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三件法宝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听到怪人说自己的境界提升了,海龙顿时大为欣喜,双手掐起法决,将精神力集中到自己身上,大喝道:“顺风耳听令,查。咦,我,我怎么才伏虎初期啊!这也太低了吧。难到那天吃的人参是萝卜冒充的不成。”

    怪人笑道:“小,你别不知足了。那千年血雪参乃是最阳和之仙草,功效极强。本来我打算,在十年之内不让你突破到伏虎境界。可飘渺那丫头的法力加上你吃了那么多仙草效力太强,虽然在我努力的压制下效果被禁制了大部分,但还是让你升入了伏虎初期。要知道,普通人修炼,至少也要十几年才能达到你现在的境界。而你修道才不过短短四年余。”

    海龙有些不解的道:“前辈,您为什么要压制那些效力呢?难道不想让我吸收么?”

    怪人缓缓摇了摇头,道:“这些你不要问。时机到了,我自然会告诉你的。”

    怪人在海龙眼中是那么神秘,海龙有太多的迷团想问清楚,但他知道,除非怪人自己说出来,否则不论自己怎么问都不会有结果的。点了点头,道:“好,我相信您是一定不会害我的。啊!对了,前辈。小机灵呢?都三年了,它现在变成了什么样?是不是已经长的很大了?”

    没等怪人回答,一团灰棕色的身影已经疯狂的扑了上来,那熟悉的气味让海龙全身一震,下意识的将扑来的黑影抱入怀中。

    “哇,小机灵,你怎么沉了这么多?是不是好的吃的太多了?”

    小机灵确实长大了,抱在怀里沉甸甸的。如果它站在地上,已经超过了海龙的腰际,健壮的手臂围度竟然已经超过了那几只大马猴,配着它那红红的眼睛,看上去很凶悍似的。它似乎极为兴奋,一双长大了的猴爪不断的搅乱着海龙的头发。尖锐的吱吱声不断刺激着海龙的听觉。

    一种贴心的温暖让海龙眼中温热,抚摩着小机灵的大头,他喃喃的说道:“看来,我真的已经昏睡三年了。时间过的真快啊!”

    怪人道:“对你来说,这三年的时间已经有很高的利用律。三年来,我想做的一切都已经完成。虽然还不是很稳定,但总算是完成了。我这最后的心愿一了,从明天开始,我就可以进行最后的冲刺,争取早日回归吧。”

    海龙皱了皱眉,道:“前辈,您能不能不要总说一些我无法听懂的话。这样会让我很难受的。”

    怪人沉默了,半晌没有吭声。小机灵从海龙怀中跳了下来,蹦跳到怪人身旁,吱吱的叫着,似乎在向他诉说着什么。

    怪人轻叹一声,道:“海龙,你走吧。近一段时间也不用再来了。两年后的八月十五,将是我西归之日,如果有心,你就来送送我吧。”

    海龙全身一震,他从怪人的语气中听出了几许惆怅。“前辈,不是说我们修真之人的生命是很漫长的么?如果我猜的不错,您的修为至少应该不比我们连云宗那些二代祖师逊色。既然您已经达到了不坠境界,怎么还会西归呢?”

    怪人摇了摇头,道:“我和他们是不一样的。他们都是正经的修真者,而我却有着不同。不要多问了。我不想让自己的事情成为你的困扰。这样吧,你不是有很多想知道的么?那你就两年后的八月十四来这里找我,一天的时间,也足够让我将所有的一切解释给你听了。至于小机灵,他以后会到摩云坪与你相会的。希望你们能成为永远的朋友。”

    海龙点了点头,道:“前辈,那我不打扰您休息了。两年之后,八月十四,我一定会准时来到这里。您多保重。”

    这一刻,在海龙眼中怪人的背影流露出几许萧索,他看上去是那么的孤单。

    海龙刚想离开,却听怪人道:“海龙,回去以后勤加修炼天心决,如果你想成为仙界中的一员,就要打好基础。要知道,对于修真者来说,第一个一百年是最重要的。我掐算过,不久之后,你可能会有一次历练的机缘,要自己把握住。我送给你的小铁棍一定要时刻带在身上不可丢失。我已经重新附着了神识,这次是完全可以由你自己来发动的。在遇到危险之时,你只要高喊‘千钧’二字,它应该能救你一命。你的性格比较容易冲动,有时要把握好自己,不要得罪那些无法应付的人。回去以后,你先去一次摩云洞府见你师祖,你尽管放心,以后他应该不会针对你的。”

