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铁棍发威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听完灵云的话,道明真人的脸色更加阴沉了,“你们很好啊!现在已经可以做主了。凝露液百年才出三滴,你们就这么轻易的交给人家。你们知不知道,这凝露液可以……”停顿了一下,道明眼中冷光连闪,冲灵云道:“你们不单私自做主将凝露液送出,还收了人家的东西。灵云,那五品紫芝你回去以后立刻给道云师叔送回去。本来我一直很看好你的,没想到你竟然如此贪婪,哼,一切等回去再说。”

    海龙眼看着灵云被道明真人训斥的战战兢兢,顿时气往上撞,大声道:“师祖,你凶什么啊!四师傅根本就没要,那紫芝是我从灵木师叔手里接下来的。而且紫芝已经让我用来救小机灵了,根本就还不出了。”

    道明眼中精光一闪,海龙清晰的感觉到强大的压迫感从四面八方传来,自己的呼吸骤然困难起来。

    灵云吓了一跳,赶忙道:“师傅,您别听昙羽乱说,确实是弟的错,您要惩罚,就罚弟吧。”

    道明真人当着众弟的面被徒孙顶撞,胸中怒气不断翻涌,但他也知道今天不是发作的时候,怒哼一声,撤去了自己的气势。

    海龙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接天峰顶的新鲜空气,道明真人的作为已经激发了他内心深处的倔强。猛的上前一步,怒道:“我作错了什么,你要这样对我。你根本就不配当我的师祖。”他的声音很高,童音尖锐,再加上无意中用出的法力增强了穿透力,几乎传遍了接天广场每一个角落。已经到来的数百名连云宗弟顿时将目光集中过来,都流露出惊愕之色。胆敢在接天峰顶怒斥长辈,海龙还是第一个。

    道明真人的胖脸已经变成了酱紫色,细小的眼睛中杀机外露,在这么多同门的面前被小辈斥责,让他的脸面怎么放的下?就在他无法隐忍,准备出手之时,一个柔和的声音响起,“道明师兄,是什么事惹你发了那么大火啊!在接天广场动怒可不好。”

    道明真人回头看去,正是道云真人,他冷哼一声,道:“我们摩云峰的事用不着你管。”

    道云真人碰了个硬钉却并不生气,飘落到海龙身旁,微笑道:“刚才我也听到了一些,既然事情是因为我借那三滴凝露液而起,自然就与我有关了。师兄,你也修炼了五百年之久,火气怎么还是这么旺盛呢?他是现在唯一的五代弟,我们这些做长辈的,应该多宠着他点才对。众位道尊也快升临了,我看,就算了吧。如果以后师兄有什么不快之处,尽管来找道云就是。”

    道明真人眼中寒光闪烁,心中暗想:在修为上来说,道云真人虽然入门较自己晚了几十年,但却要高他一个境界,已经达到了道隆初期,一向和自己不和,这回找到机会来奚落自己,今后让自己还怎么在连云宗混下去啊!正在这时,海龙拉着道云真人的衣襟道:“道云师叔祖,你收我当弟吧。道明那死胖这么凶,您要是不收我的话,回去他会打死我的。”

    道云吓了一跳,在连云宗里还真没有谁敢像这个小似的如此放肆,呵斥道:“别乱说,不可对你师祖无……,啊!师兄手下留情。”

    “轰——”巨响声中,道明的十一名弟全都被震的飞了出去,而道明和道云分别退出一步方站稳身形。被道云护在身后的海龙虽然没受到什么伤害,但也已经吓的脸色苍白。原来,听了海龙那火上浇油的话,道明真人再也顾不得忌讳,在愤怒中向海龙出手,幸亏道云真人及时发现,修为又高于道明,才救了海龙一条小命。

