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肆虐狂吃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海龙的身体状况很好,一切机能都很正常,只是体内的法力已经消耗殆尽,精神力损失过大,再加受了些惊吓,所以才会昏迷的。只要好好休息一晚就会没事了。道明本性善良,对自己的每一个弟都非常重视。只是他向来最好面,脾气又不太好,所以才给人一种很严厉的感觉。他刚想用自己的法力帮助海龙恢复之时,突然灵台一动,似乎感觉到了什么。

    猛的睁开眼睛,道明喃喃的道:“这个老六,怎么现在这时候进入胎成境界。此时心神不稳,危险性会很大。”赶忙将自己精纯法力输入海龙体内一道,转身出了石屋。

    道修走后,灵智和灵原也先后离开回去闭关修炼了。而其余的四代弟只得心神不宁的回到了摩云坪木屋外。灵通因为心中的担忧使他精神有些紊乱,突然,他感觉到自己全身一震,体内的法力疯狂的向灵台处聚集着,似乎已经脱离了自己控制似的。心中一凛,难道是因为道心失守走火入魔不成。来不及返回自己的房间,灵通赶忙席地而坐,勉力集中自己的精神力,试图去控制自己的法力。他的变化顿时引起了其他几人的注意。灵云看着灵通体外剧烈波动的青光,失声道:“不好,师弟现在要进入道胎境界了。快,我们一起为他护法,以防外魔入侵。”

    “你们闪开,围在外围。”道明真人低沉的声音响起,青光一闪,他那臃肿的身影已经出现在灵通背后,澎湃的法力激荡而出,道明利用自己精纯的修为,瞬间束缚住了灵通紊乱的法力。“心守灵台,心神归一,沉意念于气海,顺法力于自然。”

    听到师傅的声音,灵通从心理上就平静了不少,在道明真人那庞大的法力约束下,他身体周围的能量波动渐渐稳定下来。胎成需要经历一个过程,这个过程往往要持续三天左右。为了帮助自己弟度过这修真难关,道明真人不敢有须臾远离。

    三天的时间虽然不长,但也足够有些人做很多事情了。当灵通进入胎成境界的第二天时,在道明真人临走时输入的法力帮助下,海龙渐渐从昏睡中清醒过来。伸展着有些虚弱的身体,他模糊的神志渐渐清晰,之前发生的一切不断在他脑海中回想着。

    “啊!是小铁棍救了我。它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威力呢?”海龙并不知道当时天石真人已经有了收回攻击的想法,对于这位祖师和自己的师祖道明真人已经产生了强烈的怨气。取出小铁棍,海龙恨恨的道:“天石还有道明,你们这两个老混蛋,竟然想打我,你们等着,等我法力高强起来,一定不会让你们好过的。咦?这是什么地方?难道我被他们关起来了么?”海龙四下看去,只见周围空荡荡的,除了自己所在的床以外再没有任何装饰,就连自己房间中那种最简陋的木桌都没有。发现这些,更坚定了他认为这里是监牢的感觉。

    从床上跳下来,海龙身体一晃,只觉得自己全身绵软无力,原本体内的那股热流只有一丝微微的暖意,扭动了几下身体,不由得有些不适应这种虚弱的感觉。四下看看,他突然发现墙上那唯一的小窗户竟然没有封闭,看上去,那大小足以让他的身体钻出去了。挠了挠头,海龙自言自语道:“难道是那些老家伙失误么?怎么连窗户都不封上。这石门看上去很厚似的,窗户是我唯一的出路了。我先积攒点体力,然后在跑出去。师傅们啊!你们为什么不来救救我。难道你们就看着我被那老混蛋囚禁么?看来一切都要靠我自己了。就算关在这里又怎么样,等我修炼成仙,凡是你们那些对我不好的人,我都让你们变成我脚下之臣,天上地下,惟我独仙。”

