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四章 灭天王!小胖的强大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天珠变

    上官天阳看着周维清西沉声道,一。维清西为了载浩渺宫,也是为了大陆未来的存亡,老夫也不和你客气了。这件事,由你前往确实是最合适不过。”

    周维清挠了挠头,道:“可是,我还有许多事情要处理,暂时恐怕无法成行。”

    上官天阳道:“玄天大陆距离huò们足有数万里之遥,而且那玄天宫的实力也定然极为强大,憩要从他们手中虎口夺食并不容易。你需要充分的时间,所以,裁们希

    望你能早日动身。至于你的那些事情,尽可以jiāo给我们,老夫以浩渺宫宫主的身份向你保证,在你回来之前,绝不会让天弓帝国受到任何损伤,也会照顾你父亲周

    全。

    等你回来后,本宫会派人辅助你复国并且救活你的家人。在你临走之前,在这里裁和天月也可以为你和雪儿的菲儿双冰儿订下亲事。你看如何?”

    上官天阳的话对周维清的触动相当之大,他也没憩到这位浩渺宫宫主竟然也是如此痛快。周维清最担心的事情无疑就是自己的家人和天弓帝国,有了浩渺宫的保

    证,自然是可保无虞的了口而答应他和上官三姐妹的婚事更是周维清没有憩到的,在他看来,自己和冰儿的婚事肯定是没问题的,菲儿应该也有希望口但上官雪儿是

    什么人?她可是浩渺宫下一任宫主的继承人啊!上官天阳连她与自己的婚事都允诺了下来,这就说明他几乎是将未来浩渺宫的一半jiāo给了自己。可以说,他已经拿出

    了最大的诚意,这不能说是条件,只能用诚意来形容了。对于自己这样一个xiǎo辈,上官天阳能够做到如此程度确实是让周维清相当意外的。

    旁边的上官菲儿忍不住说道:‘大伯,一定非要维清去么?那玄天边陆什么情况裁们都不知道,会很危险的啊!”

    不只是她,其他三nv的脸sè也都不怎么好看。

    只

    上官天阳叹息一声,道:‘维清虽然尚算不上最顶尖的强者,但他就犬来是无可限量的。尤其是他拥有圣力,这次更是因祸得福突破到了九珠境界,在整体实力

    上,已经不弱于任何一名天王级强者了,而且他又十分年轻,前往玄天大陆就能拥有相当的míhuòxìng,不容易弓人瞩目。所以,我憩不出比他更加合适的人选了。”

    上官天阳说的没错,虽说除了五大圣地之外,当世也有一些强大的官珠师,譬如周维清的老师六绝帝君龙释涯。但那毕竟是极少数,一时间憩要找到他们很难,就

    算找到了,那些天王级以上层次的强者也未必会为浩渺宫所用。更何况,周维清的机灵狡诈各种保命手段和圣力的存在,也是那些人远远无法相比的。他和浩渺宫的

    关系也是如此密切。

    周维清呵呵一笑,道:‘了我也觉得载去比较合适。既然大伯您都这么说了,那裁道尽快动身,放下其他所有事情,前往玄天大陆去拿回空间传送之石。不过,我可不能保证一定成功,天珠岛和中天城这边,您还要做两手准备才行。”

    上官天阳听他答应下来,脸上这才流lù出一丝笑容,“维清,这次就辛苦你了。这系到裁浩渺宫的存亡,一旦失去了天珠岛,恐怕用不了多久huò浩渺宫就再也不是大陆第一圣地了。你有什么需要做的事情尽可以jiāo代给裁们。”

    周维清摇了摇头,道:“除了天弓帝国和载家人在天弓城的安危之外,我也没头什么其他事情了口这次载一个人动身,您稍后将那边的详细情况告诉裁就行。”

