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梵心圣境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小沙弥仔细的打开灵扎辨别后,重新交还给飘渺道尊,施礼道:“前辈请上。敝宗在山顶,那里有人会接待前辈。”

    飘渺道尊收好灵扎,当先向山门走去,止水道尊和海龙紧随其后,白岩也跟在他们身旁就想穿过山门。左边的小沙弥突然伸出手拦住了白岩,道:“前辈,请您出示敝宗灵扎。”

    白岩一楞,道:“我是千惠谷弟,是童鹤、紫鹤两位师叔命我前来,灵扎在他们身上,他们现在应该就在山顶处,我可拿不出什么灵扎了。都是同道中人,难道不能通融么?”

    小沙弥看上去很固执,摇了摇头,道:“对不起,前辈。宗主吩咐,如果没有灵扎一律不能放行。在我宗散发的灵扎中有明确提示,如师长须携带弟前来时一定要一同登山,没有灵扎,我们不能让您过去,请回。”

    白岩皱眉道:“怎么还有这么多规矩。飘渺、止水两位道友,你们看……”

    止水道尊无奈的道:“这既然是梵心宗的规矩,我们也帮不了你了。我看,你还是下山去等待贵门的两位前辈吧。”

    白岩叹了口气,看看坚定的小沙弥,又看看飘渺道尊等人,无奈的摇了摇头,道:“好吧,看来我也只能先下山了。”说着,转身就要向山下而去。海龙三人刚要转身登山,异变突起,两声惨呼响起,先前拦住白岩的两个小沙弥已经缓缓软倒在地,脸上变成了乌青之色。白岩缓缓收起了按在小沙弥头顶的双手,冷声道:“真是活的不耐烦了,居然敢拦我的去路。”先前的一身正气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暴戾和邪恶。

    其余的小沙弥尽皆大吃一惊,其中几人立刻从怀中掏出了什么,剩余的人则向白岩冲了过来。

    白岩嘿嘿一笑,双臂猛的张开,大片乌光飘洒而出,瞬间笼罩了方圆百米范围,将海龙三人和所有小沙弥全部笼罩在内。

    止水道尊冷哼一声,“原来是妖孽所化,胆敢欺骗于我,饶你不得。”青光暴闪,她背后的飞剑飘然而出,向白岩发出的乌光冲去。

    白岩看着止水道尊俏丽的容貌,狞笑道:“小丫头,现在知道有点晚了吧。等我收拾这些小和尚,一定找个地方和你们乐乐,咦,啊!”

    止水道尊的飞剑岂是易与,青光在接触到白岩散发的乌光顿时骤然转盛,光芒大放之下,震的白岩飞退出十米之外,显然已经吃了暗亏。白岩吃惊,止水道尊又何尝不惊呢?从这一击的接触来看,她知道面前的这个对手修为之高,绝对不仅仅是道隆的境界。

    飘渺道尊将海龙挡在身后,道:“师妹,抓活的,让悟云宗主处置他。”此时,那些小沙弥的信号已经放了出去,数颗红色的流星冲天而起。

    止水道尊应了一声,掐动法决,“乾坤无极,天地借法,定。”

    白岩刚想施放出自己威力强大的法宝,突然感觉到全身一滞,似乎一切都停滞了似的,身体只能艰难的移动。怒吼道:“好丫头,竟然有这么高的修为,本尊走眼了。咱们后会有期吧。”一蓬血雾从白岩口中喷出,大股的黑雾骤然膨胀,止水道尊刚想再用道法攻击,却已经失去了对白岩的感应。不由得皱眉道:“这斯好强的遁术,看来他的修为至少达到霞举之境了。”

    飘渺道尊点了点头,道:“他似乎是出自魔宗,在自知不敌的情况下竟然用出了天魔遁体**,此时想必已经在百里之外。这些邪魔歪道真是猖狂,竟然敢到梵心宗的根本重地来惹事。如果不是遇到咱们,恐怕梵心宗会有不少伤亡。”

    这时,所有小沙弥都已经围了上来,恭敬的向海龙三人施礼道:“多谢三位前辈援手之恩。”

    飘渺道尊淡淡的道:“同气连枝,相助是应该的,你们不必客气。只是悟云宗主怎么会派你们于此守护山门呢?如果有几位梵心宗本尊级别的高手在,刚才那魔头也不会轻易得手害死你们两位同门了。”

    小沙弥刚想回答,十数条身影已经急速飘落而至,瞬间穿过山门来到飘渺道尊身前。一个洪亮的声音道:“什么事需要发送求援信号?”

