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雷法无限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飘渺道尊依旧是剑指苍天,她淡淡的说道:“你现在才认出这是神宵天雷么?三眼妖,你做恶太多,今天我饶你不得。”

    三眼妖惊恐的跪倒在自己的黑色邪云上,苦苦哀求道:“上师,请您饶我一条小命吧,我愿意将所有法宝都交出来。”

    飘渺道尊丝毫不为所动,淡然道:“除恶就是行善,受死吧。天地雷动,神宵天威。现。”手中长剑下指,顿时一道暗红色的惊雷带着巨大的响声骤然而落。三眼妖拼命的举起自己的万邪太阴幡想去抵挡,但是,这天雷之威实在太过庞大,轰然巨响声中,他的万邪太阴幡和**同时灰飞湮灭,连那团邪云也在天雷激射下彻底的消融了。一道乌光从三眼妖消失的地方闪起,迅速远遁。飘渺道尊冷哼一声,道:“元神想跑么?没那么容易。天威再现。”又是一道天雷激荡而下,那充满吸力的庞大能量根本不是三眼妖的元神所能抗拒的,乌光顿时被暗红色光芒所吞噬,再没有了任何踪迹。飘渺道尊冷哼一声,道:“神宵天雷,邪物已逝,威归于天,隐。”手中长剑虚空挥舞几下,天空中的红光顿时飘然而去,一切都恢复了正常,仿佛没有任何事情发生似的。

    止水道尊微笑道:“师姐,你的神宵天雷运用的越来越熟练了,我看大师兄恐怕都很难应付啊!”

    飘渺道尊轻挥手中长剑,淡然道:“如果没有这柄接近仙器的神霄剑,我也不能那么轻松的用出这个道法。咦,九妹,海龙这是怎么了?”

    止水道尊道:“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回事,刚才在三眼妖祭出万邪太阴幡之时,他被邪音所扰,我刚想助他一臂之力,他却自己跌坐在青蓝之云上,心神竟然稳定下来,再不受到任何干扰。这小身上奇怪的事情还真多,或许这也是六耳前辈帮他的缘故吧。”

    飘渺道尊突然脸色微微一变,道:“有同道之人前来,他们必定是发现了我用的天雷,咱们快走,可不能让他们知道我们真正的实力。”说完,二女同时催动法力,将青蓝之云的速度提升到极限,一闪而逝。

    时间不长,两条修长的身影已经飞临先前飘渺道尊他们消失的地方。两人一男一女,均是衣着华丽,脚下踩着光芒四射的飞剑。男的俊眉朗目、鼻直口方,看上去大约三十岁左右,仪表堂堂,全身散发着一股淡淡的威仪,女的依偎在那男身旁,肌肤白皙晶莹,俏脸上流露着几许温柔,淡紫色长裙衬托着她那玲珑浮凸的身材,非常诱人。

    “明明就是这里了,怎么会没人呢?”中年男疑惑的说道。

    女微微一笑,道:“大哥,你是不是看错了,或许刚才那并不是什么天雷,只是一片彩霞而已呢!”

    中年男摇了摇头,道:“凤妹,我敢肯定,刚才那红色的光芒绝对是天雷,而且是级别最高的神宵天雷。必然有同道中人在这里除魔灭妖,而且这位同道的修为之高,恐怕连我们宗主也难以相比啊!这么高深的道法,恐怕也只有五照仙中的几位宗主可以达到了。”

    这一男一女正是止水道尊所说的问天流和圆月流中人,他们都有接近五百年的道行,是两派高手,男的名叫冷心,女的叫雪凤,已经结合成道侣多年,都处于无双的修为境界。刚才他们本在附近逗留,冷心突然看到远方天际的红光,再听到那沉闷而充满威严的雷声,立刻带着妻赶了过来。虽然他向来自傲,但对于修为比自己高深的多的高手还是很敬服的。