    完誓,海龙愤愤的一脚向身旁石门踢去。“哎呦,疼死我了。咦,门怎么没锁着。”那看上去厚实的石门在他的一脚下竟然敞开了。带着一些疑惑,海龙小心的凑到门边,先向外看了看,见并没有人迹,这才从石屋中钻了出来。虽然只来过这里一回,但是他曾经在这个地方得到了“痰盂”的道号,自然一眼就认出了这是师祖道明真人潜修之地。挠了挠头,海龙疑惑的道:“怎么到这里来了?恩,一定是道明那老家伙为了报复我,把我抓来这里准备慢慢整治我。不行,我必须快跑,否则,那老家伙一定会玩儿死我的。”刚要起步,海龙突然想起,这摩云峰顶是根本没有下山之路的,四面八方全是悬崖峭壁,更何况,在整片连云山脉外围还有强大的禁制,以他现在的情况,根本不可能闯的出去。一咬牙,海龙自言自语的道:“天无绝人之路,我就不信连一条下通的山道都没有。”想到这里,他飞快的跑出摩云洞府,开始寻觅自己的逃生之路。

    两个小时后,身上衣服已经被汗水浸透的海龙回到了摩云洞府中,山风吹拂,他不禁机灵灵打了个冷战。几乎仔细寻找了摩云峰顶的每一个角落,海龙已经完全灰心了。根本没有一处地方能够下峰,这摩云峰四面八方的山壁异常陡峭,如刀削斧凿一般。

    “他x的,道明这老家伙为什么非要住在这么个绝户地方,难道我只能跳峰自杀么?不,我还要修炼成仙,怎么能这么轻易的死呢?哼,道明,你不是想杀我么?就算死,我也不会让你痛快的。”在气怒交加的情况下,海龙开始迁怒于摩云洞府中种植的花草。这些花草无一例外,全是灵气勃勃的上品,只是年头都还没到而已。海龙的方法很简单,他将体内不多的一丝法力运在脚上,快速的在花草中践踏起来,只不过半个小时的工夫,石屋前这些吸收天地灵气长成的至宝们就已经变得一片狼籍。

    看着自己的成果,海龙哈哈大笑起来,“道明,我气死你,我气死你。你不是想杀我么?我先杀了你这些花草。”折腾了半天,他也已经有些累了,扭头转回石屋之中,摸了摸咕咕乱叫的肚皮,一屁股坐在床上。现在的海龙,心中很乱。他还是个十几岁的孩,对死亡不可能没有恐惧,想起道明愤怒时的样,心中不禁一阵发寒,暗想,那胖肯定不会放过自己,更别说修炼成仙了。海龙横躺在床上心潮起伏。突然,他发现在床角出有一个奇怪的突起,似乎是金属作成的,在这空旷的石室中显得异常突兀。下意识的翻了个身,海龙用手够到金属突起,一股奇异的感觉留入体内,在那金属的突起中,似乎蕴涵着同自己体内法力同源的能量。意念自然而动,丹田升起一股微弱的热气,顺经脉而上,穿过胸膛流入手臂,从他中指处进入了金属之内。仿佛引起了共鸣似的,金属微微的震颤起来,海龙吃惊的发现,自己所在的石床竟然开始移动,朝石门的方向移动。在惊吓之中,他赶忙从床上跳了下来,在石床移开的地方露出一个一米见方的缺口,一道石制的楼梯向地下延伸而去。海龙定睛看去,那楼梯下方似乎有着些许光亮似的。

    犹豫了一下,海龙还是决定下去探险,心想,或许在这里自己还能找到些吃的呢。楼梯很结实,似乎是在原有岩石的基础上雕刻而成的,走下二十一级台阶,海龙进入了一间空旷的石室。这里大约有十几平米大小,石室墙壁上镶嵌着一颗拳头大小的宝石,上面流转着白色的光芒,正是这间石室中的光源。在石室的四周,全是由多宝阁组成,木盒、玉盒、瓷瓶等不同的器皿平静的躺在那里,正中央的位置悬挂着一幅画,画上是一名如同道尊装束的老人,老人背后闪耀着一个七彩光环,右手持蓝光闪烁的宝剑,左手托着一个玉钵,仙风道骨,宛如神仙降临一般。老人周围云雾缭绕,七彩祥云似乎在烘托着他的身体似的。一切都是那么栩栩如生,宛如真实一般,一切布置都是那么古香古色,给人一种沉静的感觉。整间石室内没有一丝霉气,反而有着一股淡淡的清香味道。