    看清来人身形,所有小沙弥赶忙一同施礼道:“参见悟玄本尊。”这突然出现的十余条身影,正是梵心宗得到消息后赶来的高手。为首一人,年约六旬,身高体壮,右手托着一个直径足有半米的巨大铜钵,全身散发着淡淡的黄色光芒,浓眉虎目,骤然看去,给人一种不怒而威的感觉。正是梵心宗六大本尊之一的悟玄本尊。定住身形,他一眼就看到脸色乌青死在地上的两名弟。偏巧,止水道尊正在这两名弟身旁。悟玄虽修行多年,但嗔念未去,不能小沙弥们解释,顿时怒喝道:“好妖孽,竟然敢来我梵心宗放肆,看法宝。灭度无量无数无边众生。”黄色光芒骤然转盛,那巨大的铜钵脱手而出,在天空中骤然放大,铜钵周围环绕着一圈梵文符号,同时散发出如同梵唱般的嗡嗡声,向止水道尊罩来。那悟玄真人嗔目怒喝的样,宛如降魔金刚下凡一般。

    飘渺道尊吓了一跳,赶忙喊道:“本尊别动手,我们不是敌人。”但她毕竟晚了一步,那巨大的铜钵已经罩向了止水道尊。

    止水道尊骤然遇到如此强悍的攻击顿时有些惊慌,她毕竟已经足有千年未曾与人动手了,在对敌的经验上欠缺许多。为了自保,她全身一缩,闪电般向后退去,青蓝色光环骤然出现在背后,娇叱声中,一个如同碟似的圆盘不知从何处飘飞而出,圆盘上散发着强烈的金光漂浮在止水道尊面前,迎住了悟玄本尊的佛钵。

    “九妹,不可。”飘渺道尊虽然惊喝出声,但她此时已经无法阻止悟玄和止水的拼斗了,无奈之下,赶忙施展出自己最大的神通,幻化出一层面积极广的青色光芒向悟玄和止水罩去。双手如鲜花盛放般不断变化着,一连十三道法决顷刻间打入了那青色的禁制之中。

    “轰——”整个梵心宗所在的圣山似乎剧烈的晃动起来。飘渺道尊释放出的禁制终于阻挡住了那爆炸的余波,使之没有损害到周围的一切。巨大的轰响声使海龙暂时失去了听觉。他吃惊的看到,悟玄本尊那看似威力巨大的佛钵已经化为了碎片,而他本人也重重的撞在飘渺道尊的结界上,鲜血狂喷。而止水道尊则有些发愣的站在原地,那圆盘似的法器漂浮在她身前,光芒更盛。

    飘渺道尊没有丝毫犹豫的闪身到悟玄本尊身后,接连在他背上点了七指,又取出一颗青色的丹药塞入他口中,这才松了口气。向止水道尊斥道:“九妹,你怎么能随意动用祈天轮,幸亏悟玄本尊的佛钵以达宝器极品的境界,否则他的肉身就完了。”

    止水道尊这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赶忙将那圆盘状的祈天轮收回,喃喃的道:“我不是故意的。他的佛钵威力太大,我……”

    悟玄本尊脸色变得苍白,在飘渺道尊的帮助下才勉强盘膝坐好,他先前释放的佛力完全被挡回了自身,使其受到了重创。

    六道黄光闪落,六名年老的和尚出现在梵心宗山门之外,为首一人身披黄色袈裟,手持禅杖,看上去已经极为苍老了,两条白色的长眉几乎垂到了肩膀,他一看到飘渺道尊和止水道尊,顿时吃了一惊,道:“原来是飘渺和止水两位师姐到此,悟云有礼了。”来的,正是梵心宗宗主悟云以及其他五位本尊。

