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登山拜师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天空中,两道身影相隔千米对视着。其中一道身影,脚踏七彩祥云,全身不断散发着柔和的金色光芒。他看上去二十多岁,一脸肃然之色,身形挺拔,全身笼罩着一层淡淡的仙气。

    另外一道身影截然相反,他脚踏乌云,一身黑袍,背后猩红色的披风微微的浮动着。看上去三、四十岁,脸上满是狞厉之色。

    青年淡淡的说道:“今天既然让我见到你,我们之间就应该做一个了断了。”

    中年人哼了一声,道:“既然你想死,那本宗就成全你。”

    虽然相隔千米,却不能丝毫阻碍他们的声音。

    金光和黑红色血光同时亮起,七彩祥云和乌云闪电般接近着。

    “轰——”

    金光突然变得那么刺眼,顷刻间,千万道霞光湛放。

    “啊!不可能,你,你怎么会,难道那九天重劫,你已经……”中年人的声音中充满了惊恐。

    “不错,你猜对了。天上地下,惟我独仙。去死吧。”千万道霞光同金光融合唯一,化为一股沛然之力骤然而去……

    “不要——”

    …………

    太阳高高的悬挂在空中散发着它灼热的光芒,夏天的正午是那么的炎热,地面上的黄土失去了水分,只要微风轻抚就会带起阵阵灰尘,使人更加难以呼吸。“他妈的,这鬼天气真是热死了,再这样下去,恐怕老要归位。”一个童稚的声音愤愤的说道。只见土路旁的大树下坐着两名**着上身的顽童,他们正倚靠着大树,借着它的树荫昏昏沉沉的打着盹,那说话的顽童年纪较大,看上去大约有八、九岁左右,身材纤细、皮肤蜡黄,高鼻梁、小眼睛,一头乱蓬蓬的短发如同枯草一般,额头上、鬓角旁渗出几丝汗水,脸上的表情显得很不耐似的。

    “龙哥,你就别抱怨了,这天气又不是我们能做主的,所谓心静自然凉嘛。不过,真的希望现在能下一场豪雨,带走几丝燥气。”说话的是那乱发顽童身旁的那名年龄稍小的男孩儿,和被他称为龙哥的顽童比,他的模样就要俊俏的多了,肩膀上披着一件干净的布衣,皮肤白皙,大眼睛、双眼皮,微长的黑发整齐的梳理在脑后,年纪大约七、八岁左右,比先前那顽童要矮上一些。

    龙哥瞥了说话顽童一眼,哼了一声,道:“行了,豆芽儿,你说话别那么文邹邹的好不好,听着别扭。你们家条件也不怎么样,你小却非要天天哭着去上学,在咱们这个鬼地方,上学有什么用?我看啊!你还不如和我一起去砍柴,这样也能贴补些家用。”这两个孩都是附近村落中的,龙哥名叫海龙,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去世了,只给他留下一间夏天不能遮雨冬天不能挡风的茅屋,一直受村中一些好心的村民接济才能活下来。现在他每天以打柴为生,用自己打来的柴和向村民们换些食物。被他称为豆芽儿的顽童和他同村,名叫张昊,两人一起长大,是最好的玩儿伴,张昊家的条件比海龙好不了多少,他父母只是依靠种植村旁一块薄地勉强维持着生计。像他们这些穷人家里的孩,成熟的都很早,虽然还不到十岁,但却总把自己当大人看,连说话的口气都尽量去模仿大人。

    听了海龙的话,先前还一幅文质彬彬的张昊顿时露出了原形,嘿嘿笑道:“龙哥,我怎么说也跟那老学究学了几天书嘛,让我拽拽文又怎么了?这样才能显示出我的水平啊!打柴我才不干,你也知道,我是最懒的了,除了吃饭睡觉以外,别的什么都不想干。”

