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师徒重逢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海龙赶忙把手伸出,贪婪的看着悬浮在半空之中的另外两件法宝。道明微微一笑,右手一引,空中那个小巧的红色八卦飘然而落,就在八卦眼看到达海龙掌心之时,道明真人突然手指微弹,青光一闪,海龙的掌心上顿时多出一道伤口,鲜血流淌而出。

    海龙在吃惊之下只觉得左手一热,那个红色的八卦已经落在了伤口上。顿时,一道血光冲天而起,在他的身体一阵痉挛中,红色八卦已经融入了掌心之中。

    道明真人道:“这是血八卦,今后将成为你主要的攻击法宝,只有用鲜血为引,它才能和你充分结合。这件法宝带有庞大的道念,是降妖伏魔的利器。但是,由于它蕴涵着一定的凶戾之气,所以你要尽量少用。等你达到了了然境界之后,它就没什么用了。你可以用法力将它逼出体外,以免影响到你今后的修炼。它的使用方法和星蓝环一样,会随着你注入的法力而发出红色的光芒。威力以你的法力为准。如果你能发挥它的极限威力,应该可以穿透等同于星蓝铠的能量。”

    海龙晃动着自己的左手,掌心不断传来一阵阵温热的能量,他满意的道:“师祖,你给我的这件法宝还挺使用的,最起码用着方便。我试试威力。”说着,意念催动着法力,掌心那红色的八卦顿时亮了起来,深浅交加的太极图案剧烈的旋转着,海龙大喝一声,“师祖,看法宝。”顿时,一道血光以螺旋状形态骤然而出,那直径约五厘米的血色光柱直奔道明真人而去。

    道明吓了一跳,他没想到海龙居然会拿自己来实验,在仓促之中不敢大意,一面令牌似的东西从他怀中飘出,金光四射下才抵挡住了海龙的攻击。

    海龙只达到伏虎境界的法力有限,血色光柱一闪即逝,他有些不满的说道:“这也不怎么样嘛。”

    道明怒道:“你这忤逆的小,怎么用我刚给你的法宝打我?”

    海龙嘿嘿一笑,道:“先前的星蓝铠不是也找您试的么?以您那么高深的修为,我这小小的道行又怎么能伤的了您。看样,这血八卦的威力也很一般。”

    道明真人哼了一声,道:“什么很一般。刚才我用的是我最厉害的法宝承天牌,要是反映慢一点,说不定就让你这小得逞了。这个也给你,不过别拿我试了。否则,我就把你的法宝都收回来。”说着,白光一闪,那条雕刻精致的白色小龙落入了海龙掌中。

    白色小龙似乎是玉制的,看上去极为精致可爱。栩栩如生的龙身上有五爪,上面不断流淌着淡淡的宝光,龙目是金色的,那似乎并不是普通的黄金,而是一种矿石似的。海龙清晰的感觉到,白色小龙上流淌的,是充满生机的能量,在那能量的注入下,使他全身都感到异常舒适。

    道明真人道:“这件宝器名叫幻龙,给你真有点糟蹋。当你遇到极大的危险时可以将全部的法力注入其中,它能够幻化成龙形帮你阻击敌人。不过,因为你修为太浅,所以最多也就只能维持十分钟而已。放出幻龙后,你要立刻逃走,等它的能量结束后,会自行回到你身边的,同时,它还有一种特殊的功效,可以驱除一般的毒素,如果遇到瘴气之类的东西,只许把它握在手中,就不会被毒气所侵了。”

    海龙把玩儿着幻龙,笑道:“这个我最喜欢了,它是幻龙,我是海龙,我们到是天生的一对啊!谢了,师祖。”

    虽然海龙这声师祖叫的很悠闲,但道明真人却清晰的感觉到,只有这一声才是发自他的真心。哼了一声,道:“你小也会谢我?还不是这些法宝的力量。”

    海龙将幻龙收入怀中,脸上嬉笑之色尽去,淡淡的说道:“师祖,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如果不是怪前辈那么看重我,你会送宝物给我么?”