    飘渺道尊苦笑道:“悟云宗主您好,真是不好意思,九妹误伤了贵宗的悟玄本尊。”当下,她简单的将之前发生的一切说了一遍。

    听完飘渺道尊的叙述,悟云轻叹一声,单掌按在师弟悟玄的背后,一圈佛轮升起,庞大的佛力不断环绕着悟玄的身体运行着。

    海龙站在一旁,看着悟云宗主和其他五位本尊不由得暗自心惊,单从这六个和尚身上散发出的祥和,就能清晰的感觉到他们修为的高深。尤其是那梵心宗宗主悟云,他身上的佛力宛如无边无崖一般,似乎将自己的两位祖师都比了下去。

    半晌,悟云梵唱一声,冲飘渺道尊合十道:“敝师弟无礼之处,老衲代他向二位道尊谢罪了。”

    止水道尊有些不好意思的道:“都怪我下手不知轻重,在惊慌之中引动了祈天轮,才致使悟玄本尊受了重创,还毁了他的法器,请宗主见谅。”

    悟云摇了摇头,道:“一切皆有因果。悟玄嗔念太重,这也是对他的教训吧。多谢两位道尊及时施救,又以灵丹相辅,才保住了悟玄这身皮囊。”虽然他没有亲眼看到,但凭借刚才为悟玄疗伤时探询的情况,他对之间飘渺道尊施救的情形已经有如目睹。回首转向其余五位本尊,道:“悟痛,悟明两位师弟,麻烦你们将悟玄带回去静修,他至少要闭关一年才能恢复原有的修为。”

    “是,宗主。”两名老僧上前搀扶起陷入昏迷状态的悟玄,在黄色光芒的包裹中飘然而逝。

    悟云淡然一笑,道:“两位道尊前来,悟云未曾远迎,失礼了。如果不是两位道尊,我梵心宗门下弟损失将更大。请两位道尊原谅悟玄之前的莽撞。”

    飘渺道尊回礼道:“宗主不必客气。悟玄本尊也是看到门下弟死亡才会贸然出手的。哎,现在我才明白宗主为什么会以灵扎相邀,这魔、妖、邪三宗确实猖狂,竟然敢来梵心宗重地杀人。”

    悟云轻叹一声,道:“两位道尊,请随我上山吧,我们稍后在谈。”说完,他目光从海龙身上一扫而过,眼中流露出一丝惊芒,道:“这位小道友是两位道尊的门下么?他身上怎么会含有罕见的佛气呢?”

    海龙惊讶的道:“佛气,我身上会有佛气么?不会吧。宗主前辈,我可不想当什么和尚,您可别拉我进梵心宗啊!”

    悟云莞尔一笑,道:“没有道尊们的同意,想让你进我梵心宗也是不可能的。不过,据我宗典籍记载,身具佛气之人修佛,会有事半功倍的效果。说不定,能够升入佛界,成为真正的尊者。”

    飘渺道尊微笑道:“海龙调皮的很,不过在修行方面确实有着过人的天赋,至于他身上有佛气,我到是没有感应到。其实他并非我们门下弟,属天石门下,修真不过四年余。刚刚进入伏虎境界初期。”

    悟云惊讶的道:“修真四年多就进入了伏虎初期,确实是奇才,看来,我真应该去一趟连云宗,和接天宗主商量商量了。呵呵。”

    海龙没想到这梵心宗的宗主竟然如此爽朗,心中好感顿升,笑道:“可惜我以后还想找道侣,不能做和尚啊!人间的六欲我还是抛不开的。”其实,海龙之所以身怀佛气主要是和那猴群中的“怪人”有关。而且他身上那根小铁棍本身就具有着一定的佛性。

    悟云宗主朗笑一声,澎湃的黄色光芒骤然大盛,海龙只觉得自己全身一轻,已经离地而起,而飘渺道尊和止水道尊也被那黄光托了起来,在其余三位本尊的陪同下,顺着山道飘然上行。