    “是谁这么大胆,敢在接天广场动手。”一个苍老而浑厚的声音响起,所有人的心都快速的跳动起来,似乎这突如其来的声音能控制他们的生命似的。一轮青蓝色光芒从远方亮起,光芒组成了一个巨大的光环,光环中央,一名道衣飘飘的老者脚踏青色祥云飘然而至。老者面容古朴,眼神清澈深邃,隐隐有着一层温润之色,虽鹤发仙骨,但他的出现却给人一种清新的气象。强大的气息笼罩着身体周围,显然拥有着极深的修为。看着老者的出现,所有广场上的连云宗弟同时躬身施礼,道:“参见无机道尊。”

    青云飘散,包围着无机道尊全身的光环骤然收拢,缩小了一倍静静的悬浮在无机道尊背后。“罢了。你们都起来吧。道明、道云,这是怎么回事啊?你们的师傅还没来么?”无机道尊的修为排在九位二代连云宗宗师的第六位,仅次于道明真人的师傅天石道尊,已经修炼了两千余年。

    道明见无机道尊出现,背后顿时冒起一层冷汗,神志恢复之下,赶忙躬身道:“禀告道尊,一切都是弟的错,请道尊责罚。”

    无机道尊微微一笑,道:“修真以心为性,你嗔念太重了。在接天广场动手是很忌讳的。这里是神州距离仙界最近的地方,一旦不甚引来天劫,这里将变成一片焦土,而你可就是我们连云宗的罪人,不可不知啊!”

    听了无机道尊的话,道明和道云顿时大为惶恐,双双跪倒在地,天劫是什么他们如何不知?如果遇到三重天劫,恐怕就算连云宗所有修真弟联手也无法抵御。意识到自己可怕的错误,两人的身体都有些颤栗。

    “无机,不要吓唬晚辈了。除非是我们九个老家伙一起动手,否则哪里来的天劫?就凭他们那点修为么?”又是一团青云飘荡而来,青蓝色的光环几乎和无机道尊相同,光芒收敛,无机道尊身旁顿时多了一人。此人身材不高,只到无机道尊肩部,右手托着一块浑圆的乳白色圆石,圆石的直径约有二十厘米左右,其中似乎有云雾流转似的,看上去极为神奇。

    无机道尊莞尔一笑,道:“天石师兄,你怎么又拆我的台。我只是想给这些弟们一个警惕而已。”来人正是道明真人的师傅天石道尊。

    天石道尊淡淡的看了道明真人一眼,道:“道明,你是越来越不长进了。不但修为进步缓慢,连心性也如此不堪,如何方能继承我的衣钵?”

    道明真人在天石道尊出现的时候心中一喜,有天石道尊在,他的心就稳定多了。听到师傅的斥责,赶忙连连应是,做出一副唯唯诺诺的样。

    “噗嗤。”一声轻笑打破了接天广场严肃的气氛,这发笑的,正是海龙。天石道尊眉头微皱,而无机道尊则有些好奇的看向这派中辈分最低的弟。天石道尊手上玉石光芒流转,他淡淡的问道:“你笑什么?”

    海龙可谓是初生之犊不怕虎,不理自己几位师傅焦急的颜色,道:“当然可笑了。师祖他对着我的时候就是发怒的老虎,可一见到两位祖师却温顺的像小猫一样,典型的欺软怕硬嘛。”

    天石道尊脸色一沉,跪在地上的道明真人更是散发着危险的气息,无机道尊笑道:“恩,你这孩还真有趣。不过面对师长可不能这么无礼。”海龙挠了挠头,道:“祖师,我并不是无礼啊!对长辈的尊敬要体现在内心,光表面做做样有什么用?我并不是不尊重你们,只是把心里所想说出来而已。难道您不喜欢听真话么?”

