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祭品,巫月寒(再下,昨天的是中)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天珠变

    终于,不知道在多少次攀上极乐巅峰之后,两人就那么纠缠”搂抱着,缓缓进入了梦乡之中。

    周维清胸口位置,一团柔和的光彩缓缓上升,最终停留在他眉心处消失不见了,周围的一切也都变得安静了下来。

    强盛的光明之力就在这个时候从天而降,将周维清挤到一旁,笼罩住小巫女的身体,同时落下的还有一件长袍,将她那纤毫毕现的娇躯覆盖。

    龙大胖这才从烟雾中落了下来,光明的治疗能力毫无保留的落在巫月寒身上,为她治疗着伤势,嘴角处却是连连苦笑。他现在也不知道该如何补偿眼前这个女孩子了。

    在那强大的光明之力治疗与唤醒下,时间不长,小巫女缓缓睁开了双眼,没有了周维清身上所散发出的那种气息诱惑,她的神志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

    小巫女首先感觉到的就是笼罩着自己全身,令她感受到温热舒适的光明之力,拥有生命属性的天珠师最喜欢的就是光明之力。只是她体内的邪恶属性就被光明之力压制了一些。

    身体的沉重感紧随而来,仿佛每一处都灌了铅一般,连想要抬手都变得十分困难。似乎所有的体力被完全抽空了似的。

    与体力上的虚弱正好相反的是体内天力”上巫女吃惊的发现,自己的天力竟然是那么的充盈饱满,竟是已经一举突破到了七珠境界。

    下身并没有疼痛,而是麻木,完完全全的麻木,试问,整整一天一夜的时间,就算她的身体再柔韧,在那一次次极乐巅峰的攀登后,她一个初经人事的少女,身体负荷是多么巨大了。

    龙释涯一脸歉然的看着她,道:“小丫头,对不起了。如果我不这么做,我的徒弟就会发狂而死。当时哪怕是头母猪我也要给他找回来,你运气确实不太好。你有什么要求么?只要是我能做到的,我都会尽量满足你。”

    小巫女的眼神有些空洞,就算在之前那个称谓祭品的过程中没有承受过任何痛苦还令她一次又一次感受了那无比奇妙的感觉,可是,她毕竟已经失去了自己最宝贵的东西啊!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贞洁往往比生命更加重要。

    龙释涯的嘴角抽搐了一下,抬手一招,将旁边的周维清吸扯到自己手中,此时的周维清,身上那份紫色已经完全退去,背后双翼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更不知道是如何收入体内的,完全恢复了原样。当然,那些被岩浆烧掉的毛发可不是一天两天能够长出来的。而且他的相貌上也和以前有所不同。此时这小子正闭着眼睛一脸满足的睡得香甜。

    “要不,小姑娘,你看这样行不行?反正你的身体也让这臭小子给坏了,要不你将就一下,就嫁给他得了。

    你要是想报复他这一天一夜对你的粗野,以后就有一辈子时间了。”

    龙释涯这一生自问顶天立地,虽然一切凭喜好,却从未做过亏心事。这次抓来小巫女给周维清做祭品,他当时真是心急如焚,可此时事情已经结束了,他对眼前这个女孩子的歉安也是前所未有的。

    小巫女下意识的抬起头,此时渐渐冷静下来的她,很明白自己不能死。天邪教就她这么一个直系传人了。如果自己死了,未来谁继承天邪教?还有那么多的事情要去做。她抬头去看,就是要记住这个坏了自己身子的男人究竟长什么样子。既然已经被他坏了身子,或许,这个天帝级强者说的对,嫁给他也未必就是什冻坏事,至少还能给天邪教带来一个天帝级的强援。

    一想到这些,小巫女的泪水就不受控制的流倘而下。但是,当她渐渐抬起头,当那张熟悉的面庞映入眼帘时,就在那一到那,她的眼睛却瞬间瞪圆了。

    “什么?”原本软绵绵的身体竟然一下就坐了起来,她的眼神中充满了不敢置信,嘴唇嗡动,剧烈的颤抖着。”呃……”“龙释涯看看小巫女,再看看自己的宝贝徒弟,一脸无奈的道:“正所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这徒弟虽然丑了点,但怎么说也和你有那种关系了,你看,是不是就凑合一下?”