    飘渺道尊微笑道:“宗主法力高深,真让飘渺佩服。看样,您已经进入莫测中期了吧。”

    悟云微笑颔首道:“三年前才达到中期的境界,哎,比起贵宗接天宗主来,我还是差了许多。”

    止水道尊道:“宗主不必客气,大师兄也不过比您早几十年进入莫测中期而已。以您的天赋,或许会比他更先应劫吧。”

    悟云轻叹一声,道:“三界九地众生,各有涅槃妙心,天威难测,将来是否能得其门而入实在不好说。”

    飘渺道尊道:“不管怎么说,宗主也是梵心宗有史以来最有可能升入佛界的佛尊了。在出山时,我和九妹还认为今天下太平,神州大地正道昌隆,所谓的邪魔歪道根本不可能有所作为。但一路行来,我们却是错了。先后遇到两次妖魔,而且都有着不弱的修为,尤其是刚才那名幻化成千惠谷弟的妖魔,不但本身法力高强,而且更是身具我正派至宝,否则,他绝不可能瞒过我和止水的感官。”当下,她将路遇三眼妖,以及三眼妖的万邪太阴幡一事仔细的说了一遍。

    听完飘渺的叙述,悟云不由得长眉微皱,沉声道:“现在这些妖魔实在是太猖狂了,竟然连万邪太阴幡这种有伤天和的邪物也敢使用。看来,我们正派之人再不能坐视,必须要联合起来,尽快对魔、妖、邪三宗施以清剿,还神州大地以清平。现在各宗道友几乎都已经来齐了,他们也带来了中原各处的情况,咱们上山后立刻商议,看看如何安排人手。”

    飘渺道尊和止水道尊同时点头,一旁的海龙则感觉到自己有些胸闷,他明白,以他现在的修为,根本不可能为除魔卫道出什么力,感慨于自己低浅的修为,不由得流露出黯然之色。

    飘渺道尊道:“宗主,我们此次来只是想看看正道有何打算,还请您不要透露出我们的修为,以免招致不必要的麻烦。”

    悟云宗主微笑道:“老衲明白,到时就以真人相称吧,这次五照仙宗的五位宗主来了两位,莲花宗宗主亲至,其余各宗也都派来了骨干人物,可以说是我们七宗精英聚集一堂,接天道兄能让两位道尊前来,已经是给足了老衲面,有机会,老衲定当登门拜谢。”

    黄色光芒上行速度极快,在众人说话的工夫,已经升上了山顶。这里就是梵心宗所在之地了,海龙放眼望去,只见一片广阔的庙宇殿堂建立于山顶之上,众殿金光闪烁,似乎有佛光普照似的。祥和纯净的梵唱声不断响起,使人心境平和,忍不住有顶礼膜拜之心。海龙看着眼前气势恢弘的景象,突然感觉到怀中那根小铁棍微微一颤,传出一股热气,梵心宗庙宇中那些庞大的佛气犹如找到宣泄之处似的,飞快的朝海龙怀中的小铁棍涌来,小铁棍似乎兴奋的颤抖起来,温度越来越高,但海龙却感觉不到丝毫的灼热,一圈淡淡的黄色光芒逐渐在他身体周围形成,映衬的海龙脸上一片祥和之色,看上去竟然是那么的圣洁。海龙神志一阵模糊,眼前的景物一变原先在修炼中出现过的复杂河流再次呈现,和上次不同的是,这次的河流中多出了许多黄色的河水,青、黄两色河水并不冲突,它们如水乳般交融在一起依旧循着那些河道飞快的运行着,一会儿的工夫,青黄两色河流已经完全融合在一起布满全身,再无分彼此,海龙心如明镜,没有任何杂念,明悟之感不断传来,似乎在这一刻他明白了许多似的,不由自主的双手合十,头顶上方漂浮起三朵淡淡的莲花形态光云。

    悟云目瞪口呆的看着身旁的海龙,由于佛气的归拢,连他也受了不少好处,全身快速的吸收着海龙身体边缘的佛气,只是这一会儿的工夫,佛气凝聚竟然相当于他平日静修一月之多。喃喃的道:“这,这是怎么回事?不可能啊!就算身具佛性,也不可能有吸引佛光、佛气之能。这三花聚顶更是我佛宗特有的修为,飘渺、止水两位道尊,你们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么?”