    道明那肥胖的身影在海龙脑海中一闪而过,嘴角牵动了一下,他道:“道明的修为境界那么高,我也根本斗不过他。只要他不来招惹我,我才不会主动和他作对。”

    怪人缓缓点头,道:“小机灵,你送海龙回去。”

    依依不舍的看了怪人一眼,海龙和小机灵同时腾身而起,化为两道流星朝摩云坪方向而去。由于心神还停留在那水潭畔的怪人身上,直到走出了一半路途,海龙才意识到,自己现在还光着身。一把拉住小机灵,尴尬的问道:“小机灵,我的衣服呢?”

    小机灵摇了摇头,流露出一副茫然的样。

    海龙心中苦笑,暗道,看来自己真的要赤身**的回去了,不过还好,师傅们都是男性,三年不见我,不知道他们是否还记得我这个调皮捣蛋的小。

    在无奈之下,海龙从树林中找了一片大树叶围住自己下身重要的部位,这才和小机灵一同返回了摩云坪。

    摩云坪一切如常,同三年前一样,那排小屋仍旧静静的矗立在那里,在木篱笆的围拢中,各样的仙草比以前茂盛了一些。呼吸着熟悉的空气,看着眼前熟悉的景物,海龙的眼睛湿润了。众位师傅以前那些关切的话语不断在他耳边回响着。那些都是真心对自己好的人啊!

    将自己的法力提升到极限,海龙化为一条虚影,几个起落,已经来到了木屋之外。他原来居住的房间门关着,而其他的房屋中都清晰的传来悠长的呼吸声,显然师傅们正在修炼中。摩云峰周围是布有禁制的,只要有人一接触到,警兆立刻就会惊醒灵通等人。由于有了这层防御,在平日的修炼中,他们一般都将六感关闭,全身心投入到打坐之中。而此时海龙是从猴群所在的山林而归,所以并没有惊动到他们。

    海龙摸了摸自己光润的面庞,发现不知不觉间竟然已经流下了两行泪水。心中一惊,暗道,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脆弱了。感觉到身后有人碰了自己一下,下意识行后看去。只见小机灵咧嘴一笑,指了指回来的路。海龙明白,小机灵是要回去了。轻轻的点了点头,低声道:“明天你直接来这里找我吧。”

    小机灵高高跃起,在海龙的脑袋上轻敲一下,这才隐没于山林之中。看着它那矫捷的背影,海龙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身推开门,走进了自己以前的房间。

    房间内的摆设一如既往,和他离去时并没有什么两样,床铺和桌几上纤尘不染,一股淡淡的干爽清香飘荡在鼻端。显然这里有人经常打扫。海龙的眼睛再次湿润了,喃喃的道:“师傅们,你们是为我保留着这间房么?你们还记着海龙啊!”

    换上一套柜中干爽的衣服,那宽大的布袍此时已经变得非常合身,坐在床上,感受着周围一切熟悉的氛围,海龙不禁有些痴了。

    “小,你回来了。”门开,一个臃肿的身影出现在海龙视野内。

    海龙全身一震,失声道:“死胖,是你?”来的,正是他的师祖道明真人。

    道明脸色微微一变,转瞬苦笑道:“好歹我也是你师祖,你说话就不能客气一些么?”

    感受着道明真人态度上的转变,海龙微微一楞,道:“你,你也会笑的么?”

    道明摸了摸自己的胖脸,笑道:“为什么我就不能笑呢?刚才得到前辈通知,说你回来了,我就立刻赶了过来。怎么样,一觉睡三年,很舒服吧。”

    海龙撇了撇嘴,道:“舒服什么呀,不知不觉间过了那么长时间,我连自己怎么长大的都不知道。”

    道明轻叹一声,道:“以前我的嗔念实在太重了。这三年的时间内,我省悟了许多事,现在的道明已经非当初的道明。你也不用再怕我,我会用心的传授你道法。”

    海龙嘿嘿一笑,道:“我好象什么时候也没怕过你吧。道明胖。”

    眼前一花,道明已经到了自己跟前,那胖乎乎的右手在自己头上敲了一下,传来阵阵抽痛。“以后要称呼我师祖,再叫我胖,我就,我就……”