    道明真人脸色一变,凝视着面前的海龙,神色间带着一丝阴翳,半晌才道:“不会。当然不会。难道你看我给你那几个师傅谁法宝了么?他们的飞剑我也只不过帮他们加工了一下而已。你愿意怎么想就怎么想吧。反正东西我已经给你了。”

    问完那句话,海龙心中不禁有些后悔,自己刚刚和道明真人的关系刚刚改善了一些,却又被自己一手破坏了。轻叹一声,他喃喃的道:“不论你是出于何种目的,我还是要谢谢你,师祖。我海龙在这里发誓,百年之内,在我和你之间的赌约未完成之前。只要是当着别人的面,你都是我尊敬的师祖。”

    道明真人脸上的肥肉抽动了一下,淡淡的说道:“这就足够了。对了,时间已经不早了,灵通他们也快要从修炼中清醒过来。当初我跟他们说你一直在随我潜修,为了保持你那怪前辈的秘密,待会儿不要说漏了。”

    海龙深深的看了道明真人一眼,郑重的点了点头。回首看向那一排木屋,心中暗道:师傅们,我们终于又要见面了,海龙真的很想你们啊!

    太阳渐渐游荡到天空正中央,在那灼热的能量下,摩云峰周围的雾气淡化了一些。灵通重新释放自己的六感,从修炼中清醒过来。自从三年前达到胎成境界以后,他的进步速度慢了许多。三年过去了,距离胎成中期仍然还有一定的差距。意念一动,他突然感觉到外面的摩云坪上似乎有人。而且气息并不属于自己任何一位师弟。心中一惊,赶忙飞身下床,抓起自己的飞剑冲出了房门。

    刚一冲出房间,灵通的脚步硬生生的停了下来,他那握住飞剑的手在微微的颤抖着。全身散发的青芒随着他的情绪剧烈的波动起来,因为,在他身前二十步外站着的那个人,正是他在一千个日日夜夜中刻苦铭心思念的人啊!

    “海龙。”

    “六师傅。”

    两道人影带起强弱不同的青光飞速的向对方冲去。终于,青光在空中留下的那一串晶莹水珠的映衬下融合到一起,两个身影紧紧的拥抱住对方。事隔三年,这一对师徒终于又见面了。

    看着面前拥抱的师徒二人,道明真人心里突然升起一丝嫉意,他知道,虽然自己送了海龙三件法宝,但在海龙心里,他的地位永远也比不上灵通。

    其余的灵字辈四代弟也已经纷纷从修炼中回醒过来,他们也感受到了摩云坪上的变化,纷纷从房间中冲出。当他们看到海龙那已经长大许多的久违身影,这些置身于世外的修真者在也无法保持平和的心态,无一例外的,他们的眼睛都变得湿润了。竟然没有一个人发现,在不远处,他们的师傅道明真人正孤独的站在那里。

    良久,海龙缓缓从灵通的肩膀上抬起头,看着灵通那满是泪痕的朴实面庞,哽咽道:“六师傅,我真的好想你啊!”虽然在感觉上分离只不过是昨天的事,但他却明白,自己已经离开这些师傅们足足一千个日夜了。

    众人全都围拢上来,他们几乎同时说道:“我们也想你啊!”

    道明真人咳嗽一声,缓步走到众人身旁,没好气的道:“又不是什么生离死别,用的着那么激动么?这样对你们的修为会有所不利。”众人这才发现了他的存在,在灵云的带领下,惶恐的拜见道明真人。

    道明胖手一挥,道:“今天我可把你们这宝贝徒弟还回来了,以后你们可别在天天磨着我要人。灵通,昙羽现在已经进入了伏虎境界,今后你要好好指导他。天心决的正篇心法也可以传授给他了。”

    灵玉喃喃的说道:“原来师傅真的一直在教授这海龙道法,我还以为他早已经……”说到这里,他突然接触到道明真人凌厉的目光,赶忙把后半句咽了回去。

    道明真人道:“你们好好修炼,最近这段时间我不会闭关,如果有什么疑问,直接到摩云洞府来问我。”说完,驾御起自己的飞剑,他飘身回了自己的洞府。

    道明真人一走,众人顿时松了口气,围着海龙问个不停。

    “小,三年你也不回来看看我们。非让我们担心死是不是?”

    “海龙,你的修为怎么进步的这么快,才四年多就达到了伏虎境界。”

    “海龙,你这些日是怎么过的。师傅,师傅他有没有……”

    在八个人的逼问下,海龙觉得自己一阵头晕目眩,“好了,各位师傅,你们不要一起发问嘛,我脑袋都大了。这三年到底怎么过的,其实连我自己都不清楚,就算是一直在苦修吧。师祖他给我吃了不少天材地宝,所以我的修为才会进步的这么快。”

    灵通早已经擦干了自己的泪痕,微笑道:“行了,海龙刚回来,大家就不要一个劲的问了。只要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灵玉眼尖,看到了海龙脖上那蓝光闪烁的星蓝环,不由得好奇的问道:“小,你脖上这是什么东西?不会是件法宝吧。”