    龙哥在张昊的头上敲了一记,笑骂道:“就知道你小是这样。什么想多学些东西,分明是不想干农活的借口,我看,你认识的字也未必能比我多几个,咱们兄弟加起来,西瓜大的字恐怕也装不满一箩筐哦。”

    张昊微怒道:“再敲我的头我就跟你急,我可是有远大理想的,虽然偷懒是个很主要的目的。”

    海龙嘿嘿笑着凑到张昊身旁,在张昊警惕的注视下,又是一记敲到他头上,力道明显比刚才那一下要大。张昊哎呦的叫了一声,猛的扑了上去,两人在互相攻击的粗鄙言语中扭打在一起。海龙的力气明显比张昊要大一些,一会儿的工夫,就将他按到在地,嘿嘿笑道:“服了吧。”

    张昊虽然被制,但嘴上却不肯认输,哼了一声,心有不甘的道:“天气太热,我怕你太热才让你的,这都看不出来。”

    “嘁。”海龙撇着嘴将张昊推到一旁,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水,坐倒在大树下,道:“你小总是有的说,太热了,不和你闹了。对了,刚才你说你有远大的理想,是什么?说来让我听听,看你那理想有多么远——大——”

    张昊得意的道:“我的理想当然很远——大——了。”神秘的凑到海龙身旁,低声道:“老大,你还记得村里孙爷爷说的那个关于神仙的故事么?我可有准确的消息哦。”

    海龙心中一惊,坐直身体,张昊口中的孙爷爷是村里的故事王,经常会讲一些希奇古怪的故事逗孩们玩儿,其中有一个关于神仙的最为吸引他们,海龙怪异的看着张昊道:“你小不是失心疯了吧,那根本不可能是真的啊!哪儿有人能够会飞的。”

    张昊道:“怎么没有,一定是有的。我的理想,就是和那些仙人一样,能够学会飞的本领,那时候,天地还不是任我们遨游么?大约在一年以前,曾经有两个穿着华丽的人来到咱们村里,都骑着马呢,他们好象是从远道而来的,正好到我们家要水喝。你也知道,我老爸是很好客的,殷勤的招待了那两个外来人,那天我正在家睡觉,听到有外人来了,就跑出来看热闹。正巧听到那两人的谈话。以前我也不相信有神仙的事,但听了他们俩的话,我才知道那确实是真的啊!他们说,就在离咱们这儿百里外的连云山中有一个什么门派,那里就生活着一些仙人,他们此次前来就是去拜师的,那门派中有许多神仙都会飞哦。听那两个人向往的语气,一定是确有其事的。”

    听张昊说到这里,海龙顿时来了精神,瞪大了眼睛道:“真的假的?真的有神仙啊!”

    张昊洋洋得意的道:“当然是真的了。那两个外来人还说,这个门派每五年收徒一次,好象没什么特别的要求,只要认字就行,连年龄都没有限制。要是能当神仙那该多好啊!想吃什么、喝什么,随手一变就有了,嘿嘿,那种生活最适合我这样好吃懒做的了。小虫,你现在知道我为什么会去和老学究学写字了吧。”

    海龙已经被张昊的话惊呆了,就连张昊叫他最讨厌听的外号他也没有注意到,他从没想到,张昊的理想竟然是这么远大的。

    张昊看着海龙那目瞪口呆的样更加得意了,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小虫,这可是我的秘密哦,要不是看在你是我最好的兄弟份上,我才不会告诉你呢。怎么样?从现在开始和我一起去学认字吧,再过个四年,你十三岁、我十二岁,我们就一起去那个什么门派拜师好了。说不定学艺几年,我们就能衣锦还乡了呢,再回到村里,我就变一座金山给爸爸妈妈,让他们也享享福。”想到得意处,张昊不由得哈哈笑了起来。

    海龙眨了眨眼睛,喃喃的道:“要是到那里拜师的话,他们管饭么?只要能让我吃饱,我就跟你一起去。”对于传说中的神仙,他又怎么会不向往呢。

    张昊道:“当然会管饭了,而且应该吃的很好呢。孙爷爷不是说么,神仙都是吃仙果喝琼浆的。和我一起跟老学究认字吧。等我们双双成仙后,就算想当个皇帝,也不是不可能啊!”