    心中一动,海龙突然想起上次小机灵受伤时灵玉对他说的话,所有成熟的仙草都被道明真人收藏着。看样就应该是这里了。一咬牙,海龙心道,反正道明真人也不会放过自己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总也是个死字,还不如吃仙草撑死的好。想到这里,他随手拿起一个玉盒轻轻打开,一股比五品紫芝更加浓郁的香味顿时弥漫在整间石室之中,激发的海龙饥饿感顿时大升。玉盒中盛放的是一株看上去如同白玉般的人参,人参体积并不大,但须穗众多,最奇特的是,它的本体竟然如同人形一般,在人参的正中央,一缕鲜红的纹路从头延伸到脚,宛如血丝一般。海龙扭头看了一眼自己来时的入口,一把抓起盒中玉参,三口两口的塞进了自己嘴里。玉参入口即化,一股甘甜的味道滋润着海龙的味觉。

    “真好吃,一定是不错的好东西。道明那老家伙,到是真的收藏了不少宝贝。哼,我吃,我吃,我要让他心疼死。”一边喃喃的念叨着,海龙开始了他的扫荡行动,可怜道明真人数百年收藏的珍惜药草和丹药,都被他一股脑的吞入了腹中。

    终于,在海龙不懈的努力下,接近三十种灵丹妙药全进了他的肚,瓷瓶、玉盒被他扔的到处都是。

    拍拍自己饱涨的小腹,海龙打了一个清香四溢的饱嗝,一屁股坐在石室的角落中。小腹中不断升腾起阵阵炙热之气,烫的他全身暖洋洋的,说不出的舒服。嘿嘿一笑,海龙喃喃的自言自语道:“看来真是赚到了,竟然连一种毒药都没有。好舒服的感觉。说不定,吃了这么多好东西,我一觉醒来就能成仙呢。道明,你个老东西,你可别着急回来啊!等小爷成了仙,有你好看的。”像道明真人这种修仙之人,又怎么会储备毒药呢。这间石室中全是他辛苦收藏的宝物,其中一些更是长辈们赏赐的,道明一直都没舍得吃,准备将这些药草合药,或许是上天之意,却完全便宜了海龙。有些疲倦的他渐渐进入了梦乡之中,而他体内的各种灵药也开始渐渐产生了效果。

    道明真人长出口气,缓缓收回了自己的法力。用衣袖擦掉额头上的汗水,微笑的看着身前打坐的六弟灵通。经过三天的努力,灵通终于结成了道胎,成功的进入了胎成之境。作为师长,还有什么比看着自己弟成长更开心的呢?扭头冲灵云道:“好好看护你六师弟,千万不要打扰他,他道胎已成,再过七天之后自然就会醒转过来。灵芝,你们几个小的也要努力了。十年之内,必须都要达到至少胎成的境界。”

    众四代弟感受着道明真人的关怀,同时恭敬的答道:“是,师傅。”

    道明真人先前在接天广场上曾经被海龙气得吐血,回来于立刻帮自己的六弟度过难关,身体难免有些疲倦了,他微微点头,道:“我累了,你们留一、两个人看护灵通,其余的都回去休息吧。”说完,就准备驾起自己的飞剑返回峰顶。

    “师傅,您等一下。”灵玉喊住了道明真人。

    道明对自己这最小的弟向来疼爱,微笑道:“还有什么事么?”