    海龙嘿嘿笑道:“当然是法宝了。这是师祖送给我的星蓝环,属于防御类法宝,是灵器级的哦,而且里面有法阵,不需要太多法力就可以催动。怎么样?十一师傅,羡慕吧。”

    “哇。”灵玉瞪大了眼睛,“灵器级的防御法宝,师傅他老人家也太偏心了。”

    “那当然了。师祖他老人家其实很和气的,只是你们不知道而已。”

    已经踏上了摩云峰顶的道明真人收回了自己的天耳通,喃喃的说道:“小,算你还有点良心,没白拿我那么多好东西。”

    海龙和他的八位师傅围坐在摩云坪上,他们的心情都出奇的好,一边吃着水果一边闲聊着。三年来,灵通等人还是第一次像今天这么开心,海龙的归来解开了他们与师傅道明真人之间的心结。

    灵玉笑道:“海龙啊!你已经进入了伏虎境界,这回六师兄也能向二师兄交代了。”

    海龙一楞,问道:“交代什么?”

    灵玉道:“说起来,当初我们也是太自私了。在你刚来的时候,我们完全是想收一个五代弟帮我们做杂役的。是二师兄教训我们,化解了我们的自私之心。后来随着你来的时间越来越长。我们之间的接触越来越多。我们大家都发现,竟然不知不觉中喜欢了你这没有任何优点的小。你知道么?为了能找你回来,几位师兄带着我们不知道求了师傅多少回。”

    海龙身体微微一颤,环视众人一周,勉强将自己激动的情绪压了下去,抗声道:“十一师傅,有这么评论你自己弟的么?我怎么没有任何优点了。难道你不觉得自己的弟十分出色么?像我这么优秀的弟你上哪里去找?”

    灵玉做出呕吐状,用鄙视的眼神看着海龙,逗的众人全都大笑起来。

    半晌,笑声收歇,海龙道:“众位师傅,你们一直在连云山中不觉得很闷么?虽然我们修真者可以活到很大的年龄,但我们这一生都在这一个地方住着,人生还有什么乐趣呢?要是能出去玩儿就好了,遇到一些坏人,我们也能尽展所长,做出些贡献。”

    听了海龙的话,众人尽皆愕然,海龙的八位师傅同时露出思索之状,他们中最小的灵玉上山也有四十多年之久了,平日里除了修炼,几乎没有什么其他事可做。海龙的话勾起了他们对外面世界的向往。

    灵通道:“是啊!我们已经来这里很久了。不过我们连云宗有祖训,是不能随便离开这里的。或许,修道成仙就是我们最终的目的吧。”

    海龙哼了一声,道:“哪儿有那么容易成仙的。二代祖师们都修炼了两千多年,不还是停驻于世么?也真亏他们能待的住。除了连云祖师以外,你们还听说过哪位祖师得道升仙了。六师傅,要不咱们和师祖说说,出去游历游历吧。说不定对修炼还能有些好处呢。”

    灵通苦笑道:“说实话,你说的这些我们大家都想过。可是我们已经踏入了修真的大门就必须要坚持下去。别说你师祖根本不会同意咱们离去,就算他同意了,也无法说通宗主那里。没有宗主和几位二代祖师联手,山脉外围的禁制是绝对无法打开的。”

    听到这里,海龙不禁有些颓废,挠了挠头,道:“那我们可以趁着每五年一次的收徒之时离开这里啊!那时候,禁制不是就会打开么。”

    灵通脸色一变,沉声道:“你想都不要想。如果你趁机偷跑的话,那就是叛出师门,不但我们连云宗,甚至连整个修真界都会与你为敌的。”

    看着灵通不悦的样,海龙无奈的叹息一声,道:“六师傅你别生气嘛,我只不过是说说而已。真是上山容易下山难啊!”

    灵云微笑道:“下山游历的先例也并不是没有。不过要等待机会而已。你这小猴一点都闲不住。等以后有机会,师傅们一定会帮你争取的。而且,以你现在的修为,出去以后充其量只是比普通人强一些而已,一旦遇到修真高手或者强大些的妖魔,恐怕就要吃亏了。所以,现在对你来说最重要的,就是好好修炼,至少要超过我们现在的境界,出去后才能有所保证。”

    海龙看了看自己的众位师傅,无奈的点了点头,道:“好吧。看来,这种平淡的生活还是要继续过下去啊!时间不早了,师傅们,你们该进行下午的修炼了,我也想打坐一会儿。”

    灵通第一个站了起来,微笑道:“走吧,我先把天心决正篇心法传授给你。”

    海龙笑道:“终于可以学习正统的心法了。六师傅,您可要好好知道我,我还跟师祖打赌了呢。”

    灵通一楞,道:“打什么赌?”

