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六章 珍珠号(上、中)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天珠变

    那艘大船在海面上剧烈旋转的时候,上面的人本来都已经有些绝望了。在这艘大船上虽然也不乏强者,但这里毕竟是深海海域,遇到强大的天兽,只要他们的船只沉没了,就算是天王级强者也不可能凭借着自己的修为一口气飞到陆地上去。

    但是,在剧烈的旋转了一段时间后,等到他们的大船重新平稳下来,那头巨龟的攻击却并没有再次出现。

    怎么回事?那大家伙不在攻击了么?正在所有人都莫名所以的时候,突然间,他们耳边却传来了呼救的声音。

    在这艘大船之上,为首的是一名身穿灰衣的老者,看上去七的八十岁的样子。之前天船的防护罩就是在他的控制下维持着的。如果不是有他的存在,这艘大船恐怕早就已经完蛋了。

    在他身边,还站着十余名天珠师,突然听到呼救的声音,那灰衣老者挥了挥手,道:‘去看看。”

    立刻有人到船舷旁边,向大海中看去,正好看到有两个人影在海水中若隐若现。看上去随时都有支撑不住的可能。

    ‘了古语大师,海里有两个人,他们似乎要坚持不住了。”水手赶忙回话。

    被称为古语大师的灰衣老者眉头微皱,“两个人?在这深海之中怎么会有人类?救他们上来再说。”一边说着,他带领着一种天珠师们也来到了船边,向大海中看去。

    原本他还有些担心,会在大海中遇到敌人,但当他看到海中的周维清和上官冰儿后脸上的些许紧张却消失了。

    这是因为他一眼就看出了周维清和上官冰儿的年龄,天珠师的修为和年龄是息息相关的。周维清和上官冰儿看上去都不过是二十岁左右的样子,就算他们是天珠师又能强到什么地方去呢?当下挥了挥手,立刻有人放绳子下去,将周维清和上官冰儿救了上来。

    当周维清和上官冰儿站在甲板上的时候两人的身体都是不禁一阵晃动,在大船上的人看来这是他们身体虚弱的表现尤其是两人都催动天力令自己的脸sè看上去苍白一些。可实际上,周维清和上官冰儿那是感动的啊!尽管还是在船上,但那种脚踏实地的感觉对他们来说实在是太过美好了。

    周维清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由衷的说道:“终于得救了,谢谢,谢谢各位。”

    灰衣老者疑huò的看着二人,道:“两位xiǎo友这是从何而来?怎么会在这深海之中?”

    周维清在之前就已经和上官冰儿商量好了,闻言毫不犹豫的苦笑道:“我和贱内原本也走出海猎杀魔兽的。只是,我们的大船不xiǎo心遇到了一只恐魔海龙。

    虽然只是被它略微bō及了一下,但裁们的船却完蛋了口之后我和贱内就一直在大海中漂浮幸好我们都是天珠师身体比一般人要强上许多,否则恐怕早就坚持不住了。多谢各位救命之恩。”

    灰衣老者眼神一动“你们也是天珠师?”此时,也只有他的神sè还比较沉稳在他身边的众人一听周维清说道恐魔海龙,一个个脸sè早就已经变了。要知道,恐魔海龙在大海之中那就是神一般的存在,遇到它,那和遇到死神也没有什么区别了。

    周维清点了点头,道:“是啊!我和贱内都是天珠师,只是我们现在的天办消耗有点大。无法向您证明。能否清您带裁们返回大陆去,我们定然会有所回报的。”

    周维清一边说着,也一边观察着眼前这此人。为首的这名灰衣老者看上去相貌普通,但双眸之中炯炯有神,天力内蕴,绝对是一位天王级修为的强者。难怪他们敢如此深入大海之中,原来是有这种级别的强者坐镇。

    除了这灰衣老者之外,还有五名中年人,都是男子,一个个修为也都不弱,起码也有七珠境界。剩余的七的八名天珠师就都是年轻人了,有男有nv。他们看着周维清和上官冰儿更多的是好奇,但总体来看,这些人对他们都没什么敌意,似乎人品还是可以的。

    当然,这只是简单的看其外表得出的结论。他在观察人家,这些船上的人也同时在观察他们。周维清眼中由衷的感jī,令他们的警惕渐渐减弱了下来。

    周维清这可不是装的,他是真的感jī啊!因为他现在感觉,有人说说话都是这么美好的。在大海上寂寞了这么长时间,再见到人的感觉,令他有种要哭出来的感觉。这还是他的jīng神足够强韧的情况下。换了别人,恐怕连十天时间都支撑不住。