    海龙挠了挠头,道:“不是四年以后呢么?再说吧。这么虚无缥缈的事我才不信。”嘴上这么说是因为他看着张昊得意的样心中有气,其实他已经信了几分。

    张昊颓然道:“白让我浪费那么多吐沫,就知道你没什么大志向,即使你和我去了,恐怕人家也只会收我不会理你呢。”

    海龙勃然色变道:“你他妈的说什么?我不如你?除了长相以外我哪点不比你强,哼,你那张小白脸有什么好。不就是去拜师么?好,我跟你去,到时候,只不定谁被人家退回来呢?明天早上我打柴后咱们就一起去学写字,我可是全村最聪明的人。”

    张昊心中暗暗偷笑,从小一起长大,他当然明白以海龙好胜的脾气是最受不了激的,搂着海龙的肩膀,抖了抖手中沾了不少泥土的布衣,嘿嘿笑道:“好拉,全村最聪明的人,去我家吧。昨天李叔拿来了一些红薯,今天有你吃的了。”

    海龙对红薯显然比对神仙更感兴趣,一双小眼睛中顿时光芒大放,“哇,有红薯吃了,太好了,这些天我吃糠吃的连屎都快拉不出来了。终于可以改善生活了,走,快走,去你家吃红薯喽。”两人笑闹着朝不远的村庄而去。

    四年后。连云山脉。

    连云山脉地处西陲,远离中原近万里,山脉由连绵起伏的七十二座山峰组成,每一座都高耸入云,其间奇峰怪石、山中流泉随处可见,变换莫测的云海仿佛成为了它们之间的桥梁似的,缠绕于诸峰山腰之处,连云山脉之名也由此而来。

    连云宗,坐落于连云山脉之中,乃天下七大修真宗派之一,只是由于地处偏僻,其影响力远不如中原的其余六大宗派。但其历史之悠久却为各修真大派之冠。相传,万年之前,连云祖师坐于连云山脉主峰接天峰顶悟道,得成升仙,并留下了大量修真宝典。千年之后,数名有缘之人无意来到那里,得到了连云祖师的手札,为了感戴连云祖师,他们在这里建立了连云宗。平日里,连云七十二峰完全被连云祖师留下的仙阵所围,外人来此根本无法深入其中。

    今天,又是五年一度的连云宗收徒之日,接天峰顶射出万道霞光,云雾缭绕的七十二峰仿佛发生了变化似的,雾气渐散,一条条蜿蜒小路出现在山脉外围。只要通过这些小路,就能直接达到连云山脉外围十二峰,那里,将是收徒测试之地。

    连云宗收徒的要求比其他六大宗派要严的多,每次收徒都有众多报名之人,但能够通过测试的却寥寥无几。本来这里就原离中原人迹稀少,再加上条件苛刻,前来报名之人越来越少,数千年前上万人前来报名的鼎盛时期已经不在,五年之前的报名人数连一百都不足,最后通过的,更是可怜的一个都没有。

    地灵峰,连云山脉外围十二峰之一,四名衣着朴素的中年男立于峰顶之上。他们的相貌都很普通,是最简便的布衣,背后各自背着一柄长剑。

    “六师兄,山脉仙阵已经开启四天了,咱们地灵峰怎么连一个鬼影都没有,难道这回连一个报名的都没有么?记得五年前总还有近百个报名之人,再这样下去,恐怕我们连云宗就将后继无人了。”

    被称做六师兄的中年人轻叹一声,道:“九弟,你要注意自己的言语,什么鬼影?让师傅听到恐怕你就吃不了兜着走吧。哎,还说呢,我们在这地灵峰已经有二十年收徒没有超过过十人了。能通过测试的人简直是太少了。弄的现在连云宗连个五代弟都没有。”