    雪凤微笑道:“那神宵天雷真的有你说的那么厉害么?难道我们联手还无法抵敌不成。六宗内能胜的过我们的,除了各派宗主和长老以外,还真不多见。咱们走吧,七宗聚首之期将至,师傅叮嘱我一定要去呢。真不知道梵心宗的悟云宗主是怎么想的,这次非要邀请连云宗那个西陲小派。那些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家伙能对除魔卫道起什么作用。”

    冷心道:“是啊!不过悟云宗主是我们六宗中境界最高之人,他做的事一定有他的道理。凤妹,你可不要小看这神宵天雷,那可是我们修真道法中最高深的几种法决之一,有鬼神莫测之能。当初,千年前五照仙的五位宗主曾经联手施用过此法,将魔宗高手消灭大半,就连魔宗宗主戾天都险些丧命在天雷神威之下。可惜我们来的晚了一步,要不然我们一定要好好拜见五位前辈,请领教益。”

    雪凤微笑道:“虽然现在神州大地到处都潜藏着危机,沉寂千年的魔宗、妖宗、邪宗蠢蠢欲动,但只要我们正道联合起来,他们又能有什么作为。单是我们圆月流加上你们问天流,就足以消灭这邪恶的三宗了。咱们快走吧,要是迟到了,师尊要骂了。”一黄一粉两道光芒同时亮起,两人的身影顷刻间消失于远方。

    海龙深吸口气,体内那股清流已经完全消失了,短短一个小时的时间,他的法力已经恢复如初,先前飘渺道尊所用那强大的道法深深的震撼了他的心,对这如空山灵雨般秀丽的祖师,他心中又多了几分尊敬。

    因为先前飘渺道尊在使用神宵天雷时消耗了不少法力,此时的青蓝之云由止水道尊控制着,飘渺道尊看着海龙从入定中清醒过来,微笑道:“海龙,你让我惊讶的地方真是越来越多啊!竟然能够凭借自身的修为抵抗住万邪太阴幡的邪音入侵,你的定力已经很不错了。”

    海龙苦笑道:“只不过是声音就差点让我全身爆裂,如果真正面对那邪恶的攻击,恐怕我早就完蛋了。”

    飘渺道尊柔声道:“你也用不着过于气馁,毕竟你才仅仅修真四年而已,和那三眼妖的千年道行比起来太微不足道了。以你现在的境界能够在万邪太阴幡的邪音下自保,完全可以引以为毫。要知道,万邪太阴幡乃极为邪恶的法宝。那三眼妖虽然尚未将它修炼到极至,但威力也异常强大了。你知道那邪恶的法器是怎么修炼而来的么?之所以称为万邪,就是因为想炼成此幡最起码要吸收一万个人的生魂才能成型。之后每吸取一个生魂,这万邪太阴幡的威力就会增加一分,如果让他吸收到几个强大修真者的元神,其危害性将无法估量,所以我才痛下杀手,以神宵天雷将其击毙,并打的魂飞魄散。真是罪过啊!我已经足有千余年未开杀戒了,想不到在此破之。”

    止水道尊一边控制着青蓝之云,一边回首道:“师姐,你也有点太小题大做了。那三眼妖只不过千年道行,你却用了神宵天雷,就算是魂飞魄散,他也足以自傲了。神宵天雷毕竟是可以比拟初级天劫的威力啊!”

    飘渺道尊轻叹道:“本来我也没想施放如此强大的道法,只是那万邪太阴幡有着很强的遁力,一个不好,让三眼妖逃逸可就不好找了。我们还没到梵心宗就遇到这等千年邪物,看来,神州大地确实是不太平了。”

    海龙道:“祖师,您所用的神宵天雷究竟是什么样的道法呢?需要修炼到何等境界才能施展?”