    无机道尊一楞,他没想到自己活了两千多岁,却被一个只有十几岁的孩抢白,而偏偏他的话又另自己无法反驳。

    “说的好。我最喜欢这样一切发自真心的孩。”清朗的话语中,海龙眼前一花,一名年轻女出现在他身旁,同样的,她背后也漂浮着青蓝色的光环。“参见飘渺道尊。”的声音响起。

    道云真人低着头站在年轻女背后,恭声道:“师傅。”

    飘渺道尊容貌极美,灵菲和她比起来只是蝇火之光,她那白皙的肌肤,精致的五关以及如瀑布般的墨绿色长发都不是最吸引人的地方,最动人的是她那如空山灵雨般,清逸得宛如不食人间烟火的恬淡气质。即使是连云宗本门弟,在初见之时也很难想象这绝色美女就是连云宗坐着第三把交椅的道尊。

    “你们两个啊!还不如一个孩。人家孩哪里有错了,说实话怎么了?我看,你们都应该好好反省一下。像他这样赤修真要比我们当初还顺利的多。我看,或许千年之后,我们连云宗又能出一朵奇葩了。天石,你要是不要的话,让她归我门下好了。”

    天石眼中怒气一闪而过,但他也知道,自己得罪不起飘渺道尊,淡然道:“师姐,他毕竟是我门下弟,怎能相让。既然你说他没错,那就算是没错吧。”

    飘渺道尊微微一笑,道:“就知道你不舍得。孩,别怕,以后他们要敢欺负你,我给你出气。”一边说着,她扭头向海龙看去。海龙自从飘渺道尊出现,就完全陷入了呆滞之中,灵菲的身影不见了,在他眼中,只有面前这绝色的道尊。看着飘渺道尊那掩盖在道袍下玲珑浮凸的娇躯,闻着她身上淡淡的清香,两行鼻血不自觉的流淌而出。

    “啊!孩,是不是他们刚才震伤你了。让祖师看看。”不知道为什么,飘渺道尊一看到海龙就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

    无比淳和的温暖能量包裹着全身,海龙只觉得身体一震,仿佛三万六千个毛孔全都张开了似的,说不出的舒服。在飘渺道尊那强大的法力作用下,只是顷刻之间,他已经从初窥初期升到了中期。

    海龙口中吐出一句另众人绝倒的话,他深深的看着面前的飘渺道尊,道:“姐姐,你长的好美啊!等我长大以后嫁给我好不好。”

    飘渺道尊全身一震,背后的青蓝色光环没来由的律动起来,所有的弟都惊呆了,跪在地上的道明真人忍不住喷出一口鲜血。他虽然知道海龙大胆,但也没料到他连飘渺道尊这位修真界举足轻重的大人物都敢亵渎。

    天石道尊怒斥道:“道明,你收的好徒孙。”背后光环大亮,一缕白色的光芒从他手上天石飘然而出,直奔海龙额头。能气得像天石道尊这样修为的高手都动了杀机,海龙也可以引以为豪了。

    飘渺道尊在听了海龙的那句话之后,身心完全陷入了迷惘之中。她七岁就已经进入了连云宗,两千三百多年以来,从未离开过连云山脉,虽然修为高深、地位尊崇,但这却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听到的轻薄话。海龙的稚之话是那么的真诚,使她内心中生起一丝奇异的感觉,她竟然就那么站在海龙身旁,过往修炼的一幕幕不断从眼前闪过,这位连云宗排名第三的道尊已经有些痴了。

    天石道尊的突然出手,连无机道尊都来不及阻止,而飘渺道尊又处于痴呆状,眼看着海龙这条小命就要消失了。

    海龙看到白光奔自己而来,他想闪躲,但却用不出丝毫力气,仿佛周围的空间都被封锁了似的,包括精神在内,全身绵软无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股白光朝自己眉心处飘来。暗呼一声我命休矣,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

