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八章 瞬杀!(下)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天珠变

    周维清似乎根本没有察觉背后那人的偷袭,面对正面的攻击,似乎有些惧怕似的反而向后退出几步。他甚至都从那桑德脸上看到了得意之色,比阴人,他们能比得过周小胖么?

    桑德和同伴在大喜之下,攻势自然更猛,全面加速,朝着周维清冲去。在这个时候,周维清似乎是在慌张中右手下意识的在空中一挥,脚下也是一个踉跄,右脚抬起,再狠狠的跺在地面上。

    诡异的一幕就在这一刻上演了,哪怕是那位尔淳大师也根本没有半分反应。

    噗噗两声轻响,在一抹夺目的银色光彩之中,桑德和与他一起正面攻击的同伴,身体竟然就那么分成了两半,上身停滞,脸上还依旧带着即将获脸的得意和狰狞,胸口以下还向前冲去。可是,却就那么分开了。

    鲜血、冉脏,喷洒了一地。

    桑德只是觉得面前的周维清怎么越来越高大了,而且自己的身体有些发虚,似乎有什么东西离开了自己似的。下意识的低头看时,两声不似人发出的惨叫顿时冲天响起。

    那从背后偷袭周维清的家伙更惨,他是整个人贴地前行的,而周维清那重重跺在地面上的右脚,却爆发出一股无比恐怖的力量。强大的震波骤然通过地面传入他的身体。将他整个人震的飞荡而起,全身的骨骼、内脏,竟是被周维清这一脚全部震碎,鲜血狂喷,死的不能再死了。

    瞬杀!前一刻还占据了绝对上风的三人,下一刻竟然已是被周维清瞬杀,而且是如此恐怖的死法。

    台上、台下,全都是一片鸦雀无声,主垩席台上的桑坦城主,此时就像是被掐住了脖子似的,一点声音都无法发出。尔淳也是目瞪。呆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哎呀!怎么会这样。你们怎么如此不堪一击,尔淳大师,您应该看得出他们抵挡不住,您怎么不阻止我啊!”周维清一脸惊慌失措的在那里惊叫着。

    台下的上官冰儿看到台上如此血腥的一幕本来是皱起眉头的,可看着周维清那近乎于毫无破绽的表演,却险些笑出来。这个坏蛋啊……,

    周维清原本还没想过要在这里闹事,但之前桑德淫邪的目光和尔淳的龌龊彻底激怒了他。他本就是最不吃亏的人,这些人算计到了他头上,能有好结果才怪呢。而且,他也有后招应对。

    “你、你竟然杀了他们?”尔淳在周维清的惊呼声中也反应过来,而台下也是一片哗然之声。

    可周维清脸上却是一副无辜和恐惧的样子,“我也不知道会这样,您不是说让我们全力以赴么?以您的修为,应该能阻止我的啊!”他虽然没有明说,但责任却是一股脑的全都推在了尔淳身上。

    主垩席台上的桑坦好不容易才缓过一口气来,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为了桑德,他可是将自己这些年在乌巴托城技刮的大量财物都砸上去了。为的就是能让这个儿子进入玄天宫内。可他却怎么也没想到,本来应该是水到渠成的事竟然出现了这样令人措手不及的变化。他唯一舟儿子竟然死了。坐在主垩席台上,桑坦的双眼不禁红了起来,死死的盯视着台上的周维清。

    “混蛋,你是故意来捣乱的。这是针对我们玄天宫最严重的挑衅行为,来人,把他给我抓起来。”尔淳也是愤怒到了极致,虽说他在乌巴托城有着超然的地位,但死了这三个小子都不是普通人,他也是收了相当之多的好处。

    一边说着,他也顾不上其他,一掌直奔周维清拍来,整个比赛台上温度骤降,甚至能够清楚的看到,空气中凝结出的一朵朵冰花。

    对于尔淳拍来的一掌,周维清不闪不避,口中却冷笑道:“好、好一个玄天宫。”

    暗金色的光芒骤然亮起,砰的一声巨响,周维清原地不动,甚至连手指都没抬,就已经化解了尔淳的攻击,而在他双手之中,双子大力神锤已经出现。

    “凝形护体神光?”尔淳也是识货的人,瞬间惊呼出声,原本的攻击也立刻就停了下来

    神师级凝形装备,无论是在浩渺大陆还是玄天大陆,那都是无比稀有的存在。周维清以前在天珠大赛上见过不少,但千万不要忘记,那些使用过神师级凝形装备的都是浩渺大陆五大圣地年轻一代中的佼佼者,各个圣地着力培养的人才。对于普通天珠师来说,别说是神师级凝形装备了,就算是拥有一件普通的凝形装备都是极难的。