    ‘了不行。”正在这时,一旁的四nv却异口司声的叫道。

    上官天阳双天月两兄弟都不禁讶异的向她们看去。

    四nv司时俏脸一红,还是最为活泼的上官菲儿说出了原因,没好气的瞪视着周维清,道:“这家伙那么huā心,万一再从玄天大陆上带回几个来怎么办?所以裁们一定要跟着他一起去。”

    上官天阳脸sè一沉,“胡闹。你们都是圣地众人,难道要让裁们背信弃义,先违背盟约么?而且去的人一多,目标也就更明显,只有维清一人,脱身会容易的多。而且他已经达到了九珠修为,这次对他也是一次力量,为他捋来晋级天王铺平道路。”

    上官菲儿不满的撅起xiǎo嘴,不过,对这位大伯,她还是有此惧怕的,也没敢再多说什么。

    正在这时,上官冰儿突然像是鼓足勇气似的走了出来,“栽跟xiǎo胖一起去吧,载不是圣地的人。我从没有承认过加入浩渺宫。裁也不是浩渺宫长大的。”说完这句话,她羞得低下了头。但是,她和周维清分别了三年,真的不憩和他再分开了。

    一旁的上官雪儿点了点头,道:“哉也觉得冰儿跟着维清一起去比较合适。能看着他一些,也能照顾他的起居,冰儿擅长的也是速度,遇到危险和维清一司逃离应该还是可以的。”

    一边说着,她的目光却落在了旁边天儿的身上,天儿的意见显然是十分重要的。如果她表示要跟周维清一起去,浩渺宫这边也不好阻拦。而且她和周维清联手之后,两人的实力都会有所增加。

    出人意料的是,天儿竟然也点了点头,向周维清道:“让冰儿跟着你tǐng好的。不过冰儿你可不要心太软了,绝不能让这坏家伙再从外面带回一个来。huò自己回一趟雪神山去见父亲。”最后一句话是对周维清说的。

    周维清挠挠头,道:“你们谁跟我去都行,浅没意见。”

    上官雪儿道:“你走之后,裁和菲儿会去天弓帝国那边。”

    周维清自然不知道,天儿之所以没有强求自己和周维清一司前往玄天大陆,一个是因为周维清自身的圣力已经能够形成循环,不需要担心圣力枯竭的问题。另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为孑向上官三姐妹示好。

    毫无疑问,四nv都是不可能离开周维清的,而人家上官三姐妹可是三个人,天儿自觉自己势单力孤的,搞好关系对大家都好。而且冰儿认识周维清在她之前,她虽然心中有此不甘,但也是最能接受的情况了。

    上官天阳点了点头,道:“那好,就这么定了。维清、冰儿,你们跟我来。我将有关玄天大陆的事情详细的告诉你们。”

    又在浩渺宫中停留了几天时间,周维清将一些需要jiāo代的事情都jiāo代清楚。与上官天阳的天月两兄弟多次密谈,他们在谈些什么,连上官三姐妹都不知道。只能隐约猜到与那毁灭天力有着一定关系。

    同时,周维清请上官天阳派人护送天儿返回雪神山,虽说以天儿的修为,似乎没必要让人护送,但她有了周维清的孩子周维清不在身边总是有些不放心的。

    天弓帝国那边周维清也写了几封信分别冥昱的力风等人,让上官姐妹带回去。有了上官雪儿和上官菲儿这两位总教官的回归周维清倒是不需要担心太多。他本身就不擅长战场指挥,将这此jiāo给冥昱要比他自己来指挥战争强的多。

    第三天清晨一大早,周维清和上官冰儿悄悄的下了天珠岛。出了中天城,直奔东方而去。

    上官冰儿被周维清拉着xiǎo手,不时看看他有些苍白的脸sè,“xiǎo胖,你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么?”