    海龙神秘的道:“现在还不能告诉您。到时候您就知道了。”一边说着,两人已经回到了海龙的房间之中。

    灵通随手把门关上,道:“海龙,你跟六师傅说实话,你这几年和你师祖在一起究竟发生了什么?别告诉我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我太了解你了,从你刚才说话的语气上我就能判断出,那些都是你临时编造的。”

    海龙眨了眨眼睛,苦笑道:“六师傅,你真厉害啊!刚才那些也不能说全是谎话。我不想骗你们,可实在不能说啊!我只能告诉您,这三年我没受任何苦,师祖他对我也确实很好。您就别问了,等以后可以告诉您的时候,我一定会说的。”

    灵通轻叹一声,道:“我也是关心则乱啊!当初你被师傅带走,我们大家都快急死了。我们八个人在一起几十年,过的都是一些平静的日,你的到来给我们增添了许多乐趣,虽然只有一年多的时间,但我们早已经把你当成了我们其中的一员。好了,不罗嗦了。去床上坐好,我教你天心决的心法。”

    “六师傅,我……”海龙感受着灵通对自己那发自内心的关怀,真的不想再隐瞒下去,但是,不论是怪人,还是道明真人的叮嘱却又让他无法说出口。

    灵通看着海龙那副欲言又止的样微微一笑,道:“行了,不能说就不要说。我的好奇心并不强,之所以追问你,是怕你受到了什么伤害。”

    海龙坐到床上,低声道:“谢谢你,六师傅。海龙在您面前发誓,今后不论遇到任何情况,不论我以后变成什么样,您,永远都是我的六师傅。其他各位师傅也一样。我永远都是你们的徒弟。”

    灵通全身微微一震,他从海龙的话语中感受到了真诚,平复着内心的激动,他勉强一笑,道:“傻小,你是什么样的人我们还会不知道么?冷静一些,不要再想其他了,要知道,对于我们修真之人来说,各种杂乱的感情越多,对于修为的影响也就越大。”

    海龙咬了咬嘴唇,坐直身体,将意念沉入灵台,感受着身体周围充斥的灵气,淡淡的说道:“六师傅,您开始吧。”

    看着海龙的样,灵通微微一惊,即使以他现在胎成的境界也不可能这么自如的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轻轻摇头,挥掉脑中的各种情绪,用低沉的声音,严肃的道:“天心决,是我连云宗根本法决,极其深奥。你现在已经会了前三篇基础内容,我接着传授你正十五篇,左眼为日,右眼为月,日月相交于眉心成一圆象。此眉心之圆象,便为天心……”当下,灵通仔细的将正篇十五层的修炼方法告诉了海龙,并将这些修炼方法详细的解释了一遍。海龙天资聪颖,一边听着灵通的解释,已经将这些修炼方法牢牢的记在心中。

    时间在不知不觉间过去了,当灵通解释完最后的第十八层修炼方法后,太阳已经隐没于西方,房间的窗户外多了一层漆黑之色,房间内的温度也下降了几分。

    “斗转境界真是另人向往啊!我以前听你师祖说,如果达到了这个境界,就会拥有斗转星移的能力。你想想,连天上的星斗都可以控制,那需要多么庞大的法力。山中生活虽然平淡,但这些奇妙的境界可能就是最吸引我们练下去的源泉吧。”

    海龙眼中精光连闪,这一个下午的时间对他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那一个又一个奇妙的境界,另他飘然神往,以人力而达仙境,那是多么奇妙的感觉啊!“六师傅,我不想吃晚饭了,您去休息吧。我想自己好好回想一下你今天下午教的这些东西。”

    灵通微微一笑,道:“好吧。我们海龙也知道要用工了。六师傅真高兴。”

    海龙脸上一红,道:“我以前不知道用工么?我可是最勤劳的,只是以前你们老让我做杂役,哪儿有时间好好修炼啊!”

