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神宵天雷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海龙心中一紧,赶忙道:“不会的。您一定能够成功的突破劫难的。”

    飘渺到尊摇了摇头,道:“哪儿有那么容易。恐怕就算是宗主师兄也不可能通过啊!”美目流露出一丝凄然之色,飘渺到尊多素的气质上多了一分悲伤。

    海龙猛的挺起胸脯,坚定的道:“仙女姐姐,你放心。等你以后度劫之时,我一定全力帮助你冲破阻碍,成为真正的仙女的。”

    看着海龙那坚毅的表情,飘渺道尊不由得扑哧一笑,轻轻的摇了摇头。

    海龙刚才也只是一时冲动而已,听到飘渺道尊的笑声,才意识到自己的修为是根本不可能帮的上忙的。有些尴尬的道:“仙女姐姐,我,我一定会努力修炼的,两千年以后,说不定我也已经达到了不低的境界啊!我,我是不是太不自量力了。”

    飘渺道尊看着身高和自己相若,一脸孩气的海龙,脸上的笑容更加温柔了,“姐姐怎么会怪你不自量力呢?只要你有这份心,姐姐就已经很高兴了。我们现在已经出了西域,进入了神州中原地区的外围,这里虽然没有我们连云山脉那么灵气十足,到也别有一翻风味。”

    现在在海龙心中,飘渺道尊就宛如真正的仙女一样,她的一颦一笑都深深的牵动着他的心。恭敬的站在飘渺道尊身旁,此时的他,真的已经把自己当成了飘渺道尊的弟弟一般。心中暗暗发誓,不论以后发生什么样的变化,当飘渺道尊度劫之时,就算是付出生命的代价,自己也一定要帮他成功度过难关。

    正在这时,止水道尊的声音响起,“师姐,你没事吧?刚才我怎么感觉你的青蓝之云能量波动不稳。”光芒一闪,同样的青蓝之云并了过来,和飘渺道尊的青蓝之云连接在一起,空中顿时出现了一块二十平米左右、由法力幻化出的青蓝灵云空地。

    看着止水道尊关切的神色,飘渺道尊微微一笑,道:“没事的,只是刚才想了些事情,心情有些失落而已。”

    止水道尊惊讶的道:“师姐,你的心志向来坚毅,什么事会对你产生影响?不是这小给你捣乱吧。”

    海龙抗声道:“当然不是我捣乱了。我可连动都没敢动呢。”

    止水道尊冷声道:“这次破例带你出山已经很不错了,如果你给我们弄出什么乱来,可别怪我不客气,虽然有六耳前辈罩着你,惹的我火起,一样让你不好过。”

    海龙看着止水道尊冰冷的面庞不由得一楞,喃喃的道:“六耳前辈?你是说那怪人前辈么?难道他有六只耳朵不成。”

    飘渺道尊瞪了自己的师妹一眼,皱眉道:“九妹,不要乱说,既然前辈不想让海龙知道他的身份,我们还是带为保密的好。时候到了,前辈自然会向海龙说明的。道明那小给海龙起的道号实在不好听,到了梵心宗恐怕会被人取笑,以后你也跟我一样称呼他俗家姓名海龙吧。”

    海龙感激的看了飘渺道尊一眼,道:“为什么怪人前辈不肯向我说明他的身份呢?只要他不许可,我是绝对不会乱说的啊!”

    飘渺道尊微笑道:“很多时候,缘这个字是很重要的。或许是机缘未到吧。”

    止水道尊用法力传音道:“师姐,先前在摩云峰我就想问你,这小再普通不过,你为什么对他那么好?即使是你门下那些弟,也没得到你这样的关照吧。”

    飘渺道尊传音道:“我刚才不是说了,或许就是一个缘字作祟,不错,海龙是没什么特殊的地方,但不知道为什么,从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我就清晰的感觉到我们之间似乎有着什么关系似的,每次看到他,我都会产生一种莫名的亲切感。记得以前师尊曾经说过,如果我想度劫升仙,有很大可能要取决于一位贵人,只有在他的帮助下,我才有冲破劫难的可能。刚才我和海龙谈了很多,我们说起了度劫时的危险,在那一刻,我突然清晰的感觉到,海龙,这个只有伏虎初期的小,似乎就是师尊所说的贵人。虽然我不能肯定,但这个可能性极大。”