    看着比以前人性化许多的道明,海龙心中突然变得非常轻松,笑道:“你就怎么样?难道吃了我不成?本来你就很胖嘛。”

    道明哼了一声,道:“哼!如果你这小猴再没大没小的,我就让你在这里苦修到老,不让你找老婆。”

    海龙心中一惊,站起身道:“什么?我们修真之人也能找老婆的么?这,这怎么可能?六师傅说过,我们属于出世之人,应当断绝一切**。”

    道明嘿嘿笑道:“有什么不可能的。我们又不像梵心宗那些和尚似的抛弃了一切。只要你愿意找,没有人会拦着你的。在我们连云宗中,除了二代祖师以外,三、四代弟中都有结合成道侣的,虽然这样会对修为有所影响,但也不是不可。”

    灵菲、飘渺道尊的娇颜纷纷从眼前闪过,海龙心中一阵火热,赶忙讨好的道:“胖,啊!不,师祖,英明神武的师祖,您仔细跟我说说找老婆的事吧。”

    道明无奈的叹了口气,道:“就知道你这只会调皮捣蛋的小会对这方面感兴趣。在我们修真之人中,只要男女间合的来,禀明师长后就可以结合成道侣。结合成道侣会对修为境界有所损害,我们修真之人结合,有许多都是精神层面上的。”

    海龙撇了撇嘴,道:“我才不信找个老婆就会影响到修炼呢,男女交配不是最原始最自然的事么?以后,说不定我能找个道侣一同升仙呢。”

    道明不屑的哼了一声,道:“你想的到容易,虽然前辈很看重你,但修真是需要循序渐进的,你以为坐飞剑么,没有可以不劳而获一步登天的事。如果你真的有本事在短时间内成为和我平起平坐的三代弟,以后我什么都听你的。拜你为师。”

    海龙神情一动,兴奋的道:“你可要说话算数,我们打赌。只要一百年内我达到三代弟的境界,你就拜我为师,以后什么都听我的。”

    道明摸了摸海龙的额头,道:“你小不是在做梦吧。自从有了修真者以来,我还没听说过那个宗派出现过一百多年就能达到登峰境界的天才。好,我跟你赌了。但是,如果你输了怎么办?”

    海龙想了想,道:“我输了也拜你为师就是。”

    道明又敲了他一下,道:“胡说,我本来就是你的师祖了,还要你拜什么师。这样吧。如果你输了,就在我们连云宗众峰聚首之会上郑重的向我认输,以后的一切都要听我的,对于我的命令不能有任何反抗。”

    海龙嘿嘿一笑,痛快的道:“好,我跟你赌了。”他心中暗道,你个死胖,难道不知道什么叫说话不算么?就算老输了又怎么样?不承认就行了。

    仿佛看穿了海龙的心思,道明饱含深意的道:“小,对于我们修真之人来说,许下的承诺就必须要实现,否则,终其一生也无法得成大道。你那点鬼心思,还是收起来的好。”

    海龙微微一楞,怒道:“死胖,你阴我。”狠狠的瞪视着面前的师祖,海龙知道,这是自己愿意上套的,从什么角度说都怪不到道明真人,愤愤的说道:“我是不会输的,你等着好了。一旦我在百年内达到登峰境界,第一件要你做的事,就是趴在地上学两声猪叫,然后再做我的小弟。”

    道明真人毫不动气,微笑道:“可以啊!只要你能做的到,我一定说话算数。不过有一点我要说清楚了,你在做梦的时候达到登峰境界可不算哦。哈哈,哈哈哈哈。”

    “你——”海龙怒火上升,但他也知道自己拿面前这个修为不知道比自己高多少的胖没有任何办法。只能恨声道:“好,咱们走着瞧。”

    道明真人微笑道:“痰盂儿啊!这几年我想通了一件事,也是我化解心中嗔念的好办法。看在你是我徒孙的份上,就传授给你吧。”

    海龙皱眉道:“什么办法?”