    灵玉犹豫了一下,道:“师傅,您,您能不能从轻发落昙羽,他还是个孩啊!以后我们一定会好好教育他的。”

    听到昙羽这两个字,道明真人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淡淡的说道:“他的事我会处理好的。你们只管自己修炼便是。”说完,不等灵玉再纠缠,驾御着飞剑腾空而起,化为一道青光向峰顶投去。

    道明真人穿云破雾,飘然落在摩云峰顶之上,他心想,三天的时间,那小应该已经醒过来了吧。自己要怎么和他说呢?一边想着,他已经踏入了自己的摩云洞府之中。

    全身剧震,道明真人呆呆的站在洞府门口,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面前的一片狼籍让他恍如做梦一般,用力揉了揉自己的小眼睛,仔细看去,眼前的情景仍然没有任何变化。道明的肥肉颤抖的更厉害了,护体的青光不稳的波动起来,他仰天怒吼道:“是谁,是谁毁了我百年心血。我可怜的花花草草啊!你们死的好惨啊!”在徒弟面前一向严厉的道明真人,在看到自己辛苦种植的草木全都被毁后,宛如孩童般放声大哭。

    半晌,哭声收歇,道明的思想快速的转动起来。他想道,自己在离开的时候,已经给摩云峰顶设置了强力的禁制,就算有比自己修为高深的高手来此,一旦触动禁制自己也会第一时间知道。可是,在自己为灵通护法的时候,却一点先兆都没感觉到。这只能有一个解释,花草是摩云峰上的人所毁,而这里则只有一个人。想通一切后,道明真人凄厉的怒吼道:“痰盂,你这混蛋小给我出来。”喊完这一句,道明突然全身一颤,似乎想到了什么似的,身体如飓风一般冲入了石室之中。

    “哇。”一口鲜血夺口而出,道明看着打开的密道,身体已经摇摇欲坠了,在他心中,已经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冰冷的声音从牙齿的缝隙中挤出,“痰盂,你小好狠,竟然如此绝户的毁了我所有的东西。”带着最后一分希望,道明真人一步一步的向阶梯下走去。

    看着眼前满地的玉盒和瓷瓶碎片,看着那已经变的扭曲的木盒,道明最后一丝希望也破灭了。他颤抖着道:“我,我的千年血雪参啊!我的百年续断啊!我可怜的青真丸啊!你们,你们都完了,都完了。一切都完了。”扑通一声,道明真人那肥胖的身体顿时跌倒在地,微微的抽搐着。他那无神的目光无意中落在墙壁正中那幅古画上,刚刚倒下的肥胖身体顿时以不成比例的速度弹起,小心的揭开古画,露出了后面的暗阁,一个葫芦出现在他眼前。道明宛如看到珍宝一般,一把将葫芦搂入了自己怀中,喃喃的道:“宝贝,我的好宝贝,幸好、幸好你还在。”如果海龙是清醒的,他一定能够认出,被道明真人如珠似宝般抱在怀里的,正是那天怪人给他的葫芦。

    转过身,倒卧在角落中的海龙进入了道明真人的视线,怒气以前所未有的程度冲冠而起,他一步就跨到了海龙身旁,肥胖的大手带着强烈的青光毫不犹豫的朝海龙头顶拍落。如果这蓄满法力的一掌真的拍中,海龙必将化为一滩肉泥。

    电光时火之间,金睛火眼四字闪电般从道明心中闪过。青光闪烁的手掌硬生生的停在了海龙头顶上方三寸处。道明真人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哇的一声,他忍不住又喷出了一口鲜血。想起猴群中那怪人,理智告诉他,自己是绝对不能伤害眼前这小分毫的。

    “天啊!为什么,为什么我这么倒霉,竟然收了一个徒孙,难道他是上天派来惩罚我的魔星么?”一屁股坐倒在海龙身旁,道明真人剧烈的喘息着。精神受到了如此大的刺激,又吐了三次血,他已经伤到了元气。