    灰衣老者缓步走到周维清面前,向周维清伸出一只枯瘦的手掌,周维清愣了一下后,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也伸出一只手递了过去,任由灰衣老者握住他的腕脉。

    一股浑厚的天力顿时从那灰衣老者手中传入周维清体内,周维清的身体略微振颤了一下,很快脸上的感jī之sè变得更浓了。

    周维清有着圣力的守护,再加上当年唐仙给他的那枚戒指,掩饰自己的实力再简单不过了。别说是天王级强者,就算是天帝级强者在这里,只要是在他刻意的掩饰下,也是不可能在不动手的情况下探查出他真正实力的。

    那灰衣老者略微探杳了一下,脸上也是流lù出几分惊讶之sè,“xiǎo伙子,你的修为不错啊!年纪轻轻的就已经有五珠层次。未来不可限量。相遇即是有缘,既然我们救了你们,就先留下吧。来人,给他们夫妻找一间仓房。再给他们一此吃的,安顿下来再说。”

    “是。”立刻有水手上来,弓领着勉强站起身,相互搀扶,脚步却有些踉跄的上官冰儿和周维清向大船内走去。

    直到他们的身影消失,站在老者古语身边的一名中年人才低声问道:‘了大师,他们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么?”

    古语摇了摇头,道:“那年轻人修炼的乃是中正平和的正道功法,修为也是不弱。而且就算是有人要对付老夫,也不可能派人到这深海之中冒险,应该是巧遇的,五珠修为而已,就算他们有恶意,也闹不起什么风làng来。这次浅们的运气不太好,竟然遇到了玄武魔龟这种恐怖的东西。之前的收获还算可疑了,命令船长返航吧。”

    “是,大师。”

    周维清和上官冰儿自然不知道人家这边作出怎样的安排,当他们进入被安排下来的简易仓房时,两人都不禁欢呼一声,紧紧的拥抱在一起。

    毫无疑问,他们已经接近玄天大陆了,而且还在这里遇到了人类,寂寞必将从此远离。凭借着对自身实力的掩饰,周维清相信,对方也不会太过于关注自己二人,只要自己二人表现的老实一点,是不会弓起怀疑的。坐着大船去玄天大陆显然比他们自己赶路要舒服的多了。再说,就算是船上的人对他们图谋不轨周维清和上官冰儿也不怕。

    很快,就有人送来了吃的,竟然还有热腾腾的鱼汤,这让周维清对这艘船上的人好感增添了几分。毕竟,就算他们是装出来的落难,人家也是救了他们的。

    两人躺在仓房内的chuáng上,好好的休息了一阵,这仓房虽然简陋,但此时此刻,哪怕是看着那些简陋的木头,他们都有种发自内心的兴奋感。很多时候,只有失去过,才更加懂得珍惜。

    天sè渐渐的暗了下来。正在周维清和上官冰儿两人昏昏yù睡的时候,舱mén被敲响了。

    周维清起身打开舱mén,只见一名白天曾经见过的年轻人站在mén外,向他道:‘二位跟浅来吧,古语大师要见你们。”这青年说话算不上有多客气,但也并不是拒人与千里之外那种。看着周维清的目光更多是好奇。

    周维清赶忙客气的答应一声,上官冰儿听到动静也已经起来了。两人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自己,这才走出舱房。

    当那青年看到换上干净衣服并且简单打扮过的上官冰儿时,眼睛顿时直了,一时间连脚下的步伐都有此无法挪动,还是周维清咳嗽一声,才将他从惊yàn中惊醒过来。

    脸上一红,那青年赶忙低下头,有些羞涩的在前面带路。周维清心中暗笑,这必定是个xiǎo处男啊!冰儿的美对这种xiǎo处男的吸弓力恐怕是最天的。

    当年上官冰儿网跟了周维清的时候就已经是绝sè了,只不过那时候的她多少还带着几分青涩。随着时间的推移,三年之后,上官冰儿已经完全出落成为了真正的绝sè美nv,上官三姐妹虽然相貌一样,但气质却完全不司。上官冰儿那份温柔灵秀的美感却是三姐妹中最容易吸弓人的。此时,她一身水绿sè的及地长裙,不施粉黛,更像是空谷幽兰一般,充满了灵秀之气。在别人看来,唯一可惜的地方就是,她的眼中只有周维清一人,对于刚才青年的注视,她根本就像是没看到似的。