    飘渺道尊道:“神宵天雷乃我修真界无上道法,对施法者的要求很高,至少需要大道以上的境界方可展现出它一定的威力。我是凭借接近仙器的神霄剑相引,才能发挥出它五成的威力。神宵天雷也称为雷霆劫,雷为阳,霆为阴,阴阳合而为雷霆。雷霆赖曰宫太阳,而威赖于月府太阴,而神赖北斗九皇(北斗七星加上左辅右弼二星,共为九星,故称之为北斗九皇),而为枢辖。执天地之中气,雷霆也。理天地之中政,雷霆也。综雍祸福,雷霆也。佐理枢机,雷霆也。统御阴阳,摄循地纪雷霆也。雷霆者,天之号令。得其法者,可以驱雷役电,祷雨祈晴,治祟降魔,禳蝗荡疬,炼度幽魂,乃我修真界道法中最强大的真法之一。当修为境界提升到脱胎之后,将结成金丹,即可进行雷法的修行,所谓,诸法之中,威力最大的是雷法。夫雷霆者,天地枢机。故雷乃天之号令,其权最大,三界九地一切皆属雷可总摄。等你以后修为达到之后,我自会传你这雷法之学,只需能有小成,你也可在我们修真界立的住脚了。先前我所使用的神宵天雷乃威力最强之雷法,如果由仙人使出,可降万雷于天地,其威力之大简直难以想象。不过,仙界是什么样我也不知道,这只是推测而已。”

    海龙的心神完全沉浸于飘渺道尊对雷法的解释之中,喃喃的问道:“想修炼这强大的雷法真的必须要过脱胎境界么?”

    飘渺道尊点了点头,道:“那是必须的。我跟你说过,道法修炼需要循序渐进,绝不可急行躁进。雷法的修炼,特别注重内丹的修炼,不成金丹大道,根本无法真正的领会雷法之奥秘。修炼雷法需道体法用,即修成内丹与道合真为根基,发之于外,则形成种种神通变化,玄妙法技。内丹有成,先天一气充盈,此先天一气,又称先天祖气、混元一气。我们天心决中所说的“一气化三清”中这一气便是混元一气,这混元一气便是道。所谓天地得此一气,千变万化,人为万物之灵,得此一气,可以感天地、动鬼神,呼吸风云雷雨,无所不至矣。你明白么?”

    海龙虽然绝顶聪明,但骤然闻得如此高深的道法之说,也无法领会,只得无奈的摇了摇头,道:“祖师说的这些我都记住了,以后我会慢慢想清楚的。等到我修为有成结成金丹之后,一定向您好好讨教这雷法之学。”

    止水道尊微笑道:“那你可是找对人了。三师姐在我们二代九人中,是最擅长雷法的。她的神宵天雷施展到极处,即使是宗主师兄也不敢轻缨其锋。不过,雷法威力虽强,但也有些弊病。因为要以自身金丹混元之气相引,所以耗费的法力也极为庞大。想真正发挥出雷法的威力,就不止需要脱胎的境界了。什么时候你能做到丹气充盈,一气才动,风雷**皆作,禽兽山木俱生。那才是真正进入了雷法的大门。”

    飘渺道尊点了点头,道:“师妹说的对,这雷法修行极为艰难,即使是我,现在也只能算是进入人丹境界而已。”

    海龙惊讶的问道:“祖师,什么是人丹境界?”

    飘渺道尊道:“金丹形成分为五个境界。想提升一个境界实在是太难了。当你的修为境界突破脱胎之后,就会进入最基础的灵丹之境。等达到了不坠轮回之后,再不受五行元寿约束,即进入人丹之境界。达此境界,也可以算是半仙之体了。自我修真以来,只听说过一人突破了人丹境界达到了地丹修为,那就是我们连云宗的连云祖师。你知道地丹之境代表的是什么吗?那就是羽化登仙。”

    海龙倒吸一口凉气,道:“仅仅是金丹的第三个境界就已经成仙了,那后两个境界是什么?会有什么样的修为。”

    飘渺道尊叹息一声,道:“后两个境界可以说完全是传说了。在道家的典籍中曾云,由地丹升入天丹之境,将化为神仙。从天丹化为神丹,将成大罗真仙。至于这大罗真仙是什么样的修为,就不是我们这些修真之人可以明白的了。好拉,今天我们跟你说的已经够多了。仅是这些东西就够你体悟很长一段时间。休息一会儿吧,我们应该离梵心宗不远了。”