    海龙的脸色血红,皮肤下宛如要滴出血来一般,呼吸异常粗重,坐在他身旁,道明真人能够清晰的感觉到他身体散发出来的热流。心中一动,道明失声道:“好小,他不会把我那些宝贝都吃了吧。就算是我,也不可能消化的了那么多天材地宝啊!”一把拉起海龙的腕脉,道明证实了自己的想法。在海龙体内,十数股强大的气流奔腾不息,他体内的血液似乎已经沸腾了似的。如果换个普通人,恐怕早已经爆体而亡。但奇异的是,海龙体内的经脉异常坚韧,不论那些肆虐的气流如何冲击,始终都只能在经脉中循环,无法破体而出。这种情况是道明真人闻所未闻的。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他小心翼翼的将自己法力探入海龙体内。法力刚一入体,道明顿时感觉到一股极强的阻力,海龙体内那十多股气流宛如找到宣泄之口似的,疯狂的向他输入的法力冲来。全身一震,道明顿时被震的放开了手。而海龙却仿佛异常难受似的,锁紧了眉头。

    道明知道,自己是无法解除心中的迷团了,想化解海龙体内那些庞大的灵气,恐怕至少要自己师傅天石真人那样的修真高手才能做到。可天石真人现在已经闭关去修复自己的天石了,只有那个人,对,只有那个人才能救这小一命。

    道明长叹一声,恨恨的瞪了海龙一眼,愤然道:“算你小命好。”万分不愿的将海龙扛在肩膀上,他飞身出了摩云洞府,驾御着自己的飞剑朝猴群聚居之处而去。以道明的修为,这么近的距离只不过是转瞬即至,青光飘落,唧唧喳喳的群猴嬉闹声清晰的传入他耳中。

    道明带着海龙来到这里,小机灵第一个发现了,他看到海龙昏迷的样顿时暴躁起来,几个起落已经扑到了道明真人身前,吱吱的叫个不停。

    “把他放在地上吧。一切我都已经知道了。”苍老而低沉的声音响起,怪人出现在道明真人面前。

    道明苦着脸施礼道:“前辈。”他知道,在这连云七十二峰内,没有任何一个角落能够逃的出怪人的天眼通。

    怪人点了点头,道:“海龙这小猴确实太顽皮了,这次的事情是他不对。多谢你及时手下留情了。我寄予的神力只能在接天广场救他一次而已。”

    道明心中暗道,自己这混蛋徒孙的作为难道就是用顽皮两个字可以解释的么?如果不是因为你,我就算不把他碎尸万段,也要让他受尽苦处,我可怜的宝贝啊!

    似乎是感觉到道明真人的不满,怪人道:“你也不用为那些仙草而太难过,一切的损失就由我来补给你吧。从现在开始,以后你每一个月来我这里取一次葫芦,连续五个月,应该抵的上你那些宝贝了。”

    道明全身一震,顿时心中大喜,心中所有的阴翳刹那间消失不见,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激动的道:“谢谢,谢谢您,前辈。”

    怪人随手一挥,道明的身体被一股无形的能量托起,“你用不着谢我。我只是为这小还债而已。”

    道明赶忙道:“当然,当然。我那些凡物怎么比的上前辈您的仙品呢?今后如道明有所成就,全拜前辈恩赐。前辈,只是我不明白,昙羽不过是我连云宗一名刚入门的最普通弟,您为什么要对他这么好?”

    怪人轻叹一声,道:“这或许就是缘分吧。有些事情都早已经是因缘注定的。有一点我可以点醒你。其实,海龙并不是你命中的魔星,正相反,他是你命里的福星。将来你能否得证大道,他是关键。”

    道明全身一震,瞪大了他那小眼睛,失声道:“这,这怎么可能?我被他气的还轻么?”

    怪人淡淡的道:“不要光去怪别人对你如何如何,你自己也应该反省一下。你和天石一样,秉性不坏,就是嗔念太重,导致修为进步缓慢。我不能泄露天机太多,能否把握到机缘,就看你自己了。”

    道明深吸口气,他知道,怪人是不可能妄言的,看了地上的海龙一眼,道:“昙羽他吃了那么多天材地宝,体内蕴涵了过多的能量,会不会有事?”