    在那青年的带领下,周维清和上官冰儿走进天船内部。

    这艘船真的是太大了,通长超过三百米,宽也有八十韩开外,这种巨型大船在浩渺大陆是极为罕见的。哪怕是大风大làng也很难令其有丝毫动摇。在大海中行驶起来相当稳定,虽然速度不能和海皇梭相比,但在这上面可不是只能承载一大两人了。

    进入大船内舱,在青年的带领下,他们一直来到一座巨天的船舱之中。

    船舱内,竟然摆放着几桌酒席,只不过那些菜肴的样式对于周维清和上官冰儿来说却都是有些新奇的,显然不属于浩渺大陆。

    古语大师高坐在主桌上首位,在他身边是一名年约四旬一脸刚毅的中年人,这布人白天周维清并没有见过,但从他的装束上来看,应该是这艘船上的重要人物,很可能是船长之类。

    一共三桌酒席,除了白天见过的那些天珠师之外,剩余的也都应该是船上的重要人物了。

    古语向周维清二人招了招手,示意他们来到自己这一桌,周维清知道,戏ròu来了,这此人肯定是要mō清自己和冰儿的来历。

    在进来的时候,他脸上就已经满是感jī之sè,要说演戏,周维清在浩渺大陆上那都绝对是能排的上号的。

    拉着冰儿走到古语这桌,恭敬的行了一礼,“大师。”

    古语向两人点了点头,示意他们坐下,坐在古语下首位的两名白天也曾出现过的年轻人目光却都在上官冰儿身上,虽然说不上有待么yín邪,但异样却是少不了的口此时换了衣服的上官冰儿就像一朵空谷幽兰,令整艘大船上所有nvxìng黯然失sè。

    上官冰儿对于那些关注的目光就像是没看到似的,只是微低着头,身体略微向周维清的方向倾靠,显示着她一切以周维清做主的意思。

    古语的目光先后从周维清和上官冰儿身上扫过,微微一笑,道:‘了之前救上二位比较匆忙,不知你们是从何而来,能否说说你们落难的经过?毕竟,这茫茫大海之上,裁要为整船人负责。”

    他的话说的很隐晦,但也明白无误的表示出了他们要知道周维清和上官冰儿来历的意思。

    周维清点了点头,一抹悲伤从他眼眸中流淌而出,别说眼前这些人了,就算是明知这一切都是他装出来的上官冰儿都有此被他身上这份再真切不过的悲意感染了。

    “大师和各位救了我们xìng命,当然要将来历告知。我和拙荆来自乌巴托港口附近的一个xiǎo家族,这次出海,是依附于一艘大船。家族破落,就只剩下我和拙荆二人,本是希望能够借助这次机会猎杀一此海兽,获取天核换些金钱,也好为栽和拙荆购置一些凝形转轴。谁曾憩却遇到了恐魔海龙这种海中霸主。我们甚至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听到有人喊出恐魔海龙的名字,下一刻,我们的大船就已经破碎了。

    裁们算是运气好的,被海làng卷走,一直在大海上漂流。如果再晚几天,恐怕我们就要丧生在这大海之中了。哦,对了,在下名叫周维清拙荆上官冰儿。这次能够得到大师以及各位的救援,我们万分感jī,救命之恩,容图后报。”

    周维清这番话说的绝对可以用情真意切来形容,完全符含他一个落难者的身份,同时也将自己和上官冰儿摘清楚了。

    至于那乌巴托港口,乃是海皇梭中海图所记载的终点,周维清也就知道这么一个玄天大陆的地名而已,眼前这些人显然不可能去怀疑他们来自于浩渺大陆,有这么一个地名在,ménghún过关也是足够了。

    看着周维清那一脸苦涩,再听他讲述完这一切,大多数人脸上都流lù出几分同情之sè,唯有那古语大师不动声sè,淡淡的道:“那这么说,你们乃是散修了?看你样子不过二十多岁吧。能够在这种年纪修炼到五珠境界,似乎并不太容易”火

    周维清叹息一声,就像是没听出对方话语中的质疑似的,道:“家族虽然破落,但一些修炼功法还未曾失传。大师,您看这样如何,我们夫妻二人的xìng命是您救的。如果您有兴趣的话,我愿意将家族功法jiāo出来,也算是裁们夫妻的一份心意了”火