    止水道尊微微一楞,传音声中带着几分苦涩,她道:“师姐,你知道么?同样的话师尊也对我说过。不论你是否真的找到了自己的贵人,最起码已经有了目标。可我的贵人现在却还不知道在什么地方。真是出人意料啊!没想到你那所谓的贵人竟然会是他。虽然不能肯定他就是,你也一定要看牢他,两千年后,或许他真的能帮上你也说不定。放心吧,我会尽量对他好一点的。等回去以后,咱们向宗主说说,争取把他调到你门下。”

    飘渺道尊摇了摇头,传音道:“师妹,你错了。我们修真之人讲究的是自然,如果他真的是我的贵人,不论什么情况、什么时候,他都会帮上我的,一切皆不可勉强。以你的修为难道还看不出,海龙这孩面相清奇,眉宇间透露着一种王者之相么?或许,连云宗未必就真正适合他发展下去,所谓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他的成就,实在是不可限量啊!我们这些长辈,只需要从旁辅助就是了。”

    海龙看看飘渺道尊,又看看止水道尊,她们两人就那么对立着,谁也没有吭声,只是偶尔能看到她们樱唇轻启。挠了挠头,暗暗想道:这些修为高的道尊真是古怪,她们这样大眼瞪小眼的是在干什么?

    飘渺道尊终于开口了,她向海龙道:“我们这样急速前进,并不适合修炼,反正还有一多半的路程,我们就给你说一些中原六大修真宗派的事吧,也好让你对他们有些了解。”

    海龙喜道:“好啊!,我最喜欢听故事了。”

    飘渺道尊微笑道:“师妹,你来说吧,我控制青蓝之云前进。”

    止水道尊眼含深意的看了海龙一眼,道:“除了我们连云宗以外,神州中原还有六大宗派,他们分别是梵心宗、莲花宗、问天流、圆月流、千惠谷和五照仙。这些宗派皆属正道,其中梵心宗、莲花宗乃是出世修佛之人,其他四个宗派和我们一样,同属袖珍系统。不算我们连云宗,现在这六个宗派的排名是这样的,实力最强的是五照仙,然后是梵心宗、千惠谷、问天流、圆月流、莲花宗。六个宗派中实力最低的是莲花宗,莲花宗之所以实力相对较弱,主要是因为他们宗派的人数比较少,据我所知,很少有超过三十个人的时候。莲花宗的修佛者全为女性,这点和梵心宗是正好相反的,她们宗派所在的莲花佛境和梵心宗的梵心禅境被我们修真之人称为佛门两大圣地。圆月流和问天流我就一起给你说吧。这两个宗派同气连枝,单拿出来实力都很一般,但如果联合起来,其势力之大,甚至更要超过五照仙,在修真界有这样一句话,红粉胭脂圆月剑,秋杀金风问天枪,这句话代表着这两个宗派擅长使用的法器。他们的修行之法都另僻奚境自成一家,最为奇特的是,这两个流派的心法完全互补,一名了然境界的问天流弟加上一名了然境界的圆月流弟,联手施展法力,其威力之强,竟然可以提升到贯通境界。”

    海龙道:“两人联手才提升一个境界,不是很一般么?”