    周维清笑道:‘了没有啊!我这么好的身体,能有什么可不舒服的。”他当然不会告诉上官冰儿,因为要离开这么久,这几天天儿简直变成了chuáng上榨汁机,可是狠狠的收拾了他一通。当然,对于周维清来说,这绝对是痛并快乐着的好事。

    出了中天城,周雏清释放出自己的独角魔鬼马,让上官冰儿坐在身前,自己从后面搂着她纤细的柳腰,催动独角魔鬼马全力枉奔,顺着官道一直向东。

    按照上官天阳给他的地图来看,玄天大陆位于浩渺大陆东方,所以他们需要从东面的米欧王国出海,一直向东行进。

    为了这次的行动,浩渺宫可是毫不吝啬,上官天阳给了周维清不少好东西,专mén是用来应对各种麻烦。

    对于玄天大陆,周维清是十分好奇的,孤悬海外,和浩渺大陆已经千年没有任何联系了,玄天天陆必定有着它特殊的地方。而且,憩要从一座圣地带回人家的镇宫之宝,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啊!

    刚出了中天城大约三十里左右,周维清突然控制着魔鬼马的速度慢了下来。低下头,他将自己的下颌放在上官冰儿的肩膀上。温热的呼吸使得冰儿耳翼处不由得一阵发痒,低声道:“xiǎo胖,你干什么呀。”

    周维清在她粉嫩的面颊上轻轻的亲http://www.xstxt.org

    www.xstxt.orgáo病又犯了时,却听到周维清细微的声音在耳中响起,娇躯轻微一颤,目光中的旖旎消失无踪。

    独角魔鬼马再次加速,但也就在这一瞬间的工夫,周维清的身影突然从马背上消失了。几乎是没有任何预兆的,他的人就出现在了侧面一片树林上空,双手下压,

    恐怖的蓝紫sè几乎在一瞬间就在他双掌之下形成一片蓝紫sè光云,千百颗雷珠瞬间出现,将官道旁一片方圆数百米范围全都笼罩在内。

    要知道,周维清现在所使用的飞雷神术已经和以前截然不司了,伴随着他体内天力全部转化为圣力,现在他所使用的任何技能也都是由圣力进行催动的。

    每一颗雷珠的核心处都能看到若隐若现的银白sè,此时千百颗一习爆发,瞬间撕裂空气。那数百米范围之中,呈现出一个巨大的黑sè空dòng,竟是空间都被那千百颗圣力神雷炸的破碎了。

    没错,周维清早就感觉到有人跟着自己和冰儿了。而且是他们刚下天珠岛的时候就已经发现。那两股若有若无的气息要不是他的冰冷感知已经和圣力融为一体,根

    本是无法发现的。这两股气息跟踪着他们一直出了中天城,隐约中散发的杀意令周维清确定这两人绝不是善意的存在。所以将他们弓到这里后,突然出手。

    在周维清出手的司时,另一边的上官冰儿也将独角魔鬼马收入自己的储物戒指中,她那双巨大的羽翼在背后出现,只是轻轻一拍她的身影就已经消失了,不会被周维清恐怖的飞雷神术所bō及。

    两道狼狈的身影几乎是以抛飞的形态从飞雷神术笼罩范围中暴shè而出强横的毁灭气息瞬间爆发阻挡着那恐怖爆炸力的余bō。

    从他们身上散发出的红sè天力光芒以及毁灭属xìng气息,周维清不用问都知道他们必定是来自血红狱的强者。他也没想到,自己在天珠岛上待了半年之久血红狱竟然还留有人在中天城中守候。毫无疑问,他们的目标就是杀死自己。而且,在这一刻,周维清也感受到了这两人的修为。

    天王!这两名跟踪者赫然是两位天王级强者。

    确实,连丹顿战队那么强大的两名八珠修为拥有毁灭属xìng的血红狱年轻一代翘楚都败在周维清手下,憩要稳稳的将他击杀,派出天王级强者才是最有可能的。

    周维清之前只是感觉到有人跟踪而且实力不弱但也没憩到这跟踪而来的竟是两名天王虽然应该只是天王低阶,但那也是天王级强者啊!心中苦笑的司时他的行动可没有停止。

    天王级强者拥有飞行能力,憩要从他们手中逃脱显然是不现实的事情,也就只有死磕了。现在的周维清可是今非昔比,虽说他的凝形装备尚未齐聚,但九珠修为的他,早已不是当初碰到天王毫无抗衡的周xiǎo胖了。

