些幸灾乐祸的道:“连云宗和五照仙交战,这可真有意思,久闻连云宗的天心决很有特点,这回到可以看看了。”一道道光芒亮起,在悟云宗主的带领下,众人朝峰下飘落而去。

    飘渺道尊拉着海龙腾空而起,一边向下飞,一边传音道:“你怎么又惹事,师妹和水韵一战,必然会泄露我连云宗真正的实力。你啊你。师妹这回动了真怒,等她和水韵宗主的比斗结束后,恐怕不会轻饶了你。”

    海龙想起之前在青蓝之云上所受的痛苦,不由得机灵灵打了个冷战,苦笑道:“祖师,你可要救我啊!”

    飘渺道尊道:“先去观战再说吧。或许止水师妹胜了,心情会好一些。”

    当一行众人飞出梵心宗圣山,正好看到空中漂浮的水韵、止水二人。从气势上看,水韵背后蓝色的光芒不断闪耀着强烈的光芒,显然是大占上风,而止水道尊则是一脸淡然之色漂浮在她身前百米外,两人就那么对峙着,谁也没有先动手。

    海龙有些担忧的道:“祖师,止水祖师能打的过那个什么宗主么?五照仙身为正道第一大派,他们宗主的修为肯定不弱吧。”

    飘渺道尊微微一笑,传音道:“胜败不需要你担心,止水的修为要略高水韵一筹。而且,在咱们连云宗二代弟中,由于止水修为最弱,所以身上法器也最多,还记得之前她用的那个祈天轮么?那是我宗不多的几样仙器之一。”

    莲舒看着空中的止水道尊,有些担忧的道:“飘渺真人,还是我去替下止水道尊吧。水韵宗主的修为不弱,恐怕不好应付。”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