    “六师兄,九师弟,你们就别抱怨了。这也怪不得咱们,谁让祖上定下的规矩那么严格呢?那些要求,简直,简直是……”四人对视一眼,同时低声道:“变态。”

    连云宗二代弟共有九人,分别掌管连云山脉中央的接天峰、至云峰、飘渺峰、登仙峰、天石峰、无机峰、枢缔峰、灭炎峰和止水峰。虽然同样修炼的是连云祖师传下来的功法,但他们各自的领悟不同也就形成了不同的修为,二代弟之下,有三代弟四十余人,除了向他们的师傅请受教益以外,也各自独居于一峰。四代弟的数量就要多的多了,足有四百多人,他们都跟随着自己的师傅居住于相应的山峰之上,平日里,这外围十二峰是不会有人来的,它们只是组成禁制仙阵的外围枢纽而已。

    而地灵峰上这四个人,师从连云宗二代宗师天石峰主的第三徒道明真人,分别是排行第六的灵通、排行第八的灵芝、排行第九的灵檐、排行第十一的灵玉。今天他们的任务就是来此收徒,每五年一度的连云宗七十二峰仙阵开启只有五天时间,今天已经是最后一天了,可连一个前来接受测试的人都没有,四人不由得无聊的攀谈起来。

    灵檐低声道:“确实是够变态的,当初我们能通过测试都是幸运使然,通过几率连百分之一都没有。”

    灵通苦笑道:“师傅和师祖到没强迫过咱们非要收徒弟,可是,没有五代弟,那些杂役却都要咱们来干。不管了,只要今天有人能来到这里,无论如何也要把他收下,这样,咱们以后也可以解脱。”

    另外三人将目光全落到灵通身上,同时点了点头,显然他们也早已经厌烦了那些杂役。

    灵玉道:“六师兄,咱们这里你修为最高,你用天视之术看看,地灵峰下有没有前来拜师的人,现在时间已经不早了,如果再没有人登山,恐怕这回又要完蛋了。”

    灵通点了点头,掐动法决,大喝道:“千里眼听令,开天视。”一道蓝色的光芒从灵通法决中电射而出,将他的双眸完全染成了蓝色。灵通头部微微晃动着,蓝色的眼眸透出深邃的目光,宛如两潭寒水一样不断的流转着。一圈淡淡的青气围绕着他的身体轻轻的摆动,渗出淡淡的香气。

    灵芝赞叹道:“六师兄的修为又有所增进啊!看来已经达到了道固的后期,天心决已经出现道胎的香气,就要进入胎成期了。哎,我们还都停留在腾云境界呢。”

    灵通的面庞上突然流露出一丝喜色,似乎有所发现似的,眼眸上的蓝光一闪而逝。“太好了,我们有希望了。”

    灵檐赶忙问道:“怎么样?六师兄,有几个前来拜师的人?”

    灵通微笑道:“我清楚的看到有两个人已经进入了地灵山,现在他们就在半山腰呢,虽然只有两个人,但做杂役的话,应该差不多够了。”

    灵玉长出口气,兴奋的说道:“我的苦难终于结束了。”由于他在师门下排名最末,所以杂役也干的最多,此时听到有人来投自然心中大畅。“六师兄,要不我去接他们上来好了,我真的有点等不及了。”

    灵通微微皱眉,道:“师弟,虽然我们这次会通融一些,但也要保持师长的姿态,别忘了,他们以后将会成为我们的门人。”

    灵玉无奈的点了点头,右手打出一道灵决,飘身落在一块大石头上坐了下来,双目微合,道:“那我用天视之术看看他们总可以吧。”

    灵通、灵芝、灵檐纷纷盘膝坐下,同样运起天视之术观察着那两名前来拜师之人。

    “龙哥,我们回去吧。我,我不行了,这要什么时候才能到山顶啊!”