    怪人道:“一切都是缘,今日种下的因,既是他日之果。不论是福是祸,都将是他今后必须要承担的。至于他的性命你大可放心,此福缘深厚,又经过我后天修补,即使没有人去管他,在沉睡百年之后,他也能将体内的各种灵气尽皆吸收。今天你已经伤了元气,回去之后饮一口葫芦内之物,闭关十天方可使境界不退。去吧。”

    道明点了点头,道:“多谢前辈指点,道明告辞了。”

    怪人道:“虽然被海龙吃掉的灵物不可挽回,但你在种植在摩云洞府内的仙草都已经有了仙根,只需要一滴我送你之物,即可重新恢复生机。细心照料,其效力并不会有所改变。去吧。”

    道明真人的心境终于恢复了常态,深深的向怪人鞠了一躬后,不再多说什么,驾御着自己的飞剑消失于天际。

    怪人目送着道明离去,轻轻的点了点头,自言自语道:“道明这小还有些慧根,将来可成大器。海龙啊!你这小确实是我的开心果。这么多年以来,我还从未像今天这么开心过。”弯下腰,怪人将海龙抱在臂弯之中,向那巨大的岩石走去,一边走着,他还喃喃的道:“居然向飘渺那丫头求爱,真有你的,说不定,你们还真有份仙缘。”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海龙缓缓从沉睡中清醒过来,周身传来阵阵温暖的感觉,他感觉自己仿佛已经睡了很久似的。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竟然在猴群之中,旁边那清澈的水潭依旧在那里,水面保持着原来的高度,没有半分增减。而自己的身体则浸泡在那熟悉的石盆之内,盆内之水是透明的。沉睡之前的一幕幕不断在眼前回映着,海龙喃喃的道:“我,我是做梦了么?”

    “不,你并不是做梦,那一切都是真的。”怪人苍老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海龙从水盆中跨了出来,眼前黑影一闪,披着斗篷的怪人出现在水潭之畔,只是,依旧背对着他。

    “前辈,一定是您救了我对不对?否则,我恐怕早已经被道明那死胖打死了。您已经救过我好几次了,我该怎么谢您好呢?”

    怪人淡然道:“没什么可谢的,这都是缘。其实道明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坏,只是你先入为主的念头太强,所以才会那么敌视他。你记住,想要修仙有成,必须要做到心如明镜、不染尘埃的境界。哎,你的境界还是成长的快了些啊!”

    听着怪人莫名所以的话,海龙疑惑的道:“前辈,我境界提升的快难道不好么?”

    怪人道:“以后你会明白的。海龙,你知道自己沉睡了多久么?”

    海龙摇了摇头,道:“好象睡了很长的时间,难道有三天了么?这一觉睡的到是很舒服,全身都是力气似的。”

    怪人突然哈哈大笑起来,“三天?你也太小看自己的睡功了。你已经睡了接近三年,整整一千日。看看你的身体变化吧。”

    海龙心中大惊,一千日,这怎么可能?他低头向自己看去,自己的肌肤竟然如美玉一般通透,皮肤下宝光流转,用手轻轻按去,弹性十足。最奇特的是,自己双腿之间那物什竟然比以前增大了许多,周围还包裹着一丛茂密的黑森林。身上的肌肉似乎更加壮实了。而且好象已经高了不少,仿佛一夜之间就长成了大人似的。海龙喃喃的道:“三年,竟然都三年了,那这么说,我已经快十八岁。现在我才明白什么叫山中无甲啊!真是太神奇了。”

    “恩,确实已经三年了。三年的时间你已经改变了很多,虽然这三年你一直沉睡着,但却比普通修真之人修炼更要专注,所得的结果也更好。那日你在摩云洞府食用的天材地宝也完全吸收了。你可以查看一下自己的境界。”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