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祭品,巫月寒(下)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天珠变

    龙释涯嘴微张,一脸的吃惊注色,这个六彩光罩乃是他的自创六绝天道阵为基础发出的,有着六属性融合的效果,他自然能够清晰的感觉到里面的变化,而那化身紫色身影的周小胖所发出的攻击之强,比他原本的预判还要恐怖的多。那绝不是一名六珠修为天珠师应该有的力量。

    失去了神志的周小胖此时只是用最原始的本能发动攻击,他的双手呈现为龙爪状,闪耀着森然紫光,每一次攻击,都会产生强横无比的穿刺效果。最可怕的还是他右脚所化的紫色尾钩,居然能够撼动龙释涯这个六绝凝光罩,甚至出现了一些细小的裂痕。

    我不是培养了个怪物出来吧?这力量,也太强了些。龙释涯心中暗暗想到。

    没有觉醒的神志已经被疯狂和原始的**完全掩盖,现在他需要的是最后觉醒的过程。龙释涯心中暗叹一声,右手在小巫女身上连点,下一刻,已经将她送入那光罩之中,同时用强横的风之束缚暂时束缚住了周维清的身体。

    当看到那紫色身影扑来的时候,小巫女就已经闭上了眼睛,在这一刻,她的心已经死了,她知道,自己根本没有任何幸免于难的可能。

    就友这时,她突然惊讶的发现,自己居然恢复了行动的能力,只是,那一身天力却已经被完全封住了。

    一股充满了狂野炽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娇颜上,刺激着她的身体一阵颤栗,下意识的睁开了双眼。

    先映入眼帘让小巫女心神俱颤的是一双充满了侵略性的狂野紫眸,那深湛的紫色,给人一种宛如来自地狱一般的感觉。从他身上,散发着一种令人近乎无法抗拒的炽热,仿佛只是那目光就要将自己的身体融化了似的。

    在他那面庞上,看上去仿佛有着一层细密的鳞片,可却偏偏没有任何当起,配合着那双狂野紫眸,有着一种令人极容易身陷其中的邪异魅力。

    他的身体上身无寸缕,甚至没有一丝毛发存在,雄壮的身躯每一块肌肉都是线条分明,充满了力与美的质感,通体紫光萦绕,就像是一种特殊的宝石雕琢而成似的。

    这样怪异的人小巫女可以说是闻所未闻,但不知道为什么,当她看到这个男人的面庞时,却有着一种强烈的熟悉感。”小丫头,对不起了,必须要以你为祭品唤醒他的神志,不过你放心,我会保你性命。”一边说着,龙释涯大袖一挥,承载着小巫女与周维清的六彩光罩已经带着他们落入火山口内一处平地之上。

    龙释涯虽然生性豁达,但总不能看着自己徒弟干坏事吧。

    也难怪小巫女没有认出周维清,现在的周维清和以前相比,变化实在是太大了,除了身上那层紫色之外,他的身材比当初小巫女见到时更加雄壮了一些,而且也更加沉稳了。更为关键的是身上鳞片的纹路以及在这两种强大血脉力量融合后对他自身所产生的影响让他的相貌出现了一些细微的变化。

    这些变化叠加在一起,再加上此时的小巫女心中充满恐惧,自然不可能一眼就认出他来,能够有那份熟悉感已经是相当不容易了,毕竟现在周维清身上散发出的气息和以前是完全不同的。

    听到龙释涯说出祭品二字的时候,小巫女险些昏了过去,身为天邪教中人,她怎么可能不知道这祭品是什么含义呢?当初天邪教的那群创办者就是受困于这个问题,才导致心性大变,被世人所不容。

    完了,真的完了,眼看着周维清那壮硕无比的身体,还有那仿佛随时都可以撕裂自己的龙爪,更有着那粗壮挺拨,充满了凶厉之气的某处,小巫女的大脑已是一片空白。也就在这个时候,龙释涯解除了在周维清身上的禁制。

    女人的气息,在第一时间涌入周维清鼻端,此时的他,只有本能,几乎是下意识的,他直接就将小巫女扑倒在地。

    小巫女根本没有挣扎,她知道那样做根本就是徒劳的,只会带给自己更多的伤害,更准确的说,此时的她,已经完全懵了,从未有过的无力感、耻辱、痛苦,让她恨不得立刻就死去。可是,她虽然恢复了行动能力,但在龙释涯的刻意控制下却是一点力气也用不出来,就算是想要自杀,也没有自杀的能力了。