    飘渺道尊和止水道尊也异常惊讶,她们也不明白为什么海龙身上会突然出现这种情况,飘渺道尊问道:“宗主,海龙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他身上会出现这么强烈的佛性,似乎已经达到了很高的修佛境界似的。难道这小真的天赋异秉,和梵心宗有缘么?”

    悟云宗主正色道:“两位道尊,如果你们愿意的话,我拿梵心宗至宝梵心九舍利同你们交换,我想收这个孩为关门弟,如果他能加入我梵心宗,将来的成就绝对会在我之上。恳请两位道尊成全。”

    飘渺道尊和止水道尊对视一眼,都流露出为难之色,他们当然知道梵心九舍利是什么东西,那是绝对相当于仙器级的法宝,乃梵心宗镇宗至宝,悟云肯拿它来交换海龙,可见其对海龙的重视。轻叹一声,飘渺道:“对不起宗主,海龙乃天石门下,而且这种事也不是我们能做主的。您如果真的有心,不妨去接天峰找敝师兄接天道尊相商,也只有他才能决定敝门之事。”为了不得罪悟云,她只得把皮球踢给自己的掌门师兄。

    悟云摇了摇头,道:“对不起,两位道友,我实在是太冲动了。我能看出这孩的不凡,接天道尊又如何看不出呢?要知道,不论是你们修真界还是我们修佛界,找到一名禀赋奇高的弟比找到一件仙器更加重要,接天道尊是绝对不会相让的。不过这孩与佛有缘,有机会的话,我到可以指点他一番。看来,连云宗真是得天独厚啊!不愧为真正的正道七宗之首。”

    海龙体内那混合着青、黄两色光芒的能量如海纳百川般归于湖泊之中,全身一震,他的神志重新恢复正常,全身传来阵阵清爽,体内的法力并没有增强,依旧是原来的样,但就像当初静坐修炼结束时那样,海龙又感觉到自己体内似乎多了点什么东西。怀中的小铁棍恢复了正常,那灼热的感觉已经消失了,但它却不断传出一种温暖的感觉滋润着海龙的胸腹,使他感到分外舒适。神志初定,他惊讶的发现,梵心宗宗主悟云和梵心宗的三位本尊,以及飘渺道尊和止水道尊,目光全集中在自己身上,“啊!你们怎么都看着我,刚才这是怎么了?”

    悟云那苍老的手掌按上了海龙的肩头,一股温暖的能量瞬间流遍全身,悟云皱眉道:“奇怪,明明吸收了大量的佛气,为什么你的修为还是停滞在伏虎初期的状态呢?这不应该啊!从刚才三花聚顶的情形看,你的修为至少应该超过胎成之境了。”

    海龙挠了挠头,道:“宗主,我们修真的境界提升的是很慢的,而且修炼不是循序渐进的好么?境界提升太快未必就是好事吧。”

    悟云微笑道:“你真是得天独厚啊!未来成就不可限量。好了,咱们先到大殿再说吧。今后有机会,老衲定要和小道友深谈一番。”黄光流转在他的催动下,两旁景物飞逝,下一刻,已经来到了梵心宗众庙宇中最大的一座面前。巍峨的大殿高约百米,正中上方悬挂着一面匾额,上书四个大字——梵心圣殿。悟云做了个请的手势,和飘渺、止水两位道尊当先前行,海龙和三位本尊则跟在后面。

    梵心圣殿中极为广阔,单是大厅就有数千平米之广,周围站立着上百名梵心宗弟,他们一个个垂首而立,神态间充满了恭谨之色。大厅最里侧,数十名男女端坐在简朴的木椅上,一见到悟云宗主回返,立刻都站了起来。有四男三女七个人最让海龙注意,他们身上都蕴涵着庞大的气势,显然有着高深的修为。而其他人,都是他们的门下弟。

