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 善意的无耻(中)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天珠变

    “天……儿为了……,我,甚至愿意……付出……,生命……,的代介……,我不能……,抛弃……,她啊!替……,我向……,菲儿和冰……儿说声对不起……吧。还有你,我刚才……,真的不知道是……你,我认错……人了,并不是故意……,要侵犯……你的。”

    听着周维清的话,看着他那虚弱的样子,上官雪儿就算心中再恨他侵犯了自己,此时也是发作不出来啊!

    她真的不是故意要杀他的啊!

    “你,你为什么不躲开啊!我没想过要杀你啊!”上官雪儿的声音已经哽咽了。泪水开始从面庞上流淌而出。

    周维清“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脸上的神色那是要多精彩就有多精彩,带着淡淡的悲伤,带着淡淡的歉然,还有浓浓的不舍,轻声道:“是我自己要那么做的。我知道,在你心中我一直都不是什么好人,我配不上冰儿,也配不上菲儿。刚才我又那样侵犯了你。这一剑就算是我还给你的补偿吧。这样我就不欠你什么了。而且,我赢了你,你就不能再管我和菲儿和冰儿的事了,不是么?”

    “你连命都要保不住了,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上官雪儿眼中蕴含的泪水再也忍不住,悄然滑落。

    周维清轻轻的摇了摇头,道:“当然有意义。我和冰儿已经有了夫妻之实,你千万不要告诉她,是你杀伤了我,就说是我觉得对不起她们,自己自杀的。至于菲儿,你让她找一个更爱她的人吧,我并没有侵犯过她的身体呢。还有你,虽然网才的赌约你输给了我,但那不能当真的,我只是要激你刺我而已,本来我还想留下一条命的,却没想到血流的有点多了,呵呵。”

    “别说了,在这时候你还笑得出来。”上官雪儿不知不觉间搂紧了周维清的身体,泪水流淌的更加厉害了,整个人都在剧烈的颤抖着,有生以来,这还是她第一次出现如此剧烈的情绪波动。

    周维清继续呵呵傻笑着,“让我说完吧,现在不说,以后恐怕就没机会说了。雪儿,对不起,你能接受我的道歉么?你是个好姑娘,战凌天战兄好像挺喜欢你的,你以后可以考虑考虑。你走吧,让我一个人躺在这里静静的离去好么?我想把最后的时间留给我的几个女孩儿,让我想着她们离开这个世界。”

    “不、不,你不能死。”上官雪儿的心剧烈的颤抖着,整个人的情绪已经变得有些不可控制了。她拼命的催动自己的天力想要注入周维清体内,但之前周维清用邪魔吞噬吞噬的实在是太彻底了,只是这么一会儿工夫,她的情绪波动又那么大,又能恢复多少呢?

    周维清呵呵笑道:“别白费力气了,雪儿,别忘了我跟你说的话。至于天儿那里,我……。”说到这里,周维清眼中也是泪光隐现,他眼中那浓浓的不舍,看在上官雪儿眼中,令她的心痛的有些无法呼吸。

    “我不会嫁给别人的,我已经输给了你,我就是你的妻子了。你要是死了,我就陪你一起去死。你留下我一个人,让我如何去面对她们,你说的这些,我做不到,我做不到。”上官雪儿大声的恸哭着,伏在周维清身上,如果现在她能释放出浩渺无极剑,恐怕会毫不犹豫的抹了自己的脖子。

    周维清如果真的死在她手里,这让她怎么去面对自己的两个妹妹还有天儿啊!她自己心里那一关也过不去。对她来说,最好的选择就是追随周维清而去,人死了,自然也就没有那么多顾忌了。嗯到这里,上官雪儿已经下定了决心。紧紧的搂着周维清,感受着他那有些发凉的尸体,心中暗想,只要他死了,自己就立刻随他而去了。

    上官雪儿并没有看到,周维清的头朝着一个方向挑了挑眉毛,使了个眼色。

    就在这时,一个有些阴沉的声音突然想起,“你们这两个小家伙在丰什么?怎么回事?”

    光芒一闪,一道庞大的身影从天而降,落了下来。赫然正是六绝帝君龙释涯。

    上官雪儿被他的出现吓了一跳,紧接着大喜过望,赶忙道:“龙前辈,您快救救维清,他要不行了。快救救他啊!”

    看着上官雪儿焦急的眼神,龙释涯险些笑出来,不行了?这小子不要太活蹦乱跳。上官雪儿看不出的东西,他又怎么会看不出呢?