    炽热,当周维清一把搂住小巫女的身体时,她首先感到的就是一股强烈的炽热感。从周维清身上传来的炽热仿佛要将她瞬间融化似的,这种感觉绝对说不上痛苦,正相反的是,周维清身上所散发出的那份狂野与息令小巫女原本一片空白的大脑突然产生出一种极为奇异的感觉。

    周维清身上的气息不但不难闻,反而有一种特殊的诱惑,那是一种淡淡的香气,闻上去似乎很优雅,可是,吸入体内后,小巫女只觉得自己全身的血脉都在剧烈的燃烧起来,一股难以名状的炽热也随之同时从自己体内升起。

    当初周维清刚刚觉醒本命珠的时候,变身邪魔变以上官冰儿为祭品,成就自身天珠师。那时候他一口黑雾喷出,都充满了淫邪之气,令上官冰儿为之迷失。而此时他更是同时身具暗魔邪神虎和巨龙融合后的血脉,这两大神兽无论哪一个,生性都是极淫的,那融合在一起的气息还能差得了?比最烈性的药物效果都要强烈的多,更何况小巫女还只是一个可怜的小处女而已。在这种本就受到了强烈刺激的情况下,又怎么可能抗衡的了这种气息的呢?

    刺耳的破帛声响起,周维清双手上的龙爪并没有消失,但奇异的是,此时的他,双爪飞快律动中,却如同庖丁解牛一般精确,没有刺破小巫女任何一处肌肤,但只是转瞬间,两人却已经彻底的坦诚相见。

    低吼与娇毕,交织成动人的旋律,与第一次需要祭品时相比,毫无疑问,现在的周维清更加强壮的多,但承受着这这份狂野的小巫女也有着接近七珠的修为,身体承受能力也要比当初的上官冰儿好的多,更何况她本身拥有着生命属性,自我愈合能力自然也要出色许多。

    小巫女在尽可能保持了短暂的清醒之后就彻底沦陷了,她根本抵挡不住周维清身上所散发出的那股若有若无的气息,巨大的翅膀在周维清背后展开,而他的人已经全面和小巫女结合在了一起。当两人肌肤相亲的时候,周维清的双手、双脚就都已经变回了正常情况,似乎哪怕是在失去神智的情况下,他也依旧懂得几分怜香惜玉似的。

    龙大胖坐在火山口,他当然不可能远去,他要时刻关注着周维清的变化,万一出现危险什么的,也好在第一时间救援。当然,他也是为了确保小巫女的性命,已经让人家女孩子付出了最珍贵的东西,要是还要了人家性命,那就太说不过去了。

    龙大胖已经在考虑着该给人家一些什么来作为补偿了。不过,此时的龙大胖很郁闷,相当的郁闷,虽然隔着火山口喷发出来的烟雾,他看不到火山口内具体情况,但是同维清和小巫女那一个粗犷,一个娇啼婉转的声音却是不断刺激着他的听觉。”死小胖,你有没有人性啊!刺激一个一百多年的老处男,你于心何忍啊,你这小王八蛋。”龙释涯没好气的怒骂着。

    过了一会儿,他又噗哧笑了出来,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日啊日,这小子火力还真猛。雪神山那边的还没解决,这下又招惹了一个天邪教的,好,很好,家里还有个浩渺宫的。这小子以后不会就靠着跨下一条枪统一了五大圣地吧,哈哈。和这小子在一起时间长了,我的思想都龌龊了。呸呸。”

    要是周维清能够清醒的听到龙大胖说这番话,一定会立刻反驳,这龌龊思想方面,怎么可能是他传染的。

    火山口内的动静忽而高亢激昂,忽而低声呜咽,那叫一个此起彼伏,似乎就连火山口上的烟云都随着这不断变化着的声音而起伏波动着。

    整整一天一夜,山谷内的动静就没怎么停歇过,最原始的声音令龙大胖这段时间比之前三十六天关注周维清融合血脉还要费神。

    巨大的双翼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将两人的身体包覆在内,浓烈的紫色光雾就在周围律动着,在这紫色光雾周围,还有一层很淡的绿色,显然走出于弱势地位。

    小巫女那稚嫩的娇躯在周维清怀中已经完全变成了一种淡淡的桃红色,她的神志始终没有彻底丧失。那一次次高湘迭起,一次次充实填满,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和她预想的完全不同。如果真的就这么死了,似乎也并不是一件特别痛苦的事。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天珠变