    道明真人故做神秘的道:“那就是先学会不生气,然后再学气死人。嘿嘿,小,跟我斗,你还嫩了点。”

    听了道明的话,海龙只觉得胸中气血翻涌,现在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当初道明真人会吐血了。

    道明拍拍海龙的肩膀,脸色变的严肃起来,正色道:“好了,刚才就算是我报了你气的我吐血之仇吧。从现在开始,我们之间再没有任何仇恨。你和我都只需要做好自己的分内之事。我是你授道解惑的师祖,而你是我的再传弟。我们连云宗虽然对待弟较为宽松,但你也不能做出太出阁的事。像上次你亵渎飘渺道尊的情况,绝对不允许再次发生。”脸上流露出一丝后怕的神情,道明无奈的道:“说实话,我真的很佩服你的胆色,像飘渺道尊那样尊崇的人物你都敢放肆,真不知道你是胆大包天还是傻。”

    听着道明的话,海龙心中升起一丝奇异的感觉,想起飘渺道尊那另自己如痴如醉的容颜,下意识说道:“我说的都是实话啊!飘渺道尊她确实很漂亮,一点都不像两千多岁的老太婆。”

    道明微怒道:“正说着你,你就又犯了。飘渺道尊神通广大,即使是宗主也要让她几分。敢向她说轻薄话的,你还是第一个。那天估计是各位祖师感觉到很新鲜所以才会放你一马,如果再有同样的情况出现,恐怕你就危险了。怪前辈送你的小铁棍不可能随时都救你。”

    海龙有些不耐烦的道:“知道了,知道了。以后我不随便说就是。”

    道明微笑道:“昙羽,你毕竟是我的徒孙,现在也已经有了伏虎初期的修为,七修剑虽然很好,但你现在还无法施展,我就送你几样东西防身用吧。省得有些人会说我不近人情。”他手捏法决,在法力的包裹中,一蓝、一红、一白三团光芒漂浮到海龙面前。

    海龙兴奋的看着面前的三团光芒,兴趣大升,急忙问道:“师祖,这些都是什么东西啊!”

    道明真人收回思绪,轻喝一声,“现形。”包裹在外的青色法力一展既收。三件法宝现出了真容。海龙定睛看去,只见那分别是一个蓝色的项圈、一个小巧的红色八卦和一只雕刻精致的白色小龙。心急的海龙伸手去抓,但却被一股绵软的气流挡在外,无法越雷池一步。

    道明微笑道:“你小也有着急的时候。先别忙拿,我一件一件解释给你听。这三件法器是我根据你现在的修为特意准备的。他们都属于灵器,最好的地方就是不需要太强的法力就可以发动。这蓝色的项圈名为星蓝环,红色的八卦是灭魔镜,而这条白色的小龙品质最好,更超过七修剑,名叫幻龙。”

    道明真人胖手一挥,那蓝色的项圈已经套上了海龙的脖,一股冰凉的气流渗入海龙身体,顷刻间同他自身的法力结合在一起,使他神志一清。抚摩着星蓝环光滑的表面,海龙问道:“师祖,这是干什么用的?”

    道明真人道:“我给你的这三件法器同飞剑的性质是不一样的。在这三件法器中都有着一个法阵,法阵自身就可以吸取天地灵气补充其不足,所以,你只需要用自己的法力相引就能发挥出应有的作用。这是一件防御类法宝,当你发动它时,可以生成一套星蓝之铠,只要对方的攻击不能达到直接损毁它的程度,铠甲就能护得你的周全,使你自身不受到伤害。你可以试一下,只需要将法力输入其中既可。”

    海龙兴奋的点了点头,随着意念的催动,体内比以前强大了许多的热力升腾而起,顺着经脉进入了星蓝环之中。蓝光骤然湛放,海龙清晰的感觉到那股冰凉之感瞬间流遍全身,眼前模糊了一下,似乎身上已经多了些什么东西似的。

    道明真人微微一笑,右手举起,虚空打出一道法决,空气如同水波般荡漾起来,一面明镜出现在海龙面前。海龙朝镜内看去。惊讶的想道,这还是自己么?在镜中,是一名容貌俊秀的青年,黑色的长发搭在肩膀上,面如冠玉、鼻若悬胆,一双丹凤眼中流露着丝丝神光。青年身上,一套复杂的全身铠光芒闪烁,那宛如蓝水晶一般的质地看上去异常华贵,铠甲覆盖了他身体每一个部位,肩开微微向两旁突出,一片片菱形的甲叶紧密的结合在一起,衬托着青年那修长的身材,英武非凡。

    海龙痴痴的说道:“师祖,镜里这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玉树临风、高大威猛、帅气的宛如天神下凡的人难道,难道就是我么?”