    海龙点了点头,思想始终处于雷法和金丹的境界之中。虽然他才只有伏虎的修为,但对于这些高深的道法,心中充满了向往。

    青蓝之云急速飞行着,飘渺道尊缓缓合上双目,以她的修为,外魔根本无法侵扰,顷刻间已经进入了入定状态。海龙呆坐在飘渺道尊身旁,不断思索着之前两位道尊的话。在这短暂的飞行之旅中,他对修真界的了解大为增加,知道了许多连他那些师傅都不知道的密闻。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在止水道尊的控制下,神州大地如虚影般不断从他们脚下飞掠而过。七个小时后,止水道尊眼中一亮,道:“我的记性还不错,终于到梵心宗了。师姐,该醒醒了。”

    飘渺道尊缓缓睁开眼眸,微笑道:“师妹,你的修为似乎又进步了,这么短的时间就到了目的地。”

    海龙惊讶的看着飘渺道尊,心想,为什么她入定就不怕惊扰呢?六师傅不是说入定时一旦被外界惊扰,很容易走火入魔的吗?

    飘渺道尊看出了海龙心中的疑惑,微笑道:“过了不坠境界,我们几乎就不可能走火入魔了,即使是坐死关,灵觉也是非常灵敏的。”

    海龙挠了挠头,低声道:“我的境界和两位祖师实在相差太远,有很多事都很难明白。”

    飘渺道尊看着失去了调皮之气的海龙,心中微微感觉到有些失落,拍拍他的肩膀,道:“不要着急,以后随着你修行的进步,会明白的。”

    止水道尊瞥了海龙一眼,道:“师姐,你的法力都恢复了么?”

    飘渺道尊点了点头,道:“毕竟我只用天雷攻了两次,法力早已经恢复了。咱们准备一下,就直接下去吧。”

    止水道尊答应一声,扭头向海龙道:“待会儿我们一起下去后,千万不要透露我们的修为,更不可提起师姐曾用过神宵天雷之事。不论其他宗派弟如何看不起你,你都要忍耐,明白么?毕竟我们连云宗还不想参与到中原六宗的行动,这次来只是给悟云宗主一个面而已。”

    海龙看看面前两位道尊,低头道:“弟明白。祖师的话我一定会谨记于心。”

    止水道尊满意的点头道:“你还是很机灵的嘛,师姐,我们开始吧。”

    在海龙惊讶的注视下,止水道尊和飘渺道尊同时掐动法决,两道青光亮起,海龙感觉自己被一股大力托了起来,而原先的青蓝之云迅速的收拢着,顷刻间消失在空中。两柄看上去和灵通他们并无不同的飞剑分别乘托着飘渺道尊和止水道尊的身体,而自己就那么虚悬于空中。两位道尊变得如同常人一般,别说最初见到时背后那青蓝色光环,就连那绕体的淡淡光芒都已经消失了。

    飘渺道尊微笑道:“现在我们就像最普通的修真者了。师妹、海龙,咱们下去。”

    骤然传来的失重感觉让海龙有些不适应,眼前景物飞速的流逝着,转眼间,他感觉脚下一硬,竟然已经落于实地之上。飞剑光芒收敛,分别插在飘渺、止水两位道尊背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幻化出的剑鞘中。海龙心念电转,立时明白两位道尊是要从外表隐藏自己的实力。

    飘渺道尊道:“海龙,我们现在所用的是隐迹术,这个道法虽然并不高深但却非常实用,但却需要以霞举的境界为基础。现在,即使用探察术也无法感受到我们真正的修为。你看,这就是梵心宗所在地了。”