    “祖师,不要!”灵通等四代弟同时惊呼出声,一年多的相处,他们早已经对海龙产生了深厚的感情。

    天石真人心中一动,暗道,自己这是怎么了,两千多年的修为,怎么还能妄开杀戒呢?尤其对方又是自己门下的弟。意念一动,他刚想收回距离海龙只有不到一米距离的法力,异变突然发生了。一道黑色的光芒从海龙怀里飘然而出,骤然迎上了天石道尊的法力。刹那间那黑色光芒化为千万道霞光,看的周围众人一阵目眩神迷。澎湃的纯净法力骤然而出,那充满无穷霸气的能量给人一种无可抵御的感觉,一个低沉苍老的声音响起,“休得伤他。”

    “轰——”所有低代弟都被剧烈的冲击力震到了接天广场的边缘,整个接天广场都剧烈的晃动起来,仿佛接天峰要倒塌一般。如果不是这里为连云山脉禁制仙阵的枢纽,如此强烈的撞击,恐怕会带来意想不到的灾难。但即使如此,那如玉的青石地面上还是出现了数道长长的裂痕。天石道尊飘退出几十米之外,他那最为珍惜的乳白色天石上竟然多了一道裂纹。飘渺道尊和无机道尊也各自退出十余步,风暴的中心,只剩下海龙一个人呆呆的站在那里。一根黑色的小铁棒静静的漂浮在他面前。

    天石道尊眼看着自己的法器受损,顿时心中大怒,大喝道:“什么人敢来我连云宗撒野。”庞大的法力如同旋涡般席卷而升,他要发飙了。

    飘渺道尊身形一隐既现,纤纤玉手按在天石道尊肩膀上,“老五,你冷静点,根本没有人,那是附着神识,难道你连这都辨认不出了么?”

    听到飘渺道尊的劝说,天石道尊渐渐冷静下来,他们的目光都落在了海龙身前那黑色的小铁棍上,半晌,谁也说不出话来。

    无机道尊飘落到两人身旁,骇然道:“仅仅凭借附着神识就可以发挥出挡下天石的法力,难道这是魔尊的顶极仙器不成?”

    飘渺道尊摇了摇头,道:“不对。刚才那法力是非常纯正的,而且带有几分佛宗的能量,绝不会是魔器。孩,这件法器你是从何处得来?”

    呆立的海龙看了看面前的三位道尊,又看看小铁棍,喃喃的说道:“金睛火眼。”说完这四个字,他全身一软,顿时瘫倒在地,而小铁棍则飘然回到了他怀中。

    六团光云分别从接天峰六个方向电射而至,其中一团,正是从接天广场尽头的七彩光芒闪耀的接天宫中而来。光芒收敛,四男两女轻飘飘的落在接天广场中央。为首一人,背后的光环是深蓝色的,他,正是连云宗宗主接天道尊。接天道尊仙风鹤骨,苍老的面庞上满是惊怒之色。刚一降临接天广场,两道严厉的目光就落向飘渺道尊三人,冷声道:“是谁敢违背祖讯在这里动手。难道想引来天劫颠覆我连云一门么?”

    包括后来的五位道尊在内,八人同时恭敬的道:“参见宗主。”

    接天道尊眼中冷芒电射,“飘渺师妹,这是怎么回事?”

    飘渺道尊轻叹一声,将先前发生的一切详细的叙述了一遍,听了她的话,接天道尊流露出一丝惊讶,随手一挥,海龙的身体顿时漂浮到他身前。双手如虚影般幻化,法决一引,小铁棍顿时从海龙怀中飘飞而出。此物一出,接天道尊顿时脸色一变,背后的蓝色光环亮了几分。空中的小铁棍异常沉重,即使他控制起来竟然也有些吃力,那如此小的体积,竟然产生了这种不可思议的重量,接天道尊不禁暗暗心惊。但最为奇怪的是,这似乎并不是一件法器似的,其中并没有蕴涵一丝灵气,除了重量以外,宛如一根最普通的铁棍。

    “各位师弟师妹,这铁棍的来历必然不凡,你们谁知道金睛火眼是指的什么?”