    “你这小,要死要活的拉我来,都走了这么多天,你又要退缩,哼,一点长性都没有。现在想不上去都不行了,我们的干粮都吃完了,如果不找到你说的那些神仙,恐怕就要饿死在这里了。这回真是让你害死了。”

    “这也不能怪我啊!谁知道这山路如此难走,我们好不容易到连云山脚下却怎么也走不进来,前几天好不容易走进来了,可这山又如此之高。我可怜的干粮啊!那可是我们辛辛苦苦积攒的。哎,如果让我再选择一次,我一定会和你留在家里天天去砍柴。爬山简直是累死了。”

    这登山的二人,正是四年前西陲小村中的海龙和张昊。这四年以来,为了能够达成自己的理想,张昊天天拉着海龙去学堂读书,四年的时间,两人也算认识了不少字。本来海龙是太不愿意和张昊前来的,四年的时间过去,他早已经对张昊那神仙之说淡了,但耐不住他苦苦哀求,只得一同前往。他们的饭量都不大,带的干粮也不少,可惜来的早了,一个月以前就到了连云山脉外围。但以他们如此弱小,又怎么能穿过连云山脉的上古仙阵呢?足足在外面转了一个月,就在他们完全灰心之时,突然看到连云山脉中亮起一团金色的光芒,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再一次朝山脉内部走来,这次,仙阵已经打开了,他们顺着山脚下的一条蜿蜒小路逐渐登上了地灵山。他们根本不知道连云指的是一片山脉,终于走了进来,他们以为面前这座高大的山峰就是连云山了。

    地灵山虽然只是连云山脉外围的一座小山峰,但海拔也有四千余米,海龙和张昊一个十三岁、一个十二岁,身体条件都算不上很好,足足攀登了四天的时间才走了一多半的路程,仰头望去,只能勉强看到峰顶的一片虚影而已。张昊平时懒惰的很,身体自然不如天天砍柴的海龙,虽然拜仙人为师的意念很执着,但到了这里,他终于坚持不住了,一屁股坐倒在地,说什么也不肯再起来。

    张昊从怀中掏出最后一块干粮扔给海龙道:“小虫,你把这个吃了吧,我可不走了,我估计当初是上当了。五年前遇到的那两个人估计神经有问题,如果现在真的是那些神仙收徒的时间,怎么一个人都没有呢?哎,都是我不好,把你也拖累了,你别管我了,吃了这块干粮赶快下山去吧,下山应该会容易一些,如果幸运的话,你说不定能回到村呢。”

    海龙全身一震,他从张昊那颓然的表情中已经看出了些什么,并没有介意他叫自己小虫,坚定的道:“豆芽儿,我不会让你一个人留在这里的。虽然我们不是一母同胞,但你永远都是我最好的兄弟。现在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你别以为下山容易,难道你忘记我们当初上山时是多么困难了么?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只有一条路,那就是爬上去。就算要死,我们也要死在山顶。”他将干粮掰成两半,扔给张昊一份,接着道:“快吃,吃完了咱们休息一会儿再往上爬。”说完,用力的咬了一口手中的干粮。

    张昊看着手中的半块干粮,喃喃的道:“小虫,从小你就一直照顾我,一直对我好,把我当亲弟弟一样看待,村里别的孩欺负我,总是你为我出头。两年前,为了帮我报仇,你和村里最强壮的大雄打了起来,他可比你还大三岁啊!最后虽然你败了,但大雄以后却再也不敢欺负我。那次你受了很重的伤,胸口上现在还留了一道疤痕,你一直瞒着我,但是我都知道啊!可是,可是你对我这么好我却害了你,小虫,我……”说到这里,张昊已经是泪流满面,哽咽的说不下去。在面临危险和绝境之时,他再也没有了往日和海龙嬉笑打闹的样,幼小的心灵中只有深深的歉意。