    海龙定睛向前看去,只见一座巍峨的大山横亘于面前,虽然没有连云山脉诸峰俊秀挺拔,但却气势恢弘之极,那被各种植被覆盖成绿色的山体占地面积极广,屹立在那里宛如一尊巨大的佛像一般,充满了肃然之气,使人一望便生出崇敬之心。山峰顶端没入云中,使人无法窥见真容。

    止水道尊道:“这里就是佛门两大圣地之一的梵心圣境,由于梵心宗修佛之人常年在这里诵经修行,使这整座大山中都充满了佛气,我们还没进入山中,就能清晰的感觉到心境会平和许多。这座山峰的高度只有三千余米,远远无法和我们的接天峰相比,但占地面积之广,却冠绝神州。千年不见,不知道他们这里会不会有什么变化。走,我们上山吧。”

    海龙道:“祖师,为什么我们不直接飞上去呢?这三千多米的高度,恐怕要走一会儿吧。”

    飘渺道尊微微一笑,道:“之所以选择从山脚下攀登,由梵心宗正门而入,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出于对他们的尊敬。礼数是十分重要的。在有就是,这梵心宗的圣地除了登山之路最为平和以外,整座大山都像我们连云山脉一样有着很厉害的禁制,绝不能轻闯。”一边说着,三人已经踏上了登山之路,宽达数十米的石阶修葺的极为整齐,上面连一丝尘土也不见,给人一种爽洁的感觉。

    止水道尊微笑道:“看来梵心宗的老规矩还是没有改啊!海龙,你应该感到幸运,如果当初你投入的是梵心宗,那入门的第一客,就是要扫石阶。一共一万五千三百级石阶,可是需要一番工夫的。梵心宗入门之后,至少要清扫十年石阶,才能算是正式入门。他们这种做法,主要是使门人的心灵修养达到一个相当沉静的境界,对于修佛之人来说,修心是最为重要的。”

    “道友说的好。如论修心,我们这些修真宗派确实比不上梵心宗了。”一个清朗的声音响起,身影一闪,海龙三人旁多出了一名中年人。此人身穿月白色长袍,肩头露出如同白玉般的剑柄,看上去四十多岁,相貌粗犷,充满了阳刚之气。

    中年人的出现并没有让止水和飘渺两位道尊惊讶,很显然,她们早已经发现了对方。飘渺道尊微微行礼道:“道兄请了。”

    那中年人赶忙还礼,道:“在下千惠谷白岩,有礼了。敢问三位道友身属何宗?”

    飘渺道尊道:“在下连云宗飘渺,这位是我师妹止水,这是小徒海龙。”

    白岩一惊,道:“连云宗?原来三位是连云宗的道友,真是少见啊!没想到这次悟云宗主召集聚首竟然也包括贵宗。”虽然飘渺道尊和止水道尊修为高深,但由于很少出山,中原六宗鲜有知道她们道号之人。

    海龙皱眉道:“前辈,为什么正派聚首就不能有我们连云宗呢?”

    白岩有如实质的目光从海龙身上一扫而过,微笑道:“道友不必称为我为前辈,所谓学无止境,达者为尊。在下并没有看不起连云宗之意。只是连云宗地处较远,又向来不参加其余六宗发起的聚会,所以才有所惊讶而已。道友请别误会。”

    看对方如此客气,海龙心中顿时好感大增,有些紧张的看了一眼身旁的止水道尊,低头道:“在下失言了,请前辈原谅。”

    止水道尊道:“道友此来是代表千惠谷的么?”

    白岩摇了摇头,道:“我只是千惠谷中一名普通弟,又怎么能代表师门前来呢?这次来的是我的两位师叔,童鹤真人和紫鹤真人。前几天我收到师叔灵扎,嘱我前来观礼,所以就赶来了。三位道友,咱们边走边说吧。”说完,向海龙三人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海龙耳边响起飘渺道尊蚊蝇般的声音,“别露声色,我是用传音之法在和你说话。千万不要小看这白岩真人。如果我看的不错,他至少有道隆的境界了。上山之后,你尽量少说话,多听多看,以增长见闻和阅历。还有,从现在开始,你要称呼我为师傅,称呼止水为师叔。”