    止水道尊摇了摇头,道:“你不要小看这一个境界,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修真者相差一个境界,其修为可以说是天壤之别,问天流和圆月流向来同气连枝,有起事来同进同退,即使是五照仙那样的大派,也绝对不敢轻易得罪他们。在所有七大宗派中,也属问天流和圆月流中的道侣最多,你可能已经想到了,问天流中的修真者多为男性,而圆月流反之。虽然结合成道侣会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他们修为的提升,但道侣之间的心意相通却能大大的提升他们联手之力。或许,一对默契十足的夫妻,能在施展法力时提升两个境界也手不定。”

    海龙想了想,道:“祖师,我有个问题能不能问您,可能会有些冒昧,您别介意。”

    止水道尊微微一笑道:“你问吧。不过,不要太过分。”

    海龙嘿嘿一笑,道:“我想问的是,既然问天流和圆月流能够研究出这种夫妻配合的道法,那我们连云宗难道就不能么?如果您和其他一位祖师修炼成这种道法再结合成道侣的话,修为提升一个境界,那不是会有更强的实力么?甚至我们连云宗都能利用这种方法提升整个宗派的实力。”

    止水道尊瞪了海龙一眼,俏脸微红,道:“哪儿有你想的那么简单。你以为这种道法是那么容易就琢磨出来的么?那是经过问天流和圆月流数千年的研究而成的。更何况,我们现在已经有了两千多年的道行,怎么会再接受什么道侣呢?这种话以后不要在我面前说了。”

    飘渺道尊笑道:“九妹,我好象已经有一千多年没见过你羞涩的样了呢?你有没有感觉到,和海龙这小在一起会很轻松,似乎我们的心都年轻起来了似的。”

    止水道尊没好气的道:“年轻什么的我到没觉得,只是再和这小在一起,恐怕我就会被气死了。真不明白,当初道明那几个弟怎么会收了他这么个活宝回来。”

    海龙嘿嘿笑道:“还不是因为我天资聪颖么?其实,说起来两位祖师还真的很难和别人结合成道侣了。其他的那些祖师们都老丑的很,怎么能配的上两位祖师呢?如果真的结合了,那岂不是鲜花插在牛粪上么?可惜我年纪太小,修为又差,如果早生个两千年,说不定还真可以……”他正想往下说,却突然感觉到青蓝之云上的气氛有些怪异。

    止水道尊脸上挂着一层寒霜,眼中寒芒一闪,海龙顿时感觉自己被一股庞大的压力压的喘不过气来,没有任何预兆的,炽热的灼痛感瞬间从身体的每一个角落传来,海龙不由得痛叫一声,跌倒在地。

    看着海龙脸上津津而下的冷汗和不断痉挛的身体,止水道尊冷声道:“海龙,你实在是太放肆,连祖师都敢编排。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如果再犯,我就让你承受相当于现在百倍的痛苦。在我们连云宗之中,没有谁能够侮辱或者漫骂师长的。我忍你已经很久了。告诉你,我那些师兄并不像你所说的如此不堪,我和三师姐是因为比较注重外表,所以才会保留着年轻时候的样,以我们二代弟的境界,别说保持青春永驻,就算变化成什么其他形态也是轻而易举的。我那几位师兄是因为将心思全放在静修之上,所以才会任由自己处于衰老的样,如果他们想的话,每一个人都能变得比你更年轻。师兄们都是我最尊重的人,绝对不许任何人侮辱。不要以为六耳前辈能帮你、保护你,如果我想结束你的小命,或者让你尝尽人间至苦,是一件很容易的事,谁也无法阻止。”

    阵阵传来的剧烈疼痛让海龙的身体不断的颤抖着,似乎每一条经脉都被烈火煅烧一般。此时在他心中,止水道尊不过是凭借着强横的实力来欺负他的人,而飘渺道尊也并没有帮他。一股淡淡的怨恨之念已经从海龙内心深处升起,他本来一直以为,自己在飘渺道尊眼中是个得宠的孩,可现在看来,根本就不会有人像自己的几位师傅对自己那样好,实力是做一切事情的保证,如果自己有着超越止水道尊的修为,又怎么会受这么多苦呢?心中的倔强使他咬紧牙关,一声都不吭,催动全部法力和那入侵的灼热能量相抗衡。但是,以他的修为又怎么能和止水道尊相比呢?他的法力根本无法减轻痛苦,反而在顷刻间被那外来的能量彻底消融了。本来海龙想喊出那千钧二字,但是他意识到,止水道尊虽然不喜欢他,但还不会下杀手,怪前辈留给他的东西只能用一次,那是护命的能量,他绝不能这么轻易的就用了。