    其实,在周维清赢了上官雪儿的时候,龙释涯就已经来了。这边出现了这么强力的天力波动,其他人感觉不到,以他六绝帝君的修为又怎么可能感受不清呢?龙释崖早就已经回到了无双营之中,只不过一直都和断天浪在一起,帮他研究凝形卷轴,以他的身份,总不能总是和其他人在一起吧。

    刚才在他到来的时候,正看到周维清很是猥琐的在上官雪儿翘臀上摸啊摸的,不过周维清胸口处的血渍还是吓了他一跳,赶忙传音问了一句,周维清一听到老师来了,这才想到刚才这一招。龙释涯的适时出现,那可是来“力挽狂澜的”。

    当然,这力挽狂澜是周维清设计出来的。

    阴沉着脸,龙释涯一个天使的祝福就释放了出来,浓烈的金色光芒将周维清的身体笼罩在内,沐浴在金光之中,周维清的脸色顿时看上去好转了几分,就连上官雪儿也连带着感受到自己天力恢复的速度在不断增加着。

    焦急而紧张的看着周维清,上官雪儿的心跳从未像现在这么快过。心情的大起大落,令她此时感到很疲倦,可是,她对周维清的感官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在上官雪儿看来,正所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周维清在临死之前说的话,显然都是发自内心的。这个家伙虽然花丵心了一些,无耻了一些,但他对几个女孩儿确实都是真心实意的。上官雪儿对他的那份恶感早已荡然无存,再联想到自己已经被他猥亵了和赌约的存在,内心之中已经多了一些莫名的东西。

    时间不长,龙释涯缓缓收回技能,从上官雪儿手中接过周维清,似乎是松了口气似的,“幸亏老夫来得早。小胖怎么会伤的这么重?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龙释涯的声音中充满了怒气,看着上官雪儿的眼神也是分外不善。

    正在这时,依旧虚弱的周维清睁开双眼,有些“焦急”的道:“老师,不怪雪儿。是我和她切磋的时候不小心,才被伤了。不怪她。”

    龙释涯怒哼一声,没好气的看着周维清道:“你这个小王八蛋,就不能消停点。刚刚去雪神山带回来一个,这又招惹了一个新的。哼。”这句话他可是发自内心的。

    上官雪儿俏脸上一阵发红,低声道:“前辈,都是我不好,是我伤了维清。他的伤势无碍了么?”

    龙释涯沉声道:“伤口已经愈合了,但却元气大伤。你们既然是切磋,怎么能用浩渺无极剑?难道你不知道浩渺无极剑的威力吗?好了,你先回去吧,我还要为他进一步疗伤,总要恢复一些元气再说。”

    上官雪儿这才松了口气,恳求道:“前辈,能不能让我在这里照顾维清?”

    龙释涯瞥了她一眼,道:“不用了,有我在就足够了。你回去吧。要是真想照顾他,等他回去休息再说。”

    上官雪儿看着龙释涯那拒人与千里之外的目光,又看到了周维清眼中的歉然,幽幽一叹,这才转身离去。她走的并不快,可以说是一步三回头,不断的看向周维清,似乎是要将他的模样烙印在自己脑海中似的。

    直到上官雪儿不见了踪影,龙释涯这才一松手,将自己的宝贝徒弟扔在地上,忍不住骂道:“你这小混蛋,又祸害了一个好姑娘。老夫早晚要被你气死。以后演戏这种事不要找我。人家这么好的一个姑娘,你就忍心这么骗她啊?”

    周维清苦笑着站起身,“不这样,这关我过不了啊!雪儿是菲儿和冰儿的大姐,更是真正意头上的代表着浩渺宫。

    要是得不到她的认可,我和天儿的事情就会很麻烦,菲儿和冰儿那边就会更麻烦。只有得到她的认可,这几方面才能够真正意义上的调和。”

    说到这里,周维清的眼神突然变得猥琐了几分,“而且,老师您不觉得,同时娶了三胞胎这种事很爽吗?您的徒弟我既娶了雪神山的宫主,又娶了浩渺宫的宫主,这是变相的统一了两大圣地啊!嘿嘿。”

    龙释涯也忍不住笑了,“你这臭小子的演技别说那丫头看不出来,就算是我,如果不是事先知道你屁事没有,恐怕都看不出其中变幻。接下来怎么办?继续装?”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天珠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