    灵通道:“怎么回事你自己心里最明白。好了,跟你说了一下午,还真有些累了。如果有什么不明白的就来问我们,我们会尽量给你解释的。”说完,他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房间中更加黑暗了,外面的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夜晚降临了。

    盘膝坐在自己的木榻上,灵通讲述的一句句艰涩口诀不断在海龙脑中回荡着,那些口诀,似乎每一句中都包含着至理。深吸口气,海龙缓缓合上双目,意念催动着体内热流从灵台处升起,热流所过之处,阵阵舒适的感觉清晰传来。虽然海龙已经得到了天心决正篇的口诀,但他现在还处于伏虎境界之中,所以依旧按照基础篇的法门修炼着。热流寻着经脉缓缓的滑动着,在阵阵舒爽的感觉中,海龙逐渐进入了入定状态。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全身微微一震,海龙渐渐清醒过来。他惊讶的发现,自己看到了一幕奇异的景象,一条条复杂交错的河流呈现在眼前,河流中的水是青色的,还散发着淡淡的光芒,他们不断的循环往复着,那无数条河流虽然杂乱,但他们的运行轨迹却有很多相同的地方,最后都会归入一个青色的湖泊之中。看着这些奇异的景象,海龙再也无法保持平静之心,心情微微的激荡起来。突然,眼前一暗,所有的景象都消失了。

    睁开眼睛,海龙发现,自己仍然在房间之中,只是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浸透了,回想着先前发生的一切,他心中暗道:难道我刚才看到的是幻象么?是不是我太操之过急,走火入魔了?不,不会啊!如果真的是走火入魔的话,我现在应该连动都动不了。算了,去问问六师傅吧。或许他能解我心中之惑。

    正在这时,他突然感觉到自己的房间竟然晃动起来,一股以前从未感觉到的巨大压力清晰的传来,在这股压力之下,他仿佛连气都要喘不过来似的。深深的恐惧从内心深处升起,海龙下意识的催动着自己的法力涌向星蓝环。这次入定不知道用了多长时间,体内的法力似乎并没有什么增长,只是比以前似乎更纯净了一些似的。

    在法力的注入下,星蓝环光芒大放,如水晶般的铠甲出现在身体表面,星蓝环中的法阵快速运转起来,铠甲表面上顿时浮现出一层淡淡的蓝光。

    松了口气,海龙喃喃的说道:“果然是好宝贝,舒服多了。外面这到底是怎么了,我要出去看看。”意念一动,他轻飘飘的跨到房门前,右手取出幻龙,看了一眼左手上的血八卦,这才走了出去。

    一出门,海龙就看到自己的包括灵智、灵原在内,自己的十位师傅都站在摩云坪上眺望着远方,脸上的表情都带着几分紧张。

    海龙飘身来到灵通身旁,低声道:“六师傅,这是怎么了?你们不修炼,怎么都跑到这里来?刚才我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压力,难道有敌人入侵我们连云山脉么?”

    灵通惊讶的看着海龙那一身绚丽的星蓝铠,摇了摇头,道:“并没有什么敌人,不知道为什么,是祖师们正在开启护山禁制法阵。能量波动真是够强的。怪不得以前别的山的同门曾经说过,咱们连云山的封印大阵其实是祖师留下来的仙阵。威力至强。”

    海龙疑惑的道:“现在不是还没到五年收徒之期么?打开封印法阵干什么?难道祖师们耐不住寂寞想出去玩儿玩儿么?”

    “痰盂儿,你又开始胡说八道了,连祖师也敢编排。”道明真人低沉的声音响起,一胖一瘦两道身影飘然而落,正是道明真人和他那已经升为三代的大弟道修真人。

    “见过师傅,见过师叔。”

    道修笑道:“不是跟你们说了,不要叫我师叔,听着怪别扭的,我还是你们的大师兄。”

    道明真人落在海龙身旁,所有四代弟都惊讶的发现,他们师傅的脸上竟然带着慈和的笑容。海龙耳边响起道明真人的传音,“小,只要你乖乖的听话,我就不给你脸色看,怎么样?当然,在你的这些师傅们面前,也要多给我些面。”

    海龙看着道明真人那因为微笑而几乎蜷缩在一起的胖脸,低声道:“成交。”他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几乎是扯着嗓喊道:“弟昙羽拜见师祖,愿师祖早日升仙,荣登极乐。”

    听着前一句,道明真人还满脸笑容,听到后一句,笑容不由得变得僵硬了,心中暗道:这小,不是在咒我死么?海龙的话虽然听着别扭,但是道明真人却也无法发作。大袖一挥,用法力将海龙托起,道:“行了,礼数以后可以免了,你少给我惹麻烦就好。”

    海龙道:“师祖,您老人家怎么到我们这儿来了。难道您知道这仙阵为什么而开么?”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