    止水道尊见海龙疼的不断颤抖却再也不痛叫出声,眼中不由得流露出一丝惊讶之色,冷冷的道:“感觉怎么样?道明实在是太心慈手软了,如果你是我的弟,我早把你这些坏毛病都治过来了。你要时刻记住,我们是你的师长,对于我们,你只能有尊敬和服从,如果此次前往梵心宗你胆敢在其他修真宗派面前放肆,后果你自己想清楚吧。”

    飘渺道尊皱了皱眉,道:“师妹,够了。他的身体弱,不能承受太大的痛苦。”她先前不是不想阻止止水道尊,但连云宗向来对辈分极为重视,而且海龙也实在是太放肆了,为了能给海龙一个教训,她才任由止水道尊施为的,此时看着海龙那痛苦的样,她心中也不好受。

    止水道尊淡淡的道:“师姐,你就是心太软了,像他这么皮的小猴就要多教训教训,哼,我就不相信谁不害怕痛苦。”

    海龙心中的怨恨随着痛苦的升级而不断激增着,他全身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浸透了,神志逐渐有些模糊,但此时他内心深处却无比的清明,一颗怨恨的种已经深深的埋藏在其中,只要有机会,这颗种必能生根发芽。

    止水道尊随手一挥,解除了对海龙的禁制,所有疼痛骤然消失,海龙顿时瘫倒在地,剧烈的喘息着,此时的他,已经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这回就这么算了,你要牢记我刚才说的话,知道么?”

    海龙一边喘息着,一边勉强点了点头,他一直低着头,因为他怕止水道尊看到自己眼眸中那深深的恨意,海龙知道,现在他是绝对无法同两位道尊相抗衡的,所以他只能忍,忍到自己的修为至少要达到和止水道尊同样的境界,才能有抗争的实力。所以,他现在只能选择屈服。

    飘渺道尊飘身飞到海龙身旁,玉手轻挥,一颗龙眼大小的白色丹丸出现在她掌心之中,浓郁的香味瞬间弥漫在整片青蓝之云上,“海龙,刚才师妹只不过是用法力刺激了你的神经末梢,对你的身体并不会有什么影响,她也是为了你好,要知道,我们修真之人保持一颗恬淡之心是非常重要的。好了,快把这颗青心丸吃了吧,对你会有好处的。”说着,将那白色的丹丸递到了海龙面前。

    海龙摇了摇头,用有些嘶哑的声音道:“不用了祖师,我只不过是连云宗一名最低代的弟,不要浪费了您宝贵的丹药,我想,我只需要休息一会儿就会好的。止水祖师教训的是,确实是我太放肆了。”海龙的声音宛如发自内心一般,即使以飘渺道尊和止水道尊的修为都无法感觉出他内心真正的想法。但飘渺道尊却清晰的感觉到,海龙和自己的距离已经拉远了,此时的他,已经用一层厚厚的屏障将自己的心完全包裹起来,使人无法感觉到他内心的想法。

    止水道尊道:“师姐,你怎么能把青心丸给他吃呢?那可是连白痴都能变聪明的灵丹,你要是多的话,还不如给我呢。你看,这回他乖多了吧。以后定能给我们少惹些麻烦。”飘渺道尊无奈的将青心丸收回,轻叹道:“师妹,他还是个孩,你又何必……,算了,你继续给他讲述其他门派的事情吧。我操纵青蓝之云急赶一程,争取早点到达梵心宗。”

    止水道尊点了点头,右手轻挥,一股淳厚的温暖之气顿时涌入海龙体内,使他精神一振。海龙默默的站起身,立于止水道尊身旁,低着头不吭声。止水道尊满意的道:“你现在这个样才象样嘛。以后只要你能保持这样恭敬,跟着我们,自然会有你的好处。我对圆月流和问天流都没什么好感。他们同五照仙一样向来自恃的很。五照仙是由五个达到不坠境界的高手认宗主,由于他们的修为不弱,所以才能占据中原六宗之首的位置。六宗之中,千惠谷和梵心宗和我们关系较好。尤其是梵心宗,悟云佛尊曾亲到我们连云山脉做客,可以说是中原六宗中唯一知道我们真正实力的人。你知道这些也就足够了,以后有机会我们再详细介绍给你听。”