    八位道尊几乎同时摇头,金睛火眼四字他们谁也不知道代表着什么。

    “祖、祖师。我知道。”一个声音吸引了这些修真界绝顶高手的注意,说话的正是海龙的师祖道明真人。

    接天道尊道:“说。”

    道明真人脸上流露出一丝不自然的神色,他嘴唇微动,以传音之法向接天道尊说着什么。其他八位道尊都有着已证大道的修为,自然能够凭借法力拦截听到他的传音,九人的脸色不约而同的凝重起来,道明真人的叙述足足持续了半个小时才结束。

    “这么大的事,你为什么不早来回禀。”天石真人忍不住怒问道。

    道明真人苦笑一声,道:“不是我不想说,而是他不让我说啊!如果不是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我也不会说出来。请各位祖师原谅。昙羽这孩虽然顽皮一些,但秉性不坏,还请祖师们宽恕。”

    道云真人微微一楞,有些奇怪的看向道明真人,先前道明真人还想出手惩罚昙羽,而此时竟然改为求情,显然是金睛火眼那四个字的作用。

    接天道尊点了点头,叹息道:“没想到他老人家竟然在侧,看来,我们的修为还是不到家啊!既然他老人家不愿意我们去打扰,那就算了吧。所有连云门下听令,今天接天广场上发生的一切你们要用忘灵术去掉记忆,今后谁也不许在轻易提起。天石师弟,一切就顺其自然吧。说不定,昙羽这孩以后还真会成为我连云宗之骄傲。道明,回去以后,你要好好照顾昙羽,把一切解释清楚。不要用忘灵术,否则他老人家恐怕会不高兴。明白么?”

    “是,宗主。道明一定会处理好这件事。”

    接天道尊深深的看了手中的小铁棍一眼,将它重新放入昙羽怀中,探察了一下他现在的状态,这才将其交到道明真人手中。

    “各峰首座,带领你们的弟返回吧。今天的聚首之会取消。众位师弟、师妹,你们留一下。”

    “是,宗主。”在各三代弟的带领下,数百道青光从接天广场上腾起,转瞬间,空旷的广场上只剩下接天等九位道尊。

    至云道尊是三名女性之一,虽然容貌远比不上飘渺道尊,但她的修为却已经接近了莫测境界,众人中仅次于宗主接天道尊,轻叹一声,道:“他老人家出现在摩云峰,不知道对我们连云宗来说是福是祸啊!”

    接天道尊道:“应该是福非祸,他本无天劫之累,来此只是受罚而已,刚才道明不是说了么,五年之后,他就会离开的。我们静观其变吧。”

    天石道尊看了一眼手中天石,叹息道:“今天是我太冲动了,看来我也是嗔念未化,回去以后,一定要闭关些时日方可。”

    飘渺道尊微微一笑,直到此刻,她还没有忘记海龙那句话,“宗主说的对,这件事对我们来说应该是福非祸。说不定,昙羽那孩还能从中得到不少好处。”

    接天道尊道:“一个月前,我收到了来自梵心宗的灵扎。悟云宗主称,现在神州大陆上各地妖魔邪物蠢蠢欲动,似乎有和我正道一分上下之心,请我们参加三年后举行的七宗盛典,到梵心宗一同商量对策。”

    枢缔道尊道:“梵心宗虽是佛门正宗,悟云宗主和我们的关系也不错,但五照仙那五个老家伙向来看不起我们。现在正道鼎盛,中原六大宗派高手辈出,我们又何必去淌这混水呢?还是静心于山里修炼的好。”

    登仙道尊道:“枢缔师弟说的有道理。宗主,我们距离度劫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又何必同那些自命不凡的六宗掺和?所谓邪不胜正,以六宗的实力足以对付那些邪魔外道了。”

    接天道尊轻叹一声,道:“毕竟同属正道,我们也不能太不近人情。这样吧,我回给悟云宗主一份灵扎,就以我们连云宗势微为借口,暂时不动,一旦邪魔外道真的猖狂起来,我们在出山也不迟。”

    飘渺道尊道:“宗主,不妥。如果这样,恐怕六宗对我们的意见会更大。不如我三年之后代表本宗去一趟好了。”

    接天道尊微笑道:“如此最好,就麻烦三师妹了。以你的修为,足以应付一切变数。”

    飘渺道尊叹息道:“山中无甲,来到连云山脉以后,我只出山过三次,不知道神州大地现在变成了什么样。出世便是入世,希望能有所收获吧。”

    接天道尊道:“那就这么决定了,大家还有谁愿意同三师妹一同前往么?”