    悟云领着飘渺和止水来到众人面前,微笑道:“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连云宗的飘渺真人,这位是连云宗的止水真人。”

    海龙注意的七个人中,有两名身穿紫袍的中年人一看到止水道尊,脸上立刻流露出惊讶之色,听到悟云宗主的介绍后,他们立刻上前行礼,道:“千惠谷童鹤、紫鹤有礼了。止水真人,千年一别,您风姿依旧啊!”

    止水道尊微微一笑,道:“两位真人不必客气,千年来,两位真人的修为增进定然甚多,止水不及矣。”

    左侧那身材高大的童鹤真人微笑道:“真人客气了,我们如何能同您相比呢?这次七宗盛会两位真人能来参加,真是大大增强了正道实力啊!有机会,定再次向真人讨教真法。”在语气神态上,童鹤和紫鹤二人都对止水道尊极为恭敬,显然是因为千年前那一败心生敬佩。

    悟云宗主道:“原来两位真人同止水真人相识,那在好不过了。飘渺真人、止水真人,我给你们介绍。这位,是五照仙的木松宗主。”

    海龙三人的目光随悟云所指方向看去,那是一名高大的老人,站在那里如苍松般挺拔,脸色木然,没有任何表情。飘渺道尊微微躬身道:“原来道友就是五照仙的五位宗主之一,飘渺有礼了。”

    木松大刺刺的站在那里,也不还礼,淡然道:“飘渺道友不必客气。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连云宗的门人,果然是见面不如闻名啊!”

    飘渺道尊并未理会他的讥讽,微笑道:“我们连云宗只不过是小门小户,怎么能同七宗之首的五照仙相比呢?”

    悟云见气氛有些不对,赶忙继续介绍下一个人,“这位是五照仙的水韵宗主。”水韵是海龙注意到的三女之一,表面看上去同飘渺、止水两位道尊同样年轻,脸上冷冰冰的,听到悟云的介绍,冲飘渺、止水二人微微点头示意,飘渺道尊并未再多说什么,只是微微还礼。

    看到这样的情形,海龙心中暗道,这五照仙果然是自傲的很,好象谁都欠他们几百两银似的。有什么了不起的。

    悟云宗主走到另外一男一女身旁,同时介绍道:“这位是问天流的邢天真人,这位是圆月流的玄雨真人。二位乃是道侣。”

    看着面前二人,飘渺道尊不由得心中暗凛,这表面上很普通的二人,至少都拥有着霞举初期的修为,如果联手的话,恐怕不止达到不坠的境界,结合成道侣后仍然能有这么高深的修为,实在不容易,显然这两人天赋极好,才能有今天的成就,他们在问天流和圆月流也必然是举足轻重的人物。微微一笑,道:“红粉胭脂圆月剑,秋杀金风问天枪。两位真人修为高深,果然名不虚传。”

    邢天和玄雨态度比五照仙那两位宗主要好一些,邢天微笑道:“飘渺真人修为似乎也不浅,恕邢天眼拙,实在无法看出您的境界。”邢天身后一名问天流的弟低声道:“看上去修为还不如我,师傅当然看不出来了。”他的声音虽低,但在场众人都是正道顶尖高手,自然听的真切。

    邢天眉头微皱,斥道:“大胆,长辈面前哪儿有你说话的份。”转向飘渺道尊,道:“真人,实在不好意思,我这小徒太放肆了。”

    飘渺道尊似乎早就知道会遇到这样的情况,丝毫没有在意,微笑道:“道兄不必客气。”她虽然能忍,但她身后的海龙却再也忍不住了,热血上冲,飘渺和止水的叮嘱顿时飞到了九霄云外,怒声道:“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你们问天流就这么教育弟的么?”这四句,是当初在村里他和那老学究学的最熟练的四句,在怒气上升中不由得冲口而出。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