    看着张昊的真情流露,海龙的眼睛也湿润了,他坐到张昊身旁,拍拍他的肩膀,道:“一世两兄弟,说这么多干什么。快吃吧,吃完了我们上路。虽然前路迷茫,但你不是说神仙有很大的本领么?你并不是害我啊!如果你真的想为我做点什么,那就赶快振作起来,吃掉这块干粮,只有登上峰顶,我们才能有一线生机。”

    深深的看着海龙那黄黑色的面庞,一咬牙,有生以来,张昊心中第一次升起了强烈的执念,用力的咬了一口干粮,他坚定的说道:“大哥,我们一定能成功的。休息一小会儿,我们就继续赶路。如果上天真的要绝我们兄弟,我们也一定要站着死在这连云峰顶,最起码,我们兄弟努力过。”

    地灵峰顶,四道蓝光同时消失了,灵通师兄弟四人相互而望,他们的眼睛都有些湿润。灵檐道:“六师兄,接他们上来吧。看来,我们用不着去考验他们、也用不着通融什么,这两个孩已经完全符合了祖师定下的要求。”

    灵通点了点头,叹息道:“是啊!他们不但有着执着的信念,坚毅的心志,最可贵的是他们间那相互的友情,能到达这种境界的人,最符合我们连云宗心法。我们去接他们上来。极光剑,出鞘。”右手剑指前挥,叮的一声轻响,他背后的长剑脱鞘而出,悬浮在半空之中。灵通掐动法决飘身而上,稳稳的落在自己的法剑之上,青光闪耀下,率先朝地灵峰下飞去。灵芝、灵檐、灵玉也纷纷驾起自己的飞剑跟去。四道青光快速的朝峰腰落去。

    海龙、张昊经过十几分钟的休息,体力终于恢复了一些,刚准备起身继续攀登,他们突然感觉到山风凛冽起来,吹的他们身体一阵晃动。两人同时一惊,从这里向山下看只能看到云雾缭绕,如果跌下去,想不死都难,在惊慌之中,海龙赶忙拉着张昊贴上背后的岩石蹲了下来,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使他们幼小的心灵一阵激荡,恐惧感油然而升。

    青光一闪,灵通四人驾御着飞剑瞬间出现在海龙二人面前。海龙先是吓了一跳,上前一步将张昊挡在自己身后,谨慎的向面前这四名中年人望去。张昊的脑筋比海龙要更灵光一点,试探着问道:“你,你们是神仙么?”

    灵通四人收回飞剑,飘落在二人身前,虽然他们衣着朴素,但凭空飞来,收剑而立的英姿还是深深的震撼了海龙和张昊的心。

    微微一笑,灵通道:“两位小兄弟不必紧张,想必你们今日登山,是为了拜师学艺吧。”

    海龙此时也明白过来,和张昊对视一眼,这对机灵的小兄弟同时跪倒在地,恭敬的道:“恳求神仙收留我们。”

    灵通四兄弟都笑了,一切比他们想象中还要简单,这两个小到真是机灵。灵檐道:“你们都起来吧。先跟我们上峰顶再说。”没等海龙兄弟回答,飞剑祭起,在剑光闪烁之中,海龙和张昊只觉得自己被一股莫名的能量完全包裹住,眼前景物一变,身旁的山峰快速的向下滑动着。他们本是西陲小村中再普通不过的孩,如何经历过如此大的场面,张昊惊呼一声,顿时昏了过去,海龙也比他强不了什么,勉强向下看了一眼,就被脚下不断激荡漂浮的云雾吓晕了。

    四道青光落于地灵峰顶,灵通、灵檐将海龙和张昊放到地上。灵玉笑道:“看到他们的样,让我不由得想起当初入宗时的情景。那时,大师兄带着我飞的时候,我比他们更不济事,吓的都尿了裤呢。”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