    龙大胖也想清楚了,惟有撮合了自己宝贝徒弟和这个天邪教的小姑娘,他心里的纠结才能真正解开。虽然那啥了人家,但是咱徒弟负责了,这就不算亏心了吧。

    “周、周维清?”小巫女的声音中充满了不确定。如果说前一刻她已经对自己的未来彻底绝望,所有的情感都将深埋,那么,在这一刻,无比强烈的希望火焰就那么硬生生的冲了出来。她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这个强行夺走了自己红丸的男人,竟然、竟然会是他……”如果必定要被强迫**,让小巫女在这个世界上选择一个对象的话,那么,周小胖同学毫无疑问将处于第一顺位,此时的小巫女只觉得上天跟自己开了一个最大的玩笑口让自己先是失去了最宝贵的东西,让一切都为之绝望后,又给了自己一个如此强烈的希望,似乎连之前失去的都已经不再那么痛苦。”你认识他?“这下龙释涯也惊讶了。

    一道绿光亮起,是小巫女给了自己一道治疗的生命属性技能,眼神极其复杂的看着被龙释涯扶着的周维清,她心中的想法早已完全颠覆了。

    怎么会是他?他什么时候有一个天帝级的老师了?又怎么会在这里?这一切真是太巧合了,回想起一天一夜羞人的交缠,小巫女原本苍白的脸色瞬间红了起来。心中暗想,感谢上苍,在受到了最痛苦侵龚之后,却给了我一个最好的结果吧。

    支撑着勉强站起身,小巫女轻轻的点了点头“,是的,前辈,我认识他。而且还是朋友。我、我……”

    说到这里”上巫女的眼圈顿时又红了起来,无论怎么说,她也都是莫名其妙被强迫着失去了自己最宝贵的东西啊!

    龙释涯愣了一下,“认识?认识那就更好了。这还挺巧合的啊!那个,那是不是就不能算强迫的,可以算自愿的了?老夫这一生从来没做过亏心事,为了这小兔崽子,这次实在是……”“一边说着,他搓了搓手,脸色显得有些尴尬。

    小巫女何等冰雪聪明,立刻就从龙释涯的话语中明白了他的意思,心中顿时强烈的鄙视了一下龙大胖,但她随着神志的复苏,又发现那个坏了自己身体的男人竟然是周维清,此时更是变得清醒无比。

    在这咋,时候哭闹有什么用?惟有尽可能给自己争得最大的利益才是真的。周维清这个坏家伙可不只是有一个女人啊!

    “前辈……”巫月寒委委屈屈的道:“这真的是太巧了,是的,这是我愿意的。如果是事先知道是他,难道我还能见死不救么?”

    龙释涯大喜,他也没想到巫月寒竟然会如此善解人意,而且看她那样子,分明就是对自己的宝贝徒弟有几分意思才对,心中顿时大大的松了口气,暗想,这运气好的,嘿嘿。”真是个好姑娘啊!你放心,你们的情况我都看到了,你连最珍贵的处子之身都给了这臭小子,他要是敢不要你,我就扒了他的皮。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会让这小子娶你的。孩子,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小巫女低着头,“晚辈巫月寒。”

    龙释涯连连点头,“好,那你索性就别走了。等这臭小子醒过来,我就给你们做主。””不、不用了,前辈。“小巫女赶忙抬起头,眼神复杂的道:“前辈,我不想在这样的情况下见他。您也不用勉强他,毕竟,这只是为了救他而已,他本来就不怎么喜欢我的。只是要麻烦您送我回去,好么?”

    “什么喜欢不喜欢的。连你的身子都坏了难道就这么算了,孩子,你不用担心,这事儿老夫给你做主了。你是天邪教的是吧,回头我带着这臭小子,亲自上你们天邪教去提亲。”

    巫月寒心中大喜,一脸希冀的看着龙释涯,“前辈,这是真的?”

    龙释涯拍拍胸脯道:“我龙释涯什么时候说过假话。不过,我必须要告诉你,这臭小子花心的很,恐怕不会只有你一个女人。”

    巫月寒苦笑道:“我怎么会不知道呢,只要他以后在心中给我留下几分位置我就知足了。前辈,请您送我回去吧。”

    “你怎么还要走?”龙释涯愣了一下。

    巫月寒俏脸通红的道:“我真的不想在这种情况下见到他,我要冷静一下。前辈,能不能告诉我,以后可以在什么地方找到他?”

    龙释涯叹息一声,他对周维清和小巫女之间的事情毕竟不了解,下意识的认为这是小巫女心中阴影还无法扫除,需要时间和一个过程来接受。当下也不坚持让她留下1点了点头,道:“那你换一下衣服,我送你回去。”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天珠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