    恨地无环套装瞬间上身,在飞雷神术爆发之后,没有任何停留的已经找上了那两名血红狱天王中的一个。

    那两名天王级强者此时的样子实在是有些狼狈,他们身上的衣服在之前的恐怖爆炸中变成了dòngdòng装。周雏清的发动太突然了,根本没有半分预兆,飞雷神术的爆发

    力更是远超他们想象。如果不是修为达到天王级之后冥冥中有一丝对危险的预判令他们在第一时间释放出自己的凝形装备,恐怕直接就要伤在周维清手下了。可就算

    是这样,现在的他们也绝不好过。那充满爆发力的雷属xìng元素在他们体内肆虐,强烈的麻痹感令他们的行动为之迟缓,令他们骇然的是,哪怕是自身的毁灭属xìng竟然

    都无法抵挡那雷元素的冲击。这怎能不让他们为之震撼呢?

    扭曲的光芒几乎在下一瞬间就笼罩在了一名天王级强者身上。周维清的空间平移完全是毫无间隙的使用出来的。

    那名天王级强者只觉得全身一紧,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在这一刻变慢下来,而周维清的双子大力神锤已经萎头盖顶般当头砸落。

    绝对迟缓!圣力催动下的绝对迟缓比周维清憩象中还要强大,哪怕是天王级强者在他这绝对迟缓面前竟然也没有丝毫免疫的能力。

    那天王级强者只能勉强抬起双臂,用手中一柄长剑去抵挡周维清手中双锤。

    但是,也就在这个时候,他看到了周维清双眸中的紫红sè,更为诡异的是,周维清手中的双子大力神锤在那一瞬间也变成了紫红sè。

    毫无预兆的,一道紫红sè光芒率先从周维清右手中的哭锤上电shè而出,照耀在了他身上,在身处于绝对迟缓限制状态下,这名天王级强者根本没有闪躲的可能。下

    一瞬间,他那力身凝形装备就那么悄然消失,也自然没有什么去抵挡周维清的双锤了。危机之中,他只能双臂勉强合拢,用迟钝的动作去抵御周维清双锤的攻击。

    轰

    惨叫一声,那天王级强者的双臂几乎在瞬间就被周维清恐怖双锤轰成了ròu糜。恨地无环套装还是五件,力量增幅依日是三十二倍。但不要忘记,现在的周维清可是

    九珠修为,所以增幅的是九珠修为下,拥有力量体珠的三十二倍,而不是原来的六珠。那怎会是一个概念呢?失去了凝形装备的保护,哪怕是天王级强者被他正面砸

    上这一下,也绝不好受。

    双锤毁了对方的手臂,再狠狠的砸在那天王级强者xiōng膛之上,将他的身体直接砸到地上,整个人齐腰没入泥土之中。

    那天王级强者口中鲜血枉喷,虽然凭借着强横的实力一时未死,但周维清这一击,却是彻底重创了他。

    别说是这天王级强者,就算是周维清本人,此时都有些愣神,他也没想到,一名天王级初阶的强者在自己面前竟然是如此的不堪一击。就算自己的攻击有很强的突然xìng,可对方是天王级啊!但是,他对自己的攻击,抵挡怎么会如此乏力?