    道明真人捂着自己的胃剧烈的咳嗽起来,一旁胖脸涨的通红。那用法力凝结成的镜自然而然的消失了。海龙吓了一跳,笑道:“师祖,您老这是怎么了?不会走火入魔了吧。”

    “呸。你小盼我点好。我是别你气的。还真没见过比你再不要脸的人了。你要再说这种话,另两件法器我收回。”

    “别,别,别。师祖我知道错了,您老人家那么英明神武,不出百年,一定能得升仙道,怎么会舍不得这几件小小的低级法宝呢?”

    道明真人哼了一声,道:“你小,翻脸比翻书还快。你给我听仔细了。这星蓝铠可不是万能的。今后你无论做什么都要收敛一些,要是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有你好受的。只要对方修为超过你一、两个境界,就能轻易的突破这件铠甲的防御,至你于死地。”

    海龙毫不在意的道:“无所谓拉。单是这么酷的外形就足够了。等以后我找道侣的时候只要穿着它,那不是无敌了么?”

    道明真人哼了一声,道:“我说了,修真之人的结合,最主要是在精神层面上的,如果没有高深的修为、良好的修养,鬼才会跟你。”脸色一变,道明突然变得虔诚起来,连声道:“祖师在上,请宽恕弟妄言了。”

    海龙才不去理会道明真人说些什么,上下抚弄着自己这件星蓝铠,兴奋的不得了。虽然铠甲看上去很坚实,但却丝毫不影响他关节的活动,最奇特的是没有重量,和平时穿着布袍时没什么两样。“师祖,你打我一下,快打我一下,让我感受一下这宝甲的威力。”

    道明真人脸上流露出一丝奇异的神色,喃喃的道:“这可是你让我打的哦?”

    海龙还沉浸在兴奋之中,并没有注意到道明真人神色上的变化,有些不耐的道:“是我让你打的,快来吧。”

    道明真人嘿嘿一笑,伸出蒲扇般的大手向海龙挥去。顿时一个青色的手掌形态光影飘然而出,光影在空中不断的放大,当海龙惊觉抬头时已经到了面前。“轰。”海龙全身剧震,身体被强大的冲击力轰的骤然后飞,撞碎了房门直接跌落到摩云坪上,顿时跌了个灰头土脸,全身的筋骨不断传来剧烈的疼痛。身上蓝光一闪,星蓝铠已经消失了。

    道明这一掌力度拿捏的极好,达到了星蓝铠所能承受的极限却又不使它受到损伤。

    海龙痛呼出声,怒道:“死胖,你怎么下这么重的手。”

    道明真人胖脸上挂着微笑飘落到海龙身旁,冤枉的道:“是你让我帮你试星蓝铠的威力,如果不多用些力,你怎么能充分试出他的承受能力呢?”

    海龙疑惑的道:“真的么?难道你不是趁机修理我。”

    道明真人无辜的摇了摇头,道:“当然不是了。我是你师祖,怎么会随便修理你呢?不过,从辈分来看,即使我修理你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海龙怒道:“你,你这个卑鄙小人。”

    道明嘿嘿笑道:“原来没有嗔念的感觉这么好,看来,用不了多长时间,我就能提升到道隆的境界了。海龙,我还要多谢你啊!别瞪我了,难道你不想要另外两件法宝了么?你先告诉我,刚才被我轰击时的感觉如何。坦白告诉你,以我刚才所用的力道,即使是数百斤的岩石也能拍成粉末了。如果没有星蓝铠,恐怕……”

    海龙没好气的哼了一声,他心里也知道,道明给的这件星蓝铠确实是好东西,而且现在被有另外两件法宝的诱惑,他也不好对道明真人发作。回想着刚才的情形,喃喃的道:“刚才被你轰中的时候,我好象看到无数蓝金色的星光闪动,整套铠甲完全把我包裹成了一个大光团似的。可现在它怎么消失了。”

    道明收起嬉笑之色,道:“虽然我刚才这一掌重了些,但也让你明白了星蓝铠能量的极限。如果受到的攻击力过大,不单你会死,连星蓝环也会随之变成粉末。而像刚才这样,只是星蓝环所化铠甲的能量消耗殆尽,那能量体的铠甲才会消失的。这样的情况一出现,至少要一整天的时间,星蓝环才能吸收够能量再次幻化成铠甲状。所以,你不能过于依赖它。把你的左手伸出来,我把第二件法宝给你。”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