    止水道尊也是三名女性中的一位,她排名最后,一向得众位师兄师姐照拂,容貌之美,并不次于飘渺道尊,三百年前刚刚突破不坠境界,听到接天道尊的问话,笑道:“反正我修为浅,少修炼些天也无所谓,就让我和三师姐一起去吧。”

    飘渺道尊笑道:“就知道你耐不住寂寞,咱们姐妹同往也好,相互间有个照应。”

    无机道尊喃喃的说道:“你们两个加起来都快五千岁了,还用的着相互照顾么?”

    飘渺道尊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道:“要不你去?你既然不愿意为宗主师兄分忧解难就少废话。”

    无机道尊碰了个钉,无奈的摇了摇头,道:“我不是不想为宗主分忧,实在是马上就要进入大道中期,我不能分心啊!何况师姐的修为比小弟要高深的多,由您前往,也能在那中原六宗面前显露一下我宗的实力。”

    接天道尊道:“好,就这么定了吧。各位师弟、师妹也该回去静修了。”

    天石道尊道:“我的天石也被那东西打裂了,也不知道那是一件什么法器,威力竟然如此强大,如果真正控制起来,还不知道会如何。”

    接天道尊道:“那件法器似乎已经与昙羽的身体融合了,据我刚才运力吸出时的情况看,它竟然有万斤之重,如果不是与昙羽之身融合,以他现在的修为,是绝对不可能随身携带的。虽然法器威力很大,但昙羽的修为毕竟尚浅,想真正应用,恐怕至少要千年之后了。”

    回到摩云峰,包括道修在内,所有四代弟都不敢出声,道明真人的脸色阴沉的可滴下水来似的。今天,在连云宗圣地接天广场中当着众多同门的面受到了那么大的屈辱,更是被海龙气的吐出鲜血,现在的道明真人就宛如一颗定时炸弹一般,随时都有可能爆发。

    青光漂浮而至,众人已经来到了摩云峰的上空,道明真人冷冷的说道:“你们都回摩云坪吧。从今天开始,昙羽就跟随我修炼。”

    灵通心中一急,试探着哀求道:“师傅,昙羽他毕竟还是个孩。今天他确实做的太过火,但还请您网开一面。”在他的带领下,众四代弟们一同跪倒向道明求情。

    环视了众人一圈,道明怒斥道:“你们都想造反么?我什么时候说要惩罚昙羽了,哼,你们教的好徒弟。忘灵术你们可以不用,那会对你们的修为有所影响,但以后万万不可提起今天之事,现在都给我回去。”说完,驾御着自己的飞剑,骤然消失在众人面前。道修轻叹一声,道:“各位师弟不必着急,在接天广场时,师傅不是还为昙羽求情了么?我想,他一定不会有事的。我要先回风雨山了,这七修剑等昙羽回来的时候,你们再转交给他吧。”说完,他将七修剑递给了灵智后,凭空驾御着自己的身体飘然而逝。

    道明真人夹着海龙回到了自己的摩云洞府,今天发生的一切对他震动实在太大了。之前是差点被海龙气死,但当他得知海龙竟然和他心中最尊敬的前辈有关时,所有怒气顷刻间消失了。能得到那位前辈的清眯,是多么幸运的事啊!小心的将海龙放到自己的床上,道明喃喃的说道:“这小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伸出三指按在海龙的脉门上,他仔细的探察着海龙现在的情况。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