    正在这时,背后恐怖的能量bō动令周维清从震惊中惊醒,没有半分犹豫的,他的身体在空中半转,双锤挥动,一道浓烈的银光在他背后凝聚成一面光盾。

    轰然巨响中,那瞬间攻来的身影竟然就那么被阻挡在银光之后,强横的刺目火焰四散纷飞,却是无法攻破周维清这用空间割裂凝聚而成的银盾。赫然是另外一名天王级强者。

    眼看着自己的伙伴在周维清手中只是一个照面就受了重创,这名天王级强者心中也司样骇然,因为他也没看明白周雏清是如何做到这一切的。

    两道青光就在这时突然从空中席卷而下,那是两道巨大的羽翼,宛如一道青sè龙卷般向那天王级强者笼罩而来。

    周维清双锤一抬,一道紫红sè光芒电shè而出,刚才他就是用这道光芒解决的先前那名天王,此时也依日如此,这是佧么?这是没有半分蓄力的龙魔禁啊!

    刺目的紫红sè光芒一闪而没,那名天王刚刚试目用手中长棍去抵挡上官冰儿从天而降的攻击,可在下一瞬间,他就发现自己那一身凝形装备已经冰消瓦解。

    不过,他终究有了几分准备,在那紫红sè光芒到来之前,一个巨大的鸟龟虚影在他背后瞬间成形,浓烈的红光hún合着恐怖的毁灭属xìng形成一层光罩,将上官冰儿的攻击弹飞。

    只是,在下一刻,他的技能就和凝形装备一同消失了口周维清的双锤也在瞬间到了面前。

    眼前这名天王终于明白自己的司伴为什么被周维清重创了,这个作为他们目标的年轻人在使用技能的时候,竟然根本没有任何蓄势的过程,而且他的技能威力之强,也是远超自己憩象。九珠,怎么可能是九珠,这个目标的修为不应该是六珠么?

    可惜,他现在已经没有时间去思考那么多了,不等他再有什么动作,只觉得全身一紧,数道光芒司时落在身上,刹那间,他发现,那数道光芒已经化为强天的柬缚之力,几乎是瞬间就让他包括身体在内的所有一切都被狠狠的向内压缩着,他那天王级的强大实力,竟然根本发不出攻击。

    上官冰儿看的清楚,周维清手中双子大力神锤之上,那是风之柬缚大绝对迟缓加上黑暗之触,先后落在这位天王级强者身体之上,令他憩要抵挡周维清的双臂立刻凝固。

    不过,天王级强者毕竟是天王级强者,就在周维清的限制技能令他无法动弹,双子大力神锤已经当头砸下的时候,周维清也从他眼中看到了充满毁灭气息的疯枉之sè。

    “不好。”空间平移再次出现,顾不得攻敌,周维清身形一闪就到了上官冰儿身边,一把将她搂入自己怀中,龙虎变双翼绽放,在背后张开,将上官冰儿的身体完全保护在内。

    就在他做完这一切的瞬间,一股充满了疯枉和毁灭的气息就在他背后爆发了。

    那名来自血红狱的天王级强者,在刹那间全身就变成了恐怖的血红sè,然后产生了疯枉的爆炸。一团火红sè的光球更是直接从他丹田位置爆冲而出,直奔周维清背后砸去。

    在这一瞬间,龙魔禁的封印竟然都被他冲破了口因为,这位血红狱的天王竟然选择了自爆。自爆天丹。这绝对是天王级强者最为强大的一击,那一瞬间所形成的气场,就算是周维清憩带着上官冰儿逃走也不可能。

    那名自爆天丹的血红狱天王,此时眼中充满了疯枉的味道,他是不得不这样做,同伴明显已经失去了战斗的能力,而周维清的技能诡异,他也是抵挡不住,与其被

    他杀死,倒不如拼死一搏口血红狱有一种秘法,能够在自爆天丹后不死,但也需要十年时间来逐渐修复身体。代价虽然是惨痛的,但总比被直接击杀要强得多了。

    天珠师强者之间的战斗,往往会在很短时间内结柬,哪怕是修为高于对手,只要差距不是太大,一旦被对手用技能占据了先机很可能就会被直接干掉,所以他才当机立断选择使用这种自杀式的攻击。