    骤然看到凝形护体神光,再加上周维清又是如此年轻,无论这尔淳此时对他心中有多大的恨意,都立刻停下来不敢再继续动手。在玄天大陆上,能够拥有神师级凝形装备的,必定有着极为深厚的背景。像他这样镇守一座城市的玄天宫代表,都没有这种级别的凝形装备。

    周维清有些不屑的撇了撇嘴,“你也知道凝形护体神光?那你可知力之一脉?,忽悠呗,他最擅长的就是这些了。当年他曾经忽悠的一名天王级强者不敢动手,现在实力远非当年可比,在底气十足的情况下,忽悠起来自然更是得心应手。这玄天大陆上的人能知道力之一脉才怪呢?

    尔淳下意识的茫然摇头。

    周维清冷哼一声,“连办之一脉都不知道,看来,我们这一脉神师真的是被世间淡忘了。,

    别的话尚在其次,当周维清神师这两个字说出来的时候,哪怕是主垩席台上因为丧子之痛恨不得食其肉、寝其皮的桑坦城主都是机灵灵打了个寒颤,清醒了许多。

    “你说什么?你是神师?,尔淳眼中充满了不信,身为玄天宫内门弟子,九珠上位天宗,对神师他多少还是知道一些的,至少他也知道神师的修为至少也要是天王级初阶才行。眼前这今年轻人不过五珠修为,竟然自称神师,而且偏偏还又那么理直气壮。

    “不信是吗?,周维清负手而立,在他刻意的营造下,还真有几分仙风道骨的味道。

    “这次本座出山,本想与玄天宫交善,希望彼此相交能得到玄天宫的支持,大家互惠互利一番。不成想才一出山就遇到了你们这些龌龊之事。本座也懒得和你解释什么,事实胜于雄辩,看着。,

    一边说着,周维清左手衣袖一挥,一张凝形纸飘然而出,柔软的纸张一看就是最好的凝形纸,单是这玩意儿,一张就要上百金币。

    玄天大陆也同样是金本位,只不过金币上面刻画的图案和浩渺大陆有所区别而已。

    柔软的凝形纸就那么在周维清面前悬停,周维清左手背在身后,摆出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神师的名头实在是太大了,此时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

    骤然间,也未见周维清如何动作,一道银光幽然闪过,空中的凝形纸只是轻微的震颤了一下。

    下一刻,一道银光骤然大亮,光芒一闪、一收,周维清信手一挥,那凝形纸已经飘飞而去,落到台下一名同样是来参加玄天选秀大会的天珠师面前。

    那天珠师下意识的接过凝形纸,顿时,他的眼睛就已径直了,惊呼道:“这、这是凝形卷轴,天啊!大师级凝形卷轴。,

    正像周维清所说的那样,事实胜于雄辩,当事实摆在眼前的时候,根本就不需要再多说什么。

    那得到了一张凝形卷轴的天珠师再抬起头时,看着周维清的目光中已经充满了狂热。是啊!他是一名天珠师,任何一名天珠师面对凝形师时恐怕都会出现这样的情绪。更何况,站在他面前的还不是一名普通的凝形师,而是一名在玄天大陆上近乎于神话传说的神师啊!

    对于周维清神师的身份,至少这名天珠师是毫不怀疑的,随手一挥,就是一张大师级凝形卷轴制作而出,除子神师,谁还能做到这一点?

    周维清淡然一笑,道:“这张凝形卷轴就送给你了。小东西而已。不过,还请在场各位天珠师为本座做个见证。本座浸淫凝形卷轴制作二十年,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这凝形卷轴制作之中了。论修为,我是比不上面前这位尔淳大师的,如果我要是没能出现在今年玄天选秀大会的决赛场上,那么,就请各位将今天所见所闻禀告给玄天宫。我相信,对于我这样一位神师,玄天宫还是会给些公理的。,

    此言一出,下面一众天珠师们顿时轰然应诺。对于尔淳,他们早就有太多的不满了。周维清更是一名神师,如果能够得到一名神师的认可,对任何天珠师来说,那都是走上了一条金光大道啊!更何况法不责众,在场天珠师超过百人,谁没有点背景,尔淳就算再嚣张,又有桑坦城主配合,他也绝不敢同时与这么多天珠师为敌。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天珠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