    海龙恭敬的道:“是,祖师。”

    飘渺道尊道:“师妹,你们都休息一会儿吧,青蓝之云有我支撑就可以了。”海龙抬头看了飘渺道尊一眼,眼中流露出复杂的神色,答应一声,刚想盘膝坐下,却突然看到前方不远处腾起大片的黑色雾气。他看到了,飘渺道尊自然也发现了,背后青蓝色光环亮起,她硬生生的控制着急速飞行的青蓝之云停了下来,喝道:“何方妖孽赶挡我去路。”

    “嘎,嘎,嘎,好漂亮的小姑娘,没想到我五百年不出世,修真界竟然有了你这等修为的人物,可以驾御云朵了。如果你肯臣服于我,我就收你为姬妾,否则,现在就吞噬了你的元神,让你永世不得超生。”前方黑雾骤然凝聚成型,一个三眼怪人漂浮于半空之中,脚下踩着一团黑色的浓雾,黑雾中不断传来一声声凄厉的吼叫,听起来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三眼怪人身高在两米开外,穿着黑色长袍,身体极为健壮,黄发绿眼,庞大的气势不断向飘渺道尊压迫而至。最为奇特的,就是他额头上那只眼睛,和另外两只绿色的眼睛不同,他这第三只眼睛是深紫色的,不断闪烁着妖异的光芒。

    飘渺道尊并未在意对方的话,飘然站立在青蓝云端,在对方庞大的气势压迫下没有半分退缩,微风轻动,吹拂着她那黑色的长发飘飘欲仙。“没想到刚一出山就遇到你这三眼妖,看上去你也有千年修为了吧。如果你现在离开,我可以上体天心,饶你一命,否则,我就让你那千年道行毁于一旦。”她的声音异常平静,不带任何情绪波动,宛如梵唱一般另三眼怪人大为吃惊,他那逼人的气势竟然完全被压了回来。

    海龙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这已经不能算是人的生物,心中一阵紧张,不由自主的就想催动自己脖上的星蓝环。止水道尊按住海龙的肩膀,传音道:“像这种千年道行的小妖还不看在师姐眼中,你只要看就行了。这邪物本是人类,凭借着吸收阴邪之气与妖魅结合而修成了三眼妖体,道行虽然不错,但却还无法和我们抗衡,如果以后你遇到了这种脚下生云的敌人,最好立刻就跑,因为,那不但代表着千年道行,也代表着对方达到了至少相当于道隆的境界。真是奇怪,难道这妖物看不出自己的道行比不上师姐么?”

    三眼妖眼中的凶光连闪,嘿嘿大笑道:“小道姑,不要以为你也有千年道行就能和我抗衡。老苦修五百年,为的就是屠戮你们这些自诩正宗的修真之人,既然你不识好歹,那就让你见识一下老的厉害。”双手一合,脚下黑雾骤然转盛,一时间阴风瑟瑟,连天空都暗了下来。一股直径三米,如同实体般的灰黑色邪气骤然而出,直奔飘渺道尊撞来,那庞大的邪气几乎已经笼罩了青蓝之云全部的方位。

    飘渺道尊双手合十在胸前,轻吟道:“天地无极,万法归宗,破。”青蓝之光骤然湛放,飘渺道尊背后的光环飘飞而出,挡在青蓝之云前,手上接连变换了几个手势,那青蓝色的光环顿时放大到直径三米,冲来的灰黑色邪气一遇到这青蓝色的光环,顿时如同冰雪般消融了。飘渺道尊微微一笑,道:“米粒之珠也现光华,以你的修为也想与我相抗衡么?”