    火红sè的天丹狠狠的轰击在了周维清背后,恐怖的毁灭火焰瞬间爆发,将周维清以及他用双翼遮盖住的上官冰儿完全笼罩在内。

    那血红狱天王也是颓然坠地,全身不知道多少处伤口同时鲜血横流,尤其是丹田位置巨大的血dòng,更是极为恐怖。

    他只能勉强用残存的一丝天力尽可能去封住自己的血脉,到了天王级这个层次,只要不是直接死亡,哪怕是血液流尽也能有一线生机。

    但是,他手上的动作下一刻就僵住了,在他眼中,看到了一层金sè,充满锋锐感的金sè。

    那原本充满毁灭xìng,哪怕是天王级强者也不可能承受的恐怖火焰,竟然以惊人的速度熄灭着,而那原本应该在火焰中溶化的人,竟然好好的悬浮在半空之中。浓烈的金sè闪耀,在他身体表面形成一层光膜,而天丹爆炸的恐怖能量竟然没有一丝能够进入到这光膜之中的。

    “这大这不可能…以。”血红狱天王嘶哑着嗓音,他那充满不信的眼珠仿佛要从眼眶中瞪出来似的。

    银光闪烁,噗的一声轻响,最先被重创的那名血红狱天王的头颅顿时离开了他的颈项,银皇翼斩。

    司样的错误周维清绝不会犯第二次,他抢先解决了那同样处于震惊中的重伤者,要是再来这个天丹自爆,他也承受不起啊!

    火光和金光几乎是同时熄灭的,周维清松开搂住上官冰儿的双翼,嘴角处勾勒出一抹邪异的笑容,看向那已经再没有半分反抗之力,甚至不再去封堵自己血脉的血红狱天王。

    “我这人心肠好的很,我知道你心中在疑huò什么,那就让你做个明白鬼吧。挡住你天丹爆炸的,是我所修功法自带的防御技能,名叫不死神罡。再有见龙栅。

    话音一落,他右手中的哭锤毫不留情落下,击碎了那血红狱天王的头颅。

    上官冰儿看着眼前惨烈的景象,xiǎo脸有些发白,但她眼眸中更多的却是震撼。有些不敢置信的抬头看向周维清,“他们、他们是天王级强者?,火

    也难怪她产生出不信的情绪,要知道,在她的印象中,更多的还是当初那个自己领入天珠师大mén的周xiǎo胖啊!曾几何时,他还对天珠师的一切茫然无知,需要自己

    不断的教导。可短短几年后的今天,两名天王级强者却就在他的双锤之下宛如切瓜砍菜一般被解决掉了,哪怕是那天丹爆炸,似乎也没有伤到他的身体,这是什么样

    的实力啊!

    听着上官冰儿的疑问,周维清却在那里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嘴角处,也有一缕血丝流淌而下,他心中的震撼又何曾比上官冰儿xiǎo

    呢?在网才这场战斗之前,要是有人对他说他已经能够战胜两名天王级初阶的强者,他一定会以为这个人疯了。可事实摆在眼前,那两名天王级初阶的强者甚至没有

    带给他太大的压力。

    这大这是圣力带来的?一种深深的明悟从周维清心底缓缓升起,奇妙的感受瞬间传遍全身。

    顾不得去处理那两具尸体,周维清喝道:“冰儿,裁们走,你来控马”火

    上官冰儿释放出独角魔鬼马,两人再次上马,周维清将控马的工作jiāo给上官冰儿,自己却搂住她纤细的腰肢闭含双目,陷入了对明悟的理解之中。

    网才这一战看上去结束的很快,也很简单,以周维清全胜告终,可实际上,从一开始他就已经用出了全力,对方也是被他打了个措手不及。否则的话,两名天王级强者发动起来,哪有那么容易战胜的。

    还有一个制胜点就在于龙魔禁了,没有蓄力,没有出现天技映像的龙魔禁,称其威力提升十倍都不算夸张。两道龙魔禁,令两名天王暂时失去了凝形、拓印能力,这才是制胜的关键。

    圣力能够形成循环之后,周维清发现,以圣力催动技能又有了一些不同的地方。尤其是催动那些拥有天技映像的技能也是如此。是啊!连当初拥有毁灭属xìng的那些丹顿战队的人都能够避免映像对冲,自己拥有的可是圣力,怎么会无法做到呢?