    如果说前一刻在场众人对于周维清二人还有所怀疑的话,他此言一出,众人都能清楚的感受到他那浓浓诚意。

    无论是在浩渺大陆还是玄天大陆,祖传功法这种东西对任何天珠师来说都是最为珍贵的,周维清既然表示愿意将功法都jiāo出来,已经足以证明他的诚意了。因为每个人的功法都有其特xìng,从其中能够判断出很多东西。连这种最珍贵的东西都毫无保留,就相当于周维清已经是把自己的一切完全敞开。

    果然,古语听了他这句话之后,脸sè顿时变得柔和了许多,挥了挥手,道:“稍候有时间,我们共同切磋一下吧。如此年纪能够修炼到五珠,你也算是可造之材,老夫也愿意指点一大二”火

    周椎清话说的漂亮,但这古语大师也不是那么容易轻信的,既然你要献出功法,那我就看看你的功法如何,而且,能够让一个人在二十多岁的年纪就修炼到五珠层次,这功法显然不会太差了。

    暗中的jiāo锋是看不到的,但这种jiāo锋却是最危险的,一个不好,恐怕立刻就会翻脸。周维清能够表现的如此从容,是因为他心中本就没鬼,他没有要危害这船人的意思,而且,以他的修为,也不怕翻脸会如何。有海皇梭的存在,他们一样能够轻易登上玄天大陆。只是如果能够通过这艘大船进入玄天大陆的话,他们也就能有个正式的身份,同时也能多了解一些玄天大陆的情况,对于此行的任务好处是很大的。

    船上的饮食自然主要以海鲜为主,像这种大船,在出海的时候只会带上足够的蔬菜和水果以及少量ròu食和粮食。绝大多数食物都要从大海中获取,这才能保证他们在大海中的长时间航行。

    不过,就是这样一顿并不算丰盛的晚宴,也是吃的周维清和上官冰儿食yù大开。任谁吃了那么长时间干粮,有口热食吃,那感觉也会是极为幸福的,这也近一步的证明了他们在大海中遭难的经历。

    饭后,古语大师并没有放过周维清的意思,直接将他和上官冰儿请到了自己的舱房之中。

    与周维清他们居住的那间相比,古语的舱房可就要好的太多了。他一个人的舱房就占据了大船最顶层的全部空间,不但有宽敞的舱房,甚至还有用来活动的一片空间。站在这里,能够最火程度的看到大海上的情况。

    上官冰儿在外面等候,周维清被带入了舱房之中。而那之前两名面lù异样的青年,都是古语的弟子,此时也留在外面,试图和上官冰儿套套近乎。这要换了是上官苏儿在这里,恐怕他们有什么秘密也都被套出来了。上官冰儿却不会,无论对方说什么,她只是面带微笑的听着,却很少开口。引得那两名青年更是一阵表现,不过他们也还算守礼,并没有任何逾矩的行为。

    不到半个时辰的工夫,古语大师的惊呼声突然从舱房内传出,“你这功法简直就是用来自杀的。你能修炼到这种程度,实在是太幸运了。什么不死神功,简直就是必死神功啊!,火

    房mén开启,周维清脸上似乎是有些无奈的和古语一起走了出来,此时的古语,脸上却尽是震惊之sè,看着周维清的目光也是十分怪异。

    上官冰儿一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强忍着笑意低下头站在周维清身边,那xiǎo鸟依人的样子看的两名青年一阵嫉妒。

    古语叹息一声,道:“维清,你这种功法实在是老夫闻所未闻,也没办法给你什么指点了。你们回舱房休息吧。我们已经开始返航。在回到大陆之前这段时间,如果遇到什么敌情,还要你们夫妻出一份力”火

    周维清恭敬的道:“这是应当的”火经过刚才这一幕,他们显然已经得到了认可,也从而成为了这艘大船上的一份子。

    接下来,自然是持续的航行了,对于船上原本的人来说,这是一个十分无聊的过程,偶尔打一些弱xiǎo的海兽增添此行收获。

    可对于周维清和上官冰儿来说,这种生活已经比他们之前在海皇梭上舒爽的多了,什么都不用做,就能继续前行,更为重要的是,在这艘大船上,他们对玄天大陆有了很多的了解。

    周维清对于任何环境的适应能力都是极强的,也很容易和人打成一片,通过与船上的人进行jiāo流,他很快就得到了有用的信息。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天珠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