    邪光骤然散去,三眼妖吃惊的看着面前这飘飘欲仙的女,心中充满了惊骇,以他的修为怎么会看不出面前这修真之人足有千年以上的修为呢?自恃炼就了几件威力强大的邪恶法宝才敢相拦,刚才的攻击,他几乎已经用出了全部的邪力,没想到却如此轻易的就被飘渺道尊化解了,心顿时对飘渺道尊有了新的认识,不敢大意,怪叫一声,大喝道:“**太阴太常君,三辰原是地私门,更是万邪相照耀,噬魂残身灭天地。臭丫头,看法宝,万邪太阴幡。”一面巨大的黑色鬼幡骤然而出,无数凄厉的嚎叫声顷刻间传遍空中,天空完全暗了下来,宛如黑夜一般,一张张吞噬的大口疯狂的向青蓝之云冲来。青蓝之云的护罩剧烈的震荡起来,似乎随时都有可能破碎似的。

    海龙突然遇到这种场面顿时吓了一跳,那凄厉的声音仿佛要将他的灵魂扯出体外似的,全身忽冷忽热,眼前幻象纷呈,全身骨肉,似要爆炸,汗水狂流,只是声音就能让他已经快无法承受了,正在这时,海龙灵台处突然涌起一股清流,瞬间游走全身,将他的六感全部封死,所有的痛苦也随之消失了。海龙盘膝坐倒在青蓝之云上,模糊的意念任由那股清流催动着体内残存不多的法力运行着。他惊讶的发现,虽然自己已经失去了六感,却能在内心深处清晰的看到外面每一个变化。

    飘渺道尊骤然见到这万邪太阴幡顿时脸色大变,怒喝道:“好妖物,竟然敢炼制如此有伤天和之邪物,今天饶你不得。神霄剑,现。”青光一闪,一柄看上去极为普通的长剑出现在飘渺道尊掌中,美眸中流露出圣洁的光芒,长剑指天,脚踏七星,沉声吟道:“天罡指处有雷霆,便向其中役六丁。若解个中些诀,信知造化掌中生。妖身随罡星所指,罡星指丑,其身在未,所指者吉,所在者凶。”随着法决的出现,一个个蓝色的符号飘然而出,灌注入青蓝之云中,外面那似乎无穷尽的邪恶冲击顿时被阻挡在外,根本无法再撼动分毫。当飘渺道尊念完最后一个凶字时,先前那些符号都清晰起来,神霄剑骤然变得蓝光闪耀,飘渺道尊大喝道:“万邪妖魔,度劫化生。”蓝色光芒带领着那些充满了天地间正气的符号飘然而起,将空中的邪恶完全冲破直入天际。

    三眼妖最为依仗的,就是这新近炼成的万邪太阴幡,凭借这件相当于修真之人极品宝器的邪恶法宝足可以同比自己修为高深半个境界的对手抗衡,可惜,他今天遇到的敌人实在太强大了。当那无数道蓝色光芒冲天而起击破他的万邪太阴幡之时,他已经意识到了不妙,刚想收幡远遁,却清晰的感觉到,一股至为庞大的天地正气将他本体和万邪太阴幡完全笼罩在内,恐惧感油然而升,三眼妖将所有邪力尽收于幡内,不断凝结着法力,试图以死相拼。

    海龙清晰的看到,在三眼妖手中拿着的,是一柄长达丈二的黑色大旗,上面黑雾流转,似乎还有许多惨白色的骷髅在黑雾中翻涌一般。

    正在三眼妖准备集中全力,以透点之法攻击飘渺道尊之时,天上突然响起一声炸雷,隆隆巨响顿时震的他脸色一阵惨白,下意识的朝空中看去,只见一团耀眼的红色光芒带着无比的正气蔓延百里,将他完全笼罩在内。在极度的惊恐中,他失声道:“不,不可能?这,这是神宵天雷啊!”他那握住万邪太阴幡的手已经剧烈的颤抖起来,先前的嚣张完全不见,脸色惨白的没有一丝血色。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