    在仔细的明悟之中火周维清发现,自己那些强大的技能似乎现在可以用两种状态进行使用。一种就是之前那类似于复活的方式火也可以称之为蓄力使用火另一种就是瞬发。

    瞬发的威力不大,也就和原本差不多,但胜在是瞬发啊!像龙魔禁这样的技能,哪怕瞬发的效果只能限制住对手五秒,都已经足以决定胜负了。

    那两名天王级强者之所以死在周维清手中,完全是因为圣力,周维清的九珠修为运转圣力所用出的技能,比之天王级强者有过之而无不及,圣力属xìng令任何其他属

    xìng无法产生抗xìng,技能本身的威力更是被大量增幅,虽然周维清还没有凝结圣丹火但以他九珠修为加上一身圣力,如果还不能和天王级抗衡火这圣力还能称之为当世

    最强大的能量么?

    至于那名血红狱天王自爆天丹,确实给周维清带来了不xiǎo的麻烦,可惜,那血红狱天王最安要的攻击力还是在火属xìng上,而周维清本身是火属xìng免疫。而且,他也是第一次感受到了自己不死神罡的强大。

    当年他刚刚拥有不死神罡的时候,感觉上,那只是一个普通的防御技能而已。伴随着不死神罡提升到第二层,也没有什么太多的强化。

    但是,完全完成不死神功的修炼之后,周维清通过之前那一战,却深刻的发现,不死神罡的防御力之强横,甚至已经能够和林天熬的组含凝形盾相比了。

    要知道,一名天王级强者自爆天丹,就算是天帝级强者都要避其锋锐,周维清却是硬生生的承受了一击,虽然也受伤了,但伤势却并不严重,只是这么一会儿的工夫,就已经好了许多。他那本就强横的身体在圣力的运转下,自愈能力更是强大。

    周维清仔细的判断了一下自己的实力,他可以肯定,以目前自身的修为,竟然已经能和天王级中阶相比,甚至面对天王级高阶都有一拼之力了。这岂不是说,如果自己能够凝聚圣丹,那么,就算是面对天帝级强者也能不落下风了?

    光彩空间内的半年时间,确实已经让他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上官天阳也正是看出了一些,才执意坚持他是前往玄天大陆最好的人选。

    其实,周维清并不知道的是,自己这样跳跃式的提升,和巨龙辉耀也有很大关系,如果不是巨龙辉耀用自己的本源龙魂之力提升了他们的jīng神力,周维清修为提升

    这么多,他自己都未必能够控制得了。可惜没有更多的时间让他去将目前所能穿戴的凝形装备补齐,否则的话,以他目前的修为要是借助恨地无环套装再将力量翻几

    个跟头,那么,就真的能在面对天王级高阶的强者时也不落下风了。

    可以说,这次离开光彩空间之后,现在的周维清已经称得上是一代强者。

    上官冰儿倚靠在周维清温热的怀抱之中cào控着独角魔鬼马的方向,心中却是一阵宁谧的温馨和平静。在她心里却只有一个念头,我的xiǎo胖竟然已经如此强大了。

    接下来半个多月的赶路中,两人很少下马休息,也只有独角魔鬼马这种耐力才能保持着长时间的高速奔行。这半个多月中,周维清大部分时间都处于神志有些mí糊

    的状态之中。上官冰儿也不去打扰他,一路上shì候着他的衣食住行。令上官冰儿有些哭笑不得的是,这家伙虽然每天都在领悟着什么,可一到晚上,却立刻变得生龙

    活虎起来……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天珠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