    海龙心中暗叹,这修真界随便出来一个人修为都要比自己高的多,看来,等回去以后,自己真的要好好修炼才行。

    四人一同登山而行,他们都没有利用自己的法力,只是徒步缓缓而上。一边走着,白岩微笑道:“我以前曾经听童鹤、紫鹤两位师叔谈起过贵宗之事。当时,他们曾经和贵宗一位前辈切磋过,结果以两人联手之力还是被贵宗那位前辈所败,使我这两位师叔大为敬服,不知道贵宗那位前辈现在安好否?有机会,我真想向那位前辈请领教益。”

    止水道尊心中一动,暗想,原来这次代表千惠谷而来的是那两个人,看来,自己想保密修为,恐怕还真不容易啊!不动声色的道:“道友所说乃我们的师长,她老人家还好,多谢道友记挂,如道友愿意,以后大可到我们连云宗来游玩。敝宗一定竭诚欢迎。”

    白岩哈哈一笑,道:“好啊!反正我下山游历需百年之久,等有空时一定登山拜访。久闻连云山脉中的接天峰乃最接近仙界的接天圣境,这次终于可得其门而入了。”

    海龙道:“你们千惠谷不是也很神秘么?道友以后可否也带我们去参观参观。”

    白岩脸色微微一变,轻叹道:“这恐怕不行。主要是师门规矩太多,我也没办法。以后如果有机会,我一定会引道友前往的。”

    止水道尊瞪了海龙一眼,道:“道友不要听他乱说。我们并无探询贵宗之秘的想法。”

    飘渺道尊的声音再次在海龙耳中响起,“不是告诉你不要乱说话么?随便打听人家宗派之秘是犯忌的。”

    白岩眼中流露出一丝落寞,摇了摇头,道:“这不怪道友,我们千惠谷在其他宗派眼中确实太神秘了。这位道友似乎刚进入修真界不久吧?”

    海龙一楞,点了点头,道:“是,我现在刚刚达到伏虎境界不久,让您见笑了。”

    白岩微笑道:“小兄弟不必自谦,你的根骨是我所见之人中最好的。将来成就一定不可限量。”

    海龙苦笑道:“我根骨好么?我师傅可说我根骨差的很啊!”说完这句话他才想起来,现在自己的师傅是身旁的飘渺道尊。

    白岩看了飘渺道尊一眼,道:“道友,您这徒弟的根骨非常不错,从皮肤莹润程度来看,似乎是我们道家所说的道合莹肌之体啊!”

    海龙皱了皱眉,心中暗道:这个老玻璃,刚一见面就盯着我皮肤看,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以后还是离他远点的好。不知道为什么,他对这粗犷的千惠谷弟一点好感都没有。

    飘渺道尊微笑道:“或许是我眼拙吧。不过我这小徒修炼到也刻苦,这次带他前来,主要是为了让他见见世面。让道兄见笑了。”

    白岩道:“难得道友能够如此关照弟,当年我在伏虎境界的时候,师傅连门都不让我出。和我比起来,这位小友要幸运的多了。”

    四人一边聊着,一边缓缓而行,即使是以海龙的修为,爬山也并不算什么累活儿,一个多小时的工夫,他们已经来到了半山腰处。海龙看到前方那宽阔的山道上有着一道拱门,上面写着佛海无崖四个大字。在拱门下方站着十数名看上去年纪不大的小沙弥,他们大约二十岁左右的年纪,一个个站的笔直,宛如雕塑一般。

    白岩微笑道:“我们已经爬到一半儿,这里就是梵心宗的山门了。”

    没等四人上前,两名小沙弥就迎了上来,他们合十施礼道:“几位前辈请了,请出示一下敝宗的邀请灵扎。”

    飘渺道尊取出接天道尊交给他的灵扎递了过去,道:“在下连云宗弟飘渺,携师妹止水,小徒海龙特来赴会。”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